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橙子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 > 全部小说 > 其他类型 > 小步跨越 成为卧底后我有了读心术

小步跨越 成为卧底后我有了读心术

宗野著

其他类型连载中

我汗毛竖起,要命!出师未捷身先死!我才来到这个世界三天,就要嘎了?就在我心脏狂跳时,我却听到了他说的下一句:「你不是我爷爷请来跟我相亲的?陆小姐,我们可以开始相亲了。」夭寿!这不是相亲,这是羊入虎口。我只好坐在黑道老大宗野的面前,脸上露出端庄微笑,开始尬聊了。我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下自己,我的人设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毕业就来相亲了。

主角:宗野林海棠更新:2024-03-04 11:35:29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

男女主角分别是宗野林海棠的其他类型小说《小步跨越 成为卧底后我有了读心术》,由网络作家“宗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汗毛竖起,要命!出师未捷身先死!我才来到这个世界三天,就要嘎了?就在我心脏狂跳时,我却听到了他说的下一句:「你不是我爷爷请来跟我相亲的?陆小姐,我们可以开始相亲了。」夭寿!这不是相亲,这是羊入虎口。我只好坐在黑道老大宗野的面前,脸上露出端庄微笑,开始尬聊了。我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下自己,我的人设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毕业就来相亲了。

《小步跨越 成为卧底后我有了读心术》精彩片段

我去做卧底,和黑道老大相亲。

我用读心术听到黑道老大心里第一句话:「又是一个卧底的,嘎了!」

我……

告辞!撤!

可他却将我拦下来了:「你跑什么?不是我爷爷请来跟我相亲的吗?」

1

穿书成为同名同姓的警花后,系统要求我必须嘎了黑道老大后,我才能回到原来世界。

我只好去做卧底,和黑道老大相亲。

在餐厅里,我在快要落座的时候,假装一不小心挨了一下黑道老大的手。

因为我的读心术要求,必须要和对方身体接触,才能当时听到他的心里话。

我却听到了他的心里话——

「肯定又是一个卧底,嘎了!」

我当场腿软,不好,撤!

我立刻绷住表情,对黑道老大说道:「我还有点事,我先回去了。」

然,我背后却传来了男人似笑非笑的声音:「等等——」

我汗毛竖起,要命!

出师未捷身先死!

我才来到这个世界三天,就要嘎了?

就在我心脏狂跳时,我却听到了他说的下一句:「你不是我爷爷请来跟我相亲的?陆小姐,我们可以开始相亲了。」

夭寿!

这不是相亲,这是羊入虎口。

我只好坐在黑道老大宗野的面前,脸上露出端庄微笑,开始尬聊了。

我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下自己,我的人设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毕业就来相亲了。

「陆小姐,你看起来很紧张。」他的狐狸眼透着金丝边眼镜,闪烁着一抹兴味。

我得让对方快速打消我是卧底的念头,装作纯情害羞小白花:「看到宗先生,我脸红紧张。」

能不紧张吗?见面就想嘎我!

等我以后,看我不嘎你!

「哦,这么说来,陆小姐对我很感兴趣?」

我眉眼含羞,眼眸里露出崇拜目光:「宗先生,我……颜控,您长在了我的审美点了。」

反派大佬宗野的确是长着一张盛世美颜,如果不是我早就知道他背地里干着的那些龌龊勾当,我说不定还真的会好好欣赏这帅哥。

他的红唇勾起,嘴角处露出酒窝,却透着致命的魅惑。

「陆小姐,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跳过相亲拉扯暧昧阶段好了,直接成为男女朋友,如何?我爷爷希望我能早点有女朋友。」

我瞳孔地震,什么?

这是什么跳跃式剧情?

2


不是刚刚还要嘎了我吗?

怎么现在就想要我做他女朋友啊!

我努力地在脸上绽放出灿烂又惊喜的表情,继续维持我的小白花人设:「宗先生,这也……太快了吧,我……」

他的声音却好似瞬间变冷:「陆小姐不愿意?」

完了!

我要是不答应的话,他真的会当场嘎了我吧!

