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总裁收手吧夫人她反击了

总裁收手吧夫人她反击了

凤小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聂琛的白月光死在宋念的手里时,她成了人人唾弃的杀人犯。男人没有将她送进监狱,而是转身将她娶进门,当然,他是为了更好的折磨和报复她。宋念失去孩子,父亲也死了,人生支离破碎之后,癫疯死去。再见面时,聂琛依旧是那个一城霸主,她成了人人追捧的超级经纪人……

主角:宋念,聂琛   更新:2022-07-15 23:2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念,聂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总裁收手吧夫人她反击了》,由网络作家“凤小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聂琛的白月光死在宋念的手里时,她成了人人唾弃的杀人犯。男人没有将她送进监狱,而是转身将她娶进门,当然,他是为了更好的折磨和报复她。宋念失去孩子,父亲也死了,人生支离破碎之后,癫疯死去。再见面时,聂琛依旧是那个一城霸主,她成了人人追捧的超级经纪人……

《总裁收手吧夫人她反击了》精彩片段

“念念,这就是爸爸的公司,等你长大,爸爸就把公司送给念念好不好?”

“我们的念念最可爱了!念念是我们宋家的小公主哦!”

“爸爸!”

一夜好梦,每个梦见爸爸的夜晚,都是宋念一天之中最美好的时光。

她又梦见了小时候,父亲抱着她站在公司门前,自豪的告诉她,那就是宋氏集团。

等宋念长大,就会送给她。

可惜……

醒来的时候,瞥了一眼旁边的闹钟,已经是早上九点,她昨晚十点入睡,足足做了近十一个小时的梦。

“醒了?”

暗处传来一阵低沉的嗓音,宋念怔了怔,抬眸望去。

聂琛的脸隐在黑暗里,看的并不真切。

“聂琛。”

结婚三年,他们从未同房睡过。今日他突然出现,宋念有些紧张。

昨晚的噩梦历历在目,他掐住她的脖子,眼底散发着狠厉的光芒。

他恨不得她死,她知道他恨不得她死。

“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男人缓缓起身,一步步的走到她面前。

头顶巨大的阴影压下,宋念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男人却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

“不知道。”

右手被他抓的生疼,宋念皱眉,不敢低头看他。

“今天是婉儿的死忌!”

心脏猛地抽疼,宋念抬眸看他,下意识的咬紧唇瓣。

又到了这一天了,他们结婚三年。每年的这一天,聂琛都会狠狠折磨自己。不知道这一次,他又会怎么对付自己。

“聂琛,我说过,林婉儿不是我害死的。”

深吸一口气,对上他鹰隼般的眸子,宋念一字一句开口。

“哦?是吗?”

阴郁的声音带着些渗人的笑声,聂琛狠狠甩开她的手,“既然你还是死性不改,那就别怪我。”

宋念还没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床头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是母亲打来的,她不敢犹豫,立刻接听。

“念念,你爸被警察抓走了!你快回来!”

“什么?”

心陡然一紧,宋念的第一反应就是看向聂琛。

是他,一定是他做的!

“怎么?又听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吗?”

聂琛坐回沙发,冰冷的脸庞浮现一抹讥笑。

“你到底想怎么样?”

宋念盯着他,眼眶逐渐通红,“聂琛,你怎么对我都无所谓,可是你不准碰我爸!你不准碰宋家的任何一个人!”

情绪终于绷不住,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宋念,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求我才对吗?”男人抬眸,漫不经心道:“你知道惹怒我,没有好下场的。”

“好,那我求你。”宋念挺直身躯,眼泪划过眼角,“我求你放过我爸,你放过他,他身体不好,他不能坐牢的!”

“我放过他,谁放过婉儿?”

聂琛薄唇紧抿,语气凛冽。

“你要我说多少次,林婉儿不是我害死的!她是自己掉下天台摔死的!”

宋念再也忍不住,泪水“簌簌”往下掉。

这么多年,她解释的次数也够多了,可聂琛从不信她。

三年前,林婉儿抑郁症发作,想要跳楼自杀。宋念在收到她的短信后已经迅速跑过去了,可是当她赶到的时候,林婉儿正准备跳下去,她要去拉,却只拉住了她的袖子!

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好朋友死了,还没来得及悲伤,就被聂琛误以为是杀人凶手!

无论她怎么解释,他从来都不相信他,还娶了她,将他囚禁在宋家这个牢笼里,整整三年。

“还真是嘴硬!”聂琛冷笑一声,“跟我去医院,带你去见一个人。”


医院,走廊尽头。

宋念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再看见林婉儿的家人。

自从林婉儿死后,她的家人就都出国了,怎么会突然回来?

“伯父,伯母?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面对林婉儿的父母,宋念满心歉疚。

林婉儿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没有拉住她,自己也有责任。

“就是你?就是你害死了我女儿!”

林婉儿的父母一看见宋念,瞬间就冲了过来,他们死死拉住宋念的手腕,满眼恨意,“你为什么要害死我女儿?我女儿到底有哪里对不起你的地方?”

“伯父伯母,我没有,婉儿不是我害死的!”

看着歇斯底里的两位老人,宋念看向聂琛,满脸不解,“聂琛,你到底想干什么?”

