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到反派家族怎么破

穿越到反派家族怎么破

贤宝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书名:《穿越到反派家族怎么破》!这本穿书类反派养崽文,作者“贤宝宝”倾心创作完成的人气佳作,小说在网络上持续编写中,内容情感深刻真挚,姜蜜与崔景安是本书主人公,小说又名《穿书后我发现全家都是大反派》,故事情感主要表达了:一家子都是反派,而且还一个比一个想要弄死她;这可真是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姜蜜穿书反派文中,力求将一大家子反派带上正轨,拨乱反正,可三个崽崽和相公都想着弄死她,这可着实为她增添了不少麻烦,好在极品亲戚上门,她和相公崔景安终成一队人,一致对外。

主角:姜蜜,崔景安   更新:2022-07-15 2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蜜,崔景安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到反派家族怎么破》,由网络作家“贤宝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书名:《穿越到反派家族怎么破》!这本穿书类反派养崽文,作者“贤宝宝”倾心创作完成的人气佳作,小说在网络上持续编写中,内容情感深刻真挚,姜蜜与崔景安是本书主人公,小说又名《穿书后我发现全家都是大反派》,故事情感主要表达了:一家子都是反派,而且还一个比一个想要弄死她;这可真是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姜蜜穿书反派文中,力求将一大家子反派带上正轨,拨乱反正,可三个崽崽和相公都想着弄死她,这可着实为她增添了不少麻烦,好在极品亲戚上门,她和相公崔景安终成一队人,一致对外。

《穿越到反派家族怎么破》精彩片段

“她流了那么多血会不会死?”

“大姐,你傻啊,她死了就没人打我们了,要不我们挖个坑把她埋了吧。”

“嘘,还没咽气......”

姜蜜感觉眼睛也睁不开,边上有肥肉挤压的沉重感,她难受的睁开一道缝勉强视物,只见三个瘦小的身影。

姜蜜缝缝里的黑瞳仁都亮了。

竟然是孩子,末世最罕见的小生物,谁如果能生出一个孩子那将受到全基地的重视,谁若是白捡了一个孩子,那无疑是最幸运的幸运儿。

刚才她竟然看到了三个,一定要把他们捡回来!

姜蜜感受到脖子上的主动脉正在出血,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即便是身为基地科研室的研究员,在大波丧尸包围基地的时候,她也是需要战斗的,受伤乃常事。

她娴熟的运用自己的空间异能,拿出了他们科研室研究出来的黑科技止血药,抹上立即就能止血。

流血止住,姜蜜的脑仁也清醒了许多。

他们基地被一大波丧尸围攻,眼看基地就要失守,基地首领引爆了炸弹,而她正在炸弹的边上。

这是她意识消亡的最后一幕,满眼刺目的光。

那她现在是?

姜蜜看着眼前胖的和猪蹄一样的手,手指缝里还有黑泥,她嫌弃的皱了皱眉头。

脑仁一痛,随之记忆涌入脑海里。

她这是穿越了,成了大乾朝九里坡崔家的儿媳妇,也是富贵县元家管家崔景安的媳妇儿姜蜜,还有个俗名,姜二丫。

原主又胖又丑又懒,东边摸个瓜,西边偷个桃,几乎是九里坡鬼见愁。说起这婆娘,待自家孩子也不好,统共生了两女一儿,家里没有一日是不传出哭声来的。

三个孩子又开始低语了。

“怎么办,她不流血了。”略微遗憾的口气。

“要不我们帮帮她,碗是霖哥摔碎的,等下她好了肯定会打死他的。”

看着个头最矮的小女孩已经动作敏捷的捡了个碎瓷片,她步子稳稳的朝着姜蜜走去,准备一不做二不休。

“可是她是我们娘啊?”最大的女孩拦了一手。

但是小女孩面带狞色,一双清冷的凤眸里带着仇怨,“大姐你别仁慈了,我都偷听到她要跟人私奔,而且还和那个姘夫商量要害爹爹,把咱们三个都卖给人贩子,眼下咱们只有先下手为强了!”

