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气运被夺掘了原有的路

气运被夺掘了原有的路

尤小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关凝从小便比其他的小朋友聪明,哪怕是父母早亡,她仍旧自爱自信,坚强独立的长大,后来又被世交兼未婚夫纪家小心呵护。只是不知从何时起,她成了丑颜迟钝的蠢笨少女,而一直疼爱她的纪家人,包括未婚夫,都开始嫌弃她,将她当做了灾星。

主角:关凝,纪鸿晖   更新:2022-08-09 09: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关凝,纪鸿晖 的女频言情小说《气运被夺掘了原有的路》,由网络作家“尤小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关凝从小便比其他的小朋友聪明,哪怕是父母早亡,她仍旧自爱自信,坚强独立的长大,后来又被世交兼未婚夫纪家小心呵护。只是不知从何时起,她成了丑颜迟钝的蠢笨少女,而一直疼爱她的纪家人,包括未婚夫,都开始嫌弃她,将她当做了灾星。

《气运被夺掘了原有的路》精彩片段

“以后这些小事你自己做了就好,不要再去麻烦小雪,她和你不一样,干不惯农活。”

说话的人是一名浓眉大眼的英俊少年,而对面的少女狼狈许多,衣着破旧头发糟乱,脸上还长满难看的疙瘩,整张脸几乎看不清真面目。

“都是借住在纪家的孤女,童萱雪和我有什么不同,不过是你喜欢她而已。”

少年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即不满的看着少女:“关凝,你父母只是农户,但小雪家是书香门第,就算都是孤女,你跟她也比不了。”

“而且小雪身体不好。你三番两次找她,不就是因为嫉妒么,但再怎么嫉妒你也比不上她。”说罢少年退后两步,目光带着厌恶:“你不要老是肖想本不属于你的东西。”

关凝怔愣看着纪鸿晖背影,良久垂头轻喃:“但我才是那个和你定下婚约的人呀。”到底是谁在肖想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沉默片刻,蹲下来继续洗剩下的衣服,等到傍晚时分,才吃力的提着洗好的衣服回到纪家。

纪家,纪明达和刘氏正笑盈盈的同一名明媚少女在说话,看到她进来,刘氏便眉头一皱:“你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去了,都在等你吃饭。”

关凝看着桌上早就开动的饭菜,默不作声。她得先去把衣服晒好,才能上桌吃饭,不然衣服没及时晾,皱了,刘氏一样会责备她。

这期间刘氏一直抱怨着:“手脚一点也不麻利,洗件衣服都慢吞吞的,这个丧门星,明知道自己生来不详,给我们纪家带灾带难的,还不知道多做点活计回报,个不知道感恩的白眼狼......”

她嗓音尖锐刺耳,话语刻薄不堪,期间没一个人阻拦,最后还是明媚少女开口:“伯母算啦,关凝她也不是故意的。”

刘氏立刻被安抚住,等关凝过来还说:“要不是小雪心地好,我才懒得等你。”

关凝看着这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沉默坐在角落吃起桌上的残羹剩饭。

明明,今天去洗衣服,该是她和童萱雪一起做的,但这些都被纪家人和童萱雪默契的‘忘了’。

等吃完饭,纪家人和童萱雪说说笑笑的离开,徒留关凝收拾残局,她收拾好所有东西后才回到自己那间阴冷潮湿狭小的柴房。

从破洞的窗边她看到童萱雪被所有人围绕着,纪明达和刘氏格外的慈爱,纪鸿晖也就是先前在河边警告关凝的少年眼中遮掩不住的爱慕,纪鸿熙沉默但显眼的钦慕。

关凝有些茫然,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成了纪家人人厌弃的存在呢?明明刚开始住进纪家的时候,她也是被纪家捧在手心里呵护疼爱过。

但一切在在她不小心撞到头,额头留下一大块疤,后来脸上又莫名长满疙瘩后变了。

等等,她是为什么撞到头呢?对了,是因为童萱雪,童萱雪不小心把她推推倒在地,额头被尖锐石子划开。

那会儿之后,纪家人责备童萱雪,差点把她赶出去,可转眼就因为童萱雪的哭泣心软,大家轻而易举的原谅她的不小心。

容貌于女子是何等重要的事,关凝不恨童萱雪只怪自己不小心,郁郁寡欢很久,而这似乎成了她‘不够大度’的证据。

慢慢的,大家就‘忘了’一切起因是童萱雪而起,只记得她的怨怼,似乎变成现在这样全都因为她自己心思不纯......

