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医道

医道

再换一批 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全程直播的案子引发全民关注,只因被告身份特殊。被告是享誉国内外的知名医生叶霄,当初,他亲自操刀手术,全心全意去救原告孙莎莎的命,但她家人却认为他是庸医,连孙莎莎本人也如此认为。这时,法庭提出用时空追溯仪,所有人一起回顾当年那场手术。岂料,这次回溯不仅没证明叶霄是庸医,反而还证明了他神医的身份,众人皆惊!

主角:叶霄,孙莎莎   更新:2022-07-15 22: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霄,孙莎莎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道》,由网络作家“再换一批 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全程直播的案子引发全民关注,只因被告身份特殊。被告是享誉国内外的知名医生叶霄,当初,他亲自操刀手术,全心全意去救原告孙莎莎的命,但她家人却认为他是庸医,连孙莎莎本人也如此认为。这时,法庭提出用时空追溯仪,所有人一起回顾当年那场手术。岂料,这次回溯不仅没证明叶霄是庸医,反而还证明了他神医的身份,众人皆惊!

《医道》精彩片段

“庸医!叶霄就是世界上最烂的庸医!”

“我恨他!如果可以,我恨不得倒找钱判他死刑!””

“他都能当医生,简直是医学界的耻辱!”

“就因为这个庸医的胡乱治疗,我现在只能跟废人一样缩在家里!”

“他把我这辈子都毁了,我绝不和解!”

庭审现场。

一个瘦小虚弱的女生,指着叶霄激动的叫道。

伴随着她的这些话,观看庭审的所有人都一片哗然!

“莎莎之所以只能天天在家画画写书,竟然是因为五年前被庸医害的!”

“我还以为莎莎身体从小就出了问题,没想到竟然是叶霄这个庸医导致的!”

“庸医啊,庸医!就因为他,毁掉了莎莎的人生啊!”

“我难以想象,一个青春正茂的女孩,几乎被剥夺了活动的能力,会有多痛苦!”

被告席上。

叶霄眼神复杂的看着那个满脸恨意看着自己的女生,苦笑一声,缓缓的呼出一口气。

原来当初的救的那个女孩是她……

可惜那时太早了,没能让她得到最好的治疗。

不过……她还活着就好。

“肃静!”

审判长敲了敲桌子,看着被告席上,才三十出头,却几乎满头白发的叶霄,沉声说道:“被告叶霄,你是否接受原告们对你的指控?”

叶霄轻轻点头。

“你是否需要辩解?”

叶霄摇头。

辩解?

不需要了。

自己医治的病人能好好活着,就够了。

审判长说道:“被告叶霄,江城中心医院急诊科医生,因涉嫌医疗事故罪、故意伤人罪、非法行医罪、猥亵罪,数罪并罚,被本院判决有期徒刑10年!”

审判结果刚出来,现场的记者与旁听,观看直播的几十万观众,均是一片哗然。

“本以为叶霄有什么难言之隐,没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真没看出来,新闻报道的,叶霄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医疗事业中,竟然都是假的!我就说,就是再怎么耗费精力,也不可能三十来岁就白了头吧?他可真能装啊!”

“恶心!太恶心了!就这种人还能获选悬壶济世奖!这可是龙国对于医学从业者最高的奖励啊!真讽刺!”

“不过话说回来,叶霄确实有能力啊,他从业十年,国内外的奖基本上拿了个遍,就连国外的那些顶级专家都对他十分的推崇。”

“确实,叶霄医德可能不行,但他的医术确实不错,下至贫苦百姓,上至国内外顶级富豪,都来找他看病。”

“呸!他的医术要真的好,能被这么多人联合起诉?你也不看看起诉他的都是什么人!”

“不仅有世界顶级设计师、身家数十亿的大企业家、五十亿票房的新晋影后,还有龙国最年轻的教授、科学家。新闻可以造假,锦旗可以造假,但这些人的身份造不得假!”

“就是,难道以这些人的身份和地位,还会冤枉叶霄?”

直播间的观众议论纷纷。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案子。

被告是享誉国内外的知名医生。

而原告不仅是叶霄治疗过的病人,更是各行业最顶尖的人才。

这场官司从一开始,注定就会被全国注视。

考虑到这场官司的特殊性,为了避免各种问题,江城采取了现场庭审全程直播的方式。

因此也吸引到了近百万的观众在看。

而这个数据,还在源源不断的增加着。

原告席上。

一个气质高雅的美女,有些心疼的将女孩搂在怀里。

她眼中满是大仇得报的激动:“莎莎,没事了,这个庸医受到应有的惩罚了!”

“叶霄,你也有今天!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

“哈哈哈,我花了几千万请了国内最厉害的专家团队,就为了把这个庸医送进大牢,终于成功了!”

