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橙子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 > 全部小说 > 其他类型 > 武逆证道

武逆证道

异草等待奇花著

其他类型连载中

万年之前的大战,让武界无数人族大能陨落。而万年后的武界,被无数强大宗门垄断,普通人想要修行,难如登天。高阶的武技,强大的武器,神级的丹药,都被上游的宗门牢牢掌控!平凡人只能仰望。但这世间从来不缺想要打破这一切的人!山村里的江凡,凭着一把残剑!打破了这一切束缚……

主角:江凡,唐婉儿更新:2024-03-04 11:32:31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凡,唐婉儿的其他类型小说《武逆证道》,由网络作家“异草等待奇花”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万年之前的大战,让武界无数人族大能陨落。而万年后的武界,被无数强大宗门垄断,普通人想要修行,难如登天。高阶的武技,强大的武器,神级的丹药,都被上游的宗门牢牢掌控!平凡人只能仰望。但这世间从来不缺想要打破这一切的人!山村里的江凡,凭着一把残剑!打破了这一切束缚……

《武逆证道》精彩片段

“尔等,睁眼好好看看!”

“这就是你们口中的璀璨盛世!”

半空中,一名男子手持残剑,望着眼前的众人,近乎咆哮!他的眼里,布满无尽悲凉!而他身后,乌云密布,大片黑雾直连天地,里面有无数人形触手涌动。所到之处,皆成残檐!

生灵涂炭,无尽哀嚎。

“为你们赴死,我真不甘....”

随后他轻抚手中残剑,然后化作流光,直奔黑雾.....

直至残剑冲散乌云,划破凌霄,破空而去!残破大地才迎来破晓,待乌云散尽!男子与黑雾皆已化作虚无.....

武界-邻山

这里山峰林立,云雾环绕在山间,风景绝美。出晨的金光穿过山峰,射在云层,宛如画卷。

山中溪旁的小道上,一头老牛缓缓踱步。牛背躺着一个不大的少年。莫约十之七八,身着普通的麻衣,连带着一条短裤。但他的模样却是十分俊美,头发盘起亦像翩翩公子,还有几分书生气。一对剑眉下,双眸微闭养神,鼻梁高挺。嘴里还叼着尾巴草,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很是惬意。

“凡哥”

前方传来的一声叫喊,差点惊得老牛将身上的少年摔下身去。好在少年反应快,立即坐直身体。手化掌向下拍去一股劲风。帮老牛稳住倾斜的身形,随即又是一掌拍在老牛的后腿。彻底稳住老牛摇晃的身体。

“真胆小,一个毛孩子叫一声就能把你吓成这样,又不是异兽。”

牛背上的少年小声嘀咕吐槽着老牛,随后翻下牛身。看向从草里钻出来的孩童。

“小奇,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山中有妖兽出没,我方才还看到一只鼠妖呢,很危险的”

刚从草丛冒出头的孩童还没站稳,听到“鼠妖”两字,立即大惊失色,紧张的东张西望。

“哪里,哪里,哪里有鼠妖?”

少年见这模样,不禁一笑;“你看看你,听到鼠妖,鼻涕泡都吓破了,还敢到这儿来,吴叔叔呢?”

可是孩童还是一幅紧张的样子,毕竟鼠妖在他眼里,是十分可怕的存在。

“行了,别看了,有我在,鼠妖早跑了。说吧,这么着急找我干嘛,这危险的地方,吴叔平时可不让你来”

听到这话,孩童才停止看向四周的目光。

“嘿嘿,江凡哥,是我父亲让我来的,他说邻城的武门开始招收弟子了,听说这次通过考核,还有可能成他们内门弟子呢!他让我赶快叫你出发,他已经帮你收拾好行李了。”

少年眼神瞬间一亮,立即就翻上牛背,拉着孩童,往山下奔去。这可是他等了许久的机会!

如今所有的修炼资源,都被大型的武门垄断。像他这样的普通人想要修炼,就必须用劳作几个月,甚至一年时间的报酬,来换取最基础的武学招式。刚刚用的招式,还是吴叔不知道哪儿弄来的武技,让他和吴奇修炼的呢。

但如果通过武门的考核,他就能用极低的代价,得到武学知识。虽然会向世俗招收弟子的武门,一般都处于武门最末端,但也是像他这样的普通人,最好的机会了。

转眼间,少年已经和孩童从山上奔赴而来,尾后拖着一阵灰尘。

“吴叔,吴叔”

“誒,在呢,瞧你着急的,呵呵”

少年还没进门就急急忙忙的呼喊。

回应他的是一个朴实的中年男人,脸上的些许胡榨让男人显得更加硬朗。

“嘿嘿吴叔,小奇说的都是真的吗?”

少年一脸期待

“是真的,诺,这边行李已经帮你们整理好了,这是你们路上的盘缠,这次顺便带上小奇,也让他见见世面。嘿嘿”

说完扔给少年一个布包,里面是男人特意卖了家里的小牛犊,换来的五两白银。

少年接过布袋,看向牛棚,湿了眼眶。他知道这是男人卖了小牛换来的。他称男子为吴叔,是因为他并不是这里的人。而是吴叔十几年前在山间遇到的。当时他昏迷在山中湖泊里,身上还有大大小小的伤口。醒来却不记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记得自己叫江凡,其它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后面吴叔去帮他打探亲人的消息,最后得知,他父母在山中遭遇妖兽遇害了。最后是林叔把他收留,一过就是十多年。

所以,江凡从小就想成为武者,除尽山中妖兽,为自己的父母报仇。

可进入武门的机会少之又少,直到现在,江凡才等到这一个机会。

“林叔,这个不用的,我们带些干粮赶路就好了”

林叔却是一摆手。

“害,光吃干粮哪行,你俩都还在长身体,好不容易出去,吃点好的,再说了,你看你们身上的衣服,去参加考核哪能这样去!到时候到了城里,再买身体面点的衣服。”

“可这也太多,我.....”