关凝愣愣的看着自己一双粗糙的手,幼年时父母还在,甚至舍不得让她拿针,但现在为了在纪家生存,几乎纪家所有家务都是她在做。

纪明达和关凝之父情同兄弟,曾在关父临终前发下重誓,说一定会把关凝当亲生女儿一般抚养长大但他早已忘记曾经的诺言,只觉得家里多个外人格外碍眼。

刘氏以前性子虽有些直接爽利,但自来对关凝很好,特别怜惜关凝年幼失怙,现在却整日嘴里骂关凝是丧门星,整天觉得关凝迟早有一天克着自己一家。

而纪鸿晖更是她定下婚约的未婚夫,两人哪怕没有男女之情,也是自幼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年幼时纪鸿晖还把她护着身后,为她教训过村里那些欺负她的熊孩子,可现在他所有的疼爱都给了另一个人......

还有纪鸿熙,幼年时经常跟在她身后姐姐姐姐的喊着,不带他玩便会哭闹,可现在他心底的姐姐成了童萱雪,关凝在他眼里只是一个蠢笨丑陋的外人。

此时童萱雪玩够了要回房间,关凝赶紧凑在窗边眼巴巴望过去,房门推开便看到里边一张精致华丽的拔步床,那是关凝父母给她留下的嫁妆,但现在这些都归童萱雪所有。

关凝好像要回那张拔步床,想要回娘亲自帮自己缝制的被褥和帘帐,对面童萱雪仿佛注意到她,对她露出一个纯洁的绚烂的笑容。

关凝呆愣愣的看着,童萱雪确实很好看,肌肤似雪、明媚皓齿,笑起来更是灿若星河,但就是看着有些眼熟。

童萱雪和她一样父母双亡被纪家收留,明明记得初见时是个留海盖过眼睛,安静到有些阴沉的女孩。

可现在,童萱雪那样明丽灵动,而自小乐观的关凝仿佛跟童萱雪互换了。

互换?关凝忽然想起,她一直觉得现在的童萱雪异样的眼熟,可总不记得童萱雪到底像谁,现在她才想起来,童萱雪不是像极了两年前脸还完好无缺的自己么。

但这怎么可能?两个人的容貌怎么会被无缘无故的调换过来?

关凝疑惑不解,她下意识跑去敲纪鸿晖的门,纪鸿晖曾一度是她最信任的人。

纪鸿晖打开门见到她便露出厌恶的神色:“你又想耍什么花招,我告诉你绝不要打着使计让我负责的主意。”这门婚事他迟早会退了。

关凝摇摇头说:“我没有这个意思,阿晖你还记不记得我前几年的样子,你不觉得童萱雪现在和那时候的我很像吗?”

纪鸿晖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小雪怎么可能会和你像,你去照照镜子好不好!”他的话语是那样不留情面,哪怕早就承受过更苛刻的怨怼,关凝也不由得心里一刺。


“以后不许叫我阿晖!”说完这句话纪鸿晖便毫不留情的关上门。

关凝在门边沉默半响,还是咬牙朝另一个房间过去,虽然很难过,但她更想知道事情真相。

她去敲纪明达和刘氏的门,开门的是纪明达。

关凝目光带着希冀的问:“纪伯父,你还记不记得我两年前的样子,就算不记得,您也一定记得我父母的模样对不对,您不觉得童萱雪和过去的我很像吗?”

