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橙子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 > 全部小说 > 其他类型 > 五灵根修仙传

五灵根修仙传

翻书忘忧愁著

其他类型连载中

陈烨被车撞后魂穿修仙世界,意外开启了被称为废材灵根的五灵根的修练之法。于是陈烨的修士生涯就如开挂一般,最终走上修士巅峰成为仙人。

主角:更新:2024-03-04 11:26:37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五灵根修仙传》,由网络作家“翻书忘忧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烨被车撞后魂穿修仙世界,意外开启了被称为废材灵根的五灵根的修练之法。于是陈烨的修士生涯就如开挂一般,最终走上修士巅峰成为仙人。

《五灵根修仙传》精彩片段

陈烨坐在小院中呆愣愣的望着天空,他实在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穿越大军的一员。自己好好地过个马路,结果一辆豪车不管不顾撞飞了。飞起时,赫然见驾驶座上是一位一脸惊恐欲绝的美女,又是一位把油门当刹去的女司机。

可陈烨没想到的是,自己的魂魄没去阴曹地府,反而阴差阳错地穿到了一个修仙世界,附身在了一位叫陈夜的少年修士身上。

陈夜,一位普通的农村少年,如果不是六岁那年有寻灵使去他的村子搜寻有灵根的孩童而检测出他身具灵根,那他这一生也会和父辈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娶妻生子直至老去。虽然陈夜检测出了灵根,可却是五灵根。这种灵根,又被称办废材灵抠,没有任何一个宗门会收。那寻灵使一脸嫌弃地踏上飞剑飞遁而去,又白忙活了。

可陈夜的爹却动了心,修士,那可是他们这些凡人遥不可及的存在,要是家里能出一位修土,那祖坟冒的就不是青烟,而是冲天的烈火。灵根不好,那乜是有了灵根吗,没看咱村子里二十多个孩子,就我家夜儿测出了灵根。你寻灵使嫌我家夜儿灵根不佳不收,可我家夜儿入宗门修行那是板上钉钉地。

无怪陈老爹对此信心十足,因为几百年前陈家先祖曾救过一位重伤垂危的修士。修士临走前留下一道信符,言若有事就打开信符,他瞬间就能感知赶来。这信符一代传一代,这代就传到了陈夜他爹的手上。既然有个这个关糸,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陈老爹怀着激动的心,用颤抖的手打开了那道信符,却见一道光华闪过,然后信符自动燃起,片刻只后只余一点灰烬,别的啥也没有。陈老爹懵了,这是信符年久失效?还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抑或是仙人忘了这事?陈老爹失望地走到院子里,他仰天长叹,很想来上一句:“祖宗唉,当年你可能错付了?”

可是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吓了陈麦爹一跳。

“是你打开的信符,陈三姓是你什么人?”杨士元准备好了材料正要炼丹,忽然一道信息进入识海,这信息是几百年前自己留绐救命恩人的。当年的自己才是筑基没多久,在一次外出做任务时遭了别宗修士暗箅,勉强逃离了危险,可重伤之下已无力飞回宗门,到了恩人的村子上实在灵力不济而摔了下去,幸好得恩人搭救,自己才免于一死。临走时留下一道信符,让恩人若有要事打开信息即可。几百年过去了,信符却在今天被打开了,难道恩人有事?杨士元寻到了信息发出之地,却见一汉子正仰天叹气,知道这是恩人的后人,却不知是那一代后人,故此出声询问。

陈老等惊吓过后闯声看去,却见一着青色衣袍的中年人站在那里。面部丰神如玉,颔下长须飘飘,那叫一个仙风道骨。能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此,这是啥?这是仙家手段啊,这位肯定就是当年的修士了,几百年过去,肯定已是修成仙人了。

陈老爹顾不上回答问题,赶紧跪下磕头:“仙人,仙人你来了,小的见过仙人。”

杨士元袍袖轻拂,一股柔和的灵力托起了陈老爹:“不必多礼,陈三娃是你什么人?”

陈三娃,陈老爹想了一会才想起来,这不就是传下信符的先祖吗。他低头扳着手指:“那是小人的曾曾……曾祖。”

这个应该假不了,此人身上还有信符残留的一丝信息。再说那信符,没有陈三娃的血脉是打不开的。可看此人这样,也不象有什么大事发生啊?

杨士元再问:“那你有何事需我前来?”

可再听陈老爹说了因由之后,杨士元不由心中大喜,这不但报了恩,还收了徒,传出去,这可是一段佳话啊。

可再看了陈夜的灵根后,杨士元就犹如当头被浇了一盆冰水,心里拔凉拔凉的。就这资质,让我一元婴修士收为徒弟,我元婴修土的面皮还要不要了。可不收吧,这恩情就还不上,修士之中最重因果,这还不上的恩情若是成了心魔,万一在突破境界时发作,轻者掉阶,重者身死道消。罢了罢了,我领你进宗门,可修行全看你个人。收徒,开什么玩笑,我一元婴修士收一个注定无望筑甚的五灵根为徒,我不要面皮的。

就这么地,陈夜进了飞龙宗开始了他后修士主涯。

飞龙宗乃是青州修行界的一哥,也是青州所在的张家界的扛把子,就是在张家界,杨家界,袁家界这三仙界的修行界中,也是顶尖宗门之一。其宗门的始祖飞龙真人当年手持长剑,以一手飞龙九式纵横三仙界,压得各宗高手那是噤若寒蝉,当时的三仙界是飞龙一出,三界变色,飞龙真人用自己的实力书写了三仙界修行者的一段传奇。

