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夫人被迫种地后开始撩汉

夫人被迫种地后开始撩汉

盼盼吖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贺妙妙是京城贺家的大小姐,却自幼在乡野之间长大,没有文化,粗鄙不堪,跟贺家收养的二小姐简直没有比。被贺家接回去后,贺妙妙适应不了豪门生活,反而继续种地,继续过自己自由自在的小日子。所有人都笑话她的时候,突然发现画风好像不对,那位京城身价最高,权势最大的霍大佬,好像是贺家大小姐的裙下臣……

主角:贺妙妙,霍璟辞   更新:2022-07-16 14:4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贺妙妙,霍璟辞 的武侠仙侠小说《夫人被迫种地后开始撩汉》,由网络作家“盼盼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贺妙妙是京城贺家的大小姐,却自幼在乡野之间长大,没有文化,粗鄙不堪,跟贺家收养的二小姐简直没有比。被贺家接回去后,贺妙妙适应不了豪门生活,反而继续种地,继续过自己自由自在的小日子。所有人都笑话她的时候,突然发现画风好像不对,那位京城身价最高,权势最大的霍大佬,好像是贺家大小姐的裙下臣……

《夫人被迫种地后开始撩汉》精彩片段

一亩良田面前。

啪!——

一位四十多岁的农妇,她一巴掌拍在了小女孩的脑袋上,然后泼辣地说:“赶紧给我拔草!不然……我就把你嫁给隔壁的瘸子。”

少女委屈至极,只能继续顶着烈阳拔草。

这个少女叫贺妙妙,她原本是仙界至尊,没想到遭到了贱人算计,穿越到了同名同姓的贺妙妙身上。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贺妙妙参加天帝的生日宴,结果在宴会上喝多了,调戏了白莲花喜欢的上神,背后有人的贺妙妙天不怕地不怕,她还十分大胆地让上神陪酒,直接嘲讽白莲花。

然后她就被白莲花设计,跳下了诛仙台,只因为白莲花说下面有美男,醉酒的和妙妙就这样跳下去了。

从此钱财和美色都离她远去,仙界横行霸道的小魔王,只能过上了放牛放羊,拔草种地的生活。

“老娘,是不是我拔完草,明天就可以去集市了?”

贺妙妙头顶草帽,扎着两个马尾辫,身上穿着打补丁的碎花连衣裙,一脸天真地问。

妇女看着她这个样子,走了过去,抓了起一把土,抹在她脸上,狠狠地说:“去可以,但是别顶着这张狐媚子脸去,要是被人抢走欺负了,我可救不了你。”

贺妙妙内心拒绝如此邋遢,想她堂堂仙界第一美人,现在居然要沦落扮丑地步,但是无奈她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一个极其落后的小村庄,重男轻女的思想更是令人发指。

更恐怖的是她法力尽失,又没有靠山,只能委屈地寄人篱下。

贺妙妙想着等她恢复法力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把自己变成盛世美颜,腰缠万贯。

“老娘,我都听说外面是21世纪,法律规定女子20岁才可以结婚,怎么总有人窥探18岁的我!”

妇人眼中闪过深沉,又一巴掌拍在她脑袋上,“你懂什么!我就是你这年纪被拐卖到这里的,还好你爹对我好,不然你看看村里其他女人,那个过得不是水深火热。”

贺妙妙想了想,反驳道:“那是她们自己不反抗,要是我……”

妇女叉腰,“再胡说八道,晚上不准吃饭,回去之后对你奶奶乖一点,不要对别人提起你明天去集市的事情。”

贺妙妙点了点头,可毕竟高高在上习惯了,对她老娘的思想不能理解,这些年要不是因为老娘,她早就收拾了那老太婆。

什么未婚女孩子不能抛头露面之类,她完全不放在心上。

至于为什么要去集市?

当然是想赚钱,顺便看看美男啦~

只是第二天到了集市,贺妙妙才发现自己想多了。

这里全是一群糙汉子,或者大老娘们,偶尔倒是有几个好看的小孩子。

可她也没有恋童癖!

而且这里的人真是太不懂欣赏了,在仙界都价值千金的灵植,这些人当成了野草!

贺妙妙感觉生无可恋!

