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逍遥龙医

逍遥龙医

疯狂小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身为顶级特种兵的杨业,因为一场意外而结识了云游道士,并在其指点之下,他开始了不一样的精彩人生。一根银针在手,从此他踏上了仁心医者路。且看这个从战场上刚刚归来的兵王,如何一步步成为都市里的逍遥医圣!

主角:杨业,沈梦瑶   更新:2022-07-15 22:5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业,沈梦瑶 的女频言情小说《逍遥龙医》,由网络作家“疯狂小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身为顶级特种兵的杨业,因为一场意外而结识了云游道士,并在其指点之下,他开始了不一样的精彩人生。一根银针在手,从此他踏上了仁心医者路。且看这个从战场上刚刚归来的兵王,如何一步步成为都市里的逍遥医圣!

《逍遥龙医》精彩片段

“老公,我想去上厕所,你能陪我一起吗?”

飞机上,杨业正躺在座椅上闭目养神,一双嫩手突然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胳膊。

随后,就是一阵女人身上的芳香,扑鼻而来。

但杨业却心里纳闷,我哪来的老婆?

转头一看,就见一个绝美的女人正一脸紧张地看着自己。

女人肌肤胜雪,仿佛吹弹可破,饱满的胸脯将衣服撑得老高,一双大长腿被黑丝包裹着,显得极为性感。

一时间,杨业忍不住有些口干舌燥。

在部队里待了近十年,他还是第一次和女人如此亲密接触,更不要说,这还是位极品美女!

四下一看,只见这美女身边还坐着一个猥琐的壮汉,正色眯眯的盯着美女,眼神里带着强烈的侵略性。

杨业顿时明白过来,微微一笑,说:“行,我陪你一起。”

壮汉小眼一眯,本来都准备上手开摸了,没想到半途被人搅和了,心里很不爽。

他干脆冲杨业喊道:“兄弟,你女朋友挺不错啊,给哥们介绍一下?”

杨业斜了这人一眼,道:“跟你有关系吗?”

壮汉怒了,喝道:“小子,你别不识相,小心我把你从飞机上扔下去!”

杨业没理他,大手一伸,将女人直接揽在怀里,用行动来说话。

女人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杨业手臂就将她紧紧的抱住了,一股特有的男人气息充斥在鼻间,瞬间闹了个大红脸。

壮汉暗骂一声,抬起胳膊,那比砂锅还大的拳头直接朝杨业打过去。

“啊!”

女人惊呼一声。

眼看着拳头就要砸到杨业的脑袋上,杨业左手突然抬起,不偏不倚接住了这一拳。

壮汉怒火中烧,抬起腿,猛地一脚踹了过来,那粗壮的大腿,爆发力极强。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杨业冷哼一声,五指发力,直接将壮汉的手拧成麻花。

五指连心,壮汉痛苦惨嚎,跪倒在地连连求饶。

杨业一脚将他踹翻在地,喝道:“滚!”

壮汉惊恐的看了杨业一眼,连滚带爬的逃离头等舱。

“姑娘,你叫什么?”

等一切都平静后,杨业看着身边的美女问道。

“我叫沈梦瑶,谢谢你仗义相助。你叫什么呢?”

“我叫杨业,男,单身!”

闻言,沈梦瑶脸色微红,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

……

很快,飞机抵达千花市。

两人交换联系方式后就分别了,沈梦瑶还说过几天要请杨业吃顿饭。

如果这消息让外界知道,一定会引起无数人的关注。

要知道,沈梦瑶可是千花市十大青年杰出企业家,堂堂上市公司的总裁!

杨业阔别故乡多年,自然不知道沈梦瑶的身份。

当然,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在意。

杨业提着包,回到记忆里家的地址。

多年不见,这块盖起了一座超过二十层的大厦,下面是一个购物商场。

杨业记得,这里原来是几个机械厂,每天上下学都听到乒乒乓乓的敲打声。

绕过购物商场,三排五层高的居住区出现在眼中。

看着斑驳泛黄的墙壁,杨业不禁感慨万千。

当年入伍,他参加了某次跨国围剿任务,在西南边境的丛林里遭遇埋伏,中枪后落入河中。

本以为会就这样客死他乡,没想到却被一个老道士给救了下来,还收他为徒。

而他的命运,也自此转变。

山上两年,他不仅练出了元气,还学会了行医问卦。

后来老道死了,将他埋葬之后杨业回到了部队,进了华夏最神秘的特勤局,在全球执行各种特殊任务。

他这次回归,既是思乡心切,也是因为修行到了瓶颈。

老道生前给他算过一卦,只有进入这凡尘俗世,历经无数桃花,才能修成正果,自在逍遥。

收回思绪,不知不觉,他已经来到了家门口。

杨业深吸口气,敲了敲门。

这里原来是单位房,后来分给了父亲,不过这一走就是十年,也不记得里面的摆设了。

很快,里面传来脚步声,嘎吱,门打开了。

杨业看到眼前黝黑的中年男人,愣了一下:“姑,姑父?”


