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橙子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 > 全部小说 > 现代都市 > 孤岛运生

孤岛运生

烈鈥之痕著

现代都市连载中

开局意外来到孤岛,却发现这里的谜团宛如层层的迷雾一般,看不透也摸不清,环境更是千奇百怪,这里真的又是一个“孤岛”吗? 又是否,这里是另一个世界,是一个新的地方 此地的人大部分都有一种神奇东西——“运生”

主角:白牧空更新:2024-03-04 11:26:34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牧空的现代都市小说《孤岛运生》,由网络作家“烈鈥之痕”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开局意外来到孤岛,却发现这里的谜团宛如层层的迷雾一般,看不透也摸不清,环境更是千奇百怪,这里真的又是一个“孤岛”吗? 又是否,这里是另一个世界,是一个新的地方 此地的人大部分都有一种神奇东西——“运生”

《孤岛运生》精彩片段

“啊…真是服了,怎么会突然出事故,到这里一天了,一个飞机,轮船什么的都不来吗?”

阳光明媚下是我自言自语的抱怨,环顾四周除了沙滩就是几棵歪七扭八的小树,一旁则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至于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我这时坐在沙滩上,回想起前一天的事情。

“白牧空,你这个东西根本不行,先不要谈合作,行了…就这样吧!”

面前的人是一个身材有些微胖的中年男人,是这个公司的老板,而我与此时的目的便是合作。

毕竟我也是要白手起家弄个公司出来的。

眼见这老板要走,我连忙上前说道“别啊!实在不行我再改改…”见我如此,那老板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面向我又道“你也挺不容易的,你来这里的机票钱就给你吧!这是一千,别过来了,我不会跟你合作的。”

老板将钱放下后,便径直离去,我也不能说不拿,我把那一千元揣进兜里,叹气道“哎…无功而返了。”

本来还想在这里居住几天现在想想就算了吧,走出这家公司我拿出手机,订了一张中午的机票,准备回去了,看着湛蓝的天空,心情却满是低落,一旁熙熙攘攘的人群此刻显的与我格格不入,经过几小时的调整,我打个出租车,到了机场,因为没吃早饭的原因有些饿了。

我在机场找到了一个商铺,进去后买了一桶泡面又用开水煮着,直到五分钟之后,我看了看,已经差不多了,起身,准备一边吃一边往离剪裁机票的地方近一点的地方走去。

我漫不经心的走着走着,忽然之间,一个人猛的向我撞来,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搞得不知所措,倒不至于人仰马翻,可是手里的泡面洒了一身。

我顿时火冒三丈,看了看刚刚撞我的人,待我定睛一看后,才发现撞我的是一个长相十分可爱的一个女生,看起来跟我一样,也就是二十岁左右,看她也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在第一时间向我道歉“抱歉,抱歉,有点着急,我东西弄丢了!”

我看着她这么道歉,虽然心里很难受,毕竟又没了泡面而且衣服也脏了,但也没多说了,就笑了笑,说了句“没事。”我便继续走着。

到地方以后,身上的泡面我也懒得清理了不过心里还是不禁想到“哎…可惜这碗泡面了。”无聊的我看了看手机的时间,离上飞机还有些时间,我无聊的刷着手机,时不时看看信息,也在想着看看能不能跟下一个人合作。

不一会,我身边本来空荡的座位坐上来一个人,不过我本来没有留意,那人率先开口“刚刚…不好意思哈!”我这才抬头看向,正是刚刚撞我的那个人,我在这种距离看才发现,她远远比刚刚仓促的看一眼要好看很多,可我还是面无表情道“嗯…没事了。”

她估计看到了我衣服上一身泡面,自顾自的拿了一张纸巾,我先是错愕的看了一眼后明白了她的意思,便挪开了双手,她用纸巾帮我擦了擦,我礼貌的道了声“谢谢。”她连连摆手,随后又换了个话题问道“你也坐这班飞机吗?”我点了点头,她又说道“我叫温青柔,你呢?”我回道“白牧空。”

她嬉笑了一声,说道“收到!”我被她这一句搞的有些想笑,不过与此同时,已经可以上飞机了,我对她说道“上飞机了,走了。”她轻声哦了一声后,拿起她的行李一起上了飞机,我在飞机上找着我的座位,坐好之后,手机打开了飞行模式,开始了闭目养神。

此时又是一句熟悉的话“哎?又是你?”我转头一看,心里也暗暗想到“又是她?”我问道“你坐这里?”见她点头,然后坐了下来,对我说道“看来咱俩还挺有缘分的哈!”我轻笑了声,慢言道“对对对,一碗泡面惹出的祸端,对吧?”她被逗笑了,就是这样我因为泡面结交了一个新朋友。

飞机上,正好可以要一些吃的,我叫了一些,总算可以弥补那碗泡面了,温青柔这时对我问道“对了,还没问你,你这坐飞机要去干什么呀?”我本来在吃东西的嘴停住了,说道“嗯…生意失败了,准备回去。”

语气中带有几分失落,她见我如此,安慰道“没关系的,失败是成功之母!下次一定行!”我笑了笑,又开始吃我的东西。

突然之间,飞机猛的一颤,这一下让我头都撞飞机窗户上了,我吃痛,捂着脑袋,温青柔靠过来道“没事吧?这是怎么了?”飞机广播与此同时响起。

是一个中年男性的“飞机遭遇空难,各位乘客做好迫降的准备!”空姐也出来安慰道“各位乘客绑好安全带,不要紧张没事的,相信机长的能力,这架飞机是有配备降落伞的,各位可以先拿出来,做好准备,等到了高度,我会通知……”

猛然间,飞机的门直接开了,这本来就是架小型客机,舱门也就只有一个,那股强大的气流仅仅在瞬间,空姐便被吸出去了,几个靠近门的乘客也是如此,那股气流依然还在,只不过还不到我这里。

这时候我心中万马奔腾,心乱如麻,想着什么倒霉事我都能碰上,不会在劫难逃吧?温青柔急忙说道“空难,怎么办?”我说的是“不是有降落伞吗?你先穿戴好。”心里想的是“我天,我比你还慌啊!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不知是出于紧张还是怎么,有很多乘客背好降落伞便直接跳出去,而且这样的笨蛋还很多,我再一看窗外,那身服装?机长和副机长?没有降落伞?这是什么情况,他们跳下去的地方貌似还有一座岛屿?来不及多想,现在显而易见的是飞机是在自由落体,还有很多乘客也在跳,不过诡异的是那些降落伞,几乎在同一高度,同一时间,破开了……

此时此刻的飞机几乎已经飞过岛屿了,马上就要接近海面,等待的将是坠毁,一旁的温青柔对我道“现在还不跳伞吗?”我咬咬牙,同她背起降落伞,在飞机坠毁前往下一跳,果然降落伞破了…她的也是如此,高空之中,我们渐渐分开,我心中无比害怕大喊一句“我是伞兵!”