林叔立刻摆手打断,冷脸道;

“大男人一个,别婆婆妈妈的,都快成年的人了,哪这么矫情,再说了,这又不是你一个人用的,还有吴奇那个小混蛋的!”

江凡看着还在冒着鼻涕泡的孩童,终究还是收下了银两。

随即,吴叔又走近屋内,在一堆箱子里一顿翻找。不一会儿,从箱子里面翻出一枚戒指,递给江凡。

江凡接过戒指,看着吴叔。

“这是。。。。”

“还记得吧,这是你小时候,随身带的戒指,这次你去邻城,把和这个也带上吧。”

江凡看着手中的戒指,戒身漆黑如墨,但能勉强看得出,这是个玉质的戒指。其他的就没什么特别的了。小时候,吴叔为了让他想起有关于家里的事情,让他看了无数遍。

当时的吴奇也是刚刚降生不久,也就几个月大。吴叔每天都是拿牛乳给他们当做餐食,小吴奇一顿小半瓶,而江凡则是一瓶。直到江凡饿了几天,实在是扛不住了,才开口向吴叔要食物。吴叔这才醒悟。原来三岁的孩子是要吃东西的。光喝奶是不行的.....

回想起这一幕,江凡心里又是一暖。

他收下戒指,转身朝屋内的吴叔一拜,他不知道此行的结果是什么,但对于吴叔的恩情。平时内敛的他,选择用这种方式道谢。

吴叔本想阻拦,但江凡拜完,转头就带着吴奇出发了。根本没给他阻拦的机会。

望着江凡的背影,林叔轻轻一叹

“唉,这孩子...这一去,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他的心里是不愿江凡走出山村的,当日捡着江凡时,身上的伤口到现在还让他触目心惊。。

从邻山村到邻城莫约有五日路程,这次从邻山村出发的并不止他们两人。村里十岁到二十岁的青年都出发了,只是因为江凡在山上,吴奇寻找耽搁了时间,其它人已经快一步出发。

距离上一次武门招生已经过去很久了,十多年前,所有武门不知为何,都停止了对外招收弟子。所以这次,几乎符合年龄的少年都出发了。

为了节省时间,江凡选择带着吴奇走山路。两人都在山里长大,不怕山路崎岖,途中遇到猎物,还可以帮他们改善伙食。晚上就蹭树洞休息。

“凡哥,我们还有多久到邻城啊?”

年纪尚小的林奇一边摆弄自己的草鞋,询问在一旁生火江凡,他们已经在山里快速奔走了四天,饶是他在山里长大,也有点吃不消了。

“快了,我们已经走了四天,算算时间,明天晚上我们应该就能到邻城。”

“还要一天啊!我的草鞋都快磨没咯”

说完还特意抬起了双腿,露出了脚底。一看,还真快磨没了,脚掌部分已经缺少了一大半。露出孩童肉乎乎的脚掌。江凡见了不由得一阵心疼。其实他的鞋子也被磨的差不多了,原以为林奇比较轻,磨损不会这么严重,可不曾想也没好在哪儿去。

江凡揉了揉林奇的脑袋,问道;

“疼不疼啊?明天我背着你赶路吧。”

“不用凡哥,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已经是十二岁的大人了!不能还让你背。”

说完孩童还挺了挺自己的胸膛。用手拍打,表示自己很强壮,可不曾想用力过猛。拍得自己直咳嗽。

“哎呦,哎呦,劲用大了,劲用大了,我不行了凡哥...”

江凡瞥了一眼林奇。无奈道;

“行了,别自残了,你不是说以后要成为武神,登顶武界吗?可不要还没开始练武,就怕自己打残了。”

“额...凡哥,我...我刚刚..已经把自己打成重伤,怕..怕是不行了,以后只有凡...凡哥帮我完成愿望了...”

说着孩童还把手掐在自己脖子上,装作十分痛苦的样子。

“除...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嘿嘿,除非凡哥你给我烤鱼吃。”

“你这小子,行,我给你抓鱼去”

看着犹如活宝的吴奇,江凡宠溺一笑,起身走到旁边的小溪,很快就抓到了几条小鱼。借着刚才生燃的火焰,不一会就将鱼烤熟了。

“诺,吃吧,馋猫”

原本还躺在地上,一脸痛苦的林奇,立马起身,瞪大眼睛。

“嘿嘿,还是凡哥好啊,你看,这鱼一好,我就痊愈了,真是神医啊凡哥!”

说完还不忘竖起一个大拇指。

很快一条烤鱼被吴奇下肚,江凡又递了一条给他。

“凡哥,你说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啊?”

“什么?”

“就是村里老人说的武神啊,传说他们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连城主都要对他们客客气气的呢。”

“应该是真的吧,我和你听得也差不多”

“那凡哥你说,他们真的能凭空变出宝物吗?”