居然还有人说:“小丑丫头,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快回家去。”

沦落至此,贺妙妙只能无功而返。

走在乡间小路上,前面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挡住了贺妙妙的去路。

她慢悠悠地走上前去,只是在看见他的长相时候,开始满脸笑意,“天道你终于睡醒了,来给我送美人了!”

贺妙妙一探鼻息,却发现美人马上要变成死美人了。

而且美人的心脏处有一颗硬疙瘩,腹部有一处一拇指长的伤口,胳膊也脱臼了。

贺妙妙检查完之后,喃喃自语,“还好没有伤到脸,看在你是我第一个遇见到的美人的份上,就救下你吧!”

她从衣服里摸出一张符咒,“这可是我费尽心思才完成的第一张符咒,你醒来后可要以身相许……”

贺妙妙咬破手指,把血滴在符咒上,嘴里开始念着咒语。

不一会儿她和少年出现在山里,周围都是茂密的松树,只有眼前一小块平地,里面种植各种药材。

她挑选了三株植物,走到少年面前,开始犯难,人晕了过去,这是喂不进去了。

不然……

她慢慢解开少年的扣子,“我不是想占你便宜,实在是为了救你。”

贺妙妙嘴里这样说着,但是看着少年的腹肌,还是忍不住流口水!

这长相简直比天帝还美。

这身材快和她战神师兄媲美了。

不要问贺妙妙为何知道战神的身材。

她绝对不会承认偷看人家洗澡被抓的事情。

少年的已经快没有了呼吸,贺妙妙也开始暂时放弃欣赏美色。

她把药材放在少年的伤口处,咬破自己手指,把血喂进他的嘴里,随着她的血流进少年身体里,药材发出了紫色光芒,最后消失不见。

“唔!”随着伤口愈合,少年痛苦出声。

贺妙妙一拍脑门,“忘记!那两个硬疙瘩,还没有取出来!”

贺妙妙的手在美人身上胡乱摸了两把,手中出现了两枚铁疙瘩,“这东西是什么?硬度都快赶上玄铁了?还打磨得如此光滑,真想见见这个炼器师!”

在她自言自语的时候,少年睁开了眼,逐渐恢复意识的少年,虚弱地出声,“我是死了吗?”

“哇!美人行了啊!你没有死,我叫贺妙妙,是我救了你,你现在很安全!”

贺妙妙十分兴奋,快点以生相许吧!

“这里是哪里?你怎么救得我?”

他遭人暗算,心脏中枪,腹部也受了刀伤,不可能活下去的。

他拖着将死之躯逃离,只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尸体落入那些人手中。

这个少女好奇怪,总用一种色眯眯的眼神看着他。

于是他发现自己衣衫不整!

活脱脱一副受尽凌辱的样子!

他费力地坐了起来,开始扣扣子,心中疑惑丛生。

这么短的时间,他的身体就痊愈?

若不是知道自己伤得多严重,

他都要以为自己是毫发无损地逃出来的!?

“美人,这些问题以后再回答,不然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

贺妙妙心满意足地看着他帅气侧颜,她得想办法把人带回去。

若是能让他一直跟着自己,那更美哉!

“不许叫我美人……叫我霍璟辞。”霍璟辞对上贺妙妙清澈的眼眸,居然有点紧张。

若是让外人看见他这幅样子,肯定会疯狂。

霍璟辞霍家嫡系子孙!

霍家未来的继承人!

最年轻的商业鬼才!

性格高冷霸道,手段凌厉!

现在面对一个小村姑,居然手足无措,满脸通红!

贺妙妙看着他奶凶的样子,起了逗弄的心思,“那我叫你小霍霍,阿辞,小辞辞或者小霍子,你喜欢哪个称呼?”

“你……”

 


贺妙妙手放在粉嘟嘟的唇上,思索着说:“或者你喜欢我叫你……死鬼,我听村里的……”

“闭嘴!叫我阿辞就可以。”

“你脸红了啊!”

霍璟辞连忙转移话题,“这里是哪里?你是怎么救的我?”

这深山野岭,没有任何治疗设备,他昏迷不过几个小时,就痊愈醒了过来。

不信鬼神的霍璟辞,也忍不住怀疑贺妙妙是深山老妖!

