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玄学大佬替嫁后惊爆全球

玄学大佬替嫁后惊爆全球

柠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高额彩礼,亲生父母把她从垃圾堆里找了回来,并且不由分说将她打包送进了燕家。面对那些所谓家人霸道的行径,顾千初没有做任何反抗,她并非是人们眼中的小乞丐,而是身披马甲的玄学大佬。嫁进燕家后,她出手治好了新婚丈夫,并且走上了一条虐渣打脸之路……

主角:顾千初,燕墨沉   更新:2022-07-15 23: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千初,燕墨沉 的女频言情小说《玄学大佬替嫁后惊爆全球》,由网络作家“柠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高额彩礼,亲生父母把她从垃圾堆里找了回来,并且不由分说将她打包送进了燕家。面对那些所谓家人霸道的行径,顾千初没有做任何反抗,她并非是人们眼中的小乞丐,而是身披马甲的玄学大佬。嫁进燕家后,她出手治好了新婚丈夫,并且走上了一条虐渣打脸之路……

《玄学大佬替嫁后惊爆全球》精彩片段

燕都,顾家。

换上婚纱的顾千初静静站在客厅,及腰的长发披在身后,乌黑如墨,落入腰间,美不胜收。

她是顾家时隔十八年找回来的真千金,然而一墙之隔的书房内,她的亲生父母搂着另一个养了十八年的女儿低声安慰:“星茗,你放心,顾家的千金自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

“可她才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女儿,”顾星茗委屈地擦了擦眼泪。

听到亲生女儿四个字,顾母张了张唇,有点动容,但想起算命大师算出亲生女儿的命格克父克母!她又有点膈应。

大师还算出非亲生的顾星茗才是顾家的福星,顾母心情复杂,哄着顾星茗道:“一个在垃圾堆里长大的小乞丐而已,若不是为了燕家的五亿彩礼,我们都不会把她接回来!”

顾母心疼地摸了摸顾星茗的头:“我们星茗不仅长得漂亮,还知书达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那个小乞丐说不定连几年完整的学都没上过,肯定不如你!”

“对。”顾父和顾母交换了一个眼神后,站起身来:“她只是一个替你嫁人的工具,如果你不想看见她,那爸爸现在就把她打发走!”

他一把打开门,抬头,猛地怔住。

顾千初就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和他对视。

他们口中那个“小乞丐”肤如凝脂,脸色红润,五官小巧精致,头顶柔和的灯光仿佛给她镀上了一层仙气,绝世脱俗。

顾星茗攥紧了拳头。

不是说顾家流落在外的真千金是个乞丐吗?

为什么她的容貌气质,仪态举止,与她这个从小真金白银打造出来的名媛不遑多让。

甚至更胜一筹?

“你都听到什么了?”顾父面色冷硬。

顾千初淡淡道:“都听到了。”

听到他们嫌弃她是个小乞丐,把她当成替嫁的工具。

顾星茗咬了咬牙,换上笑脸,迎上前去,“姐姐你别生气,爸妈不是那个意思……”

“我不生气,”顾千初面容平静,眉宇间透着清明大气。

她跟着师尊修炼了那么多年,渡劫失败穿成了顾家真千金顾千初,生来无父无母的她对亲情看的很淡薄,自然不会生气。

顾星茗一愣,再度笑了笑,“不生气就好,姐姐,初次见面,我是星茗,以后我们姐妹好好相处。”

佛系如顾千初也能看出来顾星茗并不喜欢她,看她的眼神像看入侵者一样戒备。

这句姐姐,喊得违心至极,她淡声道:“不用叫我姐姐,”

“可以叫我顾千初。”

“可爸爸妈妈说了,以后我们就是亲姐妹。”

“为什么是亲姐妹?”

“你和我又没有血缘关系。”

她原本只是想纠正顾星茗话里的错误,却不想这些句子落入他人耳朵里,又成了另一番意思。

她顾千初是顾家亲生女儿,那和她没有血缘关系的顾星茗,不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假千金吗?

