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嫡女轻狂

嫡女轻狂

枝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楚云萝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优质特种作战员,在一次任务中,她为了完成任务而选择了以身殉国。本以为会命丧黄泉,可谁知再次睁开眼睛,她错愕发现自己竟然穿越成了将军府嫡女,且与病秧子靖王结为了夫妻……

主角:楚云萝,萧沐黎   更新:2022-07-15 22:5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云萝,萧沐黎 的女频言情小说《嫡女轻狂》,由网络作家“枝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云萝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优质特种作战员,在一次任务中,她为了完成任务而选择了以身殉国。本以为会命丧黄泉,可谁知再次睁开眼睛,她错愕发现自己竟然穿越成了将军府嫡女,且与病秧子靖王结为了夫妻……

《嫡女轻狂》精彩片段

“啊,新娘子死了!”婢女云霞惊叫出声,引得为喜事忙碌的众人赶紧往房内涌来。

只见楚云萝胸口插着一把簪子。那是她母亲留给她唯一的遗物,一把银色簪子,上面刻着梅花,本是纯洁无瑕的东西如今被楚云萝的血染得分外妖娆。

沈氏推开众人连忙走进屋内,颤抖着上前探楚云萝的鼻息“快叫大夫,快。”一旁云霞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夫人.......”

“不是叫你看着她。”沈氏一巴掌打在婢女的脸上,气的浑身发抖。皇上下旨楚家嫁女,却并没有指定是哪个女儿,不是楚云萝就要是她的女儿,那个病秧子靖王,身体不好还性格暴虐,据说嫁过去的人都活不过新婚之夜,不行,她的女儿不能嫁,她的女儿只能是太子妃。

大夫匆匆前来,一道来的还有楚将军楚雄,楚雄阴沉着脸坐在主位上,示意大夫查看伤势。

“楚将军,大小姐她......”大夫被楚将军越来越黑的脸吓得说话都不利索,正在斟酌如何措辞说出楚云萝已死的消息却听得身后传来呜咽的声音。

大夫快速转身搭上楚云萝的手腕,半响激动的对楚将军说“回楚将军,大小姐吉人天相,无碍,就是失血过多,需要进补。”

“可能支撑今日出嫁?”楚将军毫无温度的问出。

“这个,以人参吊着,可行,只是如果不能得到休息,中途若是伤口崩开,大小姐会有危险的。”

“你只管开药包扎,势必坚持这场婚礼结束。”

楚将军走到楚云萝面前,低头看着这个女儿。“要死死在靖王府,也算你身为嫡女为将军府出一份力了,别再整出什么岔子,今天就是抬着你的尸体,也得给我嫁过去。”说完不顾床上的人反应,转身向外走去。

沈氏和楚云盈幸灾乐祸的来到跟前,就像看着死人一样看着她。然而床上的楚云萝,完全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有胸口的刺痛提醒着她还活着。

“你就好好的出嫁吧,太子妃之位我替你坐了,哈哈哈。”刺耳的笑声让楚云萝清醒许多,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和妆扮,心里有个不好的念头,果然。

沈氏和女儿不再逗留,大夫上前为楚云萝治伤,看着眼前这个少女虽心有不忍可也无能为力,伴随着簪子拔出的那一刻,一道鲜血划过眼前,断断续续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喷涌而来。

楚云萝,在现代执行任务的时候跟敌人同归于尽,被炸弹炸死,如今竟然穿越到同名的将军府嫡女身上。

大婚?自杀?这什么狗血剧情,走马观花的捋了一遍原主的记忆,眼角不自觉掉下一滴眼泪,原来原主一直倾慕太子,然而却被逼嫁给靖王,就连亲生父亲为了家族也不顾她的死活。

楚云萝擦掉眼泪,心里暗自说到,“安心的走吧,我不会放过欺负你的人,就当是报答了借你身体重活一次。”像是有所感应,心里那一丝悲伤慢慢消散。

大夫包扎好楚云萝的伤口,小声呼唤,“大小姐,喝药吧。”

楚云萝一口气把药喝掉,“来人,上妆。”她是个很谨慎的人,在这个未知的世界里,不能轻举妄动,一切都要见机行事,既来之则安之是她的处世准则。

楚云萝看着镜中的人,暗暗惊叹,这是一张完全区别于自己之前的脸,前世的自己长的过于英气,同伴都调笑她是帅哥。而原主是那种妩媚却不轻浮,还有那么一丝雅致脱俗的美。只是可惜了命运,年幼丧母,在继室手下讨生活经常被欺负。

