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神医下山退婚高冷女总裁

神医下山退婚高冷女总裁

飞火流鹰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阳从小到大与自己的师父在山上钻研医术,前段时间,他甚至还帮助九大战区打赢了一场病毒战,被众人成为“镇国神医”。可就是有着如此传奇医术的他,那一日,竟然被老头子定下了一纸婚约。本以为妻子会貌美如花,可打开照片的那一刻他傻眼了,这女人头大如斗,真心奇丑无比!

主角:叶阳,苏清歌   更新:2022-07-15 22: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阳,苏清歌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下山退婚高冷女总裁》,由网络作家“飞火流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阳从小到大与自己的师父在山上钻研医术,前段时间,他甚至还帮助九大战区打赢了一场病毒战,被众人成为“镇国神医”。可就是有着如此传奇医术的他,那一日,竟然被老头子定下了一纸婚约。本以为妻子会貌美如花,可打开照片的那一刻他傻眼了,这女人头大如斗,真心奇丑无比!

《神医下山退婚高冷女总裁》精彩片段

“老头子这次给我找了个未婚妻!”

“这个老婆五大三粗,大脸盘子头大如斗。”

“这个婚,看来是不退不行啊!”

通往江城的高铁上,叶阳满脸郁闷的看着手中的一张照片,一阵叹息。

这张照片上的女人奇丑无比。

且照片上布满了PS的痕迹。

连经过PS处理之后都这么丑,可见这人还能漂亮到哪里去?

叶阳是刚从大蟒山下来。

从小到大,他在大蟒山跟随一个老头学医,钻研《黄帝内经》《九天玄阳诀》等术。

半个月前,叶阳被邀请前往边境,帮助九大战区打赢了一场病毒战。

九战区的人,称他为镇国神医!

叶阳最引以为傲的,就是他那敢与阎王夺命的医术。

可以说,他随手抛出一张药方,足够使得全球的医药企业为之争抢。

然而。

刚从边境回来的叶阳,就被老头子催着到江城找未婚妻。

未婚妻可以有,关键是一个不顶用的。

好在叶阳机智,带着婚书从山上逃了下来,前往江城退婚。

高铁上从人如流,叶阳闭眼小憩了一会儿。

其实叶阳对一件事情一直耿耿于怀,他从小跟随老头子长大,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也许这次下山,他能够得到一些关于自己身世的事情。

半个小时后。

叶阳在江城高铁站下车,他看了一眼地址,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华美集团。”

这是叶阳第一站。老头子给的信息上,叶阳的这个未婚妻名叫苏清歌,江城苏家大小姐,华美集团女总裁。

苏清歌是一个头大如斗的女人,达不到叶阳的审美标准。

……

华美集团。

江城十大化妆品品牌之一。

这家公司由苏家大小姐苏清歌成立,仅用三年时间迅速占领化妆品市场,也算是小有名气。

此时。

华美集团大厦,总裁办公室内

“清歌,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拒绝我?”

“在江城,我郑世金哪一点配不上你!”办公室里传来嘶吼。一名青年双目赤红,死死地看着坐在办公桌前的一个女人。

女人身着制服套裙,肤白如雪,身材傲然挺拔,长相精致迷人。

这长相和身材,放眼江城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她便是苏清歌。

“郑世金,我和你说过很多遍了,以后不要再纠缠我,我并不喜欢你。”苏清歌抬起头,目光冷淡的看着面前的郑世金。

郑世金是江城郑家少爷,一直追求苏清歌。

昨天,郑世金对苏清歌高调表白被拒。

今天登门,他要找苏清歌好好的算一算这笔账。

想他堂堂世家子弟,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女人。

郑世金面色狠怒,目光如火:“你最好别给脸不要脸,我们郑家家大业大,我郑世金配你绰绰有余。”

“你别以为你自己有多高贵,衣服脱了,你和其他女人没什么区别。”

苏清歌是江城公认的十大美人之一。

在外人眼中,高冷、成熟、惊艳。

正是这一点,让郑世金迷的神魂颠倒。

但比起苏家,他们郑家也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郑世金的话,则让苏清歌感到一阵恶心。

能说出这种话来,可见其教养如何。

当下,苏清歌站了起来:“但凡你有点教养,也说不出这种不堪入耳的话来。今天我不和你计较,以后别再缠着我,滚!”