纪明达拧着眉不赞同的看着关凝,目光透露出来的失望让她感到难堪。

这是刘氏也披着外套过来,一见关凝破口大骂:“你失心疯了,在说什么胡话,小雪那么乖的好孩子,你就算再嫉妒也不能这么胡思乱想吧,我告诉你,你和她就是一个天一个地,比不了。”

难道真的是她臆想?两年里备受冷落,看着童萱雪获得所有人喜爱,她当真如他们所说对童萱雪心生嫉妒,才会生出她们两人互换身份的妄想?

她摇摇头,觉得不对,如果是妄想,她怎么会把过往的点点滴滴记得那么清晰。

关凝反驳:“你们真的不记得了吗?两年前她刚来就是我现在这样......等等!”

她抬头仔细看着两人,忽然察觉不对,因为这两年的遭遇,她整个人愈发自怨自艾,不愿意和人交流,已经好久没有正经抬头和人好好说话了。

她这才发现,原来不止她自己面貌发生巨大变化,纪明达和刘氏也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变了。

纪明达是极具魄力之人,年轻时和关父外出打拼下偌大家业,回来后便建起这间青砖瓦房的大院子。

曾经的他高大挺拔、豪迈仗义,且好善乐施,现在却佝偻着背,目光浑浊,面上满是沧桑,跟寻常老农一般无二。

而原来的刘氏虽泼辣,但讲道理,谈不上国色天香,也算这十里八乡有名的能干人,可现在她给人留下的只有尖酸刻薄。

但为什么他们变成现在这番模样?

刘氏还在喋喋不休的谩骂,关凝忽然想起什么,转身跑去拍另一个房间,没多久就叫醒刚歇下的纪鸿熙,纪鸿熙阴沉不满的看着她。

关凝喃喃:“没错,你也变了。”

幼年时的纪鸿熙玉雪可爱,像女娃娃一样漂亮,且活泼机灵极为讨喜,但现在的他肥胖粗苯,性格也阴晴不定。

由于时常和纪鸿晖打交道,关凝没觉得他外表有哪里变化,可也记得年少时的他明辨是非,远没有现在的无礼偏执。

刘氏看她动作,追过来谩骂:“你个灾星作死啊!”

“您不记得我,总记得小熙小时候吧,他小时候没这么胖的!”关凝拉着刘氏:“是童萱雪,一定是她,自她来后我们都变模样了。”

“你又攀扯小雪。”刘氏叉腰:“我们哪里变了?要说有变化那也是你这个灾星带来的!”

每次都这样,家里都说童萱雪是福星,她是灾星。

可童萱雪没来之前,关凝和纪家和和睦睦没出半点事,反倒是童萱雪来之后,纪家家境每况愈下,阿晖和小熙都不得不放弃念书,且家里面临几次大难,只有靠近童萱雪,才能免于一死。

也正是因为只有待在童萱雪身旁,才能侥幸逃生,所以大家渐渐把童萱雪看做福星吧。

关凝不死心道:“既然如此就叫她出来对峙。”她莫名就知道童萱雪一定知道真相。

童萱雪听到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关凝,眼眸闪过不易察觉的怜悯、得意,面上轻声细语道:“阿凝你来找我有事吗?抱歉,不是我不想让你进来住,但我睡得轻,自上回我们住一块,我一整晚没休息好,病了三天,我实在不好意思再让她们担心了。”

“我不是说这事。”关凝问童萱雪:“小雪你还记得你刚来纪家的时候吗?”

童萱雪面上闪过一丝不悦,那是她穿越之初最狼狈的时期,她根本不愿意回想。

“那时我父母刚过世,沉溺哀痛,很多事都不记得了。”

关凝抓着童萱雪的手:“就是初见面的时候啊,你刚来不肯和人说话,还是我安慰你许久,你有没有觉得,现在的你和那时候我好像。”

【警告!女主觉醒自我意识,察觉到宿主异常,请宿主尽快阻止女主继续觉醒!】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童萱雪脑海里响起,她看着关凝的目光徒然变冷,先前带着高高在上的鄙夷,现在却仿若看待一个死人。

但关凝根本没注意童萱雪的眼神,只心惊疑惑,刚刚是谁在说话?!

