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橙子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 > 全部小说 > 其他类型 > 被糙汉买回家,娇软媳妇超旺夫

被糙汉买回家,娇软媳妇超旺夫

本萌叫呱呱著

其他类型连载中

【甜宠+双洁+先婚后爱+无极品亲戚】 【温馨种田+萌宝+架空+空间】身娇体软的小美食博主洛歌意外身穿了,身为小黑户在这陌生的古代寸步难行。 为了能够在这个时代好好活下去,她给自己找了个便宜相公。 本意只为活命,却没想到竟是收获了意外之喜。 试问,这种又撩又宠的忠犬相公谁不想要!真的很难让人不心动好吗! 顾锦琛日常忧愁,媳妇娇软可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很能挣钱怎么办?

主角:洛歌,顾锦琛更新:2024-03-04 11:27:29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歌,顾锦琛的其他类型小说《被糙汉买回家,娇软媳妇超旺夫》,由网络作家“本萌叫呱呱”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甜宠+双洁+先婚后爱+无极品亲戚】 【温馨种田+萌宝+架空+空间】身娇体软的小美食博主洛歌意外身穿了,身为小黑户在这陌生的古代寸步难行。 为了能够在这个时代好好活下去,她给自己找了个便宜相公。 本意只为活命,却没想到竟是收获了意外之喜。 试问,这种又撩又宠的忠犬相公谁不想要!真的很难让人不心动好吗! 顾锦琛日常忧愁,媳妇娇软可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很能挣钱怎么办?

《被糙汉买回家,娇软媳妇超旺夫》精彩片段

“你选我吧,能洗衣,能做饭,能当媳妇会带娃!”

“我不要什么,你带我回去管口饭就成。”

听到那虽然瘦弱狼狈,有故意遮掩,却依然难遮自身容色的小姑娘这番话,高大的男人不由朝她看了过来。

那不怒自威略显凶狠的神色,让洛歌下意识缩了一下脖子。

但为了躲避不远处那些对她虎视眈眈的人,为了能填饱肚子,为了能活下去,她还是努力挺直了腰。

“真的,我很听话的。”

因为长期未用过水,她喉咙干哑得厉害,但看着对方的目光却是坚定明亮。

那些人盯了她两天了,她窝在人堆里假装有同伴躲过了两日。

如今看他们的目光,怕是已经看穿她是没有同伴的人了,若不能想办法离开这里,她怕是难逃被绑去卖进那些肮脏地方的命运。

这两日已有不少逃荒过来的女子被自家父母或是相公卖掉了。

一路逃荒过来饿死了很多人,如今为的就是换些银两,换一袋粮食饱腹。

有亲人的女子已是如此,她身穿过来的一个孤零零小黑户,那还不是任人宰割。

她只能找尽所有机会,想办法离开这里,活下来。

但她没有户籍,没有路引根本进不了城,几日未进食她也已经快没力气了。

她逃无可逃。

眼前的男人是她唯一的机会了,她看得出来眼前这个男人也是过来买人的,他也有打量人。

但与前面那些过来打量人的不一样,她能感觉到他不是恶人。

虽然对方木着表情的样子看着很凶煞,但却并没有那种布满恶意让人感到恶心的感觉,跟他走或许有一线生机。

能感应善恶是她自小便有的能力,从小到大她靠这个躲过了不少事情。

这两日她便是靠这个感应躲在那些好心人旁边才躲过来的,但能躲一时躲不了一世。

看着眼前沉思的男人,她眼中不由露出了乞求的神色。

看到她这般眼神,顾锦琛愣了一瞬,心里莫名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

“好。”到底还是开口说了洛歌此时最期望听到的话。

听话能洗衣做饭,会带孩子,这确实是他想找的。

虽然瘦瘦小小的,病怏怏小只了些,但带回去养养应该也就没事了。

看着她胆子挺大,挺机灵,他不在家的时候应该也能护住家里的崽子。

“谢谢恩人。”

闻言洛歌眸子一亮,很自觉的便走到了他旁边,亦步亦的跟在他身旁。

“我没有亲人,自己做的自己的主。”

见他的目光看向自己身后似乎是有些疑惑,便低声说了一句,跟对方解释了一下。

她确实没有亲人,不是说穿来这里才孤零零,在现代的时候她便是从孤儿院出来的了。

在现代她是个小美食博主,用打工几年的钱在乡下买了栋老房子,平日里便拍些农家生活,或是做菜的小视频讨生活。

本来那天她只是去集市上买菜,准备回去拍个菜品视频的,没想到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车祸。

等她再次醒来人就已经到这个世界了,好在是掉在山里,没人看见她,不然被人看见当成妖怪穿越即逝逝是真的会谢。

因为饥荒逃荒的缘故,很多村落都空了,她便在那些村里找了衣服穿。

混跟在那些逃荒队伍后头,一路跟着来到了这里。

“嗯。”男人话很少,听她这么说也只是应了一句便走在她前头了。

洛歌刚走了几步,便感觉到了一股股不怀好意的视线,是那群盯着她的人。

察觉到这些目光,她身体僵了一瞬才咬紧牙继续低着头紧跟在男人后头离开。

顾锦琛也好似是察觉到什么,转头朝那群人看了一眼,曾在尸山血海中厮杀过的气势涌出,让人望而生畏。

那群人见此纷纷缩回了脖子,心中暗恨洛歌狡猾。

若早知道她是孤女,他们早便把她带去卖钱去了。

那女人虽然表面看着是邋遢狼狈了些,但那骨相可是个活脱脱的美人胚子,看着还是个雏,卖到窑子里定能换不少钱呢。

但如今她跟着的那男人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只能暗道可惜了。

......男人并没有带她进城,而是直接朝城边的大叉路走去,这是他们回村的路。

走着走着,她眼睛恍惚间有些犯花脑袋昏沉,肚子饿的有些抽疼。

但怕对方发现她太虚弱是累赘而不要她,便一直强忍着难受撑住身子跟在他后头,好在他脚步并不快,她倒也能跟得上。

他们的村子离这城里并不算太远,她一路跟着他进了村子,与路过的同村村民打了个照面。

再跟着他来到了村尾山脚下的一座农家老院子前。

“小叔,小叔你回来啦。”

院里正在玩沙子的两个小男孩看见他们出现,立马放下手里的东西欢喜的跑了出来,抱着男人的大腿喊着,声音软乎乎的。

“嗯,进来吧。”男人点点头摸了摸两个小奶团的脑袋,而后才跟她说到。

“叫婶婶。”也不忘教两个小奶包喊人。

两个小奶包闻言齐齐转头看向洛歌,似乎是初次见面显得稍微有些腼腆害羞,小手还不敢放开男人的裤子。

“婶婶。”

“婶婶。”小小声的齐齐喊了一声,看着洛歌眼睛亮亮的带着腼腆的笑容。

“嗯,你们好。”洛歌朝男人看了一眼,便也朝着两个小家伙笑了笑,点点头应了一声。

两个小家伙有些偏瘦,但眼睛清亮看着依然可人得不行。

就当她想弯下身摸摸他们脑袋时,眼前忽然一黑,下一瞬人便直直的倒了下去。

撑了一路,到底是撑不住了。

在昏过去前她还能听到两个小家伙的惊呼声,还有男人伸手过来扶她的动作。

作者有话说:

--------入坑必看↓↓↓

1.本文架空文,不会限定于古时的某个朝代来写

2.本文只温馨种田,以发家致富养萌宝,甜宠为主,无关官场

~欢迎各位宝贝入坑本文(* ⁰̷̴͈꒨⁰̷̴͈)=͟͟͞͞➳❤

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等她再次醒来时人是躺在床上的。

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简单的摆设,便听到了外面略微吵闹的声音。

“顾二郎,不是婶子说你,婶子现在给你介绍的这个姑娘可是好几个村都找不出来的好姑娘啊!

你今日若是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听着村里王婆子的话顾锦琛丝毫不为所动。

“我已有妻子。”声音淡淡的说着,伸手摸了摸身旁那两个似是有些被惊到的小崽子。

大宝二宝察觉他的动作立马朝他凑近了许多,紧紧拉着他的衣角。

他们很害怕,怕小叔真会跟王婆婆说的一样,不要他们了。

听顾锦琛这话王婆子忍不住了:“顾家二郎,你与那姑娘还未拜堂呢!怎能算是夫妻?

而且那姑娘刚进门就病倒了,一倒便是两日,只怕是醒不.....”

说到这里王婆子似乎也是意识到了不妥,停住了话头,但明眼人都已经听出她话里的意思了。

无非就是说洛歌应当已经一睡不醒了。

顾锦琛黑了脸色,两个小家伙也白了脸。

偏生一心想拿那半两银子说亲银两的王婆子,还在那没眼力见的继续说着。

“要我说还是这两个小的养不得,他们亲娘生他们的时候就去了,亲爹前两年去帮人起房子竟倒霉的被横梁砸到,没撑多久也去了。

就连你们顾家老两口在去年也接连.....,还有你前两日带回来那个姑娘,刚进门就出了事。”

“照我说你还是把这两个小的送人了吧,这一件件事可摆在这儿呢!

你如今是年轻身子硬朗养他们个一年半载还不怕,可以后呢?”

“人家钱家姑娘可是说了,只要你把这两个小的送走,她便愿意跟你好好过,还自己带五两嫁妆钱进门呢!”

“这等好的条件,你往十里八乡找都找不到多一个的。”

王婆子说的这钱家姑娘自然也并非真像她说的那么好,钱家姑娘如今已二十有八,是个老姑娘了。

身壮如牛大概二百多斤的样子是个能吃的,人长得黑塌鼻眯眼相貌也不好,因为这些原因一直都未嫁出去。

如今拖到现在实在拖不得了,家里哥嫂也有了意见。

但她父母又舍不得她匆匆嫁人,嫁得随便委屈了她,这才有贴嫁妆进门一说。

但她自小被父母宠过来的,眼光自然也高些,平常的人家她看不上。

这不顾锦琛长得不错人又高大,还是当过兵回来的,自然就入了她的眼。

照平常说顾锦琛这条件也不是能容她挑的,但这不是碍于他带了俩个不祥克亲的拖油瓶嘛?

带了这两个小的,顾锦琛也一直不好说亲,这与她便半斤八两了。

所以,这才打了主意让与顾锦琛同村的王婆子来帮忙说亲。

为了事成,还许了王婆子半两银子。

半两啊,已经是农家人大半年的嚼用了,没有人会不心动的!