“庸医!若不是他,我怎么会只能坐在轮椅上做研究!别人都说我这条命是他救的,但事实上,他毁了一个龙国的科研人才,影响了整个龙国芯片行业的发展!”

“不仅是庸医,还没有医德!一个小头痛,就花了我整整几十万!这可是我们家所有的血汗钱!”

听到判决的消息,原告席的一群人,均是觉得无比畅快!

什么救命之恩?

他这是毁了我一生!

明明只是一个小病,他却让我如此落得如此下场!

如果当时找的别的医生,不仅能够治好病,还不会留下现在这样的后遗症!

审判长继续说道:“另,为尽最大可能减少冤案错案,我国自行研发时光追溯仪已投入使用。本案情况复杂,社会关注度高,将会为被告叶霄使用时光追溯仪,以保证被告的基本权益。”

叶霄闻言,先是一怔,随即苦笑一声:“不必了。”

事情已经这样了,关自己十年,一了百了,不挺好吗?

何必要让人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呢?

“什么不必!必须要用!我要所有人都看清楚,你叶霄就是一个庸医!什么医者父母心,悬壶济世的神医,都是你装出来的!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医术!”

刘莎莎站起身,指着叶霄愤怒的说道。

其他几人也都是纷纷强烈要求是用时光追溯仪,要让世人都知道这个人的真实面目!

叶霄看着义愤填膺的几人,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我同意。”

也好,自己要在监狱待十年。

那些医技若是带进去了,太可惜了。

不如展示出来,让其他的医生学习一下。

能多救一个人,就值了。

很快,一台复杂的仪器被搬了上来。

叶霄坐进了机器里面,带上一个银白色的头盔。

接通电源之前,叶霄看着莎莎,缓缓开口:“我并不希望你看到我记忆的画面,你的病情特殊,容易反复,剧烈的情绪波动,可能会让你……”

“你给我闭嘴!这个时候了你还想还害我?!”

莎莎喘着粗气吼道。

叶霄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电源接通,伴随着一阵剧烈波动的雪花图案,大屏幕上,浮现出了画面。


江城山多。

二十多年前的江城,除了沿江的市中心,其他地方还是一片荒凉。

坐落在各山岭之中的一间间土砖平房,构成了一个个的村子。

深山中,一处土砖房内。

年仅十岁的叶霄跪在床边,握住父亲的手,满眼泪水。

躺在床上的男人十分虚弱,呼吸都仿佛耗尽了全身的力量。

但他还是强忍痛苦,努力的让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笑容。

“霄霄,爸……爸累了,爸不行了,要不了多久,爸就要离开你啦。”

男人看向儿子的眼神中,充满了愧疚。

“爸不想走,咳咳……爸还没看到霄霄上学拿奖状,还没看到霄霄调皮捣蛋,还没看到霄霄长大成人结婚生子……咳咳……爸……爸舍不得霄霄,也不放心霄霄啊……”

男人边说边咳嗽,两行清泪从脸上流了下来。

“爸对不起你,你刚出生,你妈就离开了,要早知道爸这么没本事,活不到你长大,爸就不当医生了,天天陪着我的孩子……”

“霄霄,你不要记恨你妈,她也有自己的苦衷,等你以后有本事了,你再去找她,你会知道这一切的。”

“我不是个好父亲,没能给你该有的生活,但是没办法,咱们附近几个村,只有我一个医生,爸不去,这些家庭就都完了。”

“你天性聪明,跟着爸学了几年就掌握了不少医术,以后治病救人的事就全靠了你了。”

父亲抬起颤抖的手,想要摸摸儿子的脑袋,但仅仅说话就耗光了全部体力的他,举到半空中,又无力地落下。

叶霄握着父亲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他哭的两眼通红,问道:“爸,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父亲的气息越来越弱,他眼中满是不舍,大颗大颗的泪水滑落:“霄霄,有些事总得……总得有人做……”

说完,父亲的手滑落了下来。

“爸——”

叶霄声嘶力竭的哭喊着。

“爸!你别走……你别走啊,爸——”

“我不闹着读书了,我只要跟在你身边跟你学医,求求你别走啊!你走了我怎么办!”