“这个我不知道,不过我想,应该不能吧。”

江凡其实也不知道,但他潜意识里是这样认为的。

“啊,不能啊。”

吴奇对于这样的结果,显然很失望。

“这只是我认为的,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毕竟我也没见过,说不定可以呢”

“是吗?那我以后一定要成为武神,这样就能给凡哥变双不磨脚,也不会坏的草鞋了。”

江凡一证,内心划过一股暖流,他没想过这十二岁的孩童会说出这样的话。

正当他感动之际,树上却突然掉下一个包裹,落在他们身前。

江凡立刻将林奇护在身下。

过了好一会儿,江凡才小心翼翼的走到包裹旁边,想要打开包裹,还特意让吴奇捂住眼睛,生怕里面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吓到他。

但当他谨慎的打开包裹后,才发现里面只是几件衣物,以及一个布袋。

“凡哥,那是什么啊?”

一旁的吴奇虽然捂住脸庞,但手指却是张开,两只圆溜溜的眼睛,透过手缝偷看江凡打开包裹。

江凡会

江凡见没有什么可怕东西,但还是十分谨慎,牵住林奇才说到;

“这应该是别人掉的行李吧,里面应该是他们的衣物。”

“原来是别人的行李啊,我还以为武神听到了我们说话,给我们送鞋子呢。”

江凡微微一笑,敲了一下吴奇的脑袋瓜。

“想什么呢,那有这么好的事儿,我们早点休息吧,明天好早点赶路。”

说着江凡就和吴奇准备睡下了,但不知为何,江凡总觉的这个包裹怪怪的,所以带上吴奇,又走了一段路程,远离了这个地方。

然而就在江凡和吴奇离开半个时辰后,两个蒙面人突然出现在了那个包裹的旁边,其中一人开口;

“那老家伙真能跑啊,害我们追了这么远。”

而另外一人,则是蹲下身体,看了看被打开的包裹。

“这包裹有人打开了!”

最先开口的黑衣人顿时一惊!

“啊!那怎么办?被少主知道了,我们肯定是要被杀头的!”

蹲下的黑衣人沉默了一会儿。

“他应该没看到下面的东西,我们不要声张,别人就不知道我们要屠杀邻城武门的消息。”

最终另外一人还是点了点头,随后一起消失在了夜幕中。

而已经远离这里的江凡和吴奇两人,并不知情。

武界-邻城

经过快五天的时间,两个少年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此时的两人站在一处宏大建筑的门口,看着眼前如人海的人群。显得有点不知所措。而他们身上的衣物,也让他们在这里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凡哥,你说我们能通过武门的考核,加入武门吗?”

江凡微微一笑;

“我们既然来了,就去试试吧,就算不通过,大不了我们就回林山村。”

“好,我们去试试吧”

但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未曾挪动分毫。仍站在原地。

“凡哥,好多人...我有点怕....”

“我...我也有点,这里人实在太多了,我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

“要不,我们先去买身衣服再来吧...”

“好....”

最终两人还是决定先去买套新衣服,再来参加考核。毕竟现在身上的衣物,跟邻城里人相比,着实显得太过寒酸,这让他们两兄弟很不自在。

两人便来到了街边的一家商铺中。可还没进门,就被人拦在门外。

他们选中的这家服饰店,门口站着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妇人。拦着两人,神情十分嫌弃。

“你们是从哪里来的野孩子,看没看清楚地方啊,就往里钻?”

说着就连忙摆手,让其离开。

江凡身为兄长,先行开口解释,说自己是来选购衣物,但这却让那妖艳妇人更加鄙夷。捏着自己的鼻子,仿佛此时忍耐着巨臭。

“就你们这样子,还敢说是来买衣服的?知道这是哪儿吗?邻城的高档服饰店,不是你们这山野村夫兜里的那几个破铜子能买得起的。快走快走。”

听到这话,江凡本想发怒,这妇人说话怎么这般刻薄?

但旁边单纯的吴奇,见妇人不信,就翻出了钱袋,露出了当做的路费的几两白银,几十文铜钱以及交给江凡的那一枚玉质戒指。

那妖艳妇人看着这几两银钱,又想出口嘲讽。但旁边的老板眼尖,看到江凡他们有钱,一把拉开挡在门口的妇人。

将他们引入店内,让他们开始挑选。妇人虽然不愿,也跟在身旁。

“两位客官,你们是外地来参加武门考核的吧?要不要我帮你们选?”

老板热情搭语。

这让江凡疑惑;“你怎么知道?”

老板;“嘿嘿,我当然知道,这武门招生,五年一次,一次半月,每当这个时候,都有客人前来考核,顺便在小店买身好看的衣物,再去参加。而我看你们的衣物,不像是出自邻城,反倒是像周边的猎户所穿。身上还有泥土,定是远道而来,而这边离集市尚远。所以您们必不可能来此处售卖猎物。所以,只能是来参加考核,想借此一步登天的咯”

老板说的头头是道,这让江凡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久居山林的他,对于这样的一眼就被看穿的事情,十分惊讶。而且老板话说的也十分漂亮,年少的江凡,也没听出里面的贬义。

可随即他又反应过来,询问老板;

“老板这武门招生,不是这十几近来头一次吗?你为什么说五年一次啊?”

