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豪门战龙

豪门战龙

长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楚休和许多豪门阔少一样,没有经历过人生的起起伏伏,还尚处于被保护的阶段;父母的神秘失踪,楚休面临被赶出家族的境地,没有任何技能的他差点饿死街头,好在被几个老头子带入名为”人间炼狱“的海岛,这才算是暂时捡回来一条命,经历了十年的非人磨砺,楚休已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战神。

主角:楚休,秦雨岚,柳青青   更新:2022-07-15 2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休,秦雨岚,柳青青 的女频言情小说《豪门战龙》,由网络作家“长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休和许多豪门阔少一样,没有经历过人生的起起伏伏,还尚处于被保护的阶段;父母的神秘失踪,楚休面临被赶出家族的境地,没有任何技能的他差点饿死街头,好在被几个老头子带入名为”人间炼狱“的海岛,这才算是暂时捡回来一条命,经历了十年的非人磨砺,楚休已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战神。

《豪门战龙》精彩片段

位于太平洋的某处公海,一座独立于海面的陡峭小岛上。

 

 

 

 

这里是全世界最为封闭,看管最为严格,也是最让人绝望的海上监狱。

 

 

 

 

里面关押着世界上最为穷凶极恶的罪犯,因为某种特殊原因,他们无法被律法处以极刑,只能被关押在这永不见天日的监牢之中。

 

 

 

 

此刻,一件宽敞无比,设施最为齐全的牢狱之内。

 

 

 

 

几个老头子吹胡子瞪眼地看着前方一个手持各种令牌的俊秀青年。

 

 

 

 

在众人手腕处,一根根特质的绳索束缚,将几人给绑在那里。

 

 

 

 

如果有常年混迹国际黑榜的人在,一定会提前认出几个老头子的身份。

 

 

 

 

龙拳范无救,外号“龙拳黑无常”,国际上有名的内家拳高手,两年前参与某国边境一战,一双铁拳击毙三千甲士,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人能够想到他竟然出现在这里。

 

 

 

 

在其身边的一个黑脸汉子,外形粗狂,看样子明明是一个火爆糙汉子,但是一双眼中却满是冷静。

 

 

 

 

他是来自犹大圣地的巴尔萨、卡耐基,或许这个名字你很陌生,但是“上帝之手”的称谓,在十年前横扫了全球经济。

 

 

 

 

直到现在,他所创造的“天堂”势力,依旧掌控着全球命脉。

 

 

 

 

还有医术通天,可生死人肉白骨的“白无常”谢必安,以及一身军装,挂满了勋章的“龙头镇国将”,张道全。

 

 

 

 

哪怕众人身份滔天,权势显赫,此刻依旧是一脸无奈地看着前方的少年。

 

 

 

 

范无救皱眉道:“混小子,这要是在龙国的话,你就是欺师灭祖,要遭万人唾弃,还不快把我们几个老头子放开。”

 

 

 

 

楚休嘴角一勾,道:“大师傅,凭您的实力,这锁仙绳可困不住您,要不您老动动手,把这绳子挣断。”

 

 

 

 

范无救闻言,顿时眼前一亮,道:“这可是你说的......”

 

 

 

 

话音未落,他便准备发力,将绳子挣断。

 

 

 

 

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便听一旁的巴尔萨、卡耐基开口道:“老范,别上当,你只要敢挣断绳子,这混小子就敢把令牌丢回来。”

 

 

 

 

范无救闻言,顿时眼睛微眯:“好小子,居然算计到老子头上了。”

 

 

 

 

他在外面纵横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将手头诸事放下,准备和几个老朋友选个继承人之后,就留在这里安享晚年。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眼前这混小子竟然过河拆桥,学了他们几个老头子一身的本领,却不想要执掌几人手下的势力。

 

 

 

 

今日他们本想要送这小子出去闯荡一番,却被楚休给摆了一道,用锁仙绳给困在了这里。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浪。

 

 

 

 

楚休闻言,顿时叹了口气道:“没意思,二师傅还是这么聪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老年痴呆,徒弟好孝敬您。”

 

 

 

 

巴尔萨、卡耐基闻言,顿时眼角抽搐一番,而后道:“放心,你小子还没傻,二师傅怎么会先老年痴呆。”

 

 

 

 

楚休晃了晃手中的几块令牌,道:“诸位师傅,既然如此,那弟子就先走了,老人家平日里好好照看自己,别等我回来,诸位师傅都饿死了......”