出神之际已经妆点完毕,楚云萝看着镜中的自己很是满意。出门之前,不顾众人的眼光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替原主为她的母亲,今日出了这道门,日后必定不死不休。


将军府外早已被围的水泄不通,更多的是来看热闹的。

八抬大轿把人们分开两侧,然而当看到前面马匹上那只绑着大红花的鸡时,还是有人不合时宜的笑了出来。

将军府大门拉开打断众人窃窃私语,沈氏看着那只鸡心里不知道有多畅快。

靖王本就不同意这桩婚事,皇帝想要楚家打入靖王府内部,两个女儿,只要一个能做靖王妃,另一个就有可能成为太子妃,面对靖王的下马威,楚家也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云萝啊,你要做好靖王妃的职责,照顾好自己。”沈氏摆出她一贯贤妻良母的姿态,却不想楚云萝把手直接抽了回来。

“姨娘,我们后会有期。”楚云萝冷冷的说到,跟着喜娘上了花轿。

沈氏震惊一向不敢忤逆她的人今天竟然这么跟她说话,还叫她姨娘。碍于众人在场不好发作,想到这是个即将踏入鬼门关的人,暗暗啐了一口,“呸,看你能活几时。”

没有人再在意这个嫡女,除了随行的人,连个送嫁的人都没有。楚云萝坐在喜轿里左手拇指和食指慢慢摩擦,这是她思考事情时下意识的动作。

靖王,当今圣上第九子,原本战功赫赫却身中剧毒,变成了只能每日靠药物维持的病秧子,一共娶过两任王妃,却在新婚之夜毙命,外面都传言靖王残暴,所以没人敢在将人嫁入靖王府。

身体的不适让楚云萝停止思考,只能闭目养神,略作休息,她知道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就在晃晃悠悠快要睡着之时,轿子停了下来。

没有任何礼仪,楚云萝就这样直接被抬到了院中。一名侍卫上前挑起轿帘“楚姑娘,请吧。”

喜娘把楚云萝扶进屋内,默默退了出去,楚云萝抬手就把盖头撤掉。

“沉死了。”楚云萝揉了揉快被压断的脖子,坐在桌子前咕嘟咕嘟喝起水来。她并不在意这场婚礼的形式,母胎单身这么多年,没想到结婚是在这种情况下。

也还好前世的身体素质跟着穿越而来,不然这么折腾下来,原主估计早就死了。

然而门口齐刷刷的脚步声让云萝来不及思考,本能的侧身躲过射进来的暗器。新婚之夜玩这么大吗,楚云萝看着地上被划掉的一缕头发心里咒骂。

院子里打斗声渐渐消失,楚云萝一直保持警惕的姿势看着房门,只见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主子,都死了。”

“处理干净。”冷漠的没有一点温度的话语响起,房门被推开。

靖王萧沐黎看着蹲在角落里的楚云萝,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云萝同样也在打量着出现在眼前的男人,眉如剑锋,肖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轮廓,如果不是那从脖子一路攀岩到耳朵的印记,这个男人绝对是自己见过最帅的一个。

“没死?”身旁的侍卫阿景更是惊讶的脱口而出。

楚云萝瞪着他们心里的火气逐渐上升,一天面临三次死亡,再淡定也要发疯了。

“没错,没死,很意外吗?”

“确实意外。”萧沐黎淡淡的开口。

“什么意思?”转念一想楚云萝淡定不了了,什么新婚之夜惨死,什么暴虐,合着之前的新娘是被刺杀的,然而面前这个男人本可以阻止。靖王府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人随便闯的进来进行刺杀。

“人命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值钱?”楚云萝生气的问道。

“嫁进来的人是什么心思,我为什么要在意她们的命。”

“你,真是冷血。”

“既然你有命活下来,就靠自己活的长久一点。”说着不顾楚云萝反应,示意侍卫推他出去。

“吩咐下去,给她一应的吃穿用度,但不必当她是靖王妃,就当是帮楚家养的一条狗。”萧沐黎确实对楚云萝产生了一点兴趣,能躲过杀手的暗器还能坦然自若,看来传言不实,他更想看看这个女人可以走到哪里。

