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遁地门

遁地门

疯子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新晋男频大神作家“疯子李”倾心创作完成的人气佳作,《遁地门》的故事背景颇具新意,作者笔下的男主古青性格内敛,火玉儿是配角之一,本书有名《蚁仙》,小说重点描写了:武道高手也不过就是众多高手中靠前的,是以当古青被毁灭时,多少人唏嘘,多少人幸灾乐祸;一个高手陨落,必然有新的高手降临。谁想到古青的陨落代表的是新生,金蚂蚁入道,从此踏上修仙之旅,前世的仇人,相许终生的恋人,古青一个都不会放手。

主角:古青,火玉儿   更新:2022-07-15 2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古青,火玉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遁地门》,由网络作家“疯子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新晋男频大神作家“疯子李”倾心创作完成的人气佳作,《遁地门》的故事背景颇具新意,作者笔下的男主古青性格内敛,火玉儿是配角之一,本书有名《蚁仙》,小说重点描写了:武道高手也不过就是众多高手中靠前的,是以当古青被毁灭时,多少人唏嘘,多少人幸灾乐祸;一个高手陨落,必然有新的高手降临。谁想到古青的陨落代表的是新生,金蚂蚁入道,从此踏上修仙之旅,前世的仇人,相许终生的恋人,古青一个都不会放手。

《遁地门》精彩片段

宇宙洪荒之间自有许多星辰列张,历天地大劫,洪荒大地分崩离析,飞出许多版块游离在星空之中,或亘古飘飞,或灵药丛生,或早已经变得适合生存繁衍,或成为仙家仙府……无论那一种,总有适合人类生存之星。

呼……呼……呼……

古青蜷缩在洞穴里,呼吸越来越急促,心情越来越低落,望着已经快要被消耗殆尽的最后一块下品灵石,眼中满是失落与无助。

五天了,他已经逃了五天了,直到如今他都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不愿意去面对逃亡了五天的事实。

五天前,十五岁的他成为苍山镇武道高手,天资不凡,根骨奇佳,武道第一人、被誉为苍山第一……

可以说,在苍山镇甚至是整个蒙山国,古青都享受着至高的荣誉,是所有苍山人的骄傲,注定是蒙山国未来的将军。

幸运似乎永远都在眷顾着他,五天前当他突破炼体十重时,也迎来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

那一天,苍龙山脉里的修仙门派遁地门的修仙者与古青结下仙缘,将其带回宗门修仙问道。从此踏上一条与世俗无关的大道!当再回首时,一切都如浮烟云而已。在他的眼中,便只有仙道了。

那一天,苍山镇的所有百姓都聚集在一起送他。

那一天,苍山镇的所有人都为之骄傲。

那一天,苍山镇立起了一座青庙,庙中雕刻起一尊与古青一模一样的石像。

那一天,蒙山国皇帝都亲临苍山镇为他送行……

然而,古青做梦都没有想到,就在他进入遁地门的当天就遭遇了让他遁地无门的悲剧。

进入遁地门,他连宗门的景色都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整个宗门就被灭了。

对,被灭了,遁地门被灭了,直到现在古青都觉得自己还是懵的。

遁地门的护宗大阵是如何破的?遁地门那么多原来在古青眼中的仙人们怎么会那么不堪一击?来者是什么样的人?来者为什么要灭遁地门?

这些问题,让古青觉得很无奈,让古青感觉是老天给自己开了一个天大和玩笑。

其实,来者是什么人,就算是遁地门的门主乔帅都不知道。不过他却知道来者的目的,知道灭门的原因。直到死的那一刻,他才后悔,才发觉自己真是可笑,才发现自己修炼了多年居然还是会意气用事。护古青周全!这个可笑的理由。乔帅到死时都不太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去维护一个刚入门的弟子。难道就是因为他是极品命魂吗?不,无论他是什么样的资质,他都是我遁地门的弟子,既然是我遁地门的弟子,作为门主我自然要倾尽所有维护。否则,我遁地门如何存于世。只是,这次的代价太大了!

