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快穿之极品人渣的洗白之旅

快穿之极品人渣的洗白之旅

爱吃油煎大虾的方外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男主视觉+洗白苏爽+沙雕脑洞来自高维度文明的周临川参加了人生体验旅行,本来他报名的是领袖,气运之子,都市兵王、无敌战神、逼王等热门角色,结果他去的晚,只剩下人渣这个角色还没有人选。来都来了,然后周临川就成为了这些极品人渣。系统:按照人生体验旅行的要求,你不能大范围改变人设。但是请改变被极品人渣害死的所有人的既定结局,祝你有一个愉快的人生。周临川:。。。。。。第一个故事:扶弟魔的那个弟弟:啃姐啃老差点把全家啃死的大学肄业男竟然成为了华国人工智能之父,姐姐姐夫还因为他上了富豪排行榜。第二个故事:邪恶疯狂的天才医生:只认钱不认人的邪恶医生走上这条路的初衷竟然是为了治好他那个全身瘫痪的女儿。还有更多脑洞故事待定,依旧洗白照例苏爽。

主角:周临川   更新:2022-12-24 10: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临川的女频言情小说《快穿之极品人渣的洗白之旅》,由网络作家“爱吃油煎大虾的方外”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男主视觉+洗白苏爽+沙雕脑洞来自高维度文明的周临川参加了人生体验旅行,本来他报名的是领袖,气运之子,都市兵王、无敌战神、逼王等热门角色,结果他去的晚,只剩下人渣这个角色还没有人选。来都来了,然后周临川就成为了这些极品人渣。系统:按照人生体验旅行的要求,你不能大范围改变人设。但是请改变被极品人渣害死的所有人的既定结局,祝你有一个愉快的人生。周临川:。。。。。。第一个故事:扶弟魔的那个弟弟:啃姐啃老差点把全家啃死的大学肄业男竟然成为了华国人工智能之父,姐姐姐夫还因为他上了富豪排行榜。第二个故事:邪恶疯狂的天才医生:只认钱不认人的邪恶医生走上这条路的初衷竟然是为了治好他那个全身瘫痪的女儿。还有更多脑洞故事待定,依旧洗白照例苏爽。

《快穿之极品人渣的洗白之旅》精彩片段

周临川意识转过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正在吃核桃,满口清香。

“临川,这些可都是野生核桃,你姐夫家亲戚送上来的,你外甥和姐夫我都没有舍得留给他们,姐知道你爱吃核桃,就全部拿来给你了。”周临川的大姐周飘雪慈爱的看着自家弟弟。

旁边的周父正在剥核桃,周母把核桃皮去掉,一块块递给周临川。

周临川自己则是如一个皇帝一般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姐,你们先看电视,我去个厕所。”

周临川从沙发上爬起穿上鞋子,走到卫生间。

现在的周临川来自高维度文明,高维度的文明时间流逝非常快,人们发明了人生体验旅行,可以穿梭时空,体验不同人生。

旅行过程中附带一个高维度人工智能,也叫系统。

周临川是一个非常喜欢挑战的人,他选择作为第一批实验小白鼠,穿越到不同的平行世界体验不同人渣的人生。

是的,就是人渣,本来周临川报名的是领袖,气运之子,逼王等热门角色,结果他去的晚,没得选择了,只剩下人渣这个角色还没有人选。

既然来都来了,就选这个吧,所以才有了这一切。

周临川脑中传来系统的机械化声音:“开始接受原主记忆。”

周临川选择的这个人工智能是比较低级那种,作用相当于一个储存电脑,高级的人工智能可以提供各种建议,综合分析做出最有利的选择。

周临川选择这种低级的人工智能对外的说辞是他喜欢挑战,其实真正的原因还是好的都被挑走了,剩下的都是些歪瓜裂枣,没得选。

很快周临川就接受了系统传过来的记忆。

原主周临川是父母九十年代超生所生的孩子,在他之前,父母已经生了一个女孩也就是周飘雪,后面又偷生了一个孩子结果发现是女孩,就遗弃了。

为了生周临川周父直接被开除公职,老师都不得当了,周父现在再给当司机开车,周母当保姆。

从小周父周母就给周飘雪洗脑,让她一定要照顾弟弟,弟弟是她最亲的人等等。

日积月累的洗脑下来,周飘雪的确成了一个扶弟魔,她虽然结婚了,但是在她的心目中,弟弟排在老公和孩子面前,老公和孩子没有的,弟弟必须有,弟弟不喜欢的才是老公和孩子的。

