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橙子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 > 全部小说 > 其他类型 > 医圣归来风云再起

医圣归来风云再起

抚平小生著

其他类型连载中

执棋者:大局之下,你我皆是蝼蚁! 七寸组织大佬徐政南,归来之后的历程! 打蛇打七寸,七寸组织的由来。 世界顶尖组织大蛇兄弟会的死对头。 医道入武,探寻当年的事件! 医圣归来,风云再起!

主角:徐政南,夏夕更新:2024-03-04 11:26:35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政南,夏夕的其他类型小说《医圣归来风云再起》,由网络作家“抚平小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执棋者:大局之下,你我皆是蝼蚁! 七寸组织大佬徐政南,归来之后的历程! 打蛇打七寸,七寸组织的由来。 世界顶尖组织大蛇兄弟会的死对头。 医道入武,探寻当年的事件! 医圣归来,风云再起!

《医圣归来风云再起》精彩片段

“徐政南已死,七寸组织群龙无首!”

“会长,别犹豫了!”

“这可是天大的机会,以后我们就是世界霸主。”

“消息可靠吗?”

坐在C位的会长,正是大蛇兄弟会会长:(蛇王)!”

“徐政南乘坐的飞机已经被我们用飞毛腿导弹击落了!”

“基本没有生还的可能,飞机已经葬身大海了。”

此时的七寸组织内部十分悲痛,看到桌子上的一封封情报,可以确定的就是徐政南已经葬身大海了!

“你们觉得老大已经死了?”

“但是,我不信!”

“我要去华夏海域寻找老大!”

不等景渊说话,那名女子已经转身离去了。

七寸组织的二当家景渊!

离开的是七寸组织的玫瑰,也是徐政南最受不了的人!

“除玫瑰外,所有人不得外出。”

“我们的死对头一定会趁这个机会来捣乱的!”

“得令!”

七寸组织所有人员都开始打起的精神,虽然现在没人知道徐政南是死是活!

但他们知道现在的重中之重是保卫好七寸的大本营!

景渊看着一封封情报,不由的心痛起来。

“老大真的死了?”

“早知道陪老大一起回华夏了,没想到这次是阴阳两隔了!”

玫瑰这时已经坐上了飞机,正在往华夏赶着!

华夏安全情报部门:

“部长!七寸组织的玫瑰好像要入境!”

“我们需要到飞机场拦截不?”

张部长沉思了一下!

“立刻查询一下近期的航班情况,是不是徐政南回来了!”

“报告!”

“我们已经查询过,没有徐政南要入境的信息!”

张部长有点不明白了,徐政南没有回国,为啥玫瑰就回来了?

“等玫瑰下机后,严密监视她的一切。”

“不能让她有所察觉!”

手下好像要说什么!但好像又说不出口!

张部长自然知道手下的意思,随即补充了一句:“只是让你们监视,没让你们去抓她!”

手下笑了笑,敬了一个军礼就离开了!

此时的徐政南在大海上漂泊着,爆炸并没有把他炸死,只是昏迷了而已!

飞机的失事,很快就有救援队参与救援了!

徐政南因为昏迷,所以没被救援人员找到!

海上的一艘渔船内,有说有笑的!

夏夕正在和父母吃饭。

“夏夕,你都大学毕业了,也该成个家了,有没有想中的对象啊?”

夏夕有点不好意思了。

“妈!我还小呢!”

夏夕就走出了船舱。

一望无际的大海,在月光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享受!

“哪是什么?”

夏夕有点好奇的看了过去!

真是好奇害死猫,是个人?

还是一具尸体啊?

夏夕仔细看了看,原来是个人!

“爸爸!妈妈!快出来,海上飘着一个人!”

夏爸,夏妈,听到女儿的叫喊,就走出了船舱。

夏爸跟着女儿的目光看了过去,还是个人!

夏妈也看到了!

“别愣着了,赶快救人啊!”

夏爸,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海里,游到了徐政南的身边,最后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弄到船上!

夏夕和夏妈看着船上的徐政南,夏爸摸了徐政南!

“人还活着,应该是昏迷了!”

最后一家三口把徐政南抬进的船舱。

“人都昏迷了,孩他爸,赶快回港口送医院!”

夏爸开着船往港口的方向行驶。

夏妈个夏夕就在徐政南旁边看着!

“夏夕,你看这人怎么样?”

“妈!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在想啥呢?”

“乖女儿,妈妈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这人挺帅的!”

“我们救了他,他醒了后不得感谢我们啊!”

………!

无语中!

夏夕被他妈妈的一套说辞给打败了!

玫瑰这时已经在SH的机场落地,她眼角带着泪,一路上都在流泪!

出了机场,玫瑰就去了港口,直接租了一条快艇,就向着出事地点驶去!

到了飞机失事地点后,玫瑰发现很多救援人员在寻找生还者,旁边的船上也有幸存者!

玫瑰一看有幸存者,觉得老大一定也会没事的!

就在快艇上注视着救援队的一举一动,直到天亮了,救援队结束了救援,也没发现徐政南的人影或者尸体!

玫瑰自我安慰道:“没有老大?说不定老大已经被救了,或者老大……!”

玫瑰的内心十分悲痛,但她觉得没发现老大的尸体,这就是最大的幸运!

玫瑰开着快艇回到了港口。

这时夏爸夏妈的船也到了港口。

随即他们一家三口就把徐政南抬到了一辆面包车上,就朝医院驶去了。

到了医院,徐政南很快就苏醒了。

徐政南看着陌生的环境,有点慌乱。

“我这是怎么了?”

“这是哪里?”

夏夕看着苏醒的徐政南。

“这是医院!你为啥会在大海上飘着呢?”

徐政南有点懵了,我在大海上飘着?

徐政南想了想,觉得头一阵疼痛,就放弃了!

夏夕看他好像在回想什么,所以就走出了房间。

这时的夏爸夏妈正好交完费用走了回来。

“夏夕,你怎么在外面呢?”

“爸妈!那个人醒了,不过好像记不得发生了什么?”

“人醒了就好!”

夏爸就走进了病房!

徐政南看着有人走了进来,就坐了起来。

“小伙子你醒了?醒了就好!”

“家是哪里的?联系一下你的家人,让他们过来接你吧!”

徐政南看着夏爸。

“家?家人?”

医生这时走了进来,看着床上的徐政南,也发现了徐政南的不对劲!

“家?”

“家人?”

徐政南嘴里就开始重复的说着。

“他这时怎么了?医生。”

“没事的,可能是应激反应,他的记忆可能出现了问题!”

“应激性失忆吧!”

夏夕看着医生。

“失忆?”

医生点了点头!

“病人没什么事情的,可以出院了!”

听到医生这么说了!

夏爸夏妈有点不知所措了,出院?

这人都不知道家在哪里?

他出院?

“孩他爸,就把他带回家吧!”

“说不定过段时间就没事了,总不能把他扔在医院里吧!”

夏爸点了点头!

就让徐政南跟他们走出了医院!

一行四人就开着面包车回家了!

“老A,还是没有老大的消息?”

一旁的黑客高手老A沉默不语!

无声的回应着景渊!

…………!

“警报!警报!有人入侵基地!”

景渊眼神死死的盯着大屏幕,看来大蛇兄弟会来了!

正好没有发泄的地方,对方这个时候送上门来了!

“所有人准备迎敌!”

“杀无赦!”

九大星卫,迅速出了基地!

暗处的敌人,十分惊讶!

七寸的反应这么快!

“鬼面,我们要不要进攻?”

“来都来了!必须碰一下!”

鬼面:大蛇兄弟会副会长!

一声枪响,在暗处的敌人,被卫九直接一枪毙命!

“有狙击手,所有人隐蔽!”

“隐蔽个鬼啊!给我上!”

所有人就冲了出去!

鬼面看着卫一!

“卫一!这次没有你们老大,你可是凶多吉少了!”

“鬼面!少废话!”