老板听江凡的询问,神情浮现出一丝得意。

“这位客管,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对你们这确实是头一次,但是邻城内部却不是哦,以往邻城本地人每五年就有一次机会参加考核的,不过数量很少罢了,这次特殊,才大面积招收的。”

江凡听后恍然。

“原来是这样。”想不到在山村,还有这样的差别,

旁边的吴奇开口;

“嘿嘿,被老板你说中了,我们的确是来参加武门考核的。原来有这么多人来买衣物啊,那大哥,你能不能帮我们推荐推荐呀?”

老板见状,心中一喜,这山里的孩子就是好忽悠。嘿嘿,就是不知道能宰多少了,他可不管对方是不是小孩。

接着,老板就带着江凡和吴奇两人,在店里开始挑选,一边看,一边还不忘吹嘘自己的衣服有多好,听得是两个少年两眼放光,发出阵阵惊叹。

旁边的妇人见状,又是出言一顿讥讽:

“还真是乡下来的土包子,什么都没见过,瞧瞧这样子,真土鳖!

”江凡虽然涉事未深,但这妇人满眼都是轻视,话里话外都是讥讽,不禁让他有些怒意。

老板见状急忙安抚,说着把那妇人拉到一旁,窃窃私语。

“你怎么回事,做生意呢!”

妇人不贫;

“就他们俩这几两碎银,能买得起咱们店什么?真不知道你把他们引进来做什么!脏的要死!赶快把他们轰出去!”

“你呀,真是,你包里没有多少银两,但你没看到那枚戒指吗?那可是玉的!等会他们若不是拿不出银两,我们难道不知道让他拿戒指抵押吗!”

妇人闻言,神情立马一变;

“呀,对呀,我说你今天怎么善心大发了,原来是因为这个,不错不错,晚上让你多来一会儿。”

老板一听,眼神立马开始在妇人身上游走。眼神也变的更加猥琐。

原来这个老板,从吴奇刚刚拿出钱袋,就心生歹意,打起了那枚戒指的主意。

不过江凡他们对此并不知情,被老板安抚过后,又开始在店里选起衣物。

老板也在一旁,将他的衣服吹的天花乱坠。

很快两人就各自选了一套换上,时焕然一新。尤其是江凡,就好像哪的富家公子。

不过很快两人在结账时,老板的狐狸尾巴才彻底暴露出来,

“什么?二十两白银?这么贵?我们,我们的钱不够...”

江凡此刻,就只有五两白银,他原以为这些只要几百文铜钱就够, 毕竟一两白银都能换一千文铜钱了。可没想到,他们选的竟然这么贵,要二十两。

老板见这副模样,不由得冷笑,他当然知道江凡的银两不够,特意让其挑选的偏贵衣服。为的就是讹走江凡的戒指,不过他还是装模做样。

“什么?不够?那你们有多少?”

“我们,我们只有五两”江凡不好意思的开口。

而旁边的吴奇见状,则是开口说不要了,说着就想脱下衣服。

这让老板一下就翻了脸!

瞪大了眼睛,尖细的叫着;

“不要?本大爷辛辛苦苦带你们看半天,衣服都穿上了,你跟我说不要!我看你们是活腻了!今天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没有你们就拿身上的东西换吧!那个包里有什么?拿过来!”

说完就朝江凡手中的布包冲了过去。

但随着一声痛呼!

惨叫却是从老板口中发出!

“哎呦,疼!疼!”老板被疼的大叫。

他刚才气急败坏的冲向江凡,眼看将要得手之际,却见江凡灵活的一个闪身,躲过他的扑击。还反手擒住他的手臂,将他控住,但老板又从左手掏出一把匕首,向着江凡腰间刺去,江凡眼疾手快,抓住老板的手腕,狠狠一撇,顺势把匕首夺过,架在老板的脖子上。让他动弹不得。

他本以为对方是两个半大的小孩,能够轻易将其抓住,搜出身上的银两,抢劫他们的戒指。但他没想到的是。江凡和吴奇两人虽不善于和陌生人打交道,但常年在山林以打猎为生。面对过无数猛兽,经历过无数危险!反应和力量都超出常人一大截!况且吴奇父亲还给了他们武技练习,虽然只是最基础的招式,相比老板这样的普通人,强的也不是一星半点!

江凡虽然涉世未深,但也不代表能够被人随意欺负,

而被控住的老板,嘴里直接开始叫骂:

“小子,我告诉你,你最好马上把我放开!不然,我让你活着走不出这店!哎哟!”

旁边的妇人也是在一旁放着狠话。

“你们两个臭要饭的,快把我们当家的放开,在这儿耍横,你们是真不知道天有多高!”

受到威胁的江凡不禁手上力度加重,人与人之间的尊重是相互的,这点他还是知道的,这老板已经被他擒住,嘴还这么硬!活像被擒住的野猪!

老板吃痛,知道是遇到了愣头青,也不敢继续叫嚣,可看到门口走进的一人。他又开始朝门口大叫;

官爷!官爷!你快来看看啊,这里人要杀人啦!”

江凡闻言,也朝门口看去,只见一个高大的人影,身披黑色甲胄,头戴羽冠,腰间别着佩剑。嘴角微微向下,神情紧绷,一脸严肃的男人站在门口。而他浓眉下的那双眼睛,正冷冷的盯着他。

那妇人也是快步上前,抓住那人的手臂,身形紧贴着摇晃。

“官人,你快给我们做做主啊,这个恶人不仅想要轻薄我,还打我们的老板!”