古青不明白一切,却非常清楚的知道就是一百个自己合在一起,只怕是都惹不起那名强者。

那名强者手持一杆大幡立于高空之中,挥手间,一个个遁地门的修士肉身破碎,化为血水,一缕缕腥红的血气冲天而起,尽数没入幡中。

古青是幸运的,还真是如此,当他以为也要就此死在此间时,却是被乔帅救下。他不知道这个门主为什么要救自己,但是就是被救下了。

不过很快,他就后悔被救下了。

乔帅救下古青,将一枚储物戒指交于他,又抹除其上的封印,取出一枚玉符将古青送出遁地门。

玉符是什么符,有什么作用,反正古青是不明白的,但是他觉得只要能离开遁地门就好了,管那么多做什么。

在玉符的保护下,古青回首望去,只见乔帅已然肉身破碎,血气进入到那杆幡中。耳畔边,传来乔帅的声音:“从今日起,你便是遁地门门主,戒指就是门主标志,内有修炼功法、丹药、玉符等物,用意念可取出,只要你用心修炼,安鼎无忧。”

遁地门的灭门,并不代表那名强者的攻击就结束了,很明显他是不愿意留下一个活口,又或者他是另有目的吧!

古青是幸运的,虽然他还没有修炼,甚至连修炼有什么境界都不知道,但是他很快就掌握了用意念从那枚戒指中取东西的本领。也不管里面的东西有什么用处,拿出什么就用什么来抵挡那名强者的攻击。

别说,凭借乔帅留下的戒指,他还真是硬生生的抵抗了五天了。

五天的逃亡生涯,多少次地死里逃生,多少次借着逃亡之机查看那枚戒指中的东西,想要寻找出一个摆脱对方的方法。

如今,戒指中的东西几乎消耗殆尽了,可是那名强者依旧没有放弃追杀。

“门主,门主……”

潜藏洞穴中的古青望着昏暗的岩壁,听着呜咽的风声,喃喃的念叨着。突然冷笑一声,自语道:“上天真是会开玩笑,让我踏上修仙路,却是让我连什么是仙都还没有真正接触到就要死掉。”

“要死了吗?逃不掉了吗?”

“我是幸运的,不是吗?一直以来我都是幸运的。这一次,我还是幸运的吗?”

“对,你是幸运的!”阴沉的声音从洞穴外传来。

“真是阴魂不散,又找到了!”古青赫然起身,双拳紧握,眼中精光喷射。虽然他还未曾修仙,但是必定也是武道强者,一身气息自是不凡。

只是,无论你武道多么的厉害,在修仙者面前也不过如同蝼蚁一般。

洞穴入口唯一的光被挡了下来,一名骨瘦如柴的老者走了进来。

“哟,果然是天才,从来没有修炼过,居然能够催动这枚隐身玉符,难怪老夫找了许久。”老者在看到地上闪烁着微弱光芒的玉符时,再看向古青时眼中多几许赞许。

“哼!”古青冷哼一声,心中的恐惧在此时完全消失,因为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活不下去了。既然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好恐惧的!

傲然而立,直视老者,道:“你杀得了我身,但是你灭不了我心,我生是遁地门的人,死是遁地门的鬼。遁地门不朽!”

“哈哈!”老者轻笑两声,道:“小娃娃资质不凡,勇气更是可佳,不错。可惜的是,要怪就怪你拥有着极品命魂。”

说到此处,舔了舔嘴唇,贪婪地望着古青,就好似在看可口的美味佳肴一般。

那眼神直看得古青心底心寒,身躯颤抖。这一瞬间,他终于知道原来在这世间还真有比死更可怕的东西。

“命魂是什么东西?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古青努力保持着平静,但是牙齿却是不听话的发出碰撞的声响。

老者望着古青,伸出左手轻轻向着守护着古青的微弱光芒一点。

砰!

轻响传出,那光芒如同黑暗中的微弱烛火遇见风一般,瞬间破碎。

噗!

光芒破碎,随之而来的便是另一声轻响传出。当这道声响传出时,古青身躯一颤,随即感觉全身发寒,那寒好似从心底冒出,又好似本就是自己的身体正在变寒。

一道暖暖的气流顺额头流下,缓慢地流过眼窝……

血!我的血!

古青用眼角瞪着快速流下的血液,他终于知道身上的寒并非是心里发出,而是真的,因为自己就要死了。

“哈哈!”

古青许是疯了吧,突然间仰头大笑起来,举着乔帅所赐予的戒指,道:“遁地门,遁地门,哈哈,地没遁成,我怕是要先登天了。狗屁的修仙,全是骗人的。”

说话间,一巴掌将戒指拍入额头上的血洞之中。陡然低首,满脸鲜血,直视老者,道:“来吧,无非一死!”