卫一直接冲到了鬼面身边,两个人打了起来!

鬼面看着卫一的招式,十分狠辣。

看来卫一的实力又提升了!

景渊通过大屏幕看到的画面,内心也是十分惊讶!

一年前的卫一,差点被鬼面斩杀,现在的卫一竟然可以和鬼面硬碰硬了!

“有老大的消息了!在SH的小渔村里!”

老A通过入侵华夏的天网,准备在海边的摄像头下发现了老大徐政南!

景渊看着老A传输到中控屏上的画面。

“老大没死!”

景渊直接按紧急按钮!

基地的一级警报响起!

“所有人撤退!”

九大星卫,看着基地的一级警报,心里十分的纳闷!

不过除了卫一,其他的星卫和人员,都返回了基地!

“卫一!停手!回基地!”

卫一听到景渊的命令,跟鬼面拉开了距离,快速的回到了基地!

这一番操作,直接让鬼面蒙圈了!

“这就撤了?”

鬼面的隐形耳麦中也传出指令:

撤退!

鬼面有点不解的反驳:“蛇王!这可是好机会!”

不等蛇王说话!

七寸基地的重型武器就开始攻击了!

鬼面直接被一发炮弹击中!

蛇王通过公麦再次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鬼面被手下抬着灰溜溜的撤退了!

九大星卫来到中控室,一脸震惊的看着屏幕。

“老大没死!”

“所有人秘密潜入SH市!立刻执行!”

“老大回华夏的时候,就有想法把兄弟全部带回去!”

“所以,现在我们该回家了!”

“回家?”

九大星卫眼神有点愤恨的看着景渊!

景渊知道兄弟们受的委屈!但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

“执行命令!不服命令者,可自行离开!”

九大星卫还是执行了命令!

此时的徐政南正在钓鱼呢!

回到夏家后,徐政南好像没干过农活。

所以夏爸就给了他一根鱼竿,让他没事的时候钓鱼打发时间!

玫瑰此时正往一个地方赶着,她想动用安全部的力量!

此时七寸组织都知道徐政南还活着!

只有玫瑰和无头苍蝇一样!

不是没人通知玫瑰,而是景渊联系不上她!

张部长正在办公室闭目养神呢!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秘书走了进来!

“部长!根据情报得知,七寸组织好像全员都在秘密潜入SH市!”

“SH市?”

张部长有点不解,七寸全员回来了?

难道?

难道蛇王有行动?

秘书也有点不解的看着张部长!

“你先下去吧!我知道了!”

秘书退出了房间!

张部长的电脑收到了一封绝密文件!

“欢迎七寸组织所有人员回家!”

张部长有点吃惊的看着!

连高层都知道了,还是几位老将军帮徐政南争取的呢?

战区也收到了一封密令:“授予徐政南少将军衔!”

战区大佬们,一个个的喜笑颜开!

咱们有了徐政南的加入,部队的医疗和战力不得提升好几个档次!

只不过现在的徐政南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玫瑰这时已经到了楼下。

门口的卫兵警觉的看着玫瑰,好像觉察出玫瑰不是普通人!

“把你们张部长叫下来!”

卫兵通过玫瑰的话,就知道来者不善了!

“小姐,这里是什么地方?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这地方以前我可是自由出入的!”

玫瑰直接上前潦倒两个卫兵!

大步走进了大楼!

现在里面全是荷枪实弹的士兵!

“哎呀!楼内的保卫现在这么厉害了!”

“张老头!你家姑娘回来了,你就这么欢迎的?”

张部长此时看着屏幕笑道:“小魔女回来了,我的安生日子到头了!”

旁边的工作人员不解的看着张部长!

张部长就走出了中控室,来到了大厅!

“所有人撤了吧!”

士兵得到命令后就撤退了!

玫瑰看着走过来的张部长,心里好像被什么触动了,鼻子有点酸酸的!

现在的张忧国,已经是两鬓白发,看上去有点苍老了!

“小魔女回来了!有啥事你就说吧!”

玫瑰直接走到了张忧国旁边,拉着他进了了部长办公室!

一路上很多工作人员盯着玫瑰看,有的打着招呼,有的不解这是谁啊?

“爸!我回来了!”

此时的相忧国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玫瑰!

“你叫我爸了?”

自从10年前那次事件后,你就没叫过我爸了!

张忧国眼角有点微微泛红了!

玫瑰的眼角也流出了泪水!

不过很快玫瑰就整理好的情绪!

“爸!徐政南失踪了,也可能遇难!”

“什么?政南他失踪了?”

玫瑰把情况告诉了张忧国!

随即他们父女就来到了大楼的中控室,通过天眼查询,也没有发现徐政南的踪迹。

张部长直接把这一消息报告给了高层!

很快得到了回应!

各地战区大佬都下达了搜索命令,应该很快就有结果了!

南部战区的大佬,很快通过军方的天眼找到了徐政南!

徐政南正在SH市的小渔村里!

这时信息的共享传输到了的中控室内。

玫瑰看到后,直接就离开了中控室!

“老大没事!老大还活着!”

张部长看着女儿的离去,心里说不出的心酸!

玫瑰:原名张琳,张忧国的独生女。10年前的一场变故,让他们父女有点很大的隔阂,最终张琳陪徐政南去了国外!

玫瑰到达SH市后,直接去了小渔村!

徐政南这时正在夏家吃着饭,饭桌上的夏家三人有说有笑的。

只有徐政南有点格格不入。

敲门声响了起来,夏夕打开门后,看到是位姑娘,也有点纳闷!

玫瑰在开门的一瞬间,就看到的饭桌前的徐政南!

直接冲进了屋里,给徐政南一个大大的拥抱!

“老大我终于找到你了!”

徐政南有点木讷的看着这个陌生女人,有点不知所措!

玫瑰也察觉出了不对,随后就看向了夏家三人!

夏家三人被玫瑰盯得心里发毛!

夏爸是家里的男人,所以夏爸就盯着玫瑰。

“你是谁?这是我家,你不要乱来啊!”

徐政南此时好像脑袋里有点记忆,只是认不出这个女人是谁?

“这个人怎么了?为啥不认识我了!”

夏爸听着玫瑰的发问,心里也有点大致的了解,应该是徐政南的家人或者朋友!

“这个人是被我们从海上救起来的,他好像失忆了!”

玫瑰听到失忆两个字,有点不知所措了!

随即玫瑰想带着徐政南走。

但徐政南很抗拒玫瑰,没办法只好放开了徐政南!

此时的玫瑰心里就好像被人扎了一刀,说不出的滋味!

圣手神医徐政南就这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旁边的夏夕看到这一幕,就知道徐政南和玫瑰的关系了!

玫瑰心里想到了一个人,就是她和徐政南的师傅:老顽童项鼎!

“师傅他老人家一定可以让老大恢复记忆的!”

玫瑰看了看夏家三人,直接拿出一张黑卡。

“你们把他照顾好,我三天后来接他。”

玫瑰就离开了夏家!

老大的失忆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得抓紧时间去找师傅他老人家了!

“不知道这个老顽童在哪呢?”

玫瑰走后,夏妈拿着银行卡看了看,觉得这银行卡很高级啊!

“夏夕,你说这里有多少钱呢?”

夏夕有点无语!

徐政南看着夏家三人在讨论银行卡,也有点好奇。

徐政南走过去看了看银行卡,突然看到背面的玫瑰图案,他的脑袋一阵疼痛,嘴里说了两个字。

“玫瑰!”

随后他就晕倒了,夏爸和夏妈有点不知所措了,看了一眼银行卡就晕倒了!

夏夕看着倒在地上的徐政南,也有点慌张了!

“赶快送医院!”

夏家三人把徐政南送去了医院!

SH市机场!

全副武装的官兵把机场直接戒严了!

一架飞机航班上正是景渊和九大星卫!

