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神婿:身份曝光,丈母娘吓跪了

神婿:身份曝光,丈母娘吓跪了

闻风丧胆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四岁儿子得白血病被赶出医院那日,失踪三年的上门女婿,率领着十万精英回来了.........那一刻,所有瞧不起他的人,都将付出代价!

主角:   更新:2022-11-20 15: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神婿:身份曝光,丈母娘吓跪了》,由网络作家“闻风丧胆”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四岁儿子得白血病被赶出医院那日,失踪三年的上门女婿,率领着十万精英回来了.........那一刻,所有瞧不起他的人,都将付出代价!

《神婿:身份曝光,丈母娘吓跪了》精彩片段

“你带着个拖油瓶,张哥愿意出五万块钱彩礼就已经很不错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德行!

“真当自己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

“就你这样的,到巷子口去站街,都指不定没人要你!”

......

一位尖酸刻薄的中年妇女,正掐着腰,咧着大黄牙,喷着四溅的唾沫星子,对着坐在沙发上的女人骂骂咧咧。

柳燕儿全程沉默不语,她咬着嘴唇,怯懦的不敢回话。

她知道,他们说的什么张哥,比她爸年纪都还要大,是个五十多的老头......

而她不过二十八岁,他们居然要为了五万块钱,将她嫁给一个比自己整整大了一轮的男人!

柳燕儿心如死灰,任由脸颊边的泪水,像玻璃弹珠一般涔涔往下流淌。

但想到她这次来的目的......

柳燕儿只能硬生生强忍下来。

一旁,一位吊儿郎当的青年男子,也颇为赞同的点头说:

“姐,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倔呢!

“方易都死多久了,你怎么还惦记着他?

“当初我们让你打掉孩子,你不愿意,现在小阳得了白血病,这都是报应啊!”

纵使被家人百般羞辱,刚才的柳燕儿也没有回一句嘴。

可独独在提及这事时,她的眼中闪过一丝伤痛。

却是用格外坚定的语气,出声道:

“方易没死!

“他一定没死!”

提及丈夫的名字,柳燕儿的心,像是被撕成了几瓣,痛不欲生。

她低声地啜泣着,又重复道:“他没死,他只是失踪了......”

五年前,柳燕儿的丈夫,方易上了战场,战局惊变,生死不明。

随后不久,柳燕儿就被查出怀孕,当时周围所有人都说方易已经战死战场,强烈要她打掉孩子。

柳燕儿却不信。

她始终坚信,她的丈夫没有死。

于是。

在所有人的反对中,她一人独自生下了小阳,并将小阳抚养长大。

只因为——

方易离开前,曾向她发过重誓:

“等我,我一定会回来!”

他一定会回来的......

他答应过她......

一定!

泪眼婆娑的柳燕儿,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柳父,她的眼中,带着一丝期许:

“爸,之前我跟方易的存款,都被你们拿走了。

“现在小阳生着病,急需用钱,那笔钱能不能拿出来,还给我一些……”

她紧紧盯着柳父的面庞,随后又急忙的补充道:

“就只要十万就可以了,就当是我借的......

“到时候,我一定还,一定还给你们!求你了!爸爸......”

柳燕儿说话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嗓子一阵酸涩。

当年她丈夫刚刚失踪,柳母就上门对她百般关怀,惹得她一阵感动。

却不曾想——

柳母只是在博得她的信任后,对她又哄又骗,将她手里面的钱,全部都给骗走了。

现如今,柳燕儿是真的走投无路。

还没等柳父开口,柳母听见这话,当场瞬间炸锅——

她插着腰大骂起来:

“什么你们的钱,当初是你死活要嫁给一穷二白的方易,要不是他愿意做上门女婿,我才不会同意你们结婚呢!”

“我们养你这么大,难道没花钱吗?

“那些可都是他给的彩礼钱,是本该属于我们的!

“你现在还敢惦记我们的钱?你给我滚出去!!!”

