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岁岁常相见

岁岁常相见

小金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优秀作家“小金渔”的短篇古言虐文,《岁岁常相见》上线之后,备受一众网友喜欢,好评如潮,作者将男女主角姜岁宁、沈渡之间的爱恨痴缠描写的淋漓尽致,小说已完结,内容简介:起初姜岁宁是爱沈渡的,不然也不会再被背叛了之后,仍旧甘心为他生孩子,留在他身边;然而有了孩子之后,姜岁宁的心也被孩子占据了一部分位置,可怕的是沈渡这个父亲却丝毫不把孩子放在心上。就这样受尽折磨屈辱,姜岁宁不知道这种看着别的女人眼色过日子的生活什么时候结束,谁想到沈渡那个杀千刀的居然连自己的骨肉都可以牺牲。

主角:姜岁宁,沈渡   更新:2022-07-15 2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岁宁,沈渡 的女频言情小说《岁岁常相见》,由网络作家“小金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优秀作家“小金渔”的短篇古言虐文,《岁岁常相见》上线之后,备受一众网友喜欢,好评如潮,作者将男女主角姜岁宁、沈渡之间的爱恨痴缠描写的淋漓尽致,小说已完结,内容简介:起初姜岁宁是爱沈渡的,不然也不会再被背叛了之后,仍旧甘心为他生孩子,留在他身边;然而有了孩子之后,姜岁宁的心也被孩子占据了一部分位置,可怕的是沈渡这个父亲却丝毫不把孩子放在心上。就这样受尽折磨屈辱,姜岁宁不知道这种看着别的女人眼色过日子的生活什么时候结束,谁想到沈渡那个杀千刀的居然连自己的骨肉都可以牺牲。

《岁岁常相见》精彩片段

月光清冷,映在一具小小的棺椁上。

姜岁宁一身素缟,三千乌丝垂散在地,面色苍白如同将死之人。

“呵,你想知道你儿子是怎么没的吗?”

姜岁宁回头,只见苏妩穿着烟红纱衣从内院走了出来,她衣衫凌乱,应是刚同男子欢好过。

苏妩轻撩秀发,故意露出白皙脖颈上暧昧的红痕:“你儿子沈之淮,是表哥亲手丢到那江里的呀。”

“你也真是蠢,表哥身居高位,又怎会要你这个话都不会说的废物生下的儿子?”

“呃……”

一口鲜血自姜岁宁口中呕出,她怎么也想不到,沈渡会亲手杀死他们的孩子。

难怪……难怪今日淮哥儿发丧,他这个亲爹却一天不见踪影!

原来是同苏妩厮混!

苏妩抿着红唇,掐住了姜岁宁纤细的脖子:“忘了告诉你,我有身孕了,所以你和小杂种,只能给我们让路了。”

强烈窒息感袭来,姜岁宁握着淮哥儿冰冷的小手,瞪着一双满是怨恨而血红的双眼,慢慢失去了生息。

“娘亲……娘亲……”

脸上传来软嫩抚触,姜岁宁被扰得发痒,艰难睁开眼后,看见了她这辈子最挂心的小人儿。

“娘亲羞羞,日上三竿,懒觉觉,羞……”

淮哥儿?

她的淮哥儿没死?

诧异低头,姜岁宁发现怀中的儿子小了一圈,分明是淮哥儿两三岁时候的模样。

死命把沈之淮抱在怀中,姜岁宁喜极而泣。

她……

竟是回到了两年前。

“你在想什么?”