我的意识可能在不断下落的过程中逐渐模糊,眼前一黑我晕了过去。

待我再次醒来时候,身边空无一人,时间大约在下午,我不知怎的来到了这片沙滩。

我起身,摸了摸头,掸了掸身上的沙子,看着陌生的,我根本不可能接触到的环境,我大喊道“我流落孤岛啦?”

下午时分,太阳也不算特别晒,左右走了走,又瘫坐在地上,拿起一把细沙又扔了出去,心情有种说不出的苦,这时的我也意识到,我是有一个文件包的,不过跳下飞机的时候没拿,也就是说现在的我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一个孤家寡人。

但是我也不能不要命啊!毕竟才刚二十出头,怎么能在风华正茂的年纪英年早逝呢?于是我又振作起来,认真看着周围看看有没有能利用的东西。

我自言自语道“在一座荒岛上,水,食物,火和一个避难所是最重要的吧?”我快步向前走去,先看到的就是几棵树,不过都是歪七扭八再或者就是比较细,我捡到了几棵断掉的木头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整断几棵。

我叉着腰看着我弄来的一些不规则的木头,用不娴熟的手法,慢慢搭建,一会过后,一个很小但是也能起一点作用的小型避难所映入眼帘,我躺在避难所底下,而在我干完这一切后,已然不是下午,暮色悄然而至,我躺在沙滩上,仰望着。

可能是真的经历了太多奔波劳累又是飞机遭遇空难再加上一个流落孤岛,我现在的身心俱疲,闭眼之前幻想着明天早上就会有人发现这里,发现我,让我获救,不一会,就慢慢的陷入了睡梦中。

我坐在沙滩上,终于回想完了一遍我来到这个孤岛的事情,不想还好想了感觉又增了几分烦恼,阳光明媚的一天我却在心里下着暴雨般烦躁,回想完之后我也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了,既然没人过来及时救援,我就得做好居住一段时间的准备。

我快速起身,伸了伸懒腰,看了眼避难所便向着一个方向走去,看看哪里会有什么,我本来想揣兜走的,手突然在兜里不知道被什么戳了一下,我停住脚步,将兜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一张…翻版身份证?”这东西的质地让我感觉很像身份证,不过上面写的东西,前几个我还能看的明白,后面两个……

姓名:白牧空

年龄:21

性别:男

运生:待发现

能力:待发现

“运生?能力?这都什么东西?我穿越啦?还是来到死后的世界了?还有我什么时候弄了个这玩意?”我带满疑惑的说出,此刻我意识到,这里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地方,在心情平复些后,我继续向前走去,本着等待救援的态度,不惹别人,这个地方再奇怪也不会对我造成影响的,走着走着,伴着明媚的日光前面有一个人,我视力并不算特别好,而且本来就是不想招惹,自然想避开,谁知那人想我跑来,待她靠近些,我直接一句“又是你?这是绑关系啦?”那人也停住,是的,又是温青柔。

她看着我,我看着她,一时间竟不知再说些什么,还是她率先开口道“是啊…又碰到了。”还笑了笑,可我却一本正经的回道“这里不太正常,你有这样的证件吗?”我说着把刚才那张卡拿了出来。

她见到,说了一声“我也有。”从她手里出现的,也正是同我一样的证件。

姓名:温青柔

年龄:20

性别:女

运生:待发现

能力:待发现

随后她又说道“所以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我皱紧眉头,说道“我怎么会知道?我也觉得奇怪啊。”就这样,我们双方都迟疑了一会后,她又开口说道“对了,我知道这不是很好,不过还是想问问,你有吃的吗?”我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便回应道“你觉得我有吗?”

她没有再回话,先是用手指了指我的前方,才对我说道“那里有一片森林,我觉得有点阴森就没敢过去,现在咱们一起你要不要也去?”

我思索了一下,有森林等于有树木而有树木就等于有小动物,这样不仅能吃点东西,还能看看能不能在森林安营扎寨,就算这里不太正常,森林也不会有太大变化吧!真是不错。

我开口对温青柔说道“行!走吧。”她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就在我前面带路,一路上伴着海风和海浪的声音,我心情也不禁好了很多,我和温青柔也一直在搭讪,互相都了解了不少,真没想到,长得好看的女生还真有这么活泼的,之前我还真没见过,就这样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后,绿色的屏障终于出现了。

我看着眼前的一景象,心中不免一惊,虽说我肯定见过森林,但是这树叶如此深绿,树干每一个都很健壮,还真没在现实中见过,这里的环境,各种大树在前面,不多不少树与树之间,正好是一个人进入森林的空隙。

可是那溢出的绿草与沙滩的金沙竟一点也不相干扰,森林就是绿色而沙滩也就是金黄,再看那森林里面,一眼望不到尽头,深邃的有些可怕,太阳的光在森林里也暗淡了不少。

我扭头对温青柔说道“嗯…走吧!”她嬉笑了一下,肯定着跟我进了这有些幽暗的森林。

森林之中,往上看是有些遮天的绿叶,往下看是绿草,这一场景和外面的沙滩显得格格不入。

实话来讲,我确实没有在任何地方,任何我能理解到的孤岛见过这么茂密的森林,也算一个奇景了,我和温青柔在森林中一边慢步走着一边好奇的打量这片森林,正当我看着另一边的时候,温青柔轻拍了我一下,我回过头去,见她给我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又向着一处指去,那地方在绿草之间有一只松鼠,正是我们所需要的东西。

我给温青柔比了比手势,我的意思是我偷偷过去,然后抓住,比完之后,我静悄悄的挪动身子,尽量降低我所发出的声音,向那只松鼠靠去,快了,快到了!