周飘雪也算命好,嫁了个在银行上班的老公,她自己也开了一家客栈和一家奶茶店,生了两个儿子。按理说这样的生活也是是富足了,但是谁让她是个扶弟魔呢。

原主周临川大学肄业后一直无所事事,天天好吃懒做的不务正业。

出去上班,不到一个月又回来了,说是工资低,还是在家里面舒服。父母姐姐又疼爱他,就让他天天在家里面晃荡。

但是从父母那里拿的钱又怎么够他潇洒呢,毕竟父母一个当司机一个当保姆能有多少钱。

他就经常找姐姐周飘雪借钱,周飘雪开店赚的钱几乎都被她拿给周临川去挥霍了,有时候钱不够还会找老公李梦寒拿。

时间一久,李梦寒也就开始跟周飘雪抱怨了,“周临川没手没脚吗,你打算养他到什么时候。”

然后周飘雪就开始跟老公讲她的那一套,“小川是我唯一的弟弟,唯一和我血脉相连的人,如果连我都不爱护他,那么谁还会关心他。”

李梦寒:两个儿子也是跟你血脉相连的人啊,你把他们放在哪里了。

后面周临川更是说要做生意,其实是拿着钱去挥霍,逼着周父周母拿房子去抵押,又去找姐姐周飘雪借钱,周临川一哭二闹三上吊,周飘雪直接把老公李梦寒给孩子们攒的五十万教育经费全部拿出来给周临川了。

李梦寒知道后夫妻两个大吵一架,最后周飘雪使出杀手锏。

抱着小儿子要跳楼,逼得李梦寒来周家道歉,低声下气的把周飘雪哄回家去。

后面周临川为了借到更多的钱去挥霍,去装富二代,把家里面凡是沾亲带故的人都借了个遍,钱小到二十,多到一万,他还买了一张车到处忽悠大家来跟他投资做生意,其实是骗人家的钱。

周临川还去借了高利贷,家里面亲戚的他忽悠过来的钱,加上高利贷的加起来已经欠了1000多万了。最后要债的人逼上门,周父直接当场气死了。

周飘雪瞒着李梦寒抵押了自己家的房子,客栈和奶茶店,还给周临川担保了500多万用来还账。

等李梦寒知道的时候自己家的房子要被拍卖了,存款一无所有,还欠了500万贷款。

辛苦奋斗这么多年一朝直接回到了石器时代,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个无底洞一般的小舅子,一个只知道补贴小舅子当扶弟魔的媳妇,李梦寒直接跳楼自杀。

李梦寒跳楼自杀好像还砸死了一个人。

后面周飘雪更是租了房子养着周临川和周母,周临川只恨周飘雪和周母拿不出钱来给他挥霍,终于在一个晚上他往饭菜里面放了安眠药,最后把周母周飘雪还有两个外甥全部给分尸了。

这个是我的第二本书,本来10月初就打算发文的,但是那会第一本书还没有完结,加上工作的事情,就一直延后,现在第一本差不多完结了,才有时间把已经写好的章节发上来。

这个是无脑爽文,图的就是一个开心,各种考究说不合理不科学不可能的请点❌,下一本再见。


系统:接受记忆完毕,爱心提示,按照人生体验旅行的要求,你不能大范围改变人设。也就是不能跟完全变了个人似的,但是请改变被原周临川害死所有人的既定结局,祝你有一个愉快的人生。

说完系统就下线了,周临川走出厕所,看向镜子里面的人,长得细皮嫩肉的,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浓重的黑眼袋,倒是挺有文化人的气息。