老者似乎也没有想到一个就快要死掉的凡夫俗子,居然还有如此气魄,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怜悯。不过面对极品命魂的诱惑,那一丝怜悯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身形一动,来到近前一指点中被储物戒指堵着的血洞。

砰!

巨响传出,储物戒指与古青的头颅一起破碎。

血肉横飞,染红山洞,风中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

死亡,原来是这样!

死亡,原来并不可怕!

死,总好过被这个变态的家伙吃掉好吧!

生命的最后时刻,古青不但没有痛苦,没再失落,没再抱怨,而是自我安慰,自我庆幸。

我是幸运的吧,对,我是幸运的,只有幸运的人才能够死得这般轰轰烈烈。

是轰轰烈烈吗?他自己也不知道。

生命的最后一刻,古青用心看见一道微弱得几乎不可见的金色光芒从乔帅那枚破碎的戒指中进入到自己的脑中,与脑中一道妖异的红芒融合在一起。

红芒虚幻,金芒微弱,说二者是融合,无非是交错在一起而已,唯有古青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能够感觉到,这是两个不同的个体。

呼……

老者呼出一口浊气,举着右手,手掌上是一团鸡蛋般大的微弱光芒,叹息一声,摇摇头道:“小子,你命数如此而已,你虽然得了仙缘,却命中注定要成为我的祭品。当日我测试出你乃极品命魂时,本想收你为徒,让你修炼,待它日再进吞噬祭炼,却未曾想遁地门先老夫一步。老夫上门问乔帅相要,并许下好处,未曾想到他居然不知好歹地驱逐我。如此,我自然只有灭了你遁地门了。”

说到此处,微微一顿,冷笑一声道:“区区不入流的修仙门派,居然也敢与老夫争锋,真是不知量力。”

“极品命魂,哈哈,老夫我终于寻得一极品命魂了。待得此命魂成长起来,老夫的修为将会所有突破。”说完,祭出一杆幡来,挥手将光芒拍入幡中。

收了幡,拍拍手,化着一道黑芒消失无踪。


梦,很长的梦,长得好似亘古一般。

梦里,古青以为这是黄泉的路!

梦里,古青以为这是通天的道!

梦里,古青隐隐间听到了老者说出的真相!

梦里,古青变成一团夹杂着一丝金芒的红色气团,在无尽虚幻的空间里被一团柔和的白光包裹着,飘飘荡荡。

隐隐间,柔和的白光里夹杂着淡淡的五色光芒。

梦里没有苍山镇,没有蒙山国,没有遁地门,没有那个拼尽全宗修士相护的乔帅,更没有那个要了自己性命的老者。有的只是那飘渺的感觉,那不真实的存在感。要不是还有着丝丝意识,古青相信自己定然会迷失在这飘荡中。

不过,如今这种虚幻的感觉与迷失也没有多少区别。

飘浮,似乎是永恒的飘浮。

白光柔和,五色之光淡淡,那若有若无的金芒难以捕捉。渐渐地,古青发现自己化着的气团进入到一个神奇的空间,在这里有一种更为飘渺的感觉。

虽然飘渺,却让他感受到淡淡的血肉,感觉到跳动的心脏。

飘浮中,他无数次想要睁开眼睛,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眼睛可睁。自己只是一团气体,一团散发着红光的气体。