“我告诉你,我们的钱以后都是给你弟弟的,你一分也别想要……”

“我们还没死呢,你就惦记上我们的钱了,真是个贱人!想当初你生出来,我就应该把你给溺死在尿桶里……”

柳母骂骂咧的,说着还上手来推搡柳燕儿,似是要将她给赶出去。

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却说出这样残忍的话来......

柳燕儿只感觉自己的心窝都在滴血,像是有密密麻麻的蚂蚁在心尖上爬,啃噬撕咬着她的心脏。

柳燕儿猛地跪在了冰凉的地板上,她眼眶通红,声音中,带着浓浓的绝望:

“爸!

“小阳得了白血病,他现在躺在医院里,急需要钱治病。

“他是你的外孙啊,你救救他好不好,我只需要十万,就十万块钱就够了……”

“嘭嘭嘭!”

一声又一声重物砸落在地面的声音。

是 柳燕儿苦苦哀求后,开始朝着柳父拼命磕头。

她的额头碰在冰凉的地板上,发出闷闷的声响。

她哀求着,祈求着,充满了卑微。

只希望......

他们能够心软。

但可惜的是,没有——

非但没有。

柳父还皱着眉头,一脸无可奈何的说:

“燕儿啊,家里刚刚买了车房,实在是没有钱啊。

“要不然你听你妈的,就嫁给张哥吧……”

“怎、怎么可能没有?”柳燕儿瞪大了眼睛。

当初柳母从她这里拿走了整整两百万,怎么可能没有钱?

柳燕儿内心万念俱灰,都是她不好......

她不应该相信他们的花言巧语......

将所有的钱都给了他们,害得儿子现在没钱治病,只能在病房里数着日子等死......

凶恶无比的柳母把话听到这里,实在是忍无可忍,一旦提起钱,她整个人就像是炸了毛的狮子一样。

她死死拽着柳燕儿的胳膊,生拉硬拽的将人赶出来屋子。

柳燕儿的胳膊被掐得青紫,整个人踉跄的摔在地上,掌心被粗糙的水泥地擦破。

然而——

这点疼痛却丝毫比不过她内心的绝望。

柳母恶狠狠的骂着:

“你要愿意你就嫁给张哥,给你五万块钱。

“不愿意就死在外面。

“但是休想从我手里拿一分钱,你给我滚!”

被柳母赶走的柳燕儿,绝望的回到医院。

还没来得及去看儿子一眼,就已经被护士叫住。

满脸充斥着不耐烦色泽的护士,拿出一叠单子给她,没好生气的说:

“什么时候缴费啊,你们已经欠了两万块了!

“再不交费的话,我们只能马上停止给你们治疗了,我们医院不是做慈善的!”

“不要,我有钱,我马上就有钱了。”柳燕儿摸了摸口袋,从里面掏出一把零钱。

可这一把......

最大的,也不过是二十。

加起来,连一百块钱都没有。

她犹豫一秒,将钱塞到护士手中,哀求道:“明天,我明天一定交钱!求求你!求求你了!”

护士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有些不忍。

她知道这是一位单亲妈妈,寻常一个人带着孩子,也不容易。

更何况孩子还生了这样的病......

“那你一定要记得!”

病房里。

方阳小小的身体穿着病服,他婴儿肥的脸蛋没有一点血色,嘴唇苍白,为了治疗,便是连头发都剃光了。

才不过几岁大,小小的年纪,却遭受了不是他这个年龄应该承受的痛苦。

柳燕儿站在病房门口,看着孩子乖巧的样子,忍不住潸然泪下。

她捂着自己的嘴唇,尽可能不让自己哭出声。

良久后。

柳燕儿挪动着自己僵硬的脚,沉重的向外走去。

只要能够救小阳,她什么都愿意做……

‘孩子,爸爸还没回家,爸爸答应了会回来,他会来接我们娘俩回家......

‘所以在爸爸回家前,妈妈会代替爸爸,好好保护你,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

......

与此同时。

一辆辆武装精良的吉普车,从边境向着蓉城出发。

重装保护的车内,坐着一个冷厉的男人,他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气息。

他的手中,正握着一张褪色的照片,上面是个温柔甜美的女人,看见女人面容的那一瞬间,他身上的气势变得柔和不少。

手指轻轻的抚摸着上面的脸,是他日思夜想了五年的女人。

为了早日见到她,这五年来,方易做了一个又一个高危任务,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在濒临死亡的边缘,凭借着意志强撑了过来。

终于。

在五年的时间里,他成为了掌管整个边境的最强战神!