“这里是赵家村,嗯……其他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贺妙妙对上霍璟辞的怪怪的眼神,没有想多,伸出手问:“对了这个是什么?”

“这个是子弹,你没有见过吗?”

难道她真是深山老妖?

连这种人类的东西都没见过!

霍璟辞几乎确定贺妙妙就是妖怪。

但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决定保护她!

“没有,我从未出过赵家村,不如你留下来陪我几个月,给我讲讲外面世界,当做报酬。”

贺妙妙用肯定的语气说出了疑问句。

霍璟辞看看周围的环境,留在这里?

以天为被?

以地为床?

“能不能借我用一下手机?”霍璟辞想先给爷爷打个电话,家里人一定在担心他。

“手机是什么?我只知道烤鸡。”

“电视?”

“村里只有收音机,就是那种能出声音的黑匣子。”

霍璟辞接着问:“汽车?”

“汽车?是那种三个轮子的?”贺妙妙好奇地问。

“电脑?”

贺妙妙满头问号,摸了一下他的额头,“没发烧啊!说什么胡话。”

“拖拉机?”

霍璟辞发现贺妙妙所有的特征都符合深山老妖的特征,她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

可妖怪有如此清澈的眼睛吗?

贺妙妙看他的眼神,除了花痴,没有任何贪婪之色。

于是他留下来了,然后搭上了一辈子。

贺妙妙见他愿意留下来,自然是十分开心,抓了一把土,往霍璟辞帅气脸上抹去。

还真是天然的换妆品!

她体会了一把老娘往她脸上抹土的快乐!

“你干什么?”

“我帮你易容一下,然后把你送去程奶奶家住下,就说你是程奶奶家的外孙,到她来借住,程奶奶今年八十多了,她的子孙全部都离开了这里,现在她是一个老糊涂,也不用担心你的身份被人揭穿。”

“你……出去不会被抓吗?”霍璟辞忍不住问。

“我总感觉你的眼神有问题!他们抓我干什么?倒是有几个小伙子想让我嫁给他们,但是他们太丑了……”贺妙妙吐槽。

霍璟辞在听见她要嫁人,心里出现了几分异样。

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

霍家大少爷一心只有学习和事业,对于感情处于懵懂期他,不知道这个就叫感情萌芽!

只是当贺妙妙带着霍璟辞来到一个土坯房面前,他以为穿越了!

门口出还有一只狗,哇哇哇叫着,看到贺妙妙之后,夹着尾巴跑进了屋里。

走进屋内,地上满是灰尘,一些家具都是陈旧的木头做的。

昏黄的灯光下坐着一个浑身穿着补丁衣服的老人,她的头发斑白,牙齿都掉光了。

“是妙妙吗?”老人慈祥的声音,让霍璟辞想起了爷爷。

贺妙妙也不嫌弃地脏,直接走到老人面前,坐在地上,拉住老人的胳膊,撒娇地说:“奶奶,是我,对了奶奶求你一件事情,好不好?”

“好好!妙妙有什么事情尽管说!”

贺妙妙指了指霍璟辞,“奶奶,他是我的朋友,最近家里出了事情,没有地方住,我想让他住你这里,你对外说他是你的外孙就可以,你放心他很能干的,你的地以后都让他给你种!”

霍璟辞,“……”

“哦!小伙子,走近点,奶奶看看。”

霍璟辞面对那双苍老的手,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凤眸中不时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流光,身上破旧的白衬衫,也掩盖不住清冷傲气。

他不是看不起程奶奶,只是他本性不喜欢与陌生人接触。

不过,只听“啪!”一声,贺妙妙拉着他的手,放在程奶奶手中,满脸笑意说:“奶奶,他怕生,你不要和他计较。”

霍璟辞瞬间破功,只是他薄唇微抿,满眼都是贺妙妙灿烂的笑。

“妙妙,带你朋友住里面的屋子,然后赶紧回去吧!”程奶奶慈祥的笑着。

贺妙妙拉着霍璟辞来到里屋,床上的被子和床单都是粉色,只是这里的真的打破了他的认知。

仿佛所有人的衣服都带着补丁。

霍璟辞浑身难受,他过去的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连他家佣人住得环境都比现下的环境好一百倍。

“美人,这里是我经常住的房间,别看了,住着住着就习惯了!”