苏清歌直接下了逐客令。

郑世金却并不离开,而是露出一丝冷笑。

“清歌,既然你不给面子,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你什么意思?”

“哈哈,其实我已经买通了你的助理,在你的茶杯里下了药,这个时间,差不多也该发挥作用了吧?”

“你……”苏清歌浑身一震。

下一刻,胸腔内一阵剧痛传来,苏清歌直接跌倒在了沙发上。

一阵阵刺痛感传遍苏清歌全身,使得她好看的眉头皱起,脸上正在往外冒着冷汗。

剧痛之下,苏清歌颤抖的道:“郑世金,你这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

郑世金哈哈一笑:“这个药,是我一位神医朋友送给我的,名字叫做穿肠丹,它会穿透你的肠子,让你痛不欲生。”

“既然我郑世金得不到你,那就毁了你!”

说话间,郑世金目光一寒,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苏清歌只觉得肚子如同火烧。

她没想到,郑世金居然买通了自己的助理。

痛苦、灼烧,苏清歌冷汗直冒,脸色愈加发白。

看着苏清歌颤抖的样子,郑世金笑道:“我那位神医朋友说了,解药只有一份,就在我手上,只要你肯陪我睡一觉,我就把解药给你。”

“你在做梦!”苏清歌咬牙切齿。

“嘴硬,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个样子也实在是太迷人了。”郑世金翘着二郎腿,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

……

咚咚咚~!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外面站着一个人,正是叶阳,他是几番周转,才找到华美集团

叶阳推门而入,咧嘴问道:“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那个头大如斗,脸大如盆的苏清歌在不在?”

沙发上的苏清歌微微一愣,目光看向走来的叶阳。

郑世金则没想到会有人直接闯进来,当即怒道:“小子,你是什么人?还不快给老子滚出去。”

叶阳皱了皱眉。

显然,郑世金的话让他很不开心。

“救救我。”这时,沙发上的苏清歌冲叶阳说了一句。

叶阳扫了一眼办公室,也一眼便看到苏清歌。

当即,叶阳便瞧了出来,这个女人中毒了。

而且,中毒不浅。

“好狠的人,竟然下了玲珑毒。”叶阳眯了眯眼睛。

玲珑毒,是一种穿肠毒药,这在医学上是禁止一切销售的。

玲珑毒的毒性很强,强到离谱。

叶阳当下无视郑世金,朝苏清歌走了过去,如果不及时解毒,她必死无疑。

郑世金大怒,瞬间挡住了叶阳:“小子,老子跟你说话呢,你是什么东西?这里也是你能来的地方?”

郑世金直接怒吼一声。

“恬燥!”叶阳皱眉道。

接着,叶阳抬起手,毫不犹豫的一个巴掌直接甩在了郑世金的脸上。

噗嗤!

响声传来,郑世金惨叫一声侧飞出去,一口鲜血混合着几颗牙齿崩飞出来。

 


将郑世金抽飞,叶阳揉了揉手腕。

“大呼小叫,还真当自己是根葱了?”

“真是欠管教。”

给了郑世金一道眼神,叶阳继续走向苏清歌。

郑世金已经疯狂了。

他长这么大,向来都是他打别人,今天他堂堂郑家少爷竟然被别人给打了脸?

这对郑世金来说,几乎是奇耻大辱。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郑世金从地上爬起来,一连吼了好几声。

下一刻,他直接冲向叶阳。

苏清歌见状,连忙道:“小心后面。”

叶阳停了下来,目光一寒:“不知好歹的东西,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砰!

咔嚓!

叶阳旋即出手,又伴随着郑世金的一声惨叫,郑世金肋骨瞬间断裂,整个人倒在地上颤抖的嘶喊了起来。

郑世金肋骨被拍断,哀嚎起来:“啊啊啊啊!”

看着眼前这一幕,苏清歌睁大眼睛,感到不可思议。

一巴掌拍断肋骨,这得多大的力气?

叶阳则是一笑,看向郑世金:“你是自己滚?还是我送你?”

肋骨断裂,郑世金哪敢多留。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当即,郑世金连滚带爬冲了出去。

……

“谢谢你!”

