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三模再续小说

三模再续小说

夏寻雪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看到鲍慧的动作,对面的监考老师的脸色一冷,随后一件可怕的事情就发生了!只见,监考老师的面皮一下子脱落了下来,露出了里面那片血红色的筋肉。她的眼睛一下子变得很大,嘴巴也是一下子裂到了耳后根。「你不满意我的考试!你不满意我的考试!」「我最讨厌不听话的学生了!我最讨厌不听话的学生了!」说着,从监考老师的嘴里一下子伸出了一条巨大无比的舌头,一下子腥臭的气息就从她的嘴里冒了出来。

主角:郝晓雨鲍慧夏寻雪   更新:2023-04-12 16: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郝晓雨鲍慧夏寻雪的其他类型小说《三模再续小说》,由网络作家“夏寻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看到鲍慧的动作,对面的监考老师的脸色一冷,随后一件可怕的事情就发生了!只见,监考老师的面皮一下子脱落了下来,露出了里面那片血红色的筋肉。她的眼睛一下子变得很大,嘴巴也是一下子裂到了耳后根。「你不满意我的考试!你不满意我的考试!」「我最讨厌不听话的学生了!我最讨厌不听话的学生了!」说着,从监考老师的嘴里一下子伸出了一条巨大无比的舌头,一下子腥臭的气息就从她的嘴里冒了出来。

《三模再续小说》精彩片段

三模那天,我们全班都被困在了老校区之中。

原本的数学试卷上,没有了选择题,没有了应用题,只剩下了那么一个问题。

【谁,一直在说谎?】

只有全班人的答案都正确时,我们,才能离开这里。

1.

看到卷子上的那个题目的时候,我的脑袋里满是疑惑。

【这、这是什么?】

【不会吧!不会是……】

看到眼前的试卷,我的脑海里忍不住冒出了之前和好友郝晓雨聊起过的怪谈。

据说在二十年前,我们这个临江一高里曾经发生过神秘的失踪事件。那个时候是高三的三模考试,高三 4 个班级,200 名学生居然在短短三小时之内就全部失踪了。

无论是校内还是校外,无论是老师、家长,还是警察,全社会进行了大搜索,但是都没有找到那 200 名学生。

人们找遍了整个老校区高三楼,但是却只找到了整整齐齐的桌椅和桌面上放着的 200 张考卷。

每张考卷上面写着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谁,是多出来的?】。

这件事情很快就变成了本市,乃至全国有名的怪谈。

很多人都在猜测,那些学生是被外星人带走了。

也有些人说,这是大型的黑社会组织活动,将所有的学生都带走做非法器官交易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过去了二十年了。

这 200 名学生,依旧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而作为校方,临江一高赔偿了不少钱给那些失踪学生的家长。

只不过,钱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不少家庭都离开了这座伤心的城市。

也有些家庭,一直在想尽办法寻找线索,想要找回自己的孩子。

而临江一高作为全国有名的重点高中,在经过了这样的诡异事情后,很快就废弃了老校舍。

在距离不远的地方,花了大价钱扩充了土地,建立了新的校舍。

至于为什么不拆除这座老校舍,据说是在进行拆除的时候,又发生了诡异的事故。

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地方有问题,因此只能放在那里,不拆除了。

而这件事情,随着时间过去,渐渐变成了传说。

原本我听着郝晓雨说这些的时候,我只觉得这个家伙又在那边吓唬我。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是真的!

【怪不得……怪不得这一次的考试地点竟然会在这里!】

【我……我竟然真的遇到怪谈事件了!】

【这题目,如果我答不对的话……】

【我……我也会消失吗?】

一想到家中已经白发苍苍的父母,我的心头就是一紧。

爸妈一直把当做是心头肉,如果……如果我有什么事儿的话……

他们、他们一定会受不住的!