那个声音冷冰冰的,莫名其妙出现,可这附近分明没有外人?难不成这世上真有妖魔鬼怪?而且宿主和女主是什么意思?

“反正这两年女主的气运已经被我吸收的差不多了,只要女主彻底消失,觉不觉醒也没关系了吧?”童萱雪已经在心底问系统,但关凝根本不知道童萱雪的想法。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

什么没错?那个声音又响起了,关凝还没想明白是什么意思,就被童萱雪拽着往外走。

关凝想要挣脱,然而看似柔弱的童萱雪力气格外大,营养不良且因做活亏了身子的关凝根本不敌,只能被童萱雪拽着往外走。

她无奈,只能大喊:“纪伯父,伯母,阿晖,小熙!你们救救我!”

童萱雪半点都不急,笑吟吟看着不远处纪明达等人:“伯父伯母,我跟阿凝说点女孩子的私房话。”

刘氏爽快答应:“去吧,记得早点回来休息。”还嘱咐关凝:“你看着点,要是小雪出了什么事,小心你的皮!”

关凝被童萱雪拖拽着,眼睁睁看着纪明达他们严重冷淡的、毫不在意转身回房,眼底的期待变得黯然。任由童萱雪把她拽到一处昏暗偏远之地。

“没有人会来救你。”耳边,童萱雪用甜美可人的声音说出最恶毒的话语:“你到现在还没认清楚自己是多么讨厌的存在么?!”


童萱雪最讨厌的就是那些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主,关凝就是《娇宠童养媳》的原女主。

明明就是一农家孤女,偏偏因为纪家人品好重情谊,占据纪鸿晖的嫡妻之位,还被日后会叱咤朝堂的纪鸿晖一辈子捧在掌心里。

而她最喜欢的就是夺走女主的气运,把这些女主狠狠踩在脚下,看到她们摇尾乞怜狼狈不堪的模样。

她伸手羞辱性的拍拍关凝的脸,随即又因为关凝脸上的疙瘩嫌恶的将手指在她衣服上擦了擦。

关凝面色平静:“你要对我做什么?”

她被童萱雪算计太多次,早就看清童萱雪隐藏在暗地里的心眼。

比如每一次干活的时候童萱雪总会有‘意外’,慢慢的分配给她们两个人的活,就变成了她一个人的,就像此次洗衣服,童萱雪甚至不许她用家里的热水,寒冬腊月还逼着她去江边。

连她原来居住的房间,都因为童萱雪‘身子柔弱’需要静养,被让了出来。

但至少表面上童萱雪从来不亲手动强,都是使些心计,正因此她才会去找童萱雪对峙,她不明白为什么之前一直以柔弱良善示人的童萱雪会突然改变态度。

童萱雪轻蔑道:“谁叫你想起了不该想起的事,也怪不得我出手。”区区一本书中的角色,哪怕是女主又怎样,都让她夺走气运,就缩在角落里苟延残喘不就好了么?

偏偏关凝竟然觉醒自身意识,还发现两人面貌调换的事,童萱雪自然不容关凝再活下去。

她一把掐住关凝的脖颈,力气极大,关凝窒息的难受,可怎么也挣脱不了。

谁,有没有谁能来救救我?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小雪?”

是纪鸿晖的声音,关凝目中露出希冀的光芒。

“啧。”童萱雪无奈放下手,纪鸿晖是男主,不像纪明达那些配角好糊弄,而且她还想等纪鸿晖以后登上高位气运最盛的时候,再掠夺他全部的气运。

她放开关凝,转身对纪鸿晖甜甜一笑:“二哥,我在这里。”纪鸿晖在家里行二,关凝因恪守规矩,哪怕有婚约在,也没这么亲昵的唤过他。

纪鸿晖走了过来:“我听说你在外面,这么晚了有点担心过来看看。”

“我没事。”童萱雪甜甜一笑。

“阿辉。”关凝捂着脖子,半响才艰难的喊。

纪鸿晖下意识便把童萱雪拉到身后:“你怎么也在?”还问童萱雪:“小雪,她有没有伤害你。”