看着郑世金离开,苏清歌松了一口气,冲叶阳道。

但身上的剧痛,又让苏清歌忍不住蹙了蹙眉。

叶阳拿下自己的包,来到了苏清歌的面前:“美女,说句实在的,今天算你运气好,你可以不用死了。”

苏清歌一阵疑惑。

这种毒药对于别人而言可能是致命毒药,但堂堂镇国神医,如果没有两把刷子,叶阳还如何代表华夏与外域进行细菌战?

说话间,叶阳取出一枚丹药,一手捏开苏清歌的嘴巴塞了进去。

丹药入口即化。

苏清歌被呛的咳嗽一声,连忙着急道:“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救你命的药。”

“我……”苏清歌张了张嘴。

大概五分钟后,苏清歌感到体内一股凉意袭来,肚子里的灼烧感逐渐消失,在大概十分钟左右,身体再无任何疼痛的感觉了。

苏清歌感到一阵不可思议,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叶阳。

叶阳一笑:“你刚才吃下的这枚药价值五十万,看在你长得漂亮的份上,这次我就不收你的钱了。”

倒不是叶阳吹牛。

可以说,他包里的每一颗丹药,都足够医学家们研究几年了。

五十万的价值还算是少了。

但显然,苏清歌不太相信,努了努嘴。

叶阳也不再多留,匆忙背上背包准备离开,毕竟他来是找苏清歌退婚的,时间紧迫,去了这家还有其他六家呢。

见叶阳要走,苏清歌方才想起叶阳刚刚的话来:“对了,刚刚你进来的时候说苏清歌在不在,你是来找苏清歌的?”

“对啊,我找苏清歌。”叶阳点头回道。

拍了拍额头,叶阳又道:“差点把正事给忘了,她是你们公司的总裁吧?那个头大如斗的苏清歌办公室在哪?”

“什么?头大如斗?”苏清歌满脸黑线。

她堂堂江城十大美人之一,何时头大如斗了?

强压住心中怒火,苏清歌问道:“你找苏清歌干什么?”

“退婚!”

“退……退婚?”苏清歌牙关打结,呆愣当场。

这小子,该不会是蟒山的那位叶阳吧?

很久以前,爷爷给她定了一桩婚事,找了个未婚夫,还是什么大蟒山山区里的一个乡巴佬。

就在前几天,大蟒山派人传信,准备履行婚约,要苏清歌寄过去一张照片。

苏清歌将自己的照片用PS做成了头大如斗、堆着大脸盘子寄到了大蟒山。

苏清歌其实想退婚,但她爷爷是一个爱面子的人,苏清歌如果主动退婚就会让爷爷脸上挂不住。

所以,苏清歌才P了图想让对方主动提出退婚。

苏清歌思绪间,叶阳已经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话说你们公司还真奇葩,选了个头大如斗的女人当总裁,晚上就不怕做梦?”

“你说谁头大如斗?你才头大如斗,你全家都头大如斗。”苏清歌七窍生烟。

叶阳则是一阵疑惑。

“我又没说你,你激动个什么劲儿?对了,你还没告诉我苏清歌在哪呢,我要赶紧把婚退了,抓紧时间回去呢。”

苏清歌小嘴大张,满脸黑线。

“你你你……”

苏清歌指着叶阳,气不打一处来:“好,退就退,谁不退谁是孙子!”

叶阳愣住了:“你这女人真是不知恬燥,我又不是和你退婚,你退什么退?”

苏清歌整个懵在原地。

其实,她真想甩给叶阳一份退婚协议,但是如果婚真的退了,只怕爷爷那边会被气的不行。爷爷本来身体就不好……

不管退还是不退,她应该先让叶阳和爷爷见一面才是。

再加上,叶阳刚刚得罪了郑世金,郑世金绝对不会放过他。

于情于理,苏清歌不能不管。

这是规矩,也是本分。

考虑到这一点,苏清歌强压住怒火,缓和了好一会儿,眯着眼睛笑道:“那个不好意思,姐刚刚有点激动,我们苏总不在公司。”

“不过如果你很急的话,我可以带你去苏家找她。”

叶阳闻言站了起来:“真的假的?你可不要骗我?”