 

 

 

 

几个老头子胸膛起伏,心中暗骂不已。

 

 

 

 

随后,楚休一个转身,直接离开了房间。

 

 

 

 

在其身后,谢必安高呼道:“混小子,出去后看看你左侧口袋,那里有老子给你挑的新媳妇,等回来看几个老头子的时候,必须一家五口,不然老子门都不让你进。”

 

 

 

 

其余几个老头子闻言,顿时眼前一亮、

 

 

 

 

“老谢,你挑的谁家的闺女?长得怎么样?好不好生养?”

 

 

 

 

“对啊!寻常女子,可配不上这混小子。”

 

 

 

 

“诸位老哥哥放心,我挑的是龙国江省首富之女,当年那家老头子为了活命,拿着一纸婚书跪下来求我,我就把这小子的生辰八字给递了过去结了亲家,嘿嘿......”

 

 

 

 

“......”

 

 

 

 

房间之外。

 

 

 

 

一条巨大的金属长廊,两旁满是身着甲胄,手持高精尖武器的狱警,此刻一个个大气不敢喘地看着中间行走的青年。

 

 

 

 

楚休见状,笑道:“诸位何必如此紧张,虽说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但却有重聚之日,等来时,我一定会回来看看大家。”

 

 

 

 

在其身旁,原本面色威严的典狱长,此刻听到楚休的话后,心中彻底崩溃。

 

 

 

 

连忙点头哈腰道:“我的少主啊!外面花花世界多么美好,别老想着回我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再说了,那位大人可是给您定了一门亲事,娶亲之后好好享受人生,不要挂念我等。”

 

 

 

 

说着,便将楚休给送上了直升机。

 

 

 

 

坐在直升机上的楚休,听着典狱长的话,面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老头子还真给自己定了门亲事?

 

 

 

不等他思考,便见下方的典狱长一脸兴奋的挥动销白色手帕,看其口型应当是“少主再见”。

 

 

 

 

海岛之上,所有狱警和囚犯同时跪伏在地,口中高呼道:“恭送少主!”

 

 

 

 

三天后。

 

 

 

 

熊国飞往龙国江省的国际航班头等舱内。

 

 

 

 

楚休一脸无奈地看着手中的大红色婚书。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之前临走之时,老头子和那典狱长说的是真的,对方真的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

 

 

 

 

还是龙国江省首富之女,国内有名的商场美人,号称“白玫瑰”的秦雨岚。

 

 

 

 

怪不得老头子给自己订的是前往江省的机票。

 

 

 

 

据资料显示,这秦雨岚十八岁开始接管秦家旗下附属的建材子公司,硬生生地凭借自己的雷霆手段,将一家濒死的建材公司给盘活了。

 

 

 

 

而且还做成了跨国贸易,在国际上赫赫有名。

 

 

 

 

翻动着自己手中的资料,楚休无奈地叹了口气,想当年,他堂堂楚家大少爷,也曾有过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

 

 

 

 

可从他被逐出楚家之后,二者便再无联络。

 

 

 

 

现在的他,也不是什么楚家大少,而是一间小小海岛监狱的少东家。

 

 

 

 

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几件玉牌,忽然眼睛一眯,好像张老头的门将就在江省,自己要不要见上一见?