我急切说道:「我当然愿意!」

想我母胎二十五年,没有想到竟然找了一个黑老大做男朋友,我为穿书扫黑除恶付出太多。

宗野微笑说道:「杳杳,我的女朋友……」

刚才还是冷冰冰地喊我陆小姐,现在这么快就变成了杳杳了!

呵!男人!可真是自来熟啊!

我猜测,他也是在猜测我是卧底,只是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就在试探我。

我只好含泪配合他的演出。

虽然我和宗野成为男女朋友了,但……我们之间的氛围冰冷又透着窒息,就算是我们站在一起,都没有透出半分情侣之间的甜蜜气息。

而我却不能后退!

我的目光盯着他的手臂,刚才我只是碰了他一下,听到了他说的第一句心里话,如果我想要继续听他的心里话,就必须要继续接触他。

我豁出去了。

我装作害羞,主动去握他的手。

实际上,我心脏狂跳,因为穿书前我看过一点小说的,宗野可是十恶不赦,却从来都不碰女人的黑老大。

我生怕他会当场嘎我。

不过我当时也只看了一点书的内容,不知道宗野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而且我结合了一下书里时间线,这个时候刚掌权的宗野还没有遇到男主和女主,也就是说,我可能不会遇到这个世界的男主和女主。

在我触碰他的手那瞬间,他的眼睫毛瞬间颤了一下,似惊讶地看着我。

而我也能触碰到他的手是冰冷的。

我害羞说道:「你是我男朋友,我自然是可以牵你的手,对吧?」

实际上,我想要听他的心里话。

宗野,你不会还是觉得我是卧底吧?不会真的要嘎了我吧?

他嘴角处微微勾起,身高太高的他低着头,轻声拂耳:「当然可以。」

紧接着,下一秒,我就听到了他的心里话:

「应该不是卧底,卧底……没有她这样笨,傻乎乎的。」

我……

你全家都傻!

3

那天起,我和宗野开始了约会。

自从我知道他打消了我是卧底的念头,我的胆子就越来越大了。

因为要使用我的读心术,我就必须要和宗野进行各种身体接触。

为了能早点嘎了他,也为了能早点回家,我对他各种撩,时不时就会装作弱不禁风地去抱他,后来发展为一不小心跌坐在他的怀抱里,撒娇着不肯起来。

好几次我都发现宗野看起来在微笑,实际上身体僵得如同大理石似的,眼眸里还透着一丝慌乱。

我还听到了他的心里话:

「她怎么这么……」

后面都是省略话,我都听不到!

奇怪了!

我怎么了!

看来,大佬就算是心里话,也都只藏半句。

不过,我还是通过他红通通的耳朵判断,他应该是喜欢的,而且不排斥,不然的话,早把我嘎了!

这几天以来,我都没有从他的心里话听到和他的罪证有关的任何信息。

我只能无奈地想,看来大佬在我面前只顾着谈恋爱了,根本就无心想着「正事」。

怪我!

我魅力太大!

害大佬内心只有情情爱爱。

终于这天——

宗野被我  n  次碰了手,顺便还装作一不小心地摸了他腹肌。顶着宗野意味深长,仿佛我的人设早已经不是纯洁白花而是染了黄色时,我捕捉到他的心里话:

「下周就要交易了,而且交易的人口数量很大,地点是××地。」

我内心嗷嗷地,我终于捕获到了有用的情报,距离我将大佬送到监狱嘎了后,完成了一小步跨越!

我强装镇定,打算告辞,赶紧将情报汇报给我的上司时,谁知道下一秒宗野却捏着我的下巴,强迫将我的脸捏成……河豚!

这还是第一次,宗野主动地触碰我,要知道之前可都是我一直在撩拨,他从未有过主动。

他的眼眸里露出意味深长的目光,又好似一只大灰狼盯上了不断作死撩拨的小鹿:「今晚别回去了,就在这里……睡。」

我内心一震,之前我是吃定了宗野二十八年守身如玉,没有过一个女朋友,应该是……身体不行吧。

但我现在看他的眼神,怎么有点……对我之前的判断松动了啊!

我努力回想起书本里的反派宗野人设,赶紧查找,到底有没有一句确凿的话,说他真不行!

