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橙子文学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全部小说 > 其他类型 > 长安月如霜

第6章 姑获邪神

发表时间: 2024-03-04

但她拼了力气紧跟着飞出了结界,随着那团光影在云空之中腾跃飞奔,紧追不舍。

“小妖葩,老身看你伶俐才留你一分性命,你再不识趣叨扰不休,休怪老身不客气。”

“除非我死,否则你休想拿走这魂魄!”狐小仙说着,它的九条尾巴化作了九道流光,飞一般追向那团光影。

九道流光就是九把追魂夺命剑,狐小仙紧跟着口中念念有词:“奉请狐狸祖师来解退,一请天解师,二请地解师来解退,来人七魄三魂,一切山精和水怪、巫师邪妖不敢来,若有青人白人来使法,反手押在海底存,急急如律令。”

那妖本来也懒得显形,一听狐小仙在念咒,不由得噗嗤一笑。

“原来羽衣子也是个吝啬鬼,竟教你这样老掉牙的符咒。罢了,老身就显个形让你见识见识。”

妖的声音婉转妩媚,想必是个姿态万千的老妖精。

小仙儿暗自想着,但随即呈现在她面前的景象令她目瞪口呆,她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半空之中,一个巨大的浑身长满绿毛的青面獠牙黥面鬼正在她的前方踏着云彩缓步而行。

那黥面鬼的两颊额头黥满了怪异的朱砂色符咒,一双獠牙暴突在外,一张阔大的猩红色的嘴几乎裂到两耳根,似乎一张开嘴巴就能吞下天地。

它两耳尖尖,丑陋不堪,额上还有一只独立朝天的青角,行动时发出类似犬兽的呼哧呼哧的沉重的呼吸声。

黥面鬼身长八丈,双手举过头顶,正擎举着一顶被磷火团团包裹着的轿子。

轿子上看似空荡荡,却游荡着无数黑雾般的鬼影,那些暗昏昏的鬼影簇拥着形成一个类似女子的婀娜妖娆身影。

青鬼驮着那轿子就好似驮着一座小山在天地之间游动。

雾气氤氲之中,轿子宝塔顶上诡异的铜铃飘摇作响,似有鬼神在风中絮絮喃喃,随着那喃喃之声,插在轿子上的白色经幡狂飞乱舞。

狐小仙依旧看不清那轿子上的身影,却能清晰的看见缥缈如白雾般的经幡上石雕镂刻般铭画着一行行善恶因缘,爱恨死咒。

那些咒语、因缘随着泛着白色灵光的经幡的舞动,在空中四处飘飞,如同星辰般幽幽闪光,在空中留下一团团白色的灵光火焰,最终在天空中划出了长长一线,继而陨灭。

“老东西你倒是慢几步,让本小仙儿看看你啊。”狐小仙身上的汗毛倒竖,直觉告诉她,她绝对不是那妖的对手。

果然,那黥面鬼听小仙儿这样一喊停下了脚步,转身直勾勾的看着她。

小仙儿不敢看那双眼睛,仿佛那是一片深渊寒潭,散发着无限冰冷凉意,令人从头冷到脚。

"老(妖精)——"小仙儿还想继续痛骂那妖怪,忽然觉得再嘴硬就是找死,便咳咳咳了几声,"老人家法力的确高强,您既拿走了魂魄,也该留下名讳,让我跟师父有个交代不是?”

轿子中的那女子听小仙儿已经气短,阴阴一笑,俯下身来。只见一张纯净明澈的脸自迷蒙雾霭中露出了真容,好似皎皎云间月。

小仙儿觉得自己已经够好看了,这老妖精更好看。

原来妖精修炼的容貌真的是分等级的。

这样一个邪魅,却把自己的容貌修得如仙上仙。

好一张画皮。

一想到这副容貌背后有着深不见底的法力,狐小仙更加胆寒。

那女子面如春花,冷如冰山,“本神姑获。”

原是个邪神。

“小狐狸,既然你这么怕你师父责问,本神就收了你做这经幡上的眼睛如何?”

