精彩小说尽在橙子文学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全部小说 > 其他类型 > 天上掉下个男二把我气哭了

002、男二要打劫酒店

发表时间: 2024-03-04

他猜测,眼前的女人是一个傻子!

这个女傻子突然伸手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嘶……”女傻子痛呼,接着,又咧嘴傻笑了起来。

夜擎天脸都黑了。

他转身就要往外走。

沐青优立即奔上前去拉住他的手:“夜擎天,你要去哪?”

手臂上的疼痛,是如此的明显。

这不是梦。

她十分的确定,她书里的男二,从书中跑出来了!

顾不得多思考别的,既然他是她创造出来的人物,那她就不能放任他不管。

现在是深夜,外面下天雷。

万一这男二被雷劈了,可就惨了!

“放肆!”夜擎天大手一挥,沐青优被他甩了出去,差点摔个仰面朝天。

“男女授受不亲!你敢摸本少主的手!找死么?”美男薄唇开启,吐出冰冷的话语来。

沐青优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她忍痛从地上爬起来:“你要去哪?”

“与你何干!”夜擎天瞪了她一眼。

沐青优忍笑:“你要穿睡袍出去吗?有损您高冷的形象噢。”

夜擎天脚步一顿,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像是才反应过来,便开口道:“去,给本少主取一套灰色西装来!”

“我一个女孩子,没有男人衣服,更没有男人的西装!”沐青优耸耸肩,回道。

“你是傻子吗?不会去外面买?”夜擎天沉声道。

沐青优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这个月还有十五天,可她身上只有二百五现金了。

哪里买得起这位少主的西装?

“没钱。”她答。

“你!”夜擎天噎了一口气,“打电话让人送上门!”

沐青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她好想把这个男二塞回书里去。

可是,不知道怎么塞。

“外面狂风暴雨,等明天我再去给你买,行吗?”沐青优问。

假如他不是她捏造出来的,她才懒得管他。

“你今晚先在这里休息。”

闻言,夜擎天那没有温度的眸光再一次落在了她的身上。

哼,虽然长得很美,只可惜是个傻子!

她居然邀请一个陌生男人与他在这黑漆漆的夜里过夜!

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

沐青优并不知夜擎天心中所想。

她不怕同夜擎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人的人设是她造的,自从对女主爱而不得之后,这男人就开始绝情断爱了,誓要孤独终老,绝不会碰任何一个女人。

.

“你确定?”夜擎天问。

沐青优点头:“我信你!”

“本少主不信你!”夜擎天冷嗤。

沐青优面上笑容一僵。

因为对她不信任,所以,男二连形象都不要了,径直往外走。

“你把我床砸坏了,你不能走!赔我床!”沐青优拦住他,抬手指了指坍塌的木床。

天杀的,今晚只能躺地板了!

“放心,损一赔万,本少主赔你一万张!”男二头也不回的走了。

沐青优无奈,只好跟上了他。

穿过狭窄的过道,走下昏暗的楼梯,夜擎天突然停下,沐青优收脚不及时,一头撞上了一堵肉墙上。

“放肆!”夜擎天怒,猛然转身,直接把女孩拍在了墙上,那把破水果刀又抵了上来,“找死么?”

沐青优吓得胆都快破了:“大大大哥,对对对对不起……”

“想吃本少主豆腐?你还嫩了点!”夜擎天咬牙道。

沐青优差点哭了:“大大大……哥,我不是故意的……”

坏蛋!

她不管他了!

他爱干嘛干嘛!

于是,夜擎天放开她之后,她一口气跑回了出租屋里。

看着那坍塌的木床,沐青优欲哭无泪。

当她将破木板块收拾好之后,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沐青优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门处。

她独居,少不了受到男人的骚扰,她只当又有人来骚扰她了。

.

“是我,开门!”

是夜擎天那性感的嗓音。

沐青优放下心来。

已经断情绝爱的男人没什么可怕的。

她开了门。

“干什么?”她问。

夜擎天大手伸到了眼前:“给点钱!”

“你要钱做什么?”

“与你何干?”

沐青优噎了一口气。

她气呼呼的翻开了陈旧的钱包,翻开。

钱包里只有两张红的一张绿的。

她取出绿的递了过去。

看在编写他能拿到五十元稿费的份上,这五十元白送他了。

“五十?你当本少主是乞丐?拿十万来!”夜擎天俊脸变得十分的臭。

沐青优气笑。

她是个码字工,全网最穷的码字工,最扑街的写手。

十万?

这么瞧不起她?

她起码要写个十年才赚到十万!

她将绿钞放回钱包,换成了红的:“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还剩一百五,是我这个月的伙食费!这一百,爱要不要!”

天杀的,这男二从书里跳出来,砸了她的木床也就罢了,还让她倒贴一百,气死她了!

罢了,破财消灾!

“你是穷光蛋?”夜擎天不满,“十万块这么点钱都拿不出来?”

沐青优受到刺激,伸长了脖子:“是啊,你羡慕啊?”

夜擎天瞪了她一眼,扯过红钞票,理了理身上价格破七位数的高定睡袍,踩着迷人的步子转身走了。

“砰!”沐青优甩上了门。

倚在门板上,她揉了揉太阳穴的位置。

她觉得自己当时的脑子一定是抽了,怎么造了这么二的一个男二。

看吧,连天都看不过眼了,把他放出来扔到她眼前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丫!

.

风停了,雨也停了。

窗外似乎陷入了宁静。

夜已深,沐青优却没有任何睡意。

她心里惦记着夜擎天,也不知他怎么样了。

她干脆从地铺上爬起来刷手机。

无意刷到一个直播。

视频里,一个穿着睡袍的高帅男人正跟人起争执。

沐青优睁眼一看,是夜擎天!

“本少主是太史一族族长,本少主的脸就是身份证!为何不给本少主办入住手续?”男人站在人群中,锐利的眸光横扫每一个围观他的吃瓜群众。

一群年轻的男女正举着手机对着他狂拍。

人长得太帅没办法,到处能吸睛。

“先生,这是酒店的规定,您没有身份证,真的没办法。而且,您这只有一百块钱,酒店普通标间最低八千一晚。您还是走吧。我们无能为力。”酒店前台小姐苦口婆心劝说。

夜擎天突然从睡袍口袋里掏出一把缺了一角的水果刀。

沐青优手一抖。

这……混蛋,他这是……要打劫酒店?

陕ICP备2022011731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