中年男子也呆住了,半响才惊醒过来:“你,你是小业?”

“是我,我回来了!”杨业高兴道。

中年男子立马朝里面喊道:“阿梅啊,快出来,咱家小业回来了。”

很快,一个穿着围裙的妇人走了出来,看到门口的杨业,愣了半响,脸上的笑容有些不自然。

“呀,杨业回来了?真是的,怎么突然回来都不打声招呼呢?”

杨业走进屋子,左右看了一眼:“姑姑,我爸呢?”

闻言,中年男子和妇人对视一眼,妇人眼珠子转了转,笑道:“你爸……你爸他出去有事了,小业啊,你先坐一会儿,马上就开饭了,等下你表妹也会回来。”

姑父周常本叹了口气,一边开酒一边招呼杨业吃饭,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愧疚。

“不管她了,小业刚回来指不定饿坏了,咱先吃吧!”

姑姑杨梅一听,顿时就不高兴了,双手叉腰怒道:“周常本,你什么意思?你亲女儿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吃饭,你这样子怎么还不乐意是吗?”

“哼,一天天不务正业,能带回个好男朋友还是怎么的……”说着将酒瓶打开,给杨业和自己面前倒了一杯。

“怎么不务正业了?不就在酒吧上班吗?她毕业才一年,现在一个月都能赚几千上万了,你呢?你这个做爹的干了一辈子泥瓦匠,赚的还没她多!”杨梅白了一眼,不满道。

周常本张了张嘴,愤怒无奈而不语。

杨业微微皱眉,看样子姑姑一家子内部矛盾不小。

这时门口响起了脚步声,嘎吱一声门开了,一对年轻时尚的男女走了进来。

女的染着一头黄发,穿着一套露肉的牛仔短装,耳朵和鼻子上都打了耳钉,一副十足太妹样儿。

她身边的男子同样是一头黄毛,嘴里叼着烟,戴着墨镜,手里提着两个礼品盒一起走了进来。

“爸妈,我回来了,这是我男朋友黄超。”

周柳将脚上的高跟鞋往旁边一甩,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叔叔阿姨好,一点心意送给你们。”黄超摘下墨镜,笑了笑。

杨梅看到礼品盒上写着长白山人参,一张脸笑开了花,接过礼物笑道:“小超啊,你来就来,还买这么贵重的礼品干嘛?”

见周柳一坐在椅子上就开始玩手机,周常本咳嗽一声:“小柳,你表哥从部队回来了,快打个招呼。”

周柳抬头瞄了一眼杨业,僵硬说了句表哥好,然后忽然想起什么,好奇问道:“表哥,听说退伍回来的老兵,国家会发不少钱吧,你拿了多少,有没有二三十万?”

“哦,回来之前都捐给福利院了,现在孤家寡人一个!”杨业淡淡说道。

闻言,周柳瞪大眼睛:“都捐了?你是不脑子被门夹了?我刚准备找你借点钱做生意呢,真是的,果然杨家的人都是蠢货。”

杨业皱了皱眉,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心生疑虑,老爸怎么还不回来?

周常本似乎心情不大好,时不时和杨业碰杯。

这时杨业看到黄超的手臂上有一些带红黄色的斑疹,他皱起眉头,朝周柳问道:“你们交往多久了?同过房吗?”

桌上几人一愣,都不明白杨业怎么会问这么个问题。

“你问这个干嘛?都是成年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周柳夹起一块牛肉,满不在乎说道。

黄超点燃一支烟,笑道:“大表哥啊,都啥年代了……”

“他有病!”杨业打断黄超的话,指着他说道。

黄超摸了一把头上的黄毛,故意亮出手上的腕表:“大表哥,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我这表,两万,正宗瑞士名表。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能有什么病?”

杨业不为所动:“你有严重性病,为什么要瞒着周柳呢?”

“杨业,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谁有病?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性病!”周柳一拍桌子,指着杨业气呼呼扯开嗓门喊了起来。

“小业啊,你怎么知道他身体有问题?这可不是小事儿啊!”周常本皱眉对杨业说道。

他虽然知道黄超人品不怎么样,但他不愿意这小子真有那种病,否则就是害了自己女儿。

“我刚才看到了他手上的红黄斑点,在他吃饭的时候看了他的舌苔和眼睛。确定无疑,姑父,我在部队的时候就是军医,这不会错的!”杨业轻声说道。

“啪!”黄超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杨业吼道:“我警告你,别乱说话,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周柳,你难道没有发现过他的异常吗?”杨业盯着周柳。

周柳忽然记起来,两个月前黄超和自己那个的时候必须要关灯,以前他的习惯都是开灯……

而且,一个星期前,自己下.身奇痒,发红,还有难闻的味道。

看到周柳神色异常,周常本蹭的一下站起来,指着黄毛喝道:“小子,你说老实话,到底有没有病?如果你害了我女儿,我跟你没完。”

“哎呀,你吵什么吵,有没有问题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不就知道了。都坐下,小超,你也坐下。”杨梅见情况不对,她立即开口打圆场,并狠狠的瞪了杨业一眼。

但杨业已经没心思吃饭了,他问道:“姑,我爸怎么还没回来?”