男子闻言,脸上顿时付出一丝享受,冷冷对着江凡开口;

“给你三息时间,给我放手!”

但江凡岂会轻易放手?这老板不仅抢夺他们的钱袋,还想用刀具行刺。那妇人更是无耻,明明是她一直冷眼讥讽,现在却反过来污蔑江凡。况且,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的威胁!

那男子见江凡没有丝毫动作,直接快步凡身前,伸手就要抓住其手臂,将老板从江凡手里脱困。

江凡见状,擒住老板的右手本能向下一压,身形向后一靠。躲开了男人的攻击,

“你会武技?你是武者?”

不等江凡解释,手上落空的男子,又是一掌拍出,此时的江凡已经退至角落,见已无地方闪躲,只能硬着头皮,强对一掌!

双掌相对,发出一声巨响。男人一下子被弹飞,摔在店铺前的地面上。而江凡则是重重的砸在身后的墙壁,巨大的冲击力使得厚厚的墙壁出现无数裂缝!强烈的痛感从江凡背后传来,喉咙一甜,让他直接吐出一口鲜血。随后昏迷。抓住老板的右手也无力的松开,被震晕老板也从手上滑落。

吴奇见江凡被拍飞,立即上前查看。

“哥!”

看着昏迷的江凡,吴奇双目充血。嘶吼着朝男人冲去。

还躺在地上的男人顿时大惊!刚才他看江凡的年纪不大,就算是武者,相必也不会太强,所以最开始也只用了三成的功力。可快要对上之时,突然从江凡的布包中,射出的一道妖异的紫光!

感应到紫光蕴含的强大能量,让他如临大敌,顿时使出全力迎接,但又怕伤到江凡手中的老板,又将力量凝聚于手掌。可那紫光的力量实在太强,直接将他击飞,受了不小的伤。

好在他是主修武技的武者,身体强度颇高,这才使他没有陷入昏迷。否则,若是同级别主修内力的修士。怕是直接昏迷了。

眼下,如果再受到同样的威力的一击,怕是不死也重伤。见吴奇冲来,他只好调动的身体剩余的力量全部,起身进行防御。但冲到身前的吴奇,并没有出现江凡那种的强大力量。反而只有毫无章法的拳打脚踢。这样的攻击对他根本造不成任何伤害。

吴奇疯狂的捶打着男人,见不但没有任何作用,反而还把自己的小手锤的通红。随后张嘴,向着男人的手臂咬去!

“哎哟!”此时的男人刚好卸下防御,吴奇咬到他手臂,这才让他吃痛.。

吴奇咬住男人的手臂,凶狠的盯着男人,嘴里还在不停的说着想要为哥哥报仇,只是因为咬男人手臂,含糊不清。

因为刚才的巨大声响,此时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其中几人更是飞奔而来,速度极快!

为首出来的女子,身姿曼妙,堪称绝色。穿着和男人相似的服饰,但上身多了几道金纹,这是武者与修士的区分标志,此时却看着眼前的画面,皱起了柳眉。质问被吴奇咬着手臂的男人。

“李熊,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在欺负小孩子!

原来被咬着的男人叫做李熊,李熊了看着眼前的女子,顿时如同老鼠见了猫。脸上完全没有了刚才的严肃。

“圣女,这我,我没有!”

而女子则是没有听李熊解释,快速移动到吴奇身边。手掌微微泛起白光,放在吴奇的头顶。

白光慢慢没入到吴奇的身体当中,让双眼泛红的吴奇,渐渐的平静下来!也松开咬着李熊的口。

“小弟弟,你有没有...”

女子见吴奇稳定下来,正想询问吴奇有没有事。但吴奇却是直接朝店内奔去。

快速的跑到江凡身边,张开身体,把昏迷的江凡挡在身后,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众人。

女子这才发现晕倒在地上的江凡,她本来和几个同门师兄,在附近逛街,突然听到巨响。于是快速的赶了过来,到达后就看到半跪在地上力熊。正被吴奇咬着。而此刻,看着昏迷的江凡,又看了看力熊。

而后者则是一副心虚的神情,女子狠狠的盯了他一眼。随即想要上前,查看江凡的伤势。

但却被挡在前面吴奇拦住了!

“站住!不准过来!”

“小弟弟,他是你哥哥吧,他好像昏迷了,让我先看看你哥哥的伤好吗?”

“不行!你和他!都是打我哥的坏蛋!”吴奇立马回绝!他不懂女子的善意,他只知道几人都是穿着同样的衣服,他打不过这些人,只知道用自己挡在江凡身前,来保护他的哥哥!

女子见状,皱眉,朝地上的力熊问道:

“这到底怎么回事?”

李熊却支支吾吾:“他们身为武者,却欺负百姓,所以我,我就想教训他一下 ,可是没想到会成这样……”

“你胡说!我和哥哥走了五天山路!就是为了来参加考核成为武者的!本想买身衣物再去考核,却被你们打成这样~呜,呜呜”

吴奇闻言激动得大吼,随后越说越委屈,紧接着抱着江凡嚎啕大哭。

地上的李熊则是一脸惊谔:“什么!你们是来买衣服的?这么说,你们连武童都不是?不对不对,你哥哥他..”

