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战少夫人娶一送一

战少夫人娶一送一

橘子不酸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乔伊夏与战尘爵的婚姻,是双方家族一手包办的,不仅如此,女人甚至还带着一个拖油瓶,这让他成为了全城人的笑柄。他因此而厌恶她记恨她,可谁知每次见到她,他却会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他为此而烦躁不已,直至他得知了五年前的那个秘密。

主角:乔伊夏,战尘爵   更新:2022-07-15 22: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伊夏,战尘爵 的女频言情小说《战少夫人娶一送一》,由网络作家“橘子不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乔伊夏与战尘爵的婚姻,是双方家族一手包办的,不仅如此,女人甚至还带着一个拖油瓶,这让他成为了全城人的笑柄。他因此而厌恶她记恨她,可谁知每次见到她,他却会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他为此而烦躁不已,直至他得知了五年前的那个秘密。

《战少夫人娶一送一》精彩片段

“你干什么?”

昏暗的房间里,战尘爵隐隐能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对他动手动脚。

“大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乔伊夏一边略带歉意的说着,一边伸手抽开了他的衣物。

也不知道喝了什么不该喝的东西,热的她快爆炸了。

“少跟我说些不现实的,女人,我命令你即刻离开,要不然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战尘爵气的咬牙切齿。

他向来对异性厌恶不已,也不知道今天倒了什么霉,在酒店的走廊里就被这个女人从后面抱住拖进了房间。

随后她便关了灯,将他按到床上......

要不是他的手臂中了子弹,他非得掐死她!

“现实的?放心,我懂,懂......好处少不了你的。”

知道他要钱,乔伊夏也就没什么负罪感了。

双手像是着了火,解开他的衬衫......

过后。

乔伊夏终于好多了,男人也没了声响。

她也不敢打开灯,虽说这是她的第一次,但却是极其荒唐的一夜,彼此都不认识,都忘了才是最好的选择。

她从包里摸出了一把票子放在床头,穿好衣服就套一样出了门。

......

五年后。

乔伊夏正窝在沙发上打游戏,她妈刘香云便拎着大包小包的走了过来。

喜笑颜开的道:“宝贝女儿,你快看看,妈妈给你买了好多的漂亮的衣服和鞋子,晚上你要去见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乔伊夏头都没抬一下,无奈的道:“妈,我这都相了十八个男人了,再相下去,我就要得厌男症了,您老容我缓缓成不成?”

五年前,她发现自己怀孕后,就去了国外。

这才回来不过三天,她的母上大人就给她安排了十几个男人,是多怕她嫁不出去啊?

“不能缓啊宝贝,你今晚要见的男人可是战尘爵,战尘爵啊宝贝!”

战尘爵?

乔伊夏不可置信的看了她妈一眼,“你开什么玩笑?战尘爵那是我能肖想的吗?”

战家是华都第一大家族,战尘爵则是战家的掌权人。

商界的霸主,颜值界的天花板,众多名媛触不可及的顶级男神。

而她则是一个除了长得好看以外,就没有任何优点了的女人,配不上人家滴!

更何况她还带着一个四岁的儿子。

除非战尘爵疯了,十八岁的少女不要,找她这个半小徐娘。

“宝贝儿怎么能这么妄自菲薄呢,你容貌倾城又是国外名牌大学归来的研究生,足以配的上天下最优秀的男人。

至于我的大外孙,谁娶了你白送他一个天才儿子,他就偷笑吧。”

在刘香云心里,她的宝贝女儿就是深海的珍珠,天上的月,没有任何女人可以比拟。

“妈,别人是偷笑了,可你的大外孙才四岁,你就迫不及待地给他找个后爹,他不该偷哭了吗?”

说着,乔伊夏还给她身旁正在喝牛奶的乔煜言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撒娇卖萌装可怜。

可乔煜言根本就不买帐,奶声奶气的道:“妈咪,我也觉得你该嫁人了,你都24岁了唉,再不嫁人就成老姑娘了。

要是你一辈子都嫁不出去,别人就会说是我这个小拖油瓶害你的,你能找个男人幸福的过一生,才是我最大的愿望呀!

