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格格她只想躺平摆烂

格格她只想躺平摆烂

寒曼 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耿霜儿从现代穿越到古代,还直接穿到秀女选秀现场。原主身世平凡,家中更是没有做大官的亲人,所以她的位分很低,只是格格。深宫之中没有宠爱就没有活路,但得罪家世好的女人死得更快。尤其她还是个穿越过来的灵魂,看多了后宫厮杀的偶像剧。因此,她把自己活成了小透明,收敛锋芒。可她不争宠,四爷胤璟非要宠她。她越是躲,他越有兴致来她宫里过夜!(原文主角名字:耿熏儿、胤禛)

主角:胤璟,耿霜儿   更新:2022-07-15 2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胤璟,耿霜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格格她只想躺平摆烂》,由网络作家“寒曼 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耿霜儿从现代穿越到古代,还直接穿到秀女选秀现场。原主身世平凡,家中更是没有做大官的亲人,所以她的位分很低,只是格格。深宫之中没有宠爱就没有活路,但得罪家世好的女人死得更快。尤其她还是个穿越过来的灵魂,看多了后宫厮杀的偶像剧。因此,她把自己活成了小透明,收敛锋芒。可她不争宠,四爷胤璟非要宠她。她越是躲,他越有兴致来她宫里过夜!(原文主角名字:耿熏儿、胤禛)

《格格她只想躺平摆烂》精彩片段

京城的一处大宅,红漆大门,铜钉油亮,门前两尊石狮子威武霸气,两个身材高大的护卫立于门前,面色微冷的看着过往的人群,凌厉的目光能看出功底不弱。

此时府内,一个小小偏院里一片萧索,每个人的脸上是肃然,就差写出我不开心了。

“格格,该用膳了。”

一旁的宫女碧竹小声的对坐在床榻上的耿霜儿说道。

“嗯,知道了,留下一个烫白菜、半碗白米饭给我,剩下的赏给你们了。”

耿霜儿的目光盯着一处,目光有些许的涣散。

觉得自己的命运就是如此了。

耿霜儿,原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人,随波逐流的穿越了,而且竟然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四爷、雍正皇帝的小老婆——耿氏。

生活了十四年,按理说也应该接受一切了,可耿霜儿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这一切如南柯一梦。

要不是周围古香古色的人和物就放在眼前,真的无法相信这一切,所有的东西都觉得那么不现实!

耿霜儿觉得生活已经没有曙光了。

太艰难了!

被人抬进府中已经快半个月了,到现在还没见过四爷。

府里最大的那位爷一次没来过,仿佛忘记了府里有耿霜儿这么一号人。

耿霜儿现在还不知道这位鼎鼎大名的四爷长成什么样子呢!

曾经认命的觉得穿越就穿越了,可还是幻想着的明媒正娶、幻想着的八抬大轿,掀个红盖头什么的,四目相对、你稀罕我,我喜欢你。

万一再来个古代浪漫什么的……

可这些统统不存在!

只有被人在午后的阳光中抬着轿子,轻飘飘进了宅子,这就算是入府了。

要说耿霜儿的命也不怎么好,偏赶上四爷有事竟然没有出现。

福晋让后院摆了一桌酒席、赏赐了一对玉镯,一对耳环,还有一支钗,外加四匹料子。

本来这是好事,却没想到李侧福晋不知道怎么了,也赏赐了差的不多的东西,耿霜儿战战兢兢的收下东西,当晚就吓得想妈妈了。

刚入府就被福晋和侧福晋在自己的身上打起擂台?

想也知道事情有多严重!

她是什么?无非就一小格格而已,若是上面给当成了擂台,那还了得?

耿霜儿胡思乱想起来,会不会被人毒害?杖毙?又或者扔到井里?

