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我想要个孩子

我想要个孩子

南锦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棠为了能够嫁给薄厉宸,她可谓是用尽了所有手段,到最后,女人终于如愿以偿,然而她却没有获得想要的幸福,不仅如此,男人甚至反而因此恨上了她,恨她强行霸占了他白月光的位置。为此婚后,他给她无尽的羞辱,让她整日生不如死……

主角:顾棠,薄厉宸,阮檬   更新:2022-07-15 22: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棠,薄厉宸,阮檬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想要个孩子》,由网络作家“南锦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棠为了能够嫁给薄厉宸,她可谓是用尽了所有手段,到最后,女人终于如愿以偿,然而她却没有获得想要的幸福,不仅如此,男人甚至反而因此恨上了她,恨她强行霸占了他白月光的位置。为此婚后,他给她无尽的羞辱,让她整日生不如死……

《我想要个孩子》精彩片段

轰隆隆!

外边电闪雷鸣。

门被哐当推开,进来的男人身材挺拔颀长,黑色的西装上沾了一层的雨水,整个人看着更加寒沉。

“你回来了?”

门咻然窜进的冷风,让原本窝在沙发上的顾棠陡然清醒,她下意识迎过去,可欢喜还没等露出,就被捏住下颚。

男人的手冰凉,锢住她的下颚,隽冷凛寒的眉眼微眯,低头像是在辨认什么,他的眸色比平日还要浓,薄唇紧抿着,看着跟平时无异,只是——

“你喝醉了?”顾棠下意识问,可下一秒,她下颌被狠狠捏起,被迫仰头看着他。

那一身浓烈的酒味里,似乎隐约混杂了点香水的味道,那是女人身上的香水味。

她眼眶微微酸涩,可还是仰头逼回眼泪,笑道:“你是不是忘记了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了。”

“今天都是我亲手做的菜呢,你要是......”可笑容只扬起两三分,骤然僵住。

薄厉宸薄唇微启,扯出一个近乎凉薄的弧度,嗓音更为沙哑,“顾棠......?”

而后厌憎的撇开她的下颌,喉咙溢出几分冷声,越过她径直进去。

哪怕他们结婚四年,同床共枕了整整四年,可过的日子却止步于‘相敬如冰’。

薄厉宸恨她,恨到甚至都不想碰她,她很早就知道。

眼眶酸胀的厉害,顾棠回头看了一眼,那满桌子的菜,被热了三四次之后,早就变的软踏踏的不能吃了。

顾棠咬紧下唇,垂着的手掐紧了,才把那股酸胀压回去,径直上楼。

屋内漆黑,电闪雷鸣交替的光打在薄厉宸的脸上,让他原本就俊沉完美的脸,看着愈加的锋利凉薄。

“厉宸。”她低声叫道。

可床上的人却眼睛紧阖,已然睡熟。

“厉宸,我......想要个孩子。”她像是下了最后的决心,声音轻缓却又极其坚定。

人人都歆羡她嫁给了薄氏掌权人,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结婚四年依旧没孩子,可谁也不知道,薄厉宸根本不碰她!

四年下来,碰她的次数屈指可数!

终其原因,不过就是因为......

原本沉睡的男人忽然翻身,扣紧她的手腕,狎昵的低头蹭着她的脸颊。

他带着寒气的唇轻轻地咬过她的脖颈,细致又温柔,像是对待掌心的宝贝一样。

“厉宸。”她脖颈微扬,忍不住轻声叫道。

她下意识伸手抱住他,却听到他低沉近乎呢喃的声音。

“檬檬。”

嗓音温缓,像是从舌尖缱绻出来最温柔的音调,像是对待真正的稀世珍宝。

那嗓音温柔,从他沙哑的喉咙再度溢出,“檬檬。”

像是一盆冷水骤然泼下。

所有的情绪热意顿时消退,她悬在半空的手逐渐的蜷紧,眼眶酸胀,咬牙道:“厉宸,我是顾棠。”

这句话,像是劈开最后的平静。

原本埋在她脖颈处的人忽然抬头,狭长的眼微微眯着像是在辨认什么。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

短暂的照亮了两个人的脸。

更是让她看清楚了,眼前的男人脸色怎么骤然变的阴沉难看的,单手紧紧地锢住她的两只手按在头顶上,低头带着几分寒戾压迫道:“怎么是你?”