想到这里,我的眼睛,看向了坐在我附近的郝晓雨。

只不过,我的话语还没有说出口,坐在我前面的鲍慧却先露出了惊慌的神情。

一下子,她就大叫着站了起来。

「啊!这是什么啊?」

原本来这个废弃了的老校区考三模,她就是很抗拒的。

现在看到了这诡异的卷子,她更是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我刚想要拽拽她的衣角,安抚一下她,却没有想到,讲台上的监考老师一下子露出了厌恶的神情。

「怎么?你对我的考卷不满意?」

说这话的时候,监考的女老师眉头已经完全皱了起来。

可是听到这话,底下的鲍慧却叫得更厉害了。

「这算什么题目啊!这场……这场我们不是要考数学吗?」

「怎么题目会是这样的?」

「怎么可以拿这种东西来吓唬我们呢?」

一边说着,鲍慧一边将手中的试卷给撕成了两半。

「这样吗?」

看到鲍慧的动作,对面的监考老师的脸色一冷,随后一件可怕的事情就发生了!

只见,监考老师的面皮一下子脱落了下来,露出了里面那片血红色的筋肉。

她的眼睛一下子变得很大,嘴巴也是一下子裂到了耳后根。

「你不满意我的考试!你不满意我的考试!」

「我最讨厌不听话的学生了!我最讨厌不听话的学生了!」

说着,从监考老师的嘴里一下子伸出了一条巨大无比的舌头,一下子腥臭的气息就从她的嘴里冒了出来。





离得很近的我,闻到这个味道,本能地就要犯呕。

但是,令我觉得更加可怕的是,鲍慧……被舌头绑住了头。

随后,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倒了下去,而我的试卷、我的头发上也溅上了点点血色。

我的唇角上,甚至也沾上了微微温热的东西。

那是鲍慧的血……

而她,再也没有机会发表自己的抗议了。

因为,她的头颅,已经进了监考老师的肚子。

她,再也没有机会说话了……2.

「果然,蠢货的味道都是发酸的!不过,算了……」

「我最讨厌背后捅刀子的小人和认不清形势的笨蛋了,希望……你们能够给我点惊喜啊 ~」

一边说着,监考老师脸上再度长出了脸皮,变回了正常的模样。

接着,她又开口了:

「距离考试结束,还有 60 分钟。」

「交空卷的死,成为答案的人死。」

「考试期间不许交头接耳,违反考试规则的人,死!」

「只有全班都是正确答案的时候,你们才能活着离开!」

监考老师站起了身子,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嘴巴几乎咧到耳根子!

她就这样阴恻恻地看着我们……

我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她的目光在我的身上停留了很久很久……

在见识过刚才那样的景象之后,没有人再会觉得这眼前的监考老师会是普通人!

尽管现在她的模样和正常人无异,但是鲍慧的半截身子还倒在地上,没有人会忘记刚刚监考老师所做的事情。

她,根本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

而此时时钟在那边滴滴答答地走着,看着眼前的试卷,我一下子也陷入了沉思。

【说谎?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东西……这东西……】

【难道说发生的高三失踪事件,当时也是因为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吗?】

只不过此时,我根本来不及思索这些,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在试卷上面填写上答案!

可对于这个答案,现在的我却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交空卷的死,成为答案的人死】。

而我,绝对绝对不能死!

越是这样,我的脑子就越是冷静。

我记得刚刚那个监考老师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最讨厌背后捅刀子的小人和认不清形势的笨蛋了】。

那是不是意味着如果有人去背后捅刀子,或者做一个认不清形势的笨蛋,就会被监考老师厌恶,陷入极大的困境?

【背后捅刀子?】

【我如果现在写了别人的名字,是不是就是背后捅刀子?】

【可是写自己的名字,不就等于是在自己找死吗?】

【不对!认清楚形势……】

【第一轮……现在是第一轮!】

【我在班级里面的人缘并没有很差,就算是有人讨厌我,我怎么也不可能成为本轮的答案!】

【所以,不要捅别人刀子!所以,这一轮写下我自己的名字,是没有问题的!】

想到这里,我在卷子上写下了一个名字。

【谁,一直在说谎?】

【答:夏寻雪】

我的名字,就是夏寻雪,寻找失踪的夏雪……





在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爸妈和别人家不一样,我的爸妈比别人的爸妈要老很多。

以前去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师经常会把我的爸妈错认成是我爷爷奶奶。

不过时间久了,我也就习惯了。

那时候我只以为爸爸妈妈只是年纪比别人大一些,却没有想到在我家里还会有这样的秘密。

那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家从来不过中秋节,为什么家里有个上锁的房间,从不让我进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年的 5 月 23 日,爸爸妈妈都会去烧纸。

更不知道为什么,每年 3 月 9 日,爸爸总是会带回来一个蛋糕。

但就只是放在桌子上,直到蛋糕坏了,也不许我动一口。

我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过年的时候,那些长辈们看着我总是会说:「真像啊!真像啊!」

我一开始以为他们说的是我真的很像我爸我妈,我是爸爸妈妈的孩子当然会很像他们啦!

