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橙子文学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全部小说 > 其他类型 > 秦皇

第6章 我是很开明的

发表时间: 2024-03-04

扶苏也被狼女的反应吓了一跳。

话说,他那句话里,有表示让她做奴隶的意思吗?

看起来,这狼女的背后,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么激动干啥?”

“我哪句话说要让你做奴隶了?再仔细想想?”

扶苏手指在案板上有节奏的敲击着,看着狼女,继续说道:“我这个人很开明,从来不愿意强迫别人做不愿意的事情。”

“你要是犹豫迟疑,现在就可离开,车门就在你的身后,你的坐骑......这次估计是真的没了。”

嗯~

什么意思?

什么叫着真正的没了?

狼女盯着扶苏,好似在质问。

“张武,你来说说吧!”

“诺!”

张武拱手行礼,随后看向狼女,说道:“刚才那些杀手,在发动袭击之前,为了防止狼王报信,所以把它给弄死了。

我们赶到的时候,它就已经不行了。

狼王尸首就在后面的行礼车上拉着,姑娘,你可以去看看,或许能够见上最后一面。”

“你.......,你们......”

狼女气急,顿时感觉有些奈痛,头脑有些发晕。

不一会儿。

车队停下脚步,狼女二话不说,直奔后面的行李车。

“公子,此女?”

张武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这女子是个人才,我对人才向来看重,能为我所用者,我一般都是讲道理的。

至于,不能为所用者,一般都是先讲物理,再讲道理。

还是不行的话,就只能表示遗憾了。”

张武眉头皱起,不明白扶苏在讲什么?

估计,公子又想拿出儒家那一套之乎者也了。

唉~

公子何时才能长大,远离儒家那一套框架。

为此,张武可谓是操碎了心。

“公子,前方即将抵达甘泉县。”

不远处的地平线上,一座城池宛如蛰伏在夜幕下的猛兽,无声沉眠。

“持我手令,先行前往,叫开城门,然后,安排影密卫的弟兄,先行前往馆驿打点。”

“公子,不妥!”

张武没有去接印信,拱手行礼,说道:“印信乃公子身份与权威的象征,不容出现半点差池,更不能轻易离身,以防奸邪利用。”

扶苏敲击了几下桌案,微微点头。

“也好,那就委屈弟兄们再坚持一下,等到甘泉,休息一天,之后前往北古中军大营。”

“谨遵公子号令!”

很快,白狼红着眼睛走进了马车内。

扑通~

“大秦的公子,我答应你的要求。”

“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

“我改变想法了。”

“为什么?是在生我气吗?”狼女红着眼眶,泪水在眼眶中打转,那模样,委屈极了。

“不,我怎么会生气呢?”

扶苏耸了耸肩膀,双手摊开,当场表示,你真的误会我了。

“我说过,我很开明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追求的东西,而你心中追寻的是自由,我不能约束你的自由,所以,我改变主意,让你离开,去追寻你想要的自由。”

狼女咬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呜哇一下就哭了出来。

眼泪好似决堤的大坝,那泪水止都止不住的往外哗啦啦的流。

扶苏全程没有吭声,也没有安慰的想法。

小半个时辰后。

狼女止住了泪水,人还在抽搐,不过却是安详的睡了过去。

唉~

这么小的年纪,心底压了那么多事?

又因为狼王陨落,伤心过度,身心俱疲,再这样下去,迟早是要崩溃的。

现在,把心底的委屈哭出来就好了。

豆蔻年华,本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却背负了太多。

“城下何人?报上名来!”

“影密卫百夫长张武,护送公子车驾到此,速速开城门。”

“以何为凭?”

张武从腰间取下影密卫的身份令牌,材质为墨玉,质地细腻,非常适合錾写符诏和令牌信息。

透过火花,城门卫什长看清玉牌后,丝毫不敢耽误,让底下兄弟打开了城门。

“下官伍季见过张百夫长!”