我猛的向前一抓,那松鼠出乎意料的灵巧竟然躲开了,我不过到嘴的鸭子还能让它飞了不成?我大步流星的向前追去,那只松鼠已经近在咫尺,我刚要再次下手,突然间,松鼠…飞了…

我缓缓抬头,眼前的,是一个身高至少超过两米的肌肉线条十分明显的一个健壮人士手中还拿着一个实心木棒,这让我有些呆滞,那人先是用抓起松鼠的手一用力,松鼠掉落地上,再无生息,又以一种痴呆的语气说道“人肉啊!又有的吃了!”伴随之后的是他的笑声,我哪还能继续在这里啊!站起身来,撒腿就跑,后面那个人似乎铁了心一直在狂追并且速度比我快。

眼前已经看到了还在等待我的温青柔,我连忙大喊着说道“快跑!这里有个疯子啊!”她闻言,先是定睛看了看我身后的人,也开始向远跑去,可这时偏偏不知怎的,这时候摔倒了,我向后看去,那个野蛮人已经靠近。

我看着他,眼中满是恐惧,野蛮人笑着,手中木棒高举,落下,我已经闭上眼睛,听天由命吧!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但我并未感到丝毫疼痛,我缓缓睁开我的眼睛,那个野蛮人此时面部表情痛苦,手中木棒停滞半空。

“你们的老大没跟你们说过吗?这里不许杀人,但是这规矩既然你已经违反了,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空气中满是这个浑厚沉重的声音,下一瞬传进我的耳朵的是…骨头碎裂的声音“咔嚓咔嘣……”一声声再加上面前野蛮人的痛苦哀嚎,我连连恐惧的后退,从地上爬起。

就这样下去,没过几秒,那人被压成了一个扁形,全身的骨头似乎都断裂了,与此同时,刚刚的救命恩人也出现了,此人身着一身白衣,脸上有一些胡子,带了眼镜,头发两鬓有些发白看起来不像是个年轻人了,也是,年轻人不会是那种有气势的声音,我连连上去道谢,心中却对这股莫名其妙的力量三分震撼七分恐惧。

温青柔似乎对这股力量也十分恐惧,缓缓走过来也道了谢,眼前的人,轻描淡写的上下打量了我们两人,开口道“你们跟我来,这里面的一些东西,你们有必要知道,不然会死的很惨。”他这话更是把我吓得不轻,但是面对本就是救命恩人又是力量这么强的人,拒绝?那是不可能的,我点了点头,就跟着眼前的人走着,温青柔也是跟在后面,一路上我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为了分担一下这位救命恩人的压迫感,我尽量看看四周的树木,这松鼠确实不少,但是树却不是松树,这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不过怪事已经够多了,无暇再管其他事情了。

在我身后跟着的温青柔低声对我说道“这个人…刚刚是怎么杀的那个疯子?”我也以同样低声的语气道“我怎么会知道?但是还是提防一下吧…实在不行就拼命跑!”温青柔回道“跑不过吧…”我一时无语,不过貌似确实如此,也没再回话。

走了是大概十分钟。

让我眼前一亮的是两座纯木头制作的两座木屋,赫然出现在眼前,心中不由的感叹一下。

那个救命恩人慢慢的走来,我下意识的向后退去,他却也没太在意,对我说道“晚上,我来找你们,想想你们要问我的问题,现在,你们可以先在哪里休息一下,这是我的身份卡。”说罢他的手向着一旁一座较小的木屋指去,我没敢多言,拉着温青柔进入了小木屋。

进来后我才长舒一口气,说道“这森林里面都是什么事啊?什么怪人都有,虽然那个人确实能看出来立场不坏,但是那个诡异的力量确实比较…”温青柔也在一旁附和道“是啊!这都是什么啊!一路上好多怪事。”

对于正常的人类来讲,刚刚那人所用出的力量确实超过了人类的认知,至少是现实的认知。

我这时候才想起来“对了,看看那个人给的身份卡吧!”我看了下小木屋的内部构造。

一张木床,一旁是一个木桌,四个木椅子,没有灯,木头之间的空隙不算小,可以借助天光。

我把那张身份卡放在桌子上,温青柔也凑过来看着。

姓名:慕容辞加

年龄:40

性别:男

运生:指重

能力:单个手指通过蓄力控制一定范围的重力

我一边看着一边说道“指重?重力?运生从某种意义来讲是能力吗?”温青柔目光不在我身上而是一直在这个身份卡上,但也回道我“大概可能也许是吧…看来他刚才用的就是这个什么运生吧。”我点点头,但更加疑惑的问题油然而生。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人类可以在这个地方掌握一种根本不属于人类的力量,真是不敢相信。

心中对这个慕容辞加的困惑随着时间一点点减少,这段时间我一直跟温青柔在这些新发现的话题聊着,很快,夜色染上天空,阴月盘旋,散发着皎洁的月光。

木门被敲了几下。

我想到了慕容辞加说过晚上来我们,门外已经没有声音了,大概应该是去大木屋吧!

我叫上了温青柔,一起敲了敲门进入了大木屋,这里的桌子相对小木屋就大了不少,甚至还不止一个房间,卧室和这个客厅还是分隔开的,坐在椅子上后,我先是归还了那张身份卡随后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一桌子黑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的饭菜,慕容辞加说道“这些你们可以先吃,待你们吃完后,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些有用的信息。”

毕竟救命恩人,不会应该给你饭菜下毒,也不好意思说不吃,我和温青柔对视一眼后,就开始吃这些黑暗料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吃。

就这样饭饱之后,慕容辞加开始了他的信息。

慕容辞加见我们已经做好准备听他的发言,缓缓开口道“这个地方名字是蛮愚之森,至于刚刚意图杀了你们的是蛮人部的蛮人。”

看着慕容辞加这一本正经的信息,我想着,这地方不是一个岛屿吗?为什么还会有地方的名字?

接着,慕容辞加继续开口道“这里之所以叫蛮愚之森也正是因为由蛮人部和愚人部两个地方的首领共同统治。”

这时我不解的问道“那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把他们全杀了?”说完我就有些后悔,待会他要是不乐意把我给解决了。

他果然眼神朝我这里一撇,但是没有做什么事情,甚至还解答了我的问题。

“我和他们有一些约定,但是他们越界我就有权利杀死他们,现在,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想了想,似乎想问的也没什么,但是就怕再碰到这样的所谓的蛮人,就会很危险,但这就算问了,感觉也不会得到什么想要的答案。

我便摇摇头,温青柔也没什么想问的了。

见我们都是如此,慕容辞加又开口道“今晚你们可以先在小木屋休息,明天一早再离开这里,我还是奉劝你们一句,离开这里后,不要在森林里随意走动,否则后果自负。”

听闻他这样说,我和温青柔也不好再说些什么,我们二人离开大木屋后,回到了小木屋。

现在脱离了时间,也从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因为去找慕容辞加的时候就已经是夜晚了,现在估计差不多到深夜了。

我也算经历这些事情后比较疲惫了,也没多想看见那小木屋里的唯一一张床,爬上去,准备睡觉。

温青柔突然叫了我一声“内个…我睡哪里啊?”我这才反应过来,对啊!一男一女确实一张床会有点…

看着温青柔那有些尴尬和紧张的样子,我虽然不是什么特别的正人君子,但是至少得保持底线和距离吧!