放心吧妈咪,我不会哭的,我只会是你坚强的后盾,无论你嫁给谁我都支持你,谁要敢欺负你,我就用小拳拳捶死他!”

突然,乔伊夏就破防了,鼻子酸酸的。

当年她顶着那么多流言蜚语生下儿子,不过是不忍扼杀一条小生命。

却不曾想,他成长为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小太阳,暖她寒冬,温她心田。

她摸了摸他头,柔声道:“你才不是拖油瓶,你是妈咪用半条命换来的宝贝。

而且妈咪不需要男人,妈咪自己会开车会做饭还会挣钱,男人对妈咪来说就是累赘,妈咪有言言就够了。”

乔煜言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口就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

“可晚上这个人夏夏不得不见。”

随后一个年迈的老者拄着拐棍走了进来。

“爷爷,您怎么来了?”

乔伊夏赶忙扶他坐到了沙发上。

乔老爷子叹了一口气,缓缓道:“我知道你无心嫁人,你妈肯定说不动你,所以我才特意过来恳求你。”

乔伊夏微怔,“爷爷您这话说的太严重了,难道你们还真让我和战尘爵相亲?”

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应该说是自取其辱更贴切一些。

乔老爷子摇了摇头,“不是相亲,是定亲,然后择日成婚。”

“什么?”

要说刚才乔伊夏是脑子发懵,这会她的脑子就是直接死机了。

乔家在华都只不过是个二流世家,而且现在当家作主的还是她的大伯。

她和那个天之骄子的煞神战尘爵更连面都没见过,他为什么会愿意娶她?

退一万步讲,就算联姻也该找她堂姐乔羽慧。

这事太蹊跷了。

乔老爷子仿佛看出了她的疑惑,道:“我年轻的时候救过战老爷子一命,他为了感激就给两家的孙子辈定了娃娃亲。

这战家大少战尘霆比你和羽慧大了将近十岁,年纪上不合适,所以当年他结婚的时候两家都无人提起这事。

二少战尘宇又是个流连花丛的不婚主义浪子,自然跟咱乔家也结不了亲。

所以就只剩下三少战尘爵了,他今年27岁,正是该娶妻的年纪,战夫人又急于抱孙子,知道你回来了,便派人来提了当年的娃娃亲,她的意思是你们俩越快结婚越好。”

乔伊夏总算明白了其中的原委,可却更迷惑了。

“爷爷,那战家不应该娶羽慧姐进门吗?您为什么要让我去见?”

就算是论资排辈也轮不到她呀。

难道是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战尘爵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疾,乔羽慧不愿意嫁,就让她顶替过去当炮灰?

乔老爷子苦笑道:“羽慧是咱们乔家的大小姐,按理说是应该她嫁过去,为此你大伯母还特意去了战家一趟,可战夫人却说她的三儿媳妇非你不可。我还纳闷着呢,是不是夏夏你和战夫人认识?”

“不认识啊。”乔伊夏的确只在杂志上看到过那个精致优雅的贵夫人,“但是爷爷,我不想嫁人,更不想嫁到高门大户去。”

豪门的媳妇难当,她这辈子只想当个咸鱼带着儿子安安稳稳的过一生。

乔老爷子摘掉了老花镜,揉了揉浑浊的双眼,“所以爷爷才要恳求你,咱们乔家的生意,这几年都属于亏损状态,若再不找个大树抱着,用不了多久就要破产了......”

他20岁白手起家,几经波折才开了建材厂,一步步发展到了上市集团。

要是就这么倒了,他死不瞑目。

乔伊夏心一凉,露出一个冷笑,“爷爷这是要拿我换乔家的前程,可我向来不会虚情假意,即便我嫁去了战家,也没有能力给乔家牟取半分利益。”

战家能有今天,是战家几代人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

她算个什么?

凭什么去左右人家生意上的事?