周临川分析了一下,原主的人设,不喜欢上班,喜欢享受。还有就是啃老,宛如吸血鬼一般吸着周飘雪的血。具体简介下来就是好逸恶劳,啃姐,啃老。

理清楚后周临川感觉维持这两个人设,改变其他人的人生也不太难。

现在这个时间点已经进行到了,周临川从周飘雪那里忽悠来五十万说要做生意,李梦寒低声下气把周飘雪哄回家之后。

周飘雪给周临川的五十万已经被挥霍了十万块,只剩下四十万了。

周临川回到沙发上继续躺尸,一边看电视,一边享受父母的投喂,还有周飘雪时不时地关心。

周父和周母一个月只有一天假期,今天刚好是假期,晚上周父得继续去当司机给有钱人家开车,周母得继续去有钱人家做保姆。

很快周父周母就要回去上班了,两人最不放心的就是周临川了。

“冰箱里面有我煮好的饭,小川你拿出来用微波炉热一下就可以吃了。”周母不放心的交代,周临川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动手做过任何事情,现在她去做保姆了,就担心周临川吃不上一口热乎饭。

“你如果不想热,就直接去你姐家里面吃。”周父也补充道。

“爸妈,你们放心有我照顾小川呐。他不想走,我送来家里面给他就行。”周飘雪补充到。

周父周母这才放心地点点头走了,走到楼底下,两个人又连忙折回去,“小川那,爸妈刚刚发了工资,这个是给你的零花钱,钱不够了再跟爸妈说。”

周临川躺在沙发上,手都不伸一下,还是周飘雪接了钱递过来给他。

周父周母出门周临川也只是随便挥了挥手,继续投入他的电视剧中。剥野生核桃给周临川的工作交给了周飘雪,周飘雪把核桃外衣剥掉,喂给周临川,真是皇帝一般的享受啊。

周飘雪给周临川做好饭,“小川你先过来把饭吃了 你姐夫过来接我了,到楼下了,碗你放着姐明天来洗,姐先走了啊。”

周临川终于舍得挪一下贵臀了,他把周飘雪送到门口,“姐,你慢走啊,记得明天来洗碗啊,我最讨厌洗碗了。”

爸妈只有这一个儿子,为了小川,爸爸甚至主动放弃了公职。小川是自己最亲的人,自己一定要好好照顾小川,周飘雪心中暗想道。

周临川刚到停车场,李梦寒也差不多同一时间到。

见周飘雪坐上车,李梦寒面色不悦地说道,“临川爱吃核桃,你也不至于把我爸妈寄上来的野生核桃全部拿给他啊,小硕和小睿也爱吃呢啊,你是不是忘记了你还有儿子啊。周临川只是你弟弟,不是你儿子啊,在你心中弟弟比儿子还重要吗。”

“小川吃点野生核桃怎么了,你老家不是很多嘛,到时候叫你爸妈再寄一些上来不就可以了吗。你还想跟我吵架吗?”

“算了算了,先回家吧。”李梦寒不想和周飘雪吵架。

为了老婆周飘雪那个不争气的弟弟夫妻两人不知道吵了多少架,开始的时候周临川还说是借,周飘雪都是几百上千地给他,周临川从来没有还过,李梦寒也不在乎。

后面周飘雪偷偷给周临川钱,李梦寒装作不知道,他不傻,只是不想戳穿而已,为了两个儿子,李梦寒一直忍耐着。

他也知道周飘雪姐弟俩血浓于水,但是帮人也得有个底线啊,那五十万,李梦寒也不指望要回来了,他只希望能花钱消灾,让周临川这个灾星从此远离他们家。

原主周临川大学学习的是计算机专业,大一的时候周飘雪就给他买了一台电脑,不过原主都用来打游戏,由于欠的学分太多,几乎在课堂上看不到他的身影,最终在大二学年被劝退了,大学肄业。

周临川给周家众人的说辞是大学教得太简单了,他一看就会,还不如自学,周家众人还真就信了他的鬼话,周母还为周临川的聪明头脑沾沾自喜。

用惯了高维度文明的智脑,第一次使用这种电脑,周临川还有些不习惯。他慢慢摸索着总算知道了这电脑咋使用。原主经常用来打游戏,现在这电脑太卡了,周临川准备出去重新买一台电脑。