当之无愧的边境无冕之王!

将照片收好,车厢内变得沉默。

“她怎么样?”

氛围有一瞬间的凝重,周围的人都知道方易说的是他的妻子——柳燕儿。

在场谁人不知,他们的战神,在每一次破下无人能破的惊天记录前,都会将一张泛了白的照片,捧在手中,轻轻一吻照片上的女人。

他的妻子。

也是他的精神桥梁。

片刻后。

副驾的人,才将刚得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小公子得了白血病,夫人为了给小公子治病,被迫嫁给一个老头子做继妻……”

话音刚落!

滔天杀意,就在刹那之间,蔓延开来——

浓烈的死意,压得人心脏一沉!

车里的人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不敢言语!

怒火,在方易的心中熊熊燃烧,灼烧着他的骸骨,要将他吞没掩盖.......

他的女人,居然也有人敢碰!!!

他要让他们死!!!

方易肆火咆哮道:

“以最快的速度去蓉城!

“快!快!快!!!”

战神一句话,整个车队全速前进。

从边境到蓉城的高速,也因此停运,全场都在为了这一个车队让路!

……

婚礼举行的相当简陋。

地点是在老张家,只有两三桌的人。

柳燕儿坐在堂屋里,看着这简陋的土胚房。

想到外面的老头,她再也忍不住泪水。

她终究还是等不到方易回来了。

她为了区区五万块钱,把自己给卖了……

卖给了一个老头......

方易,你在哪里?

不是说好要保护我一辈子的吗?

“嘭”地一声巨响。

房门被人忽地用力推开。

只见一位浑身透着酒气,脸上满是胡茬的糙汉走了进来。

他的左脸上是一道刀疤,看起来凶神恶煞的。

他贪婪的扫过柳燕儿那洁白的肌肤,还有那张漂亮的脸蛋......

猥琐的笑着,一边搓着手,一边向柳燕儿靠近:

“小美人,你久等了。

“咱们马上就睡觉。你放心吧,爷一定会让你舒服的……”

张二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这样的艳遇,早就克制不住自己的内心了!

那带着异味的男人,向她走来的那刹那,柳燕儿吓坏了。

不行......

她还是没办法接受......

不可以!

柳燕儿摇着头,想要逃跑: “我......我不嫁了,彩礼还给你,我不嫁了!”

“不嫁?”

听见这话,张二顿时怒了:

“你以为你算是什么东西?

“不过就是爷花钱买回来的玩物,哪里有你拒绝的余地!”

说着。

他便直接使用蛮力,伸出强壮的手,一把抓住柳燕儿,就把她往床上带。

柳燕儿发出一声尖叫,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

不多时,服饰碎裂,她紧紧的护住胸口,泪眼婆娑地摇头:

“不要!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把彩礼还给你……”

张二可不是个好脾气的男人,他的前一任老婆,就是被他活生生给打死的!

“你个贱人,为了钱嫁给我,你现在还敢拿乔,看我不打死你!”

一巴掌恶狠狠地落在柳燕儿的脸上,柳燕儿的半边脸瞬间就红肿了起来,她整个人被张二死死的压在身下,无法动弹。

柳燕儿渐渐有些认命了。

她眼中绝望、死意浮现。

要真的被这个男人碰了,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可是,她的小阳又该怎么办?

谁,能够来救救她……

就在柳燕儿以为自己今天必死无疑的那一刻。

“砰——”

只听一声巨响。

房门被人猛然踹飞,落在地上扬起一阵灰尘。

紧接着。

异变,突现——

外面的光亮,透进这昏暗的房间,见是门口站着一位男人。

而从男人口中说出的暴怒话语,却冷冽到犹如地狱使者的催魂音,振振响起:

“是谁给你的狗胆子,居然敢动我方易的妻子。

“找死——找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