私奔?姘夫?信息量有点大啊。

姜蜜的眼睛适应了一会儿光线,可以看到小女孩坚定执着的朝自己走来,她裸露在外的手臂上有斑驳的青紫,还有烫伤,伤口上都已经化脓了。

这些都是原主的杰作。

姜蜜若是旁观者她一定会赞同他们弑母,但是现在这个身体是她的,她不能坐以待毙,就在她琢磨着怎么能不伤害三个小家伙而躲开他们的攻击的时候。

门外突然响起木轱辘的声音。

“住手!”嗓音里带着威严。

“啪!”小女孩手里的碎瓷片就落在了地上,低着头委屈的喊了声,“爹。”

崔景安坐在轮椅上,他一头乌发只用一根木簪子简单的挽了个髻于头顶,后脑勺的一半头发如泼墨般披散在身后。

他人瞧着瘦削,但是一副清贵之态,一点都不像村里的汉子。

崔景安不日前被马车撞了所以不良于行,这轮椅也是元府老爷送来的,要不然他躺在床上无法动弹,姜蜜还不知道要怎么折磨他和三个孩子。

他狭长的黑眸不带一丝感情的扫了姜蜜一眼,随后眼神落在了三个孩子身上。

“胆子这般大,弑母的事都做的出来,跟我出来!”

三个孩子排成一排,委屈的低着头跟爹出去了。

屋里人已经走光了,姜蜜用所剩不多的力气费力的坐了起来,感觉浑身的肉都在抖动。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啪”的抽了自己的脸一下,就当是为三个孩子揍原主了。

她又试了试自己的空间,索性穿越了连带异能也带过来了。

又从中取出一支补血试剂,喝完后丢回了空间里。

这时就听隔壁传来了木棍打在皮肉上的声音,还有三个孩子求饶的声音。

“爹爹,我们知道错了。”

“爹爹我们也是怕她害死我们一家人。”

“我们下次不了。”

姜蜜记忆里崔静安和她几乎是相敬如冰,没想到教导孩子的品德他还是上心的。

这土墙胚果然不隔音,没一会儿连男人压抑的低语声都传来了,“何须你们动手,既然她被碎瓷片割了脖子,你们等着就是,爹没教导过你们做狠事就要做绝,万万不能留下把柄,你若是动手,仵作就会从她的尸体上发现两道割伤!”

姜蜜本来眯成缝缝的眼睛都瞪圆了。

好啊,原来姜还是老的辣,这崔景安有点东西!

既然他也想自己死,不如自己等歇会儿养足力气弄死他,再把三个孩子抢过来,自己好好养,免得给养歪了。

这时,姜蜜看到了一个土豆!

圆溜溜,黄心大土豆,连上面沾着的泥看着都万分亲切。

“咕咚!”姜蜜吞咽了口唾沫,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

她来自末世,她的空间里除了药最缺的就是食物,她有多少年没见过新鲜食物了,自从末世的一场红雨后,作物都没了,土地也被污染了。

姜蜜感觉有力气了一些,赶紧爬起来处理了这些土豆。

她躺着的地方就是灶房里,她琢磨了会儿打火石,动作娴熟的升火,然后刮光了厨房里仅剩不多的一点猪油。

没一会儿一盘香喷喷的炒土豆片就出锅了。

除此之外她还找到两个黑乎乎的馒头,一并热了热。

姜蜜坐在饭桌上,尝了一筷子炒土豆片的时候,两行热泪就顺着脸颊滑落。

有多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这时,香味又把三个小家伙给引了过来。

“咕噜~”他们站在门口肚子的叫声清晰的姜蜜都能听得见。

“你......”孩子们觉得诡异极了。

地上一地的碎瓷片,还有一大滩血,血迹都还没干涸呢,而姜蜜的脖子已经结痂了,伤口虽然狰狞,但是确实没有在淌血了。

而姜蜜正在啃着平日里她不屑的黑面馒头,吃着专属于他们的土豆。

“大姐,她把我们的吃的吃完了,我们吃什么啊,呜呜呜。”小一点的那个女孩子气得眼泪都流下来了。

大一点的女孩子瞧着十来岁,也紧紧的攥着手走到了姜蜜跟前,眼泪啪嗒啪嗒的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刚才小霖打碎碗的事儿,你要打打我,你别吃我们的土豆行不行,家里就那么点粮了。”

“打我吧,我打碎的碗。”小男孩也眼圈都红了,冲到了姜蜜的跟前,把手心已经摊开了,那手心里也是交错着的伤痕。

姜蜜吃着美味极了的炒土豆片,突然咽不下去了。

刚才他们爹打他们都没哭,现在就为了个土豆哭成这样......

难不成这里比末世的资源还匮乏?


姜蜜看着哭成泪人的小家伙,他们的小肩膀都是一抖一抖的。

她哪里还吃的下饭,赶紧离开饭桌蹲下来哄道:“乖乖,不哭,给你们吃都给你们吃还不行嘛,娘不吃了。”

说到“娘”这个字姜蜜的唇角都忍不住上扬,她也有三个宝宝了呢!虽然是有弑母之心,但也是形势所逼,这要在末世,圣母都是死的最早的。

三个孩子面面相觑,都默默的往后退了一步,身体抖得跟筛子一样。

她是又要打他们嘛?