飞机降落后,直接开辟了特殊通道。

景渊看着现在的华夏,不由一声感慨:“我们终于回来了,回家了!”

身后的九大星卫好像一点反应也没有!

通道的尽头正是南部战区司令员!

景渊看到熟悉的身影,心里不免一紧!

“好像是大伯,为啥他会在呢?”

景渊很快就走到了通道的尽头,看着尽头处的人,有点纳闷了!

几个战区大佬都在,好像就是为了迎接他们的!

南部战区司令员,首先说道:“景渊欢迎你回家!”

景渊有点摸不着头脑,我们回来会有战区大佬欢迎?

“到底什么情况?”

两波人好像很有默契一样,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就出了机场!

九大星卫出了机场就消失在了人群中,他们现在只想去找老大!

景渊也明白他们的做法,所以也没说什么!

景渊跟着大伯上了车,两个人在车里聊了一会。

车队很快就到了海滩酒店,一行人进了酒店。

景渊跟着大伯和几个大佬进了包房,就直接落座了!

南部战区司令员拿出了任命书,给了景渊!

景渊看到任命书的内容,有点惊讶!

“徐政南少将军衔!”

北部战区司令员看着景渊笑了笑!

“你们老大呢?为啥不见他呢?”

“我们老大就在SH市,他比我们早到的,不过出了一些状况,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景渊看着几个战区大佬的眼神,好像要立刻见到徐政南一样!

大伯的眼神也一直盯着自己!这让景渊有点迷糊了!

10年前他们被赶出了华夏,现在回来了,他们的目光让景渊有点不解!

突然收到的任命书,和大佬们的迎接!

不能待在这里了,要赶快找到老大问问!

景渊陪几个大佬聊了一会,根本没心情吃饭!

饭局结束后,景渊就往小渔村赶去了!

九大星卫此时已经到了小渔村,不过此时的夏家空无一人!

“给老A发信息,让他定位下老大的位置!”

很快老A就把位置给了卫九!

“SH市中立医院!”

“老大在医院!”

九大星卫直接朝医院的方向去了!

徐政南在医院里经过治疗,很快就苏醒了。

夏妈看着醒来的徐政南,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她在给徐政南交住院费的时候,发现银行卡里钱够她们一家三口花一辈子的!

不过夏妈也没有声张,毕竟现在这张卡不属于她的!

夏夕经过这几天的观察,觉得徐政南绝对不是普通人!

夏夕也有点好奇徐政南的身份了!

醒来后的徐政南看着夏夕,好像觉得十分亲切,就默默的盯着夏夕看!

夏夕也觉察出了徐政南的目光,感觉到有点尴尬,就走出了房间!

九大星卫到了医院后,直接找到了院长,很快就找到了徐政南的病房!

进入房间,卫一一拳就打了过去,这一拳下去,徐政南又昏迷了!

“这是咋回事?”

“老大咋不躲呢?就算受伤了也不可能这样啊!”

夏夕一脸震惊的看着,随后大喊起来。

“保安,有人私闯病房打人啊!”

声音很快传到了走廊里。

院长正往徐政南的病房走着,所以听到声音后,就加快了脚步!

卫二直接闪到夏夕身边,把她的嘴巴捂上了!

夏爸,夏妈,这时也一脸茫然!

院长进入病房后,看到这一幕,空气瞬间凝固了一样!

“没事!没事!这些人是徐政南的兄弟。”

卫二放开了夏夕。

夏夕看着病床上的徐政南!

“徐政南!”

原来他叫徐政南!

院长给卫一说明了徐政南的情况!

九大星卫有点不解的看着昏迷的徐政南。

院长告诉众人,徐政南没有什么大碍的,只是记忆出了问题!

随后院长就退出了病房!

卫一看了看夏家三人,给了卫九一个眼神。

卫九拿出了一张银行卡走到了夏爸身边,直接把银行卡放到了夏爸的手里。

“你们可以走了,谢谢你们救了我们的老大,这些钱就当感谢你们!”

不等夏爸说话,卫九就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夏家三人只好离开了病房!

回家的路上,夏爸和夏妈都很沉默!

只有夏夕好像没事人一样,自己玩着手机!

景渊此时通过内部消息得知了徐政南的情况,他现在正在往医院赶去。

病房里的九大星卫,就傻傻的看着徐政南!

“老大不会真的失忆了吧?他不会把我们忘了得,对吧?”

几个星卫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卫一是他们九大星卫的领头,所以这时的卫一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床上的徐政南被卫一一拳干晕了过去,但此时徐政南已经醒了,只是没有睁开眼睛!

可能卫一的一拳起到了作用,徐政南此时脑海里的回忆都回来了,他现在只是想逗逗他们而已!

景渊来到医院后,通过询问得知了徐政南的病房!

走到病房门口,通过玻璃看到徐政南此时躺在病床上。

景渊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抱着徐政南就是哭了起来!

“老大,你怎么了?”

景渊使劲的摇晃着徐政南!

徐政南内心觉得十分搞笑,景渊竟然哭了,这大直男竟然哭了!

九大星卫看到这一幕也蒙圈了!

景渊竟然哭了?

徐政南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九大星卫!

景渊还在埋头抱着徐政南!

“景渊呐!我就算不死,也要被你摇昏死过去了!”

卫一惊讶的看着徐政南。

“老大,你没有失忆?”

景渊听到他们的对话,抬起头看到了一脸微笑的徐政南!

立马换一副面孔!

“好吧!徐政南,竟然骗我!”

“好了,兄弟们,我没事的!”

“卫一刚才你说我失忆?”

“对的,老大,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被医院诊断为应激性失忆!”

徐政南坐了起来,随即就从袖口处出现了几根银针!

他迅速的朝自己的头上扎去,经过一番操作后,直接拔掉了几根银针!

几根银针上带着几滴脓血!

徐政南通过银针的反馈,很快就明白了,原来是有脓血压迫了神经!

徐政南深得老顽童项鼎的真传,所以这点小问题,徐政南根本不费力的解决了!

“不是让你们等我消息嘛!你们咋都回国了?”

景渊跟徐政南说了一下现在的情况,也把他飞机失事的事情说了一遍!

徐政南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在飞机上睡觉的时候,飞机被袭击了!

“玫瑰呢?”

平常这个性感魔女可是天天缠着徐政南的!

“老大,玫瑰在你出事后就先我一步到了SH市!”

“现在,我们也联系不到她!”

“景渊,你不是不知道玫瑰的脾气,还让她单独行动!”

景渊一阵无语!你都管不了魔女,让我阻止她的行动?

比登天还难吧!

徐政南也知道景渊阻止不了玫瑰,索性就没再说什么!

景渊想起来任命书的事情!

直接把任命一事告诉了徐政南,把任命书拿了出来,给到了徐政南!

徐政南脸上有一丝不悦的微笑。

看着任命书,直接把它就撕了!

“10年,赶我们出去,现在回来给我一个甜枣吃?”

“真有意思!”

“所有人!分散下去,我们要在SH市扎根!”

景渊和九大星卫看着徐政南,有点不解说道:“我们要在SH市扎根?”

“对的!我们要对得起我们逝去的十年!”

回来后,我们要做一方的霸主,告诉当年的那些人,我们当时的做法是对的!

景渊和九大星卫笑了笑,点了点头!

随即一行人就走出了医院,趁着夜色很快就消失了!

蓬莱仙山上,一位老者正在打着瞌睡!

旁边还有几个孩童,这些孩童都是老者收养的!

玫瑰看着面前的小道观,既熟悉又陌生啊!

曾经她和徐政南在这里待过三年,一切的争端也是从这个小道观开始的!

当年大蛇兄弟会会长来到这里,请师傅他老人家去国外治疗一位霸主级别的人。

师傅死活不同意,最后高层都参与了进来,最后发生了冲突!

师傅被人打伤,最后徐政南和玫瑰直接和大蛇兄弟会打了起来!

高层面对国际上的舆论,最终无奈做出回应!