连续好几天,耿霜儿在战战兢兢中度过,甚至还吓的拉肚子了,不过好在耿霜儿的担心没有发生,福晋和侧福晋仿佛都不在意彼此赏赐了什么一般。

耿霜儿坐在桌子前,机械般的夹着白菜、白米饭。

外面伺候自己的几个宫女在小声的说话,耿霜儿本来不打算听,可那声音就隔着门传到了自己的耳朵。

“你说咱们格格每天吃这些能行吗?她还在小呢,长个子呢,你看比来时整个人瘦了一圈了——”

“哎。”

这一声叹息包含太多东西了,有为自己的,有为耿霜儿的。

为自己是因为没有好命跟着好主子,为耿霜儿——这人也是个拿不起来的主,运道还不好。

来府里半个月了,连主子爷的面都没见到呢,这叫什么事啊。

“你叹个屁,怎么、你叹口气还能把四爷给叹来吗?”

说完撇着大嘴在茶房吃着耿霜儿的分例,她们平时吃不到好的,耿霜儿的分例比她们好多了,菜和饭倒在一起吃着也挺香。

可就在这时,脚步声从小院门口传来,一个公鸭嗓在门外喊起来,“四爷到!”

伺候的宫女都是在茶房吃饭的,听到声音吓的惊慌失色。

四爷?这个时间怎么来了?

几人纷纷跪下迎接,走在前面的年轻身影仿佛没看到她们一般,径直走进了正屋内。

耿霜儿也听到了声音,慌里慌张的坐起身。

在屋里耿霜儿穿着顺脚的拖鞋,其实这也是没规矩的事,没到掌灯的时候,哪有人在屋内穿的如此随意的,一般人家尚且不会如此,更别说是府里了。

要怪也只能怪耿霜儿太久看不到四爷,觉得没什么希望了,索性就破罐破摔。

可谁能想到盼的人,突然来了,此时再换显然时间来不及了,一个人影已经走了进来。

龙行虎步的身影肯定是四爷了。

耿霜儿赶紧深蹲万福口中道:“给贝勒爷请安!”

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显示主人的紧张。

胤璟走进屋皱着眉看着眼前的女子,这就是后入府的格格?耿氏?

耿霜儿一只脚穿着鞋子,另一只脚上的白袜子露在外面,神色有些慌张。

胤璟深呼吸一口气,压了压火气,阻止自己要走的心。

上书房师傅教了,要忍他人之不能忍——方成上位。

胤璟想起苏培盛今日偷偷的和自己说,新来的耿氏过的不好,府内上下克扣的厉害。

清官也难断家务事,何况是现在的胤璟?

每天还在为去上书房的事情心烦,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让后院平衡,怎么平衡?就是不能让后院闹起来。

再一看耿氏的桌子上,一盘寡淡的烫白菜、一碗米饭。

胤璟当即就想拍桌子,这哪里是过的不好?无论怎么说耿氏也是自己的格格,究竟是谁这么狠心,让自己的格格吃的比猪食还差?

不过胤璟想了想,自己是不是抬举猪了,猪能吃米饭?

胤璟理了理情绪眉梢眼角中带着淡淡的怒气,突然开口说道:“起来吧,你刚进府时,我却因为事忙,未曾前来看你,倒是让你委屈了,苏培盛,让膳房上一桌酒菜。”

声音淡淡的,语气也不好,可就是这种类似‘关心’‘赔罪’的内容让耿霜儿的心头一酸。

委屈的眼泪如决堤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自己这些日子所有的委屈在这一瞬间都爆发了。

眼泪滴答滴答的往下掉。

凭什么啊,这么欺负人,老天欺负我也就罢了!

让我穿越到古代,活了十四年算是了解这个世界了,好不容易嫁人了!

还特么给人家做小老婆,做小老婆也就认了!

感情人家还没看上,哪有嫁人半个月了都不来看看的?

伺候的宫女都开始绝望了,跟了这么个主子。

耿霜儿虽然哭了,但胤璟并没有发现,因为耿霜儿不是哭给别人看的,是哭给自己的,没必要扯着嗓门瞎嚎。


胤璟觉得奇怪,自己已经叫起了,这个小格格怎么还蹲在地上,她不累吗?

一滩小小的水渍慢慢在地上扩大,滴答,滴答,这是哭了?

胤璟不想知道为什么哭,这种事见得多了,哪个女子不是要在男人面前表现出让人喜欢的一面?柔弱?活泼?小时候在宫里的时候胤璟见过了后宫女人的厉害,演给皇阿玛看的时候胤璟都觉得好笑。

叹一口气,走到耿霜儿面前,伸过一只手,拉着耿霜儿的手臂,一用力耿霜儿瘦弱的身体就被拉起来了。

此时耿霜儿哭的梨花带雨,鼻子尖都红红的,自己突然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拉起,自己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这时候耿霜儿抬起来头。

四爷?