“爸,我求求你了,你别走——”

伏在父亲身上哭了整整一下午,叶霄才抹干了脸上的泪水,费力的将父亲的尸体背在背上。

但他毕竟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

从床上到出门,十来步的路,他足足跌到了五六次。

叶霄艰难的把父亲的尸体拖出了门外。

他要尽快将父亲的尸体拖到山上埋了。

父亲曾说过,夏天死人容易发臭腐烂,所以要尽快葬了。

叶霄实在背不动了,他的手和膝盖,在地上磨出了一道道的血痕。

实在没办法了,他只能在父亲身下垫上一层被子,然后将父亲的尸体往后山拖去。

房子距离后山,需要跨过一道田埂。

叶霄就吃力的拖着父亲。

七八月的时候,正是早稻收获的季节。

农田里,农民们正卷着裤腿,顶着酷暑,收割着稻子。

一个农民弯腰久了,直起腰杆打算休息一下,一抬头,就看到叶霄正卖力的拖着一个人走。

农民先是一愣,随即仿佛想到了什么,双眼猛地一瞪,手里的镰刀掉在了水中,他失声叫道:“叶大夫!叶大夫死了!”

话刚说完,他就“哇”的一声,放声哭了出来,往田埂跑去。

其他几个农民还没反应过来,他们齐齐抬头看去,顿时都是大吃一惊,一边哭喊着“叶大夫”,一边丢下手里的农具,不顾还未收割完的稻子,哭着往这边赶来。

田里有泥,平时插秧不小心都能摔倒。

他们冲过去的路上,边跑边摔,身上被稻子割得全是血痕,连滚带爬的跑上了田垄。

“叶大夫!叶大夫!”

几个黑黢黢的硬汉,此刻仿佛孩子一样,趴在叶霄父亲身上,失声大哭,涕泗横流。

几人哭的撕心裂肺,足足哭了半个多小时,其中一个年长的农民,抹了一把脸,说道:“老刘,你跑得快,快去各村通知大家,叶大夫死了,让大家帮忙办办事!”

七八月,正是农忙的时候。

然而,到了傍晚时分,陆陆续续的已经来了上百人。

来者都是风尘仆仆,浑身污泥。

一来就直接跪在地上痛哭。

而后,这些人默默地分工。

摸着黑上山砍树、打棺材、刻墓碑、挖墓穴、给叶霄父亲整理仪容、做饭招待。

一直忙到第二天,众人抬棺上山,将叶霄父亲葬了,轮流大家这才陆续退去。

临走前,一个又一个质朴的汉子,挂着泪水的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

“叶家小子,以后有事来我家找我,有我家一口吃的,就饿不着你。”

“小叶,大家的命大多是你父亲给的,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孩子。”

“安安心心的读书,你家田里的活儿,我们大家都分着干了。”

众人纷纷安慰叶霄。

离开的时候,还留下了不少吃的。

叶霄看着众人的背影和留下的这些东西,喃喃道:“爸,我想我知道我们为什么应该这么做了。”

与此同时,看直播的观众们也都沉默了下来。

“真没想到,叶霄的童年竟然是这么过来的!”

“叶霄父亲死的时候真是看哭我了啊,从小没了母亲,十来岁父亲又走了,太惨了!”

“原来叶霄是这样才走上学医的道路的!”

“看到这些农民丢掉农具跑过来的时候,我的眼泪也下来了。”

“多么朴实的农民啊,由此可见,叶霄的父亲多么受大家的尊敬了!”

“叶霄也不容易啊,他才十岁就失去了父母,真不知道他后面是怎么过来的。”

大家都叹息不已。

画面继续播放。


画面继续播放。

独自一人的叶霄,没有忘记父亲的叮嘱。

他每天早上凌晨四点起床,简单吃完早饭之后,就要翻过山岭,途径附近的几个村子,给村里的人看病,然后才能到镇上的学校上学。

下午五点下课,他依然要经过一些地方,给村民看完了病再回家。

而这时,他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二点了。

简单吃完饭,他还要根据父亲所教的一些知识,看一个多小时医学方面相关的书籍。

而这一来,就是七八年。

春去秋来,岁月如梭,转眼间,叶霄已经十八岁了。

这天,村长一脸疲惫的找到了叶霄,神色十分激动。

“霄,县里面的名额下来了,你在里面,你可以去江城读大学了!”

叶霄在给一个村民包扎完摔断的腿之后,才摇头道:“叔,我不去。我去了,村里大家生病了怎么办?”

“放心吧,村里修了路,去县城也不费什么事,大家都能去县里看病。”

叶霄依旧摇头“叔,咱们附近几个村的情况我都知道,小病不治,大病等死,没有我一直盯着,大家身体有问题了,肯定都会拖着,为了大家的身体,我得留

“叶霄!”村长加重了口气,“这是村里开过会讨论的,不是你不想去就能不去!我代表村里的所有人,要求你你必须要去!”

叶霄的态度却十分坚决:“我父亲走后,我家的事情都是村里面的叔伯照应,我这个时候走了,他们怎么办?我是大家养大的,不能丢下大家。”

“混账!”

已经五十多岁的村长怒道:“大家还用得着你担心?”

“你知不知道,这个名额有多难得?”

