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半糖情书

半糖情书

裴觉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完全看不出当年的影子。我想,人都会变的,我也变了。一天的工作结束,我累得浑身酸痛。同事却好像打了鸡血。「我靠!这张帅爆了!!」

主角:裴觉程岁   更新:2023-04-11 19: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裴觉程岁的其他类型小说《半糖情书》,由网络作家“裴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全看不出当年的影子。我想,人都会变的,我也变了。一天的工作结束,我累得浑身酸痛。同事却好像打了鸡血。「我靠!这张帅爆了!!」

《半糖情书》精彩片段

按照裴觉爸妈的要求,我留下一封万恶的分手信,彻底断了裴觉的念头。


这场限定三个月的初恋,随着秋天的到来,悄然陨落。


我改了名字,跟高中同学尽数断联。


——我以前挺没有存在感的,没少被同学欺负。


我珍惜来之不易的求学机会,也学会健身和打扮。


姓名外貌都变了,再加上裴觉爸妈有意隐瞒,裴觉根本找不到我。


在他眼里,我跟死了没区别。


但裴觉的事,我倒是没少听说。


在我离开后,他决定复读,考上了北电。


大学出道,星途坦荡。


他在镜头前斯文而清俊,柔和笑容撩拨粉丝的心。


完全看不出当年的影子。


我想,人都会变的,我也变了。


一天的工作结束,我累得浑身酸痛。


同事却好像打了鸡血。


「我靠!这张帅爆了!!」


「什么?」


「裴觉的新路透!上热搜了!」


我伸头一看。


一张抓拍的照片,引起热议。


「裴觉这场戏是偶遇前任,你们看他的眼神!简直神了!」


「裴觉把男一号演活了!!」


照片中,裴觉静静地望着前方。


举手投足很是斯文。


眼底却燃烧着黑色的火焰,肆意而疯狂。


更让我心惊的是——照片边缘,他目光所及之处。


虚化掉的背影。


是我。



翌日,拍摄继续。


女主角那边出了点意外,要去医院。


这是一场重要的男女主对手戏,谁都耽误不起。


导演很急,最终决定,先找个替身,把裴觉的镜头先拍了。


裴觉要亲自选替身。


我站在人群最外围。


裴觉目光偏偏落在我身上。


「就她了。」


我很蒙。


导演没有任何意见,还催我快点换上女主角的衣服。


我只需要出个背影。


但为了防止穿帮,化妆师还是给我上了个妆。


站到裴觉面前时,他有一瞬间的恍神。


我不敢和他对视。


裴觉问:「你很紧张?」


「我没演过戏。」


「你不用演,听着就行。」顿了顿,他又说,「放松,你紧张,身体就会僵硬,拍出来不自然。」


「好的。」


「可以深呼吸,调节一下。」


「谢谢裴老师。」


「嗯,一会儿镜头对着我,你听我说台词就行。还有——」


他没继续说。


「还有什么?」我抬头,看他。


「还有,我的巧克力呢?」


裴觉一字一顿,眼底流露出一股疯劲儿,丝毫不输当年。


他缓缓伸出手。


「岁岁,七年了,应该买好了吧?」



掉马了。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裴觉恐怕早就认出了我。


恰巧这段戏,也是男主久别重逢后,对女主的深情告白。


我恍惚以为,那就是他想对我说的话。


但怎么可能呢。


现实里的裴觉,从没对我说过情话……


拍完后,导演对我竖起大拇指。


「小程,你挺有拍戏天赋的,刚才你的眼神很到位。」


我:……


有没有可能,我俩都在本色出演?


接下来几场戏,裴觉点名由我来对接。


我头都大了,裴觉牵扯利益太多,导演都得罪不起,这时候任命我,不是报复是什么?


