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快穿满级大佬只想做任务

快穿满级大佬只想做任务

大风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颜景绯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始至终,她竟然一直被盛沂辰欺骗。什么任务者,什么引导者!什么快穿任务,替原主完成愿望!这一切不过都是男人精心策划的空手套白狼的骗局。得知真相后,她很是愤怒,可是面对男人的步步紧逼,她错愕地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主角:颜景绯,盛沂辰   更新:2022-07-15 22: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景绯,盛沂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快穿满级大佬只想做任务》,由网络作家“大风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颜景绯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始至终,她竟然一直被盛沂辰欺骗。什么任务者,什么引导者!什么快穿任务,替原主完成愿望!这一切不过都是男人精心策划的空手套白狼的骗局。得知真相后,她很是愤怒,可是面对男人的步步紧逼,她错愕地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快穿满级大佬只想做任务》精彩片段

“小绯,你醒来就好了。我这就给你爸爸打电话。”

景绯看着眼前的女子,女子一脸关切,一边按铃叫来医护人员。

“这次你伤得有点重,医生说得在医院住两天。待会你爸爸来了,你好好跟他说,别吵架,知道吗?”

要不是门口的脚步声特别响,她的声音比轻声细语大了不少,她还真的差点当真了。

这话哪里是说给她听,这分明就是说给外面的人听。

根据她刚才昏迷时候,接收混乱的剧情,虽然还没有整理,大体上也算知道了。

这是原主的继母,张慧梅,善于伪装。

“小绯,你爸爸最疼爱的人一直都是你,别跟爸爸闹脾气知道吗?”

张慧梅心里觉得奇怪,父女俩吵架到这种地步,要是换了以往,她在这种时候稍微提起这件事情,颜景绯就像炮仗一点就炸。

此刻怎么会这么安静?

“你也真是的,跟你爸爸说句软话,他什么不都答应你了吗?你爸爸也是,那么大的人,跟孩子还能置气!”

景绯垂眸听着她唠叨家常关心的话,脑中的片段闪现,真可笑。

所以她笑了。

“呵。”

她撑着身体坐直。

张慧梅赶忙上前把她扶起来,景绯没有拒绝她的虚情假意,她靠着病床上。

医护人员这时候,迈着步伐走入VIP病房内。

她道:“你很失望吧。”

张慧梅盖被子的手一顿,装作听不懂:“什么?”

“因为我从楼梯上摔下来,导致我爸没有第一时间把股份转到你女儿名下,你很失望吧。”

张慧梅没有想到她会直接说出来。

“小绯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张慧梅脸上展现和蔼的笑:“什么股份不股份的,你知道我一点都不在意。我只希望我们一家子很开开心心,和和美美一起过日子。”

“呵呵。”景绯低低的笑着,仿佛听到什么可笑的话,笑完后,她不是对着张慧梅说话,而是对着站在门口,不知该进还是该退的医护人员。

“不是要检查吗?不进来,怎么检查?好好,查一查,检查报告好好做,别什么乱七八糟的病都往我身上套。给了某些人下毒的机会!”

张慧梅的和善的脸色在景绯的阴阳怪气之下破防了,她沉下脸来:“小绯,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你也不能这样的羞辱我!这一年多以来,我对你哪里不够好了,你要这样的揣测我,污蔑我!是,我是继母,外面很多人都说,我嫁给你爸爸,是为了钱!可,你是知道的,我嫁进你们颜家,我是签了协议。”

说着说着她还委屈上了:“这些年,我任劳任怨为了这个家,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医护人员们更加难堪了。

景绯看着她,“继母,你要哭上一边哭去,给医生护士让个位置,口口声声说疼我,医生来了这么久,我可没有见过你移一下。”

正在哭泣的张慧梅:“……”