所以王婆子便来了,为了能把亲说成可劲把人往美化了说,就忽悠顾锦琛没见过人家。

至于洛歌,那日顾锦琛带着她进村的时候便有跟人介绍过,王婆子自然也是知道的。

但那姑娘看着便瘦小不好生养,还病殃殃的进门就倒,估计难以生还的,王婆子自然就没当回事了。

可王婆子却忘了,美化得太过,有时候也是适得其反的!

若那姑娘真这般好,还需要倒贴嫁妆?

他顾锦琛自认自己并不是个香饽饽,回来这一年也不是没有人给他说过亲,但从没遇到过这种倒贴嫁妆的。

让他把这两个崽子送人的倒是真不少。

五两银子确实是不少了,有能出这银子的家底招个上门女婿怕是都不难。

但顾锦琛对这个却是完全不心动的,让把两个孩子送走他更接受不了。

所以此事,完全不必他多犹豫的。

“我妻子能否会醒是我自己的事,我既已经把她带进门,那她便已是我顾家人。

大宝二宝,是我亲大哥的血脉,我作为他们唯一的亲人必是不会放弃他们的。”

“家中还有病人需要照顾,不多送了。”说着,顾锦琛便打开了院门冷冷看着王婆子。

不说别的,单她在孩子的面前那般说话,便已经很是讨人不喜了。

没必要再给她好脸色。

王婆子压根没料想到他会这样子,在他们眼里那两个克死亲人的小东西,可不就是个祸害吗?

她这么说也是在提醒他啊!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不识好歹。

“顾家二郎,你可想清楚了,别后悔.....”

话还没说完便被对方骇人的眼神打断,缩着脖子咽了口口水,连忙跑出院子。

直到跑出了好远才松了口气,后怕的拍了拍胸口。

“这顾家二郎,参军当过兵回来的可真吓人,那眼神就像要杀人一样!吓死老婆子了。”边往自己家里跑,还边后怕的嘟囔着。

看到王婆子的身影彻底消失,顾锦琛这才转身把院门关上。

看到两个小东西害怕不安的样子,便蹲下身来摸了摸他们脑袋。

“别怕,小叔会带着你们的,那些事情不关你们的事。”

以他的性格能干巴巴说出这么两句安慰人,已经很好了。

“嗯。”两个小家伙虽然心中仍有不安,但还是懂事的乖乖点头轻轻应了一声。

见他们如此顾锦琛也看得出来他们心中还是不安的,但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再次摸了摸两个小脑袋。

他应征去参军前,大嫂便有了身孕。

女子生子本便是一脚跨进鬼门关,更何况是双生子。

自古以来生子不幸的事有数千万例,又怎能怪在新生的无知孩子身上。

而大哥的事情他也已经查清楚,确确实实是个意外。

而他的父母也是因为大儿子,大儿媳相继离世白发人送黑发人,接连受到打击伤了身体根本。

这才导致病体缠身,最终病逝....

他清楚这些与这两个无知幼童无关,自不会听信那些外人的蜚语。

更何况二老最后的遗愿之一便是希望他照顾好他们,他又怎会辜负他们二老的遗愿。

思及如此,顾锦琛轻叹了口气再次摸了摸两个小家伙。

“走吧,先用饭。”

“嗯。”

“好。”

用好饭,安排好两个小家伙后,他便盛了碗稀粥进到屋里。

见人突然进来,洛歌下意识往后退了些,看清楚来人是他后又放松了下来。

她的反应顾锦琛看在眼里,不动声色把粥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醒了,先用东西,填填肚子再用药。”

“自己用可行?”想了想,他又补了一句,说着便很自然的靠了过来似乎是想扶她起来。

很明显她昏迷这两日,都是他在喂她用食的。

那她恍惚间的记忆里,被男人拥在怀里的记忆画面应该也是真实的了。

“我自己可以的,谢谢。”

不知为何意识到这点她小脸有些发烫,不等他伸手过来便自己撑起身乖乖凑到桌旁,接过碗小口喝起来。

虽然她现在已经22岁了,但却长了一张幼态脸,看着就像十七八岁一样。

没了在荒民堆里故意弄出来的遮掩,她的灵动娇俏尽落在人眼中。

个子还小小只的,如今这小口吃东西的样子,可真像个奶猫一样。

因为此时低着头用粥的缘故露出了一节细白的脖子,细嫩的好似轻轻用力就能捏坏。

顾锦琛看着看着下意识抿了抿唇角,移开目光。

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只剩她细微的吞咽声。

“你叫什么名字?”沉默半晌,男人再次开了口。

闻言洛歌也突然反应过来,他们还没问过相互的名字。

“洛歌。”想着她便把用好的粥碗小心放在桌上,轻声应道。

“你呢?”眸子对上他的脸,脑袋微微向前。

看他对自己的态度,与对那两个小家伙的态度,洛歌知道他也并不是那种不好相处的人,相反还异常护短,所以便也大胆了一点。

“顾锦琛。”

“顾,锦,琛。”她一字一句轻声复述了一下他的名字,点点脑袋表示她记住了。

“嗯,日后你我便是夫妻了,称呼不必如此生疏。”

不知道为何听见自己的名字从她口中轻喃出来,他心里有些痒痒的感觉。这句话脱口而出便说出来了,好似是在提醒她。

洛歌闻言愣了一下,但很快便反应过来点了点脑袋。

“那我该怎么叫?”

他说的这一点她很清楚,她也不是矫情的人,跟他回来那天她便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了,成年人自然会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更何况识时务者为俊杰。

但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合适,叫相公...好像如今没正式拜堂叫着也有点别扭。

所以干脆把话题让给他,听他意思来就成。

“叫锦琛或是相公都可。”男人很坦然的说着,面色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

说着他忽然停顿了一下,转头看向她。

“大夫说你这身体是饥饿太久所致,多加休养便无大碍。”

“我打算先去官府落下婚契,待择日你休养好身体再拜堂成亲,你觉得如何?”

这个时代的婚契就等于是现代的结婚证了,有了婚契她便也能落户在他顾家名下,就不是黑户了。

“我没意见,听你的就好。”

她如今最担忧的就是自己这小黑户的问题,所以听他这么说她自然也是毫无意见的答应啦。

照她这种等同是被买回来的媳妇,换在别人家里只怕是人醒就得被逼着成亲洞房了,他这还愿意等到她养好身体再来,已经很好了。

在她应声后,对方便伸出了手向她讨要户籍。

这玩意她自然是没有的,所以她便撒了个小谎称她的户籍在逃荒路上弄丢了。

然后又给他随便报了一个她逃荒时路过的地方名称给他,说是自己原户籍地。

这两年西北大旱久久未下滴雨,为了活命南下逃荒之人多不胜数,一路上混乱不堪,会在路上弄丢东西也不算很奇怪。

所以见此顾锦琛倒也没有说什么,拿起她用过的碗便出去了。

见他没有多问洛歌也是悄悄松了一口气。

......逃荒一路的危险多不胜数,她从穿越过来那天起就没有放松过,一直提着神,神经绷得紧紧的。

如今历时一个多月终于脱险放松下来,身体的各种不适反应自然也就立马显现出来了。

用完药后感觉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便躺下歇了一会。

在迷迷糊糊半梦半醒间她好像听到了那两个小不点说话的声音。

“哥哥,婶婶她怎么还不醒啊。”二宝与大宝齐齐趴在床边上,眼睛巴巴的看着洛歌带着浓浓的担忧。

听到二宝说话,大宝连忙伸手捂住了他嘴巴,压低了声音小小声道。

“嘘,小叔说了婶婶身体还没好,要多休息,我们小声一些不要吵到婶婶。”

闻言二宝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小心靠近自己哥哥,小小声的。

“哥哥,婶婶真的会醒吗?我好害怕。”洛歌中午醒过的事他们并不知晓,此刻他们心中是很害怕的。

怕婶婶也会跟他们爹爹,还有爷爷奶奶一样,睡着睡着就不起来了。

怕真的是他们伤害到了他们小婶婶。

话刚问出口,二宝便下意识的退离了许多,不敢太靠近洛歌。

说到底村里的那些说他们克亲的流言蜚语,还是影响到了他们。

明明才不到五岁的两个小家伙,却是因为流言蜚语懂事得不像话。

听着自家弟弟这话大宝抿了抿小嘴,握紧小拳头点点头。

“会的,婶婶一定会醒的。”说着他伸手拉过自己弟弟便朝外走去。

“我们离婶婶远一些,就不会伤害到婶婶了,婶婶一定能很快好起来的。”

“嗯,好,我们离远一点。”脚步在远离,口中也在说着,但那两双眼里却是布满了依依不舍。

他们自小便没了母亲,见多了别人家的小孩被娘亲疼的样子,自然是最渴望母爱的。

在顾锦琛打算说亲娶妻前便与他们说过,未来的婶婶会像他们娘亲一样照顾他们,对他们好。

所以,他们一直都很期待顾锦琛早点把小婶婶娶回来。

他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自己也可以照顾自己,并不需要辛苦小婶婶,他们只是想要一个‘娘亲’。

可事到如今他们最期待的小婶婶来了,他们却不敢靠近了。

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让人心里泛酸。

在他们说话间,洛歌便已经醒了。

那王婆子说的话她听到了,自是知道这两个小家伙的情况,而她自己也是个孤儿自然也能明白身为孤儿的感受。

在两个小家伙惊讶的目光下,她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朝两个小家伙招了招手。

“大宝二宝,过来。”顾锦琛与这两个小家伙说话时,有喊过他们名字,老房子不隔音她也听了一耳。

听到她的声音两个惊喜到愣住的小家伙这才回过神来,听话的靠近了两步,但还是与她保持了一些距离,眼里满是惊喜。

“婶婶,你醒啦。”

“婶婶,你还难受吗?”