说着,他又朝着刚才那个妇人说道;

“你,你不是说,他们想要轻薄于你吗?”

可此时的妇人,早已被此时的景象吓得瘫在地上,根本没有听李熊的言语,更别提回答李熊的话语了。

这样的情景引得女子身边一名短发男子都听不下去了,直接怒怼:“闭嘴吧你!来服饰店不是来买衣服的那是干嘛?还有,就这种货色,也只有你这种蠢货才会想要亲泽了!”

而女子则是恨铁不成钢的看了李熊一眼,回头看着哭泣的吴奇心疼不已,而眼前江凡还在昏迷,她知道救人要紧,不能再耽搁!

“小弟弟,我叫林寒儿,是武鸿门门主的女儿,我以吴武虹门名义担保,你哥哥交给我不会受到任伤害。他现在伤的很重,快让我给我看看好吗?”

此时的吴奇早已哭做一团,根本听不进她所说的话。林寒儿见状,手掌再次凝聚出白光。飞身来到吴奇身前,让吴奇沉沉睡去,随后开始检查江凡!

但情况远比她想象中更糟!江凡的身上多处经脉被毁,体内还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乱窜,这让她根本不知道哪儿下手。怎么会被伤成这样?

“这太奇怪了,不行,我得带他回武门”

说吧,林寒儿立即叫人抱起昏迷的江凡,顺带让其它人把昏睡吴奇带上。一同往武鸿门奔去……

然而此刻的江凡,对面发生的一切都不知晓,因为他从昏迷起,就进入到一处奇异的空间里。

这里紫色光晕荡漾,四周波纹密布,显得十分怪异。而江凡就躺在中心的一个黑色轮盘当中。旁边的一处菱形石柱上,还漂浮着一团诡异白雾。

不知过了多久,地上的江凡终于有了反应。

“我的头,好痛.....小奇 ?小奇!”

烈的头痛让江凡苏醒,随后他又立刻寻找小奇的身影,可四周除了紫霞和远处石柱,别无他物。

“这是?在哪儿?”

他诱惑的坐起,惊疑的看着四周。直至将目光看向那团白雾,他正准备上前查看,谁知那团白雾,竟然动了起来!

“哈哈哈哈,本大爷,终于又现世了!”

入耳是一道稚嫩的孩童音,而随着抖动,白雾也逐渐散去,露出里面的白色物体。

“这。这是什么,谁在说话?”江凡着实被这样的变化吓了一跳。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是你别急,我的出现,是你命中注定的。而你!就是天命之子!而我!就是天命之子的领路人!哈哈哈”

“你?是你在说话!你会说话!”

江凡终于锁定的了声音来源,就是眼前的白球。不对,更准确的说是长着翅膀的白色幽灵,因为刚才的那团白色物体,此时已经完全展开。头顶黑色发箍,而头顶下方则是一个倒三角形状。缓缓的漂浮在半空!只是现在背对着江凡,看不出模样,但江凡却是看着像是一个极其熟悉的东西....

“哼哼,当然是我!怎么样?这么帅气的出场是不是给你幼小的心灵,给予了极大的震撼?”

“其实..还好..”

江凡挠挠头,虽然他现在年纪不大,但在山中见过无数猛兽,这样的场面的确让他感觉有点尴尬。刚刚也只是刚刚清醒,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才会被吓到。不然他可能还会反击。

“什么叫还好!这可是本大爷精心策划的出场,你一个三岁的小....大..孩..子?”

“你怎么这么大了?”

转过身的白色幽灵,围着江凡头颈不停环绕,嘴里还絮絮叨叨。

而江凡也看着这个不停旋转的白色幽灵,终于想起了他刚刚脑海里出现的什么了,这不就是一个飞行的饺子皮吗?

足足转了十多圈,这个飞行的饺子皮才停下,惊恐的看着江凡问到。

“你怎么长这么大了?”

江凡不解,他为什么会这么问?

“这么大?我本来就这么大啊。”

听到这样的回答,白色幽灵不禁眼睛睁的更大来了,用双角似的双手捂住脸庞,震惊的看着江凡。

江凡被他这副样子,搞的是一头雾水。也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疑问。

“你是饺子皮?”

因为它通体白色,两个眼睛又大又圆,细小的眉毛显得十分俏皮。而且整个脸还圆嘟嘟的。十分可爱。让人看见就忍不住想要捏一捏,实在是跟饺子皮太像了。但此刻,它的小脸却是一脸凝重。

“饺子皮?什么饺子皮?我叫塔卡,你应该叫我师傅!”

“师傅?你是说你是我师傅?江凡顿时感到莫名其妙,自己突然多了一个师傅?而塔卡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江凡的大脑当机。

“废话,小子,我问你,你那个可恶的老头呢?“

“什么老头啊?饺,,额,前辈你在说些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懂,还有这是哪儿啊?我这是死了吗?还有小奇,小奇去哪儿了?”

江凡现在迷糊的很,不仅是周围的一切,他都很陌生,而且眼前的塔卡也很奇怪,虽然长的不可怕,但我还是不自觉的紧张。

“你不知道你老头?就你是爹啊!江霖啊!”

江凡闻言,顿时呆在原地,怔怔的看着塔卡。

“你,你认识,,我父。。父亲?”