张慧梅挪开位置了,医生开始给景绯检查。

趁着这个阶段,景绯这才有时间,整理接收到的剧情。

原主是彻头彻尾的工具人,给自己的继妹提供家世,财富,名利,最后,她还要奉献出生命,还成就继妹的真善美。

这一切的开口,要从原主父亲说起。

原主的父亲是入赘的,她母亲才是真正的富家小姐。

两年前原主的母亲过世。

原主父亲本性就露出来了,他带着所谓的真爱与私生女登堂入室。

原主虽然骄纵了一些,任性一点,内心其实是温柔善良的。

她不忍父亲左右为难。

在张慧梅几次示好之下,她也慢慢开始尝试接纳她们。

但是事实证明,有些人,你就是不能退让,开始退让一步,那你这辈子就得永远退让。

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告诉她,他与妹妹才是真爱,她让了。

妹妹告诉她从小没有父亲疼爱,父亲因为心疼她,无论对错都站在妹妹那边,她忍让了。

父亲怜惜张慧梅和妹妹身份不高,要求给妹妹一个认亲仪式,她割让了。

后来,公司因为父亲一次错误的决策,需要大笔的资金周转,妹妹有真爱,所以联姻的责任就落在她身上了。

那时候她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为他们付出。

好在结婚后,虽然他双目失明,可真心的待她好。

是她傻,她居然会期待狼心狗肺的人有良心!

她的父亲联合外人,不仅搞垮他的公司,还把他最珍惜的兄长与嫂子害死了。

这也就算了,毕竟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原主虽然气,还未到怨的地步!

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动她的孩子!

那是他留给她的孩子!

他们以善良为借口,以为你好为理由,以你不能这么自私,也该为自己家人着想为捆绑,逼着她喝下流产的药,硬生生让她感受她的宝贝在她生命中流失的痛。

之后,原主彻底黑化了,她终究不够狠心,手段也没有他们阴毒,很快原主死了。

是她亲生父亲推着她下悬崖!

原主怨恨声音充斥着景绯的脑海中:我要郑雪萱,尝过我所尝过的痛苦!

景绯冷静一下被原主影响到的情绪,在脑海中跟引导者道:【这个位面原主怨气还真重。】

脑海中响起一道低沉悦耳的男子声音:【怎么,没办法?想要放弃?看在你以往良好的表现上,我可以大发慈悲让你跳过一次。】

依旧是这么欠扁的语气。

【呵,免了!不必!】

【那就祝你玩得愉快。】

景绯:【……】

其他人的快穿,人家拥有都是甜甜的系统君。

她却拥有一个欠扁的引导者。

性格极为恶劣,语气傲慢,态度也差得可以。、

若能投诉,他肯定是负分!

“医生,小绯她如何?有没有伤到脑子?”

张慧梅好像忘记刚才颜景绯冷嘲热讽,充满着关切与担忧:“有没有什么忌口的,我们作为家属需要注意什么?”

医生认真回答了张慧梅话,张慧梅还拿出手机来,一一做了备注。

颜景绯歪着头,笑看着她如戏子般的演戏。

“不累吗?”颜景绯开口了。

 


张慧梅点着手机的手又是一顿,回眸笑道:“你们看看,这孩子就是有心了。妈妈不累,只要你好起来,妈妈怎么都不累。”

颜景绯垂眸看着修剪整齐的指甲,指甲透出健康的粉色。

原主记忆中,张慧梅在医院也是这样询问医生的。

回到家中却在饮食中对她下药,让她伤势没有半点好转。

在原主虚弱痛苦这个阶段,张慧梅的嘘寒问暖,贴心温柔,一点点打破了原主的心防。

原主后来因为感激,答应把股份转给了她的女儿。

“装得不累吗?”颜景绯靠着软枕,漫不经心玩着手机:“你死心吧,无论你做什么,做多少事情,你女儿也别染指我颜家公司半步!”

张慧梅的脸上的笑有点挂不住了,“小绯啊,你别听你爸爸乱说,公司是你的,家里的财产家业都是你的,妈妈和妹妹不会跟你抢的。”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颜景绯笑了,笑得明媚漂亮,“你可要记得。不过,记不住也没有关系。”她拿起手机摇了摇,“我帮你录音了。”

张慧梅脸上闪过慌张。

颜景绯道:“你以后不管你还是你那私生女,”她身为靠前,音量放低:“只要啊,稍微触碰一点,我颜家任何产业与财产,我就告你。告你诈骗!”