这似乎是一次永恒得没有尽头的飘浮,就像无尽星空中的一粒尘埃,没有方向,没有结局。

时间匆匆,但对于只是一团气息的古青来说,他根本不知道已经飘浮了多少岁月。

一日,红色气团正飘浮时,一道极强的蓝光蜂涌而至。

蓝光接近,化着一道水流,瞬间便将红色气团包裹。

蓝色水流萦绕着古青气团缓慢而动,一点点地向内侵入。

一股庞大的力量随着侵入的蓝色水流融合到古青的气团中,如同吞噬一般一点点蚕食着他的记忆。

蓝光悠悠,蚕食持续。

古青以为他会一直这样飘浮下去,到得此时才明白自己错了。随着蓝色水流的蚕食,他的意识开始模糊,记忆开始消失,唯一还能感应到的便是那道若有若无的金芒。

记忆消失,开始遗忘苍山镇上的种种,遗忘遁地门,遗忘对那名老者的仇恨,最后甚至连遗忘都遗忘了。

时光流逝,在这般飘浮中他不知道自己又经历了多少岁月。只感觉到那铬印在记忆深处的一切,已经只留下一丝。就连早些时间感觉到的血肉、心跳都再次消失不见。

古青化着的红色气团朦胧了,意识迷失了。

吱……

陡然,一道异响从那道金芒中传出,声音不大却是惊醒古青。

“我不能睡,我不能睡。我不能消失,我不能消失!”古青一惊,在意识深处不断呐喊着。

红色气团开始颤抖,渐渐地越来越剧烈,就如同一个要破茧成蝶的蛹。

金芒闪现,一只豆般大的金色蚂蚁出现在红光之中,一点点的金气从其口中传出进入到古青化着的红光之中,与之融合。

同一时间,一缕微弱得几乎不可见的命魂从古青的红光中分离出来,一口便被那只金色蚂蚁吞噬掉。

“我不能睡,我不能睡。我要醒来,我要醒来,”随着金色蚂蚁吐出的气息的滋润,古青被侵蚀的意识开始疯狂挣扎,开始一点点回归。

蒙山国、苍山镇、遁地门……一切的一切快速回归到意识之中。

古青醒了,是真正的醒了。当他再次努力睁开双眼睛时,一道耀眼的白光映入眼中。

到此时他才知道自己还活着,还有可以睁开的眼睛。

他相信,先前的一切只是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甚至于在白光映入眼帘的一瞬间,他都有一些恍惚,以为自己还在苍山镇,以为自己去往遁地门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梦境。

不过,身体上传来的严重不适应让他明白,这一切不是梦,不是梦!

“爷爷,快来,他醒了他醒了,”一道柔美的声音在古青睁眼之时兴奋的喊道。

古青努力转动着头颅,只见一名穿着火红衣裙的女子,正向着房间外兴奋的大喊着。

脚步声传来,一穿着火红衣袍的老者步入房内,走至古青身侧,笑道:“小朋友,你可算是醒了。”

古青疑惑地望着老者,喃喃道:“这是那里?我怎么在这里?”

“嘻嘻,爷爷,你看这傻小子昏迷一个月后,居然已经忘记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女子立于床边,掩口而笑。

那笑迷人之极,已然达到一笑倾人城,二笑倾人国的程度,让人看上一眼便不忍移开目光。

老者伸手捋了捋胡须,摇摇头道:“这里是火谷,我叫火空,她是我的孙女火玉儿。”

火玉儿见古青一直盯着自己看,娇美的脸上升起一抹红霞。虽然眼前躺在床的小子与火云谷的师兄弟们的修为相差太多,但不知为什么一颗芳心却是紧张之极。粉嫩的红唇轻轻一嘟道:“傻小子,你真的不知道这是那里?”

古青尴尬的收回盯着火玉儿的目光,转眼四望,这才发现这是一间不大的岩石屋,而自己正躺在一张岩石床上。喃喃道:“火谷?火谷?这里距离苍山镇有多远?”

“苍山镇?”火空再次被古青的话问住。说实在的,他搜刮满脑子的记忆都没能想到这个苍山镇是什么地方。

“爷爷,苍山镇是什么地方?”就连此时的火玉儿都不由得好奇起来。她清晰的记得,眼前这小子是自己在门派后山火林中修炼时,突然从空中掉下来,随后就一直昏迷不醒。能进入火谷,能出现在火林,自然是门中之人。只是他居然不知道这是那里,居然又说什么苍山镇。

火空望着古青,转首又望望火玉儿,问道:“玉儿,你真是在火林发现的他?”

火玉儿点点头,将那粉嫩得快要滴水的嘴唇一嘟道:“爷爷。”

火空忙摆手,他可是非常怕这个孙女对自己撒娇,忙道:“我相信,我相信。”转首望着古青,道:“这里是火谷,你所说的苍山镇老朽到还真是没有听过。”

听着这爷孙两的对话,古青越来越迷惑。想起自己被那名老者毁灭时的情景,在心中暗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被毁灭了,怎么又出现在这火谷中。”想到此处,道:“请问老人家,我是如何到的这里?”

一语说完,便欲起身。

上身刚一抬起,却发现身体居然不听使唤,重重地倒下。

“傻小子别动,你伤还没恢复呢,”火玉儿走到石床边,如葱根般的玉手轻按着古青的肩膀。

古青再次动了动身体,又动了动手、脚,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整个身体居然都不是很听使唤。这种感觉,就如同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一样。

火空望着古青,轻捋着胡须,微微一笑道:“看来你小子失忆了。”

火玉儿忙将在火林中发现古青一事详细讲了一遍,随即道:“这下你明白了吧?”

