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情陷盲夫爱

情陷盲夫爱

西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救母亲,秦惊语的后妈威胁她替妹妹嫁给暴戾的瞎子少爷。只因为这一段错误的婚姻,她就要备受折磨,妹妹踩着她的尊严和血肉,抢走了她所有的功劳……唯有秦惊语自己,被毁掉容貌,还被践踏了梦想,成了人人唾弃的傻子。

主角:秦惊语,薄夜琛   更新:2022-08-09 09: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惊语,薄夜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情陷盲夫爱》,由网络作家“西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救母亲,秦惊语的后妈威胁她替妹妹嫁给暴戾的瞎子少爷。只因为这一段错误的婚姻,她就要备受折磨,妹妹踩着她的尊严和血肉,抢走了她所有的功劳……唯有秦惊语自己,被毁掉容貌,还被践踏了梦想,成了人人唾弃的傻子。

《情陷盲夫爱》精彩片段

夜,漆黑如墨。

女人穿着一袭婚纱站在卧室门口,小脸是隐藏不住的慌张。

她今天要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传闻他阴狠暴戾。

秦惊语推开门,却发现屋内漆黑一片,空气中更是有一股异样的香味。

此时她感觉身体变得有些燥热,忍不住的喘息。

似乎是叫嚣着想要什么东西填满自己的欲壑。

“有人吗?”她小声问道。

慢慢上前两步,她猛地发现,床上的人似乎正像看着猎物一样盯着她。

“我是你的妻子。”

秦惊语想解释,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想要贴近那个男人的体温。

她心里清楚,结婚的日子在新房里的人还能是谁?

不就是理论上今日成为她丈夫的人,薄家曾经最受宠的后辈,薄夜琛。

“对不起,但是我好难受……”

薄夜琛感觉到女人的躯体贴了过来,甚至还在恬不知耻的扭动。

是房间里的香味有问题?

秦惊语控制不住自己,满脑子里全都是如何能不这么难受,身体也越来越不受控制,甚至不自觉的主动献吻。

“啊!疼!”秦惊语手臂被狠狠地钳住,一瞬间就被旁边的人扑倒。

男人呼吸出来的热气,几乎要把她灼伤。

薄夜琛不自觉僵了一秒,他对女人有特别严重的洁癖。

曾经试图攀附他的人不少,他也从来没正眼看过一个,而这个硬塞过来的女人居然让他有些失控。

又是这种无法预测的感觉,所有事都无法再被他掌握在手中,这种感觉让怒火侵袭薄夜琛的精神。

薄夜琛泄愤似的狠狠拉扯她身上的衣服,丝毫没有怜惜的意思。

“不要!放开……”秦惊语趁着一丝清明想要抗拒男人的侵袭。

“苏雪柔,守好你的本分!”

阴鸷的声音从她耳边清晰的传来,这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听到这句话,秦惊语认命的卸了力气。

是啊,她现在是苏雪柔,不是秦惊语。

又有什么反抗的资格呢?

整整一夜,她被折磨的几乎要崩溃,浑身的骨头感觉都要断裂,身体连带着自尊被践踏入尘土。

天才刚刚亮起,她恍惚的醒来便感觉到旁边另一个人的呼吸。

她身体微微僵住,睁开眼睛望过去。

边上的男人闭着眼睛,却自带气场,眉骨微凸鼻梁高挺,只论外表挑不出丝毫差错。

可秦惊语却是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个瞎子!


床边和地上都是昨日她身上喜服的残骸,一片狼藉。

秦惊语缓缓的坐起来忍着身体的酸痛悄无声息的找了件衣服披在自己的身上后,默默的去浴室洗去了身上斑驳的痕迹。

她下楼的时候,薄夜琛还在沉睡,一直等到正午他都没有起来的迹象。

婚后的第二天按照礼数应该回门,等不到薄夜琛出现,她只能独自起身走出屋外。

“少奶奶,车准备好了。”

女仆的声音传来,秦惊语连忙整理情绪应了声。

今天是她回门的日子,然而只有她一个人。

不……

确切地说是苏家千金苏雪柔回门的日子。

原本嫁给薄夜琛的应当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苏雪柔。

如果是三个月以前,大概苏雪柔会欢天喜地的准备出嫁,但如今她却避之不及。

因为一场意外,原本的天之骄子薄夜琛如今双目失明,从炙手可热的豪门二代,瞬间跌入谷底。

听闻薄夜琛因为这次变故性情大变,性格变得暴烈狂躁,原本环绕在身边的人,也在他出事之后消失不见。

出事之前的薄夜琛犹如天上最灿然的星辰,如果不是因为变故,秦惊语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和这么优秀的男人接触。

薄家后辈出事,长辈自然心里也着急。

薄家老太太曾找高人算命,高人断言要化解薄夜琛这次的劫难,必须要娶苏家女儿为妻。

老太太虽然常年在高山吃斋念佛,但是在薄家也颇有话语权,因此婚就这么定下来了。

苏振强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苏雪柔,恰好赶上糟糠妻生的秦惊语从乡下前来投奔,干脆就打上她的主意。

薄家说要苏家的女儿,也没说是哪个女儿。

苏家便直接来了招狸猫换太子!

