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后我成了渣男皇婶小说

穿越后我成了渣男皇婶小说

仙人球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者“仙人球球”近期上线了一本穿越小说,《穿越后我成了渣男皇婶》正在网络上持续创作中,云九倾是本书女主角,凤临渊是男主角,小说主要讲述了:任务失败意外穿越,醒来成了侯府丑女云九倾,开局就差点被人会了清白。天降神秘男子,帮她逃过这一劫,对方看似柔弱书生范,实际上却是远近闻名的煞神战神,害的云九倾落此地步的狗男女的九皇叔。刚穿越便遇上了这么大个boss,自己岂不是要牢牢的抱紧大腿。

主角:云九倾,凤临渊   更新:2022-07-15 22: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九倾,凤临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后我成了渣男皇婶小说》,由网络作家“仙人球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者“仙人球球”近期上线了一本穿越小说,《穿越后我成了渣男皇婶》正在网络上持续创作中,云九倾是本书女主角,凤临渊是男主角,小说主要讲述了:任务失败意外穿越,醒来成了侯府丑女云九倾,开局就差点被人会了清白。天降神秘男子,帮她逃过这一劫,对方看似柔弱书生范,实际上却是远近闻名的煞神战神,害的云九倾落此地步的狗男女的九皇叔。刚穿越便遇上了这么大个boss,自己岂不是要牢牢的抱紧大腿。

《穿越后我成了渣男皇婶小说》精彩片段

大夜国,碧鸳楼。

“多安排几个小相公,好好陪着我家大小姐,听到了吗?”

京城最大的小倌楼里,衣着光鲜的嬷嬷笑的阴沉沉的,嘱咐着一边的老鸨。

老鸨穿的花枝招展,肥腻的脸上满是奸笑:“您放心,到了我们碧鸳楼,保管一切都服侍到位......”

尖锐的声音如同公鸡打鸣儿般,刺痛了云九倾的耳膜。

香帐中的云九倾费力地抬手,揉了揉后脑勺上的痛处。

她后脑勺上鼓起一个大包,显然被人重重击打过。

看着四周古色古香的陈设,云九倾眼中闪过疑惑。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三个穿红着绿的妖娆男子走了进来。

“女官人,您醒了,奴家这就伺候您......”

说着,几人坐在床边开始对云九倾动手动脚,满是脂粉的脸上满是讨好的笑。

看着这几个脂粉比墙粉还厚的男人,云九倾心中泛起一阵恶心,条件反射地打开他们的手,跳下了床。

“走开!都是什么妖魔鬼怪!”

“哟,女官人还害羞呢,等您知道了我们的好处,就不会这样了......”

几人再次过来,想要扒开云九倾的衣服,却被云九倾抓起旁边的花瓶,砸晕在地。

另外两个顿时惊呆了,花容失色地想要喊人,却被云九倾砰砰地打晕在地!

云九倾皱眉看着这些兔爷儿一般的男人,脑海中突然一阵刺痛。

陌生的记忆涌了上来,云九倾满是疑惑的眼眸逐渐清明。

她堂堂华夏第一特工、古医云家的唯一传人,去国外执行夺回国宝阴虎符的任务,拿到之后乘坐飞机回国,却在高空遇到了强震气流,失去意识之后再醒来,她竟穿越到了陌生的大夜国!

而且,穿成了刚刚惨死的明侯府大小姐云九倾。

云九倾虽是侯府嫡女,可生母难产而死,父亲云鹤野又很快娶了新妇林氏进门,七月之后就生下一女云宝珠。

云九倾从小儿和大夜国三皇子凤墨初有婚约,可她相貌丑陋,脸上有块丑陋的胎记,被凤墨初不喜,反而和云宝珠私相授受了起来。

如今云九倾和凤墨初婚事在即,云宝珠越发着急,跟凤墨初设计约了她出来,说是商讨婚事,可却把她打晕送到了碧鸳楼来......

理清前因后果,云九倾美目中寒芒大盛。

她既然占用了云九倾的身体,必然要为那惨死的云九倾复仇!

不及云九倾出去,一股奇异香甜的香味传入了鼻尖。

她冷厉的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圈,看到那香炉中缭绕的熏香,心中暗道不好。

“糟糕!竟是媚香......”

为了确保云九倾会在碧鸳楼失,身,这该死的狗男女然让老鸨在屋子里点了媚香!