我从助理破格升成副导,裴觉的专属副导。


一天十八个小时都得围着他转。


但我干的不止副导的活。


比如,组里要搬重道具,女生也得出力。


我刚撸起袖子,就被裴觉抓住。


「给我买杯奶茶。」


不光奶茶,他还点了很多零食。


明明外卖可以送,却非得我人肉回来。


但有一说一,同事们都很羡慕我,可以带薪外出闲逛。


买零食回来,裴觉却不吃。


「不想吃了,拿走。」


如此,在裴觉手下工作一周,我居然胖了。


久而久之,连同事都很好奇。


「他是不是故意买零食给你?」


「不可能。」


「但他真的很纵容你啊。」同事说,「裴觉很严,这部戏他公司也投钱了,之前的副导都被他说过,可是他从没训斥过你。」


「没有的事。」我矢口否认。


他不折磨我就不错了。


剧组里的风言风语,飘到了苏周然耳朵里。


苏周然急忙赶来。


「你就是裴哥哥的新助理?」


我忍不住纠正她:「是副导。」


「这么年轻,能干得好吗?」


「苏小姐,请不要以貌取人。」


苏周然撇撇嘴,盯我看了半晌。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可能你认错了。」


我没兴趣跟小公主叙旧,继续整理工作计划。


苏周然哼了一声:「你们这些剧组的女人,我见得多了。」


我:「?」


「不要以为裴哥哥重用你,你就有机会往上爬,我劝你摆正自己的位置,否则最后伤心都来不及。」


「你在说什么?」


「你跟裴哥哥以前的女朋友有点像。」


苏周然说完这句话,等着我的反应。


她以为,我会震惊难过,被当成替身了。


可我困惑地看着她:「所以呢?」


「他重用你,只是把你当替身,并不是有多赏识你!裴哥哥痛恨那个人,你也不要太得意!」


我放下手中的工作,笑着看她。


「既然恨,为什么还要找替身?这很矛盾,苏小姐。」


苏周然无言以对,气到跺脚。


她走后,我的心却静不下来。


裴觉痛恨我。


果然如此。


晚上,裴觉突然给我发消息,让我给他送药。


本着男主角不能得罪的原则,我买药送了上去。


我以为裴觉只是折腾我一下。


可他确实病了,额上流着豆大的汗珠。


「你怎么了?」我问。


「胃痛。」


「你助理呢?」


「去市区了,赶不回来。」


奇怪,裴觉以前没有胃病的啊。


我问:「你的胃……是怎么了?」


「复读那年,没好好吃饭。」


「怎么不吃饭?」


「没人给我留饭。」他半合眼皮,看着我。


这让我想到以前。


裴觉来打地铺时,我都会给他留一口饭。


等我写完作业,他已经把饭吃得干干净净。


「食堂呢?」


「难吃。」


嗯,是他的倔脾气。


我看到桌上有一大桌子菜,还冒着热气。


裴觉说:「刚到,胃痛吃不下。」


「可惜了。」


每天吃剧组盒饭,我快馋死了。


「你吃吧。」他貌似随意地说,「留着也是浪费,不吃就帮我倒掉。」


我掰了一次性筷子,在桌边坐下。


我吃得很安静,屋里也很安静。


我以为裴觉睡着了。


一扭头,他正看我,嘴角还挂着笑。


只是一对视,他的笑容就不见了。


又恢复成全世界都欠他的模样。


恶犬。


一点没变。


我在心里偷偷说。


我们照例沉默着,互不说话。


直到我走,裴觉才开口。


「岁岁,我和苏周然没有任何关系。以前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不会有。」


「哦,」我礼貌地点点头,「可是裴老师,我不在意了。」



我这句话,让裴觉脸黑了好几天。


无所谓,反正快杀青了。


但就在杀青前几天,出了个不小的意外。


一段船中戏,大风天。


录音师去上厕所了,我暂顶他的工作,站在甲板边缘,举着比我人还长的麦克风。


我有点不平衡,摇摇晃晃。


一阵狂风吹来,没站稳,我就从船上掉了下去。


下面是湖,而我不会游泳。


混乱间,我听到一声疾呼。


「岁岁!」


裴觉直直跳了下来。


他紧张地抱着我,像是再也不撒手了似的。


后来,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醒来在陌生的房间里。


床头有手写留言:


「这是我家,离拍摄基地不远,给你请假了,先休息几天。要换衣服的话,衣帽间里有,刚叫人买的女士衣物。」


字迹一看就是裴觉的。


很多演员在拍摄基地周围有房。


裴觉也不例外。


以前我看八卦,说他大多数时候都住在这儿。


房子很干净,我进入衣帽间,一把碎花伞,最先映入眼帘。


正是很多年前,我给裴觉打的那一把。


伞已经很旧了,质量也不好,可它却被放置在衣帽间的最中心。


我忽然想起大雨滂沱的那一天。


我用这把伞,遮住了狂风暴雨。


裴觉一直想把我轰走。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扯开他的外衣,检查他的伤口。


「你他——」他想说脏话,又忍住了。


「还好,不用去医院。」我把伞往他手里一塞,「你等着,我去买药,很快回来。」


「赶紧滚!」


他暴躁极了。


十分钟后,我去而复返,买了药,还买了吃的。


大雨把我浇成小水人。


他沉默地望着我。


从那天开始,裴觉没再跟我说过一句脏话。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他那天很震惊。


从未有人在他的生命里去而复返。


我是第一个。


……


回忆结束。


我找到女士衣物,慢慢换着。


上衣还没穿好,衣帽间的门突然被推开。


我和裴觉面面相觑。


有点尴尬。



裴觉赶紧退了出去。


待我换好衣服,他焦急道:「你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以为你又走了!」


我:「凶什么。」


裴觉愣了下,气焰全消。


以前这句话很管用。


只要裴觉脾气上来,我就不轻不重地问一句「凶什么」,他立刻偃旗息鼓。


没想到,如今还管用。


我接着道:「我还没怪你呢,你进衣帽间怎么不敲门?」


「我又不知道你在里面!」他涨红了脸,「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你要是不爽,我可以跟你道歉,对不起。」