乔老爷子自然知道这个孙女的脾性,连忙道:“爷爷不需要你为乔家做任何事,只要你嫁到战家,乔家有‘战家的亲家’这块金字招牌就够了。”

乔伊夏也是极其聪明的,乔老爷子一说她就明白了。

全世界的商人就没有不想和战尘爵攀上关系的,她若是真的嫁给了战尘爵,那想讨好乔家的订货商也是数不胜数。

乔家的企业自然会水涨船高,蒸蒸日上。

刘香云坐到乔伊夏的身边,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的道:“夏夏,你爸是个没出息的,我嫁过来三十年,他除了吃睡就是钓鱼游玩,我们全家的开销都是乔家给我们的。

若是乔家败了,我们可怎么过啊!你就当当发发慈悲,救救这一大家子吧。”

其实她一点也不想道德绑架她的女儿,但她的女儿早晚有一天是要嫁人的,既然现在有机会嫁给全华都最有权贵的男人,那又何须再去找其他?

无论战家对乔伊夏满不满意,无论战尘爵对她有没有爱。

只要她是战家明媒正娶的三少奶奶,她将来就是华都地位最高最尊贵的女人,她的外孙也能受到最好的教育,成为无人敢欺的豪门富二代。

乔伊夏昂了昂头,她很想说,就算乔家倒了,她一样能养活爹妈,能供得起哥哥读博。

可这二三十年来,他们家的日子虽然过的远不如大伯家优渥,但花的每一分钱,也的确都是乔家给的。

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乔家落败,她也做不到。

顿了顿,她道:“好,只要战尘爵不嫌弃我,我嫁。”

她觉得,让战尘爵娶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当老婆,他一定也是不乐意的。

他可是尊贵如天神,嗜血如修罗的男人,他能被乖乖的逼婚?

肯定是不能啊!

她晚上先去见了人,然后等着战尘爵拒绝就行。

事实证明她想的一点不错。

此时战家客厅,战尘爵扯掉领带,全身上下都充斥着冰冷的气息。

 


“妈,你是怎么想的?乔家马上就没落成三流家族了,那样的家庭不配跟我们联姻,那样家庭出来的女儿,更不配跟我结婚。”

不是他有门第之见,而是他所做的一起都是为了事业,婚姻也不列外。

若是一定要结婚,他只会娶一个对他有帮助的女人。

贺兰心白了他一眼,“乔家是哪样的家庭?大清都亡快两百年了,你还在这搞那一套封建阶级,你这样的男人有女人愿意嫁给你就不错了。”

也不知道她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这辈子才给这三个不正常的儿子当妈。

战尘爵喝了一口茶,努力的压制住心中的怒火,“行,咱不说家庭,咱就说那个乔什么夏的,她可是19岁就跟野男人睡,20岁就生了孩子的人。

大学文凭都没有这也不说了,可如此随便的女人,你能竟然能同意让她进门,你是不是被她下蛊了?”

她妈从不嫌贫爱富他知道,但她不是喜欢单纯心善的女孩子吗?

那19岁就失去清白的乔伊夏到底是怎么入了她的法眼的?

“别胡说!”贺兰心不悦的道:“夏夏是华都最好的女孩子,当年她发生了那样的事定有隐情,或者是被哪个王八羔子男人骗了情坑了人,她这么多年独自在国外抚养孩子,指不定吃了多少苦头呢,等你娶了她必须给我好好疼她!”

十年前,她在大街上中暑差点晕倒在地,是乔伊夏给她喂水扇风,打了120。

从那时候起,她就一直默默的在等,等她长大,让她当自己的儿媳妇。

可惜还没等到她下手呢,就被哪个杀千刀的捷足先登了。

但没关系,哪怕她有了孩子,也比那些假惺惺的名媛好万万倍。

战尘爵闭了闭眼,真是生无可恋,“妈,乔伊夏要是进门,可是会带着他四岁的儿子一起来的!”

合着他在五年前就被野男人戴了绿帽子了?

贺兰心笑道:“那不是更好吗?我直接就有大孙子了。”

战尘爵从来没觉得这么无奈过,“你想的太简单了,那孩子连是谁的都不知道,将来肯定有不少后患。”

贺兰心头一抬,傲娇的道:“管他是谁的孩子,只要喊我奶奶就行,进了我们战家的门那就是我们战家的人,谁还敢来抢不成?”