眼底的厌憎不加遮掩。

就连声音都带着难掩的憎恶,紧跟着冷笑,“借醉爬床,你堂堂阮大小姐用起来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倒是顺手。”

“今天可不到时候。”

他的五官俊秀完美,可如今这张脸上却只剩下了讥讽和憎恶,似乎多看她一秒都是恶心。

顾棠仰头怔怔的看着他,哪怕屋内灯光昏暗,可她照旧能描绘出来眼前男人的样子。

因为这是这么多年来,她一点点刻画到骨子里的人。

“厉宸,我想要一个孩子。”

“孩子?”像是听到什么笑话,薄厉宸微微偏头,毫无眷恋的抽身起来,居高临下的俯瞰她,“就凭你?”

“你这样的人,怎么配有我的孩子。”

他才准备出去,却被拉住衣服,顾棠眼眶酸的发疼,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蓄着的泪水会止不住的滚下去。

手紧紧地攥着他的衣服下摆,泪水隐忍着,逼的她的眼圈看着更红,“我想要一个孩子。”

似乎兜兜转的,她只剩下了这么一句话,也是她所有的执念。

“顾棠。”薄厉宸顿住脚步,俯身望着她,捏住她的下颚,残忍的一字一句的说。

“当初你爬上我的床逼我结婚,让檬檬到现在都没名分,你配么?”

她下意识想躲,却被那冰寒的指骨攥的紧紧地,“你设计推她下楼,让她伤及根本,流了孩子还被迫切除子宫,你配吗?”

“孩子?”薄厉宸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凉薄的眼里更添几分阴冷,“我的孩子只能是檬檬生。”

豆大滚烫的眼泪啪嗒落下。

无声息的,直接滚到他的手背上,咻然烫的手背一疼。

薄厉宸眉头紧皱,低头看着她,她咬紧下唇,眼泪把妆容打花,有些惨不忍睹的狼狈,可她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那滚烫的泪水止不住的落下。

一滴滴的。

顾棠尖瘦的脸更为苍白,死死地攥着他的衣服,低声道:“厉宸,我疼......”

薄厉寒微怔,手背上像是被灼出几个口子,薄唇紧绷成一条直线,喉结上下滚动。

可没等说话,旁边的手机嗡嗡震动起来。

接通那边是带着几分哭腔的声音,“厉宸,你现在在哪,我好疼啊,但是我不敢出去。”

“你能过来吗?”

那边声音娇软,带着独特的哭腔。

薄厉宸原本晃动的心思霎时冷住,眉头紧皱,毫无眷恋的抽出手,沉声问:“怎么回事?”

他锋利薄寒的眉眼都带着几分焦急,连声音都是罕见的温柔耐心,“别怕,我现在就过去。”

说完,他冷漠的转身离开。


“厉宸......”

顾棠脸色苍白,可话没说完,就听到哐!的关门声。

她疼的后背被汗水浸透,一阵阵的卷痛像是密密麻麻的针扎一样,疼的哆嗦。

放在床上的手机嗡嗡锲而不舍的响起。

接通,那边是熟悉的声音,带着几分讥讽,“听说今天是你跟厉宸的结婚纪念日,那可真不巧,他要来陪我了。”

顾棠攥紧了手机,疼痛迫使她不得不微微蜷身,咬牙道:“阮檬,你到底想做什么?”

