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橙子文学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全部小说 > 其他类型 > 天上掉下个男二把我气哭了

003、想跟本少主谈恋爱,做梦

发表时间: 2024-03-04

只见视频里的美男高贵的头颅低下,修长好看的手指随意把玩着水果刀:“怎么?你们还怕本少主付不起你们这点住宿费?”

姿态慵懒,俊脸冰冷,浑身上下寒气逼人。

像是从地底里爬出来的恶魔。

一副大开杀戒的模样。

直播镜头剧烈晃荡了几下。

想来是直播的小姐姐被吓着了。

而一群吃瓜群众也被吓得作鸟兽散。

酒店的几个服务员慌得往后退缩。

视频里传出了直播小姐姐颤抖的声音:“围观群众高度怀疑睡袍男子是从精神病院逃跑出来的。已经有热心市民打电话报警……”

沐青优吓了一跳,匆匆换上衣服跑出了出租屋。

在路边扫了一辆共享自行车,她朝五星级酒店的方向狂蹬而去。

远远的,她听见了大作的警铃之声。

心中隐隐不安。

抵达目的地,果然看见酒店旁停了好几辆警车,警铃声声刺耳。

一群帽子围着夜擎天,手中的武器黑刷刷的对着他。

“你已经被包围,乖乖放下武器跟我们走一趟!”大喇叭声音响起。

而那位高傲的太史族族长,没有一丝畏惧,他冷眼看着将他团团围住的帽子,嘴角带着邪魅的笑,眼神冷凛,下一秒,族长低下头,用水果刀开始了……花式表演。

水果刀在他修长的手指上翻飞。

沐青优差点从共享自行车上摔下来。

帽子们看得面面相觑。

一时不知该作何举动。

吃瓜群众们远远的躲着看戏。

“真是可惜了,长得这么帅,脑子有毛病吧?”

“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

……

夜擎天玩了一会水果刀,这才微微抬起头,用他那性感撩人的声音说:“让M.S集团的掌门人慕司辰来见我,否则,我团灭了你们!”

众人听得一脸懵。

看向他的眼神,更是充满了同情。

果然,脑子不正常!

一把破水果刀,他还真想对抗枪火?

.

“帽子同志,对不起,他是我朋友,他只是受了刺激,你们别抓他。”

沐青优停好车后跑到一个帽子身边,气喘吁吁的说。

“你朋友?受了刺激?”帽子皱眉,“怎么回事?”

沐青优拿出了毕生演技:“嗯,对不起。我要跟他分手,他不肯……”

帽子同志一听,没有怀疑她,毕竟,谁会傻到冒领一个精神病?

如今,美男在所有人眼里,就是一个精神病。

“你们年轻人也真是的,谈个恋爱而已,有必要要死要活的吗?看他长得人模人样的,居然……”已步入中年的帽子同志说不下去了,“好好劝他,别做出伤人伤己的事情。”

“是是是。”沐青优狂点头。

夜擎天的听力太好,他已经听见沐青优和帽子的对话,他狠狠的朝沐青优的方向瞪了过来。

沐青优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朝他走过去,站到了他的面前,低低的说:“夜擎天,你跟我回去好不好?再不走他们就要灭了你,把你关起来。你只有一把水果刀,我知道你厉害,但是水果刀干不过火……”

“本少主在跟你谈恋爱?”夜擎天低头,在她耳边低声问,“谁给你的胆?嗯?”

这……混蛋关注点放哪了?

“天真给的胆。”沐青优拉过他的手,想要把他带离此地。

虽然他是她胡编乱造出来的,但她写他也花了很长时间,所以,对他自然是有些亲切感的。

好在这位族长也认识到了与帽子们对着干是不行的,他甩开沐青优的手:“本少主的手,是你能牵的么?”

沐青优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生怕族长脑子再抽风,沐青优伸出另一只手,柔声说:“乖,把水果刀给我。”

夜擎天嘴角抽了抽:“乖?”

他冷笑一声,但还是把水果刀递到了她手中。

沐青优松了一口气。

动作快速的把水果刀折叠好,放进了斜跨包里。

帽子们也全都松了口气,收了枪支。

“年轻人谈恋爱闹点矛盾很正常,小伙子,千万别想不开。”中年帽子跨步上前,准备语重心长的说教,“你女朋友可是个好女孩,不要辜负了她……”

“老头,你胡说什么……”

夜擎天一开口,沐青优惊得忙捂住他的嘴,扭头对中年帽子同志说:“不好意思,我马上带他走。”

帽子叔叔便问:“需要我们帮忙吗?我们的车可以送他去医院。”

沐青优忙摇头:“不用不用,谢谢您。人太多他反而会受到更多的刺激……”

.

终于带夜擎天离开了帽子叔叔们。

夜擎天从沐青优手中抽出自己的大手,转身站到了沐青优的面前。

沐青优一头撞进了某男的怀里。

直撞得她鼻子生疼。

“你干嘛?”她差点泪目。

这人身上的肌肉怎么这么硬?

难怪能把她的小床砸坏。

“你在打本少主的主意?”夜擎天冷着脸问。

沐青优明白了,他是在质问她男女朋友这事!

“没有没有。”沐青优忙摆手。

这么暴力的男人,白送她都不敢要啊!

“我只是在帮你。”

这男人天不怕地不怕,面对帽子叔叔的黑洞口,一派云淡风轻,极是嚣张。

夜擎天冷哼了一声:“你省着点,想跟本少主谈恋爱,做梦!”

沐青优无语望天。

她要是把他弄去精神病院,他会不会剁了她?

她指着漆黑黑的夜空:“我沐青优对天发誓,要是对夜擎天动了情,就让我这辈子都被他缠着永世都脱不了身!”

她在心里窃笑,一个从书里跑出来的纸男人而已,说不定某天又钻回去了。

所以这种恶毒的誓言,根本就不会生效!

沐青优阴森森的笑了起来。

夜擎天看得直摇头:果然是个傻子!

.

站在沐青优破旧的出租屋里,夜擎天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不爽。

出租屋原本就小,此刻塞进来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空间更显狭窄。

沐青优取出席子铺在地面上。

“沐青优,你想让本少主打地铺?”

“你去睡大街,我没意见。”

“不去!会有人劫本少主的色!”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男孩子在外面要保护好自己。”沐青优扔了一床毛毯过来。

陕ICP备2022011731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