“疯了!你真是想孙子想疯了。”

他们战家是什么家族,他是什么人?

他居然要娶一个二手女人,还要替别人养儿子,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荒唐!

“随你怎么想吧,反正乔伊夏你必须娶!”

看来小老太太是铁了心,战尘爵只能把突破口转向他爸战先平。

“爸,你......”

可还没等他的话说完,战先平就斩钉截铁的道:“我也认为,乔伊夏你非娶不可!虽说你爷爷不在了,但他既然定下了这婚事,我们战家就不能做那失信之辈。

你要是实在不想娶带着儿子的乔伊夏,那就娶乔羽慧好了。”

“绝不可能!”

乔羽慧他见过两次,低俗,愚昧,耍小聪明,还婊里婊气。

要是一定要让他娶她,他宁愿杀了她,背上人命债。

“哈哈哈......”贺兰心拍了拍战尘爵的肩膀,很是欢乐,“看来儿子你跟我的眼光一样,都觉得乔伊夏好,我告诉你哦,在咱们华都的名媛中,论好看,乔伊夏要是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最主要的是她不仅有美丽的皮囊,还有善良有趣的灵魂,娶了她儿子你不亏的,你想想啊,你亲妈还能坑你不成?”

战尘爵白了她一眼,“你坑我得还少吗?算了,既然你执意要让我娶乔伊夏,那晚上就先见见吧。”

他倒要看看那丫头是何方神圣,等见了她之后,他有的是办法让她知难而退主动说不嫁!


傍晚,乔伊夏穿了一条天青色的锦缎绣花连衣裙,画了个淡妆,松散的编了一下微卷的长发。

整个人看起来,明艳妩媚却又典雅清纯。

刘香云对她的装扮非常满意,“不愧是我的女儿就是漂亮。”

乔伊夏笑了笑,“妈,既然我遵循了你的意愿,那也请你答应我一个要求。”

“你说。”

“我要带言言一起去。”

“这......”刘香云刚想反驳,却转念一想,她的外孙是得去,战家要想娶她女儿,就必须接受她外孙才行,“好,我们带言言一起去。”

说完,刘香云还特意给乔煜言换上了一身儿童西装。

六点钟的时候,乔伊夏和她儿子还有她的父母,四人准时来到了迈格拉七星级大酒店。

而战尘爵和他的父母已经在等了。

乔允礼赶忙陪笑道:“真是抱歉,我们来晚了。”

他虽然游手好闲,但礼仪道德还是有的。

战先平也笑,“是我们来早了而已,都坐吧。”

两家人寒暄了一番后,贺兰心把目光放到了乔煜言身上。

慈爱的道:“哎呀!这个就是夏夏的儿子吧,好可爱,过来让奶奶抱抱!”

乔煜言也不认生,跑过去,蹭蹭的就爬到了贺兰心的怀里,还“吧唧”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奶奶好,奶奶您真漂亮!”

这奶奶喊得贺兰心的心都化了,“哎呦呦,宝贝儿可真是太会说话了,宝贝儿能不能告诉奶奶,你叫什么名字?”

“奶奶我叫乔煜言。”

“噢,是言宝宝啊,来言宝,这是奶奶给你的红包。”

说着贺兰心从包里拿出了一个超级大的红包,乔伊夏目测得有好几万块钱。

乔煜言嘟了嘟嘴,道:“送东西要有来有往,可是我今天来的匆忙都没有给奶奶准备礼物,奶奶可不可以下次再给我红包啊!”

他妈咪还不确定嫁不嫁去这个奶奶家呢,他要是现在就贸然收了人家的大红包不太好。

可是他不知道是他这句话一说,不仅让贺兰心疼到了心坎里,也让战先平对他特别认可。

不随便要别人的东西说明他教养好,不直接拒绝人说明他尤其的聪明。

没有准备礼物,也说明了乔伊夏不是个有心机的女孩子,没有让她儿子刻意来讨好他们战家人。

这母子俩的确不错!