从她结婚后,这种‘争宠’的手段从不停歇,可更嘲讽的是,同样的手段却次次管用。

电话那边忽然轻笑起来,“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想让你离婚了,这么久了,你怎么就认不清楚你的地位呢。”

“你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着急找我吗,因为我跟他说,断电了,我磕到脚了有点怕。”

电话那边每个字都像是刀锋,狠狠地刺上来。

这种疼,竟是比腹部的卷痛还要猛烈。

疼的她眼前眩晕,疼的她忍不住干呕了几声,可电话那边的声音却陡然的尖利起来。

“你怀孕了?”那边阮檬尖声质问,带着几分气急败坏的冷笑:“我被你害的子宫切除了,你还想做妈妈?”

“你怀孕也好,你不会不知道薄厉宸早就给你买了巨额的人身保险吧,并且他还说......”那边声音故意放慢,极尽恶毒。

“他说,就算你生了孩子,也会直接抱来放在我名下,你充其量只是个生孩子的容器而已。”

字字如同雷声轰隆落下,震的她心头发颤。

“阮檬!”顾棠咬紧牙关,厉声道:“我跟他才是法律承认的夫妻,你觉得真打官司的话,你能赢?”

可这些话却丝毫不起作用,因为电话那边顿了顿,忽然讥嘲的笑起来,“你还当自己是那个顾大小姐呢,你该不会不知道厉宸准备收并顾氏了吧。”

“不可能!”顾棠下意识道。

怎么可能!

当初薄家父母双双车祸离世,只剩下薄厉宸一人,是顾氏做了支持他的第一人,而她更是搭上了自己的青春和婚姻,一步步陪着他,见证他从微末到如今的巨鳄新贵。

哪怕这场婚姻他不情愿,哪怕是她鬼迷心窍动了点手段,可顾氏的帮忙是实打实的,他怎么会,怎么敢?!

“怎么不可能。”电话那边有些不耐烦的打断,嗤讽,“你要不信可以自己去查,你以为之前顾氏遭遇的股份大跌真的是巧合吗,那是厉宸为了让我成为薄太太而清的路。”

电话啪的挂断。

刚才的每个字,都像是砸下来的惊天霹雳,她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可本能的却又觉得......或许是真的呢。

顾棠攥着手机的手冰凉,手指绷紧有些轻微的颤抖。

迟疑了许久重新拨通薄厉宸的电话,可电话嘟嘟了几声,却直接被挂断。

她再打通陆厉宸助理电话的时候,那边接通,“顾小姐?”

原先没感觉出来差别,可现在细枝末节都觉得是嘲讽,结婚四年,陆氏的人从来都只叫她‘顾小姐’,而不是‘薄太太’。

“我想问你点事情。”顾棠微微仰头,把眼泪逼回去,轻声道,“前几天顾氏损失的那几单,是不是厉宸做的?”

她问完之后,手猛然攥紧,心脏也像是被悬在了喉咙。

可一分一秒......逐渐冷了下来......

电话那边迟疑了许久,才轻声说:“抱歉,顾小姐,这是关于商业机密的事情,我这边实在没法说。”

这稍微调查一下就能查到的事情,怎么就成了商业机密。

顾棠眼泪啪嗒滚了下来,声音带着几分哭过的沙哑,低声说:“好,我知道了,谢谢。”

电话挂断,那股疼痛像是翻天覆地的席卷而来。

她勉强撑着起身,光着脚踉跄的往客厅走去,那边是刚才阮檬提到过的,所谓的巨额保险的东西。

那是她最后一根稻草。

是她给自己最后一个相信他的机会。

客厅桌子的第二层抽屉里,果然是有一份入险的保单。

顾棠都没发现自己的脸色到底是多么的苍白,像是一张寡白的纸张,她捏着保单的手颤的也厉害,一点点的抽出来打开。

啪嗒!

豆大的眼泪滚上,直接把上边的字体全都打湿了。

上边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

受益人:薄厉宸。

果然!