塔卡显然没想到江凡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愣了好一会儿才回答;

“当然认识啊,难道你不认识你爹?”

听到这个问题的江凡,原本明亮的眼神,却变得黯淡。

“我,没有对父亲,没有映像了……现在我是个孤儿……”

塔卡闻言,瞳孔瞬间放大,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江凡。

“怎么可能!你老头可是巨神峰八大武门之首的江家家主!当代君帝!你是个超级富二代!你怎么可能是个孤儿!”

江家,君帝,富二代,陌生的词汇冲击着江凡脑海,而塔卡则像受到刺激,在一旁疯狂大叫。

而塔卡则像受到刺激,在一旁疯狂大叫。

“那你家的宝库呢?你的无数宝藏呢?你不应该浑身珠光宝气,身边莺莺燕燕环绕,一副爆发户的样子吗?”

江凡不由得叹气:

“前辈,我一个孤儿,怎么可能会有这些。”

“不可能,不可能,小子你是怎么进来的!”

塔卡此时变得些许癫狂,渗入的看着江凡。

“我和我弟去买衣物,和老板起了冲突,就被人给打晕了,醒来后就到了这里。。。”

“就这样?”

“嗯”

江凡还仔细想了想,确定没有遗漏,随后又是想起什么。接着开口,“对了,我还记得出现过一阵紫光,就,就跟这里的一样!”

而塔卡听完,不断的摇头。

“不对劲,不对劲,这太不对劲了!不行,我得自己看看!”

说罢,塔卡双角一动,中心结印。然后飞快打出!半空中立即出现一块光幕,而画面,正是江凡昏迷前所看到的视角!

只见画面中的男人先是从门口朝他袭来,他闪避过后,男人又立即出了一掌,正要和他对上之时,突然出现了一道紫光,将他的能量陡然加大,最后导致爆炸,将他震晕。随后画面就结束,光幕也随之消失。

“对对对!前辈,就是因为这道紫光,我才会被打晕的!不然,我就接下那一掌了!根本不会晕倒!前辈,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江凡看完,立即发现了昏迷原因,转头问向旁边的塔卡。可现在饺子皮,却在强装镇定。他当然看到了那道紫光,而且还知道那是什么。

塔卡看到这个过程后,婉如泄了气一样。

“这个是护主灵光,是你遇到为难之际,保护你的。”

“保护我的?可为什么我感觉要不是因为它,我就不会被打晕呢?”

“你懂什么?你以为没有它,你能接下来这一掌?要不是灵光护住了你的小命,现在你就真死了!”

江凡震惊了,想不到这平平无奇的一掌,竟能要了他的命!难道,这就是武者吗?

“真死了?前辈,也就是说我现在没死?”

“你当然没死,不然怎么可能看到我”

“那这是哪儿?”

江凡继续问到:

可此时的塔卡,明显萎靡了一截,有气无力的答道。

“你的精神魂海。”

“精神魂海?是什么?”对于江凡来说这可是个新词。

“精神魂海,就是你储存你记忆的地方,也就是你的脑子里面。而它总共分为三层,第一层就是你的所有记忆,第二层就是你修行所需要的精神力,也可以称之为灵力。而第三层,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这层,就是你修炼出精神力,凝聚成海后,会流到你这第三层,滋养你的灵魂,增强你念力的地方。所以现在的你就是灵魂,在你精神魂海第三层中。懂了吗?”

“没懂……有点复杂……”

”饺子皮”瞥了他一眼,淡淡道:

“没懂?那好,下一个问题吧。”

江凡:……

“那我为什么会来这里?”他似乎没有察觉到塔卡的状态不对,继续问道。

“回魂戒护主,以血为引,召唤器灵,结缔契约。”

江凡还想继续追问,可塔卡明显不想继续了、

“行了!问题这么多,有完没完!”

江凡被突然暴怒的塔卡整的有点不知所措。他不理解,为什么好端端的突然生气了。但江凡哪里知道,塔卡此时的心情,无比的愤怒,失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沉睡的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沉寂了好一会儿,塔卡才回头,对着江凡问到;

“你今年多大了?”此刻的他,已经完全看不到刚开始的那股活力了。

江凡见状,小心翼翼的回答;

“按照时间算,应该是十五岁了,快十六岁了”

江凡如实回答,可塔卡听言,却是凄惨一笑。

“十五岁,快十六岁了,呵呵,江霖!你这个王八蛋,你误我啊!”

说完他仰天长啸,原本可爱的模样,变的无比凶煞!

周围的空间发生剧烈的抖动,江凡也只能勉强的稳住身形。

“前辈,前辈,,”

塔卡逐渐癫狂,表情狰狞,江凡看着,着实有点渗人。可突然,他又抬头,惊悚的盯着江凡!

江凡见状,刚想询问,可谁知,

“我知道了,肯定是你那老头,不肯履行我和他之间的约定,想反悔!所以特意编造了这个谎言,以此糊弄我!对,一定是这样!你和你那该死的老头,联合起来糊弄我的,对吗!呵呵,他还真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啊!”

“他这一招,真的高啊!“

塔卡激动的用角缠住江凡的衣领,将他提起。恶狠狠的注视着他,

“你和你的父亲,都是一样!都是个骗子,合起伙来骗我!”