秦惊语垂眸坐在豪车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她曾幻想过自己未来的丈夫。

他不需要很富有,不需要很帅气,但是要对她温柔专一,让她一生平稳。

但如今这样的状况,之前所有美好的幻想,尽皆落空。

正想着,思绪突然被手机提示音打断。

她点开手机之后发现是一个视频。

一个来自医院的视频。

看清楚视频中的人之后秦惊语狠狠地握起拳头,接下来就接到了苏雪柔的电话。

“你到底要做什么!我都答应替你出嫁,你怎么能……”秦惊语语无伦次的说。

“秦惊语,我就是专门来警告你,最好不要在薄家有什么小动作。”苏雪柔的声音都带着嘲弄,“否则的话,你妈这条贱命可就没了。”

秦惊语紧咬下唇,最后忍着委屈回答:“我知道,你们说好的手术费……”

“我们苏家可不缺你这点钱,还不够我买个包呢。”苏雪柔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可记住了,嫁给薄夜琛的是苏雪柔,不是你这种从乡下来的野鸡。”

“我知道。”

挂掉电话之后,秦惊语又点开视频,看到病床上的妈妈,无声地流泪。

没关系的,只要能救妈妈,她什么都可以做。

这个世界上……她只有妈妈了。

不知道为什么,秦惊语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薄夜琛,昨晚发生了关系的,她名义上的丈夫。

想到这里秦惊语又自嘲的笑了笑,她这是还嫌自己不够让他厌恶么?


车缓缓停入苏家别墅,秦惊语强迫自己收住情绪准备下车,保姆早早的就等在门口,一看到她下车就迎上来。

“大小姐回来了,老爷和夫人都等着呢,快进来。”

这话说的仿佛她真的就是苏家大小姐一样,秦惊语进门就看到了正坐在沙发上的苏振强和他的现任妻子。

秦惊语的长相和他并不相似,而苏振强在城市发迹之后就匆忙的抛妻弃女,转而攀上了当时的富家小姐。

这么多年甚至从来没有打听过秦惊语母女俩,要不是她走投无路突然带着信物出现,苏振强大概早就想不起来自己还有一个女儿。

“小姐,你应该向老爷问好啊。”旁边的保姆催促一声。

新媳妇回门当然要带着自己的丈夫和父母问好,因此苏振强早早的就等着秦惊语回门。

没想到秦惊语竟然是独自回来,薄夜琛竟然这个面子都不给吗?

秦惊语当然看出了他脸上的失望,讷讷的喊了一声:“爸。”

“嗯,我还有点事要忙。”苏振强发现薄家人没来,连伪装都不再有,直接起身。

这样的态度也在她意料之内,对于这个家而言,她的存在大概除了替嫁,再无任何价值。

秦惊语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她带来的东西不多,这次也准备都搬到薄家去。

不过想到昨晚跟薄夜琛发生的事情,他应该很讨厌自己吧。

但即便再怎么厌恶,现在他们两人已经结婚,薄家也算是她名正言顺可以呆下去的地方了。

秦惊语整理好东西,却没发现最重要的玉佩。

她站起身刚好看到保姆打扫过苏雪柔的房间,趁房门还没关,她正好在桌子上发现了准备找的东西。

是一块祖母求来的玉佩,还好没有弄丢。

“秦惊语!谁让你随便进我的房间!”苏雪柔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没等她转过身就被苏雪柔拉扯着狠狠扇了一巴掌。

秦惊语一瞬间没站住栽倒在地上,手里还紧紧的护着玉佩。

“这明明就是我的东西,你凭什么占为己有!”秦惊语感觉自己的左脸火辣辣的疼,头发也凌乱不堪。

“只要出现在苏家那就是苏家的东西,再说了,专门花钱给她治病,拿个小玩意怎么了?”苏雪柔满口讥讽。

“也就是你这种山沟里来的村姑才会把这种破玩意当宝。”

“都怎么回事,刚回来就这么吵。”苏振强从书房出来看着眼前的场景又感觉心烦。

他对这个女儿原本就没什么感情,本以为替嫁能带来什么好处,没想到秦惊语会这么没用,都过了一晚上,连个瞎子都带不回来。

“我的玉佩出现在她的房间里,我只想拿回来属于自己的东西。”秦惊语解释,心里还抱着一丝期望自己的父亲会为她主持公道。

苏振强皱着眉头,“你作为姐姐,怎么就这么不懂事不知道让着你妹妹?还属于你的东西,这孩子怎么这么毒。以后也别未经允许随便进雪柔的房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