而与此同时,我听到了宗野内心的话:「前不久刚刚检查了身体,医生说我身体素质很……好,比普通男人……强,只是一直没有女朋友,没有什么问题。」

完蛋!

家人们,我真完蛋了!我撩过火了!

4


在宗野微妙目光注视下,我表面上微笑,内心狂骂:

「色狼!」

「流氓!」

「敢碰我的话,你死定了!」我故意捂住我的腹部,害羞又难为情道:「我生理期来了。」

宗野的嘴角处却依旧勾起来一抹微妙的笑容,不知为何,我每次被他用这种眼神盯着,宛若被一只腹黑的大灰狼盯着,他随时都会咔嚓一下咬住我的脖子。

「你想到哪里去了?小色鹿,我只是想要……抱着我的女朋友,不做其他的。难道是你想?」

我的脸瞬间就红透了,呸呸呸,谁想啊!

禽兽!

但半个小时后,我看着下半身围着白色浴巾,上半身露出人鱼线的男人,我惊呆了。

这还真的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啊。

这反派大佬平时锻炼得不错啊。

他刚刚洗过澡,身上还有水珠,一点点地从性感喉咙滑落到胸肌,再到他的腰部。

我赶紧撇过眼,不能再继续看下去。

非礼勿视。

我将自己的头埋在被窝里更深。

但他坐在床上时,他身上的沐浴露气息还是钻进了我的鼻腔里。

我恨不得继续往里面缩。

随后我耳边传来了男人含着笑意又无奈的声音:「你是想当鸵鸟吗?小心喘不过气。」

说完,他顺便将我的头从被窝里捞出来。

我想着,万一这禽兽真的要把我……

我为了执行任务,要不要牺牲?

还是……直接废了他?

但证据还没有拿到手呀!

就在我正头脑风暴时,因为他的手触碰到我,我能听到他的心声:

「现在不急……」

「还是等我和她婚礼当天再洞房吧,这样才有仪式感。」

当我听到他的心声后,我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但他很快就移开了手,我也没有再听到他的心声了。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尽量远离他睡觉,恨不得贴在床沿,下一秒就会掉下去。

就在我迷迷糊糊睡着时,我感觉到我的腰肢被人轻轻搂抱了一下。

我好像还听到了模糊的叹息:「唉,拿你没有办法。」

第二天醒来,我尴尬地发现了我竟像是一只八爪鱼似的,紧紧缠着宗野。

而宗野则是闭着眼眸,面容俊美,神态温和,一点都不像是十恶不赦的恶魔。

但下一秒,我很快清醒了。

即使这里只是穿书世界,反派大佬做了很多恶事也都是事实,在这个世界里作恶就是作恶。

我不会将这个世界所有人都当成纸片人一般,认为他们毫无情感。

我只会将这个罪犯绳之以法,等待他的注定是死刑。

5

我将消息用特殊方式报告了我的领导。

不久后,我果然收到了领导的反馈,一笔很大的跨国人口贩卖犯罪交易被破坏了,许多即将要运送到东南亚国家的受害人被解救了。

我顿时就松了一口气,还好来得及解救那些受害者。

我的领导让我继续按兵不动,因为据其他消息,他们还有好几个交易窝点和渠道没有被端掉,还有许多国外受害人在外面生不如死。

我现在的任务是继续收集足够多的证据,同时卧底打探出受害者们在哪里,他们交易的渠道还有哪些,其他主要犯罪人还有谁。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次交易失败,让宗野这段时间非常忙碌,以至于他很少回来。

他让我住在他家里,因为我是他的未婚妻,他希望我能在家里等着他,外面也不安全。

正中我怀。

我也想要更靠近他,方便挖出更多有用信息。

这天,宗野带我去出席订婚宴会。

当我穿着晚礼服出现在宗野面前时,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宗野一向深不可测的瞳孔里闪烁了一丝惊艳目光。

当化妆师要为我戴上项链时,宗野却主动接过了项链,站在我身后,为我戴上了项链。

他的冰凉手掌捧着我的脖子时,凉意似都要渗透到我的脖子里,仿佛他只要稍微用力,就能将我的脖子直接掐断。

我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听到他的语气似清风一般吹拂我的耳朵,让我的耳朵都战栗了:「待会要一直紧跟着我,不要到处乱跑,知道吗?」

然后我听到他的心声:「和我合作过的人都来了。」

这些人渣们要聚齐了?