将徐政南和玫瑰赶出了国门!

当时的徐政南和玫瑰只不过才十七八岁,他们两个在境外成立七寸组织,随着组织的扩大,就认识九大星卫!

不想过去了,玫瑰推开了大门。

院子里还是一尘不染的样子,几个孩童听到声音就跑出了屋!

一个较大的孩童说道:“你是谁?”

玫瑰看着这个孩童说道:“我是你师姐!”

孩童有点不理解!

小一点的孩童已经进屋去了,拉老者说道:“师傅,师傅,来人了,是个大姐姐!”

项鼎睁开眼往外面看去,眼角瞬间就流下了泪水!

“哎呀!小魔女回来了!”

项鼎走出了屋,看着院里的张琳!

玫瑰直接跪了下去。

“师傅,我回来了!”

项鼎这时仰天大笑,内心十分的激动!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项鼎走了过去,扶起了玫瑰!

随后两人就进了屋,屋里的孩童一个劲往玫瑰身边蹭,好像很欢迎她!

“徐政南呢?”

玫瑰听到师傅的询问,眼泪不争气的就流下来了!

“老大他出了一点状况,我这次来找师傅,就是想让师傅去治疗他的!”

项鼎听到玫瑰的话,有点不解的看着她!

“老大他失忆了!”

“失忆了?”

玫瑰把前因后果告诉了师傅。

项鼎微微一笑,怪不得呢!

“回去吧!政南没事的,他现在可能已经恢复了!”

玫瑰有点疑惑的看着师傅!

“刚才为师算过了,政南的命星没有不稳,所以失忆也是短暂的!”

玫瑰听到师傅的话,心里踏实多了!

“为师就不留你了,回去找你们老大那去吧!”

玫瑰知道师傅的顾虑,索性就没说什么,拜别了师傅!

玫瑰往SH市赶去的时候,收到了他们内部的消息。

“老大已经没事了!”

SH市一栋别墅里,一位老者看着一封情报,手颤抖的,眼角微微湿润着。

“政南回来了,看来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他!”

这位老者正是退休的徐老战神!

(也是徐政南最尊敬的人!)

(可能是本家的原因,孩童时期的徐政南就很亲近徐老战神!)

此时的徐老战神已经被病痛折磨的很憔悴了!

徐政南一行人很快找到了一家公司,SH市盛天国际有限公司!

盛天国际有限公司:法人徐秉龙!

此人是徐政南小时候的玩伴!

10年前要不是徐秉龙的帮助,徐政南和玫瑰在国外根本活不下去!

徐政南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走进了公司!

公司的保安有点不解看着一行人,感觉到了压迫感!

徐政南到了门口,直接进入了大厦。

走到前台!

“我找你们徐秉龙董事长!”

前台看着这么多人,直接拨通董事长电话,把情况跟董事长说了一下!

“请问你是哪位?”

“徐政南!”

电话那头的徐秉龙听到这三个字,直接说道:“老大回来了!等着我,我马上下去迎接!”前台挂掉电话后,有点不解看着面前的徐政南!

徐政南在前台站了一小会,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老大你终于回来了,小弟迎接来迟了!”

徐政南看到胖子徐秉龙,直接过去两个拥抱了起来!

10年的时间啊!两人再次见面!

后面的九大星卫,有点蒙圈!

“老大的基友?这么亲密?”

卫九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

“是基友,应该没错!第一次见老大和人这么亲密!”

他们两个人拥抱过后,也发觉后面一行人的眼神!

徐政南尴尬的说道:“这是我儿时的玩伴,也是徐老战神的孙子!胖子:徐秉龙!”

徐秉龙朝众人点了点头!

随后就把九大星卫介绍给了徐秉龙!

“卫一………卫九!”

徐秉龙有点不理解了,这是名字?

九大星卫笑了笑说道:“我们没有名字,只有代号!”

徐秉龙还想问,徐政南直接说道:“胖子你是查户口的?”

徐秉龙这才没有继续发问!

一行人进入了徐秉龙的办公室!

徐政南直接开门见山说道:“胖子,我想要你的公司,你开个价吧!”

徐秉龙愣了,有点不知所措了!

“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这小公司你要是喜欢,我直接给你就好了,你这么说是不是太生分了!”

徐政南知道徐秉龙的脾气!所以就把想法告诉了徐秉龙!

“老大!你想在SH市扎根?”

“太好了,我以后可以过我的风流生活了!”

“爷爷让我守着这个公司,就是为了你以后有机会回来,能有个落脚的地方!”

徐政南看着徐秉龙,听到爷爷两个字的时候,眼角微微泛红!

“徐爷爷现在身体好吗?”

“还是老样子,没啥大毛病,就是不如以前了,很多的老毛病!”

徐秉龙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徐秉龙接起电话后,脸色突然变的不好了。

“爷爷昏迷了?”

徐政南知道徐秉龙说的是徐老战神。

两个对了对眼神,直接走出了办公室!

徐政南让九大星卫留在了大厦!

徐秉龙和徐政南来到地下车库,开着一辆大牛直接飞奔出去了!

很快就到了郊区的别墅区,进入别墅区来到了88栋门前!

徐政南看着熟悉的门牌号,跟着徐秉龙进了别墅!

此时别墅内的医生忙碌着,等徐政南看到徐老战神时,就明白了病因!

徐政南直接走到徐老战神身边,从袖口掏出几根银针,迅速的扎了下去!

这时旁边的医生说道:“你是谁?谁让你给老战神施针的?出了问题你负的了责吗?”

徐政南根本就没有理会医生!

旁边的徐秉龙看了看医生,没好气的说道:“你们可以离开这里了,连我爷爷都照顾不好!”

医生自然认识徐秉龙,也知道徐秉龙的脾气,就退出了房间!

此时徐秉龙的爸妈也赶到了别墅,走进别墅看到医生都在门外,瞬间感觉天塌。

“难道爸过世了?”

此时的徐政南快速的施针,经过10分钟的施针,徐老战神苏醒过来了!

看着面前的徐政南,徐老战神瞬间来了精神!

“政南!你终于回来了,受苦了!”

徐政南知道徐老战神的心情,随即回应道:“徐爷爷,我回来了,以后你可要健健康康的!”

“老了,老了,不中用了!”

此时徐秉龙的爸妈听到房间里的声音,推开门后,徐镇江看到了徐政南和老爹在说话!

徐妈也看着了徐政南!

“老爷子没事!原来是政南回来了!”

徐爸徐妈就退出了房间!

一旁的徐秉龙逗趣说道:“爷爷你的宝贝孙子回来了,我这亲孙子先行告退了!”

徐老战神撇了一眼徐秉龙,随即就准备给他一拳!

徐秉龙快速的躲开了!

“哎呀!爷爷这是要打亲孙子啊!”

“你俩聊,我先撤了!”

徐政南看着徐秉龙,直接摆了摆手!

“好嘞,老大再见!”

徐秉龙走出了房间后,直接忽视了徐爸徐妈的存在,直接出了别墅一脚油门就飞了出去!

徐爸徐妈内心也是很无奈了,当年没有帮徐政南,所以儿子一直记恨他们。

徐爸徐妈随后看了看老爷子,也离开了别墅!

此时房间里只剩下了徐老战神和徐政南!

“政南当年的事情不要记恨!”

“大环境下舆论,和实力的不足,只能保全大局!”

“徐爷爷,我知道,但有些事情必须有说法!”

“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讨一个说法!”

“政南!你应该接到了任命书了,高层已经给出了态度,欢迎你回来!”

“区区一个少将,就让我平息10年的怒火,这未免太好打发了吧!”

徐老战神也明白徐政南10年前流浪在国外,最后是他和张部长运作张琳也被驱逐出境,就是为了有人能照顾徐政南。

不过这些徐政南就不清楚!

“政南,高层会给一个说法的,我以我的人格担保!”