房间里的温度逐渐升高,云九倾体温也节节攀升,额角甚至出现了细汗。

她松快了衣领,嫌弃地看了看地上昏迷不醒的歪瓜裂枣,美眸中闪过厌恶。

男人倒是有现成的,不过都是些不男不女的歪瓜裂枣......

云九倾咬了咬牙,嫌弃地从后窗溜了出去,悄无声息地进了后面的独院。

月华澄澈,如同白练般倾泻下来。

不同于前面浮躁的丝竹声和浓厚的脂粉气,关雎院里亭台水榭俱全,竹林兰草掩映,竟格外几分雅致安静。

云九倾却没兴致欣赏这美景,她紧紧地掐住手心,试图压制那翻涌的热意。

媚毒的效果已经节节攀升,她只能用疼痛来保持最后一丝清醒。

云九倾着急环顾四周,在夜色里寻找着目标。

突然,她眼前一亮。

旁边的兰草从中,坐着一个风华绝代的男人。

月光清冷,这男人一身玄墨色华贵锦袍,乌发如墨,冷漠的俊脸棱角分明如同雕刻,剑眉斜飞入鬓,鼻梁高挺,双唇菲薄坚毅,浑身都散发着禁欲气息。

云九倾心中大喜,贪婪地吞了吞口水,控制不住地朝他走了过去:“小公子,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是不是在等姐姐呀?”


碧鸳楼前院是低等小倌,后面这几座别致的雅苑,住的自然是高等小倌。

而这男子如此俊美,应该是传说中头牌关雎公子。

看见这等绝色天姿,云九倾心中暗恼。

“云宝珠这个死丫头,害人都不舍的花钱买好货!”

月光如水,照亮了男人那英俊妖孽的脸,云九倾越看越欣喜,甚至忍不住伸出手来捏了捏。

男人浑身都是凌厉的气息,可纤长浓密的睫毛轻颤,又多了几分脆弱和破碎感,杀戮之气和脆弱感交织在一起,组成复杂的矛盾美。

云九倾非但不怕,反而更喜欢了。

“滚!”

凤临渊豁然睁开了凤眸,一双墨色的瞳孔里满是凛冽的怒火。

看见面前额角处一大块黑红色的胎记的云九倾,他眼底掠过浓浓的厌恶。

他去找阴虎符时受伤,噬心毒又意外发作,逃到碧鸳楼的时候已是寸步难行,只能就地运功疗伤。

可这个丑女人,竟把他当成了小倌戏耍?

“小东西,长得真不错,也很有性格,姐姐喜欢!”

云九倾凤眸里满是惊喜,闪着灼人的亮光,她急促地呼吸着,低声哄道:“你一定是传说中的关雎公子吧?不如今晚就从了我,以后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凤临渊深邃狭长的眼眸里裹挟着疾风骤雨般的凌厉,连周围气温都骤然下降了几度:“本尊再说一次,要命就滚!”

又是一波毒性攻击,云九倾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她神色痛苦,失控地步朝着他走去:“滚不了了,不解毒我也是一个死!既然这样,还不如解毒!”

媚毒的效果已经来到了最高点,如果不尽快解毒,她恐怕人七窍流血而死......

为了保住小命儿,云九倾只能躲不起眼前这英俊矜贵公子了!

云九倾点了他的穴道,颤抖的小手儿摸上了凤临渊那完美结实的腹肌上。

凤临渊黑瞳紧缩,运功想要冲破她的束缚,一双凌厉凤眸中满是杀机:“丑女人,你找死!”

云九倾不管不顾地吻上了那菲薄好看的双唇,把他的怒火尽数咽下。

凤临渊虽然厌恶,可细密的吻落在身上,再加上云九倾的刻意挑弄,他的身体很快发生变化。

“你乖乖的,姐姐以后会好好对你的。”

一个时辰过后,云九倾脸颊红润,媚毒已解,浑身都是草莓般的印记。

而凤临渊眼底一片赤红,集中所有内力冲破了穴道的禁锢,脸色苍白地吐出一口鲜血。

他愤怒至极,冰凉的紧紧地掐住了云九倾的脖子,狭眸里是滔天杀气:“丑女人,你真该死!”

云九倾知他虚弱至极,一个手刀落下,那男人顿时晕了过去。

听着前院传来的吵闹声,云九倾眉头一拧,随手封了凤临渊的几处穴道,为他止住逆行的气血,又从头上拔下一根玉簪,塞到了他手里。

“小公子,姐姐有事先走了,这就当做你的酬劳吧!”