“卑鄙。”楚云萝看着院中消失的身影,咬牙切齿的骂道。


楚云萝坐在桌前,冷冷的看着院中侍卫井然有序的处理尸体,胸口的伤口隐隐作痛,然而她一点也不在意。都说萧沐黎中毒成为病秧子,但是从刚才的观察来看,中毒可能会有,病秧子却不见得。

“呸,一个两个这么能演,怎么不去拍戏。”

“有人吗,麻烦给我拿点纱布和药。”楚云萝沉了沉气,走到门口喊道。

然而并没有人搭理她,角落里的萧沐黎看着那个面对尸体并不惊慌的女人,皱起了眉头。

“阿景,再去查查她的信息。”

“是,王爷。”

“让姚大夫去给她看看,把阿玉派去她那边。”萧沐黎示意阿景推他离开。

楚云萝郁闷的回到床上,伸手摸了摸有些湿润的胸口,两眼一闭爱谁谁,流点血而已,又死不了,之前出任务的时候比这严重多了。

这般想着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她知道,至少府里的这些人不会对她下手的。

正在楚云萝与周公聊得正欢的时候,被一阵阵敲门声吵醒,她黑着脸坐在床上反映了一会,把门打开,就看到一位少女和一个白胡子老头站在门外。

“王爷叫我来看看你的伤势。”老头直接往屋子里走去,那高傲的小表情让楚云萝想起在现代教她中医的老师。

“楚姑娘,这是我们王府的姚大夫,奴婢叫阿玉,王爷派我过来照顾你。”阿玉对上楚云萝疑惑得眼眸解释道。

云萝听得出来,看似毕恭毕敬的话语,只是因为靖王府的良好规矩而已,那淡漠的表情并没有把她这个人放在眼里。

“不必了,把药留下就行,我自己可以。”对于一向独来独往惯了的楚云萝来说,身边多个人就是麻烦。

“不好意思楚姑娘,这是王爷吩咐的。”阿玉坚持到。

“我说不必了,听不懂吗?”

“姚大夫,快,姚大夫,王爷发病了。”楚云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名侍卫急促的话语打断。

紧接着就是一阵旋风,面前那个白胡子被拽走,阿玉也紧随其后,楚云萝站在那里停顿一下也跟着过去了。

萧沐黎的书房就在新房不远处,只见下人忙忙碌碌一盆一盆端着热水,根本没人在意她这个人,阿景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楚云萝也没说什么,看来他们并不怕自己知道什么事情,想来以萧沐黎的本事,就是知道了也不会让她有机会传出去。

楚云萝本不想来,但是如果想在这个时空立足,那么在靖王府站住脚是第一步,如果她能治好萧沐黎,这绝对是一个机会。

她不是不自量力,在现代的时候经常出野外任务,一些医疗设备根本带不了,所以她跟国际有名的中医学习了5年之久的医术,在医学界也算是一个人物。而且那个印记,貌似在哪见过却又想不起来了。

“怎么突然这样的。”姚大夫暴躁的语气传到了楚云萝的耳朵里。

“回到书房就一直在看密函,然后就吐血了。”阿景也是很无奈,王爷简直就是个工作狂。

“不是说了让他好好休息,好好休息。”

“姚大夫你快赶紧看看吧。”阿景真怕这老头把房顶掀了,这从王爷小时候就一直在身边的老头,惹不起啊。

“热水准备好了吗?”看着昏迷的萧沐黎,姚大夫焦急万分。

“准备好了。”

“把他抬进去,我只能压制他体内的苗毒,再找不到那个人,王爷就没救了。”

2年前和奇国那场大战中,萧沐黎不幸中了苗毒,送回到盛都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而姚大夫的医术只能把毒素逼到腿部暂时压制,解不了毒,这几年陆陆续续也找过名医,可都不是他们要找的那个。

祥针术,以刺穴放血为主,可以解百毒,可是祥针术失传已久,以至于迟迟找不到精通之人。

“各方势力都在寻找,可是这刺穴放血解毒,也只是传闻,真的能救王爷吗?”阿景看着姚大夫为王爷施针,担忧的问道。

楚云萝一直看着姚大夫为萧沐黎下针,脑袋里回忆着医书上对苗毒的记载,突然一个画面闪过脑海,她想起来了,苗疆有一种奇毒,中毒之人脸上会有一种印记,就像毒蔓藤一样,跟萧沐黎现在一模一样。

“怎么还不醒啊,每次一刻钟就醒过来了。”阿景急的团团转,姚大夫的额头也渐渐渗出汗来。

“地合穴。”楚云萝脱口而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