「……」


以前我就发现了,裴觉虽然像条疯狗,但在某些事情上,意外地纯情。


「没关系,」我有些累,不假思索地说,「又不是没看过。」


说完,顿觉不合适。


果然,裴觉抿着唇,从脸到脖子,全红了。


我岔开话题:「你今天没戏?」


「拍完了,我去煮稀饭,你一会儿把药吃了。」


落水的缘故,我有点感冒。


裴觉把稀饭端来时,身上还系着围裙。


我不禁多打量两眼。


「恶犬系围裙,挺贤妻良母的。」


「你说什么?」


「我说,谢谢你。」


裴觉眼神一亮,好像得到嘉奖的狗狗。


但语气还是凶巴巴:「饭都吃光,不许浪费。你还想吃什么?我可以勉为其难给你做。」


「不用麻烦,你忙你的吧。」


「明早没我的戏,我今晚不回剧组,有时间备菜。」


我迟疑:「那你要睡在这里?」


「嗯。」


「……我搬去侧卧。」


「侧卧没有多余的床褥,病了就在床上躺好,少折腾自己。」


裴觉指了指地板。


「老样子,我打地铺。」



半夜我又起烧。


裴觉几乎没睡,隔段时间就替我换毛巾。


人烧得糊涂,难免出现幻觉。


恍惚间,我以为回到那个不大的地下室。


裴觉睡在地上,避嫌似的,离我好几米远。


我们中间隔了一张桌子,我望过去,只能看见他的后背。


有一次,裴觉生病,强忍着没说。


我半夜察觉不对,起来试他的额头。


很烫。


我跑去楼上找退烧药,又一遍遍地用毛巾擦拭他的脸。


裴觉伸手,突然抓住我。


抓了好一会儿,怕我走掉似的。


等睡着,才放开。


这就是毕业前,我和他最近的一次接触。


大多数时候,我们形同陌路,在学校也擦身而过。


……


昏昏沉沉地过了一夜。


第二天醒来,裴觉已经不在了。


他临时被叫去补拍。


但桌上,摆着已经做好的菜。


正中间,是一包巧克力。


最贵的那种。


饭吃到一半,有人进门。


我还以为裴觉回来了。


但来的是个陌生男子。


我有印象,裴觉的经纪人,也是他的好朋友。


经纪人呆呆地看着我。


「卧槽,裴觉会藏女人了。」



我百般解释,我只是剧组副导。


经纪人问我叫什么名字。


我说:「您就叫我岁岁吧。」


他惊得差点蹦起来。


「岁岁?你就是岁岁!」


「怎么了?」


他恍然大悟地看着我:「你就是岁岁啊!」


见我疑惑,他说:「裴觉之前疯了一样找你。」


我:……


「找不到你,他就自暴自弃,不吃不睡,整个人一度颓到谷底,啧啧。」


经纪人笑容和善:「这下好了,他找到了,可以安心了,七年啊,不用再折磨自己了。」


「您说笑了,」我说,「我只和他谈过三个月,没那么难忘。」


「怎么会?你不知道裴觉当明星,也是为了你吗?」


我愣住。


「因为他爸妈的关系,他从小到大都很厌恶明星这个职业,之前家里让他童星出道,他都拒绝了。可是就在跟你分手后,这家伙突然说要当明星。


「说是因为你喜欢电影,当明星的话,可以站在最亮最高的地方,让你看到……」


确实有那么一回事。


曾经有天夜晚我睡不着,跟裴觉搭话。


「裴同学,你睡了吗?」


「没。」


「我今天看了一部电影,《罗马假日》,真好看。」


「没兴趣。」


「我喜欢电影,要是我以后也能拍电影就好了,但拍电影很费钱吧?我没钱。」


「不费,拍。」


我觉得他什么都不懂,还异想天开,就没再说话。


原来他都记得。


经纪人很是感慨。


「你啊,只用三个月,就让他惦记一辈子。」


下午,裴觉回来了。


他问经纪人:「你来干什么?」


「你要杀青了,过来打扫一下啊。」


「不用,你走吧。另外,我要休息一段时间,别安排通告。」


「啧啧,见色忘友,还记得以前,你找不到她,在我面前痛哭涕流……」


裴觉打断:「别在我女朋友面前说这些。」


我纠正:「前女友。」


「你没亲口跟我提分手,就不算分手。」


「我写信了。」


「一封信而已,我看完就扔了,谁知道是不是你亲笔写的。」


经纪人见状溜了。


我:「裴觉,看到那封信你不生气吗?我说要扒你的料……」


裴觉笑了:「你没那个胆儿。而且,爆没爆料,我自己不会看新闻吗?」


我哑然。


裴觉去洗水果。


我继续说:「分手只需要一个人同意。不管你认不认,我们早就没关系了。」


他身形一僵:「那我重新追。」


「没用的,裴觉。」


「你是不是生我的气?」


他烦躁地点上一根烟,但看了看我,又掐灭。


「因为我骗了你,没告诉你我的背景?还是因为……因为苏周然,我没及时跟你解释清楚。」


「都是,也都不是。裴觉,我俩不是一路人,不要强求了。」


屋里静得落针可闻。


不知过了多久,裴觉眼中布满血丝,发狠似的说:


「我就要强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