但随后,他的手指收回了。

我只好主动去挽宗野的手,我的眼眸余光看到了他的嘴角弧度微微上扬。

他心里在想着一连串的名单,以及他们相关的背景。

通过读心术,我也差不多了解了今晚会出现的几个重量级人物,全都是从事不干净的职业。

而且当我们出现在宴会时,我可以同步听到某某笑容可亲,但他背地里干的都不是人事。

某某看似斯文,仪表堂堂,实际上就是个变态。

我放眼看去,果然,这里真的……人渣很多!

在穿书之前,我还没有从警校毕业,这是我第一次执行卧底任务,也是我第一次面对这么多罪不可赦的犯罪嫌疑人。

我努力让我自己变得镇定,不要慌。

而宗野突然地捏了我的脸一下,又是捏成了河豚状,我不得不瞪着眼。

死混球!

这个反派大佬也不知道是有什么样的特殊癖好,就爱捏我的脸。

不过,也因为他这样的打岔,也让我转移了本来的紧张,而是一肚子的怨气。

宗野收回了手,我分明听到他的心里话:「小河豚,小可爱。」

你才是小可爱!

你全家都是小可爱!

宗野带着我,将我介绍给那些特殊客人们。

我都一一记住他们的资料,打算一起报告给我的领导,让人盯着他们。

就在这时候,一个娇俏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宗野哥哥。」

这声音让我全身都酥麻了。

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白色礼服,宛若水仙花似的女生站在我们面前。

这是——

宗野的心里话又同步传来,只有一段话:「洛叔的女儿林海棠,又来了,这女人看来还是不肯放弃,依旧想要嫁给我。洛叔也想要联姻,但我不想联姻。」

洛叔?洛叔是宗野父亲的结拜兄弟,真名叫林洛,但大家都称呼他洛叔。

他的生意仅次于宗野的集团,最近这几年一直都在和宗野争生意地盘,但目前还维持着表面上的和睦,还没有彻底撕破脸皮。

林海棠在书里也只有几句描述,爱慕宗野。

不过我当时也只看了一部分的书内容就穿进来了,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人具体的人生轨迹。

但无论我是否知道这些人的结局,我只知道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扫黑除恶,将有罪之人绳之以法。

6


即使林海棠伪装得再好,我也能从她看我的眼眸里看到了敌意。

我微笑着,搂着宗野的手臂,大方秀恩爱。

林海棠轻笑道:「陆小姐,还真是……幸运啊,通过相亲,成为宗野哥哥的女朋友。」

我微笑着说道:「是啊,谁让他对我一见钟情呢。我和他都是缘分。」

果不其然,林海棠的脸顿时僵硬了。

呵!

一边去吧,别耽误我继续卧底。

而我听到宗野的心声分明是:「怼得好。」

那是!

去了洗手间时,林海棠也跟着进来了。

林海棠一看就是冲着我来的,也不再装模作样,而是理直气壮地说道:「你配不上宗野哥,识相点的话,主动退出,不然的话,我会让你好看。」

我继续微笑道:「你有本事去威胁宗野啊,你威胁我做什么?是想要捏软柿子?如果宗野真喜欢你,你去撬好了,何必在这里冲我来呢?不过是宗野对你的确不感兴趣。」

话音刚落下,林海棠的眼眸里透着阴森和诡异的目光:「你这个贱人……是你自不量力,走着瞧好了。」说完,她扬起手就往我的肩膀上来。

我就知道这货不对劲,早有防备,直接上手去抓她的手腕。

我也看清楚她手里拿着的是一根针。

倘若是针扎到了我的皮肉里,只会疼,而她抽出去后,又不会有什么痕迹。

真是恶毒的打法,比抽巴掌要高明得多,最起码不留痕迹。

在我握住他手臂时,瞬间就读懂了她的内心话:

「等你喝了那杯酒后,就会像是狗一样发情,逮着谁就会扑谁,所有人都会看到你的丑态,你就会成为一个笑话,宗野哥怎么可能会娶你。」

……

我听到林海棠的心声后,差点吐了。

不管这是不是穿书世界,她一个女性竟然会用这种恶意又下作的方式去对待另外一个女人。

我也不忍了,直接反手夺过针,狠狠地对准她的臀部,来三针!