 

 

 

正当楚休犹豫之时,有脚步声从后方传来。

 

 

 

 

是两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前者容貌冷峻,气质非凡,但身周却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寒意。

 

 

 

 

后者同样容貌俊俏,但平缓的身躯之下,却潜藏着恐怖的肌肉群。

 

 

 

 

在楚休看来,寻常三五个练过的大汉,也不是此人的对手。

 

 

 

 

看来是个富家小姐出游,而且权势不低,能让整个飞机因她一人延误这么长时间。

 

 

 

 

似乎是察觉到了楚休的目光,女保镖面色一冷,道:“看什么看,你若再看,我就把你的狗眼给挖出来。”

 

 

 

 

......


楚休耸了耸肩,没有多说什么,带上眼罩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女保镖冷笑道:“真是个废物,这种东西,居然也有资格坐头等舱......”

 

 

 

 

走在前面的东方女子回头,皱眉道:“够了。”

 

 

 

 

说着,她低头看了看身旁的楚休,目光落在对方腿上的登机牌上,在其看到登机牌上面的名字后眼睛忽然瞪大。

 

 

 

 

“楚休?”

 

 

 

 

她眼神有些震惊,目光回转,仿佛看到了那个小时候将她护在身后的那个孱弱少年。

 

 

 

 

那个和她柳家有过一纸婚约,与她有姻缘在身的少年。

 

 

 

 

只不过早些年,听闻因为楚休父母的神秘失踪,后来年仅十几岁的楚休也被家族中人排挤赶出了楚家。

 

 

 

 

一夜之间,楚休也从楚家大少爷沦落为丧家之犬。

 

 

 

 

两家的婚约自然也就此作罢。

 

 

 

 

也正是从那以后,她便再也没有见到过楚休,更没有听说过楚休的任何消息。

 

 

 

 

一晃十年过去了。

 

 

 

 

前几年倒是有过传闻,说曾经的楚家大少不知犯了何罪,锒铛入狱,进入了那个犹如人间地狱一般的海岛监狱。

 

 

 

 

那时所有人都猜测他会死在监狱之中,就连她也不报有任何希望。

 

 

 

 

但却没人能够想到,他居然活着出来了,从那个如同人间炼狱一般的海岛监狱又活着出来了。

 

 

 

 

而且就在这艘前往江省的飞机头等舱。

 

 

 

 

不过即便活着回来又能如何,楚家早已不是当年他父母在位时候的楚家了,她也不是曾经那个爱慕着保护自己那个男孩的少女了。

 

 

 

 

柳青青看着对方熟睡的模样,心中长叹道:“没想到多年未见,我们会是以这种姿态重聚,如今我们身份悬殊,早已不是曾经,不如就此做个过客吧!”

 

 

 

 

二人之间,过往早已断绝,纵然重逢,也只能如同路人一般身为过客。

 

 

 

 

一旁的女保镖开口道:“小姐,快坐下休息吧!这趟航班还有三个多小时,落地之后您还要和白玫瑰交锋,她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现在还是养足精神为好。”

 

 

 

 

柳青青微微点了点头,她这次从熊国飞往江省,就是因为白玫瑰抢了属于他们柳家的跨国订单。

 

 

 

 

若是寻常也就算了,毕竟对方乃是后起之秀,手段也异于常人。

 

 

 

 

但是这次订单涉及利润至少十亿,事成之后更能打响他们柳家在熊国的名头,彻底占领熊国市场。

 

 

 

 

这次她说什么都不会放弃。

 

 

 

 

就在柳青青闭目养神的身后,眼罩下的楚休却是微微睁眼,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笑意。

 

 

 

 

他自然认出这是他曾在楚家时候的联姻对象柳青青,二人小时候一同长大,直到上学后才分开。

 

 

 

 

中途更是多有联系,一直到他父母神秘失踪之后,才彻底断了联系的。

 

 

 

 

只是他没想到,这小姑娘变化会这么大,之前停留在他座位前,不知道是否认出了他,若是认了出来,想必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只是可惜了......,两人早已不是曾经。

 

 

 

 

楚休微微摇头,而后换了个舒服了姿势休息。

 

 

 

 