贺兰心直接把红包塞到了乔煜言的手里,“大人第一次见小孩子都是要给红包的,这是规矩,当然了要是你特别喜欢奶奶的话,你下次也可以给奶奶准备礼物哦!”

“那,那好吧。”

乔煜言觉得既然这位漂亮奶奶都如此说了,他再不拿着,就多少有些不知好歹了。

战先平也拿出来一个红包放到了他手里,“来,这是爷爷的。”

“谢谢爷爷!”

乔煜言甜甜的道。

“真乖。”

战先平都快六十岁了,同龄人早都当爷爷了,他心里也是着急。

现在他看着这年画里走出一样的便宜小孙子也挺开心的。

贺兰心指了指一直坐着不语的战尘爵道:“言宝啊,奶奶告诉你,今后呢,这个男人就是你爸爸了,你爸爸也给你准备了红包哦,去吧。”

爸爸?

这是个对乔煜言来说熟悉却又陌生的词。

他缓缓的走到战尘爵面前,定定的看着他。

这个比任何电影明星都要好看,却又冷漠如冰块的男人,今后真的会是他的爸爸吗?

但如论如何他现在也叫不出口。

只说了句,“你好。”

他打量战尘爵的时候,战尘爵也在打量着他。

这小娃,长得粉雕玉琢,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看似讨喜,可那乌黑的眼底分明藏着不宜察觉的疏离。

也就只有他妈那样单纯的人才能被一个小孩子骗。

还有这小娃的妈,装的一副单纯无害小仙女的模样,从来到除了吃还是吃,但直觉告诉他,那个丫头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我今天忘了带红包,下次给你补上。”

来的时候,他妈的确给他准备了,可他换衣服的时候也的确是忘了。

乔煜言依旧笑的很灿烂,“没关系,反正我也要下次才给你准备礼物。”

但贺兰心却是极度不满,她觉得她儿子就是故意的。

跟一个小孩置气,格局真小!

战先平为了打破这个尴尬,道:“那亲家,咱们把订婚书先签了吧。”

乔允礼连连点头,“好,好!”

一听要签订婚书,战尘爵和乔伊夏都坐不住了。

这才刚见面,还没问问他们对方怎么样呢,怎么就要订婚,合着见面就是个形式?

战尘爵正好坐在乔伊夏对面,他在桌下偷偷用脚踢了踢乔伊夏的腿,然后给了她一个冷如刀子的眼神。

用口型说道:“说你不同意!”

乔伊夏扯出一个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甜美笑容,冲他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然后抬头对战先平道:“战叔叔等一下。”

“夏夏你有什么问题吗?”

刘香云赶紧拧了拧乔伊夏的大腿,小声道:“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宝贝你可不能闹幺蛾子!想想咱们全家的幸福啊!”

战尘爵却高兴的暗自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可下一秒,乔伊夏就站起来可怜巴巴的道:“战叔叔贺阿姨,能嫁入战家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但我自知配不上战三少,而且战三少他定也是不想娶我的,要不然他不会一直对我又踢又挤眉弄眼的。

战叔叔贺阿姨,强扭的瓜不甜,华都那么多名媛贵女,你们就再给重新给战三少挑一个吧。”

战尘爵:......?

就特么的无语。

他就说这个丫头不是省油的灯,但没想到当着他的面她就敢这么快把狐狸尾巴露出来。

仗着有他妈给她撑腰吗?

乔伊夏好样的,你成功吸引了我的黑名单,等着瞧!

贺兰心走到乔伊夏身边,体贴的牵起她的手。

“夏夏,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你是这世上最好的女孩子,就算是王子你都配的上。

阿姨等你做儿媳妇都等整整十年了,你放心吧,只要你嫁到战家来,谁要敢给你脸色看,我就把谁赶出战家。”

乔伊夏:此时她是该感动哭的吧,有婆婆如此,还管他老公什么样干嘛?

可是,贺阿姨这话她怎么有些迷糊。

“您......等了我十年,是什么意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