杨士元领着陈夜回宗去了执事堂登了记,还收其做了记名弟子,留下一句有事可去找我后就回了洞府,陈夜也从此成为飞龙宗的一名外门弟子。

飞龙宗座落于飞龙山中,因其山形似龙而得名。龙头峰乃宗门掌门一脉所居,此乃飞龙真人嫡传一脉,专修剑,又名剑峰。龙爪四峰左右对称,乃当年飞龙真人手下四名长老所居,传到如今,逐渐形成了一峰主炼丹,一峰主制符,一峰主阵法,一峰主炼器的局面,也因此又名称其为丹峰、符峰、阵峰,器峰。龙腹乃内门弟子居所,外门弟子只要筑了基,那就晋升为内门弟子,别看内门外门只有一字之差,可其待遇却有云泥之别。就拿灵石来说吧,外门弟子每月有两块的月例,内门弟子却是十块。无外乎外门的弟子都拚了命的修练,争取早日筑基成为内门弟子。月例多不说,成了内门弟子,才有宗门长老会注意到你,若是入了哪位长老的眼,被收为弟子,那就一步登天了。余下的龙尾巴,自然就是外门弟子的居所了。

陈夜入宗十年,也从一个懵懵然的孩童长成了少年,十年的修练,只是到了炼气二层,当年要一心成仙的雄心壮志也在这十年修练中消磨殆尽。资质就是资质,这个不是你有雄心壮志,勤杳修练就可以弥补的。十年,修练快者也筑基成为内门弟子,最差者也|是练气六层了,已能去执事堂按外出宗门的任务了。修练十牟,陈夜也知道了自己的灵根不佳,五灵根又被称为废材灵根,别说飞龙宗这样的顶尖宗门,就是三四流的宗门都不收。无他,你用无数的资源却培养出一位注定不能筑基的修士,那你这是培养了个寂寞?当年如果不是杨士元带目来的,陈夜都不能入宗,毕竟一位元婴修士的面子宗门还是要给的。陈夜不是没去找过杨士元寻求帮助,好歹我也是你的记名弟子,你不能撒手不管啊。可他小看了练气和元婴之间的巨大鸿沟。每次去,都被告知杨长老正在闭关,次数一多,陈夜也明白这是不愿见自己,也就息了那想法。

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修士之间也不例外,捧高踩低在实力为尊的修士中更甚。十年修练到了炼气二层的陈夜就成了飞龙宗外门弟子的名人,他创下了飞龙宗前无古人,后面也不会有来者的修练速度。外门弟子虽然不是全都认识陈夜,可全都听说过陈夜。

再陈夜找了多次杨士元无果后,一些原先顾忌陈夜有人只敢背后冷嘲热讽的外门弟子,可知道人陈夜求授无果后,就喷到了陈夜当面。少年心性哪里受得了这个,胀红了脸的陈夜就与师兄们争吵起来。究竟还只是一位涉世不深的少年,被人一激就与人上了演武台。

宗门规定,弟子之间严禁私斗,有恩怨的话,那双方就约好去演武台上一决高下,允许打伤,但不允许打死打残。于是陈夜被胖揍了一顿,浑身是伤的陈夜回到住处后暗自伤心落泪。他气自己资质不好,又气杨士元带他来宗门后撒手不管,以致于自己现在受辱。可那曾想气极攻心,就这么的去了。

于是乎,陈夜去了,陈烨来了。

陈烨来了,养了两天伤,顺带捋清了原主的记忆。他在心中默念,你就放心的去吧,我会替你好好地活下去,有机会的话我会去替你孝顺一下生你养你的爹娘的。也许冥冥之中自有感应,默念完的陈烨就感觉浑身轻松起来。

无数的小诜中都写着穿越者都有系统的配置,那自己是不是也有系统的标配?陈烨试着用各种方式呼唤,可就是没有回应。无数次的呼唤无果后,陈烨放弃了,不是说系统只会迟到,但不会缺席吗,爱啥时来啥时来吧,现下还是修练吧,虽然注定无望筑基,可是能增加自身的实力这总归还是很好地。

修士的修练,根据自身灵根的不同,运转不同的灵法来吸收空气中蕴含的不同的灵气。这样修士身具灵根多寡的优劣就体现出来了,单灵根者只需吸收一种灵气即可,所以进阶神速,而双灵根都却需吸收两种灵气,那就缓慢许多。而陈烨的五灵根却必须吸收五种灵气,其修练速度之慢那就可想而知。资质如此,陈烨也只能认命,毕竟不是谁都是老天爷的亲儿子的。

陈烨忽然突发其想,五行相克却也相生,既然相生,那可不可以让五行灵气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的转动起来,形成一种新的灵气?说干就干,陈烨用意念感知着丹田中青黄赤白黑五色灵气,让它们相生转动,试试就试试,失败了又如何?大不了从头再来,反正自己还炼气二层。

丹田中的五色灵气在意念的操控下还真的就转动起来,随着五色灵气的转劲,丹田中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气漩,而五色灵气也在转动中逐渐相融相合,变成透明。而气漩的转动,却让陈烨无需运转五行灵法,灵气自动通过身体吸入丹田。这,这是开了个外挂?不对,这是内挂,那能开内挂的五灵根真的是废材灵根吗?

陈烨喜不自胜,激动地在小院中走来走去,有此内挂,别说筑基了,结丹成婴也许不再是梦想。忽然丹田震动,陈烨感党丹田应该扩大了一些,这是突破了,到炼气三层了。

如果原主还在的话,那一定会热泪盈眶,不容易啊,终于到炼气三层了。要知道,炼气三层是一道大坎,严格来说,只有到了炼气三层的修士。才能正式称之为修士。炼气三层,脑子中的意念才能转化为神识,有了神识的脑子,那就不再是脑子,雅称识海。有了神识,才可以修炼各种法术,技艺。在储物袋中取东西,也不用用手伸进去摸,而是神识一动即可。

而欣喜中的陈烨没有注意到,从他突破到三层时,微风渐起,住处上空悄然聚起了一片乌云。忽然,一道细细的闪电劈下,正中沉浸在突破喜悦中的陈烨,随后响起了不甚响亮的雷声。还没等陈烨回过神来,乌云已是四散,阳光依然。