贺妙妙住的地方自然是打扫很干净,只是条件太差了。

“你都住这样的地方?”霍璟辞很想问贺妙妙,作为一个妖怪为什么不对自己好点?

电视里的妖怪不是一挥手,就能创造金碧辉煌的宫殿?

还不知道被当成妖怪的贺妙妙,念念不舍地看着霍璟辞。

好舍不得离开美人啊!

“美人,我先走了,明天早上我来找你!等我哦!”

贺妙妙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停在自家门口,她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开门。

刚关上木门,转身就看见了目光凶悍的老娘,她一巴掌拍在贺妙妙脑袋上,“死丫头,这晚回来,你干什么去了?”

“老娘,我去地里拔草了。”

老娘显然不信,“尽胡扯,动静小点,快进去,明天早上开始你负责放牛,这一个月牛都在我们家。”

村里因为穷,养不起牛,于是就几户人家合力养一头牛,等需要干农活时候大家一起用。

只是她放牛,倒不如说牛放她。

她找个地方一躺,牛自己吃草,自己回来,顺便还给她带点野果子回来。

……

京城霍家,此时灯火通明。

别墅里的每个人都脸色紧张。

客厅里,一个老人手持拐杖,“人还没有找到吗?”

霍昊宇,霍家现任家主,此时可怜兮兮地跪在键盘上面,失去了杀伐果决的样子。

 


面对老人的担忧,他选择隐瞒霍璟辞受伤的消息,“爸,我们的人到现场的时候,璟辞已经不知所踪,不过你不用担心,对方的人也没有找到璟辞。”

老人的拐杖在地上敲了两下,“我中午睡午觉的时候突然心神不宁,璟辞怕是出事了啊!”

“都怪你,他那么小,你还让他只身一人去当卧底,你给我跪到明天早上,璟辞一日不回来,你就睡书房一日。”霍夫人哪能看不出来丈夫的表情代表这什么?

“老婆,我……”他心里明白璟辞怕是凶多吉少,不过只要还没有找到尸体,就代表璟辞还活着。

只是霍家身份特殊,现在璟辞不知所踪,若是贸然发布寻人启事,恐怕会给璟辞带来麻烦。

老人严肃地问:“昊宇,你和我说实话,璟辞是不是有危险?”

“爸,璟辞……”

一看霍昊宇的表情,霍老爷明白霍一定是出事情了。

霍老爷子沉默一会儿,脸色变得苍白,他立马捂住胸口,浑身开始抽搐。

霍昊宇大声喊道:“爸,管家快叫医生。”

霍夫人连忙安慰,“爸,你别急,璟辞我一定会找到的。”

只是老人还是陷入了昏迷之中。

这一夜,霍家所有人都彻夜未眠。

……

赵家村,第二日太阳缓缓升起。

同样彻夜未眠的霍璟辞被贺妙妙拉起来了。

贺妙妙直接牵着霍璟辞的手,厚着脸皮说:“美人,你起这么早?走,和我一起去放牛。”

霍璟辞在后面满脸通红,此时他穿着一件大裤衩,上身是破旧的T恤衫,脚上是一双草鞋。

他发誓绝对是因为贺妙妙,他才穿得这么土。

两人来到山坡上,也不管露珠会沾湿衣服,贺妙妙拉着霍璟辞坐下,一起看日出。

霍璟辞从来没想过,他会有如此悠闲、宁静的早晨。

这一切都是贺妙妙,这个妖精。

太阳的温暖,冲散了一夜未睡的疲惫。

“贺妙妙,你……为什么要过这样的生活?”

妖精不是都喜欢繁华的都市,锦衣玉食吗?

贺妙妙立马凑近霍璟辞,笑得天真无邪,一只手开始摸着霍璟辞的脸,“美人,你的皮肤真好,和泥鳅一样滑溜……”

霍璟辞推开了她,不过手到了贺妙妙的肩膀上,反而卸了力没有推开,他倒在地上,后背被露水打湿了。

贺妙妙借势,直接扑在他身上,昨天忙着救治霍璟辞,没有注意,她发现和霍璟辞离得近了之后,她身体内开始有一丝丝的灵力波动。

她再仔细感受,又没有了!