苏清歌点点头:“当然,看在刚刚你帮了我的份上,我带你去一趟苏家吧!”

“我们走吧!”

苏清歌顺手拿起挎包走出办公室。

转身的刹那,苏清歌咬了咬牙,心中嗔道:“混小子,竟敢说我头大如斗,等会儿到了苏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有人带着去苏家,也省了叶阳不少时间,叶阳自然乐的自在。

当下二话不说,跟着苏清歌离开了华美集团!

……

而江城医院。

“谁干的?”

“是哪个不要命的,竟然敢动我郑超峰的儿子?”医院病房,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站在病床前,满脸怒火。

男子名叫郑超峰,江城郑家家主。

床上躺着的,则是他的儿子郑世金,肋骨被人打断了三根。

作为江城世家之流,郑超峰很难想象,有人竟然敢对他儿子下手?

这时。

一名保镖急匆匆走了进来:“老爷,查清楚了。今天少爷去了华美集团,买通助理给苏清歌下了药,后来是一个少年将少爷打成了重伤。”

“什么?”

“又是苏清歌,好一个苏家。”郑超峰深吸一口气。

自然,他知道儿子青睐苏清歌已久。

他郑超峰的儿子想要得到的女人,那就必须要得到。

郑超峰脸色一沉:“来人,立刻备车,我要去苏家为我儿子讨回一个公道。”

床上的郑世金闻言,立刻喊道:“爸,苏家要想妥协,就必须要让苏清歌陪我,否则我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儿子,你放心,爸爸会为你主持公道的。”郑超峰一声冷哼。

随即,郑超峰大手一挥,准备带人赶往苏家。


苏家,是江城本土崛起的十大家族之一。

当年,老太爷苏国南一手创立苏家,枝繁叶茂。

而近几年,由于苏国南病重,苏家正在逐渐走着下坡路。

……

苏家大门外。

“我们到了,这里就是苏家。”

一辆车停在苏家门外,苏清歌从车上下来,冲叶阳说了一句。

叶阳下了车,打量了一番苏家豪宅。

叶阳啧舌道:“不愧是苏家,这豪宅堪比沙国皇室的城堡了。”

说着,叶阳便无奈的摇摇头,感叹一声。

“唉,苏家大是大,就是苏清歌长得太丑了,她要是稍微长得好看一点,我还能考虑一下入赘苏家。”

一旁的苏清歌闻言咬了咬牙,恨不得上去生吃了叶阳。

苏清歌翻了个白眼:“跟我进去吧!”

叶阳跟着苏清歌走进苏家。

然而刚一进门,一个高贵冷艳的中年妇女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女儿,你回来了?我正要去找你呢,你爷爷病得厉害,张神医说就快不行了。”

“妈,你说什么?”

苏清歌浑身一震,直接冲了进去。

苏国南这些年身体一直不好,苏清歌最担心的就是爷爷的病情了。

此时的苏清歌已经火急火燎的冲入了苏家。

看着苏清歌跑远,叶阳挠了挠头。

中年妇女注意到了叶阳,开口道:“你是我女儿的朋友吧?不好意思,今天我们家有点事,你先请回吧。”

她是苏清歌的妈妈,名叫陈璐。

陈璐也是江城出了名的高贵妇女,和苏清歌有七分相似。

想当年,也是响当当的美人。

陈璐说完这句话就赶紧进去了。

此时叶阳有点搞不明白了,他知道这里是苏家,可怎么又变成这个女人的家了?

“算了,还是过去看看吧,老头子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叶阳嘀咕一声,也跟着走了进去。

……

苏家大厅。

一众苏家之人都在坐着,苏清歌已经冲到了房间,跪在了病床前。

床上,七十多岁的苏国南正值弥留之际,浑身上下插满了管子。

“爷爷,爷爷你怎么样了?你不要吓我啊爷爷。”苏清歌跪在床前,眼泪模糊了视线。

从小到大,爷爷最疼爱苏清歌。

一直以来,苏清歌都对苏国南敬爱有佳,爷孙二人的感情非常好。

但感情再好,也改变不了苏国南多年被病痛折磨的事实。

苏清歌泣不成声。

这时,苏清歌的大伯苏兆业走过来说道:“行了,你别哭了,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老爷子已经不行了,我们三兄弟把家产分一分吧。”

苏清歌抹了一把眼泪站了起来:“大伯,爷爷都这个样了,你还在想着苏家的这点家产,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了?”