十八九岁的大男孩,没有想象中清代画像的模样,印象中的雍正,瘦瘦的脸颊,显得一张长脸,还留着胡子,怎么看怎么不像帅哥。

可是眼前这个大男孩绝对颠覆了耿霜儿的认知,浓墨一般的眉毛,如利剑一般直插云霄,眼中炯炯有神,高挺的鼻梁,鼻子下面薄薄的嘴唇,天生就微翘的嘴角让人觉得他无时无刻不在微笑。

虽然是剃着半亮头,可生活在这个世界十四年的耿霜儿没觉得不好看,反而觉得这样才是完美的搭配。

还好还好,不是画像里的样子。

耿霜儿其实对四爷都不抱着什么好希望了上次去故宫看过一次画像……怎么说呢,小东西长的还挺别致!

“这么盯着爷干什么?”

胤璟看着眼前的耿氏有些好奇,又有些好笑。

自己有福晋,有侧福晋,有格格,甚至宠幸过不少的丫头。

可是没有一个敢这么看着自己的,而耿氏的眼睛似乎会说话一般,就那么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自己,眼神中似乎有着惊喜,好像发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而且这姑娘虽然年纪小,但是长的还算清秀。

耿霜儿若是知道自己只是‘还算清秀’恐怕会哭出来的,说实话对于长相问题各耿霜儿挺满意的,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瓜子脸,这在后世妥妥的一线……嗯,网红!

“啊……没,没有,四爷您坐,我去沏茶……”

这个时候的耿霜儿脸上露出一丝红润,带着一脸惊慌失措,毕竟这是古代,男女授受就亲……

吩咐碧竹去沏茶,碧竹早就准备好了,递给了耿霜儿。

胤璟稳稳的做在耿氏屋内的桌边,耿氏是格格,而且入府又晚,住的地方并不是很好,只有四间屋子,一个是耿氏自己的,一个是茶房,一个是伺候的丫鬟住的,一个是太监住的。

耿霜儿的茶水端上来,胤璟喝了一口,他还真的有些口渴了,从上书房回来,自己脑子里一直在想太子所说的话,是皇阿玛要考校我们的学问了?

自从自己开府以来,每天都还去上书房,每天跟着上书房的先生读书,作诗写字,虽然这些没什么,可是年龄越来越大的胤璟想的也多了。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谋一份差事?

好让自己的爵位提升一下,哪怕当一个郡王也好,自己现在一个贝勒的身份,让胤璟觉得尴尬无比。

同开府的三哥开府就是个郡王,虽然没这个郡王没等热乎呢,就因为敏妃去世剃了头,为不大敬重妃母,让康熙以这个罪名又个拿下了。

即使这样,人家好歹有一个郡王当过,自己呢?还是个贝勒而已。

宫里之事让人头疼。

每天还要想着自己如何处理还兄弟们的关系,虽然都是至亲兄弟,但毕竟生在帝王家,和百姓是不一样的。

府内之事,自己有福晋乌拉那拉氏,本以为乌拉那拉氏会把府中照料的很好,可却不曾想自己这个福晋心思大着呢,自己不得不将李氏请封侧福晋,好让她收敛一番,却没想到,乌拉那拉氏手伸得的更长了。

竟然对耿氏下手,克扣耿氏?好让耿氏投诚?你想的美。

耿霜儿不知道自己没有胃口吃饭只想吃点烫白菜,竟然让胤璟联想到这么多,她真的想替乌拉那拉氏点根蜡。

兄弟,连累你了。

大姐,你太特么倒霉了。

胤璟正胡思乱想着。

耿霜儿看着胤璟沉思的样子心中无限感慨,都说工作的男人最帅,其实应该是认真的男人最帅!

耿霜儿正死死盯着胤璟,这时候,苏培盛走了进来:

“主子爷,可以用膳了。”

“嗯。”

胤璟淡淡的答了一声,转过头,就见耿霜儿看着自己。

“咳。”

胤璟轻轻咳一声。

有个太监在看着,你就不能收敛点吗?