周临川根据记忆中电脑城的位置,选了目前配置最高的一款,又跟电脑城老板买了一些配件,周临川打算自己回来改装电脑,周临川还去其他地方购买了其他器材。

周临川搞到半夜,实在熬不住,到床上躺尸去了。


第二天一早,周飘雪发消息说未来两天她有事忙不过来,叫周临川自己热饭吃一下,碗放着,她到时候一起来洗。

周临川又熬了三天,终于等到李梦寒和周飘雪过来送饭给周临川。

李梦寒一进来,就看到客厅乱糟糟的,衣服胡乱扔在沙发上,餐桌上还有没有吃完的烧烤和啤酒,厨房已经堆了一堆碗筷,垃圾桶满满当当地吸引了一圈小蚊蝇。

他的那个小舅子就窝在卧室里面,对着电脑噼里啪啦地玩游戏,电脑屏幕上闪过一些画面,李梦寒自己虽然不玩游戏,但是看着周临川电脑上闪过的那些画面,他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小子又在玩游戏。

李梦寒甚至都能听到卧室那边传过来的声音,还是一个萌妹子。

周临川这小子又在带妹玩游戏了,真应该让他带的妹子顺着网线来看看他是个什么德行,看看好好一个家都快被他弄成狗窝了。

周临川的卧室在李梦寒看来就是一个猪窝,铺盖也不叠,地板上衣服,卫生纸,饮料瓶,还有拆开的包装盒,李梦寒甚至还看到了一个类似电钻的机器。

家被他弄成狗窝,卧室成了猪窝,周临川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李梦寒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

李梦寒实在是不想见到这个倒霉小舅子,他任命地收拾起客厅来。

周飘雪把给周临川做的饭,拿出来,她先把餐桌收拾干净,再把保鲜盒里面的饭菜拿出来。朝着卧室那边喊道,“小川,快过来吃饭了,吃完饭你再去工作。”

老婆你睁大眼睛啊,他那是工作吗,他那是在玩游戏带妹啊。

“姐,你先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卧室传来周临川的声音。

周飘雪先把水槽里面的碗洗了,又把灶台擦一擦。冰箱里面不能要的东西全部清理出来,摆上她刚刚买给周临川的水果。

等她做完这一切,周少爷终于舍得从卧室里面出来了。

两天不见,周少爷的黑眼圈更大了,脸色苍白,活像一个吸毒人员。

“小川你是不是又熬夜了,说了多少次了你怎么不听话呢,等姐回去好好煲汤来给你补补。”

李梦寒拖着客厅里面的地,周飘雪去收拾周临川的卧室。

要不是怕周飘雪不开心,李梦寒都想带着周临川去派出所检查一下,看看这小子是不是在吸毒。

“哎,姐夫,你也在呢,沙发底下不小心跑进去了一个垃圾,你顺便清理一下啊。”

李梦寒嗯了一声,任命地拿起扫把,伸进沙发底下,把那个垃圾拿出来。

看到那个矿泉水瓶里面有半瓶黄黄的,还带有气泡的液体,和人体的某种排泄物特别像,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李梦寒一脸嫌弃,找了个垃圾袋包着那个饮料瓶就想往垃圾桶里面扔。

“哎,姐夫,你别扔啊,一会我还要用呢。”周临川大口吃油炸小排。

“姐,我桌子上的所有东西不要帮我扔掉啊。”

少爷,厕所就在你隔壁,你连走两步路都不舍得吗,李梦寒在心里面疯狂吐槽。


李梦寒用塑料袋包着手,忍着恶心,把那个带有不明液体的矿泉水瓶拿到周临川卧室,他准备随便扔在哪个犄角旮旯里面.

看到周飘雪整理得整整齐齐的床铺,李梦寒恶作剧一般地把那个矿泉水瓶胡乱扔到周临川的枕头上,终于舒服了,李梦寒走了出来。

周飘雪收拾好周临川的卧室,周临川也差不多吃好饭了。

“小川,晚饭我给你放在冰箱里,你下午热一下就好了。冰箱里面还有水果,你要记得吃啊,还有晚上不要熬夜了。”周飘雪又不放心地打开冰箱确认了一下,柚子已经剥好皮了,酸奶也有。

“放心吧姐,我会记得吃的。姐夫,你下楼的时候记得把垃圾丢一下啊。”周临川继续投入到他的电脑大业中。

李梦寒看到周临川拿出了一个新国产华牌手机,“你又给你弟买手机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周飘雪疑惑地问道,“小川的手机上个月不是刚买的最新款的菠萝手机吗。”