我连忙下床,对她有些紧张的说道“内什么…你去吧!我在地上就行。”

见她还有些不好意思,我干脆直接躺在木质地板上,本着凑合睡一觉就完事的道理,闭上了眼睛。

她支支吾吾又说了什么,我也没听太清,总而言之就是我把那唯一一张床让给她了,于是自己躺在地板上睡了一觉。

我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明亮的日光已经透过每一根木头的缝隙照射进来了,我从地板上站起来,别说,木头还真挺硌人的,腰还有点疼了,伸了伸腰,回头一看,温青柔还在睡觉,也不好叫醒她。

推开木门,我走出了小木屋,这林间清洁的空气确实要比城市的强的多,慕容辞加正在一旁看着几棵树,在注意到我走出木屋后,向我靠近,并对我说道“你的朋友,还没醒吗?醒了的话,你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我有些尴尬的笑着点了点头,正准备去叫温青柔,她就正好也从木屋里出来,见我和慕容辞加都在,她感觉瞬间精神了几分。

慕容辞加看我们都出来后,冲我摆摆手,示意离开,我没有多说什么拉着温青柔离开了这里。

温青柔此时还没怎么缓过神来,对我问道“他这么着急让咱们走吗?”我回道“貌似是这样,不过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思索了一下昨天慕容辞加告诉我们的信息后,我停下了脚步。

“我记得他昨天是说别离开太远吧?”

温青柔想了一下后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又问道“那不离开太远,咱们怎么办?这里树都这么高大,去哪里等待救援啊?”

看来温青柔跟我的想法是一样的,都希望有人发现这里,然后对我们施以援助之手。

我想到了什么于是说道“咱们可以冒险回去问问,虽然不保证他会给我们答案,但是可以试着问他,有没有好的等待援助的地方。”

温青柔回头看了那两个木屋,也赞同了我的想法。

不过这次至少知道了关于这里的一些信息,蛮愚之森,蛮人和愚人。

有一说一,这个叫做蛮愚之森,不,这一整个孤岛,我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既然刚刚已经有了想法和计划,就肯定要去做。

在继续和温青柔商量几分钟后,我们原路返回,再次看到两个木屋时候,并未再看到慕容辞加。

我出于对他那个运生的忌惮,一时间没看到他有些不知所措,但片刻过后还是壮着胆子,走到大木屋之前,轻轻敲了三下门。

眼见没有任何回应,我轻轻推开了门,里面果真空无一人,我退出后,冲温青柔摇了摇头,说道“这里没人了。”

温青柔却回答我“你看那个人…是不是他?”

我向着她说的地方看去,那一身白衣,除了慕容辞加我觉得不会再有其他人了,我说道“好像还真是!”

我连忙向着慕容辞加跑去,很快就看到了的他。

在慕容辞加发现我们后,没有过多表情,而是说道“你们不在那边离开,又过来找我干什么?”

我一时间被问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旁的温青柔倒是说道“就是您能不能带我们找一下比较好的救援地点呀?”

哪里料到,慕容辞加听闻温青柔的话嘴角竟有几分上扬的说道“救援地点?这么多年了,我还真没听说这里还有什么所谓的救援地点。”

什么?这么多年?没有救援地点?难道这个人已经在这片森林居住了很久了?

这些疑虑又在我的心中冉冉升起。

慕容辞加这时候又说道“既然你们又回来了,我现在去找一些食物,不然你们也一起去?”

我连连点头,毕竟这样至少有机会了解这里的更多东西,说不定也能解决我刚刚的疑虑。

就是这样一路上我们跟着慕容辞加向森林更深处走去。

我对他问道“这里为什么没有救援地点啊?或者说有没有比较高的地方?”

他下一秒就十分肯定的跟我说道“没有!想借助外力从这里出去?痴人说梦。”

什么?不能用外力出去?出不去啦?不可能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东西?

我又问道“那您昨晚说的越界,说明这里也是有属于您的领地是吗?”

慕容辞加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我刻意的慢步走了一会,靠近了温青柔,对她低声说道“刚刚从他那里了解了貌似这里不可以用外力出去。”

温青柔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我,仿佛在说,怎么可能,随后对我将信将疑的说道“不会吧?你想啊!咱们从飞机上来的这里,不会说进了一个灵异空间了吧?”

被她这样一说,我仔细想想,好像没错而且十分有道理,可是转念又一想,慕容辞加为什么骗我,对他又能有什么好处吗?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只松鼠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慕容辞加面色一凝,一只手伸出,手指微微下坠,这两个松鼠一只没跑掉,双双殒命于此,慕容辞加将两只松鼠捡起来,竟然直接放进自己的衣服兜里,这一幕让我不禁胆寒。

看着森林,又想了想孤岛…等等!我猛然意识到了,对了,飞机坠毁的地点虽然在汪洋大海,但是在之前跳伞的人…会不会就摔死在这片森林了。

有此想法的我,快步靠近慕容辞加,问道“您在这森林看似是经常外出吧?”他肯定道“是,怎么了?”

我连忙回道“那您有没有看到一行人跳伞的地方?”虽然这些人几乎不可能活着了,但如果他们身上会有什么打火机,食物等等物品,毕竟有的人真的会带着很多东西跳下去,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不过有这个机会还是要试试看的。

慕容辞加的回答并没有让我失望“我见到了,不过都摔死了,你要去看吗?”

这话虽然让我有些害怕,不过有一些有用的物品,这一去就是值得的。

我连忙给出肯定的回答,温青柔听到了我们的对话,说着“我也要去!”慕容辞加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走在前面,在给我们带路。

再往森林深处走,林间之中已然有了些许树丛,给幽暗的氛围再添了几分,一路上我们几乎都没怎么搭过话,森林却不是很安静,两旁的树丛不知为何总是有些沙沙作响,大概是一些动物?或者是人…?