男人逆光而站,宋念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看见他眼底的阴郁。

“婉儿的妹妹,慕雅肾功能不全,需要一个新鲜的肾脏。”他一字一句开口,“我匹配过肾源,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手指忽而僵硬,又陡然收紧。

宋念退后一步,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要我把肾脏捐给林慕雅?”

“是。”他漫不经心的开口,“这是你为自己赎罪,最好的方法。”

一股凉意,从心底涌出,片刻蔓延到四肢百骸。

宋念看着眼前的男人,泪水在眼底肆虐。

这是她爱了整整五年的男人啊!她掏心掏肺的对他,可是换来的是什么,是他要把自己的眼角膜给别人!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赎罪?我没有罪,为什么要赎罪!”宋念咬唇,一把抹去眼角的泪水,“我不会捐的!聂琛,你别做梦了!”

说完,宋念转身就要走。

“你敢走出医院一步,我就让你爸死无葬身之地!”

他的话如果一道闷雷在耳畔炸开,宋念浑身的力气被抽干,她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眼眶逐渐湿润,她苦笑道:“聂琛,你凭什么一次又一次的威胁我?”

“这是你欠婉儿的。”

他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宋念缓缓闭上双眼,“你想要什么,就都拿去。”

就当是她欠林婉儿的,就当是她没有拉住林婉儿,眼睁睁看着她坠楼的惩罚。

看着她瘫坐在地上的背影,聂琛眯眼,眼底闪过一抹不知名的情绪。

他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可是林慕雅的病情严重,不能再等了!

而眼前这个女人,不过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罢了!没有让她给林婉儿偿命,已经是恩赐!

下定决心,他薄唇亲启道:“手术结束后,我会放了你父亲。”

“我还有一个要求。”宋念心若死灰道:“手术后,我们就离婚吧。”

既然他身边已经出现了一个和林婉儿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那么她也就不需要留在他们身边了吧?她是时候,让出聂太太的位置了。

她也是时候,把这个男人从自己的生命里剥离了。

“好,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答应你。”

聂琛收回落在她身上的目光,眼底闪过一抹莫名的情绪。


宋念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天后。

睁开双眼,看着周围纯白的一切,以及空气中弥漫着的消毒药水的味道,她动了动身子,很痛。

“你醒了!”耳畔传来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宋念扭头,才看见后妈王琳坐在一旁冷眼看着她。“你怎么回事,当个少奶奶都能当进医院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被囚禁在聂家三年,几乎没怎么跟宋家人见过面。

三年后第一次见面,王琳对待她的态度也是意料之中。

“你以为我想来这里?要不是阿琛告诉我,你得了阑尾炎在做手术,我会来吗?”

王琳翻了个白眼,三年了,如果不是聂琛突然联系,她早就忘了自己还有个继女了。

“阑尾炎?”宋念突然想笑,她把自己的一个肾都捐给别人了,他居然跟王琳说自己得了阑尾炎?真的是太可笑了!

“你还笑的出来!”王琳见她在笑,一脸气愤,“我警告你,好好的伺候阿琛,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了,不然你爸的日子没那么好过!”

“我爸?我爸现在怎么样了?”提到父亲,宋念顾不得疼痛,咬牙想从床上爬起来

“哼,你爸回家了!”王琳翻了个白眼,从床上起身,“每年的这几天,你爸都要因为你受罪!聂少奶奶,我请你不要再做出惹阿琛不高兴的事情了!不然明年的今天,你爸不知道又要受什么样的罪!”

“爸没事就好。”

王琳的声音刺耳,宋念自嘲的似的扯了扯嘴角:是啊,每年林婉儿忌日的时候,受到折磨的,又何止是自己一个人?就连父亲,也一次又一次的被她影响。

不过明年,应该不会这样了,因为她就要跟聂琛离婚了。

住院住了大概十几天,宋念的身体逐渐恢复,已经可以出院。

她住院的这段时日,聂琛从未来过,她也一直都没有见过林慕雅。

林慕雅,是林婉儿的亲生妹妹。可是她一直在国外留学,鲜少回国,所以宋念从来都没有见过她。

“你好,宋念,可以谈谈吗?”

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宋念见到了林慕雅。

扭头看向门边的时候,宋念以为自己看见了死去的林婉儿。

眼前这个坐在轮椅上,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是如此的温柔娴静,和死去的林婉儿简直一模一样。

宋念放下手中的行李,一字一句开口道:“你就是婉儿的妹妹?”

“是我。”林慕雅推着轮椅进了病房,她抬眸,开始恣意的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宋念的身形修长,皮肤白皙细腻,身上的黑色长裙更加显得她白的发光。

她的面容清冷,是那种让人不敢靠近的面庞,高级而又淡雅。

怪不得,以前姐姐总是在自己面前夸宋念漂亮。

这个女人,又岂止用漂亮可以形容?

“你找我有事?”宋念直奔主题,不想过多的浪费时间。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有件事,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林慕雅双手环胸,唇角微勾,漫不经心道:“在给你做手术的时候,医生发现你怀孕了!不过阿琛还是让医生把你肚子里的孩子拿掉了!所以你知道,在阿琛心里,我有多重要了吧?”

“——”

宋念震惊,双手双脚都在颤抖,心脏冻结成冰!

“不可能!不可能!你骗我!”

“信不信随你!”看见宋念的表情,林慕雅笑的更加放肆,“不过也还好啦!孩子还小,才七八周,又没成型,你不用那么难过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