霍璟辞喉结上下浮动,看着贺妙妙近在咫尺白皙的俏脸,粉红的唇,忍不住心脏加速跳动。

两人眼神对视,霍璟辞抬起手准备推开贺妙妙。

突然贺妙妙大声地说:“美人,你脸红了,你是不是害羞了?或者被我的美貌吸引了?哈哈哈!”

无时无刻不忘自恋的贺妙妙,瞬间打破了霍璟辞内心的触动,有些恼羞成怒,“贺妙妙,你真是……”

贺妙妙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双手捧着霍璟辞的脸,“美人,我怎么了啊?”

“哞!”一股温热的鼻息,喷在两人的脸上,霍璟辞还感觉到了水渍。

两人侧过去,看见一头牛,直直盯着他们。

贺妙妙立马从霍璟辞身上起来,摸着牛的脑袋,温柔地说:“老牛,你回来啦?吃饱了没有?”

老牛点了点头,用头亲昵蹭了蹭贺妙妙。

这一幕让霍璟辞更加确定贺妙妙是妖精。

只有动物与动物之间才能如此有默契!

“美人,走,你跟我回去吃饭,然后跟我一起去地里拔草。”

贺妙妙自觉的拉着霍璟辞的手,蹦蹦跶跶地走在前面。

收养贺妙妙一家人姓李,当年五岁的贺妙妙被拐卖,只记得自己的名字。

原本贺妙妙在拐卖途中因为一直哭泣,所以被人打死了,之后她穿越到了贺妙妙身上。

穿越之后的她法力尽失,于是堂堂一界仙尊,只能靠各种乖巧卖萌,过了一段舒服日子。

之后遇到了李老爹,贺妙妙抱着他的腿不撒手,李老娘看着心软,贺妙妙这样漂亮的女孩子,若是被卖到歹人手里,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最后李老娘力排众议,收留了贺妙妙,为此李老爹一家子没少找事,一直嚷嚷着把贺妙妙卖出去,最后李老娘的努力下,李奶奶同意收留贺妙妙,只是贺妙妙长大之后必须给李老爹其中一个儿子做媳妇。

人小鬼大的仙尊自然同意,反正最后嫁不嫁都是她说了算。

至此贺妙妙就在李家住下,只是为了防止她逃跑,李奶奶不同意给她上户口,只有结婚之后才能登记。

贺妙妙带着霍璟辞走进屋里之后,首先给霍璟辞介绍了李家人,“这位是李奶奶,我大姐,已经出嫁了,这是我二姐,四姐被姑妈接去城里上学了,另外还有三个哥哥,分别是三哥,五哥,六哥,他们都去地里了,我排行老七,这个貌美如花的是我最敬爱的老娘。”

然后又笑着说:“老娘,这个是霍霍,他是程奶奶的外孙,要在村里住一段时间,程奶奶让我照顾他,今天早饭他就在这里吃。”

霍璟辞长的唇红齿白,这要是放在古代一定是一个温润如玉的公子。

但若仔细看霍璟辞眼中却是化不开的冷漠,这些人是贺妙妙的家人,他僵硬着打招呼。

“你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什么人都往家里带。”

李奶奶端坐在主位,一脸不喜地看着贺妙妙,当初收养贺妙妙的时候,说好了给她当孙媳妇,但是贺妙妙长大之后却一直不愿意结婚,贺妙妙越长越像狐狸精,还勾引她三个孙子都不愿意娶媳妇,拼命讨好贺妙妙。

这程奶奶的孙子,一看就是个小白脸。

贺妙妙的二姐,看到霍璟辞两眼放光,第一次没有和贺妙妙对着干,上去把人拉着坐到自己旁边,还满脸挑衅看着贺妙妙。

霍璟辞面对李二姐,完全拒人千里之外,只是他不清楚情况,不想得罪贺妙妙的家人。

贺妙妙看见霍璟辞正经地坐在李二姐旁边,很是生气,她的美人怎么可以被人抢走?

于是贺妙妙走了过去,直接一个公主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