我连忙打消了心里这样的想法,不停的行走,慕容辞加说道“嗯,快到了。”我向前看去,在又走了一段路程后,才发现身边的树木渐渐稀少,绿草的面积越来越大。

直到……眼前赫然显现了一个一眼望不到边的巨石平地,与绿草地接壤却不互相干涉,那上面没有丝毫的青绿色,我们走上去后,我看着这灰色的石头平面,心中暗暗想到。

这不是森林吗?怎么还会有这玩意?离离原上谱啊?

走着走着,我的冷汗直冒,不因为其他的只因为身边一具两具的全是尸体,从尸体内流出的血液留下血迹斑斑染上了石面,更有尸体从高处坠下后碎了…场面过于血腥,我身边的温青柔已经能听到隐隐的啜泣。

但与此同时几双眼睛发现了我们……

“他们在…啃食尸体?”这句话从我嘴里不经意说出,因为太过于恐怖了吧?

温青柔见此情形吓的一声尖叫,不远处的三个人,看起来宛如嗜血的疯狗,向我们袭来。

慕容辞加表情淡然,两只手伸出,同样的手指下垂,几股力量纷纷向着三个人攻去,霎时间,那三个人表情狰狞,止住不动,下一瞬,腿骨断裂,倒在地上痛苦哀嚎。

做完这一切后,慕容辞加还是淡然的转身,说道“你们要找的,去找吧…”

我被眼前的一幕吓的有些不知所措,温青柔早已瘫倒在地,我咬咬牙,硬着头皮在这完整的几具尸体上翻找。

无一例外,一无所获。

我转头看着慕容辞加,他似乎也明白了我的意思说道“走吧,我带你们出去。”

我扶起温青柔安抚了一下她的情绪,便再次跟随慕容辞加离开这个地方。

再次回到茂密的森林之中,如果说来的时候是几乎没怎么搭过话,那现在我们几人的就是完全没有搭话。

身旁的树丛还是有些沙沙作响,等等…这真的是一个人!

猛然间那人快速冲来,慕容辞加似乎都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使用运生,那个人仅仅在瞬间,静止不动后殒命。

可不知道为什么,慕容辞加面色凝重,这是我之前从未见过的样子,纵使有一个眼镜也能看出他眼中的些许慌乱。

我们几人停留大约有一分钟,慕容辞加的步伐加快了,马不停蹄的带领我们回到了木屋。

我对他问道“您怎么了?”

慕容辞加看了我一眼,眉头皱了皱,说道“…危险,马上要到了,不想死的话,离开这里,现在离开的越远越好。”

慕容辞加这样正经的警告发言,让我有些害怕,但也有些不解。

一个这么厉害的人,还会有害怕的…恐惧的东西吗?

但是毕竟是慕容辞加的警告,我想了想,对温青柔小声的问道“咱们不然走吧?”

温青柔在思索几秒后也同意了,于是我和温青柔识趣的离开了慕容辞加的木屋,在离开了一段距离后,慕容辞加似乎已经进了大木屋不过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在靠近一个大树底下,我对温青柔说道“你说到底是什么让慕容辞加竟有几分忌惮啊?”

温青柔摇了摇头,表示她也不清楚,但随后很快灵机一动道“哎!怎么可以在这里看看。”

理论来讲,别人有事情,还好言相劝让我们走,这种不好的事情,不应该看的,不过万一真的能有什么事情也可以看看,毕竟这个孤岛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

我表示赞同温青柔刚刚的想法,索性就坐在树底下,休息一会,但也不知为什么还有些犯困,温青柔坐在我旁边,我想着这边或许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我静静的坐在草地上,闭上了眼睛,温青柔也没有打扰我。

我在这树底下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还能睡着了,待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大概已经是下午了,我刚要起来打个哈欠,有人戳了我一下。

“温青柔,你干什么?”

她冲我摆了一个“嘘”的手势,我不理解的看着她,她蹲在一个离我靠着的这棵树不远的一棵树,不过相对来讲,那棵树更有隐秘性。

我向她靠过去,同样蹲在树下,她低声对我道“你快看慕容辞加那边!”我顺着她的意思,定睛一看,毕竟也走了一段距离,木屋那里包括周边一些景物也可以看清。

此时,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着那两座木屋行进,这一行人大概有三十人左右,为首的差不多是四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只剩一只手的中年男性,不过这一行人无一例外,衣服穿的都是比较不整齐。

眼见就已经接近了木屋,看着慕容辞加有恃无恐的从木屋里出来,虽然隔的有一段距离,不过还是能听到那些人之间的对话。

只剩一只手的断臂人对着面前的慕容辞加怒斥道“弄废了我四个手下,还杀了一个,你这是把咱们之间的约定给吃了吗?”

慕容辞加义正言辞的回道“你们的人率先袭击我,难道我还要任凭他打吗?”

断臂人嚣张的又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要让你跟我们回一趟愚人部,商量商量这个事情。”

我在树后面看的非常仔细,对温青柔念着“愚人部?他们就是愚人部?”

温青柔也在一边对我说道“他们看来要对慕容辞加打架吗?这不是送死吗?”

在我仔细的观察下,这些人的神态和样子让我十分不安,如果送死绝对没有这样的气魄,这明显是有备而来,再或者对面的人可是有三十人左右,就是人海战术,估计慕容辞加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与此同时的慕容辞加还在回怼道“我要是不去呢?”

只见断臂人邪笑一下,仅剩的一只手中不知道怎么竟幻化出一把斧头,快速向慕容辞加猛的攻去,他没有硬接而向后退去,断臂人身边的人也开始向着慕容辞加攻去,这一下就是慕容辞加的一打四。

剩下那三个人也分别幻化出两把锄头,一把锤子。

几乎同时向慕容辞加打去,一时间,纵使是他根本无法招架住,连连后退找着机会。

可是不止有四个人,三十多人,慕容辞加的后退空间终究还是有限的,对面的断臂人,大声命令道“抓他!”

身后的几个人给人的感觉像是一些只会服从命令的机器人一样,不对,这个动作,正是像在巨石平台被打断腿的那几个人一样的动作,只不过这次是被命令了。

慕容辞加也还想反抗,两只手伸出,手指全部动用,瞬间之内五人殒命,但是还是有一些人冲了过去一把将慕容辞加撞倒在地,摁在地上。

断臂人更加嚣张了,嘲笑的笑道“慕容辞加,你终究还是被我李天明抓住了!”