可还没等其入睡,飞机也刚刚平稳,就听到后方经济舱突然传来几声枪响和惊呼。

 

 

 

 

很快,几个全副武装的黑衣人持枪闯入头等舱中。

 

 

 

 

瞬间引起一片惊呼。

 

 

 

 

下一刻,其中一名黑衣人抬枪打在一人大腿之上,血液横流,场中瞬间安静了下来。

 

 

 

 

几人在头等舱内扫视,目光很快锁定在前方刚刚起身的柳青青身上,当即咧嘴笑道:“柳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柳青青坐起身子,目光平静地看着对方,冷声开口道:“从熊国一直追到了这里,我本以为换了航班就能摆脱你们,没想到还是被抓到了,能够带枪上飞机,看来这家航空公司也有你们的人?”

 

 

 

 

为首者有些得意的道:“不愧是柳小姐,思维果然敏捷,不止是这家航空公司,就连国内也有我们的人,只不过手脚不够利索,所以我们才会选择在飞机上动手。”

 

 

 

 

柳青青认真地看了看几人,在看到对方腰间挂着的某件装备后,忽然笑道:“你们是二房派来的人?”

 

 

 

 

那人身子一抖,有些慌了神,但很快冷静开口道:“什么二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还是柳小姐以为这样就可以拖延时间了?“

 

 

 

 

”不瞒你说,飞机上的乘警已经被我们解决了,单靠你身边这个赤手空拳的女保镖,可挡不住我们。”

 

 

 

 

察觉到了对方神情的柳青青心中也是了然。

 

 

 

 

果然是自家二房那个不争气的哥哥,生意不会做,窝里斗倒是挺精通的。

 

 

 

 

这次能够派人劫机,估计下定了决心要杀了自己,好从老太君那里争夺产业。

 

 

 

 

他也不看看自己的废物模样,就算真的争取到来柳家的继承权,凭他的能力又岂能守得住诺大的柳家产业。

 

 

 

 

为首之人笑道:“柳小姐,再见!”

 

 

 

 

话音落下,刚要扣动扳机,便见到一旁的女保镖将身后背包一拉,化作防弹衣直接撞到一人。

 

 

 

 

而后抬脚横扫,将另外几人手中枪械直接踢翻在地。

 

 

 

 

女保镖脚下轻轻一扭,身下劫匪瞬间便被其扭断了脖子,一命呜呼!

 

 

 

身前数人连忙爬起,想要捡起地面掉落的枪械,接过被其一脚一个,踢断了喉咙。

 

 

 

 

随后,陆英才拍了拍手道:“小姐,搞定了。”

 

 

 

 

柳青青微微点头,刚要通知机组人员将这些尸体处理拉走,便听到身后再度传来一声枪响。

 

 

 

 

“砰!”

 

 

 

 

只见一个坐在头等舱的西装男站起身子,活动了一番脖颈,看着远处肩膀鲜血直流的陆英,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而后开口道:“不愧是陆家传人,这手段,怕是已经入门九品了吧!”

 

 

 

 

“可惜了,时代变了,你再怎么练功,也挡不出老子手里的枪!”

 

 

 

 

陆英眉头紧皱,这一枪打在她的肩头,让她丧失了近六成的战斗力,再加上那人一直警惕的和自己拉开距离,她根本没希望从对方手中救出小姐。

 

 

 

 

她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楚休,他的位置是距离小姐最近的地方。

 

 

 

 

如果他能......

 

 

 

 

可没等她反应,便见作为上的楚休换了个姿势斜躺在那里,似乎睡得很死,又好像在装睡不想招惹麻烦。

 

 

 

 

陆英心中不由得暗骂一声。

 

 

 

 

就在那个西装男刚掉转枪头,准备将柳青青直接射杀之时。

 

 

 

 

便见柳青青身形化作一道虚影,等其再出现之时,已经来到了西装男身前。

 

 

 

 

西装男眼中瞳孔放大,心中升起一个不可能的念头:

 

 

 

八品巅峰!