“徐爷爷这么多年了,要不是你暗地里让秉龙帮我,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呢!”

“咱们爷孙俩不提这些了!”

“徐爷爷你先休息吧!等明天我再来给你施针!”

徐老战神点了点头!

徐政南走出了房间,出了别墅,很快消失在了夜色里!

外滩!

夜晚的外滩格外的舒适!

徐政南这时来到了外滩,感受着现在的外滩!

冥冥之中好像有所注定!

夏夕这个时候一个人也在外滩溜达。

相遇!

“徐政南?”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回头一看是一位姑娘。

徐政南有点纳闷了,这人咋知道我的名字?

夏夕看到徐政南的反应,觉得怪怪的。

好像不认识她一样!

可能是恢复记忆了?

徐政南看着夏夕问道:“我们认识?”

夏夕有点不解的说道:“我们算是认识吧!你在大海上漂泊的时候,正好被我们一家救了!”

徐政南努力回想了一下,结合在医院醒来的情况,判断出应该是的!

“姑娘!我刚恢复记忆,可能有点脑雾,近几天的事情有点记不清了!”

“谢谢你们救了我!”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徐政南!”

夏夕回应了一下!

“夏夕!”

毕竟人家救了自己,徐政南考虑了一下!

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黑卡,给到了夏夕!

“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

夏夕刚想说些什么!

徐政南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接通后,徐政南的脸色不好了起来!

“老A,继续追查,必须把我的身世搞清楚!我现在就去找你!”

挂断电话后。

徐政南抱歉的说一声:“夏姑娘,有有点事,就先走了,有机会再见!”

徐政南转身就离开了!

夏夕看着徐政南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手里的银行卡,有点懵了!

夏夕随即就回家了!

回到家的夏夕,把遇到徐政南的事情跟爸妈说了一下,随即就把银行卡拿了出来!

夏爸夏妈有点惊讶的看着银行卡!

“又一张银行卡,而且也是黑卡!”

“难不成徐政南是富豪?”

看着爸妈自言自语的,夏夕也没说啥,就进屋休息去了!

“不知道明天的面试能不能成功?”

…………!

玫瑰到达SH市后,直接去了盛天国际有限公司!

得知徐政南不在公司里,跟着徐秉龙出去了!

玫瑰笑了笑,胖子徐秉龙,我回来了!

玫瑰就笑呵呵的离开了!

此时的徐秉龙正在森佐酒吧狂欢呢!

玫瑰通过了一些小手段,很快地位了徐秉龙的位置!

森佐酒吧门口!

“徐秉龙,你的噩梦要开始了!”

玫瑰进到酒吧后,很快就看到徐秉龙。

徐秉龙此时喝的有点飘了,在吧座疯狂的摇摆着!

“徐秉龙!”

嘈杂的声音,并没有让徐秉龙听到玫瑰的叫声!

玫瑰直接走到徐秉龙身边,一个过肩摔!

徐秉龙倒下后,直接就蒙圈了!

“TMD!那个扯犊子?敢摔你爷爷我?不想活了!”

酒吧的几名保安,看到徐大公子被打了,直接就把玫瑰围住了!

一名领班把徐秉龙扶起后,指着玫瑰说道:“徐大少,就是她!”

徐秉龙被摔的有点晕,也没仔细看对方是谁!

“给我打,把她打废了!”

保安刚想动手,只见玫瑰一个冲步就到了徐秉龙面前!

徐秉龙看到玫瑰后,直接炸毛了!

“张琳?”

“我的好日子到头了!徐秉龙直接转身就跑!”

领班和保安就愣愣的看着,也没明白是咋回事?

徐秉龙很快就被玫瑰抓住了!

“大小姐,我从小就被你追着打,都是成年人了你还要追着我不放!”

玫瑰没好气的说道:“谁让你小时候捉弄我,让我好久没脸见人呢?”

徐秉龙一脸的无辜,无语中………!

这时酒吧很多人朝徐秉龙和玫瑰看着,一时间还真的有点尴尬了!

“徐大少爷!我们都回来了,你不打算给我接风洗尘?”

徐秉龙马上意会了!

两个人就出了酒吧!

徐秉龙和玫瑰开着一辆大牛跑车就消失在夜色中了!

徐政南来到了老A的住处!

老大资料给你整理出来了。

看着老A递过来的资料!

徐政南迫切的看了起来!

“蓬莱!”

“昆仑!”

“天山!”

“项鼎!”

“师傅他老人家?”

“巫山!”

“阴阳家!”

“徐佑龙!古明月!”

徐氏家族,在30年前经历过一场浩劫。

徐佑龙和古明月就是徐政南的父母!

不过资料就这么多了!

老A看了看徐政南,好像有些难言之隐!

老A是不是还有徐爷爷和张部长?

老A点了点头!

徐政南一直想了解自己的身世,但他多少了解一些。只不过他从小就被徐爷爷和张部长照顾着,所以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开口询问!

“时机未到吧!”

徐政南心事重重的离开了!

其实老A还查询到一些事情,只是这些事情的牵扯到了九大星卫。

他刻意的隐瞒了,他想再调查一下!

毕竟九大星卫是陪他们出生入死的兄弟!

…………………!

老A也是孤儿,机缘巧合下认识了徐政南了,因为出色的黑客水平,被徐政南所看重,也是徐政南在国外第一个认识的人!

老A的身世也一直是个秘,但徐政南这么多年都十分信任他!

国外暗夜杀手组织!

一名老者说道:“这么多年了,我的孙儿还是没有消息?”

手下一个个的低着头。

老者已经得到了答案!

当年那名女子只身闯入暗夜杀手组织的基地,就是为了抱我龙儿吗?

龙儿丢失后,那名女子留下一封信:借你孙儿一用,20年后你们爷孙自会相见!

“暗夜所有待命杀手,近期取消休假,取消任务,现在全力查找我的孙儿!”

“领命!”

几个杀手头领退出了房间!

清晨的SH市,阳光格外的暖和,夏夕走在路上自信满满!

今天是她应聘面试的日子。

盛天国际有限公司!

到了大厦门口,夏夕整理了一下,平复了一下心情。

“加油!没问题的!”自我打气!

进入大厦后,夏夕就走到了面试的会议室外面!

看着前面一个个的面试者,心里不免紧张了起来!

“这么多人啊?看来我今天的希望不大啊!”

盛天国际有限公司的待遇是非常不错的,所以夏夕稳稳心态,就等待着面试的到来!

意料之外的事情突然发生了!

一位职业HR从会议室走了出来!

“所有面试者,明天再来吧!”

夏夕一阵无语,也只好准备往回走了!

别墅区徐老战神家。

徐政南早早就到了,等着徐爷爷起床后,再为徐爷爷施针!

徐秉龙和玫瑰疯了一夜后,也来到了别墅!

进门后看到徐政南正在沙发上坐着,好像在想些什么!

玫瑰直接跑了过去,抱着徐政南说道:“老大!我就知道你命大,绝对没事的!”

徐政南被玫瑰的抱着,徐秉龙在一旁突然笑出了声。

两个人听到徐秉龙的笑声,直接用凌厉的眼神看着徐秉龙!

徐秉龙直接就闪了!

“你们继续,我是瞎子!”

看着徐秉龙离开后,徐政南看着玫瑰说道:“辛苦了,知道你这几天受累了,所以给你放假,好好出去玩玩吧!”

“或者回家陪陪张叔叔?”

玫瑰也没做什么回应,直接就在一旁坐下闭目休息了!

徐政南知道玫瑰心里的痛,所以就没再说什么!

主卧的徐老战神已经起床了,出了房间就看到了徐政南!

“政南!等了多久了?一起吃早饭吧!”

旁边的玫瑰这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徐老战神说道:“徐爷爷,我也在啊!不邀请我吗?”

“小魔女,张琳!”

“好啊!太好了,一起,一起吃!”