我看着这一幕幕,心中都止不住的颤抖,还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虽然对面不讲武德靠的是人海战术。

我本着以德报德的想法,想去救慕容辞加,虽然我知道可能会白给,但是还是想试试,便对温青柔说道“要不要看看能不能救他?”

温青柔疑惑道“你认真的?那么多人…”我肯定的点了点头又说道“嗯,我决定去救他。”

来不及多想了,我一时热血,这一段距离我直接冲了过去,那几人注意到了我的存在一时间被吸引了注意力。

慕容辞加找准机会,翻身躲开,又是一下,刚刚压住他的人被秒掉。

我这时与慕容辞加站在同一战线上,温青柔也跑过来同我们站在一起,可是环境不容乐观,虽然对面只有三十人上下,却把我们围住,这一时间确实有些进退两难。

对面四个手持兵器的人,又是那嚣张的姿态,看着让人很是不爽,但是又无可奈何。

这倒也是我与这所谓的愚人部的首次接触,已然成为了对立的局面,不过我倒不觉得有什么后悔的。

相互对峙没有持续多久,伴随断臂人李天明的指挥“上!活着抓住他们所有人带回愚人部!”

李天明身后的人,和我们身后的那些敌人一拥而上,除了慕容辞加,我和温青柔都不用说前阵杀敌,甚至打架都没怎么接触过。

向着我们袭来的那些疯狂的人类和略有攻击招式的四个人,不停的同我们战斗着,我和温青柔很快便被几个疯狂的人打败。

慕容辞加也渐渐招架不住被打倒在地。

我倒在地上才意识到我的做法有多么愚蠢,虽然我不后悔,但是真的过于莽撞了。

果然,这是有备而来,从李天明身后的人拿着的正是一些绳子,他委托了另外三个有兵器的人,吩咐他们把我们三人五花大绑了起来,尤其绑了慕容辞加的双手。

被绑好以后,那些人将我们拖拽起来,挟持着离开了这里,那四个看起来就厉害很多的人走在最前面,我们身边的,都是那些类似疯子的手下罢了。

我问道慕容辞加“这些都是什么人啊?”慕容辞加竟还有些轻松的说道“一些愚人,我是这么称呼他们的,至于领头那四个,是整个愚人部为数不多几个正常的人。”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虽然不是特别明白,但也又懂了一点,真的令我没想到,这一片森林竟然真的还有组织和这么多人,不过在经历这些怪事之后我也没有太过惊奇了。

一段路程之后,借着仅剩的天光,我又一次看到了那个石头平台,这个平台的面积果真比我想象的大太多了,之前走在上面就已经感觉到了,这下侧面一看,更大了。

不知又行走了多久,随着我们的不断前进,时间的推移,夜幕终究降临。

前面的李天明不知道吩咐了什么,只知道我们也跟着停下了脚步,来了两个慕容辞加说的正常人,将我们三个又用绳索围着树干绑在了一起,弄得有些难受。

见那两人离去的身影,我安心了不少,就是身边不远处还是有一些愚人在看守,我又不解的问道慕容辞加“这些人是真的没有智商吗?”得到他肯定的回答后,我看了看行走的愚人。

此时温青柔在一旁抱怨道“这些人怎么还把我们抓起来了?就不能和平共处吗? ”

听到她的抱怨其实我也在想,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不过又一想确实是慕容辞加先杀了愚人部的人,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虽然那些被杀的人罪有应得,但别人找上门来这样做也合情合理。

我低叹着回答了温青柔的问题。

由于之前靠在树上睡了一会,现在可谓是精神饱满,不过这难受的姿势和绳子捆绑的感觉,想睡觉也有些难啊!

就在这无聊的时光里,我困难的扭头看向慕容辞加却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垂下头闭上了眼睛,我感觉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艺高人胆大”

我仰头看着月亮,林间夜晚的空气相对早上似乎有清新了几分,四周除了几个愚人走动的熙熙攘攘也是比较宁静的。

温青柔低声的对我说道“你说他们要把咱们绑去哪里?”我无奈的回应道“不知道啊!但估计不是什么好地方。”

就这样和温青柔聊了没几句,感觉到她也有些劳累了,我就不再接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就这样度过了一个不眠夜,天亮了。

我还是一直睁着眼睛看着四周,李天明快步走来,踹了还不太精神的慕容辞加,我连忙碰了碰温青柔,我们三个这时候也都醒了。

李天明让几个愚人给我们从树上解下来了,再次挟持着我们行动,温青柔这时候对慕容辞加问道“您知道这是要去哪里吗?”

慕容辞加看了看温青柔说道“大概是愚人部,还有你们不要您怎么样的叫着了,听的我有些不自在。”声音的浑厚感似乎并没有开玩笑,温青柔有些迟疑,但还是点点头。

不知道走了多久,树木又一次逐渐稀少,但是不至于完全没有,眼前的是一大片的类似稀树草原的地方,一座又一座的歪七扭八不美观的木屋显现在眼前,四周还有不尽的愚人走动着。

李天明一把抓起慕容辞加,把他带离了我们这里,身边的愚人则是带着我和温青柔继续穿行在这里。

到了一个木屋比较密集的地方,不远处有两个木笼子,上面竟有一把金属的锁,愚人笨拙的把我们关了进去,随后锁上门。

好在,捆在我们身上的绳子也一同被解开了。

别说,这木质的笼子一般人还真不能靠蛮力打开,也只好这样先伺机而动吧!

被拘禁的感觉真的很是不好,虽然绳子被解开了,但是还是在木笼里,而且是被愚人部抓起来了,丝毫不知道对方会做出什么事情,这样让我感觉有些忐忑不安。

看着前方那些巡逻的愚人,不难看出,一个个的呆若木鸡,仿佛就像是一具具行尸走肉。

这一场景在我认真思索过后也没有得出任何结果,记得慕容辞加也说过,那四个人是为数不多的正常人。

也就是说这里的大部分人从某种意义来讲都是不正常的人?可是又是因为什么造就了这么多奇怪的人。

待我再一看,温青柔此时双手抱头,感觉被吓到了,我对她安慰道“没事的。”

她看我过来,似乎放松了一些,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几个愚人高举着一个独立的木笼子向着这边走来,那笼子里面的是一个看起来十分虚弱的女孩。

几个愚人一下,扔下了木笼子,里面的女孩似乎备受打击,但是令我比较诧异的是,虽然这女孩比较虚弱但是衣装却要整齐很多。

那几个愚人放下笼子便自顾自的扬长而去了,我看着那个女孩,大概也就十七,十八岁大概,也不知道她怎么了。

我的位置离她并不算远,甚至也可以说咫尺之间。

我见她还有些精神,便问道“那个…你怎么了?”那个女孩艰难的坐起身子,朝我看了一眼。

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后,对我说道“我没事,上次这么对我问的人,现在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什么?不知道去哪里了?