 

 

 

 

怎么可能,在他得到的资料里,这柳青青只是一个商业手段强硬一些的女强人罢了,怎么可能是八品武者。

 

 

 

 

上当了,此人隐藏之深,骗过了所有人。

 

 

 

 

即便现代武器在怎么强悍,也没有人能够在咫尺距离射杀一尊八品武者,他们早已远超常人。

 

 

 

 

我命休矣!

 

 

 

 

正当西装男心中惶恐之际,便见一条修长美腿划破长空,直接横扫将其手中枪械打掉。

 

 

 

 

而后去势不减,单腿回转,踢在其咽喉处。

 

 

 

 

细长的鞋跟直接刺入咽喉。

 

 

 

 

下一刻,瞬间抽出,等其脚跟落地之时,才见到西装男咽喉处的窟窿中,有一股股鲜血冒出。

 

 

 

 

“砰!”的一声。

 

 

 

 

尸体砸落在飞机机舱中,发出一声闷响。

 

 

 

 

陆英一脸错愕地看着皱眉低头的柳青青,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她苦修二十多年,才入门九品武者。

 

 

 

 

自家老板居然是八品巅峰?

 

 

 

只见柳青青皱眉看着脚下染血的高跟鞋,低声道:“鞋脏了。”

 

 

 

 

说着,柳青青直接直接蹬掉叫上高跟鞋,换上了机舱内干净的一次性拖鞋,而后转头冲着陆英道:“回去找陆老好好看看,别留下隐患。”

 

 

 

 

陆英挣扎这起身,点头道:“是,小姐。”


这时,原本熟睡的楚休摘下眼罩,刚好和陆英那满是嫌弃的眼神对上。

故作一脸“迷茫”的道:“发生了什么事?”

陆英嫌恶的道:“窝囊废!”

而后挣扎着走向其中一个空位,从座椅下取出医药箱给自己做了简单包扎。

这时,前方却是传来了柳青青的声音,“没事,打扰阁下了。”

楚休咧了咧嘴,而后再度侧过身去,但其心中却是有些惊讶。

看来这个以前需要靠自己保护的小妹妹,已经变得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而且刚刚那一手,好像是陆家手法。

就连她身边这个小保镖都没得到的家传,怎么落到了她的手中。

看来自己不在的这些年间,又发生了不少事情,让这个曾经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学会了很好的隐藏自己。

不愧是豪门呐!

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豪门之间的明争暗斗早已失去了亲情这种东西。

似乎是想到了曾经的楚家。

楚休摇了摇头,而后换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躺着。

几个小时后,飞机平稳地落在了江省机场。

等楚休睁眼的时候,柳青青二人早已不见了踪影,他轻叹一声,而后拎着包直接走出了飞机。

来到接机处。

楚休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之中,一个身着军装的男子手中高举一个接机牌,上面赫然是他的名字。

在其身后,一个军绿色的吉普车更是直接停在了机场内部。

楚休面色一愣,心中暗道:难道是张老头提前打过招呼了?

他仔细回想了一番,当老头确实在龙国军方挺有势力,江城还有他的门将存在,派个人来接机,似乎也不是什么怪事。

想到这里,他拎着包直接走了过去,来到那人面前,开口道:“我就是楚休!”

那人闻言,连忙敬礼道:“将军好,我是江省总督慕容云海麾下,校官王强。”

楚休不由得面色一愣,他倒是没有想到,张老头在江城的门将,居然已经做到了总督。

看来老头子的势力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庞大。

他将手中的行李丢了过去,然后坐上了吉普车,在机场众人震惊的眼神之中离去。

此刻,刚刚走到机场外停车场前的柳青青,看到吉普车内坐着的楚休之后,不由得眉头微皱,眼中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而后开口道:“那个,好像是军方的车对吧!”

陆英顺着柳青青的目光看去,只看到了那辆吉普远去的后尾灯,随后点头道:“对,应该是军方的车,也只有军方的车能够无视规矩直接进入机场。”

柳青青闻言,眉头皱得更紧了。

自己这个被赶出豪门的青梅竹马小哥哥,怎么会和军方扯上关系,他不是一个被赶出家门的楚家弃少吗?