7

针刚刚扎下去,刚才还嚣张的林海棠疼到疯叫。

我直接推她一下,然后扯散我的头发,眨巴眨巴眼,又给自己的脸来一巴掌,哎哟,别说,有点疼!

然后,我转身梨花带泪地哭着跑出去告状啦。

结果我还没有走几步路,就看到宗野向我走来。

我扑到他的怀抱里,开始我的表演。

我好不委屈道:「宗野,人家怕怕……那个林小姐进来后,威胁我要我离开,打我骂我,呜呜呜……」

宗野顺势搂着我。

为了演技逼真,我还真的挤出了几滴泪水,含泪看着他。

装茶,谁不会呀?

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宗野的眼神看起来像闪过一丝笑意。

我听到他内心话语:「哭得真可怜,我的未婚妻受到委屈,我会为她讨回公道。」

我得意不已,心里想着:「我的演技真好,大佬就吃这一套。」

我看到宗野的眉头微微挑了一下。

紧接着林海棠就捂住屁股也跑出来了。

她也来告状:「宗野哥,明明是她打我!」

我更委屈地哭诉:「我没有碰她……是她要喊打喊杀,还说我是贱人,要我让位给她,说她想要嫁给你。」

林海棠的脸色更难看了,还想要反驳什么。

但宗野冷酷地赶人:「今天是我和未婚妻的订婚宴,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我的未婚妻,既然你不是诚心来祝福的,还欺负我的妻子,那你没有必要留在这里,离开这里。」

「你这是赶我走?不给我爸面子?」

「是你自己走,还是我让人抬着你走?」宗野丝毫不留情道。

我内心嗷嗷叫:「这一回,宗野倒是酷帅了一回。」

林海棠临走前,还不忘恶狠狠地瞪我一眼。

我则是冲着她做鬼脸,把她气得够呛。

但是当我面对宗野时,立刻露出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

宗野拿出手帕一边替我擦拭泪水,一边还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奶糖,像是哄小孩子似的:

「乖,不哭了。」

我的老脸,不,我的嫩脸一下子就尴尬红了。

我才不是小孩子!

不过,这颗奶糖味道是有点甜。

回到宴会厅不久后,服务员给我端来了一杯酒,如果不是我事先就听到了林海棠的话语,我一定会毫无防备地喝下去。

但现在,我拿起酒杯后,装作一不小心洒在了地上。

我看到那服务员的眼眸里露出了可惜神色。

我心里冷笑,林海棠的恶劣计谋注定不会得逞的。

我敢肯定,她在知道自己的计划没有得逞后,肯定在家里气得跺脚呢,一想到这里,我心里爽多了。

8


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我努力收集证据,计划非常顺利。

就连我的上线都很惊讶,我竟会如此顺利,甚至还觉得……是不是有些太顺利了,会不会是阴谋?

我当然不可能会说出,那是因为我有读心术啊,所以我套消息肯定很顺利。

我的上线还提醒我:「你要小心宗野,这个人心思缜密,深不可测。」

我也知道反派大佬不简单,迄今为止,宗野表现得都不像是一个反派,反而行事作风如同贵族一般优雅,不知道他底细的人,肯定会以为他完美如天神。

我和宗野正在花园里喝下午茶,宗野的那帮手下们就带人进来了。

我从他们的面容表情和身上散发的冰冷和慑人气场,我有一种不祥预感。

宗野手下的二号人物李则恭敬地向宗野弯腰行礼。

「老大,我们怀疑有卧底。」

正在倒茶的我差点手都抖了一下,还好,稳住了。

宗野戴着金丝边眼镜,面容沉静,但眼眸里却露出锐利目光。

他的语气淡淡的,如同在聊天气一般淡定:「谁?有什么证据?」

他抬眼看向我,示意我先离开。

我点了点头,但没有走远。

我的心脏狂跳,但又不能在这个时候去无缘无故触碰他们,探查他们的内心。

卧底……

他们发现了谁?