周围巨大的动静,和感受到的威压,让江凡感觉喘不过气,但他并没有屈服,他顶着压力,艰难的开口;

“前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我没有骗你。”

塔卡闻言,更加激动,卷起江凡的角更加用力。这反倒激怒了江凡。

他不知道塔卡为什么会突然变的这么疯狂,他也不知道塔卡口中说的江霖到底是不是他的父亲,但现在不管是与不是,都是对着他说的,辱骂的都是他!

“呵呵,如果真的是我父亲骗了你,那我觉得他骗的好,哈哈!”

这些话让塔卡更加愤怒了,他体型突然变大,仅仅三息时间,原本比江凡还小一半的体型,一下子就扩大了数十倍,被他提起的江凡,如今只有他一个眼睛的大小了。

看着眼前比自己还大的瞳孔,江凡丝毫不惧。

“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知道你想干嘛,但是!如果你今天不把我弄死,总有一天,有机会我一定会弄死你!”

“呵呵,你胆子是真的大啊!当一个小人还当得这么理直气壮,你知不知道,就算是你那老头,也不敢对我说这样的话!”

“吼!”

塔卡张开他的大嘴,对着江凡一声怒吼,无尽的狂风在江凡的耳边吹过,如刀刮在脸上,生生的疼。

“你知不知道,当初我下这个决定,牺牲了多少,放弃了多少?啊!你知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和我的父亲有什么样的过节,但是我说的都是实话!我三岁那年,我的父亲就遇害了,之后就是吴叔一直把我带大的!”

“那你说,你的父亲是怎么死的?”

此时的塔卡,巨大的双目已经变的猩红,裂开的大嘴也长出了巨大的獠牙,仿佛下一秒就会把江凡的脖子咬断。

而江凡被问到痛处,不想去回忆,痛苦的闭上眼睛。

塔卡见状,眼中怒意更盛。

“怎么,你也说不出来吧?你也知道编不下去了吧!“

说完,他对着上空大吼;

”江霖呢!江霖!你再不出来,我就杀了你儿子,以后,你江家的子嗣,我见一个杀一个!”

“他遇到妖兽!被杀了!”

江凡怒吼出声,眼里满是悲伤!

而塔卡听到后,却突然安静下来,怔怔的看着江凡。

巨目里的猩红也开始消失,直至完全不见,张开的大嘴也缓缓的和闭合。腮帮子却是越鼓越大。

最终“噗嗤”一声,塔卡再也憋不住了。开始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你要不要听你在说什么?堂堂君帝,哈哈,被,哈,被也妖兽杀死了。”

说完,将手中的江凡松开,开始捧腹大笑,甚至还飞出了几滴眼泪。

“哈哈,哈哈,君帝,被妖兽杀死了!”

看着笑的如此开心的塔卡,江凡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

“你,太过了!”

闻言,塔卡翻身而起,指着江凡又是嘲讽的表情;

“哈哈,你知不知道,你那老头,有多厉害!哈哈,他被妖兽杀死,你知不知道多可笑?”

而江凡则是没有回答他,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巨物,双眼早已通红。

而塔卡先是一呆,然后慢慢的,慢慢的,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成沮丧。眼中也开始浮现出委屈。

过了好一阵,塔卡终于是归于平静,,体型渐渐恢复最开始的样子。飘到一旁,望着穹顶,显得十分落寞……

“你说的都是真的?没有骗我?”

“嗯”

江凡原本以为,塔卡还会继续辱骂,但没想到。塔卡竟在一旁嚎啕大哭起来!

“呜~哇~啊~,没了,我的宝石,我的神兵,我的钱,还有小迷妹都没了,呜哇~”

直到现在的模样才和他的外表和声音匹配,要是只看现在,根本不可能和刚才的巨物联想起来。

江凡看着他落寞的背影,终究是有些不忍。试探的说到。

“前辈,有没有一种可能,你搞错了,我根本不是你所说的那个人?”

“呜~怎么可能,能让我带到精神魂海,让回魂戒认主的只有你了~哇~”

这一下子让他哭的更大声了……

足足一刻钟,塔卡才停止哭嚎:

“前辈?你还好吗?”

江凡小声试探,可塔卡却猛得回头,把他吓得一跳。

“没事了,呜~呜~”

江凡怎么看他都不像没事的样子,不过也不好继续说了。

又是一刻钟,塔卡才彻底冷静下来,看着江凡道:

“小子,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确定的是,你肯定不是个孤儿,你父亲乃是当代君帝,不可能把你弃之不顾,更不可能被区区妖兽杀死!”

“况且,你的父亲,当时收集了无数天材地宝,几乎搜遍了武界各地!目的就是想要把你打造成武道圣体,让你能够有机会成就武神,对抗噬心族!更不可能让你流浪在外,栖于别人身下!”

“而我,更是以性命为代价,成为这回魂戒的器灵,来指导你成长!所以,这更不可能!绝不可能!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这武界,一定发生了天大的事!”

塔卡紧紧盯着江凡,试图在江凡眼中,看出一丝破绽,但很显然,他失望了。

江凡只有震惊,君帝,噬心族,武道圣体,任何一个词汇都是他不曾听闻的。

他呆呆的张着嘴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难道你对这一些都一无所知?连噬心族都未曾听闻过?”

江凡诚实点头。在邻山村里生活,听的最多的就是祸害农民的鼠妖,噬心族这的确是头一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小说

陕ICP备2022011731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