古青点点头,暗思道:“不管这是那里,我都要尽快恢复,我要到苍山镇去,我要回遁地门看看,我要找到那名老者。”

想到那名老者,便不由得想起作为气团飘浮时所听到的话。原来,遁地门被灭门是为了护住自己。

这一瞬间,古青只感觉全身热血上涌,心中怒火焚烧。为一己之命,害了众多同门修士之命。是自己错了。

古青深吸一口气,压制下心中的怒火,暗思道:“我必须要强大,强大得足以对付那名老者!”想到此处,抬首望着气度不凡的火空,道:“晚辈古青,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可晚辈有大仇在身,必须离开这里去求师问道。”

“嘻嘻,”火玉儿嘻嘻一笑,道:“爷爷,他不把你放在眼里喔。面对你这个融魂五重的高手,居然还说要去求师问道。”

火空捋着胡须的手停了下来,微皱着眉头道:“丫头,你爷爷我已经快两百岁了,你难道还忍心让我收徒不成?何况,没有仙缘者又如何求师问道。”

听到火空之言,古青心中大惊。两百岁,两百岁!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啊,这已经是一个活神仙了。忙道:“求前辈收下晚辈,让我跟随前辈求仙问道。”说完再次挣扎而起。

可惜,他不知道自己是真的受伤了,还是怎么回事,居然很难使出力气。

火空再次伸手捋捋胡须,喃喃道:“老夫一生从来没有收过徒弟,何况在我火谷中凡是入门者必须拥有火属性体质,这便是仙缘。然而你根本没有仙缘,又如何能入我火谷。”说话间,已经忘记去追寻古青的来历。

“爷爷,”火玉儿拉着火空的手臂摇了摇,道:“你不是还有一枚火灵丹吗,让他服用不就可以拥有火属性体质了。”火玉儿连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变得这样,这样去维护一个说来陌生的男子。难道,这就是一见钟情?

她不知道是什么,只知道自己看着古青时会很开心,心里会很舒服。

“胡闹,”火空虽然怕这个孙女撒娇,但是对于修炼一途到是非常严格。停下捋动胡须的手道:“他体质如此之差,如果让其服下火灵丹,只有死路一条。何况,你可知道这火灵丹,在我火谷中总共也只有五枚。”


“爷爷,”火玉儿使劲摇动着火空的手臂,一边摇动,一边又是撒娇又是瞪眼。

古青一脸不解地望着二人,心中诧异之极,明明自己就是武道高手,更是拥有不凡的修炼资质,而且结了仙缘进入遁地门修仙,为何眼前这个火空却说自己没有仙缘?说自己没有火属于体质?

对了,融魂五重,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等级,我在五天的逃亡中曾经从乔帅的戒指中看到过关于修炼的事情,其上介绍说修炼的第一阶段为炼精化气,又分为炼体十重、安鼎、养形、积精、化气、凝丹六个境界。其上没有提到什么融魂啊?

难道,难道融魂是更高的修为?

对了,我当时处于逃亡之中,也只是匆匆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得仔细,甚至连第二阶段是什么都没来得及看。如此看来,这融魂五重定然是更强大的存在了!

想到此处,古青只感觉热血沸腾,恭敬道:“我古青虽然不是火属性体质,但我不会认命。我要改变体质,我改变命运,我要修炼。”

一语说完,好不容易凝聚的力量也消失殚精,再次躺下。此时的他也不再想去什么仙缘,什么体质的问题,一心只想修炼,只想早日弄清楚一切,早日回到遁地门,早日回到苍山镇去看看。

心中如此想,但是他并没有说出遁地门的事情,也没有说出自己是武道高手的事情,更没有提及自己拥有不凡的资质,他发现如今的自己别说是武道,就算是做一个普通人要做的事情都很难做到。因为,他自己连控制身体都变得很难。

“爷爷,”火玉儿如盈月般的眼眸中含着水花,咬牙道:“爷爷,你真不教吗?”