而且她看到驾驶员的肩章,最低也是一个校官。

一个校官亲自来接?

什么时候楚家的弃少,也能有这种地位了。

她转过头去,开口道:“回去之后,帮我查一个人的消息。”

陆英疑惑道:“小姐,您要查谁?”

柳青青轻声道:“楚家弃少,楚休。”

......

江省省道。

吉普车内。

楚休坐在后座百无聊赖的刷着手机,前方正在开车的校官王强透过后视镜看到前者的慵懒姿态,不由得皱起眉头。

他从军将近二十年,骨子里的规矩改不了,所以最见不得这种纨绔大少的姿态。

只是他不明白,为何总督要让他来接人。

而且还要让他恭恭敬敬的,比见到自己都要恭敬,这纨绔大少到底什么来头?

若不是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的话,他一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到底是什么人,能让总督破了规矩。

车后座,楚休忽然抬头道:“现在去哪?”

王强开口道:“先送您去酒店,然后明天一早,我会在酒店外接您前往秦家,去见秦小姐。”

“秦家?”楚休猛地做了起来,道:“老头子玩真的?”

王强皱了皱眉,开口道:“这是我接到的命令,酒店那边已经安排好了,江省大酒店的总统套房,还有十分钟车程。”

看着一板一眼的王强,楚休无奈地叹了口气,而后再度躺了下去。

十分钟后。

楚休拿着包站在吉普车前,看着身前恢宏高大的五星级大酒店,不由得感叹道:“久违的城市气息。”

从他被楚家赶出门后,再到被几个老头子捡到了海岛监狱,已经有十几年了。

睁开眼就是一成不变的牢狱,以及波澜壮阔的海面。

一两年还好,十几年的时光,让他早已忘却了在都市之中的感觉。

在其身前,一个路过的身姿妖娆的女子忽然转头看了眼楚休,在看到面容之后,先是有些惊艳。

直到她看到楚休的打扮,依旧是十几年前的风格,不由得讥笑一声:“土包子。”

而后扭动着腰肢,走入了酒店之中。

进入酒店大堂之后,便挎上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手臂,媚笑着踏上了电梯。

楚休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头,刚要进入大堂。

便见王强忽然站在其身前,而后从上衣口袋中取出一张黑卡,道:“总督说,老爷子给的卡不要乱用,这些日子,就劳烦您用这张卡来消费,里面额度足够您买下十个江省大酒店。”

楚休一愣,而后接过王强手中的黑卡,笑道:“谢了。”

随后,直接拎包走入大堂之中。

王强看着对方进入大堂的身影,眼中闪过一抹不屑,冷哼一声道:“纨绔子弟。”

话音落下,便直接上了吉普车离去。

楚休走入大堂,来到前台递出了自己的身份证登记。

前台姑娘看着楚休这一身“土里土气”的模样,眼中闪过一抹讥讽之色,而后接过身份证开始查询。

在其看到显示器上楚休的名字后面,显示着酒店内最贵的总统套房之后。

脸上瞬间浮现出一抹笑意,而后双手恭敬的抵还楚休的身份证,笑眯眯的开口道:“楚先生,欢迎您入住我们江省大酒店,我们酒店是江省内的坐标地之一,您可以尽情享用酒店内的生活。”

“另外,酒店内所有的总统套房住客都会有专门的管家服务,无论是您出行,用餐,购物,皆可吩咐。”

“最后祝您生活愉快!”

说着,容貌俏丽的前台冲着楚休俏皮的眨了眨眼,领口一颗扣子忽然崩开,引得对方惊呼一声。

可她得意的抬头,却见楚休接过房卡,仅仅是点了点头。

刚转过身去,便看到一身职业装,身材火爆,长相俏丽女子的弯腰道:“您好,楚先生,我叫孙倩,是您的客房管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