两个小家伙眼巴巴的看着她,齐声问着。

“你们别担心,我已经不难受了。”洛歌摇摇头笑道。

听到她这话两个小家伙神色明显缓和了些,见她说话声音哑哑的,大宝立马便跑了出去。

噔噔的给洛歌倒了碗水进来:“婶婶喝水。”

洛歌如今确实很需要补充水分,便也没客气。

接过碗用水后,顺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你是大宝吧?谢谢你。”

小家伙被摸脑袋那刻明显愣了一下,很快小脸便红了有些害羞。

“嗯,婶婶我是大宝,这是我弟弟二宝。”说着便把一旁的二宝拉过来了些,他知道弟弟也一定想被摸脑袋。

一旁的二宝见到自己哥哥可以被婶婶摸脑袋,眼里是满满的羡慕。

但还是很乖地待在一旁没说话,见大宝提起他才甜甜的朝洛歌喊了声:“婶婶”。

洛歌自然没错过小家伙眼中的神色,看到一旁正替自己弟弟期待的大宝,好笑的伸出手也摸了摸二宝的小脑袋。

没想到,这两个小家伙小小年纪便已经学会相互谦让了。

“二宝好乖。”笑说了一句,便见两个小家伙在甜笑的同时都悄悄趁她不注意往后退了一些距离。

知道他们如今还在害怕那些流言蜚语,不敢与她靠近,洛歌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打心底的担忧,光靠说是说服不了他们的,还是靠以后与他们慢慢相处来证明吧。

总归她是不信什么克不克亲的,若真克亲,那她这个孤儿也定没好到哪儿去。

更何况这两个小家伙还这么乖,这么招人疼。

“你们小叔呢?他不在家吗?”假装没注意到他们的小动作一样,无意的问了一句。

听到她问自家小叔,两个小家伙的目光明显亮了一下。

“小叔他说他要去找村长,然后去镇上官官落...落.....”二宝说着说着卡壳了,一时间竟是忘记自己小叔说过的话了。

“去官府落婚契,还要买些成亲的东西,还要买些吃的给婶婶你补身子。”

大宝及时接了话,一五一十的把顾锦琛走前交代他跟小婶婶说的都给洛歌讲了一遍。

最后面那句是他自己加的,为了帮自己小叔给漂亮小婶婶留个好印象。

小叔他确实说了要给小婶婶买些好吃的补身体,但他没让他跟小婶婶说。

小叔说过落了婚契成了亲,小婶婶便是真正的顾家人了,他们自然很期待早点跟小婶婶成为真正的一家人呀。

还有他们听村里的叔叔婶婶说过,夫妻感情好家庭才和睦长久,所以他便想帮小叔刷刷好感。

洛歌自然不知道这小家伙的小心思,听他这么说也只是点了点脑袋,心中有些惊讶。

她没想到中午才听他说打算,他竟这么快便去落婚契了。

不过也好,早些有户籍她也早安心。

说曹操曹操到,不知道这是不是背后提人的通病。

他们刚提及顾锦琛,对方便回来了。

“小叔。”

“小叔。”

两个小家伙一看到他出现便立马扑了过去,充斥着满满的依赖。

顾锦琛虽然在外人面前很冷漠,但在家人面前一向是很温和的,所以两个小家伙并不会跟别人一样害怕他。

再外顾锦琛回来照顾他们已经一年多了,熟悉了这么久,亲近有余。

“嗯,出去玩吧。”拨开两个小家伙,顾锦琛把自己从镇上买回来的糖葫芦递给他们。

“好。”

大宝很懂事,知道小叔肯定是有话想要单独跟小婶婶说,拉过自己弟弟便出去了。

他们要多给小叔跟小婶婶留些独处空间,这样感情才会更好,隔壁铁蛋说的。

铁蛋的爹娘就很喜欢独处,感情老好了,还说要给铁蛋再生个小弟弟呢。

“婚契落好了,以后你的户籍落在我名下,你看看。”

见两个小家伙出去后,顾锦琛才从怀里取出一张带着官印的纸张递给洛歌看。

这段时间从西北逃荒过来的人不少,很多逃荒过来的姑娘为了饱腹活命都选择了就地嫁人。

所以这段时间落婚契的人也不少。

除了排队花了点时间,其他倒没啥麻烦的。

“这.....”洛歌闻言接过纸张,仔细看了看下一瞬却是愣住了。

她没想到这个时代的文字竟然也是简体字,回想自己先前听到人家提起这个国家的名字,好像也是从未在历史上出现过的。

所以这个时空,并不是她先前所存在的蓝星?而是其他的平行时空?

估计是了...

也罢,是就是吧。

反正试了n次也穿不回去,就这样吧。

“怎么了?是看不懂吗?要不我念给你听吧?”

她此刻的心理顾锦琛并不知晓,见她愣住还以为她是看不懂。

因为这个时候的女子,大多数都是不识字的,她看不懂也很正常。

他并没有多想什么,只是觉得她虽然是自愿将自己‘卖’与他的,但到底本身也是个好端端的良籍女子。

此等婚姻大事,自是有必要与她沟通清楚的。

他刚刚只想到了这点,倒是忘了考虑她会不会看了。

洛歌闻言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把婚契递还给他。

“不用,我看过了,没什么不妥的,婚契你收着吧。”

她清楚自己的位置,这东西自然是要让他来收的。

这个其实这婚契上面也没写啥,无非就是一些喜结连理的恭贺话语。

再就是他们两人的名字,外加官府认证的印章便无其他了。

虽然简单,却是落定了她的一生。

身为母胎单身,一朝穿越成了已婚妇女,自然还是有一点点感慨的。

听她这么说顾锦琛明显愣了一下,有些意外。

“也好。”默默把婚契接过,看了看她那娇嫩的小脸。

带她回来那日她昏迷了,当时她身上有些脏污他便帮着清理了一下(就手和脸,别多想)。

当时他就发现她的皮肤很是细白娇嫩,即使经历了一路风霜看着也还是比许多姑娘的要好的多。

在城外见到她时,在那难民堆里他便对比过。

当时他便觉得,她并不像是普通农家女子。

如今得知她识字,就更意外了。

估计在此之前她家中的家境应当是挺不错的,若非如此应当也不会娇养姑娘,还让识字。

如此想来,倒是让他占便宜了。

不说别的单说那出色的容貌,他便已经是占了大便宜。

他从小到大,确实还未见过这般娇俏的女子,她的美感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再怎么遮掩也难以遮住那种。

若非如此,盯她的人也不会那般锲而不舍。

思及如此他轻抿了抿唇,捏了捏手中的婚契。

...如今这娇俏的小姑娘已是他的妻。

“怎么了?”见他一直盯着自己,洛歌有些不自在,小脸微红。

忍不住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她知道他帮她简单清理过,但实际她还是好久都没有好好洗漱了。

怕不是哪里有点邋遢?被他看到了?

想着她便有些尴尬,顿时感觉浑身不自在的,好想立马洗澡,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

“无事,我在镇上给你买了些衣服你先看看吧,我去烧点水等下你可以洗一下。”听她的话顾锦琛回过神道。

洛歌听到这话小脸瞬间一窘,更尴尬了。

而顾锦琛对此毫无察觉,把一个包袱放到床上便转身出去了烧水了。

其实这两日她昏迷顾锦琛都有帮她擦脸擦手什么的,此刻她除了头发有点乱外其他并没有啥不妥的。

但奈何她自己看不到自己的情况,而他又说了这么一番附和她猜想的话,自然就会尴尬了。

更何况他还是她的夫君。

这个时候的孝期都是一年的,如今他孝期已过,已可以正常娶妻了。

他买的东西挺多的,成亲穿的红衣裳,红烛什么的都买齐了。

此外还给她买了一身换洗衣服,还有一块布,还有一包糕点,一包方糖。

她跟他回来的时候就只带了一个小包袱里面是她现代的衣服。

他很知礼数并没翻动过她的东西,那包袱扣还是她先前打的那个。

只是他会买这么多东西给她,还是让她感觉到很意外。

这段时间她多少了解过这个时代的情况,平常普通农家婚嫁基本是给了一两多二两银子彩礼钱就完事了,其他的再没多的了。

这还是以往没有灾乱时候的正常情况。

他们逃荒这一路更加,一小袋米粮就能换一个媳妇。

如今他给她置办的这些东西,已经等同正常婚嫁的彩礼了。

要知道她只是他买来的媳妇,等同一袋小米就能换那种,可不同平常的。

他压根可以没必要这么对她的,就像她自己说的管她口饭给个住的地方就成。

可他还是尽了自己的心意。

单凭这一点,便已让她感觉心暖不已,心中暗下决心定要尽自己全力好好对待他们叔侄几个。

别的不说,单说身为美食博主她厨艺可还是上得了台面的,至少把他们养得白白胖胖的不是问题。

她刚离校便接触到了摆摊生意,收获挺大的,那小院和她包下的农场便都是她摆摊做生意一点点挣来的。

如果他能同意的话,她出门挣钱养家也没得问题。

思及至此,她刚刚那股尴尬劲已经缓了下来,脸上志气满满。

顾锦琛抬着水进来时便是看到了这一幕。

“水烧好了,我给你取了我先前给大宝二宝打的浴桶,刚打好不久还没让他们用过的。

只是有些小了你先将就用几天,日后我再给你重新打。”

顾家曾是木匠出身,顾锦琛小时候有跟他爷爷学过几年,打个浴桶完全没问题。

“好,没事我不挑的。”

虽然他嘴上说小了,但实际他给两个小家伙打的时候便是估算过他们年龄增长问题,是往大了来打的。

估计是估算过小家伙俩的身高问题,桶身宽大,却并不高,与其说是浴桶,倒不如说是浴盆。

洛歌看着这盆大得跟她如今的身量都差不多,完全合适她用了。

“嗯。”听她这话顾锦琛点点头,转身又提了桶热水进来。

“若是觉得凉了就自己加水,有事喊我,我就在外面。”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看着洛歌。

“你自己可以吧?”犹豫再三,还是低着声音有些不好意思的问了一句。

她昏了几天,今日才醒,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恢复力气。

明白他这话的意思,洛歌小脸也是有点烫,乖乖点头。

“可以的。”

刚醒的时候是觉得浑身没劲,如今吃了东西睡了一会儿已经感觉恢复不少了,本身也只是饿透了罢,又不是什么大病。

洗个澡,自然是没问题的。

见她确认没问题,顾锦琛便没有多说什么了,转身出了门还贴心的把门关了个严实。

在他关上门那刻,洛歌便迫不及待的窝进了浴盆里。

搓搓搓,把自己给洗刷干净。

熬了这么久,真是感觉哪哪哪儿都邋遢,得好好洗洗。

中途还找顾锦琛帮忙添了一盆水,从头到尾好好冲洗了一遍,终于是感觉舒坦多了。

这个时代的农家小院是没有单独的冲凉房的,妇道人家洗漱都是把水打进屋里,然后再提出去倒掉。

顾锦琛进来倒水时,她正在用他准备的帕子擦头发,微湿的头发披在肩上,靠近她时还有一股若有似无的清香。

不知道为何看着看着,那种心里酥酥麻麻痒痒的奇怪感觉突然又犯了。

没有多做停留,提着水便出去了。

洛歌也跟了出去,此时太阳还未落下,晒晒太阳头发干得快。

而且她已经吃了几日白饭,让他照顾了几日,也该做些她该做的事情啦。

帮忙看个火,煮个饭,扫个地是没有问题的,都是轻活。

但没想到这男人是个利索的,古代人晚上休息的早,趁她洗澡的这会儿功夫他已经把能干的活都已经干完了。

见她跟出来顾锦琛也顿了一下,但见她步伐稳当,并无大碍便也就没说什么。

“过来吃饭吧。”对她说完又转头看向院子外头,朝外头正跟一个小朋友玩耍的两个小家伙喊了一声。

“大宝,二宝,回来吃饭。”