玫瑰直接跑到徐爷爷面前,撒娇道:“徐爷爷,琳儿可是十分想念你的!”

“就你嘴甜,知道你们受苦了,回来就好!”

“我们入座吃饭吧!”

昨晚玫瑰和徐秉龙出去疯了一夜,所以很快就吃完了早饭,很随性的走到客厅睡了起来!

徐政南这时刚想开口,徐老爷子直接开口说道:“政南再次回来有啥打算?”

“徐爷爷我想先寻找我的父母,我更想知道小时候为啥被……!”

徐老爷子看着徐政南,知道他心里的煎熬!

“政南!这么多年了,我也该把一些事情告诉你了!”

“现在的你有能力去探寻真相了!”

徐政南有点惊讶的看着徐老爷子,有点不可思议。

小时候不管他怎么问,徐老爷子只会说:“你就是我的孙子,等你大了爸妈就会回来的!”

“政南!你以后的路会非常的凶险,你的身世我想你多少也知道一些了!”

“咱们爷孙俩,我就没必要掖着藏着了!”

“从你小时候开始,就是一场局!”

“执棋者就是你的亲生父母!”

徐政南有点震惊的看着老爷子。

“我的亲生父母?”

老爷子看了看他的反应,继续说道:“徐氏家族,正是30年前的执棋者。只不过一场阴谋让你的父母选择了隐匿!”

“你也是你母亲亲手送到高层那里的!”

“其实原本很平静,就是你师傅项鼎的出现,让原本的发展态势有了改变!”

“或许说你师傅的出现就是你母亲安排的!”

“根据我所知道的情况,你父亲双腿失去了行动能力,很多事情都是你母亲在做!”

“徐爷爷,执棋者?是什么样的存在?”

徐政南经过这么多年的锤炼,对徐老爷子说的话,他内心都可以承受的!

执棋者:顶级家族,护佑着华夏的国运和气运,做天下最大的局!

“你我皆是棋子,大局之下皆为蝼蚁!都”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我父母抛下我?”

“一本大道秘卷!”

“秘卷?”徐政南看着徐老爷子,有点疑惑了!

“政南!如果没猜错的话,你现在的医术是大道秘卷里的。”

“你在蓬莱时,项鼎曾经跟我密谈过,你的一切你的母亲都安排好了!”

“只不过当时项鼎的医术也很高超,也是武学奇才!”

“只是大蛇兄弟会的出现,让这一切提前的到来了!剩下的事情你基本就都明白了吧!”

“当时赶你出国,只是为了更好的隐藏你!”

徐政南脑海里涌现了很多画面,现在心里明白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徐政南很快平复了一下!

“徐爷爷,我先为你施针吧!”

“好!政南!”

徐政南为老爷子施针完了就离开了徐家!

盛天国际有限公司!

夏夕刚走出了大厦,正准备往家走。

徐政南突然看到夏夕!

“夏夕!”

夏夕抬头看到了徐政南!

“徐政南!”

“夏姑娘这是准备去哪啊?”

夏夕看了看身后的大厦说道:“我是来应聘的,可是HR突然通知改到明天了,正准备往家走呢!”

“哦!原来是想进盛天工作啊!”

“应聘什么岗位啊?”

“助理!”

“跟我来吧!我批准了!”

“你批准了?你是盛天的领导?”

徐政南笑了笑。

“算是吧!也不算是!但你的应聘我批准了,就当感谢你家的救命之恩了!”

随即徐政南就往大厦走去了!

“别愣着了,跟我进入吧!”

“哦哦哦!”

一路上夏夕有点好奇,徐政南是盛天的高层领导?还是盛天的负责人啊?

两人来到董事长办公室!

门被推开的时候,九大星卫看着徐政南和夏夕,有点疑惑。

夏夕看着屋里的众人,有点不知所措了!

徐政南开口说道:“你们应该都见过,正好夏姑娘来应聘,所以我就带她进来了!”

九大星卫笑了笑,卫一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还以为老大是为了感谢人家,准备以身相许呢!”

“夏姑娘以后你就当我的助理吧!”

“薪水的话,年薪1000万!”

夏夕听到1000万,有点懵了!

夏夕刚要说些什么,就被徐政南打断了。

“我的助理不是很简单的,你也不要觉得我是为了感谢你!”

“从现在开始你就跟着卫九学习一段时间!”

卫九是九大星卫里唯一的女性,所以徐政南就安排了卫九!

“好的,夏姑娘你先回家吧!明天正式上班!”

夏夕走出房间后,一脸的蒙圈!

“这是什么事啊?就这么应聘完了?”

夏夕走出大厦后就回家了!

卫一看着徐政南笑道:“感谢人家就感谢人家吧!还一副霸道总裁的样子!”

“卫一,就你话多!”

九大星卫和徐政南都笑了起来!

“好了,现在除了卫九留守在这里,其他人出去铺设情报网!”

“如果可以的话,调查一下现在的执棋者!”

“执棋者?”

九大星卫看着徐政南!

“对的!难道你们知道?”

九大星卫好像知道些什么,但众人很有默契的说道:“只是不知道执棋者是什么意思而已!”

徐政南把情况跟众人说了一下,众人就离开了大厦!

境外!

一名女子来到了大蛇兄弟会基地,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会长房间里!

此时的蛇王也觉察到了!

“出来吧!执棋者!”

女子现身后,直接飞出一封信,随后就消失了!

诡异的身法让蛇王有点吃惊,此女子的实力太强了!

蛇王打开信件后,只有三个字:徐政南!

蛇王看着徐政南三个字愣了愣,随即让手下搜集情报!

最终得知徐政南没有死,七寸组织好像全员回国了!

“派遣一部分人去监视徐政南!”

手下人领命后就前往华夏SH市了!

暗夜杀手组织!

女子的下一个目的地!

女子给暗夜头领也留了一封信!

“七寸!老A,孙儿!”

此时的老者看着这封信,瞬间就明白了!

“全部人员,探查七寸组织,找到老A,把他带回来!”

“领命!”

老者知道对方这是告诉自己的孙子是谁,好让自己找到孙子!

华夏安全部!

通过情报部门的反馈,发现近期有很多境外组织秘密进入华夏!

张部长开着一封封的资料,最终的目的地基本就是SH市!

瞬间觉得头皮发麻了起来,这些人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针对徐政南的!

因为此时能让境外组织大动干戈的,也只有徐政南了!

张部长很快把情况报告给了高层!

高层也迅速做出了回应!

各个战区也派出了精英进驻SH市!

秘令:“保证徐政南的安全,必要时可以武力解决事端!”

张部长和战区基本上同时得到了指令!

很快就做出了进一步的部署!

可能是刚回国,徐政南此时正在盛天国际规划着什么。

卫九在一旁不解的说道:“老大,为啥你的布局好像一盘棋?”

“卫九!我们就是被人摆布的棋子,所以我现在就给它破了!”

卫九还是有点不明白,但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内部消息很快出现在七寸成员的手机上:“近期大量境外组织秘密潜入SH市,各位做好自我安全保护!”

景渊此时盯着情报部门的中控网络,也十分的吃惊,有太多的敌对势力往华夏赶着!

徐政南和卫九看到情报后,先是一愣,随后说道:“看来是针对我们来的!”

卫一他们看到情报时,立刻做出了反应。

情报网已经差不多了,剩下的就交给底下的兄弟就行了。

卫一带着星卫们往盛天国际赶去!

SH市飞机场!

基本上是外松内紧的状态,高层已经部署警力,准备让这些境外组织直接去喝茶!

航班AF055!

降落后开辟了特殊通道,飞机上的乘客都快走完了,可是安检也没有发现可疑人员!

机场主管人员也有点懵了!

“人都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此时境外人员都在边境处,他们知道华夏的安保力量,所以都在境外就下机了。

没有发现境外组织人员,很快安保和警力就撤了!

边境海域!

一艘渔船往SH市的方向驶去,正是境外组织人员,他们劫持了渔船,准备通过从海上慢慢潜入!