清冷中带着几分淡漠的声音响起,姜岁宁抬头去看,却见沈渡正皱眉看着她,眼中满是不耐。

男人身穿锦衣卫飞鱼服,劲腰长腿,眉如墨画。他本就生得俊美无俦,再配上玄色长袍,俊朗中更添了几分英武。

只是往日她瞧上一眼都会羞赧脸红,满眼心跳不止的爱意,如今都化为憎恨。

姜岁宁起身,抱起淮哥儿走到一旁,丝毫没理会沈渡手中的金丝绦带。

自嫁他为妻后,自己每日都会伺候他洗漱穿衣,便是这飞鱼服的绦带,也是她日日亲手为他穿上,再小心调整至完美。

只是如今,她不想伺候了。

无视沈渡举在半空中的手,姜岁宁直接越过他去。

男人却突然抓住她的手臂,蹙眉道:“你什么意思?”

想起前世种种,姜岁宁干脆冲沈渡比划道:“我们和离吧。”

“在比划什么,看不懂。”

沈渡只当她在耍性子,眼尾一挑:“你在为了掌家之权跟我闹别扭?”

闻言一愣,她心头忽然涌上一股酸涩,竟是忘了还有这一桩事。

苏妩就要及笄了。

上辈子也是如此,他的表妹刚及笄,沈渡就急于把掌家之权收回,想来这个时候他就已经在给苏妩日后铺路了。

若非如此,一个早晚都要外嫁,不过是在府中暂住的表小姐,又凭什么跟一府主母抢夺中馈权利?

低头看着还在咿咿呀呀嘟囔着什么的小娃娃,姜岁宁心头一狠。

啪一声拍掉沈渡的手,她抱着淮哥儿去了书房。

看着一直小意温柔的妻子骤然转变,沈渡眸中渐暗,略带气愤的系上了手中绦带。


穿戴整齐后,沈渡随下人去了正堂用膳,却不见姜岁宁的身影。

见到他,苏妩双眼一亮,连忙献起殷勤:“表哥,我今日做了你最喜欢的水煠肉和蝴蝶卷子,你尝尝看。”

她抿唇一笑,颊边浅浅浮现出一对儿清秀梨涡,显得十分俏丽。

沈渡却是没什么心思欣赏,他眉心紧拧:“夫人呢?”

沈府下人躬身上前:“夫人说她不用早膳。”

“可是表嫂不喜欢妩儿做的吃食?若是表嫂不喜欢,我再去给她做上几份。”

“不必了,用膳。”

沈渡眼中带着愠怒,有些厌烦姜岁宁用这些不入流的谋宠手段。

想着往日他随意送些小物件便可让那女人高兴,沈渡心中一动,准备今日下差便给她买些云记的糕点。

姜岁宁虽是有些小性子,但为人乖巧,想来闹过一阵,得了他的关注也就罢休了。

晚间下差,沈渡拎着手中云片糕回府时,天色已经大暗。

他推门而入,却发现今日房中没有为他留灯。

联想到白日里姜岁宁的扭捏和反常,他不由心中窝火。

屋中一片漆黑,沈渡撩开拔步床帷幔,只见女人搂着淮哥儿睡得香甜,完全不似往日等着侍奉他宽衣,两人一起入睡的模样。

带着几分薄怒,沈渡把人从床上拉了起来:“素闻宁家家规森严,便是这般教你的?”

儿子失而复得,姜岁宁整整在怀中搂了一日,她也不知自己是何时睡过去的,睁着惺忪睡眼,面上还带着几分不自知的茫然。

直到男人掐着她的手掌越来越用力的时候,她才好似想起什么,从枕下掏出一封和离书递给沈渡。

看清上面的字迹,沈渡轻嗤:“用这东西逼我妥协,姜岁宁,你是不是太过天真了?”

男人的话让她觉得有些好笑。

她当然不会这么天真,以为一封和离书就能让沈渡把掌家之权还给她,她不过是不想争,也没能力去争罢了。

沈渡权势滔天,他乃皇帝近臣,掌管整个锦衣卫,便是东西二厂如今也尽被他掌控在手。

她一个母族凋零的弱女子,能在他同苏妩手下争出什么来?