“好。”两个小家伙应了一声,立马朝家里跑,边跑还边一手小心护着自己的小衣兜。

洛歌正奇怪呢,就见两个小家伙噔噔噔跑到她跟前,各自小心翼翼的从兜里摸出了两个小鸟蛋。

大宝:“婶婶给。”

二宝:“烤着吃,可香呢。”

他们好不容易找到的,要留给婶婶补身子。

“去哪儿摸的?”洛歌还没说话,那边的顾锦琛瞧见便问了一句。

大宝拍拍衣兜,手指向院外边。

“就在那边的草里面,我们没有跑上山,我们是和铁蛋一起找到的,大家一起分的。”

“嗯,我们很乖的。”二宝也紧跟着自己哥哥点头。

闻言顾锦琛才没有说什么,洛歌默默把接到手的几个鸟蛋放进还未完全消火的灶台里。

而后,才把两个小家伙带到水缸边洗手。

“以后吃饭前要先洗手,不然脏着手吃东西会肚子疼的。”给两个小家伙都洗干净后,还不忘叮嘱道。

孤儿院里的小孩很多,大人照顾不过来的时候都是大些的孩子照顾小的。

她也没少带比自己小的弟弟妹妹,如今接触起这两个小家伙,倒是自然得不行。

顾锦琛看着她与小孩这般亲近相处,心中安心了许多,欣慰自己果然没挑错人。

而两个小家伙则是点头如捣蒜,乖巧得不行,笑得甜甜的,眼里满满的光。

只是在她洗好那刻,依然会下意识选择悄悄收回手,不敢太过亲近她。

洛歌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没有多说什么只带着他们去堂屋用饭。

四四方方的小方桌,一家子正正好坐满。

“我们一人一个,我吃不完。”

鸟蛋不大熟得很快,就这么会儿功夫便已经熟了。

洛歌没有独贪,而是一人分了一个。

两个小家伙闻言小眉头顿时皱起来了,鸟蛋小小的他们感觉自己都能吃好多个呢,婶婶怎么会吃不完呢。

顾锦琛倒是没说什么,默默把盛好的鸡汤放在洛歌跟前。

“听你们小婶婶的,昨日得空上山打的野鸡,把这个用完补身子。”

前面那句是对小家伙们说的,后面两句是对洛歌说的。

说完又给两个小家伙,还有他自己也盛了些。

不知道是不是她错觉,在他把汤放到两个小家伙跟前的时候,他们脸上好像满满的都是拒绝。

见此她不由一愣,难道这个家庭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殷实?连鸡汤这两个小家伙都不喜欢了?

“都吃啊,愣着做什么?”已经用上饭的顾锦琛见大家都不动筷,疑惑的问了一句。

闻言洛歌便也乖乖开始动筷了。

“小婶婶。”那两个小家伙看到她的动作小脸都快皱成一团了,满满的担忧。

“噗。”下一瞬洛歌果然如他们预料一般,把刚喝进去的汤吐了出来。

说不清楚她此刻嘴巴里是什么味道,咸苦咸苦的,还有一股浓浓的焦味,总归很怪,还有点上头。

看到她与他们如出一辙皱成一团的小脸,两个小家伙默默把稀粥推过去了些。

“小婶婶,喝粥,粥好喝。”带着点糊锅底味的粥其实也并没有很好喝,但总归是能喝,是要比鸡汤好上很多倍就是了。

强装面不改色喝汤的顾锦琛:“.......”

你们一个两个干脆直说难吃就好了,大可不必如此。

我自己心里清楚得很。

要不然我也不会如此焦急去给你们找个小婶婶回来.....

顾锦琛此刻的心理,没人知晓。

但尝过这饭菜的味道,洛歌已经明白他为啥这么着急想找个媳妇顾家了。

也终于明白家中条件并不是很差,但那两个小家伙为啥还会那么清瘦了。

更明白小家伙他们刚刚,为啥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了。

而她的这反应就像是捅了娄子,顾锦琛自己也装不下去了,默默把汤放到了一边。

秉承着不浪费的观点,他们一家子默默过着温水把能吃的鸡肉给挑来吃了,其他的是真的碰也没碰过。

.....用完饭,一家子在院里坐了一会儿,等水烧开顾锦琛便让两个小家伙洗澡去了。

给小孩洗澡她并不陌生,等顾锦琛把水打好放在院里,洛歌便准备动手给两个小家伙洗洗。

却没想他们一见她走过去,竟然是齐齐捂住了自己的 小 裤 裆。

“???怎么了?”

“小婶婶我们是男孩子。”难得的一次,是二宝率先开口。

“嗯,我知道。”但都是小屁孩呀,才四五岁一小点。

大宝张了张口似乎欲言又止,最终两兄弟都把目光落在了他们小叔身上。

顾锦琛:“......让他们自己洗吧,他们已经习惯了,你还在休养先回去休息。”

“......好吧。”看看两个小家伙拒绝的样子,再看看顾锦琛,洛歌只好点头了。

是她忘了,古代小孩一向早熟,顾及男女大防。

既然小家伙们自己可以,那她自然也就不必担心了。

等小家伙们洗好后,天已经黑下来了,顾锦琛也找了自己的衣服去河里洗漱了一下。

村里有一处流动河滩的水很干净,平日里村里的男人都是去那里洗漱的,顾锦琛也是。

...可没想到等他和先前这几日一样,洗漱好便进了两个小家伙房间休息时,却是遭到了他们的灵魂拷问。

二宝:“小叔,你怎么来我们房间呀?”

大宝:“小叔,你不去 陪 小婶婶吗?”

顾锦琛:“........”小孩子家家的,咋那么多问题。

“你们小婶婶身体还没好,我过去会打扰到她。”和前两天一样,找了老理由。

“没事,不怕的,我已经试过了小叔你晚上不打呼呼,也不乱翻身,不会吵到小婶婶的。”

大宝一板一眼的说着,很明显顾锦琛找的这理由已经说服不了他了。

许是曾经有训 练过的缘故,顾锦琛睡觉是真老实,睡前的姿势他能一直保持到睡醒天亮,大宝的话真不假。

“而且小叔你不是说,你跟小婶婶现在已经是真正的夫妻了吗?

我问过铁蛋了,他爹娘也是夫妻,他说夫妻都是要 睡 在一起的。"

“铁蛋说他爹爹还跟他说过,他爹爹要是不陪他娘亲一起休息的话,他娘亲自己一个人会害怕的。”

这是在铁蛋爹在被媳妇赶出门和铁蛋一起睡的时候说的。

顾锦琛:“.......”哑口无言。

隔壁那小不点是不是知道的有点太多了?

自家这两个小家伙,一天天怎么净去问人家这种奇奇怪怪的问题?

“小叔,你快回去吧!我和哥哥是两个人,我们不会害怕的,不用你陪。

小婶婶一个人,一定会害怕的。”

二宝听着自己哥哥的话,也很担忧的补了两句。

顾锦琛:“……”话已至此,他是去还是去....

好像没得选了,这两个小家伙好像把路跟借口都堵死了...

“你们下次莫要再去问人家这种问题了。”

最终顾锦琛抱着自己的枕头,默默回到了自己原先的房间门口,也就是洛歌所在的房间。

走之前还不忘对两个小家伙叮嘱了一句,小家伙们一天天的净注意这些问题可不行。

..而洛歌这会儿也在想着这事儿,她这两日昏迷恍恍惚惚的,还真不记得他先前是不是与她一起 歇 的。

但如今婚契已经落好了,在她认知的婚契就等同结 婚 证的认知里。

他们如今就已经是正经八百的夫妻了,好像 歇 一起才是正常的?

emm...也罢,都是成年人,害。

一起就一起吧,反正在自己跟他说‘能当媳妇’那会就已经开始建设心理了。

就是......还是难免有一些紧张,毕竟她到底还是个初吻都没送出去的母胎单身。

但他长得比她以前见过的很多网 红 明 星都好看,是长在她审美上的那种阳刚帅气,很合她口味。

高高大大的很有安全感,身材看着...似乎也很有料,她好像也不亏?

想到此,她习惯性的捏捏自己手指头。

就是平时他老喜欢木着脸,那股莫名的气势还是有点吓人的。

“叩叩”就在她思绪间,房门忽然被人敲响。

“谁?”不禁收起思绪,朝外探出脑袋。

“是我,开一下门。”听着里面娇软的声音,顾锦琛抿了抿唇沉着嗓应声。

来了!真的来了。

听到他的声音心中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带着点小忐忑下床给他开了门。

“吱呀。”随着开门声响起,两人借助月光对上了视线。

“咳咳。”然后同时尴尬的撇开。

“不早了,休息吧。”

顾锦琛故作淡定抱着枕头走了进来,把枕头放在床外边,又转头故作淡定的跟她说了一句。

他也是大小伙头次接触小姑娘,头次娶妻,心理情况跟她简直半斤八两。

昏 迷的情况下,他 抱 着她给她喂药喂粥倒感觉没啥,如今小姑娘清醒着却感觉怪不自在的。

洛歌捏捏手指头,默默爬到了里边。

他也 歇 了下来,僵着身子躺在床边。

洛歌蒙着被子悄悄看了他一眼,小心脏紧张得砰砰跳。

“咳咳,我找人看了日子,下月初七适合成亲。”似乎是察觉到她的紧张,他清了清嗓说了一句。

“我打算那日再行拜堂礼,你觉得如何?”

听这话是会等她到拜堂那日的意思?

下月初七?今儿已经是六月三十了,七月初七那不正好是七夕节吗?