“咱们整个县城,三百多个村,几十万人,也就三个名额!你知道这个名额是怎么弄来的吗?”

“是咱们村出来了一百多号人,拿着请愿书,在县政府门口跪了一整晚才给你争取来的!”

“你是咱们村唯一一个有希望能读大学的人,大家就差为了你卖血凑学费了!”

“你不去,对得起我们大家吗?”

江城医学院,是江城最好的医学院,也是江城各大医院的附属院校。

看到这儿,观众们都有些沉默。

“拒绝了?他竟然拒绝了?”

“这么好的机会,在现在来说,都算是极为难得的,他竟然直接拒绝了!”

“看来当时的叶霄,还是有良心的,他心里还是有善意!”

“废话,他一直在农村,没有见识过外面的世界,后面遇到了诱惑,动动手就能获得别人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他的心当然会变黑了!”

春去秋来,一晃眼,叶霄五年的大学生涯过去了,而他也成为了一个远近闻名的一声。

江城中心医院。

叶霄的诊室。

与其他医院截然不同的是。

其他医院主任医师门口,排队成长龙,主治医生门口门可罗雀。

而叶霄所在的医院,主任医师门口没几个人,但是叶霄诊室门口全是排队的。

诊室里面。

不过十八岁的孙莎莎,一脸担忧的看着叶霄。

“叶医生,我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吧?”

叶霄把手上一堆检测报告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这才放下,神色凝重的摇头:“不,你的病很严重。”

“刷!”

孙莎莎的脸色一下就变白了。

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很严重!

暑假,她正在家里画画,结果突然胸口一阵剧痛。

她就赶紧到医院急诊室就诊。

做完检查,心脏的疼痛已经缓解了。

本以为没多大问题,哪里想到,医生竟然说她的病情很严重!

要是别的医生说她还有一点希望。

但说这话的,是江城最顶级的急诊科全能医生叶霄!

“医生,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孙莎莎脸色苍白的问道。

叶霄叹了口气:“你这是隐性心脏癌。心脏癌是非常非常罕见的疾病,现在处于初期阶段,再加上隐性,所以还没有成长为明显可见的肿瘤。”

“以现在的技术手段,很难查出来。据我所知,目前世界上只有两台查隐性心脏癌的设备,一台在米国,一台在龙科院。”

“但这两台设备,查出的准确度很低,并且有很多疑难心脏病患者在等着做,排队已经排到了半年后。”

“而你的情况很不乐观,恐怕不到一个月,隐性就会转为显性,长出肿瘤,那时候就是神仙都难治了。”

叶霄的话,如同惊雷一般,在孙莎莎耳边炸起。

她只觉得头晕目眩,浑身无力!

她……只有一个月了?

孙莎莎颤抖着声音问道:“叶医生,我……我不想死,我才18岁,我不想死啊,我应该怎么办?求您救救我!”

叶霄重新看了一下检查报告,眉头紧锁,犹豫了良久,他才呼出一口气,咬牙道:“你赶紧办住院,我给你安排手术。”

“那……手术风险大吗?成功率高吗?”孙莎莎十分恐慌。

叶霄一边写着病例,开住院单,一边说道:“手术风险非常大,但我亲自来做,成功率会很高。”

与此同时,看着大屏幕上的检查报告。

专家评审团中的一个知名专家心脏病专家,一拍桌子,怒喝道:“庸医!真是庸医!检查单上,孙莎莎的问题明显普普通通的冠心病,吃点药就能好,根本用不上手术,他竟然扯到了什么隐性心脏癌!”

“别说十年前了,就是以现在的医疗条件,也很难查出隐性心脏癌这回事,放在十年前,连这个词都没有!”

“这个庸医竟然只看了一下检查报告,就得出了这个结论,简直骇人听闻!”

“心脏手术对人体伤害特别大,后遗症非常严重,孙莎莎之所以现在这个样子,就是手术后遗症导致的!”

“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被一个庸医弄成了这样!实在是丢我们医生的脸!”

“刘主任说的不错,术后我去了好几家医院复查,得出的结论都是冠心病,只有这个庸医说是心脏癌!”

孙莎莎眼中满是恨意的看着画面里的叶霄。

直播的弹幕里,众人也都是群情激奋。

“这个叶霄医术太烂了!吃药就能好的普通疾病,到他手里竟然要动手术!难道他不知道心脏手术风险有多大吗?”

“要我说这家伙肯定知道莎莎不是什么严重的病,他就是为了坑莎莎的手术费!”

“没错!我觉得也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心脏手术就是好几万,像他随口说的什么心脏癌,价格还不是随他报?”

追溯仪中间的叶霄,无力地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丝苦笑。

庸医?

也许是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