苏培盛进屋后第一件事就是盯着自己的鞋尖,仿佛今天的鞋子各位好看,比昔日里四爷赏赐的南料子鞋还要贵气一分。

“耿氏坐下吧。”

胤璟见自己的提醒根本无效,出言提醒道,心中差异,耿德金家教应该还好,怎么教养出的女儿有些不知礼数?

不过胤璟却没有因此厌烦,反倒觉得有几分野趣。

耿霜儿听到这句话顿时脸就红了,刚才自己干了什么啊!

苍天啊,杀了我吧!

盯着四爷瞧了那么半天?想想就觉得丢脸!

不过耿霜儿给自己的解释就算,这叫求生欲望!你们懂吗,你们穿越过吗?在封建社会要抱大腿的!

四爷的腿粗,一定抱着最安稳,必经他是要成为皇上的人。

耿霜儿低着头坐在了四爷的身边。

门外膳房的人鱼贯而入,不多时,四凉八热的菜就端上来桌子。

菜品都是膳房现做的,毕竟伺候好府中最大的这位主子才是膳房最应该做的事情,听说四爷到耿氏的房间吃饭,膳房的大师傅更是卯足了劲把自己的手艺显露出来。

不求在四爷面前露脸,也要求的在四爷心中有个好印象。

桌上什么极好的菜品都有,色香味俱全,隔着多远就能闻到香味。

“咕~~咕~~”

一声怪响从耿霜儿的肚子里传出来,耿霜儿内牛满面,妈蛋,这是干什么,诚心寒碜我吗?

肚子你这时候叫是什么意思吗!还让不让人活了!丢死人了!

可是我也不想啊!

“噗……”

胤璟忍不住了,一下子笑喷了。


这个小格格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看见上菜就这样了,不过也转念对膳房有些意见,你克扣没问题,但是你也不至于把人欺负成这样吧?吃饱都做不到?

虽然也可能是福晋作梗,但也不能如此过分!

福晋,你的手该打。

耿霜儿这一世有一双萌萌的大眼睛,无论怎么都会让人觉得十分无辜,不自觉的都会让人怜惜起来。

胤璟看着眼前的姑娘,刚哭完的眼睛还有些红,带着水雾,一个在家还是孩子的年纪就嫁入府中,说好听的是嫁到了贝勒府,哪成想贝勒府不给吃饱。

耿氏穿的衣服空荡荡的,说明最近瘦了不少,刚进府半个月就被贝勒府饿瘦了?

难道下人们已经猖狂成这样了?

胤璟觉得小格格的分例是不是要提一提,补一补身子?

“饿了?”

“不!不饿……不不,还好……四爷要饮酒吗?”

耿霜儿都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这么不会说话嘛?

不过也埋怨四爷,难道你要我说我现在很饿吗?

食欲来了忍不住啊喂!看见桌上的排骨要馋哭了啊喂!

耿霜儿站起身,准备执壶倒酒,胤璟摆摆手,示意她坐下。

“不了,你安心吃饭吧,我看你饿的厉害,今天爷歇在你这里。”

“嗯,多谢爷……嗯?”

耿霜儿先是答应了,转瞬间就反应过来了,歇?

意思是什么……自然要睡觉了,睡觉是不是要做羞羞的事情?

胤璟看着耿霜儿红扑扑的小脸看上去非常诱人。

心中想着今晚应该是个愉快的夜晚。

耿霜儿不知道四爷想什么,只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桌上的饭菜已经对着自己招手了,好像对自己说,来啊,来啊,吃了我吧!

看到多彩多样的菜色,耿霜儿没控制住。

肚子再次“咕咕~”作响。

地缝!

地缝在哪!让我钻进去吧!