关凝费力:“不是的,是她,童萱雪刚刚要掐死我。”

纪鸿晖失望道:“你平时嫉妒小雪也就算了,竟然编的出这样的谎话,小雪天真善良连蚂蚁都不忍心伤害。”

童萱在纪鸿晖身后笑着看关凝,目光里满是不屑,似早就料到这般结果。

关凝黯然惨淡,她还在期待什么,纪鸿晖早就不信她了,甚至恨不得早早甩开她这个拖累。

纪鸿晖懒得看关凝,只对童萱雪说:“小雪,现在天气这么凉,我送你回去。”

童萱雪望着关凝,目光里带着不怀好意:“二哥,方才关凝说,我注定房间是她的。”

关凝不可思议看过去:“我没有这么说。”她在意的从来不是房间,而是父母留给她的拔步床。

“你怎么又因为这事闹腾。”纪鸿晖径直训斥关凝:“之前不是说了小雪身体不好么,你五大三粗的住住柴房怎么了。”

说罢他安慰童萱雪:“你别理她,这里是纪家,什么她的房间,我们家的房间,我想给谁住就给谁住。”

童萱雪便道:“可她若一直想着此事,老盯着我,我会害怕。”

“你说的对。”纪鸿晖想也不想便对关凝下判决:“那你今晚在外待着,等什么时候想通了再进院子。”

关凝错愕:“你想冻死我?!”这么冷的天气,她衣服本来就单薄,在外待一晚,半条命就去了。

纪鸿晖不满:“谁叫你这么恶毒。”说罢他拉着童萱雪往回走。

关凝赶忙蹒跚着去追他们,正当三人纠缠之际,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响起:“你们在做什么?”

纪鸿晖错愕的看向不远处:“大哥?你怎么......怎么这个时候回来?”

一名器宇轩昂的男子大步而来,来人是纪家长子纪鸿卓:“书院放假,前几日便出发,在路上耽搁了,此时才到家。”

关凝看见纪鸿卓回来松了口气,虽然纪鸿卓常年不在家,但他是家里唯一的秀才,地位不凡,且为人正直,想必他能还自己一个公道吧。

这时,她又听到了先前那个冰冷的声音。

【扫描到S+级气运者纪鸿卓,宿主是否选择攻略。】

唉......爱什么丝?什么叫攻略?

关凝又听到了那个声音,她下意识就看向童萱雪,虽然童萱雪没表现出任何不对劲,但关凝本能觉得这个声音和她有关。

此时童萱雪目光灼灼盯着纪鸿卓,兴奋的跟系统道道:“当然要攻略,S+级别气运者怎么能放过。不过这人什么来头,怎么会比男主纪鸿晖和女主关凝的气运还要高?”

【纪鸿卓是纪家天赋最高的人,他以外身故后,男主继承他所有财产才达到后期的高度。】

“原来如此,就是男主的金手指外挂呗。”童萱雪了然,她巧笑嫣然看向纪鸿卓:“是纪家大哥吗?”

纪鸿卓没理童萱雪,只问纪鸿晖:“你刚刚在做什么?”

纪鸿晖一下子脸涨得通红:“没......没什么。”被童萱雪迷惑心智后,他可以理直气壮欺压关凝,却没办法对自小敬仰的大哥说出心中的不堪。

纪鸿卓看向关凝,关凝下意识的垂头,不肯让人看见自己的相貌,身形也跟着佝偻几分,但纪鸿卓没有露出任何鄙夷神色,只说:“我记得你与关凝自幼便定婚了。”

“是这样,但......”纪鸿晖张口便想解释,但他现在喜欢的人是童萱雪。

话没说完便被纪鸿卓打断:“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他望着纪鸿晖目光没有失望和斥责,但透露出来的含义足够令纪鸿晖明了。

纪鸿晖目光黯然几分,下意识便退后两步,离童萱雪远了些:“大哥我知道了。”童萱雪看到纪鸿晖动作,眸光冷了冷。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