陈烨有些懵,这是啥情况,好好的怎么挨雷劈了?不过,别说这被雷劈了一下还挺舒服的,全身酥酥麻麻的。这时的陈烨还没朝雷劫那方面想,毕竟练气三层就有雷劫,这可从未听说过,修士都是在结丹时才有雷劫。直到突破炼气四层、五层时都挨了雷劈,一次比一次规模大,那时陈烨才明白自己确确实实地在炼气期就有了雷劫。陈烨没有注意到,随着闪电劈下,识海有了些晦涩难明的存在,直到等他结丹后他才明白,那是各种法则,无怪乎自己可越阶杀敌,身具法则之力,越个阶那还不是轻轻松松。

炼气三层,可以去藏书阁挑选功法修习,这是原主从修炼那天起就想去而没去成的地方。

藏书阁巍峨高大,建造的时间应该很是久远了,靠近它,就能感觉到古朴厚重中有着岁月沧桑的气息。听说里面收藏了好几万种功法、法术、技艺等书简,一个宗门的底蕴深厚由此可见一斑。

大门两侧各有一老者坐于桌后在那闭目养神,这应该就是书阁的值守长老了。陈烨来到东侧长老处弯腰施礼,刚要开口询问。老者眼皮都没翻道:“规矩都在门口的牌子上写着,自个去看就行了。”

老者心里却是暗自嘀咕,这种资质的宗门怎么也收,十年才到炼气三层,传出去还不被别的宗门笑掉大牙。要是关系户进来的,那领他入宗门之人又是个什么意思?你带来的人,你就是用丹药砸也把他砸到七八层去啊。

大门左侧墙上嵌有一块看不出什么材质的牌子,上面写着:凡弟子要入藏书阁者,须验证身份铭牌,每名弟子每次最多可挑选书简三枚,挑选过书简的弟子,须得满六个月才能再次来挑选。

宗门这规定很人性化啊,既防止了弟子贪多嚼不烂,又让弟子有时间消化消化挑选的书简。门框上有凹槽,和身份铭牌大小一样,想来就是用来验证的。陈烨神识一动,铭牌就出现在手中。从此以后不须再用手伸进储物袋中摸来摸去了,想想都很激动。铭牌往凹槽上一按,一道光华闪过,人已在书阁之中。

听说终归是听说,可当亲眼看着这一排排的书架,带给陈烨的除了震憾还是震憾。书架的正面都标有名自的功法名称。剑术类的书架就在不远处,陈烨径直走了过去。如果是只允许选一枚书简,那就只好选剑术。这是陈烨来藏书阁的路上就深思熟虑的。无数的仙侠小说中都写了,剑修乃修士中攻击力最强,号称一剑破万法,一剑既出,无法不破。当然,陈烨还想能御剑飞行后,试试脚踏飞创在空中飞行的感觉,那感觉不要太爽。

书架分上中下三层,上层的第一个盒子下的小牌上写着这个盒子的剑术名称:飞龙九式。

这个陈烨知道,飞龙九式乃本宗飞龙真人所创,当年的飞龙真人凭一手飞龙九式一剑压三界,至今三界之中还流传着他的传说。这么刁的剑术,不选它那就没天理了。

三个选择,一选有了,那二选就炼丹术吧。修炼,特别是想舒舒服服的修炼,没有财力的支撑那是不可能的,而炼丹师就是修士中公认最富有的。陈烨去丹术的书架处选了初阶炼丹术,凡事不能好高骛远,万丈高楼还得平地起呢。这第三选,陈烨思虑了一会,决定选制符术。平时多制些符,对敌时就算不能凭此克敌制胜,也可对对方造成很大的困扰。

出了藏书阁,依旧来到东侧的长老处,把书盒放于桌上,弯腰施礼。没办法,陈烨试了,书盒打不开,盒上应上设有禁制,那只好求助于值守长老了。

老者这次倒是睁开了眼,懒洋洋地道:“三块灵石。”

陈烨不明所以,不过按照吩咐做就是了。拿出三块灵石放于置上,只见老者左手抚于书盒之上,也没见有其他动手,书盒就开了,盒中是一枚白色的玉简。老者右手中突兀地出现了三枚白色玉简。老者左手拿出盒中的王筒,右手的三枚玉简则是放两枚于桌上,余下的一枚则是与左手的玉简合在一起。

这就是小说中写的拓印吧,还真是神奇。也难怪得到了炼气三层才可以来藏书阁中挑选功法。这玉筒,没有神识,你也读不了信息啊。

片刻之后,玉简分开,盒中的玉简则再置于盒中,而拓印的玉简就置于桌上。佘下的两个盒子老者依法炮制,然后把三枚玉简一推,顺手收了灵石。再对着三个书盒袍袖轻拂,书盒就飞入了书阁之中,想来应该是归于原处了。

老者不开口,陈烨也知道已经拓印完成,弯腰施礼,收了玉简转身离去。

老者低声嘀咕:“这孩子倒是挺有礼貌的,就是修行慢了点。”

回到住处的陈烨决定先学炼丹,学会了炼丹才会有源源不断的灵石,而修炼,没有灵石是玩不转的。把那枚丹术玉简贴上额头,还动神识,一股信息就进入了识海。

炼丹其实并不复杂,只是把配套的药材中的精华提出融合成丹就可。难的是怎么怡到好处的掌握火候,火小了提不出,火大了则精华流失。而要做好这些,探明药材中的药性可是至关重要。而要探明药材中的药性,则非得木灵根不可,这也是大多数炼丹师都是木灵根的缘故。当然也有别的灵根修士成为炼丹师的,只是炼出的丹就不如木灵根炼丹师炼出的丹品质好。

要炼丹,丹炉是必须得有的,只是自己灵石所剩无几,不知能从宗门贷些灵石吗?