火空低低叹息一声,摇摇头道:“唉,算了,算了。我火谷到是有一功法可以让普通凡人以肉身修炼为主,从而打通灵魂,达到修炼的目的,最终以求证道。只是,这条路太过艰辛,特别是到最后完全就是烧灼灵魂的方式修炼。”说到这里再次看了古青一眼,继续道“既然你如此坚持,我便传你此法。”

古青笑了,笑得苦涩,笑得坚毅。缓慢地抬首望着石屋顶,在心中暗道:“遁地门还未曾蒙面的兄弟姐妹们,乔帅掌门,你们放心总有一天我古青会为你们报仇,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

他要改命,他要改运,他要改变体质,他要寻得仙缘,他要以自身修炼证得道果。虽然这一切对于他来说还非常朦胧,还不太明白。但,只要能够强大,一切就有了可能。

他依旧坚信,自己是幸运的!

他确实是幸运的,在醒后的三个时辰伤就完全恢复,与身体的不适应也消失不见。

这种强大的恢复能力,就算是火空都为之惊讶。多次询问、查看之下却是一无所获,最终也只得相信是自己这段时间照顾的原因。

当古青从石床上起来时,心中多了无数的疑惑。因为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变矮了,皮肤也变成了古铜色,就连容貌也与原来有许多不一致。

要说原来的他是一个稚嫩的男孩,而现在则是一个较成熟的男子。

寻找不出根源,只能将原因归根于受伤造成。此时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修炼火空传授的焚诀。

对于快速恢复的原因,虽然古青也不太明白,但是他绝不相信是因为火空的帮助。因为在他朦胧、迷失飘浮间,始终感应到有一道非常微弱的金芒在灵魂深处闪动。金芒每闪一次,便感觉神轻气爽一分。

独坐于石屋内,想起被那名老者毁灭时的情景,眼神变得凌厉。

原本看上去大好的前程被毁了,遁地门一门的修仙者们因自己全部招来了杀身之祸……

半晌,古青深吸一口气,紧崩的神经松了下来,喃喃道:“我到底是在那里?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说到此处,抬眼望着这个由岩石堆砌而成的房屋,摇摇头道:“算了,等我强大时再寻找根源。”

望着石桌上巴掌大的红色石块,脸露坚毅道:“这就是焚诀,是以火修炼肉身,融通灵魂的功法,这是没有仙缘者的痛苦之旅。痛苦吗?有我失去一切的痛苦?”

嘴角边露出淡淡的哀愁,失落与坚毅交织在成熟的脸上。

“我清晰的记得在我朦胧间有一只金色的蚂蚁出现,那金芒也是由他吐出,而如今它去了何处?为什么我一直没有找到它。”古青皱着眉头。

然而,这个问题并非是如今的他就能够想得明白的,更不是他这般能力就能够摸得透的。接下来的几日里,古青除了必须外出上茅屋外,其它时间都在房间里研究焚诀,以及思索那只金色蚂蚁的事情。

几日来,火云儿每天都会来陪古青,来说说修炼的一些事情,每一次火云儿都叫古青傻小子。

随着时间的流逝,二人的关系也是越来越亲密,越来越近。有些时候,古青甚至会有些恍惚。

“傻小子。”这一日,火云儿的声音打断了古青的思绪。

门被推开,暖暖的阳光斜斜地射了进来。

立于暖阳中的火云儿如同一团烈焰,美与火的结合,倾国倾城!一时间,古青竟然看得有些失神。

“嘻嘻!”火云儿早已经习惯了古青的这种失神,嫣然一笑,道:“你在屋里窝了好几天了,我现在带你去火林修炼吧。我也不能天天跑过来,要不然爷爷又要怪我没认真修炼了。”说完将粉嫩的嘴唇嘟得老高,似乎对于修炼一途非常厌倦。

古青点点头,跟在这个娇美的小妹妹身后,第一次向着火谷后山走去。

火谷,一个大得看不见边际的山谷。整个山谷中拥有无数小型的山,又组成无数的谷,炙热的气息便是这里唯一的特征。

在整个山谷的中心地带有一高耸入云的独峰,鲜红的岩浆不断从峰顶喷涌而出。

火红的岩石,炙热的气息,就连生长的植物都是红色。

红,如同生命。

红,如同鲜红。

红,如同那冉冉升起的太阳。

望着眼前的一切,古青苦涩的摇着头。他想起了家,想起了遁地门未谋面却因自己而死亡的兄弟姐妹们。

“哟,玉儿妹妹,这位难道就是传说中从空而降的高人?”一名身穿火红衣袍,约模十六七岁的少年迎面而来。

在少年身前,站着一名同样身穿红袍,长相英俊的男孩。从站位一眼便能看出,说话的男孩明显是身前少年的一个跟班。

火云儿黛眉微蹙,没好气道:“莫德,你想干吗?”对于莫德此人,她自小就非常厌恶。

莫德嘿嘿一笑,露出一幅小人嘴脸。望了望身前的男孩,见其没有反对的意思便走向古青。一边围着后者转圈,一边嘿嘿笑道:“还说是什么高人,原来只是一个没有仙缘的家伙,这种人如何能留在我们火谷中?”