顾千初这话,明里暗里都在告诉顾星茗,要时刻正视自己的身份!

顾星茗气得要命,但碍于身后站着的顾父顾母,她也只能收敛了怒气,失落地垂下眼眸,作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来。

“姐姐……是不喜欢我吗?”

顾千初穿越前没有遇到过绿茶,闻言便也很耿直,“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目前对你无感。”


“够了!”

顾父低喝道:“顾千初,你怎么刚回家就欺负你妹妹?你这样子不知礼数,让我们怎么放心把你嫁到燕家去?”

“没事的,爸爸。”

顾星茗像一朵娇弱的小白花,轻轻扯了扯顾父的袖子:“姐姐可能只是看不上顾家而已,但一定会喜欢燕家的,毕竟燕家可是京都人人都高攀不起的豪门,姐姐嫁过去就是少夫人,可以享受一生的荣华富贵。”

“一生荣华富贵?”顾千初眨了眨眼问,“那你为什么不嫁?”

自然是因为燕少是个短命的病秧子!

即便他是帝都燕家的掌权人,站在权利巅峰上的王,可他喜怒无常,阴郁变态,还命定活不长!

她顾星茗才不要嫁过去守寡呢!

“这么好的婚事,我自然得让给姐姐……”

顾千初一向平静的面容突然笑了,仿若幽兰盛开一般惊艳众人,这桩婚事她掐指算算便知‘好’在哪里,偏偏顾家人当她是傻子一般糊弄。

泥人也有三分小脾气,顾千初仔细看了看顾星茗的面相,认认真真地说道:“你天庭低窄,起角高扬且额角狭小,说明你目光短浅,只看得到眼前利益,留不住财,能‘荣华富贵一生’的婚事,的确不适合你。”

顾星茗愣了半分钟,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顾千初……好像在骂她?

“爸爸,姐姐在说什么呀?不会是在外面和那些骗子们学来的耍人的把戏吧?”

顾父也不满地皱了皱眉。

他比顾星茗涉世更深,自然能听懂顾千初的这一番话,讲的是顾星茗的面相。

可一个流落在外的小乞丐,哪有机缘学这些高深莫测的东西?

更不要说顾家请过的算命大师,个个都须发皆白,成熟稳重。

哪里见过这种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想到这里,他也赞同起了顾星茗的说辞,认定了顾千初就是个学坏不学好的小骗子。

他语气更加不耐烦:“等到了燕家,收起你招摇撞骗的那一套!如果你乖乖的,以后我还能让你重回顾家。”

“不用了。”

话音一出,三人皆一怔。

“我对重回顾家没兴趣。”顾家不欢迎她,她也不是强求的性子。

顾星茗瞬间挤出眼泪,“姐姐是在怪我吗?”

顾千初一脸问号,“我怪你干什么?”

“姐姐肯定是因为我占了姐姐千金的位置,对爸爸妈妈有怨气,以后才不肯回顾家的,都怪我……”顾星茗眼泪大颗大颗的掉,把顾父顾母给心疼的不行。

“千初你怎么能怪星茗?被抱错了也不是星茗的错,她也很可怜!你就这么容不下星茗吗?”顾母回了神,下意识的开始护犊子,却忘了顾千初才是她亲生的!

顾千初啼笑皆非的看着这对母女,明明这些年流落在外,吃尽苦头的人是她,怎么反而她却成了那个罪人。

她说话向来直接干脆,四处望了望顾家的格局,“顾家这宅子东北为垦卦,注定与子女无缘,可见我与顾家缘分不深,日后不回也无需强求。”

这个蠢货!她知道顾家千金的身份有多值钱吗?到底是流落在外的乞丐,没见识。

顾星茗心底忍不住笑出了声,可还要假装关心地规劝她:“姐姐,你可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女儿,你这么说,多伤他们的心呀!”