宗野的语气依旧淡淡的:「什么事情?」

「老大,我们上次那笔大买卖出问题后,我们就怀疑有卧底透露了消息,总共知道这个交易的人不超过五个人,非常保密。所以我们一直都在调查,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最后查到了老三的头上。」

我的心脏剧烈跳动着,老魏!

老魏就是我的接头人。

他暴露了!

「老三已经交底了,他承认自己是洛叔的人,他帮着洛叔破坏那笔交易,从中获利,就让人将消息告诉了警方。人我们已经带来了。老大,您看着处理吧。」

老魏是为了保护我和他的身份不被暴露,才这样说的吗?

紧接着,我看到了让我终生难忘的一幕,老魏全身是血,被人抬了上来,随意地扔在了地上。

我的心脏剧烈颤抖着,即使很多次我都告诉自己,这里是穿书世界,我迟早是要离开这里的,他们都是书世界的角色,但当我真的亲眼看到活生生的人变成这样,我的心还是如同撕裂一般疼痛。

我看到宗野表情依旧淡定,眼眸里平静,毫无波澜,好似这点事情都不会激起他瞳孔里的任何水花。

他坐在椅子上,优雅如同贵族一般,丝毫看不出来他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和那些作恶多端,见不得人的交易沾上关系。

宗野淡漠地看着地上血肉模糊的老魏:「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老魏虚弱地吐出血,已经说不出话了。

随后,我听到了这辈子我都难以忘记的话:「没有的话,就扔到海里,干净点。」

「是,老大。」

我的全身就像是浸泡在冷库中似的,这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地认识到宗野是恶魔,而不仅仅只是从书本上的几段描写去看他。

当我看到老魏被抬走时,我的手在颤抖。

我快速地跑开,拿着手机躲在了隐蔽的角落里,冒着风险打电话给上线,让他们想办法救救老魏。

挂断电话后,我的全身就像是被抽离了所有力气似的,无力地坐着。

我能为老魏做的,只有这些。

我第一次深切地认识到了,对于潜伏在暗处的警察们,他们的流血和牺牲甚至都不会被人看到,哪怕是消亡,都是悄无声息的。

夜晚。

当我和宗野躺在一张床上时,我满脑子想到的都是白天看到的那一幕,这已经让我对宗野有一种生理性的排斥,我不想靠近他。

整晚我都无法入睡,只是闭着眼,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一定要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宗野……

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最终等待你的,一定会是法律的审判。

9

因为老魏这件事,宗野和洛叔斗起来了,明面上撕破了脸。

宗野一口气吞了洛叔许多生意,也让洛叔的势力大减。

但宗野也没有讨到什么好处,也许是洛叔狗急跳墙了,派人来杀宗野。

我接到了宗野的手下打来的电话,宗野受伤了,现在就在医院里。

我只好拿着炖好了的汤水来照顾宗野。

当我进入病房时,我看到了宗野躺在床上,闭着眼眸,原本白皙的皮肤因为发烧而透着红晕和病弱神态。

此时此刻,安详入睡的他仿佛是沉默的天使一般。

但我很清醒,他根本就不是天使,而是恶魔。

因为宗野的属下在场,我也不可能对他做什么。

我就像是护工似的,精心照顾他,将手帕用水蘸湿后,动作温柔地擦拭着他的脸颊。

可能是因为不舒服,他的眉头始终紧锁,如同鸦羽一般的眼睫毛颤动着。

就在我的手触碰他的额头时,他内心的话语再一次传递到我的耳朵里。

只是这一次,我听到的不是工作上的事情,而是——

「杳杳,杳杳……」

我惊讶地看着他,他心里在念着我的名字?

「杳杳……要好好的……」

我想,现在正在发烧的他应该是烧糊涂了吧,才会神志不清,思绪混乱。

就在我不以为意的时候,他的下一句心里话如同平地里被投下一枚炸弹似的,瞬间把我炸懵了——

「我爱你,杳杳……」

什么?

反派大佬爱上了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小说

陕ICP备2022011731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