“莫德,古青是我爷爷收下的徒弟,你少管闲事。”火云儿被激怒了。

“真是稀奇啊,没想到火老爷子居然还有兴趣收徒弟。只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收一个没有仙缘的凡夫俗子。他同我们任秋闲少爷比起来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莫德停下脚步,望向古青的眼中充满不屑,随即又讨好地望着身前的男孩。

“你,”火云儿向前一步,伸出纤纤玉手,便欲攻击。

“莫德,怎么能在玉儿妹妹面前如此无礼,”任秋闲终于开口了,走向火云儿,柔声道:“玉儿妹妹这是要去那里?可否让我陪你走一段?”

“哼,”火云儿虽然性格刁蛮,但是对于眼前这个大长老火霸唯一的弟子任秋闲,却知道不好得罪。她明白,就算是爷爷都要给火霸几分面子,嗔怒道:“任秋闲,管好你身边的人。”说完转身向后山走去。

古青冷眼望着任秋闲、莫德,抬步便欲跟上。

任秋闲微微向前移步,很巧妙地挡住古青的去路。轻声道:“没有仙缘的小子,火谷不适合你,快些回家玩泥巴吧。”

莫德听到此话,仰首哈哈大笑,道:“你娘叫你回家吃饭了。”

娘!

这是古青的逆鳞,侮辱他可以,但是带上了爹娘就不行。就在莫德仰首狂妄大笑时,那双从来没有修炼过的手掌已然打在后者的脸上。

清脆的声响传出,让莫德愣在当场,惊讶地望着古青,一时间居然没有反映过来。

“这是教训,”古青头也不回的向后山走去。他虽然受伤后与身体不适应,但是他必定曾经是武道的高手。

当古青走出数步后,莫德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狂吼道:“你小子找死。”说完身形一动,单手一挥祭出拇指大的一团火焰向古青奔去。

显然,任秋闲也没有想到古青会有这么一手。望着愤怒的莫德,冷笑道:“很有意思的家伙,我任秋闲等你强大。”

火焰虽小,却无比的炙热,就连掠过的空间都发出哧哧的声响。

古青赫然转身,望着迅速掠至的火焰。他心中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躲过这一击,更清楚,先前要不是在莫德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自己那一巴掌也不可能成功。

火焰掠至,紧握着拳头,脸上没有露出莫德希望看到的惊恐,有的只是坚毅。

曾经的死与毁灭都不惧怕,又何需惧怕这一团小小的火焰。

“莫德,你真想找麻烦?”火云儿身形一动,挡在古青身前。单手一挥,同样祭出一团火焰。

任秋闲微微一笑,喝道:“莫德住手。”

莫德冷哼一声,单手一挥将火焰收回,愤怒地望着古青。自从他在火谷跟随任秋闲以来,何时受过如此侮辱。

任秋闲笑着,笑显得真挚之极,让人感觉不出丝毫的虚伪。望着祭出火焰团的火云儿,笑道:“云儿妹妹,此事是个误会,我会好好管教莫德。”说到此处,瞪了一眼莫德。随即望向古青,道:“古青是吧!只怕云儿妹妹还没有告诉你,在我火谷以修炼为尊。没有出息,你就只有死路一条。就算是谷主,对于争斗也是不会过问。今日之事,虽然是一场误会,但我希望你不会后悔。”一语说完,转身离去。

莫德冷哼道:“古青,你小子等着。”说完便屁颠屁颠地跟在任秋闲身后远去。

古青紧握的拳头没有松开,死亡、毁灭他都经历过,又何惧这赤裸裸的威胁。寒光在眼中闪烁,说出的话更是让人如坠冰窟:“我是古青,从今日起,说我爹娘者,只有一条路:死!”

任秋闲前行的脚步微微一顿,古青的话让他在这炙热的火谷中感觉到了寒气,一股透入心底的寒气。

火云儿收起火焰,惊讶地望了望古青,她似乎也感应到了寒气。摇摇玉首,压下惊讶,带着后者向着火林而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