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病娇王爷宠上天

病娇王爷宠上天

喵柒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一世纪的神医萧月妤,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穿越了,原主跟她同名,居然是位不受宠的王妃。某冷面王爷宠妾灭妻,他身边的小妖精更是恃宠而骄,想踩到她的头上去。萧月妤不是原主,逆来顺受习惯了,她堂堂再世神医,必须把脸狠狠的打回去。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她发现秦洛徹悄悄盯上了自己,当初不是看不上她的吗?

主角:萧月妤,秦洛徹   更新:2022-07-15 23: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月妤,秦洛徹 的女频言情小说《病娇王爷宠上天》,由网络作家“喵柒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一世纪的神医萧月妤,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穿越了,原主跟她同名,居然是位不受宠的王妃。某冷面王爷宠妾灭妻,他身边的小妖精更是恃宠而骄,想踩到她的头上去。萧月妤不是原主,逆来顺受习惯了,她堂堂再世神医,必须把脸狠狠的打回去。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她发现秦洛徹悄悄盯上了自己,当初不是看不上她的吗?

《病娇王爷宠上天》精彩片段

萧月妤在一阵抽噎声中赢来,眼睛微微眯开了一条缝隙,看着古色古香的屋顶木梁,还有水红色的幔帐。

这是哪里?

耳畔传来另外一个丫鬟压低声音:“哭什么哭,姑娘还没死呢!”

“我就是自责,若是把婉夫人的羹给泼了,哪里会有这种事,害得姑娘昏迷了那么多天。”

萧月妤正纳闷之际,突然一股记忆涌入脑中,这才让她知晓发生了怎么一回事。

她,居然穿越了?

如今的她已经不是二十一世纪被誉为“在世神医”的萧月妤,而是不受宠的殷王妃。

耳边杏儿依旧还在抽抽噎噎,萧月妤听得心烦意乱,缓了缓开口道:“别哭了。”

“杏儿,去给我弄一碗热糖水过来。”

“翠儿,你扶我起来。”

萧月妤在两个丫鬟欣喜的注视下起身,值得庆幸的是,自己虽不受宠,身边的两个小丫鬟却是忠心耿耿。

等用了红糖水,萧月妤精神也恢复了些许,看着哭肿眼的杏儿,伸手替她擦了泪道:“不必如此自责,害人的又不是你。”

杏儿一听,哭得更厉害了。

“哭有什么用,还不如思量怎么替王妃报仇。”翠儿是个爽朗耿直的。

萧月妤问道:“翠儿已经想到法子了?”

“那毒就是下在了羹里,可府中大夫是被婉夫人买通了的,自然是不肯说的。”

“我们让将军府的周大夫过来,只要查出有毒,自然就逃脱不得了。”

萧月妤赞许的点了点,但没有开口应下,只道:“那碗羹可还留着。”

杏儿哭着点头:“我一直留着呢!”

等杏儿端来,萧月妤放在鼻翼嗅了嗅,她天生嗅觉对药材极其灵敏,仔细一闻便知道其中一共多少药材,甚至分毫之差也能够辨别,没想到就算是穿越过来仍旧有这本事。

“这碗里确实没毒。”萧月妤不紧不慢,轻勾唇角道,“只是仅仅多了一味药。”

对于这种拙劣的把戏,在她面前不过是班门弄斧。

萧月妤又提笔写了一个方子,交给了杏儿,杏儿虽多愁善感,但做事细腻谨慎。

等药材买来,熬成了一模一样的羹。

萧月妤也由着翠儿穿好衣裙,她从先前那碗羹药里取出两片小叶子,用手指直接搅入了羹碗之中。

忙不迭拿起帕子擦了手,又随手拿起一旁的熏香炉,冷然打开,将其中的绿桑青香块夹起扔了。

翠儿惊愕:“王妃,这不是王爷送的吗?”

萧月妤眸光寒凉,噙着讥笑道:“若我得宠,这香便是让我延年益寿,若是我不得宠,便是要我命的东西。”

翠儿一听这话,当即帮着把香块扔的远远的。

萧月妤端着羹来到了婉夫人的春梅园,还没进去就听到婉夫人抹了蜜一样的娇嗔。

“王爷,你坏!”

萧月妤一阵恶寒,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恨不得拿浆糊把这污染耳朵的嘴给糊上。

“妹妹好雅兴,大白天的就在这唱歌,本王妃自愧不如啊。”


萧月妤笑盈盈的入内,一身青绿色衣裙在她多年修习的仪态下,平添了几分清冷高贵。

她身为王妃,不在乎能不能得这大猪蹄子宠爱,这正宫的气派还是得端出来的。

婉夫人缓缓的从殷王怀中坐起,得意的看了一眼萧月妤道:“王妃娘娘莫不是病还没好,妾身不曾唱歌,莫不是太过思念殿下了?”

“我大病初愈,耳朵可灵敏的很,大老远就听到妹妹在唱歌,唱的还是百鸟朝凤。”

顿了顿,微微敛眉轻笑道,“可惜妹妹学艺不精,差点意思,更像是百鸡朝马。”

这话一出,翠儿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

王妃娘娘这不是损人家在鸡叫吗?

一旁冷眼旁观的殷王秦洛徹俊朗的面容也阴沉了下来,朝马?暗讽他是种马。

“王妃越发没有礼数了!”他沉声呵斥。

萧月妤眨了眨眼,波光潋滟的杏眼很是无辜,嘴上却不饶半分:“臣妾难道还夸不得王爷心尖上的人儿吗?”