“没什么。”不是周飘雪给他买的就行,李梦寒拿起垃圾准备下楼。

“谢了啊,姐夫。”身后传来周临川的声音,李梦寒什么话也没有说和周临川说就下楼走了。

周临川天天说他做生意,结果还不是阎王爷敲门——内中有鬼,也就周家人才会信他的鬼话。

周临川拿出刚刚买的华牌国产手机,拆开,又拿出那个像电钻一样的东西。启动电源开关,肉眼看去,电钻头什么变化也没有,甚至是连声音也没有,但是肉眼看不见的地方手机的芯片内部发生了变化。

周临川在卧室里面找了一圈,“咦,刚刚姐夫不是把那个矿泉水瓶拿进来了吗,他放哪里去了。”

终于在枕头上看到那个疑似装有不可描述的灵长动物某种排泄物的矿泉水瓶,这当然不是某种人类排泄物,而是周临川自己做出来的材料。

或许说这是一种膜,可以有效隔绝能源的流失,使用这种膜之后能源的利用效率能够达到惊人的99%。

这些都是高维度文明的科技,也是周临川拥有的那个智障系统唯一可以做的。要不是权限受制,周临川都想把那个智障系统给更改一下。

周临川取出这种黄色的带有泡泡的膜,均匀地涂抹在华牌手机零件上和他改装的电脑上,继续捣鼓一阵,把电脑拆拆装装,又继续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周临川改装的电脑总算完成了。

很快,电脑上传来了一个萌妹的声音,跟之前那个机械的萌妹音不一样,现在的这个萌妹的声音就像有自己的灵魂似的。

“咦,这是哪里啊,你是谁啊。”

“我是你爸爸。”周临川突然来了恶趣味,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很快那个萌妹声音又传出来了,“爸爸,是你把我创造出来的吗。”

这个是周临川初步创造出来的人工智能,或许还不能叫做人工智能,她和广义的人工智能还是有区别的。

现在这个应该叫做人工助理,她只能根据周临川的指示通过电脑做一些基本的操作,例如帮周临川搜寻哪个城市的妞最靓啊之类的,哪家酒吧的酒最好喝啊之类的。

这个人工助理还可以在周临川出门之前跟他说今天的天气穿衣指南,搜索哪条路上班不堵车,哪里的可以购买到周临川自己需要的材料啊之类的。

她虽然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简单来说就是情商不高,智商现在就跟个10多岁的小孩子一样,但是她又会一些黑客的操作。

周临川一时也不好评判怎么评价这个玩意,说她是四不像还挺对的,反正这个小东西自己也会学习。

“爸爸,我叫什么名字啊。”

“你就叫小萌吧。”

华国历,20XX年X月X日,华国第一代人工智能由周临川教授创造出来。


“小萌啊,帮我搜索一下去姐姐家应该给外甥带什么礼物最受外甥喜欢。”周临川戴着蓝牙耳机说道,小萌可以在周临川的华牌手机和电脑上自由移动。

“好的喔,爸爸。”

01秒之后,“爸爸,据小萌的搜索,你的外甥目前一个8岁,一个4岁,送外甥最受欢迎的礼物有,王者农药游戏全套皮肤,奥特曼玩具,汽车人,黑猫警长,手机……。”

“最不受外甥欢迎的礼物呢。”

“《6年小升初8年模拟》,XX全真模拟卷……。”

“那就给我把排名前五的试卷都订一份,我下午就要。”

“额,爸爸,你的外甥们可能会不高兴的,小萌也不喜欢这个礼物。”

“不怕,我喜欢。哈哈哈哈”

当个人吧周爸爸,小萌都想吐槽了。

周飘雪叫周临川去家里面吃饭,周临川带上中午刚刚送到的试卷,足足一大箱。

周飘雪的大儿子李可睿一打开门,看到周临川带的包装精美,还系着个大红蝴蝶结的纸箱子时,第一反应舅舅给我买了一箱礼物。“哇,舅舅你终于给我买礼物了吗,谢谢你。”

“谢谢舅舅。”小豆丁李林硕也跟着喊道。

大豆丁当场就拿了剪刀拆开礼物,等他看到满满一箱的试卷时,一秒变脸,京剧变脸都没有这么快。

“开心吧,舅舅把你们从小学到初中的试卷全部买好了,这下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你们的学习了。嘻嘻”