但是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说的是我很像我的姐姐……

没错,我很像我那个已经失踪了二十年的姐姐。

大人总觉得小孩子不懂事,什么都不知道。

但他们也不知道,在我小学三年级,意外进入姐姐的房间之后,我就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原来我像的不是我的爸妈,而是我的姐姐。

那个大家绝不开口,却是已经失踪了二十年的姐姐——夏雪。

也是那个时候,我才明白,我的名字的含义。

我的名字叫作夏寻雪,爸妈永远不会忘记寻找已经失踪了二十年的姐姐夏雪……

也是从那天开始,我变得很会藏秘密,为了不让父母发现我的异样,我一直假装着自己不知道姐姐的事情。

直到我初中的时候,爸妈才告诉我关于姐姐的事情。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我早就知道了姐姐的存在,也早就知道姐姐夏雪,就是在临江一高消失的。

虽然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但是对于这个和我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姐姐,我本能地就想要知道更多关于她的事情。

我的脾气很倔,只要认定了一件事情,就会拼了命地去完成。

所以尽管爸妈不同意,我还是来了临江一高读书。

我想,在这里也许能够了解更多关于姐姐的事情。

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现在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只是想弄清楚姐姐去哪了,如今到底是生还是死。

我根本没有想到,姐姐竟然可能会陷入这样的怪诞世界。

我也根本没有想到,我可能……我可能也要丧生在这个怪诞世界之中了……

【不!不行!】

【爸妈已经失去过姐姐了,我……我绝对不能留在这里!】

【我要出去!必须要出去!】

想到这里,我的脑袋也在快速运转着。

越是紧张、恐惧的时候,我的脑袋就越冷静。

【监考老师,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只要找到了答案,我们就能够出去吗?】

【可是,如果这是一部恐怖电影的话,玩弄人心的怪物就会这样简单地就放我们出去吗?】

我心里的答案,当然是:【不是!】

【不可能!】

【如果只是为了玩一场游戏的话,那年失踪了的 200 个学生,怎么可能一个人都没有答对?】

【按照道理来说,死的人越多,了解到的线索就会越多,这答对的概率也会越大啊?】

【只能……】

【只能说明这个题目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我莫名想到了那句话。

【除去了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也是真相!】

【所以说,这个题目中肯定存在着陷阱!】

【要么,就和监考老师说的一样,找到答案,我们就能出去。但是答案,是绝对不可能被我们猜到的。】

【也就意味着,答案不可能是我们高三(1)班的同学。】

【所以,答案是……】

【监考老师!】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又看向了监考老师。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监考老师似乎也在看着我!

我们的目光微微对视,我就感觉到了一种慑人的气势!





而她看着我,竟然对我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明明现在的她只是一张最为普通的面庞,可是我却感觉自己的背后都开始冒起了冷汗。

下一秒,我就赶紧眼神躲闪了过去,不敢再看监考老师一眼!

我低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才慢慢从刚刚的恐惧中缓了过来。

【吓……吓死我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你是被一条巨蟒盯上了一样。

你一开始并不能够觉察到危险,但是,等你觉察到的那一瞬间,巨蟒就已经将你一口吞噬了。

连一句呼救的时间,都不会给你留下。

不过,我越是害怕,脑子就越是清醒。

一下子,我反应过来了一件事情,一件我刚刚没有想到的事情!

【如果说……】

【如果说答案是监考老师的话,也就是说她一直在说谎。】

【那么她什么地方说谎了呢?】

【一种可能是题目在说谎。】

【双重否定为肯定,所以两个条件中,只有一个变为了否定。】

如果说这是假题目:

谁,一直在说谎?