姜蜜没想到自己好好的问个话能把他们给吓成这样,她飞快的转动自己的脑子,从记忆里搜寻到昨儿原主的娘来了,带了六个大鸡腿呢。

原主一口气吃了两个,还有四个被她藏起来了。

“你们等着啊!”姜蜜艰难的挪动着一身的肥肉,跑到了她自己的屋里去了。

灶房里,三个小家伙都默默的拉起了手。

“小霖,小水,等下娘拿到木棍打人你们就躲在我身后。”

“呜呜,大姐,你上次都被打折手臂了,娘会把你打坏吧。”

“让那个坏女人打我吧,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娃,她不会下死手的。”

姜蜜拿到了鸡腿,早就通过隔音不咋的的土墙听到了三个孩子恐惧的对话,她提着篮子,里面装的可是四个香喷喷的卤鸡腿。

哎,一时半会儿跟他们说她娘换了个芯子,怕也是不好接受的吧,等下就给他们一个惊喜好了!

但是她一出房门就迎面遇上了崔景安。

姜蜜聚光的小眼里也看清了他的模样。

剑眉星目,鼻若悬胆,若不是他脸上氤氲着翻腾的怒气给人一种骨子里发冷的压迫感,可谓模样秒杀末世之前的一众明星顶流。

一个想暗戳戳弄死他的人,太阴毒了,长得再好看也不行啊!

姜蜜鄙夷的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崔景安,她在末世学来的那一套杀人术,放倒他应该不难。

给了个不屑的眼神,姜蜜急着给孩子们送鸡腿去。

“姜氏,你够了!”崔景安冷眸直视着她,一双有力的手紧紧的扣着姜蜜的胳膊,手指白皙修长,就是瘦的骨节都瞧得见了。

姜蜜拉了一下胳膊发现拽不动,不耐烦的生气按住崔景安的肩头,想给他来一个过肩摔,但是崔景安稳如磐石。

“如果下次再让我瞧见你打孩子,不用孩子们动手,我亲自来!”赤.裸的警告如雷贯耳,他的手才缩了回去,嫌弃的在空中甩了几下。

姜蜜想到了这土墙不隔音,刚才那厮便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

“哼!”

姜蜜疑惑,自己过肩摔为什么摔不动他,不过还是冷傲的哼了一声,毕竟原主就是这副德行这样也不容易露陷。

她提着篮子进灶房,看到三张可怜兮兮的小脸,姜蜜又是乐开了花儿。

“来来来,吃鸡腿,是昨儿外婆送来的鸡腿......”姜蜜把崔景安给自己的那点儿不愉快给压了下去,挨个儿给孩子们分鸡腿了。

孩子们拿着鸡腿,都小心翼翼的,嘴唇嘬了嘬,没一个敢往嘴里放。

姜蜜的小小的眼睛里有着大大的疑惑,不过很快就想通了。

“都给我吃!不吃要打小屁股!”姜蜜学着原主的架势,故作凶巴巴的道。

三个孩子就要往嘴里塞去。

肉香味儿一个劲儿的往他们的鼻孔里钻,他们忍得也好辛苦,这大鸡腿可是只有姜蜜能吃的好东西,平时他们如果偷看她吃都会挨打。

可能今天太阳西边出来了。

但是鸡腿还没被孩子们塞入嘴里,突然出来一双手,就把鸡腿都扫落在地了。

“你想走随时可以走,你又搞什么花样,非要同孩子们过不去?”崔景安黑眸里翻涌着煞气,手重重的搭在轮椅上气得发抖。

他此生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听了父母的话,娶了姜蜜进门。

从成婚伊始,姜蜜还能装,加上岳母隔三差五的过来帮着干活日子还能过。但是大女儿出生后,姜蜜愈发的懒,懒得连床都不下,澡都不洗,每日就是吃吃吃。

他当管家一月二两的银子都堵不住她的嘴。

后面又被她设计下药生了一双儿女,本来以为她会为了自己这点月钱也待孩子好一些,直到他这次重伤回家修养,才知道他的孩子过得连路上的乞儿都不如。

他还知道,姜蜜和同村的男人有了首尾......