“不会的。”

顾千初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我刚刚给顾家算了一卦,下艮上坎,坎为水,艮为山。山高水深,困难重重。大凶,流年不利。真正让你们伤心的事,还在后头呢。”


“顾千初!少给我装神弄鬼!”

顾星茗观察了一下顾父顾母的神色,委屈道:“姐姐何必说这些胡言乱语鬼怪乱神的,你要是不喜欢我,我搬出去给姐姐让位置就是了!”

话落她起身作势真要离开,顾母连忙拉住顾星茗,嚷嚷道,“星茗你是妈妈的命根子,你可不能走啊!”

顾父亦道:“星茗你就是我们顾家的亲女儿!有我在,谁也别想赶你出去!她算什么东西,你给她让地方?这就是你的家!”

他冷眼望向顾千初,“还有你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以为你是算命大师?”

以她的地位,算命大师得管她叫祖宗。

这家人果然和卦象一般,命定与她无缘。

顾千初叹息的摇了摇头,怪不得师尊说,凡人算卦听不得一点不好的,若是不和心意的卦象,便斥责你装神弄鬼。

“我们让你嫁到燕家是为你好,你现在一没学历,二没教养,还神神叨叨的,除了燕家也嫁不出去了!”

顾父满眼的不喜,目光锐利如冰。

顾千初随意掐指算了算,坦然道:“燕家确实比顾家旺我。”

且她命定穿越一劫里面有一场婚姻,是以顾千初愿意冲喜嫁人。

差点被气倒的顾父怒道:“婚车呢,赶紧把她给我送走!”

“姐姐你别怪爸爸妈妈,要怪就怪我吧,顾家永远是你的家,你想回就回,我是真心把你当姐姐的!”顾星茗不吝于表现的良善一点,她越善良,爸爸妈妈越喜欢她。

见她一脸‘真诚’,顾千初点了点头,“看在你这么真心的份上,那临走前我送你们顾家一卦吧,刚刚我便算出顾家一凶卦,得此卦皆运气不佳,多难危险,事多困阻,小灾小难不断,宜谨言慎行,退守保安。”

平时顾千初可不轻易给人算卦,别人是死是活跟她没太大关系。

但今天,好歹也是回了一趟原生家庭。

那她就免费给顾家送一卦!

就当还了原身的生恩!

但这话一出,顾父便黑了脸:“你乱说什么!晦气,赶紧走!”

顾星茗心里冷哼一声,她们家刚收到五亿彩礼,又不用嫁给病秧子了,她倒什么霉,你才倒大霉呢!

然而下一秒,顾星茗惨痛的尖叫了一声!竟是倒霉的被桌子砸了脚!

顾千初突然回头温温柔柔笑着道:“生恩已还,以后,就断绝关系吧。”

丢下这句话,顾千初也不管顾家人是个什么反应,径直上了车,一路来到燕家。

下车后,她抬头扫了眼眼前的建筑,面前房子坐落一排,庄严气派,独栋内外的灯全都亮着,顾千初却感到一丝凉意。

她拢紧了些衣物,继续向里面走去,刚入客厅,就看到正中央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瑞兽麒麟,来平衡阴阳二气。

这房子里几乎没什么人,只有一个老者走过来,面色暗沉,“跟我过来吧。”

顾千初来到所谓的婚房,一进门,她便眉头一蹙。

若说外面就已让人感觉到凉意了,这间屋子里几乎不能住人,气温低,阴气重,房间昏暗,床上躺着一个人,墙上贴着的囍字活生生像个鬼片现场。

顾千初听到老者深深的一声叹息后,门便被不留情的关上了。

她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床边,扫了一眼面前的男人,黑发凌乱的搭在额前,双目紧闭,脸色白的像鬼,但尽管这样,还是难掩他难以侵犯的矜贵,给人一种病态的美感。

顾千初立定,盯着男人看了半响,却发现,自己看不出他的命格。

她滑铁卢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