寅时三刻,这个时刻的执事堂人是最少的,领任务的弟子早已领完任务去做任务了,而交任务的则大多在下午。陈烨特意挑的这个点来的,不然一早上领任务的弟子那么多,执事堂的弟子哪有时间给你问东问西。

执事堂是宗门很重要的一个堂囗,新来弟子的登记,内外门弟子的月例发放,内外门弟子做任务都是在这里进行的。所以执事堂的大厅很大,不然也容不下内外门上万名弟子在此做任务。光是执事堂在大堂做事的弟子就有上百名,那一溜桌子在大堂拼成一个半圆状,上百名弟子就在桌后收发任务,换领物品。

陈烨瞧见有闲下来的执事弟子,还是个熟人,叫赵岷,以前做任务大多都经过他的手,此人给原主的感觉很不错,陈烨径直朝赵氓那里走了过去。

“你好,赵师兄,我和师兄打听个事。”陈烨来到近前问道。

赵岷心中暗语,这位陈师弟这养了几天伤,这不来做任务却打听事了,他打听的是什么事呢?可面上却是微笑应道:“陈师弟请请,只要师兄我知道的,必定如实相告。”

于是陈烨就问了句让赵岷摸不着头脑的话:“赵师兄,我能在宗门贷点款吗。”

陈师弟今天真奇怪,这问的每个字我都明白,可些这些字连在一起怎么就不明白了呢。赵岷道:“陈师弟,你可否说得明白些,你说的那个贷款我从没听说过。”

陈烨一拍脑门,说漏嘴了,赶紧解释道:“赵师兄,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有点走神了。师弟我想学炼丹,可身上的灵石不够购买丹炉的,能在宗门捏前支取一些灵石吗?”

听到陈烨想炼丹,赵岷这才细细地打量了一下陈烨,原来是突破到炼气三层了,只是你一个才炼气三层的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炼丹,什么叫好高鹜远,你这就是了。陈师弟,等你炼废了一炉又一炉后,你就会后悔今天的选择了。赵岷点点头:“陈师弟,这个还真有。”

飞龙计划,乃是宗门为弟子修炼时灵石不足量身打造的。据说是不知哪任掌门有感于自己在炼气期时因灵石不足而遇到了各种困难,自己所经历过的痛苦,绝不能让后人再重蹈覆辙,特地制定了这个飞龙计划。

宗门弟子若是因灵石不足而导致修炼困难,可向宗门申请提前支取灵石。其额庋是炼气一二层的为五十块,三至六层为一百抉块,七层至练气大圆满为二百块。使用期限为一年,一年内若不能如数归还,那就得按百分之十加收。

陈烨心里直呼,特么的,这不就是另类的花呗吗,只不过使用的时间长些吧了。这个飞龙计划真好,制定这个飞龙计划的莫非也是穿越者?这可是解决了我的大难题了。陈焊问道:“赵师兄,在你这可以申请吗?”

赵岷点点头:“任何一位执事堂的执事弟子那里都可以。陈师弟把你的身份铭牌拿来,这个得用铭牌验证。”

‘陈炫依言拿出铭牌递过去,赵岷接过,在桌肚中找出一枚玉简,把陈烨的铭牌贴上去验了证,又把自己的铭牌也贴上去,他是经手人,也得验证。

把铭牌还给陈烨后,赵岷道:“陈师弟既然要买丹炉,不如就在这买了吧,不然依师弟的修为去坊市的话,危险性是不小的。”

这话正中陈烨下怀,自己一个炼气三层的小菜鸟,去了坊市买到手的品质好坏先不说,遇上心术不正的修士,那就是送货上门的。在没有自保之力的情况下,还是苟在宗门猥琐发育地好。要想浪,等有实力了再说。这个赵师兄人果然不错,可交。

赵岷:陈师弟你想左了,师兄我是单纯地不想让宗门的灵石白白便宜了外人。

陈烨道:“那就麻烦赵师兄了,还有配套的灵药啥的,还请师兄酌情搭配一下。”

赵岷点头,起身去了库房,丹炉不像灵丹啥的常备物品,在堂内就有,得去库房取。不一刻,赵岷回来,连同丹炉一同取回来的还有两个盒子,一为木质,一为玉质。五个瓷瓶,两枚玉简,他一一为陈烨介绍道:“陈师弟,这丹炉是五十抉灵石,那玉盒中是配套的火灵石,火灵石是三十块灵石换一块。木盒中是蓝灵丹的配药七叶一技花,五块灵石,够炼五炉丹的。蓝灵丹其余的药材师弟去采即可。瓷瓶是用来装灵丹后,五个一块灵石。这两枚玉简一为丹炉使用之法,一为蓝灵丹的丹方,每枚一块灵石。师弟看看还需要啥?若是没有,我把剩余的灵石拿给你。”

陈烨大喜,这师兄是真好,都替他考虑到了,灵石剩点就剩点吧,留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陈烨抱拳:“真是太感谢赵师兄了,比我想得周到多了,先就这些吧,等以后我再有啥需要的,再来麻烦师兄。”

一应物品和剩余灵石装入储物袋,陈烨和赵岷告了别。陈烨出了执事堂,赵岷左侧的执事弟子问他道:“赵师兄,刚才那废材用的飞龙计划换取了丹炉,他这是要炼丹,他还真敢想。就怕他飞龙不成成死龙了。”

这话可不用信口胡说,用过飞龙计划的弟子不在少数,成功了自然一切美好,偿还灵石不在话下。可失败的却是绝大多数,失败了,为了偿还灵石,一些弟子铤而走险的去接超出自身修为的任务。为此身陨的弟子不在少数,因此弟子们就私下称其为杀龙计划。

陈烨怎么也没想到,麻烦就在他出了执事堂的门后找上来了。

“唉呀,这不是陈师弟吗,这用了飞龙计划是想一飞冲天呐。”

“王师弟,你这不是废话吗,你不想啊。咱们的飞龙祖师当年可是一剑压三界的主,谁不想成为飞龙祖师那样的修士。”

“吴师兄,我是想,可我却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不像某些人白日做梦。”

陈烨前面三位弟子拦住去路,对出来的陈烨出言嘲讽。我去,这是都想踩老子两脚啊。这修为低,想安安稳稳的修个行都做不到。不过想说得老子发怒,然后再和你们去演武台,让你们揍老子一顿,老子才不干呢,有狗挡道,绕开就是了。

陈烨轻飘飘地从旁边的革地绕过前行,他把三人当空气的行为也激怒了三人。三人几个飞身又拦在了陈烨前面。

“废物,你给我站住。”吴师兄出言喝道。

呵呵,这是给脸不要脸了,那你今天这脸就别要了。陈烨回道:“那废物在喊谁呢?”