张慧梅脸上没有半点笑容,目光也冷了下来。

两方对峙,气氛不对!

医护人员见状立马道:“我们还有事情要忙,先离开了,颜小姐要好好休息。”

颜景绯没有说话。

张慧梅也没有说话。

很快病房内只剩下张慧梅和颜景绯两人。

颜景绯见她还是不说话,她拿起手机,拨打了她母亲生前最信任的律师:“王叔叔,您好,我是颜景绯。多谢您的关心,我很好。今天我有件事情要拜托您。我这里有一段很重要的音频,现在发给您了。是想要麻烦您做个公证,对,这是我继母张慧梅女士,在三分钟前给我的保证。日后张慧梅和郑雪萱二人,身上财产有一分沾染我颜家的,您直接帮我起诉,对,没有私了情面!”

颜景绯挂了电话后,张慧梅再也忍不住,大声道:“颜景绯!你别欺人太甚了!”

“我欺人太甚?!张慧梅,你跟我爸在一起时候,我妈还没有走,你生郑雪萱时候,我才两岁!你勾搭我爸,我妈尸骨未寒,你这个小三就登堂入室!如今一年都没有到,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还想把主意打到颜家公司中!谁才是欺人太甚!”

张慧梅气得浑身发抖:“我跟你爸很早就认识了,要说小三,你妈才是小三,是你妈横插在我跟你爸爸之间!我跟你爸爸才是真爱!”

颜景绯冷笑,“真爱?张慧梅,你说这话不觉得可笑吗?你别忘了,郑国富是入赘的!什么是入赘,就是他眼巴巴看中我妈的钱,死皮白赖,赖在颜家的!你明明知道,郑国富要跟我妈结婚,你还是不愿意离开他,还给他生孩子,你不是小三谁是小三!”

“别他妈拿真爱当理由当借口,这个锅真爱不背!你要是坦荡荡说出来,我还敬你是条汉子!你就是看中我爸嫁给我妈翻身有钱了,怕离开我爸,就找不到比我爸更有钱的男人!哪怕当情妇,当小三,你至少有钱花,有房住,有车开!”

颜景绯看着气得脸色发青的张慧梅:“今天我就把话搁在这里,别在我眼前假惺惺的,装出一副慈母的表情,看得我反胃恶心!既然你为了钱嫁进来了,我妈走了,我爸没了伴,也确实要找个暖床的,我也需要一个勤快的保姆。以后,要认清自己的地位,阿姨。”

“你!你!好,我走!”张慧梅抓起放在一旁的包包打算走,当她手抓住门把时候,颜景绯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你要是敢踏出这扇门一步,我有千万种办法,让我爸跟你离婚。阿姨。”

一声声的‘阿姨’充满着讥讽。

张慧梅的手放在把门上,迟迟不敢转动打开。

两分钟后,颜景绯刷了一会儿手机,见张慧梅还在原地。

颜景绯:“我饿了,我想吃景福龙的饺子,香琅軒的珍珠翡翠龙眼汤,还有北庆楼的蒸包,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去买。一个小时后我没有看到食物,可是要扣工资的。”

张慧梅忍了忍又忍,半分钟后,她这才转动把手,愤怒的走出房门。

一个小时后,张慧梅和郑国富一起出现在病房内。

郑国富手中还提着颜景绯刚才要求的外卖。

张慧梅倒是能屈能伸,方才她的脸面都被用颜景绯按在地上摩擦了。

她还敢回来,有这样的忍耐力,也难怪她能得到最后的胜利。

颜景绯看着她如同小媳妇一般,亦步亦趋跟在郑国富身后,视线都不敢往颜景绯那边瞄。

好像颜景绯是什么洪水猛兽。

郑国富干咳两声,把外卖放在桌子上,自己拉过一张椅子,坐在颜景绯床边,笑问道:“看到爸爸不高兴,还在生爸爸的气?”