距离如今还有一段日子,给了她休养空间,也给了两人适应时间,挺好。

“听你的便好。”想着她便也应声了。

顾锦琛顿了一下,这日子离如今也没几日了,他还以为她会觉得时间赶。所以便问了一下她的意思,时间往后移移也非不可。

没想到这小姑娘竟是个直爽的,...如此也好。

“嗯,睡吧。”

此话落后,两人便没再开口说过话了。

许是因为身体的缘故,在听到他的话紧张情绪得以平缓下来后,她很快便睡着了。

见她睡得安稳顾锦琛也放松下来,闭上眼睛。

可没想他睡觉是老实,这小姑娘却是个好动的。

许是深夜比较凉的缘故,她寻着暖源便窝过来了。

脑袋枕在他胸口上,一腿搭着他的腰,活脱脱的抱抱枕姿势,还舒 服的蹭 了 蹭脑袋。

这可把年轻气盛的大小伙撩 拨得不轻,年轻人气火本就旺,更何况如今怀 里的还是自己的小娇妻。

大掌轻推了推,小娇妻丝毫未动,反而还抱得更紧了。

而他刚刚说了那一番话,此时自然也不会趁人之危。

最终顾锦琛只能长长的叹了口气,随她去了。

默默揽着娇妻,忍着一身燥 火睡去。

这一夜,是洛歌穿越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夜。

她梦到她自己的农家小窝了,还梦到了她床上的大白熊抱枕。

许是因为出身原因,她并不喜欢那种孤独的感觉,特别是在深夜的时候,每次抱着大白熊睡都感觉很踏实。

找到了久违的踏实感,自然也就睡得香了。

...顾锦琛每日都会起得很早,起来练武,洛歌醒的时候他已经没在房里了,所以她并不晓得她自己昨晚干了啥。

只是在看到顾锦琛的时候,总觉得他有点怪怪的。

但她也没太往心里去,很自然的问了声:“早。”

“嗯。”

一看到洛歌他脑海中便会浮现昨晚夜里她往自己怀里钻的画面,香香软软的一团...

越想越感觉不自在,连忙打断自己的回忆。

“我做早饭吧,你们想吃什么?”洛歌没注意他的情况,边往厨房走边问着。

“都可以,大宝不挑。”

“二宝也不挑。”

两个小家伙在旁边洗漱,听她的话连忙应声。

鉴于顾锦琛的厨艺...他们还是更相信小婶婶一些。

听两个小家伙这么说,洛歌把目光转到顾锦琛身上。

“我也都可以。”察觉她的视线,顾锦琛微微偏开头。

“好吧。”既然都行,那她也就自由发挥吧。

进厨房打开橱柜一看,发现顾家家底好像确实是挺不错的,油盐米面齐全,还是足够一家子用上一两个月的份量。

看看橱柜,又转头看看破败不堪的院子,院边的空房房顶上还带着好几个窟窿,院里他晾的衣服也是带着补丁的。

就连挂在墙上的背篓,簸箕,都是带着两个小窟窿的。

外面的一切都在表达着一个‘穷’字。

emm...财不外露,挺好的。

用碗勺了些面,就着厨房里昨天剩下的野菜简单贴了几个饼子。

对于她来说这只是简单的饼子,但对于那吃了一年多一言难尽饭菜的一大两小来说,简直就是人间难得美味了。

两个小家伙眼睛亮亮的,吃起来不知道比昨天积极了多少倍。

“小婶婶,这个野菜饼好好吃啊。”

“二宝感觉自己可以吃好多好多个。”

小家伙们狼吞虎咽的同时,还不忘甜甜的来上两句真心话。

“很好吃。”就连顾锦琛也是完全被惊喜到了,默默闷头吃饼的同时也跟着夸奖了一句。

心中再次感叹自己捡了个大便宜回来。

“喜欢便多吃些,不够我再做。”

听着他们的话洛歌眼睛笑得弯弯的,没有一个厨子会不喜欢别人夸奖自己的厨艺。

她自然也不例外。

这顿早饭,一家子都用得很开心,两个小家伙脸上是满满的满足。

如果没有坏心情的人来捣乱的话,他们此时的好心情应该还能维持很久。

“呀?用早饭呢?吃的什么呀?怪香人的?”

白天有人在家他们都是开着院门的,王婆子刚踏进院子一股香味便扑面而来,闻着让人馋的厉害。

听到这声音院子里的一大两小都是一顿,顾锦琛锁紧眉头。

两个小家伙下意识的缩到顾锦琛身后,明显带着些许惧意。

洛歌刚拿空碗回厨房,还没注意到外面的情况。

“王婶子此次前来,又有何事?”

顾锦琛冷冷的嗓音让王婆子脚步一顿,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

但很快又恢复正常,脸上笑得跟花一样。

“婶子还能为啥来啊,这还不是为了你嘛!?”

她还能为了啥,还不是为了那钱家姑娘的事。

那钱家姑娘可是真看上这顾二郎了,昨天她来没把亲说成,回去照实跟钱家人说了。

那钱家姑娘可是哭闹了许久。

那钱家家底可丰厚着呢,有几十亩田地,说是个小地主也不为过。

当然若没这家底,也养不出钱家姑娘那个头来。

那钱家夫妇是疼闺女的,这不姑娘一闹他们便心软了,还给王婆子加多了不少钱,让她再来帮帮忙。

所以....她就来了。

她就想啊,昨天顾锦琛不同意估计是因为那刚带回来的姑娘,还有这两个小的的缘故。

如今隔了这么久一直都没听到那姑娘的消息,估计是真不行了。

而且钱家那边也退了一步,同意养这两个小的了。

如此一来她感觉能说成的几率挺大的,所以就过来尝试了。

人家给的钱不少呢,总得试试再说嘛。

想着她脸上的笑容便放大了许多:“婶跟你说个好事,那钱家姑娘松口了,这两个小的不送走也成......”

话还没说完,余光瞥见什么她话瞬间卡住了。

“相公,这位是?”

洛歌顶着她惊讶的目光走了过来,一路走到顾锦琛旁边,疑惑的问了一声。

相公?这....这....

那听说要没了的姑娘,没事啊!?

听到洛歌这么一句,看着洛歌,王婆子愣住了。

“这是村里的王婶子。”

顾锦琛听到这句‘相公’也微微顿了一下,顺着洛歌的话回了一句。

“这是我妻子,昨日我已去官府落婚契,择日便行拜堂礼,王婶子到时候若有空也可以来吃顿便饭。”

对洛歌说罢,又对王婆子说道。

王婆子此时已经尴尬住了,若先前听闻这姑娘快不行了,他们也没拜上堂啥的,她还可以为了那丰厚的说亲钱,厚着脸皮撮合撮合一下。

毕竟如今她儿子也到了娶亲的年纪,她很缺银子给儿子娶媳妇。

但现在人家姑娘好好的,他们还已经落了婚契要拜堂了。

她再那啥,也不好再去拆散人家了。

思及如此她战术性的往后退了几步,靠近院门一个转身便朝外跑了。

“啊,成成,到时候婶有空会过来的。

那什么婶突然想起来家里面还有事儿,就不打扰你们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难道还等着顾二郎发脾气不成,她又不是个傻的。

这笔钱注定捞不着了,何必不讨好。

而且她心虚啊,先前没见过这姑娘她不知道,如今看到了真心感觉是那钱家姑娘没法比的,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就连先前村里其他婆子给顾二郎介绍的那些姑娘,新寡妇都要比钱家姑娘好一点。

当然有钱这点除外。

钱家那家底,确实是大部分农家人都比不上的。

若不是人家瞧不上他们家,她倒想让自己儿子娶了......也不行,以后她孙子要是长不好也是个问题,她儿子可俊着呢。

“..........”

看着王婆子的背影,院里的两大两小面面相觑。

好吧,他们是真没想到这次竟然这么简单就把王婆子弄走了。

“昨日你我商量出了日子,我待会儿出去与村中族老都说一声,到时候请他们来帮忙做个见证。”

想了想,顾锦琛觉得这些婆子还会来给他说亲,应当是他没有把自己已娶媳妇的事情宣传到位的问题。

还是有必要去村里晃一圈,让大家都清楚一下,省得下次还有这种情况。

顾家人一生仅一位发妻,一生仅认定一人。

在决定选她,把她带回来那刻他便已经考虑清楚了,自然是要认真对待。

顾家的传统洛歌并不知晓,听他这么说她便点了点脑袋。

“好。”多少能猜到点他的想法,她没啥意见。

等顾锦琛出去后,洛歌坐着也无聊,身子也感觉利索多了,所以她便跟两个小家伙一起到外边的山坡上采野菜去了。

顾家是有菜园的,但老两口离世后菜园子便没人打理了,顾锦琛种地还好,菜是真打理不好种啥都养不活,所以便干脆给空着了。

他们平日里只能找些野菜来用。

不过村里人也都很少会留地来种菜,都是挖野菜来用,家里的地全是用来种粮食的。

这时代粮食产量普遍不高,饱腹才是关键,蔬菜这种吃不饱的放在后头。

这一夜,是洛歌穿越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夜。

她梦到她自己的农家小窝了,还梦到了她床上的大白熊抱枕。

许是因为出身原因,她并不喜欢那种孤独的感觉,特别是在深夜的时候,每次抱着大白熊睡都感觉很踏实。

找到了久违的踏实感,自然也就睡得香了。

...顾锦琛每日都会起得很早,起来练武,洛歌醒的时候他已经没在房里了,所以她并不晓得她自己昨晚干了啥。

只是在看到顾锦琛的时候,总觉得他有点怪怪的。

但她也没太往心里去,很自然的问了声:“早。”

“嗯。”

一看到洛歌他脑海中便会浮现昨晚夜里她往自己怀里钻的画面,香香软软的一团...

越想越感觉不自在,连忙打断自己的回忆。

“我做早饭吧,你们想吃什么?”洛歌没注意他的情况,边往厨房走边问着。

“都可以,大宝不挑。”

“二宝也不挑。”

两个小家伙在旁边洗漱,听她的话连忙应声。

鉴于顾锦琛的厨艺...他们还是更相信小婶婶一些。

听两个小家伙这么说,洛歌把目光转到顾锦琛身上。

“我也都可以。”察觉她的视线,顾锦琛微微偏开头。

“好吧。”既然都行,那她也就自由发挥吧。

进厨房打开橱柜一看,发现顾家家底好像确实是挺不错的,油盐米面齐全,还是足够一家子用上一两个月的份量。

看看橱柜,又转头看看破败不堪的院子,院边的空房房顶上还带着好几个窟窿,院里他晾的衣服也是带着补丁的。

就连挂在墙上的背篓,簸箕,都是带着两个小窟窿的。

外面的一切都在表达着一个‘穷’字。

emm...财不外露,挺好的。

用碗勺了些面,就着厨房里昨天剩下的野菜简单贴了几个饼子。

对于她来说这只是简单的饼子,但对于那吃了一年多一言难尽饭菜的一大两小来说,简直就是人间难得美味了。

两个小家伙眼睛亮亮的,吃起来不知道比昨天积极了多少倍。

“小婶婶,这个野菜饼好好吃啊。”

“二宝感觉自己可以吃好多好多个。”

小家伙们狼吞虎咽的同时,还不忘甜甜的来上两句真心话。

“很好吃。”就连顾锦琛也是完全被惊喜到了,默默闷头吃饼的同时也跟着夸奖了一句。

心中再次感叹自己捡了个大便宜回来。

“喜欢便多吃些,不够我再做。”

听着他们的话洛歌眼睛笑得弯弯的,没有一个厨子会不喜欢别人夸奖自己的厨艺。

她自然也不例外。

这顿早饭,一家子都用得很开心,两个小家伙脸上是满满的满足。

如果没有坏心情的人来捣乱的话,他们此时的好心情应该还能维持很久。

“呀?用早饭呢?吃的什么呀?怪香人的?”