以她的心性手段,想要为上辈子的自己和淮哥儿报仇雪恨,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不如早早带着淮哥儿离开沈府,留下一条命在来得实在。

把沈渡丢在她身上的和离书重新捡起来,姜岁宁再一次递到他面前,眼中满是坚定。

“你就这么想要掌家之权?为此不惜跟我和离?”

沈渡轻笑,眼中满是不屑。

他接过和离书,手握成拳,顷刻间那张薄纸便化为齑粉。

“我沈家从无休妻先例,你自然也不会成为那个例外。”

心头憋着一股怒火,沈渡捞起姜岁宁把人直接丢在了耳房的小榻上。

男人半跪在小榻之上,把还在不断挣扎的女人控于膝间。

他十指纤长,慢条斯理的解着颈间盘扣。

姜岁宁心头一颤,忽然就想起临死前,这男人在淮哥儿的忌日同苏妩翻云覆雨的事情。

她满心恶心,在沈渡弯腰想要亲近的时候,猛地抓上男人的面颊。

沈渡见状仰头,避开了破相,却是让姜岁宁抓在了脖颈间。

火辣痛感传来,沈渡低头去看,身上赫然五道浓重血痕。

指尖沾染点点血迹,月光下,姜岁宁一脸恨意的望着他,却是无声的憎恶。

沈渡微愣,眸中闪过一丝讶然,只是片刻后,他冷笑一声:“你连话都不会说,如何掌家?”


这话不偏不倚地刺在姜岁宁心口上。

她是不会说话,但他去府上求娶之前,不就知道了?如今他用这个来讽刺她......

前仇旧恨夹杂着酸楚浮上心头,姜岁宁一脚踹在沈渡肩头,抱着淮哥儿去了书房。

沈渡脸色冷了下来,不懂为何一夜之间她变得如此怪异。

翌日一早。

姜岁宁还未起身,便听见院中传来少女娇嗲的笑声,她微敛双目,心中烦乱不已。

苏妩的声音她太过熟悉,哪怕是短短一个音,也能辨别出来。

只因苏妩日日清晨都要到她同沈渡的院子中,让沈渡教她习武。

苏妩的武功,是沈渡自幼一招一式教出来的,可她印象中,苏妩唯一一次动武便是杀她,其余时间都是一副娇弱如拂柳般的模样。

“娘亲,淮哥儿也想学武。”

沈之淮窝在姜岁宁怀中,胖嘟嘟的小人儿鼓着脸哀求她。

听见儿子这句话,姜岁宁再也忍不住眼中发酸,流下一行眼泪。

上辈子她曾问过沈渡淮哥儿练武一事,沈渡说他年岁尚小不必着急,如今想来,只怕那男人从未有过培养淮哥儿的心,毕竟在他心中,她的淮哥儿不过是一枚废棋,不值得他费心。

见姜岁宁流泪,沈之淮奶声奶气的哄着她:“娘亲莫哭,淮哥儿不学武了,娘亲莫哭......”

听到动静的苏妩停下了动作,有些刻意地喊道:“表嫂,你今日又起晚啦?我和表哥都用过早膳了。”

她笑得娇憨明艳,可姜岁宁领教过,这张假面之下是多么恶毒的心肠。

这两个毒夫和毒妇,她惹不起,躲得起。

姜岁宁抱起淮哥儿,目不斜视地从他们身边走过。

“表哥,表嫂是不是生妩儿的气了?”

姜岁宁,苏妩一脸委屈:“是不是表嫂不喜欢表哥教妩儿武功?以前表嫂也曾为这个生过妩儿的气。”

沈渡微微皱眉,随后淡声道:“她向来心窄,你不必多心。”

苏妩听见这话,微微抿唇,看向沈渡的眼中带着痴迷。

“静心、敛气。”

男人低沉声音响起,苏妩娇颜微红,眨着水润眸子重新稳住下盘。

苏妩向来乖巧,为人也聪慧,沈渡不知为何姜岁宁非要跟个孩子计较。

可女人越来越反常的举动,让他不由心烦意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