“废物再喊你。”话一出口,吴师兄勃然变色,自己这是被套路了。他不禁大怒,这个废物,他怎么敢?他怒喝道:“废物,你敢侮辱我?”

笑话,就你能侮辱他人,人家就不能还回来?陈烨回道:“辱人者,人恒辱之。”

这话对吴师兄有点高深了,他听不懂,不过也知道对他来说不是好话。既然口头上讨不了便宜,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他冷笑道:“有本事的和我去演武台上一见高下。”

特么的,修为低是原罪,是个修为高的都能拿捏一二。不过今天只怕要让你的愿望落空了,陈烨也冷笑道:“要是真有本事的,就在这里动手,我让你三招,来吧。”

三人面面相觑,这是吃定了咱们不敢在这里动手了。因为门规它不允许啊。再说这剧本怎么不对啊。前几天这废材不是这么一激就去了演武台,被人痛痛快快地揍了一顿,今天怎么不应场啊。可现在势成骑虎,你不应场,咱们不好下台啊,不去演武台揍你一顿,咱们脸往哪搁啊。

陈烨:老子有法律,不有门规傍身,怕你们个毛线。原主也真是的,有门规在,你不应战,几个外门弟子又能奈你何。

一个有本事咱们上演武台,一个有本事就在这里开干。一个怒声高喊,一个平心应对。路过的弟子就成了围观的吃瓜群众,二人一这喊一和的引的众人忍不住发笑,这也太搞笑了,这几天的淡资是不缺了。

终于在吴师兄的又一声高喊之后,陈烨长长地叹了气,众人还以为他要服软呢。可陈烨却说了一句让众人摸不着头脑的话。陈烨道:“吴师兄,你身体站直了,千万不要弯腰。”

这风牛马不相及的话让一众人等摸不着头脑,吴师兄也很懵,这个废材的脑回路怎么与众不同啊,我弯不弯腰的和你有关系吗?有好事的吃瓜弟子喊道:“陈师弟,吴师兄为什么不能弯腰。”

这话问出了众人的心声,陈烨慢条斯理地答道:“我怕吴师兄脑子里的水会撒出来。”

众人一愣,接着哄然大笑,这不就是说吴师兄的脑子里装的都是水吗。众人可是开了眼界了,原来损人还能这么损,损人还不带脏字。

被当众如此羞辱,吴师兄一张面皮涨得通红,继而发紫,他神识一动,长剑现于手中,用剑一指陈烨,怒道:“废材,你竟然如此辱我,我今天要杀了你。”

这是要掀桌子不按规短来了,那我再给你加把火,杀我,真当上方的老者是摆设。老者一来,陈烨就感觉到了,这应该是执事堂的当值长老,因为这里离执事堂最近,要是在这里出了事,他应该有监察不力之责,所以二人互喊之时就飞过来浮在上空看戏。

陈烨故意哆声哆气地拍着胸囗道:“哎哟,吴师兄,你这样我好怕怕哟。来,往这里刺,今年不刺,你就是孙子。”

陈烨的语气让人一阵恶寒,他们实在足想想不出一个男人能用这么样的语气说话,有却心道,坏了,这下只怕要出事。吴师兄应该受不了这刺激,能受得了这刺激的都不是一般人,一般人受不了这刺激。

吴师兄只觉得一股无名之火窜上心头,今天不杀了陈烨,那他以后在外门还抬得起头来吗。陈烨带给他的羞辱,他要让陈烨用鲜血来偿还。他双目赤红,举剑就往前冲。

这下可把王师弟和那名弟子吓坏了,你今天要是把人捅了,不但你完了,咱二人也得跟着吃挂落。二人赶紧一人拉住吴师兄的一只胳膊劝道:“吴师兄,冷静,冷静,别冲动,冲动是心魔。”

吴师兄已是状若疯魔,挣扎道:“放开我,放开我,我今天非杀了他不可。”

忽然一阵威压降临,吴师兄瞬间被定住身形。众人一愣,却见一老者已悄然出现在吴师兄前面。众人回过神后赶紧施礼:“见过杜长老。”

杜青山落地就撤了吴师兄的禁锢,又给他施了一个冰心术,让其恢复清明。心中却叹道,此子完了,如此就容易被激怒失去理智,以后的成就也是有限。又看了看陈烨,此子和传言不符啊,看他今天嬉笑怒骂却不形于色,只是如此心性为何修为却如此低下?当然,任凭杜长老想破脑袋也想不到陈烨是焕了芯子的。

恢复清明的吴师兄赶紧对壮长老施礼:“弟子吴天德见过杜长老。”

杜长老淡淡道:“吴天德,你是自己去执法堂,还是老夫命人陪你去执法堂。”

吴天德一怔,这有区别吗,不都是受罚吗。

陈烨,这区别大了,你自己去那叫投案自首,有人陪着去那是抽送。前者是诚心悔过,后者是执迷不悟。这杜长老也是个妙人啊,造择权绐了你,你怎么选择决定了你受到多大程度的惩罚。

王师弟脑子就灵活一些,赶紧道:“杜长老,我二人陪吴师兄一道去执法堂。”

于是杜长老挥挥手对其余人等道:“散了吧,该干吗干吗去。”