白天有人在家他们都是开着院门的,王婆子刚踏进院子一股香味便扑面而来,闻着让人馋的厉害。

听到这声音院子里的一大两小都是一顿,顾锦琛锁紧眉头。

两个小家伙下意识的缩到顾锦琛身后,明显带着些许惧意。

洛歌刚拿空碗回厨房,还没注意到外面的情况。

“王婶子此次前来,又有何事?”

顾锦琛冷冷的嗓音让王婆子脚步一顿,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

但很快又恢复正常,脸上笑得跟花一样。

“婶子还能为啥来啊,这还不是为了你嘛!?”

她还能为了啥,还不是为了那钱家姑娘的事。

那钱家姑娘可是真看上这顾二郎了,昨天她来没把亲说成,回去照实跟钱家人说了。

那钱家姑娘可是哭闹了许久。

那钱家家底可丰厚着呢,有几十亩田地,说是个小地主也不为过。

当然若没这家底,也养不出钱家姑娘那个头来。

那钱家夫妇是疼闺女的,这不姑娘一闹他们便心软了,还给王婆子加多了不少钱,让她再来帮帮忙。

所以....她就来了。

她就想啊,昨天顾锦琛不同意估计是因为那刚带回来的姑娘,还有这两个小的的缘故。

如今隔了这么久一直都没听到那姑娘的消息,估计是真不行了。

而且钱家那边也退了一步,同意养这两个小的了。

如此一来她感觉能说成的几率挺大的,所以就过来尝试了。

人家给的钱不少呢,总得试试再说嘛。

想着她脸上的笑容便放大了许多:“婶跟你说个好事,那钱家姑娘松口了,这两个小的不送走也成......”

话还没说完,余光瞥见什么她话瞬间卡住了。

“相公,这位是?”

洛歌顶着她惊讶的目光走了过来,一路走到顾锦琛旁边,疑惑的问了一声。

相公?这....这....

那听说要没了的姑娘,没事啊!?

听到洛歌这么一句,看着洛歌,王婆子愣住了。

“这是村里的王婶子。”

顾锦琛听到这句‘相公’也微微顿了一下,顺着洛歌的话回了一句。

“这是我妻子,昨日我已去官府落婚契,择日便行拜堂礼,王婶子到时候若有空也可以来吃顿便饭。”

对洛歌说罢,又对王婆子说道。

王婆子此时已经尴尬住了,若先前听闻这姑娘快不行了,他们也没拜上堂啥的,她还可以为了那丰厚的说亲钱,厚着脸皮撮合撮合一下。

毕竟如今她儿子也到了娶亲的年纪,她很缺银子给儿子娶媳妇。

但现在人家姑娘好好的,他们还已经落了婚契要拜堂了。

她再那啥,也不好再去拆散人家了。

思及如此她战术性的往后退了几步,靠近院门一个转身便朝外跑了。

“啊,成成,到时候婶有空会过来的。

那什么婶突然想起来家里面还有事儿,就不打扰你们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难道还等着顾二郎发脾气不成,她又不是个傻的。

这笔钱注定捞不着了,何必不讨好。

而且她心虚啊,先前没见过这姑娘她不知道,如今看到了真心感觉是那钱家姑娘没法比的,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就连先前村里其他婆子给顾二郎介绍的那些姑娘,新寡妇都要比钱家姑娘好一点。

当然有钱这点除外。

钱家那家底,确实是大部分农家人都比不上的。

若不是人家瞧不上他们家,她倒想让自己儿子娶了......也不行,以后她孙子要是长不好也是个问题,她儿子可俊着呢。

“..........”

看着王婆子的背影,院里的两大两小面面相觑。

好吧,他们是真没想到这次竟然这么简单就把王婆子弄走了。

“昨日你我商量出了日子,我待会儿出去与村中族老都说一声,到时候请他们来帮忙做个见证。”

想了想,顾锦琛觉得这些婆子还会来给他说亲,应当是他没有把自己已娶媳妇的事情宣传到位的问题。

还是有必要去村里晃一圈,让大家都清楚一下,省得下次还有这种情况。

顾家人一生仅一位发妻,一生仅认定一人。

在决定选她,把她带回来那刻他便已经考虑清楚了,自然是要认真对待。

顾家的传统洛歌并不知晓,听他这么说她便点了点脑袋。

“好。”多少能猜到点他的想法,她没啥意见。

等顾锦琛出去后,洛歌坐着也无聊,身子也感觉利索多了,所以她便跟两个小家伙一起到外边的山坡上采野菜去了。

顾家是有菜园的,但老两口离世后菜园子便没人打理了,顾锦琛种地还好,菜是真打理不好种啥都养不活,所以便干脆给空着了。

他们平日里只能找些野菜来用。

不过村里人也都很少会留地来种菜,都是挖野菜来用,家里的地全是用来种粮食的。

这时代粮食产量普遍不高,饱腹才是关键,蔬菜这种吃不饱的放在后头。

两个小家伙一出门便跑去隔壁,喊上了他们的小伙伴铁蛋。

顾家村分为两大姓,顾姓与王姓,隔壁铁蛋一家也是姓王的。

与顾家做了多年的邻居了,关系一直很好,也是村里少有,没因为顾家人相继离世而去说两个小家伙克亲的人家。

铁蛋也是两个小家伙唯一的小伙伴,所以他们平日里基本干啥都会凑合在一起。

先前顾锦琛一个人带娃的时候,他外出去忙也都是把两个小家伙托付在隔壁王家的。

“铁蛋哥,这是我们小婶婶。”

“小婶婶,这就是铁蛋哥。”

铁蛋比两个小家伙要大上两岁,小家伙把铁蛋拉到她跟前还不忘介绍了一下。

“小婶婶。”

铁蛋脑袋上扎着一个小包包,小脸圆鼓鼓的一脸福气相,说话也大大方方的,是个活泼开朗的孩子。

“你就是铁蛋呀,谢谢你一直带大宝二宝他们玩。”

说着从怀里摸出几颗糖,先前顾锦琛买回来的,分别分给几个小家伙。

“拿去吃吧。”

“谢谢小婶婶!”

见大家都有,几个小家伙便也没客气,齐声声的甜甜道了声谢便手拉手跑去前头了。

“小婶婶,你快来呀,我们知道哪里的野菜最多。”

村里的小孩多,平日里帮不上什么大忙,都是在村里跑来跑去的撒欢,所以采野菜这些可以边玩边干的事情便落在他们头上了。

铁蛋便是他们家里专门采野菜的,平日里没少带着两个小家伙一起去,熟练得很。

“好。”听到几个小家伙喊声,洛歌默默跟紧了脚步。

几个小家伙带着小背篓小锄头走在前头,熟门熟路的带她找了处野菜最多的地方。

“大宝二宝家的小婶婶怎么样,是不是可多?够咱们几家人用呢!”

满满的一大片都是野菜苋菜,现在六七月份正是吃苋菜的时候。

这处地方背着山坡有剌丛挡着,背阳倒是很适合苋菜生长,平日里也很少有人找过这边来,倒是便宜了他们。

刚刚拨开刺丛的时候洛歌不小心被扎了几下,这会儿刚拔掉扎在她虎口红痣上的刺,便听铁蛋说了一句。

不由有些好笑:“嗯,铁蛋你们很厉害,能找到这么多。”

她很配合的夸着,倒是没留意到自己虎口处被刺出的血珠,都在瞬间融进了那颗红痣中。

“嘿嘿嘿。”小孩子家家的,被夸奖瞬间便笑开了花,菜野菜都比平日里更积极了。

趁着这里菜多,洛歌便一次性采了今明两天的量。

他们采完还有剩挺多的,但采多了也吃不完,如今天气热多放两天就干巴了,留不了浪费。

反正这种野菜也长得快,过两日还会长出来,也就不贪多了。

如今时间还早,两个小家伙便没跟她回院里,而是跟着他们铁蛋哥去玩去了。

都很听话的只在家附近玩,没跑远,都在院门口就能瞧见的地方,洛歌便也没束着他们。

把菜简单清洗了一下后,她总感觉虎口处痒痒的,还有点发烫。

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她还以为是那些刺有微毒性,正准备回屋找东西处理一下。

谁知刚踏进屋里,她眼前便瞬间换了一套天地。

她竟然回到了她自己在现代的院子里,一切都是她先前出门前布置的样子。

“这是....穿回来了?”看着眼前她熟悉的小农院她有点懵。

但很快她便发现了不对劲,这里并不是她所想的现代世界。

虽然一切都与她的小院一样,院后她包下的山头农场,果树林也都还好好的,鸡鸭啥的也活得好好的。

但.....除了她所拥有的东西外,就再也见不到其他东西了,家门口别人家的田就不见了。

除了她的小院外,其他的邻家也都没了,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

感觉这估计就是穿越必备的空间了,只是她的空间与其他穿越前辈的什么上古灵泉秘境,还有什么游戏农场并不一样。

她的空间只是她先前在现代自己拥有的东西,再没别的了。

不过她也很满足了,毕竟是自己辛苦挣来的家业啊!能带过来也很香好咩!