小仙儿这才发现那些白色经幡上有无数张脸若隐若现,无数双眼睛在幽幽闪光。

“这样一双明媚的狐狸眼睛,搁在这经幡上必然是锦上添花。日后你师父见了我也必会觉得格外亲近些。”

狐小仙儿一双眼睛顿时红了起来,“啊呸!你个老妖婆!你心肠如此歹毒你娘知道么?本狐尊的眼睛若是放在了你那经幡上,那便是伍子胥的眼睛挂城门看你早日灰飞烟灭!”

“志向可嘉。”姑获淡淡一笑。

只见那白色的经幡在风中摇动,空中传来诡异的密咒声声入耳,如风声如雨泣,大大小小若隐若现的鬼影从那经幡上缕缕飘出,无数狰狞的鬼脸在空中叠叠重现。它们都朝着一个方向飞去,径自扑向狐小仙。

“娘呀,本狐仙不逃,难道要等着被恶鬼撕成碎片么?”

狐小仙看着倒吸一口凉气,转身就跑。

仿佛早就窥出她会夺路而逃,那青鬼的一双毛茸茸的大脚在云端上一跺。

顿时是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狐小仙的身子直接被弹飞出去,犹如一朵孤浮无依的芦花晃悠悠向万丈青空跌落下去。

一霎时,天上的云,地上的河,在她面前连成了一线,无数巍峨山峦在她眼中不断翻转颠倒。

她再眨眼时,眼前却一片漆黑。

没了阳光,没了人间暖色,甚至没有半点生气,仿佛宇宙万千都在这一刻凝滞。

伸手不见五指,四围一片混沌。

紧接着,耳畔响起一片绵绵细细的高低起伏的鬼哭声,听得狐小仙毛骨悚然。

她身边有团团磷火跳跃,借着那微弱的磷火,她蓦然看到一张巨大的骷髅鬼脸在眼前呈现。

骷髅鬼脸上有无数漂浮游魂,无数模糊不清的脸,哀泣的,狂笑的,狰狞的,嘈杂碎语,鬼哭狼嚎......仿佛凝结了天地间一切咒怨,狐小仙彻底堕入怨气冲天的幽灵世界。

无数双鬼手抓住了她的皮肉,尖锐的指甲嵌入了皮肉,鲜红的血沥沥渗了出来,一双鬼手生生扼住了她的喉咙,疼得她无法挣脱也喊不出来。

“道行不够就该认输,否则怎会有现在的痛楚?”有人在昏暗中悠悠开口。

那声音好清奇,在无数阴阴哭嚎之中穿云破雾一般入耳,且有点儿魅惑的深邃。

狐小仙一惊,睁开眼睛。

她本想闭上双眼静静等死......那些阴魂不是普通的阴魂,也都是有些道行的冤灵孽鬼,她逃不过。

可是她的咽喉和嘴巴乃至鼻子耳朵眼睛都被那些鬼手给撕扯着蹂躏着,血污满面,可怖的很。

“度朔山上的食鬼虎消瘦不少,原来你们都跑到这里来了。”

随着那清风涟漪般的一声长叹,狐小仙忽然觉得颈间一松,那些白森森的手瞬间消失,化作了一团白雾飘然散去。

她摸了摸喉咙,骨头尚未被捏碎,四肢百骸还算是齐全的。只是,这些贱骨头又是撕咬又是抓扯,她身上伤痕累累,很是疼痛。

这时,她的眼前也清楚了不少。

那张骷髅鬼脸的一双黑洞洞似的眼睛竟然亮了,好似有人在其中点着明烛一般。

不,是有个人的影子。

那是一个男子,他提着一盏灯,自那鬼脸中幽幽浮现,从那血盆大口中缓缓踱步而出。

男子身着白色长袍,远远瞧着是威风又飒气,高高的雪青色兜帽之下是羊脂白玉似的一张脸。

在这样诡谲的秘境之中,乍见这灿然一抹白,狐小仙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虽说那些白森森的影子都不见了,但突然出现的这一男子又是谁?是众鬼之中的鬼王,姑获邪神的爪牙么?

陕ICP备2022011731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