刚才孩子们想弑母,而她今日突然给孩子们吃大鸡腿,必然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兴许这大鸡腿里也是下了药的。

这么一想,崔景安出了一身冷汗,看向姜蜜的眼神里多了一股杀意。

“你干什么啊?浪费粮食!”姜蜜耳朵里已经听不进去任何的话了,只看到粮食被浪费了,这么珍贵的东西。

她恰好的趴下捡鸡腿,错过了崔景安眼里的杀意。

在崔景安错愕的眼神下,就瞧见姜蜜将三个大鸡腿捡起来拍了拍什么的土,然后把一个土沾的最多的放进自己的嘴里嚼着。

无毒?

崔景安眼里杀意淡去,取代的是疑惑。

姜蜜一边吃鸡腿,一边倒了凉开水给剩下的两个大鸡腿过了一遍水,然后把篮子里的最后一个大鸡腿拿了出来。

“好了,一人一个。”姜蜜带着慈爱的目光看着三个娃。

然后滚圆的脸上唯独有点清秀意味儿的柳眉一竖,瞪着崔景安道:“你再把他们的鸡腿打掉,我都把你的头拧下来。”

姜蜜咬着嘴里的鸡腿,这鲜美的肉,和她吃的冰冻几十年的僵尸肉的口感就是不一样。

崔景安一双凤眸还是冷冷的看着她。

总觉得这个女人有些不同了,还是那般的凶巴巴,但是就是不同。

姜蜜满足的嚼着肉,看到崔景安还在看她,就站起身直接把他丢出了门外,车轱辘停不下来,崔景安的轮椅一直朝着大开院门滑去。

“姜氏,你敢......”崔景安脖子上的青筋都凸起了!

“滚吧你,好好吃点东西还要被你搅了性子。”

姜蜜折了回来,充满爱意的摸了摸三个小家伙的脑袋,“你们可都是我的宝贝,吃吧吃吧,吃完不够饱这个也是你们的,可不许哭了!”

姜蜜大度的将炒土豆片和黑馒头朝三个孩子站着的方向推了推。

三个孩子都不敢再吃了,也不敢说话。

“爹......他......”最大的女孩子开口,朝院子外看了好几眼。

“不用管他,浪费粮食的人就要得到惩罚。”姜蜜说着眉心都皱了起来。


崔景安的轮椅轱辘一直滑到了院门口,然后他伸手拉住了院门才没被推出去,他用力抓着大门的手指都发白了。

一身怒意早就被姜蜜给点燃,黑眸里翻滚着云云怒火,几乎要将他的理智都给淹没。

往日只不喜她,今日是憎恶她,竟敢如此欺他,辱他!

若有合适时机,定斩不饶!

“爹爹,你没事儿吧。”

“爹爹我们不吃了,她欺负你我们就不要这个娘了。”

“呜呜,爹爹!”

三个小家伙就围在了崔景安的轮椅边上。

姜蜜看着桌上香喷喷的大鸡腿还有炒土豆片,抿了抿嘴皮子,想想原主怎么待孩子的,孩子们黏崔景安倒也正常。

不过往后踹了崔景安这个阴毒的,她也得把这三个孩子都拐走!

孩子们把崔景安的轮椅拉住停好。

崔景安眼里的疯狂散去,黑眸沉静的看着三个孩子,呵斥道:“崔若柳!崔允霖!崔若水!谁让你们出来的,回去把鸡腿和土豆吃完,没吃饱不许出来。”

三个孩子眼底眸光闪动,爹爹是生怕他们吃不饱挨饿......

虽说挨训了,但是三个孩子乖巧的回灶房里吃鸡腿了,只有姜蜜站在原地,脑子里都是嗡嗡的。

心里喃喃念叨着,崔若水......崔若水。

这不是她在末世闲暇的时候看的小说里的女配嘛,末世小说作者倒是成了一个热门职业,在末世物质匮乏,小说堪比精神粮食,给大家构建美好的精神世界。

可她这是穿书了!

仔细回想那本小说里的内容,她眼神发直。

因为崔若水是最大的恶毒女配,貌若西施,心如蛇蝎,对其家人也有阐述。

其父崔景安当朝宰相,其姐是皇帝身边的第一女官,还是权倾朝野的安南王的女人,其兄是铁骑小将军,率十万大军御敌无数。

可这一家四口在书里都是反派啊,善弄权势,杀人如麻,以权谋私,最后被男女主一起歼灭了。

其父崔景安最后还谋反了,还只差一步就登上大宝。

姜蜜嘴角抽抽,她竟然穿成了反派的早逝恶毒娘,未来宰相的早逝妻。

老天爷送她过来是让她再死一次的嘛?