果然阮檬没有撒谎,那......那孩子的事情......

眼前一阵眩晕,顾棠踉跄跌到地上,用尽最后力气打通了急救电话,声音细弱的几乎听不到:“救我,拜托。”

意识忽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无尽的黑暗里,她仿佛看到了年少时候的薄厉宸,冷漠的看着他,眼里是不加遮掩的厌恶。

又看到了婚礼上,他一身西装,却冷漠的像是参加葬礼,在交换戒指的时候,他却侧了侧头,对着旁边忽然露出第一个笑容,那笑容罕见的温暖宠溺。

可对着的,却是阮檬。

......

另一边。

外边下起磅礴大雨。

手机嗡嗡的响起来,薄厉宸一脚踩下刹车,垂眼看着手机来电陷入安静,却没接通的意思。

第二遍,第三遍......一直到手机安静下来,车内才恢复静寂。

他攥紧了方向盘,车子准备掉头的时候,又一个电话打进来。

电话那边是阮檬的声音,带着几分明显的哭腔,“厉宸,你还没来吗,怎么办,我刚才想自己修修电,可没想到从楼梯上滚下来了。”

“我找不到医药箱,腿在流血,我好害怕,你什么时候能来。”

原本掉头的车重新停下。

薄厉宸看向车窗外的雨,雨水大到像是拿着盆往车上倒水一样,一遍遍洗刷着车窗。

而电话那边的哭腔更浓更委屈,“厉宸,你在听吗?”

他喉结滚动,喉咙微微有些沙哑,“我马上就到了。”

猛然踩下油门,径直冲着刚才的路过去。


医院内,一阵低声窃窃私语。

“不会吧,可这不就是薄太太吗,那薄总是带谁来看病的啊,听说......”

顾棠耳边嗡嗡的,隐约听到断断续续的话,却不真切。

薄......薄厉宸?

她撑着眼皮试图起身,可扯动的却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顾小姐。”小护士急忙上前,轻轻地拍打她的背部。

满屋子的刺白和消毒水味道,顾棠怔松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是在医院里,她开口,声音却嘶哑干涸,“有谁来过吗?”

心底隐约怀着最后点念想,或许......或许薄厉宸回来了呢,或许是他把自己送进来的呢。

可小护士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复杂奇怪,迟疑了许久轻声说:“没有。”

心底咻然沉下。

手机嗡嗡震动起来。

来电显示依旧是明晃晃的‘阮檬’两个字,嚣张的甚至连换号都省下了。

“顾小姐,你电话。”小护士换药的时候,提醒道。

手机已经震动了三次了,还是锲而不舍。

“嗯。”顾棠接通,电话那边果然是熟悉的声音,只是这一次带着几分更浓的不怀好意。

“顾棠,你说巧不巧,我腿被划伤了厉宸陪我来医院,结果就发现你也住院了。”电话那边声音讥讽,“并且,你们顾家今天就要没了。”

电话那边只说完这些就挂断。

顾棠心里猛然一紧,本能想反驳,可潜意识却又觉得......心底更是沉了几分。

她攥紧手机打通家里的电话,一接通那边是妈妈沙哑的哭腔,“棠棠啊。”

“妈,顾氏是不是出事了?”她攥着手机的指骨绷紧,问。

电话那边的抽噎声更重,可紧跟着却被夺走换了个人,是个低沉沙哑的男声,是她爸爸。

“没事,资金周转已经解决了,倒是你,年纪不小了,抓紧跟厉宸生个孩子。”

“嗯,会的。”她一眨眼,眼泪止不住滚下来,心口疼的一抽一抽的。

旁边小护士惊呼,“顾小姐,您要做什么?”

顾棠直接拔下手上的针头,勉强撑着起身,笑了笑,“出去见个朋友,马上回来。”

“对了。”她偏头看向小护士,本来巴掌大的脸如今看着更为苍白,“是不是薄厉宸带了个女人在隔壁看病,叫阮檬?”