杜长老发了话,众人意犹未尽地走了,有爱玩闹的还边走边开着玩笑。

“有本事咱们上演武台。”

“有本事的你就在这里开干。”

“哎哟,我好怕怕啊。”

杜长老看着陈烨,点点头,又摇摇头,就在陈烨以为他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杜长老却飞身而走了。

杜长老的这一番迷之操作让陈烨发了懵,你这先点头再摇头的是几个意思,好坏你说上两句啊。算了,长老的心思咱们还是别猜了,回去做正事要紧。

一场闹剧就此结束,让在场的人没有想的是,这场闹剧,却是让弟子们看到了一务不一样的路。原来修为高的弟子还可以这么怼,不动手只动口的话,谁怕谁啊。一句有本事你就在这里动手,保准让你气得七窍生烟。而这个结果也让宗门高层哭笑不得,宗规是让你们这么用的?成了你们嚣张的依仗。

陈烨阅取了丹炉说明玉简才明白,这是一款特地为炼气期炼丹所制的丹炉。其实,炼气期是不能炼丹的,因为其内在火灵之力转化的灵火还达不到提纯灵药的度,就是炼气大圆满也不行。只有到了筑基期,其灵力发生了质变,才可以满足炼丹所需。炼气期要炼丹,一:依仗地火,这个有限制,需地下有火脉的地方才可以。二:就是这镌刻了阵纹的丹炉,它可以转化火灵石中蕴含的灵火来炼丹。

再把那枚蓝灵丹的玉简贴上额头,片刻之后,陈烨一脸释然。原来蓝灵丹的主材是蓝灵草,如那赵岷所说,这玩意满山遍野皆是,只有一味配材七叶一技花又是醒神丹的配材,所以它就难寻了些,其余的三味配材也是大路货色,好找的很。

陈烨不知道的是,蓝灵丹只是回灵丹的一种,乃是最低品质的回灵丹。而它的主材蓝灵草其实名叫回灵草,因其通身蓝莹莹的,所以又叫它蓝灵草。它和其它杂草一样,一年一枯。可又和杂草不同的是,大概二十多株蓝灵草中,就有一株不枯的。不枯的蓝灵草在熬过寒冬后,其色逐渐转绿,又称之为绿灵草, 绿灵草就珍贵许多,用它作主材炼制的回灵丹称为绿灵丹,绿灵丹比蓝灵丹高上一个品阶。绿灵草再过两年不枯者,颜色转青,为青灵草,青灵草在外已几不可见,只有各宗门的灵药园中有。青灵草再熬过两年,不枯者颜色转黄,为黄灵草。要说青灵草在山野从林中还能寻得几株的话,那黄灵草就里一株也寻不见,这玩意就是在宗门的灵药园中也是极为珍贵的存在。

黄灵草过得两年不桔,颜色转橙,为橙灵草。橙灵草过得两年不枯,为红灵草。红灵草过得两年不枯,为紫灵草。紫灵草,就是在各宗门的灵药园中,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名色灵草为主材炼出的丹也因颜色各异而称呼不同,但都是回灵丹。各色回灵丹对应的各修为境界。

要采蓝灵草,得往龙腹方向去。龙尾巴上很稀少,上万外门弟子,整个龙尾巴上住得满满的,虽然院子不是紧邻,但留有的空间也不适合蓝灵草的生长。出了龙尾巴,就是一片片的树林,树林中参天巨木比比皆是。树木是不能随便砍伐的,怎么砍伐宗门有统一的规划。要不然你砍我乜砍,那再大的林子也禁不住嚯嚯。你炼气期的弟子得生火做饭,那你可以修剪树枝或去执事堂购买木柴。

一入林子,一丛蓝灵草中“嗖”地窜出几只兔子疾跑而去,这就是喜食蓝灵草的蓝灵兔了。兔子好啊,那可是美味,无论煎炸烹烧都不错,光吃小米,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陈烨先不采蓝灵草了,他隐住身形,手中扣了两粒石子,决定先打个兔子改善一下伙食。不多时,又来了两只兔子,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逃走的那几只中的。滚圆的兔眼警惕地转动着,蓝茸茸的耳朵竖的直直的,确定没危险后,两只兔子就跑向蓝灵草。

于是陈烨手中的石子就甩了出去,“嗖”的一声,击中了其中的一只,另一只又疾速跑远了。被击中的那只四脚不停的抽搐着,不一会,它就不再动弹了。

陈烨心里惬意极了,今天晚上的美食有了。看来以后得再搞些调料,林子这么大,不光兔子,山鸡啥的肯定少不了,没调料的话,不白瞎食材了。

要采药材,得先探药性。据炼丹术上所述,只有成熟的药材炼出的丹才是最好的丹,药性不成熟,炼出的丹其品质就次。可要挥药性,非木灵之气不可,可自己的灵气都融会为透明了,不知道还可不可以分离出木灵之气来。

用神识从气漩中分出一缕灵气,还是透明的,不是那青色的木灵之气。只不过既然其中有木灵之气的成分,应该可以用吧。不如试试?反正又没啥损失,万一成了,那我这灵气就太牛了,它可是兼顾了五行之气。

神识运转灵气朝蓝灵草中一探,顿只这一丛蓝灵草的生长状态就了然于心。陈烨真想高歌一曲来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这说明啥,说明我这灵气五行皆可探查。这世上还有谁的灵气能比这还牛?还有谁?