郑国富叹息一声道:“这次是爸爸不对,爸爸向你道歉好不好。”

颜景绯抬眸看着郑国富,他眼底的宠爱与心疼不像作假。

也是,疼了这么多年的女儿,怎么可能说不疼就不疼了。

只不过,原主比起张慧梅和郑雪萱,那点疼爱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股份的事情,您打算怎么做?”

颜景绯直接了当问道。

郑国富明显没有想到颜景绯会这么直接问,愣了一下,旋即无奈叹息道:

“那是你妈妈留给你的,你不愿意,难道爸爸还抢不成吗?”

可不是,抢不成了,所以才想要换一种办法。

颜景绯展露笑容,好似信了他的话。

颜景绯瞄了张慧梅一眼,看着郑国富把移动的小桌子放在她面前:“肚子饿了吧,快点吃,你小妈说,你点名要吃这些。”

颜景绯拿起塑料勺子:“我只有一个妈妈,不要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能当我妈妈。”

郑国富赔这笑脸:“好好好,你不想认那就不认。”

“什么叫做我不想认就别认!我身上没有半滴血是她的,我认什么!”


郑国富见她脾气又上来,忍着脾气耐着性子道:“是爸爸说错了,你跟她没关系,以后爸爸也不逼你叫妈妈,你想要叫什么就叫什么。”

郑国富还是真的顺从她,也怕把颜景绯逼急了。

等到颜景绯把颜家的一切都交出来再说。

颜景绯低着头继续吃着饭。

就是这样,原主就是这样在郑国富哄骗下,张慧梅的伪装之下,郑雪萱伪善之下,被他们耍得团团转。

郑国富在一旁给她夹菜,满脸慈祥看着她。

颜景绯吃的差不多,擦了擦嘴道:“两天后,我出院,你要来接我。”

“肯定,肯定,我宝贝出院这么大的事情,爸爸肯定来。”

颜景绯:“爸爸要说话算话哦,不然我会很生气哦。”

郑国富依旧随口安抚:“知道了,爸爸一定牢牢记着呢。”

颜景绯这才展颜一笑。

张慧梅闻言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听到郑国富斩钉截铁的回答,她终究没有说话。

……

两天后。

颜景绯坐在轿车的后座,脸转向窗口,单手托着腮。

司机陈叔从后视镜里一直观察着大小姐的脸色。

先生没来接小姐,小姐一定心里满腹的委屈和难过吧。

陈叔再等颜景绯爆发。

哪知道,这车走开了大半路程,颜景绯都没有发火的迹象。

陈叔看着颜景绯从小长大,还是忍不住道:“小姐,您有什么话别憋在心里,跟陈叔说。”

颜景绯懒洋洋转眸,看着后视镜陈叔担忧脸庞。

哦,她想起来了。

这位陈叔是个好人,只不过,上辈子倒是因为提醒原主,被郑国富开除了。

颜景绯察觉到陈叔的视线,她懒洋洋开口了:“怕我伤心?”

陈叔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拿钱办事的人,也不好评价老板作法。

颜景绯笑了,眼底尽是讥讽:“有什么好伤心的,我只不过是出院而已,郑雪萱可是一辈子一次高中汇演呢。”

原主上一世,为此争论过,争吵过。

郑国富说她不懂事,说她自私,说她怎么不体谅他父亲的辛苦呢。

后来原主演出,郑雪萱那日生病,他们还是选择了郑雪萱。

面对原主的质问,他们的回答是:你只不过是一场演出,身体重要还是演出重要。

话都被他们说完了,山上的笋都被他们夺光了。

“别右转,往左转。”

右转是回去的路,左转是去百货的路。

回去又没有人,她何必回去干等,掏出手机,给负责颜家私人理财经理打电话。

手机里传来干练又悦耳的女声:“颜小姐,您好。”

颜景绯拿出墨镜戴上去,拍了拍陈叔的座椅,陈叔在附近停了下来,颜景绯开了车门下去:“蒋经理,关于我在庆绯公司名下股份所有分红,从今日开始,直接转到我名下卡上。”

蒋经理停顿了一秒,很快手机传来键盘的声音:“颜小姐,我再跟你确认,颜小姐在庆绯公司名下股份分红,从今天开始直接转入颜小姐名下。”

“对。”

“需要告知郑先生吗?”