很快船只就到了港口,一船的人伪装了下就消失在港口了!

此时船上只有两个渔民在昏睡。

还是旁边的船只发现了不对,等上了船一看,原来两人倒在船上,就立刻拨打了120!

一位渔民认出了两人,正是夏夕的爸妈!

就给夏夕打去了电话!

“夏夕,你爸妈晕倒在船上了,你现在快去中立医院等着!”

夏夕瞬间就慌了。

“好的!我马上去医院!”

不等夏夕细问,电话就被挂断了!

夏夕提前到了医院,不一会就看到救护车到了,车上被抬下来的人正是她爸妈!

跟着医护人员进了急救室,经过医生的检查得知没啥大碍,可能是被人打晕的!

夏夕一脸疑惑的看着爸妈!

“被人打晕的?”

旁边的医生这时已经报警了,毕竟人是被打晕的,所以医生为了避免有担责任,就直接打了报警电话!

警员接警后,很快就到了医院,因为当事人还是昏迷中,所以就留下一位警员后就撤了!

等夏爸夏妈苏醒后,警员做了询问,这才知道有人挟持他们,最后打晕他们已经潜入我国了!

警员立刻报备了情况,局长直接就把情况上报到了武警总队,还有地方部队!

武警和地方部队立刻部署了,准备来一招瓮中捉鳖!

天网的作用,很快就定位了不少入侵者,前前后后抓了几十人!

不过都是一些小啰啰!

武警和地方部队的撕咬,让入侵的人感到了反感。

此时一位领头做出了抹脖子的手势,也就表明了态度!

“再有人跟踪,直接干掉,原本想低调潜入的,看来不好办了!”

一行人慢慢消失在原地了!

随后警员的对讲里传来了惨叫声!

中控室的局长意识到了不对劲。

“所有人不要追了,撤退!有警员遇袭!”

一名小警员此时来到遇袭警员身边看了看,直接就追了过去!

小警员追了一会,前方出现了一个人,此人带着帽子,并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人!

小警员刚要询问,突然飞出来的飞刀,贴着警员的头发就钉在了旁边的树上!

“你如果继续追,那就不是警告了,而是你的命了!”

小警员警惕的拔出了枪,准备击毙此人!

“自不量力,你的子弹可比不过我飞刀!”

小警员直接就开枪了,枪声吸引了往回赶的星卫们!

卫一听到枪声后,加快的速度,终于在民房转角处发现了警员!

小警员此时已经奄奄一息了!

“侵入者,潜入者就在前方!”

小警员用尽力气指了指前方!

卫二和卫三直接追了过去!

卫一瞬间感觉了不好,带着其他星卫也追了过去!

前方不远处,卫二和一位蒙面人士打了起来,卫三和一位戴鸭舌帽的人也激战着!

随后来的卫一,直接加入了战斗,全都是一招制敌,两人瞬间就没了气息!

“卫二,卫三,你们逗小孩子吗?对待敌人必须先下手为强,不能大意!”

卫二和卫三说道:“好久没活动了,想要耍一会,卫一别生气!”

一行人消失在原地,往盛天国际赶去!

一路上卫一已经觉察到了入侵者,只是没有停顿,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回到老大身边!

盛天国际!

徐政南已经布局完毕了!

卫一带着其他星卫也回来了,看到桌上的布局,瞬间就吃惊起来了!

涉及面太广了,还有很多保密部门!

“从现在开始,肃清一切潜入者,把我们回来的消息散布出去。”

“对待敌人只有一个原则就是杀无赦!”

景渊也来到了会议室,看着徐政南的计划,感觉到了可怕!

里面有战区和境外势力的分布,还有很多他都不知道的地方部门,都在这一场布局之中!

暗夜杀手组织!

此时也不断有人潜入华夏,但他们十分的低调,只是为了寻找老A!

盛天国际旁边帝豪小区!

老A正在用电脑收集资料,此时的暗夜组织通过手段已经知道了老A的住所了!

“哎呀!停电了?”

老A准备起身去查看,一道身影从窗边闪过,瞬间让老A警觉了起来!

他小心翼翼的关掉了电脑,利用快捷键给徐政南发了请救信息!

这时一颗闪光弹直接被丢了进来,老A快速躲到了沙发后面!

没等老A做出下一步动作,就被来人直接用枪顶住了脑袋!

“老A!我们没有别的意思,我们头领想见你!”

“头领?”

“对的!暗夜组织的头领!”

不等老A说话,旁边人直接拍晕了他,一行人迅速就撤离了!

等徐政南他们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大意了,回来后太放松了,忘了老A的安全了!”

“通知所有人,寻找老A!不能让人把老A带出国!”

卫九直接带着几个人就出去了!

“卫一,你带着卫八去机场。”

“卫二,你带着卫七去边境。”

“剩下的几人直接去通知华夏各个战区,和各个安全部门!”

“领命!”

众人离开后,徐政南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针对我的布局开始了,那就让你们见识下我的破局方式!”

徐政南拿出卫星电话,拨通一个神秘电话!

“好的,医圣!东西会尽快送到你手里!”

挂掉电话后,徐政南直奔高层领导所在地了!

战区大院,安全部,高层。

都已经在快速的部署了,面对入侵潜入者,只有一个原则就是能抓就抓,不能抓就逼迫他们自己出境!

万万没有料到徐政南的到来!

徐政南直接面见了几位高层,留下一句话后就离开了!

“不管你们什么态度,我的态度就是杀无赦!”

“理由就是动我兄弟了!”

高层一脸的疑惑,徐政南的态度也让高层有点摸不到头脑了!

SH市外滩一艘商船上,老A醒了过来!

“孙儿,我是爷爷啊!”

老A看着面前的老者,有点疑惑。

“你说你是我爷爷?我还是你大爷呢?”

面对孙儿的挑衅,老者并没有生气!

只是眼角微微湿润了起来,好像回忆起了当年!

老者把当年的事情讲了一遍,随后让人做了DNA鉴定!

确定了老A就是自己的孙儿!

老A看着鉴定结果也是一脸的惊讶,这不是真的,我是孤儿啊!

平静下来的老A,试探性的问道:“你真是我爷爷?”

老者点了点头!

“电话,电话,我需要电话!”

老者给了手下一个眼色,电话就递了过去!

老A直接拨通了徐政南的电话。

“老大,我没事,不用担心,我找到我的家人了!”

“老A,到底什么情况?”

“老大,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反正现在我是安全的!”

“好吧!那你就先处理自己的事情吧!”

“嗯嗯!老大一定要小心啊!”

“嗯嗯!”

挂断电话后,老A有问了老者很多问题!

爷孙俩就在房间里细谈了起来!

七寸组织所有成员也收到了老A安全的信息!

徐政南直接做出了调整,全员清除入侵者,杀无赦!

此时大蛇兄弟会潜入华夏的人,都在外滩的一艘货船上!

经过搜集,他们已经掌握徐政南的行踪,所以正在计划着实施方案!

卫一他们也顺着线索来到了外滩!

徐政南就在外滩最高处望着货轮!

通过内部通话对卫一说道:“把他们的位置报告给战区和安全部!”

“老大,我们自己就可以解决这些人的!”

“执行命令!”

卫一察觉出徐政南的语气,有点怒火中烧的样子!

“是,老大!”

等了不久徐政南就看到了战区的人,正在悄悄的往货轮靠近!

“除了卫一,其他人撤退!”

“卫一,等会你吸引双方交火,交火后你迅速撤离!”

“好的!老大!”

徐政南心里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让SH市乱起来!

只有乱起来,才能慢慢去探寻一些事情,也能看看现在高层态度和实力!

卫一看着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了,直接开了一枪!

货轮上的人立马就有了行动,战区的人也做好了战斗准备!

随着卫一时不时的开枪,双方不断的靠近!一场战斗是避免不了!