“哼,你爸?你爸在养老院呢,怎么可能回这里。”黄超叼着烟冷哼一声。

杨业一愣,立即皱起了眉头:“你怎么知道我爸在养老院?”

这时杨梅立即给周柳打眼色,可还是慢了。

黄超一脸高傲道:“我当然知道,你爸还是我安排进的养老院。要死的人了,住这里也是浪费资源,还不如给周柳她们住。”


杨业转头看向周常本夫妇:“你不是说我爸出去有事了吗?”

杨业慢慢站了起来,沉着脸说道:“这里是我家,怎么叫我爸住这里是浪费资源?姑姑,姑父,你们今天把话说清楚。”

他的心里已经生出了些不好的预感。

姑姑贪财,表妹周柳也是个虚荣之人,姑父本分但没他老婆女儿厉害,加上这个痞里痞气的黄超,爸爸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而且,他刚才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根本没看到一样属于父亲的东西。

杨梅笑道:“小业啊,你爸爸几年前犯了严重的关节炎,一直也联系不上你,到医院花了五六万都是我和老周去借来的。后来你爸说一个人住这里太孤单,小柳就让他男朋友找关系送到养老院去了。”

“那个养老院?”杨业不想听她的鬼话,直接看向黄超。

“城东,天安养老院,那里不太好找,你得注意点。”黄超笑呵呵说道。

杨业直接起身,提着包就出门了。

“哼,一个破当兵的,脾气还这么大,真不知道这几年兵怎么当的?”杨梅朝门口狠狠瞪了一眼。

“妈,你说表哥回来了,他会不会把这房子要回去啊?”周柳有些担心道。

几年前,她和母亲杨梅看上了这套房子,两人一琢磨,想出了个损招。

杨梅时不时来看自己大哥,悄悄在房间里撒上些水,让湿气变重,加上是老房子,防潮效果也不好,不到一年,老杨就住医院了。

杨梅巧言善辩,加上周柳一双甜腻的嘴,母女俩来了几次,就说服了老杨,在黄超的安排下,坐着轮椅进了养老福利院。

黄超冷笑一声:“要回来?他一个小兵仔子还有什么本事?我大表哥可是刑警队副队长,我那边还有几十号兄弟,他能翻出朵花来?”

闻言,杨梅的脸上扬起了笑容,周柳娇嗔的看了黄超一眼,把刚才有病的事儿抛在脑后,白了一眼道:“就你能。”

语气中夹着一股得意的味道。

周常本一拍桌子,冷哼一声:“明天我就去工地了,这段时间不回来。”

这个家,他越住越不是味儿。

话说另一边,杨业走到路边,拦下好几辆的士,才有一位司机愿意去城东天安养老院,不过要加五十块钱,原因是那里偏僻而且没回头客。

车子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七拐八拐,停在一栋破旧的老房子门口。

杨业下车,大铁门上挂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大锁,他喊了几声,一个五十多岁的保安走了过来。

保安那手电晃了几下,隔着铁门冷声冷气问道:“找谁的?这么晚了,这里不接受亲属探望了,你回去吧!”

杨业那个气啊,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起码距离城区三十多里路,黑灯瞎火的,能去哪里?

想着,他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钞票,递过去,笑道:“老哥,帮个忙,我才从部队回来,着急着想见见我父亲。”

保安看到那红大头,又仔细朝杨业打量了一番,才将打门打开,并告诉他十二点前必须出去。

在一个面色冷漠的护理人员带领下,杨业在一个门口停下了,他指着跟前一扇发霉的小木门问道:“我父亲就在这里面?”

“你以为呢?难道还是五星级酒店吗?这是政府养老福利院,是不花钱的。”护理白了杨业一眼,转身就走开了。

杨业在四周看了一眼,身前就一条排水沟,散发着一阵恶臭。前面是一片橘子林,乌漆墨黑的,老人家住在这样的环境里能舒服吗?

他敲了敲门,没锁,自动开了。一股潮湿的发霉味扑面而来。

“啪!”

灯亮了。

昏暗的灯光下,不到五平米狭小的房间里,一个老人躺在一张小木床上,有些疑惑的看着门口。

“爸,是我,小业!”看到这情景,杨业的眼眶瞬间一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