见她这么奇怪,我点了点头,就没再对她说任何话了,谁知道不一会,她竟又对我开口“你们得感谢那个叫慕容辞加的,要不是他,估计你们也会成为这些行尸走肉。”

话说完,她手指指向那些在周围行走的愚人。

她说的话越来越让我摸不到头脑,但我还是对她说道“你感觉挺了解这里的。”

她点点头,又道“我是这里的女巫,反正他们是这么叫我的。”

“啊?女巫?还有这个职位呢?”

这句话不经意被我说出,她冲我一笑,说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不是吗?”

我将信将疑的样子,她也没再多管,温青柔看了看她又对我说道“这个女孩感觉好奇怪啊。”

我低声的回应道“我也觉得挺奇怪的,一个女孩是这里的女巫?还说什么咱们也会变成这些愚人。”

不过眼下最要紧的不是这个女孩说了什么奇怪的话,而是我们还在笼子里,还不知道自身安全,更不知道会有什么等着我们。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们眼前,是慕容辞加,不过他被绑着双手,似乎施展不出运生了,追着他的就是李天明。

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只知道此时的李天明怒气冲冲,仅剩的手中不断挥舞着斧子。

慕容辞加在跑到我们这边的时候,已经没有退路,那本来跑着的李天明也渐渐慢下脚步向这边走来。

慕容辞加眼见无路可退,我对他焦急的说道“现在你怎么办?”

他瞥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双手被绑住的他,艰难的举起手臂,使整个手臂猛的下垂。

一股力量明显的出现在李天明身边。

是的,没打中他,李天明显然也没想到,这还能用运生,便不再轻敌,快步向慕容辞加奔来,霎时间,斧头已经即将砍下。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那个女孩尖叫一声,吸引了李天明的注意,那个女孩在与李天明对视的同时,眼中泛起蓝光,李天明手臂自然垂下,手中的斧头消失不见。

整个人呆若木鸡,站在这里一动不动,可是也就是几秒,女孩感觉像是脱力一般,晕了过去,李天明晃了晃头,怒斥道“吕瑶你敢拦着我!”下一秒,定睛一看眼前的慕容辞加,猛的一拳砸去,慕容辞加本还想反抗,不过双手尽被绑住的他也是手足无措。

那一拳明显倾注了李天明全部的力量,慕容辞加应声倒地,李天明还怒气汹汹的瞪了我一眼,随后吩咐了愚人把慕容辞加也关进了笼子里。

李天明在做完这一切后带有愤怒的离开了,我看着这愚人手中的钥匙开了又关,这么好的逃跑机会,我却没有把握住,不过出去了可能也会被打个半死。

太阳已经十分明亮,大概时间在中午。

一切又归于寂静,但是慕容辞加被打的有些昏厥,吕瑶则是完全晕过去了,温青柔则在一旁不知所措。

可正于这时候,阳光的照射。

那个是…慕容辞加那一击并不是一无所获,李天明身上也有一把钥匙,可能因为李天明被怒气冲昏了头脑没有发现,身边的愚人又呆若木鸡,现在位于不远处的,是出去的钥匙。

那把钥匙此刻变得无比耀眼,毕竟是能重获新生的机会,而且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李天明就发现了,然后回来拿。

但是令我震惊的是那个叫做吕瑶的小女孩,她的运生似乎能控制精神,不过没搞明白她怎么自己还晕过去了。

我旁边是迷迷糊糊的慕容辞加,我正盘算着,是不是可以让他用重力给吸过来。

不过看他这副模样目前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我转念一想,我会不会也可以把那东西吸过来,多么天真的想法,但我还真试了试,果然,纹丝不动。

慕容辞加似乎发现了我的举动,对我说道“你这样没用的,那是…钥匙?”

我见他清醒了,连忙道“对啊!所以你能用你的运生把它弄过来吗?”他晃了晃脑袋,没有多说什么。

见他也没办法,我有些焦急的说道“那怎么办啊!待会万一他回来。”慕容辞加抬头看了看,自信的跟我说道“不可能的,估计这时候李天明在盘算怎么悄无声息的占领我的地盘吧…短时间大概过不来。”

听到这里,我悬着的心下来了几分。

但脑子里还是在想着,如何拿到钥匙。

但是良久之后,也没能想出个方法,毕竟也是,钥匙虽然离的不远,但是想徒手拿到也是痴人说梦,不过像我这样硬生生的想也没什么用。

我无力的靠在笼子上,周围实在是比较寂静和无聊了,左思右想也不是个事,反正慕容辞加也说了,危险不会来的那么快。

我无聊的对着温青柔打趣道“青柔,不然你也试试能不能吸过来?”

她被我这称呼给弄得有些迟疑,但也算是欣然接受吧。

微笑了一下后,示意试一下,毕竟任谁来讲真的太无聊了,死马当活马医吧!反正试一试总不会有错的,反正我也没抱希望。

温青柔把手伸出笼子外,类似那种“来”的手势,被她摆了一下。

那把钥匙…真的动了…

我顿时欣喜若狂的看着她,又看了看挪动了一些距离的钥匙,连忙让她再来几次。

她也对这一幕感到惊讶,赶忙又来了几次,一旁的慕容辞加看着这些,也来了精神,很快,伴随着温青柔一次次的手势,那把钥匙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到了她的手里。

她笑着对我炫耀了几番,毕竟我离锁比较近,她炫耀完之后把钥匙递给了我,我接过钥匙打开了笼门。

我,慕容辞加,温青柔相继出来,拘束半天了,我伸了伸腰,重获新生的感觉真是不错,但是又一想,说道“吕瑶不然也一起带走吧?”再怎么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感觉她在这里不会有什么好待遇。