姜蜜攥起了拳头,我命由我不由天,既然是她顶替了这个芯子,必然要好好的活下去。去她娘的反派,她要把三个孩子都教成主角,他们是她姜蜜的孩子,这一世必然得自带光环,无忧无虑的长大!

崔景安看着姜蜜的眼神先是发懵,后是发狠,最后又是一眼光亮,像是眼里揉进了无数碎了的星光一般。

这个女人,有问题。

“崔大哥——”一个小厮打扮的小子提着食盒准时的出现在崔家门口,瞧见崔景安被推到院门口,登时就怒了。

那小子指着姜蜜就骂:“你这女人就不能对崔大哥好一点嘛,崔大哥当管家那会儿不都是每个月给你二两银子花,现在他落难了,你就这般对他?”

姜蜜被一骂,小肉眼睛一转,不耐烦道:“要你管!”

他还想弄死自己呢,自己只是小小的教训他一下。

她扭身就走,反正原主就是这德行。

“小五,算了。”崔景安抬手握住了那小子的胳膊。

“崔大哥你就是性子太好了,才被这恶妇捏在手中了。”小五忿忿不平的把崔景安推到院子中间阳光最好的位置,一边把食盒里的东西给摆出来,只是简单的一碗饭,还有豆腐白菜,素的不行,上面丁点油花也没有。

小五挠了挠脸,似有些愧疚道:“崔大哥,我昨天在院子里洒水,地面没干让黄姨娘摔倒扭了脚,管事的扣了我五十文钱,只能买菜的钱里省一省,你的药钱省不了。”

“谢谢你,小五。”崔景安眸色深深的看着小五。

落难时方知情义,想到他的父母兄弟听说他被马车撞了今生可能站不起来了,就再也没来过,只有小五每日都会抽空来一趟。

这时,屋里丢出来一根鸡腿骨头,还有姜蜜不善的眼神。

小五又被激怒了。

崔景安再次拉他,“留着她能解决孩子的温饱也行。”

小五好歹是没再说什么,他一日只能出来一趟,等崔景安吃完后他收拾了食盒就回去了,还留了个黑乎乎的馒头是给崔景安晚上吃的。

灶房里。

姜蜜看三个孩子吃饱了,吃得满嘴流油的。

她用胖乎乎跟木槌一样的胳膊杵着下巴,对三个小家伙真诚的说道:“娘是不是变好了,对你们比平时好很多,有没有?”

三个小家伙相视一眼,摇摇头又点点头又摇摇头。

姜蜜看着三个小家伙有些脏兮兮的,但是想到书里他们可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而且崔氏一门最出名的就是他们姣好的容颜。

想到三个小家伙以后会被她养得越来越好看,姜蜜对养孩子又多了些趣味儿。

“等会儿娘烧水给你们洗澡。”姜蜜眨巴着绿豆眼,盛情邀请着他们道。

至于姜蜜说的洗澡,他们不约而同想到了爹爹之前要给他们洗澡,被姜蜜吵了三天,说村里的孩子哪个不脏,给他们洗澡还不如给菜浇水,好歹还能长个一截。

给他们洗澡浪费水,浪费柴火。

三个孩子都觉得他们是不配洗澡的,乍一听洗澡这个词,他们都有些渴望。

“娘,我们真的可以洗澡吗?”身为大姐的崔若柳问道,她都八岁了,记忆里都没洗澡这回事儿。

身上臭和身上痒都是靠忍一忍的,忍过去就好了。

“可以!”姜蜜笃定的道:“洗干净了就能和娘一块儿睡觉了!”

崔若柳惊恐的摇摇头,崔允霖和崔若水也是讪讪一笑,三个孩子得出一个结论,“要不我们还是不洗了吧......”

姜蜜耷拉了眼皮子,她是豺狼,是虎豹吗?

不过由不得这三个小家伙,姜蜜煮了一大锅热水,兑得不温不热的,就先把崔若柳和崔若水给摁进了澡盆子里。

两个闺女先洗。

俩孩子光溜溜的在桶里坐着,对接下来要干啥一无所知。

姜蜜捞起若柳泡的差不多的胳膊,给她们示范一下,“就这样搓圈圈,把泥都给搓下来,你们相互搓搓,娘也给你们搓搓。”

若柳和若水看着她们身上搓下来好多的泥,还漂浮在水盆里,两个小家伙都嫌弃的把自己的脸皱成老菜帮子一般。

而姜蜜宛如没瞧见,还在认真的帮她们搓泥,累的都出了一头的汗。

两姐妹都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一句话,这还是她们的娘吗?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