“我好心送来养颜羹,反而被你凶一顿,难过的很。”

秦洛徹抬眸望过去,依旧是那张清丽动人的面容,只是比原先少了忧愁惆怅,多了几分凉薄。

养颜羹这三个字,让婉夫人有一丝慌乱,转而搂住秦洛徹的胳膊,娇滴滴道:“王爷给我的燕窝够多了,不劳王妃挂心了。”

“欸,我这是独家秘方,就是在你给我送的那碗基础上又多加了一味草。”

看着婉夫人脸上的笑一点点凝固,萧月妤笑意更甚:“绿桑青,平时用作制香的多,我想着若是用原料加入美颜汤,或许就可以让香气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

萧月妤见婉夫人贴在秦洛徹身边一动不动,便捧着汤走上前去,拿起调羹道:“也是,妹妹历来都是被王爷喂着吃饭的,这柔若无骨的手哪里能亲自喝呢?”

“本王妃向来爱屋及乌,便也随王爷一样惯着你,亲自来喂吧。”萧月妤勺着羹走去。

婉夫人吓得伸手直接推翻了一地,萧月妤冷眯着眼盯着婉夫人。

“这羹里有毒!”

萧月妤冷冷道:“笑话,我这是根据你的方子来做的,那其中杏仁露可价值不菲。”

婉夫人颤着缩回秦洛徹的身边,似乎想让秦洛徹庇护。

秦洛徹也冷然抬眸盯着萧月妤警告道:“萧月妤,你身为正妃,这般善妒,传出去叫人笑话!”

“王爷真逗,我善妒怎会送来羹汤,反倒是婉夫人打翻了我的赏赐,不知好歹,目无尊长礼数。”

婉夫人急了道:“你哪里是好心要给我羹吃,里头放了绿桑青,那是有毒的!”

萧月妤恍然大悟:“原来不可以放绿桑青。”

她美眸一瞥:“那王爷送我绿桑青香块的时候可思量过这个?”

秦洛徹剑眉微蹙,冷然看着她。

“可思量过会和妹妹的美颜羹产生剧毒反应?”她盈盈笑着,眼底皆是嘲讽。

看着不为所动的秦洛徹,眼底掠过一丝厌烦。

“不过罢了,不知者无罪。”

“可妹妹刚才打翻了我的羹,吓得我受惊了这事可没完。”


萧月妤冷冷道:“这府中谁是正妻,谁是妾室,府中的规矩礼数都是什么,可能妹妹都忘记了。”

婉夫人叫道:“你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萧月妤冷眸一瞥,幽幽道:“欲加之罪?这自然是不存在。”

“第一,在这后院之中不知收敛,放荡形骸,不知道的还以为王爷是什么色欲之人呢!这有辱王爷圣明,该罚!”

“第二,自本宫入房内,你自始至终都没有抬过一次屁股,来给本王妃行礼。目无礼数,不知分寸,恃宠生娇,该罚!”

“第三,本宫好心给你羹吃,你却不顾情面礼节打翻我的药,糟蹋我的心意,害我受惊,就算药里有毒。”顿了顿,看向秦洛徹道,“可不知者无罪,本宫也不懂,那你便是冲撞王妃之罪,该罚!”

婉夫人焦急的看向秦洛徹求救,可秦洛徹不为所动,只凉凉的将目光探究的放在萧月妤身上。

他竟不知,自己这个王妃还有这一副伶牙利嘴的模样。

倒是与平日里完全不一样了。

“念王爷疼惜你的份上,便也不动家法了,就在屋中抄女戒十遍,禁足三日,断月例三月,好好修身养性,别被娇宠昏了头,不知自己几斤几两。”

萧月妤看婉夫人不动,偏了偏头看向秦洛徹道:“王爷,我总尚且还有管理妾室的权利吧。”

秦洛徹饶有兴趣地看着她,道:“就由着王妃说的吧。”

萧月妤看着气白了脸的婉夫人,心情畅快的回了屋。

“姑娘干嘛不直接定她的罪,证据确凿,就是她害姑娘的命。”杏儿不解。

萧月妤不紧不慢的吃着糕点道:“你真当王爷不知情,真当那些大夫只是被婉夫人收买了。”

“这些事都是王爷睁一只闭一只眼默许的。”

“他若真想定罪,这府中早没这婉夫人了,我既然在这事上得不到好,那我就退而求其次,做个识趣的王妃,但也不能这么作罢,不管如何也是要恶心恶心那个婉夫人的。”

萧月妤优雅的擦拭着嘴角的碎屑,不疾不徐端茶抿了一口,当真像是个一个风华无限的王妃娘娘。

杏儿眨巴眨眼:“娘娘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

“有何不一样?”萧月妤挑眉。

“以前王妃还是像姑娘,如今的王妃却像是王妃了。”

萧月妤轻叹一口气:“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宅里,若不早些变得厉害些,那只能白搭了这条命。”

原主就是如此,而她既然魂穿在这,必然会帮她博出该得的风华无限。

因着那秦洛徹历来不进院子留宿,倒对于萧月妤而言是件好事,不必和那大猪蹄子迂回。

而她就继续做一些平时想做的事,她虽不得宠,但王妃的正院到底也是大些的,前头不少地荒废着,索性弄了一个围栏,在里头种了一些药草。

六日后,她照例用自己研究出来养心静气的法子,将一大碗水盛满到边缘,小心翼翼的捧在手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