“呵呵,吃吧。”

眼前的姑娘,也不知道是饿了多久,胤璟不忍在和她说话,毕竟吃饭时候说话会影响食欲,况且古代礼仪繁多。

耿霜儿用微不可闻的声音的声音答道。

看着是娇羞无比,可手下动作一点都不满。

耿霜儿觉得自己好像饿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半个月来自己食不知味,胃里在家养着的油水早就消耗一干二净了。

筷子直奔桌上的一道糖醋鱼而去,耿霜儿熟练的运用杠杆原理,对着最肥美的一块鱼肉夹去,一大块鱼肉被耿霜儿放到自己的碗里。

然后端起碗小口小口的吃起来,一口吃下是不可能的,基本的礼仪耿霜儿还能克制住。

菜不能夹的次数多了,在宫里学着规矩的时候,嬷嬷早就告诉过了,主子们(爱新觉罗家的主子)吃什么菜都不会超过三次。

耿霜儿也是秀女出身自然知道这个规矩,所以每次尽量的多夹一些。

一道红焖羊肉,看着那糖色耿霜儿就咽口水,看来饿大发了,也可能是四爷来了,放下心了,食欲来了,管他呢!

耿霜儿在家的时候也会让厨子捣鼓一些自己在现代世界的菜,比如麻辣烫,肉夹馍,凉皮,等等符合现代口味的菜。

一筷子最大的一块羊肉被耿霜儿夹了过来,放到食碟中,这块羊肉是羊肋肉,比较肥嫩。

就着米饭,吃着红焖羊肉,半个月没好好吃饭的耿霜儿觉得桌上所有的菜都是那么可口!

胤璟怕耿霜儿尴尬,偷偷瞄着看着耿氏,如此吃法让胤璟对吃饭有了新的认识,从记事起胤璟就接受礼仪太监嬷嬷的教导:

“阿哥,你应该如何如何……”

“阿哥,你不应该如何如何……”

“阿哥,吃饭时你该如何……”

这些嬷嬷太监就像苍蝇一般给胤璟洗脑,久而久之,这些礼仪就刻画到了骨子里。

从福晋乌拉那拉氏到侧福晋李氏,都尽量的表现出女子应有的德行,贤良淑德,礼仪端庄各式美好的姿态。

耿氏好像有些不同,她莫非是真性情?或者说也是一种在自己面前的表演?

身份高贵的皇子们自然会有人贴近,用的方法自然不同,有的是温婉,有的是贤惠,不过……耿氏难道也是再表现“傻姑娘”的一面?

可是这样能吸引人吗?

耿霜儿这个时候已经把一小锅红焖羊肉干掉一半了,虽然只夹了三筷子,架不住耿霜儿一筷子下去夹好几块肉啊!

桌上的菜都被扫荡的一番。

一顿饭以耿氏吃的肚皮圆滚结束。

有一种死而复生的感觉。

半个月没心情吃饭,差点直接把耿霜儿直接饿死了。

她甚至想过若是四爷真的不来,以后的日子应该会更艰难吧,索性,大不了直接饿死!

胤璟甚至有些担心会不会把耿氏撑生病,饭后拉着她到后花园走了一遭,毕竟耿氏瘦小的身躯竟然吃了整整两大碗米饭,若不是自己拦着,还要吃第三碗。

耿霜儿心道,如果不是怕撑死,我还能再坚持一下!

后花园内。

胤璟走在前面,观赏自己的后花园,花园景色宜人,乃是自己未出宫时就让工部做的。

他的身份其实很特殊,养母孝懿仁皇后、生母四妃之一的德妃,在所有的阿哥中这份母家势力影响也就除了太子能和他比,其余的阿哥都差一些。

工部自然会巴结,建造四爷府邸的时候格外用心。

“进府半个月了,住的尚可?有没有想回家?”

胤璟突然有些好奇。

这一问,还真把耿霜儿给问到了心了,酸楚随之而来,眼泪也涌了出来,但硬生生被耿霜儿给憋回去了,扬了扬头,眼泪没流出来。

不能让四爷认为我多爱哭。

“想,想阿玛,想额娘。”

心中加了一句,我也想现代的爸妈,不知道他们还好不好。

胤璟看着眼前的耿氏,心道也真是奇女子,眼看泪水都涌出来了,还让她给憋回去了?妙人。

若是耿霜儿知道胤璟的想法,定然会大呼,你就这么喜欢看人家哭吗?不为人子!

“想家日后有机会可以出去看看,不过府里也是家。”

胤璟看了一眼耿霜儿,然后转过头,盯着天上的明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