“出去。”

想着,她便像在小说里看到过的一样,在心中默念了一句。

下一瞬,她眼前便换回了顾家小院,人在房间里头。

“空间。”再次默念,人又回到了空间。

几番尝试后,她确认了空间里的时间流逝与外界不同,按比例算的话外面一天,空间便是四天,外面六小时里面就一整天这样。

而且她可以自由的带东西进去,或是带东西出来。

还有空间里的东西,拿掉之后好像是可以自动补足的。

她刚刚喝了瓶饮料,转头那饮料便补回冰箱里了,不过冰箱并不通电,院里也没电。

不知道农场里的鸡鸭这些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补足,下次找机会还得再试一下。

而进空间的契机,便是她自己手上的小红痣。

确定了这些,她心里感觉踏实了很多。

.....捣腾了这么一会儿,顾锦琛已经从村里回来了。

“到时候应该要摆上几桌,我打算找隔壁铁蛋他奶奶过来帮忙做饭,你觉得如何?”

他一边洗着手,一边与洛歌说着。

他手艺实在拿不出手,但让洛歌一个人做饭的话,怕她忙不过来,所以便想请隔壁张婶一起帮忙。

“嗯,成。”

“我们方才去采了些苋菜回来,中午你是想吃苋菜饼子,还是苋菜鸡蛋饺子?”

经过早上她用面的量,她已经清楚这男人并不是那种很节省粮食的人了。

“都可以。”顾锦琛说着,又补充了一句:“这些你自己拿主意便好,我们不挑食。”

“也好,那便也贴几个饼子吧,再加个汤,晚上再做饺子。”

“好,我帮你揉面。”揉面团是有些费力气的,他力气大更方便些。

“嗯。”

与顾锦琛一起配合着,做了顿午饭。

怎么说呢,总感觉他们这相处的模式好自然,明明是还未亲近过的夫妻,却偏偏给人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是她性格太自来熟了吗?

两个小家伙一出门便跑去隔壁,喊上了他们的小伙伴铁蛋。

顾家村分为两大姓,顾姓与王姓,隔壁铁蛋一家也是姓王的。

与顾家做了多年的邻居了,关系一直很好,也是村里少有,没因为顾家人相继离世而去说两个小家伙克亲的人家。

铁蛋也是两个小家伙唯一的小伙伴,所以他们平日里基本干啥都会凑合在一起。

先前顾锦琛一个人带娃的时候,他外出去忙也都是把两个小家伙托付在隔壁王家的。

“铁蛋哥,这是我们小婶婶。”

“小婶婶,这就是铁蛋哥。”

铁蛋比两个小家伙要大上两岁,小家伙把铁蛋拉到她跟前还不忘介绍了一下。

“小婶婶。”

铁蛋脑袋上扎着一个小包包,小脸圆鼓鼓的一脸福气相,说话也大大方方的,是个活泼开朗的孩子。

“你就是铁蛋呀,谢谢你一直带大宝二宝他们玩。”

说着从怀里摸出几颗糖,先前顾锦琛买回来的,分别分给几个小家伙。

“拿去吃吧。”

“谢谢小婶婶!”

见大家都有,几个小家伙便也没客气,齐声声的甜甜道了声谢便手拉手跑去前头了。

“小婶婶,你快来呀,我们知道哪里的野菜最多。”

村里的小孩多,平日里帮不上什么大忙,都是在村里跑来跑去的撒欢,所以采野菜这些可以边玩边干的事情便落在他们头上了。

铁蛋便是他们家里专门采野菜的,平日里没少带着两个小家伙一起去,熟练得很。

“好。”听到几个小家伙喊声,洛歌默默跟紧了脚步。

几个小家伙带着小背篓小锄头走在前头,熟门熟路的带她找了处野菜最多的地方。

“大宝二宝家的小婶婶怎么样,是不是可多?够咱们几家人用呢!”

满满的一大片都是野菜苋菜,现在六七月份正是吃苋菜的时候。

这处地方背着山坡有剌丛挡着,背阳倒是很适合苋菜生长,平日里也很少有人找过这边来,倒是便宜了他们。

刚刚拨开刺丛的时候洛歌不小心被扎了几下,这会儿刚拔掉扎在她虎口红痣上的刺,便听铁蛋说了一句。

不由有些好笑:“嗯,铁蛋你们很厉害,能找到这么多。”

她很配合的夸着,倒是没留意到自己虎口处被刺出的血珠,都在瞬间融进了那颗红痣中。

“嘿嘿嘿。”小孩子家家的,被夸奖瞬间便笑开了花,菜野菜都比平日里更积极了。

趁着这里菜多,洛歌便一次性采了今明两天的量。

他们采完还有剩挺多的,但采多了也吃不完,如今天气热多放两天就干巴了,留不了浪费。

反正这种野菜也长得快,过两日还会长出来,也就不贪多了。

如今时间还早,两个小家伙便没跟她回院里,而是跟着他们铁蛋哥去玩去了。

都很听话的只在家附近玩,没跑远,都在院门口就能瞧见的地方,洛歌便也没束着他们。

把菜简单清洗了一下后,她总感觉虎口处痒痒的,还有点发烫。

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她还以为是那些刺有微毒性,正准备回屋找东西处理一下。

谁知刚踏进屋里,她眼前便瞬间换了一套天地。

她竟然回到了她自己在现代的院子里,一切都是她先前出门前布置的样子。

“这是....穿回来了?”看着眼前她熟悉的小农院她有点懵。

但很快她便发现了不对劲,这里并不是她所想的现代世界。

虽然一切都与她的小院一样,院后她包下的山头农场,果树林也都还好好的,鸡鸭啥的也活得好好的。

但.....除了她所拥有的东西外,就再也见不到其他东西了,家门口别人家的田就不见了。

除了她的小院外,其他的邻家也都没了,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

感觉这估计就是穿越必备的空间了,只是她的空间与其他穿越前辈的什么上古灵泉秘境,还有什么游戏农场并不一样。

她的空间只是她先前在现代自己拥有的东西,再没别的了。

不过她也很满足了,毕竟是自己辛苦挣来的家业啊!能带过来也很香好咩!

“出去。”

想着,她便像在小说里看到过的一样,在心中默念了一句。

下一瞬,她眼前便换回了顾家小院,人在房间里头。

“空间。”再次默念,人又回到了空间。

几番尝试后,她确认了空间里的时间流逝与外界不同,按比例算的话外面一天,空间便是四天,外面六小时里面就一整天这样。

而且她可以自由的带东西进去,或是带东西出来。

还有空间里的东西,拿掉之后好像是可以自动补足的。

她刚刚喝了瓶饮料,转头那饮料便补回冰箱里了,不过冰箱并不通电,院里也没电。

不知道农场里的鸡鸭这些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补足,下次找机会还得再试一下。

而进空间的契机,便是她自己手上的小红痣。

确定了这些,她心里感觉踏实了很多。

.....捣腾了这么一会儿,顾锦琛已经从村里回来了。

“到时候应该要摆上几桌,我打算找隔壁铁蛋他奶奶过来帮忙做饭,你觉得如何?”

他一边洗着手,一边与洛歌说着。

他手艺实在拿不出手,但让洛歌一个人做饭的话,怕她忙不过来,所以便想请隔壁张婶一起帮忙。

“嗯,成。”

“我们方才去采了些苋菜回来,中午你是想吃苋菜饼子,还是苋菜鸡蛋饺子?”

经过早上她用面的量,她已经清楚这男人并不是那种很节省粮食的人了。

“都可以。”顾锦琛说着,又补充了一句:“这些你自己拿主意便好,我们不挑食。”

“也好,那便也贴几个饼子吧,再加个汤,晚上再做饺子。”

“好,我帮你揉面。”揉面团是有些费力气的,他力气大更方便些。

“嗯。”

与顾锦琛一起配合着,做了顿午饭。

怎么说呢,总感觉他们这相处的模式好自然,明明是还未亲近过的夫妻,却偏偏给人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是她性格太自来熟了吗?

这么想着,她目光便也不自觉落在了对方身上。

小姑娘的眼神看得人怪不自在的,顾锦琛耳根很快便红了,但好在藏得挺好没被人发现。

“我去喊他们回来。”轻咳了两声,顾锦琛道。

“嗯。”

不出意外,这顿午饭再次得到了这一大两小的一致好评。

用完饭后洛歌也没闲着,就着让顾锦琛帮忙醒好的面,弄了些苋菜鸡蛋馅来包饺子。

现在先包好,晚上吃的时候煮一下就能吃了。

见她刚吃饱不久又忙活起来,顾锦琛也走了过来笨手笨脚的帮她一起包。

两个小家伙也在旁边学来,包着玩。

“你不必总让自己忙着,家里的事儿并不多。”看着洛歌,顾锦琛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

他并不是那种喜欢压迫病号的主。

洛歌听着愣了一下,倒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没事,都是轻活,我感觉我现在身子已经好很多了。”知道对方这是出于好意,她也没说什么。

不过她倒真觉得自己身子利索多了,手脚轻便很自在。

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没这么舒坦,好像是喝了她空间小院里的井水才这样的?而且她感觉那井水好像比以前甘甜了许多。

见她这么说,顾锦琛也没再说什么。

....就这么简简单单度过了一日,但晚上休息的时候小夫妻俩躺 在一起,依然还是有些不自在。

但睡着之后,就不一样了。

小娇妻依然会跟个小猫一样,无意识的窝成一团往他怀里钻,磨人得紧。

“唉。”见此可怜的顾锦琛也只能轻叹了一口气。

又是磨炼意志力的一晚.....