“我已经满十八周岁了。”

“好的,我明白。您名下还有十八处投资分红,您需要转吗?”

意料之外的财富,颜景绯没有想到,沉默了一下,她道:“你把我名下所有私人在资产都整理一份出来,两个小时候在XX百货见。”

“好的,颜小姐。”

颜景绯挂了手机,踏入百货商城,开始疯狂购物。

蒋经理拿着文件找到颜景绯时候,颜景绯正在敷面膜做头发。

另外一边,郑国富带着张慧梅母女俩从学校回来,一家三口有说有笑,车驶入颜家别墅时。

郑雪萱有些担忧问道:“爸爸,姐姐今天出院,您不去接她,姐姐会不会生气啊?”

张慧梅先说了:“这些事情你就别管了,这次汇演事关你未来发展,你姐姐肯定会理解的。”

郑国富点了点头:“对,她能出院,就说明,身体没有多大的问题。孰轻孰重,她也能分得很清楚。”

就在郑国富很自信说出这句话后,他的手机响了。

郑国富接了手机,很快他的脸色就变得不对,“你们怎么能答应,她就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要是日后出现任何问题,你们能负责吗!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通知我!你们给我等着,这件事情我保留追究的权利!”

郑国富气汹汹挂了电话。

车停在房子门口,车内的气氛很是不对。

郑雪萱和张慧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张慧梅硬着头皮问道:“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情了?”

郑国富气笑了,他没有回答张慧梅,拨打着颜景绯手机。

此刻颜景绯闭着眼躺在按摩床上,享受着漂亮美丽小姐姐给她做全身SPA,手机静音模式放在一旁充电。

郑国富连续打了三通电话,颜景绯都没有接听,他只好给陈叔打电话。

很快陈叔就接了起来:“先生您好。”

“人在哪里!”

陈叔看着前方缓缓开启辉煌大气的大门,报出了别墅地址。

郑国富愣了一下:“你们快到家了?”

陈叔摇头:“不是的先生,小姐让我把东西先带回来,她稍后自己会打车回来。”

“她没有跟你在一起?”

“没有的,先生。”

“我让你把小姐从医院接回来,你接到哪里去了!”

陈叔很委屈:“可是小姐说……”

郑国富懒得跟他说多一句话,骂了一句:“全部都是没用的东西!”

他用力开了车门,用力甩了上去,巨响把张慧梅和郑雪萱母女俩给吓着了。

郑国富不愿来接颜景绯。

此刻却在家里两眼死死瞪着门口,等着颜景绯回来。

晚上九点,一辆宝马专车把颜景绯送到门口,驾驶位门先一步开了。

长相不错的男子快速绕到后座位置,给颜景绯开了车门。

颜景绯如同女王般,踩着刚买的VJ碎钻高跟鞋,穿着国际大牌的裙子,手上戴着新款的手表,臂弯提着上百万的包包,下了车。

她拿出手机点了两下付了款。

司机却不肯走,依着宝马笑着流里流气道:“小姐,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男子往自己车一指道:“坐车免费。”

“你觉得我差车吗?”

“总有差车的时候吧。”

颜景绯把墨镜轻轻往下拉了拉,挑剔看了他一眼:“给我当司机,你差远了。”

男子还想说什么,颜家保安已经过来赶人了:“这位先生,这里是私人地盘,请您尽快离开。”

“诶,小姐,小姐。”

颜景绯把脚上高跟鞋踢飞,整个人懒洋洋陷入沙发内,保姆汪姨端来了水果和玫瑰花茶。

“小姐吃过饭了吗?”

汪姨语气都是对颜景绯的关心。

颜景绯刚想回答,旋转楼梯上方,郑国富带着怒意的声音就传了下来:“这么晚才回来,吃什么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