陈烨如法炮制的又采了其余三份配药,各自有五份的量,毕竟那株七叶一枝花也就是五份的量。今天晚上先美食一顿,明天地开干。

可能因为吃的好,一夜好睡。吃过早饭,一切收拾停当,陈烨闭目在心中温习了一遍炼丹术。好,我的九品丹师之路就从今日始。

丹师,分一至九品,只是九品丹师只有传说中才有,现在的三仙界,最高只有八品,而且只有四位,杨家界一位,袁家界一位,张家界有二位,这也为何张家界为三界只首的原因之一。张家界的丙位八品丹师的其中一位就是飞龙宗的。成为九品丹师,那可是每一位炼丹之人一生的梦想。

依次把药材投入丹炉,把火灵晶放入火室,用神识在那开关火的陈纹上一点,丹炉内就燃起了火焰。陈烨紧张地用神识运转灵气观察操控着火力的强弱。第一次炼丹,他也没奢望可以一次成功,失败了不可怕,可怕地是找不出失误之处。虽然说失败是成功之母,可若是找不出失误之处,那么失败的孩子成功就无从而来。

果然,这第一炉陈烨得到了一堆药沫。这是没控制好火力的强弱所制,也是,若是生个火就能炼成丹,那炼丹师岂不是遍地皆是。陈烨平静地关火,冷炉,在等待丹炉冷却的时间中,再回味刚才操控火候吋的感觉,下次好加以改进。看过卖油翁的都知道,诀窍不就是:无他,惟手熟而。

丹炉冷却,清理。在投入药材开始,这一次得到一堆药渣。再关火,冷却,清理,再体会控火上的感觉,再炼下一炉。

好嘛,这次得到了三点黑炭。陈烨却是大喜,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的控火有进步啊,从沫到渣再到这团,一步步再提高吗。接着清理按着炼,没有炼不好的丹,只有不想炼好丹的人。

第四炉,得了三团黑色轻了点们炭团。第五炉,有了四团形状名异的灰色药团。今天就到这里吧,下午再去打点野味犒劳一下自己,采集药材明天再炼。须知丹不是一下炼成的,一味地炼下地只会适得其反,一张一驰才是王道。

这五炉废品,只要是成丹以前的废品,陈烨决定把它们都好好地保存起来,这可是自己炼丹之路上成长的见证。

第二日去执事堂买了七叶一枝花回来接着再炼,果然比头一日操控熟练得多了。炼出的丹团也一炉比一炉多,成色也一炉比一炉好。到了第九炉已是有六粒丹药成形,虽然色泽质地上还不圆润光泽,可已能称之为丹了。再炼第十炉,可火灵石里的火已用尽化为了灰烬,再去买一块火灵石那也不现实,没有那么多地灵石。找人借,外门自己也没朋友,找记名师父。呵呵,还是少跑点冤枉路吧。要不,试试自身的灵气之火?反正就是试试,不行再想他法。

本身的灵火就无须经过火室阵纹转化,直接入丹炉即可。可能是由于自身的原因,操控起来更加由心。于是陈烨这一炉得到了八枚成色不错的灵丹,只是不知道这个成色的灵丹执事堂回收不,回收的话够再买一块火灵石的吗?

虽然不明白自己为何能打破炼气期的灵火不能炼丹的铁律,但是消耗也是巨大的,丹田中的灵气漩涡已是缩小了不少。如果说先前有鸡蛋大小,现在那就只有米粒大小了,连带着周身感觉疲惫,应该是灵气使用过多所致。若是不够买一块火灵石的,那也只能等灵气漩涡恢复了原来大小才能再炼一炉了。

陈烨不知道的是,若不是他识海中那天有随雷电劈下进入的法则中有一道火之法则,就是他五行灵气可以相生,耗费完所有灵气也不足以炼丹所需,即使是最低阶最低品的丹药。真当那些炼丹前辈用无数经验摸索出来的铁律是随便说说的。但有了火之法则的灵火就可以,虽然这道火之法则还很弱,很小,用来对敌攻击或许还力有不逮,但用炼这最低阶的丹药是足够了。陈烨自己都没发现,他识海中各种法则中有一道壮大了一丝丝,那就是火之法则。

许多事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再去执事堂的陈烨回来了就收拾了一下去了新的住处,开启了他在飞龙宗的新生活。

吃过早饭,陈烨正要去执事堂,院子外却传来了喊声:“陈师弟在家吗?”

听声音却像是那执事堂的赵岷师兄,他为何一早就来到我这里?陈烨赶紧打开院门,只见赵岷正站在门外,身侧走有一穿着蓝色葛袍的老者。

赵岷招呼道:“陈师弟,这是咱们执事堂这个月的当值长老吴长老。”

劳动一位当值长老来找我,我身上也没啥闪光点啊?若说有事的话,也就是前两天和吴天德的撕逼大战了。难道这吴长老和吴天德有关系,都是姓吴的,这说不定还是直系亲属呢。这是上门兴师问罪来了?陈烨心中千般揣测,身子却板正地弯腰施礼:“弟子陈烨,见过吴长老。”

反正伸头缩头的都是一刀,还不如光棍点。

吴长老不知道陈烨心中所想,若知道,肯定赏给他两个大逼兜,你小子就会胡乱猜测,此吴能是彼吴吗。他上下打量着陈烨,点点头,吩咐赵岷道:“赵岷,你和他说道说道。”

赵岷躬身应道:“是。”

然后转身和陈烨道:“陈师弟,现下正好有一件适合你做的事。”

炼气七层的灵植夫韩三昨日去了,可他耕种的七亩灵田却得有人去顶上。执事堂在外门弟子中海选了一番,最合适的就只有陈烨←!了。突破到炼气三层,可头耕种灵田了,修为低眼下还种不了七亩。这有啥,先能种几亩是几亩,等修为提升了,种的亩数也就多了嘛。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陈烨的资质,总不能让一位资质比陈烨好的弟子去干这个吧。

当然,做了灵植夫没有多少时间修炼,可宗门不是有优待吗。一:任何弟子不得以任何理由挑衅灵植夫,一经发现,严惩不怠。二:你只管种好你的田,宗门别的任务都可以不做,生活所需月例一样不少。三:每亩灵田的收获,可以留下收成的二十分之一自用。虽然灵谷灵麦珍贵,可你为宗门付出,宗门也不是不通情理。