云九倾整理了一下衣衫,慌手慌脚地逃离了碧鸯楼。

凤临渊似乎还有意识,骨节分明的大手紧紧地握住了那根簪子,手臂上青筋暴起!

片刻之后,两个年轻侍卫寻了过来,看着花丛中的凤临渊大惊失色:“王爷,你怎么了?”

再看凤临渊衣衫不整,腰带凌乱,两人对视一眼,心惊胆战。

他们家王爷......该不会被哪个不开眼的畜生给睡了吧?

坏了,这下大夜国怕是要被闹个天翻地覆了!


云九倾躲过了碧鸯楼护卫和侯府侍卫的追击,一路回到了云侯府。

原主被如此害死,她得替原主报仇!

而且,除此之外,原主的祖父曾跟阴虎符有过接触,她得回去调查阴虎符是否在侯府!

毕竟,这可能是她重新回到华夏的唯一机会。

夜色四合,云侯府却灯火通明。

云九倾刚进门,一道水白色的清雅身影就大步走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那女子身后带着几个丫鬟护卫,众人看她的眼底满是鄙夷。

“云九倾,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跑去碧鸯楼同野男人苟合,现在竟还有脸回到侯府!”

云宝珠一脸正气,气势汹汹地看着云九倾,冷声骂道:“我若是你,就该一脖子吊死,也省的背负荡女的名声!”

她的人碧鸯楼扑了个空,不过,房间里满是媚香,看云九倾这精神奕奕的模样,必然找了男人解了媚毒。

云九倾脸色冰冷,凤眸中满是凌厉的杀机和嗜血的寒气:“送我去碧鸯楼的不是你吗?你这个坏人都没死,我怎么能死?”

“是我又如何?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云宝珠幸灾乐祸地看着云九倾脖子上的青紫痕迹,得意地道:“云九倾,被那些小倌睡的滋味不错吧?他们可是惯会伺候人的,必然知道如何让你高兴!”

“你对他们这么了解,一定是碧鸯楼的常客吧?”

云九倾勾唇一笑,身影鬼魅般地移动到了云宝珠身前,抬手重重地给了她一巴掌:“这一巴掌,是赏给你的!”

响亮的巴掌在院子里响起,云宝珠震惊地捂住了迅速肿起来的脸,怒道:“贱人,你竟敢打我!”

“打你又如何?”

云九倾冷眸中寒气凛然:“云宝珠,你做的那些事,迟早千百倍地报应在你身上!”

“报应?凭你三皇子妃的身份吗?”

云宝珠又气又怒:“你面貌丑陋就不说了,还残花败柳,你以为三皇子会娶你?”

说完,她逼近了云九倾,讥诮地在她耳边说道:“云九倾,我告诉你,今日之事,正是三皇子殿下的主意!”

云九倾早已知道了这些,她嗤笑一声,轻蔑地看着云宝珠道:“就凤墨初那草包,我还不愿意嫁呢。”

凤墨初空有其表,可性子鲁莽脑袋空空,又是个贪色好花之徒,根本不是云九倾的菜。

而且,她刚来这个新奇的大夜国,除了找回去的路之外,自然要开始绚丽璀璨的人生,怎能随便嫁人?

“三皇子矜贵无匹,才不是你说的草包!”

云宝珠眼底掠过狠色,蛇蝎般地盯着她,阴毒地道:“云九倾,你不过是一个臭爬虫罢了!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只能在侯府里腐烂!”

“是吗?”

云九倾唇角勾起薄凉的笑,眼神如同冰霜利刃:“云宝珠,等你的秘密泄露出去,你还能如现在这样猖狂?”

“什么秘密?”

云宝珠瞪大眼睛,有些惊慌地捏住了手指。

她的秘密可不少,难道被云九倾这个丑女人发现了?

看着云九倾眸底的冷漠和杀气,云宝珠莫名心慌。

昔日的云九倾胆小如鼠,被她和林氏打骂侮辱,欺压的连头都不敢抬,今日怎么突然变得这般强硬?

“云宝珠,你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两个月了吧?”

云九倾眼睛危险地眯起,如同淬了毒一般,直击云宝珠灵魂深处:“所以你才这么着急地想要破坏的我的婚事,想要嫁给凤墨初。”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