随着一颗手榴弹的炸响,双方发生了激烈的交火!

卫一看对方交火后就撤退了!

徐政南此时用高清摄影机拍摄着,这场战斗持续了半个小时!

徐政南看着视频笑了笑,随后就离开了外滩!

“所有撤退,盛天国际集合!”

“收到!”

境外一古堡中,一位中年大叔正在跟几位家族领导者在商讨事情。

一位贵族小姐直接冲进了房间里说道:“爹地,医圣有求于我们!”

中年大叔给众人使一个眼色,众人离开房间后。

“女儿,医圣需要我们什么帮忙?”

“军火,武器!”

“送到什么地方?”

“华夏!”

中年大叔听到华夏两字,瞬间就不淡定了!

“那可是管制区,而且对待枪支十分的严格!”

“女儿你确定是华夏!”

“爹地!政南哥哥跟我说的,没错的!”

“好的,女儿!你先下去吧!爹地考虑一下!”

“嗯嗯!”

“龙乾!这次你不能帮他!”

“谁?”

一位蒙面女子出现在龙乾面前!

龙乾有些吃惊的说道:“你是?”

女子淡淡的说道:“棋盘守护者!”

龙乾一惊,没想到棋盘守护者会来阻止!

女子随手递过来了一封信,龙乾看到信上的名字,瞬间就明白了!

对女子点了点头,女子就离开了房间!

“执棋者?”

“难道徐政南的对手是执棋者?”

龙乾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只是不让我帮他,没说不让别人帮啊!”

龙乾思考了一会,就带着女儿离开了古堡!

境外,华人街!

“龙乾叔叔,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小雅你也来了啊!”

小伙目不转睛的盯着小雅!

“爹地你看他,简直就是个色鬼!”

“好了小雷,我找你有正事!”

小雷笑了笑,就带着龙乾进了密室!

“小雷,给我准备一批军火,运往华夏SH市!”

“龙乾叔叔,你是开玩笑吧!那可是华夏啊!对枪支的管理十分严格!”

龙乾直接掏出了一张5000万的支票,放到了小雷面前!

小雷看到支票后,摸了摸脑袋说道:“也不是不能运,钱到位了剩下的交给我吧!”

龙乾笑了笑就走出了密室,带着女儿小雅离开了华人街!

玫瑰在徐爷爷家也待的有些无聊了,就一个人溜达到了外滩!

一个陌生人紧紧的盯着玫瑰,玫瑰此时也察觉到了有人在盯着自己!

玫瑰扫视了一圈,就确定了观察自己的陌生人!

陌生人此时和玫瑰对视了三秒,直接就朝玫瑰走了过去!

“玫瑰小姐,有人让我给你送一封信,我没有恶意的!”

玫瑰接过信封,对方就转身离开了!

打开信封,里面都是小时候徐政南和玫瑰的照片,还有一块令牌!

玫瑰看着令牌有点不解,这令牌有啥用呢?

“为啥都是我和政南小时候的照片呢?”

蓬莱山上,项鼎带着几个孩童离开了道观!

一张无形的大手正在操动这一切!

项鼎在昨晚接到了神秘人的警告,需要他消失一阵子,不然只有杀无赦!

项鼎一个人的话,他根本不在乎,但是他身边还有几个收养的孩童,他只能先把几个孩童安排好了再说!

玫瑰直接去了盛天国际,到了徐政南的办公室。

“老大,你看这些东西!”

徐政南看着桌子上的照片,有点疑惑。

“我们小时候的照片,这是什么意思?”

玫瑰把情况跟徐政南详细说了一下!

“还有一块令牌!”

玫瑰把令牌也拿了出来,给到了徐政南!

“巫山圣女令牌?”

玫瑰看着徐政南,“老大你认识这个令牌?”

“玫瑰,你现在去一趟巫山,那里有你想见的人!”

玫瑰一脸疑惑的问道:“谁啊?”

“去了就知道了,最好把对方带回来!”

看着徐政南也不说是谁,玫瑰撅了撅小嘴说道:“好吧!我先走了!”

徐政南点了点头!

“看来各方势力都在行动啊!我要赶快速度了,这个局我破定了!”

昆仑山上几位老者看着徐政南的照片,几个人都沉默了一会。

“江老,我们需要派人下山吗?此子回来了!”

江老笑了笑说道:“你觉得现在派谁下山能行啊?他就是棋局的关键,我们现在动不得!”

一旁的老者眼神瞬间无光了!

“江老,此子要是知道我们是事件的参与者,那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江老叹息一声后,直接说道:“关闭山门,所有人不得出山门!静观其变吧!”

天山深处!

一位蒙面女人说道:“赶快联系阴阳家,余孽回来了!”

“领命!”

女子经过这段时间的探查,得知徐政南已经回国了,而且高层的态度让她大吃一惊。

高层好像有意的保护着徐政南,还有几个战区的领导,都在力保徐政南,南北战区领导都想让徐政南进入战区任职,现在的徐政南已经是少将军衔!

阴阳家主,此时得到了信息后,也瞬间感觉到了威胁。

“禁婆!需要你去巫山一趟,去把圣女带到这,起码还能保全一下阴阳家!”

“领命,好的家主!”

禁婆离开后,阴阳家主此时来回踱步,他的内心十分恐惧!

当年没有斩草除根,现在报应回来了,这就是因果循环啊!

玫瑰此时已经在飞机上了,禁婆也往巫山赶着!

盛天国际会议室中,景渊和九大星卫都在等徐政南的安排!

“卫一,你去昆仑,给他们带个信,就说我回来了,改天回去拜访!”

“卫二,你去天山,卫三,你去阴阳家!”

“卫四,你去蓬莱把我师傅项鼎接来!”

“景渊你带领剩下的星卫去各个战区,对接战区的职务!”

“老大!你同意任职了?”

“算是吧!我现在需要借助战区的力量!”

“都去忙吧!”

众人退去后,徐政南才察觉今天夏夕没有来上班!

询问了一下后,才得知夏夕第一天就请假了!

“这姑娘咋回事啊?”

无语…………!

电话响了起来!徐政南接通后!

“医圣,你要的军火在公海的远洋商船上,你什么时候来取?”

“现在我就去!”

徐政南利用了少将军衔,直接在港口登入一艘巡逻船!

到了公海后,直接命令把军火搬到了巡逻船上。

商船上的蛇头吃惊的看着徐政南。

“此人竟然能用警用巡逻船!”

巡逻船到了港口后,直接把军火搬到了仓库!

徐政南留下一句,“我会派人来取的!”

就离开了港口!

军火已经到了,剩下的就是徐政南的主场了!

草原上的一个蒙古包中,一对中年夫妻看着远方说道:“佑龙,我们现在做的事情,不知道政南能不能理解!”

“明月!我相信未来的执棋者就是政南,我们已经把棋局摆好了,剩下的就看政南了!”

“高层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他们也在力保政南,也想把当年的事情解决了!”

“只是牵扯的人太多了,不知道政南知道徐老战神和张部长也参与其中,他能不能释怀?”

“明月,我们两个的孩子,他一定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

“他的未来可期!”

徐老战神家,徐秉龙这几天没看到徐政南。

徐老战神说道:“秉龙,政南这几天很忙吗?玫瑰也不见踪影?”

“爷爷,我一会就去公司看看!”

“嗯嗯!秉龙,以后有机会好好跟着政南,他的未来不可限量的!”

“爷爷,政南可是我的铁哥们,这些你不用操心的!”

徐老战神看着徐秉龙,笑了笑说道:“不管以后政南做什么,他都是对的!”

“爷爷,你今天怎么了?咋这么多话呢?政南会做什么?”

“没啥!你快去公司吧!”

徐秉龙看着爷爷,“这么着急,徐政南都快成你亲孙子了!”

徐老战神拿起拐杖,徐秉龙一溜烟的就跑出了别墅!

“溜了!溜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小说

陕ICP备2022011731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