自从苏国南病重,苏家在摇摇欲坠。

苏清歌的爸爸去世的早,所以大伯二伯都在想方设法分掉家产。

他们想要将苏清歌母女排挤出去。

“清歌,话不能这么说,苏家是老爷子好不容易做起来的,自然要分工明确。老爷子不在了,华美集团要交还回来。”

苏清歌的二伯苏建峰也走了过来。

大伯苏兆业和二伯苏建峰对钱财十分看重,一直想要将华美集团收回,但一直没有机会。

今天,正好是个机会。

苏清歌哭着道:“华美集团是我的,谁也夺不走,而且,我不同意分家产,爷爷还没死呢。”

一个中年妇女闻言,扬长而道:“我看你苏清歌就是想要霸占着华美集团,别忘了,你爸已经死了,苏家的财产自然要苏家收回。”

“而且,你的未婚夫可是大蟒山的一个乡巴佬,将来你嫁过去,还想带走苏家家产不是?”

中年妇女是苏清歌的大伯母,名叫姜萍。

苏家人都知道,苏清歌有个未婚夫,是苏国南找的。

现在,他们巴不得苏清歌赶紧嫁过去。

大伯二伯一心想把家产据为己有。

先前有爷爷保护,苏清歌可以不受迫害,但现在不同了。

看着咄咄逼人的大伯和二伯一家,苏清歌忍不住擦了擦眼泪,看着床上的苏国南,心中一阵阵剧痛。

苏清歌万念俱灰。

大伯、二伯、伯母和堂弟、堂姐,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苏清歌。

“交出华美集团。”

“苏清歌,你终归要嫁到大蟒山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不要霸占苏家家产不给。”

“还是把华美集团拿出来吧!”苏家人一个个七嘴八舌,不断地向苏清歌索要着华美集团。

苏清歌的妈妈陈璐站在一旁不出声。

因为,受过良好教育的她,也绝然不会和这些人争吵。

苏清歌难受到极点,跪在床边看着床上的爷爷,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

“这老爷子还没死呢,就想着先分家产,你们可真孝顺哪。”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叶阳走进苏家大厅,满脸冷淡。

苏家上下所有目光全部落在了叶阳身上。

苏清歌则也是微微一顿:“叶阳?”

大伯苏兆业走了过来,震怒道:“你是什么人?这是我苏家的家事,赶紧给我滚出去。”

“家事?”

叶阳一声好笑:“这的确是苏家家事,不过,这也是我叶阳的事。老爷子的病我能治,家产,你们也分不到!”

轰!

“你说什么?”

叶阳话音落下,苏家人无不是一阵愕然。

苏清歌也怔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叶阳。

叶阳现在算是看明白了,原来那个头大如斗的苏清歌,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

叶阳可没想到,她竟然将自己丑化寄了张大头照过去。

看来自己今天,是来对地方了。

“小子,你敢口出狂言,来我苏家撒野?简直找死!”

就在这时,苏清歌的堂弟苏飞怒斥一声,直接朝叶阳冲来。

叶阳神色一顿:“找死!”

砰!

劲风响起,苏飞惨叫一声直接倒飞出去,砸在了大厅的桌子上。

苏家其他人全部被震住。

苏兆业顿时大怒,吼道:“你敢在我苏家撒野?来人,给我废了他!”

苏兆业吼了一声。

顿时,几十号苏家保镖冲了进来。

苏清歌见状大急:“小心!”

叶阳一笑,一把摘掉了身上的背包,在一连串闷哼声中,冲来的几十号保镖全部被掀翻在地,一个个剧烈的扭动着。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苏清歌更是张大嘴巴,完全没想到自己这个未婚夫竟然还有这个本领。

解决了这些人,叶阳走向床边。

他低头看了一眼床边跪着的苏清歌:“苏清歌,你竟然敢发一张大头照吓我,害我做了几天噩梦,这笔账我先给你记着。”

“看在你爷爷当年和我师傅有交情的份上,今天,我救他一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