当然,陈烨若是去做灵植夫,他现下就有一大优惠,飞龙计划的灵石不用还了,韩三的那七亩灵田的收获也算在陈烨的头上。

如此大的优惠力度,陈烨想都没想就应下了。想不应也不行啊,当值长老都找上门来了,你若是推三阻四的不给长老面子,那以后的日子还能好过?这可是长老,不是普通的外门弟子。还不如痛快地答应下来,给留个好印象。

事情既然谈妥,柳长老就回执事堂了,剩下的事就交由赵岷去办。陈烨暗自庆幸自己的当机立断,这柳长老果然是来威慑的。收拾停当,赵岷取出一个飞舟样的飞行灵器,二人踏入,赵岷取出一块灵石按入放置灵石的凹槽之中,飞舟内的阵纹便一道道亮起,飞舟就缓缓地飞了起来。赵岷调正了方向,朝目的地飞去。飞舟上自有灵气护罩升起,保护乘坐之人不受疾风吹袭之虞。

陈烨一路上旁敲侧击的从赵岷处了解到,据说常吃灵米灵麦,对修士的突破有极大的帮助。若是炼气期修士常吃,那突破筑基是板上钉钉。只是这玩意的产出宗门长老们都不够分发的,外们弟子想吃灵米灵麦,只能去外面的坊市购买,宗门里是没有的买。只是这玩意价格有点高,灵米一斤要五块灵石,灵麦要三块灵石,实在不是外门弟子能买得起的。

飞舟飞了一个多时辰到达目的地,据赵岷说此地距离飞龙山有四百多里,乃是宗门的一位长老无意发现此处有一小块地方能种灵植,上报宗门后,宗门正愁宗门内的产生不够分发的,小点也比没有强。四百多里,不还是咱们飞龙宗的势力范围以内嘛。就这么地,宗门派人在此开出了七亩灵田,派了一位灵植夫来此。

韩三已是这里的第四任灵植夫了,赵岷用陈烨的铭牌重新对住处进行了认证。从这一刻起,陈烨就是这里的第五任灵植夫了。

和赵岷告别后,陈烨仔细地查看了自己以后要耕种的灵田。灵谷长势喜人,青黄色的谷穗压得灵禾弯着腰。用神识运转灵气探查了一下,大约再有半个月就能收割了。灵谷到了这时候,已不用再怎么护理了,这半个月的时间可是由自己支配的了。

山虽然不大,可方圆也有数十里,这数十里的范围内,就只有自己一个修土,这简直是苟着猥琐发育的好地方,这个活简直太适合自己了。就是没有长老的威慑,自己也会选择来这里的。

赵岷回到执事堂后去柳长老那复命。柳长问道:“赵岷,那陈烨没有什么不满的表现吧。”

赵岷回道:“弟子观陈师道一脸欣喜不似作伪。”

柳长老点头道:“那就好,也不枉千重师兄去杨老儿那走了一遭。好了,你去忙你的吧。”

柳长老说的千重师兄就是执事堂的堂主,当日执事堂查了低阶炼气期弟子们的资料,最符合做灵植夫的就只有陈烨一人,五灵根,乃是做灵植夫的完美人选。为啥?因为翻耕灵田时,得边翻边用五行灵气浸洗,缺一种灵气都不行,那浸诜的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只是陈烨却是有个记名师父,还是元婴修士,这就得征询他的意见了。不然让人家弟子做了耽误修炼的灵植夫,虽然这弟子注定筑基无望。可是一种是他自身原因无法筑基,一种是因做的事耽误修炼但也是自身原因无法筑基,这结果是一样,可意义却大不相同。于是千重特地去找了杨士元,同为元婴修士,相互之间都是要给面皮的。不过千重却觉着问题不大,就凭他把陈烨领上山来,十年间不闻不问的放养,这弟子在其心目中也就那回事,大家都懂得。

杨士元听得千重说明来意,沉思片刻后道:“千重师兄,这个得看他自己的选择。若是他选择了去做灵植夫,我也不会反对。只是他虽然做了灵植夫,可弟子的身份得保留。”

灵植夫不是宗门弟子,只是宗门的雇用。若是陈烨做了灵植夫却因此丢了弟子的名份的话,那自己的承诺不就无效了嘛。所以杨士元特意把弟子二字咬得很重。

千重秒懂,这个弟子情况特殊,但又不值得杨士元花大代价培养,所以吗,弟子的身份而已,那点月例而已。至于陈烨的选择,这个二人心知肚明,不管陈烨怎么选择,他都得这么选。

千重不知道,杨士元是存了私心的,他有一子杨琛,今年三十二岁,已是筑基六层的修士。修士要孩子,炼气期最易,可一旦要了孩子,筑基是别想了。同理,筑基金丹都是如此,元婴期可以有孩子,但元婴期已是高阶修士,子息就艰难的多了。一般的元婴修士也就一个孩子,有两个孩子的那可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了。

有个元婴的父亲,杨琛结丹是没问题的,难的是以后的丹化成婴。常吃灵米可以大大提高这个几率,可杨士元和妻子一个月才有六斤的配额,这些年两口子是一口都没舍得吃,都给了杨琛,可这也是不足。花灵石买,就算是他两口子都是元婴修士,这也负担不起。现在记名弟子成了灵植夫,那他交完任务的剩余,我一个记名师父去用灵石换,这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吧。

当然,宗门内的那些灵植夫手中的剩余,宗门的长老们都会用或延年益寿的丹药,或增加修为的丹药换走了。只不过灵植夫不多,长老们只能轮换着去,得隔好几年才能有一轮。现在好了,记名弟子做了灵值夫,那他的剩余老夫去换是名正言顺,不过还是得提前去和陈烨知会一声,免得会有哪位不要面皮的先去定下了,那时又得多费周折了。

于是,杨士元在第二天就过去了,正好看到陈烨在烤山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小说

陕ICP备2022011731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