小护士紧紧抿嘴没说话,但是却不言而喻。

果然。

心底像是被什么撕裂了一样的疼。

她想扯出无所谓的笑容,可越是扯,眼眶越是酸涩的厉害,最后干脆什么都没说,直接冲着那边过去。

结婚四年,整整四年的时间,外边人人都知道有个薄太太,却罕少有人提起,倒是更多人津津乐道薄总身边的红颜知己阮檬。

多么嘲讽。

隔壁VIP病房内,果然是看到阮檬在那边。

长直发散在肩膀上,看着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可一回头柔美的脸上却带着几分的阴翳。

“你果然来了。”阮檬冷笑,“四年的时间还不够你清醒的吗,是不是等着整个顾家都破败了你才甘心?”

“你三番五次的找我不就是为了薄太太的位子。”顾棠平静的开口,唯独垂着的手紧紧地掐着,“可我不同意离婚的话,你又算什么?”

她视线止不住落在阮檬的腿上,什么伤口,什么腿伤,不过就是用几个创可贴贴住的小伤口。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伤口能让薄厉宸慌了神。

像是戳中了阮檬的痛点,她的表情变得更加狰狞,扬起手机冷声说:“你以为你不同意就没事了吗,你看清楚了,今天之后顾氏就归并破产了。”

“并且......”阮檬凑上前来,每个字都带着极尽的恶毒,“你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这么着急收并顾氏吗,是因为......你不识趣,不肯离婚。”

后边的字,字字恶毒讥冷。

手机上摆着的赫然是股份转移的相关照片。

每一样都像是重磅狠狠地砸下,砸的她心口骤疼,本能想要反驳,可喉咙竟是发干发涩,像是被什么紧扼住。

阮檬尤嫌不够,低头更是恶毒的说:“他还说了,如果不是看你有用的份上,跟你做.爱都是一种恶心。”

啪!

清脆的响声。

顾棠扬起的手狠狠落下,手掌心都震的发颤。

“你打我?”阮檬怔了会,脸上的情绪变的扭曲,“你不信你去问,他本来娶你就是为了弄垮顾家,然后名正言顺给我铺路!”

“闭嘴!”顾棠咬牙怒叱,微微仰头逼回眼泪,哪怕狼狈不堪可下巴还是倨着,“你算个什么东西。”

她眼眶酸胀的厉害,扬手想落下。

可眼前本来面色讥讽扭曲的阮檬却忽然脸色一变,捂着脸后退几步,狠狠地撞到桌子上,打翻了上边的杯子,而她也顺势躺在玻璃渣中。

一切发生的太快,只见地上的人手臂被玻璃割的血肉模糊,还在捂着脸柔弱的哭,“别打我,求求你,顾小姐别打我。”

这一变故让顾棠心里陡然一沉,可没等收回扬起的手,就听到门口一声沉沉厉斥,“你在做什么!”

薄厉宸大步进来,脸色俊沉覆着一层薄寒,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怒喝,“顾棠,你疯了!”

冰冷的手锢住她的手腕,然后狠狠甩开。

那股力道让她止不住后撤几步,跌到地上,掌心被玻璃渣刺穿,鲜血顿流。

“薄厉宸。”她眼泪硬生生忍住,抬头看向眼前的男人,咬牙,“不是我。”

“不是你?”薄厉宸心疼的把地上的阮棠抱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不加遮掩的怒目和厌憎,“不是你的话,难不成是她自己自导自演?”

“顾棠。”他的声音骤寒,字字都带着冰冷的寒彻,“没想到你这么容不下她,今天如果不是我来的及时,你是不是想直接杀了她?”

“我没想到你会那么恶毒。”薄厉宸闪过浓浓的厌恶和憎恨,冷声说:“既然如此,那就......”

顿了顿,后边的字更冷更重的狠狠砸下。

“离婚。”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