只有全班人的答案都正确时,我们,才能离开这里。

那真题目,可能是:

谁,没有在说谎?

只有全班人的答案都正确时,我们,才能离开这里。

真题目,也可能是:

谁,一直在说谎?

只有全班人的答案都错误时,我们,才能离开这里。

如果说是这样的话,想要写出错误的题目,未免太过于简单了吧!

两个题目的答案都是差不多的,只要写出一个没有在说谎的人,就能够答对了!

怎么想这都是不可能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上一次失踪的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多呢?

【而另一种可能是……】

【另一种可能是她在这件事情上撒谎了!】

【就算我们答对了题目,也永远无法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铃声响了起来。

而随着铃声响了起来,所有人面前的试卷一下子就消失了。

「1 小时后,铃声响起第三下的时候,开始第二场考试。」

「迟到超过 3 分钟的,失去考试资格。」

说完,监考老师诡异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随后扫视了我们一眼,她伸手打了一个响指。

一下子,她便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

而随着她的离开,倒在地上的鲍慧的尸体,也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我的衣服上、桌子上的血渍也在一瞬间消失,一切干净得就好像刚刚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

「这……这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在哪?还在正常的世界吗?」

「卧槽!咱们学校真的有鬼啊!」

「我……我们不会等会儿也会死吧?我不要!我不要!」

「到底是哪个龟孙子一直在说谎!赶紧给老子出来!」

「就是就是!别让大家伙儿一起陪你死啊!」

监考老师走后,教室里一下子闹腾了起来。

原本几个人说话的声音就很吵了,一下子全班几十个人的话夹杂在一起,更是一下子闹得厉害。

而就在这个时候,几个同学已经快速行动了起来,一下子教室门就被打开了。

「走啊!先出去看看!待在这里,难道要等死吗?」

「说不定这里会有线索的!咱们赶紧去找找!」

「是啊是啊!我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待着了!」

「快走!快走!咱们离开这里就没事儿了!咱们快走!」

说着一群同学就闹哄哄地想要离开,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却挡在了门前。

「等等先!」

一个高个子的女生,一下子开口大声喊住了想要出去的同学。

我的眼睛也不自觉地被这个女生吸引,目光看向了她。

说话的正是我们班的班长李心怡。

「大家伙儿先冷静一下,现在贸然行动很可能会有危险!」

「那些恐怖片里,不都是单独行动的人,会被袭击吗?」

「而且刚刚那个监考老师说,迟到的人失去考试资格……」

「这真的很奇怪!咱们现在的手表都已经失灵了,这老校区很大,如果你们离开了这座教学楼,等会儿要是听不到铃声怎么办呢?」

李心怡的话,一下子让班级里的同学安静了下来。

不过很快,一个女声传了出来:

「那要怎么办?难不成留在这里等死吗?」

「出去探险的确危险,但是总好过在这教室里等死!」

「如果说一个人出去有危险的话,那只要不落单不就行了!」

说话的是我们班的班花刘艳艳,在班级里面她一直都是很有人气的。

听了她说的话,班里面的男生也赶紧在那边附和了起来。

「就是!艳艳说得没错,恐怖片里留在原地的也没好事情!」

「还是赶紧出去看看吧!说不定外面会有什么线索呢?」

此时一个高个子的男生也在那里开口了,他是我们班的体育委员高赫。

他平时为人很热心肠,在班里面很有些人缘。

不过,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大家都知道,他是刘艳艳的「护花使者」。

这个时候他会开口,我一点也不意外。 

「而且,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是安全。现在监考老师想要把我们困在考场里面,说不定就是为了阻止我们去寻找生路!」

「说不定,走出校门就安全了呢!」

听到这话,很多同学也不再犹豫,赶紧喊了起来。

「高赫,带我一个!我和你一起去校门口!」

「高赫高赫,我也去!咱们这么多人一起,肯定没事儿的!」

这样说着,一下子好多人就跟着出去了。

而在门口拦着的班长李心怡也是一下子被挤了出去,一不小心摔在了门旁。

看到这个景象,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总是有些惴惴不安的感觉。

【这个时候,真的是人越多,就越安全吗?】

就在我想事情的时候,好友郝晓雨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