“这是公子车驾,上面坐着的正是大公子。”

“卑职惶恐,见过大公子殿下!”伍季顿时吓得一哆嗦,连忙单膝下跪,行礼。

“伍季什长看守城门,乃职责所在,不知者不怪罪!”

“何况,伍季你做的很好,本公子很是欣赏,等这次到了北古,见到内史蒙恬将军,我定要替你好好美言几句,为你请功。”

“公子明鉴,伍季铭记于心,绝不敢忘!”

扶苏微微点头,车队顺利进入甘泉县,抵达馆驿,已是夜间三更四刻。

“张武,安排影密卫的士兵下去休息吧!”

“明天,在甘泉县休整一天,后天天亮再出发。”

“诺!”

扶苏抱起睡得死沉的狼女,缓步走上二楼上房,随后将其放在床榻上,盖好被子。

等做完这些,扶苏坐在屋内桌案前,桌案上摆放着几样东西。

弓弩专用的箭矢,匈奴的狼牙箭,染血的破碎箭头,染血的长剑,以及一根细长的毒针。

这弩箭射出的箭矢,上面制造工匠的名讳被磨掉了。

然依旧能够依稀辨别,始皇三十三,这样的字样。

这狼牙箭的来源,比较广,制造水平不高,很难追溯来源。

可以是在战场上缴获,也可以是从尸体上拔下收集,可追溯价值不大。

至于这染血的破碎箭头,则是被扶苏以强大内力震碎,反向击杀杀手,从对方的尸体上取得。

可以看得出,这是大秦将作监出品的强弩箭矢的箭头。

这种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领用都是需要登记造册,箭头需要被回收再利用,定期清点的军用资源。

大秦当下除了蒙恬的北线军团,赵佗的征南军团,尉瞭所属大秦禁卫军,章邯的影密卫,就只余下赵高的罗网了。

利用排除法。

首先排除蒙恬的北线军团,蒙恬治军严谨,且颇具政治手腕。

其弟蒙毅,官拜上卿,主管廷尉府,是大秦的司法主官。在大秦,除了赵高之外,没人比蒙毅更懂大秦律法。.

其次,在排除赵佗的征南军团,他们之间没有利益冲突,没必要冒这个风险,不远数千里的路程,北上伏击他。

再者,时间上,对不上。

从诏令下达,到扶苏离开,加上今天,也不过三天时间。

赵佗估计连他被贬的消息,都还没有收到,怎么可能安排人来刺杀他。

至于尉瞭,扶苏直接就过了。

这人治军严谨,对自己更是严苛,近乎病态的严厉。

他是绝对不能容许自己犯下这种大错,甚至家人犯错,都会被他严厉惩处。

章邯的影密卫,赵高的罗网,这两家的嫌疑最大。

章邯确实是忠,这点从历史上可以看出一二,但谁也无法保证,他手底下的人,都和他一样忠心。

罗网的赵高,那是天定的大反派。

想弄死他,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

或许,她知道些我想知道的事情也说不定。

扶苏的目光,落在床榻上熟睡的狼女身上。

最后,这根细长的毒针,上面淬了不知道多厚的毒药,整根针看起来都呈现出蓝盈盈的颜料光泽。

毒药的成分,名字,扶苏更是一无所知。

不过,这倒是可以留给掩日,让他也刺激刺激。

扶苏扭动秦王剑,剑柄上出现一道深邃且只有筷子粗细的圆孔。

这是历代秦王为了防止晚年不测,太后掌权,导致继承人不明,所设计的遗诏收纳孔。

现在,始皇帝嬴政一统六国之后,便将天下第一的传世名剑天问作为佩剑,象征着皇权至高无上。

至于,代表秦王信物的秦王剑,则是赏赐给了扶苏。

由此可见,始皇帝嬴政,对扶苏抱有着多大的期望。

扶苏将七寸二分长的毒针,藏入剑柄之内,做完这些,扶苏才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

掩日,本公子都这么配合你了,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陕ICP备2022011731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