.......时间一晃又过了两日,如今离他们商量好的日子只差两三天了。

今儿顾锦琛和村里的李猎户一起上山去了,说是想多弄些猎物回来到时候加餐。

先前他便三天两头都会跟李猎户一起上山打猎,在山上弄些野物去城卖挣银两。

每次去都要个一两天的,两个小家伙已经习惯了。

只是以前顾锦琛上山,他们都是被托付到隔壁铁蛋家的,顾锦琛回来都会送上些野鸡野兔什么的,给人家了了心意。

但如今有洛歌在,就不必如此了。

“小婶婶,我们去找铁蛋哥哥了。”

大宝拉着自己弟弟,出门前跑来跟洛歌说了一声。

如今洛歌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她正打算拆了被褥去河边洗,听小家伙这话也就准了。

“去吧,注意安全,婶婶待会儿要去河边洗被子,你们回来得早若是我没在家,就先在铁蛋家待一会儿。”

家里没人,小家伙自己在家的话她不太放心,隔壁铁蛋的爷爷身体不好,平日里都在家,也可以帮忙照看一下。

“好。”闻言小家伙乖乖应了声,便出去了。

没过多久,洛歌也抱着拆下来的被套去了河边。

好巧不巧,铁蛋娘也在。

“洛歌,你也来洗被子啊。”看到洛歌过来,铁蛋娘笑道,说着还拿着东西往旁边移了移。

“来,你来我旁边,我这位置好。”

因为几个小家伙的缘故,洛歌也与铁蛋娘打上了交道,铁蛋的性格是像他娘亲的。

王嫂子是个很开朗直爽的人,跟她相处让人很舒服,洛歌挺喜欢她的。

在这两天的相处里,她还从王嫂子口中得知了不少村里的事儿呢,这洗衣服的河便是王嫂子带她过来认的。

“王嫂子你来得好早。”听对方这么说,洛歌抱着盆便挨了过去,笑说道。

“害,还不是铁蛋那兔崽子不省心,多大个娃了竟然还尿床,我怕不来早点被子窜出味儿来了,可不就赶早过来了吗。”

“噗嗤。”听王嫂子这番吐槽的话,洛歌没忍住笑了出来。

王嫂子自己也觉得挺好笑的,边笑着边自顾自的继续跟洛歌分享。

“我跟你讲那兔崽子脸皮可薄,尿床还不许人说。

刚刚还跟了我一路过来呢,就盯着我,生怕我把话透出去了。”

“这会儿才回去不久,可把我憋坏了。”

说是这么说,但王嫂子也是顾及到了自家崽子脸面的,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声,就洛歌能听到的范围罢。

“娘!”谁知道,她话刚说完两人身后便突然响起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转头一看,发现铁蛋正带着两个小家伙跟在她们身后呢。

不知道他们啥时候跟过来的,估计是洛歌的后脚吧。

看他那如遭雷击的样子,估计是把话都给听完了。

“铁蛋哥不怕的,大宝二宝也尿床呢。”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不开心,两个小家伙还在试图安慰他。

“.......”两个小家伙的话一出,场面安静了两秒。

铁蛋忍不住了,嘴巴一瘪,“哇”的一下就哭出来了。

“娘,你说话不算话,哇呜呜呜......”

哭着哭着,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他嘴里掉了出来,被他下意识接住。

仔细一看,他哭得更大声了,那小表情委屈得不行。

“娘,我牙掉了....”

张着嘴巴哭,一不小心露出自己豁了个口的下牙,手里还拿着一颗他刚掉的牙。

眼睛红红的一把鼻涕一把泪,那模样怎么说呢。

哈哈哈,就怪让人忍不住的。

“噗嗤,哈哈哈....”最先忍不住的是铁蛋他亲娘,真的是撑着腰笑得合不拢嘴的。

“蛋啊,你说话漏风了,娘给你瞧瞧。”笑得眼泪花都出来了,还不忘给铁蛋瞅瞅牙花子有没有出血。

这小兔崽子前两天就说牙松了,没成想这会儿功夫竟然就掉了。

“没事,掉了就掉了,还会长回来的。”洛歌瞧着也笑说了一句。

听到这话,铁蛋的哭声瞬间一收,眼泪花还挂在脸上打了个哭嗝。

“小婶婶,真的吗?”他刚刚就是感觉牙快掉了,所以才带着大宝二宝找过来的。

主要小孩子不懂,怕自己牙掉了以后就没牙了。

如今听洛歌这么一说,心里的担忧少了些,关注点也全在这个问题上了,经过这掉牙的事,尿床那事儿已被他抛在脑后。

洛歌:“嗯,真的。”

“肯定是真的,你小婶婶还能骗你不成,赶紧带大宝他们回去,没事别来河边玩。”

“回去记得去勺些水来漱漱口,把这牙丢床底去,晓得不?”

见铁蛋没注意尿床的事了,王嫂子也趁机说到。

闻言铁蛋才点了点头:“那我们回去了。”

揉揉鼻子,一手拉一个就往回走去。

顾王两家离河边不怎么远,她们在河边还能看到家里。

见几个小家伙回去,她们便也加紧速度把手里的东西尽快洗干净,早些回去。

这么想着,她目光便也不自觉落在了对方身上。

小姑娘的眼神看得人怪不自在的,顾锦琛耳根很快便红了,但好在藏得挺好没被人发现。

“我去喊他们回来。”轻咳了两声,顾锦琛道。

“嗯。”

不出意外,这顿午饭再次得到了这一大两小的一致好评。

用完饭后洛歌也没闲着,就着让顾锦琛帮忙醒好的面,弄了些苋菜鸡蛋馅来包饺子。

现在先包好,晚上吃的时候煮一下就能吃了。

见她刚吃饱不久又忙活起来,顾锦琛也走了过来笨手笨脚的帮她一起包。

两个小家伙也在旁边学来,包着玩。

“你不必总让自己忙着,家里的事儿并不多。”看着洛歌,顾锦琛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

他并不是那种喜欢压迫病号的主。

洛歌听着愣了一下,倒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没事,都是轻活,我感觉我现在身子已经好很多了。”知道对方这是出于好意,她也没说什么。

不过她倒真觉得自己身子利索多了,手脚轻便很自在。

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没这么舒坦,好像是喝了她空间小院里的井水才这样的?而且她感觉那井水好像比以前甘甜了许多。

见她这么说,顾锦琛也没再说什么。

....就这么简简单单度过了一日,但晚上休息的时候小夫妻俩躺 在一起,依然还是有些不自在。

但睡着之后,就不一样了。

小娇妻依然会跟个小猫一样,无意识的窝成一团往他怀里钻,磨人得紧。

“唉。”见此可怜的顾锦琛也只能轻叹了一口气。

又是磨炼意志力的一晚.....

.......时间一晃又过了两日,如今离他们商量好的日子只差两三天了。

今儿顾锦琛和村里的李猎户一起上山去了,说是想多弄些猎物回来到时候加餐。

先前他便三天两头都会跟李猎户一起上山打猎,在山上弄些野物去城卖挣银两。

每次去都要个一两天的,两个小家伙已经习惯了。

只是以前顾锦琛上山,他们都是被托付到隔壁铁蛋家的,顾锦琛回来都会送上些野鸡野兔什么的,给人家了了心意。

但如今有洛歌在,就不必如此了。

“小婶婶,我们去找铁蛋哥哥了。”

大宝拉着自己弟弟,出门前跑来跟洛歌说了一声。

如今洛歌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她正打算拆了被褥去河边洗,听小家伙这话也就准了。

“去吧,注意安全,婶婶待会儿要去河边洗被子,你们回来得早若是我没在家,就先在铁蛋家待一会儿。”

家里没人,小家伙自己在家的话她不太放心,隔壁铁蛋的爷爷身体不好,平日里都在家,也可以帮忙照看一下。

“好。”闻言小家伙乖乖应了声,便出去了。

没过多久,洛歌也抱着拆下来的被套去了河边。

好巧不巧,铁蛋娘也在。

“洛歌,你也来洗被子啊。”看到洛歌过来,铁蛋娘笑道,说着还拿着东西往旁边移了移。

“来,你来我旁边,我这位置好。”

因为几个小家伙的缘故,洛歌也与铁蛋娘打上了交道,铁蛋的性格是像他娘亲的。

王嫂子是个很开朗直爽的人,跟她相处让人很舒服,洛歌挺喜欢她的。

在这两天的相处里,她还从王嫂子口中得知了不少村里的事儿呢,这洗衣服的河便是王嫂子带她过来认的。

“王嫂子你来得好早。”听对方这么说,洛歌抱着盆便挨了过去,笑说道。

“害,还不是铁蛋那兔崽子不省心,多大个娃了竟然还尿床,我怕不来早点被子窜出味儿来了,可不就赶早过来了吗。”

“噗嗤。”听王嫂子这番吐槽的话,洛歌没忍住笑了出来。

王嫂子自己也觉得挺好笑的,边笑着边自顾自的继续跟洛歌分享。

“我跟你讲那兔崽子脸皮可薄,尿床还不许人说。

刚刚还跟了我一路过来呢,就盯着我,生怕我把话透出去了。”

“这会儿才回去不久,可把我憋坏了。”

说是这么说,但王嫂子也是顾及到了自家崽子脸面的,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声,就洛歌能听到的范围罢。

“娘!”谁知道,她话刚说完两人身后便突然响起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转头一看,发现铁蛋正带着两个小家伙跟在她们身后呢。

不知道他们啥时候跟过来的,估计是洛歌的后脚吧。

看他那如遭雷击的样子,估计是把话都给听完了。

“铁蛋哥不怕的,大宝二宝也尿床呢。”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不开心,两个小家伙还在试图安慰他。

“.......”两个小家伙的话一出,场面安静了两秒。

铁蛋忍不住了,嘴巴一瘪,“哇”的一下就哭出来了。

“娘,你说话不算话,哇呜呜呜......”

哭着哭着,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他嘴里掉了出来,被他下意识接住。

仔细一看,他哭得更大声了,那小表情委屈得不行。

“娘,我牙掉了....”

张着嘴巴哭,一不小心露出自己豁了个口的下牙,手里还拿着一颗他刚掉的牙。

眼睛红红的一把鼻涕一把泪,那模样怎么说呢。

哈哈哈,就怪让人忍不住的。

“噗嗤,哈哈哈....”最先忍不住的是铁蛋他亲娘,真的是撑着腰笑得合不拢嘴的。

“蛋啊,你说话漏风了,娘给你瞧瞧。”笑得眼泪花都出来了,还不忘给铁蛋瞅瞅牙花子有没有出血。

这小兔崽子前两天就说牙松了,没成想这会儿功夫竟然就掉了。

“没事,掉了就掉了,还会长回来的。”洛歌瞧着也笑说了一句。

听到这话,铁蛋的哭声瞬间一收,眼泪花还挂在脸上打了个哭嗝。

“小婶婶,真的吗?”他刚刚就是感觉牙快掉了,所以才带着大宝二宝找过来的。

主要小孩子不懂,怕自己牙掉了以后就没牙了。

如今听洛歌这么一说,心里的担忧少了些,关注点也全在这个问题上了,经过这掉牙的事,尿床那事儿已被他抛在脑后。

洛歌:“嗯,真的。”

“肯定是真的,你小婶婶还能骗你不成,赶紧带大宝他们回去,没事别来河边玩。”

“回去记得去勺些水来漱漱口,把这牙丢床底去,晓得不?”

见铁蛋没注意尿床的事了,王嫂子也趁机说到。

闻言铁蛋才点了点头:“那我们回去了。”

揉揉鼻子,一手拉一个就往回走去。

顾王两家离河边不怎么远,她们在河边还能看到家里。

见几个小家伙回去,她们便也加紧速度把手里的东西尽快洗干净,早些回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小说

陕ICP备2022011731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