慕容辞加和温青柔都同意了,真没想到这里面的钥匙是互通的,一把钥匙大概能开所有锁。

慕容辞加虽然刚刚接触的时候感觉他比较冷淡吧!但是实际上还是比较热心的。

比如现在他在解开吕瑶的笼子便主动请缨把还在昏睡中的吕瑶背起,也算以德报德吧!吕瑶之前也救过他。

可是情况依旧不容乐观,我们笼子前面就有几个巡逻的愚人,在他们发现之后,果断狂奔过来,慕容辞加的双手早在笼子里的时候,我就给他解开了,所以现在“火力全开”

没过多久这些倒霉的愚人便被解决了,甚至他们都来不及接近。

我们几人蹲坐在地上,简单商量着从哪里最快,最安全的离开这里,现在可是在愚人部的大本营,敌方人肯定少不了。

经过观察,商讨之后,我们决定从目测愚人最少的一个方位突围而出。

准备就绪之后,哪怕是愚人最少的一方,仍然人数得有大概五十多人,可想而知整个愚人部的人数,恐怖如斯啊!

由慕容辞加走在最前面背着吕瑶,我和温青柔则在后面跟着,能不能杀出重围就看这仅此一次的机会了。

运气好一点的是那几个智商在线的四人此时都不在这里,可能他们也不会想到我们能拿到钥匙出来。

慕容辞加边走边说道“准备好了,走!”

我们一行人快速向着愚人部外面冲出,但是还是低估了那些愚人的汇集速度,仅仅只是冲出的一瞬,或许他们就已经发现我们。

身边不停的愚人奔涌而来,很快便将我们前后左右全部包围,这下好了,又一次进退两难。

正当我已经做好拼死一战的心理准备后,出乎意料的是,那所有愚人全部…停住了,不是静止不动,还在活动,只不过却不攻击也不特别靠近。

温青柔看着这一切,恍惚间说了句“他们…让开了?”

别说她了,我也十分不解,慕容辞加看着这些愚人的举动,没有过多停滞,开始大步向前走去,果然愚人一排排的向后退去,自动让出一条路。

在确定没有危险后,我们几人开始加速跑步离开这里,慕容辞加对这里看起来也不算陌生,在他的带领下还真的很快就出去了,那些高大的树木再次密集起来。

我歇了歇,说道“这下应该是出来了吧?”

温青柔看了看身后的环境,没有了那些木屋,也没有了愚人,对我说道“出来了,逃出来了!”话语中带有了一点兴奋。

慕容辞加一直背着吕瑶,看起来他有些累了,把吕瑶放在地上后,对我们说道“接下来的路不保证碰不到愚人或者李天明,如果能正常回到木屋,我们这样的局势必须做出新的改动。”

确实,可以想明白,杀了愚人部的人,又从哪里逃出来了,再怎么说,愚人部也绝对会派人继续骚扰我们吧?

经过观察其实我有一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三番两次李天明不仅可以叫出慕容辞加的名字,还要把他“单独审问”难道两人之间还有别的关系?

在慕容辞加又背起吕瑶后,我们又开始踏上回到木屋的路,出于路上的无趣,我对慕容辞加问道“你认识那个叫李天明的吗?”

他也没有避讳什么,爽快的说道“认识,而且很久以前就认识了。”

这对于我来讲没有过多出奇,毕竟我早就有所猜测,反倒给身后的温青柔听的有些震惊,一个一直在帮助我们的人竟然跟一个敌人的首领有所交集,虽然不算离谱但也多少有点不合理。

慕容辞加仰头看了看绿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哎…算是一场误会的故事吧…怎么你们要听?”

我连连点头,表示愿闻其详。

慕容辞加苦笑了笑,随后用着浑厚的语气讲起了这个故事。

“那是我来到这座孤岛之前的事情了,那时的我是一个医院的医生,而李天明就是我的病人。”

这故事没想到才刚刚开始,给的信息量就已经这么多了,敌人竟是朋友的病人,这是真的厉害了。

“李天明的病其实只是手指需要动一下小手术罢了,手术的一切我都准备好了,但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

说到这里他的话语有些停顿,似乎也有些难以启齿,未过许久,还是继续说着。

“是那把手术刀不知为何沾染了不少的细菌,在处理完李天明的伤势后,不出意外的他的伤口二次感染,但这些我都还不知道,他们自然也不知道,直到后来,整个手臂都…那细菌感染了整个手臂,最后完全截肢。”

我听完慕容辞加的这个故事后,心中早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但是这确实像是个误会,可是有一说一,大概李天明那边应该是死咬这是慕容辞加故意的,所以才会这样对他恨之入骨。

温青柔见这个故事讲完,说道“也就是说,这个手术刀的细菌根本不是你弄的?”

慕容辞加点了点头,又说道“是啊!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

这确实有些让人出乎意料了。

温青柔对慕容辞加说道“没关系的,只要是误会就一定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的!”

慕容辞加笑了两声,随后对着我们两个说道“你们这样的人,我还真的很久没见过了,你们还有离开这座岛的打算吗?”

这话对于我来讲,是明知故问

“离开,一定要离开!”

我这么回答的原因,不是因为孤岛外的世界有多么丰富多彩,多么引人注意,而是因为那里是我应该在的地方,是我应该生活的地方。

温青柔也给出了和我一样的答案。

在我的眼中多的是几分坚定不移。

就这样,总算又一次回到了木屋,还好路上没有任何愚人和意外,还算不错。

我们径直进入了大木屋,待慕容辞加把吕瑶安置在一张床上后,坐在桌子旁边同我们商量着眼下的计划。

率先开口的是慕容辞加“我想制定的计划是先离开森林一段时间,愚人部与我的关系你们刚刚已经知道了,所以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发现我们出逃后整个森林他们必定都会严查,所以最好的办法也就是离开这里。”

听闻他说的话,我觉得也算比较有道理,确实,别人要满处找你,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于是我对慕容辞加的计划表示了赞同,温青柔也是赞同。

又几番讨论,我们也确定了这个计划,准备明天看看吕瑶醒了后,告诉她,她应该不会有所反对,但是不敢保证她一定会跟着我们走。

天色已晚,慕容辞加还是选择一个人住在大木屋,我背着吕瑶带着温青柔回到了小木屋。

当然,跟上次差不多,温青柔带着吕瑶睡在床上,我可怜的待在地板,就这样,没过多久,我进入了梦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小说

陕ICP备2022011731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