大豆丁当场生无可恋,哭丧着脸跑了。小豆丁虽然还不知道周临川的险恶用心,但是他也知道学生最讨厌的就是试卷了,他也跟着大豆丁一起跑了。

李梦寒今天单位聚餐就不回来吃饭了,饭桌上的周临川大快朵颐,两个豆丁也是,大豆丁显然已经忘记了刚刚试卷带来的不快。

吃完饭,周飘雪收拾洗碗,周大爷两只脚翘着,盯着李梦寒新买的120寸大液晶电视出神。

大豆丁看周临川的目光就在那个电视上没有转移过,突然生出一股危机意识。

他走到电视面前,两只手张开试图盖住电视,“这是爸爸刚刚买的,舅舅你可不能带走,我还要用来看动画片呢。”

小豆丁也附和道,“看黑猫警长大战蜘蛛侠。”

周临川回复大豆丁的则是邪魅一笑。

小萌从跑腿上下了一个单,很快跑腿小哥就来了,把李梦寒新买的大电视装进纸盒,这不包装盒周飘雪都还没有扔呢,刚好。

在大小豆丁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周临川和跑腿小哥带着大电视走了。

“舅舅走了啊,不要因为舅舅要走舍不得就哭得这么伤心啊,舅舅过几天还来。可睿你那个电话手表舅舅就喜欢,下次来送给舅舅啊。”

大豆丁连忙把自己的电话手取下来拿到房间里面去藏起来。

跑腿小哥,听到这都忍不下去了,这是舅舅吗,这是大野狼啊。

李梦寒聚餐结束回来,其实他今天根本没有聚餐。

因为小舅子今天要来家里面吃饭,李梦寒不想出现不想见到这个讨厌的人,每次小舅子过来,家里面东西都会少。

周临川家里面现在的洗衣机,电饭煲,甚至是拖把等等,都是周临川过来顺手牵羊带回家去的。

周飘雪这个好大姐,每次都是,弟弟要啥 ,给,儿子哭老公闹不同意,不行,必须要满足弟弟的一切要求。

李梦寒还在门口呢,就听见两个儿子的哭声,周临川这才又把什么东西带回去了。

李梦寒才一进门,就看到客厅里面,他刚刚才买的120寸的大电视不见了,不见了,李可睿和李林硕坐在地板上哭。

“妈妈,我是你的儿子吗,你为啥要把电视送给舅舅,他家不是有电视机吗。我的动画片。”李可睿越想越伤心,“舅舅还想要我的电话手表,我不给。”

李林硕只知道电视不在了,他看不到动画片了,他的小狗佩奇。“动画片,我要小狗佩奇。”他伸着双腿乱蹬,直接在地上打起滚来。


周飘雪收拾脏衣服往洗衣机里面装,“你舅舅可是妈妈的亲弟弟啊,给他一个电视怎么了,你舅舅还给你们买礼物了呢。”

“可那是试卷啊,我不要试卷,我要电视机,呜呜呜。”李可睿也跟弟弟一样在地上打滚大哭。

李梦寒把大小两个儿子扶起来,他不想和妻子吵,尤其是当着孩子们的面。

他忍着脾气,好声好气地说道,“岳父家里面不是有电视机了,为什么还要拿我刚买的这一台去。”

“小川说,家里面那台太小了,只有60英寸,没有这台大,这台好看,他换家里面那台60寸的回来给我们。”

“然后,你就答应了。”李梦寒抚摸着自己的胸口,他心痛得不行。

“小川可是我弟弟,我们周家还指望着他传香火呢。给他一个电视机怎么了,何况小川还心疼两个外甥没有电视看,他都说了,明天就把60寸的电视送过来。”

李梦寒一句话也不想说了,他沉默地抱起小儿子,牵着大儿子往卧室里面走了。

“你带他们去卧室干嘛,两个人刚刚在地板上滚过,脏死了,快带他们去洗澡。”周飘雪放完洗衣液冲着李梦寒喊道。

第二天,周临川果然找了个跑腿小哥把周家那台破破烂烂的60寸小破电视拿过来了,他本人都没有出现,安装也是跑腿小哥,连费用都是周飘雪开的。

周飘雪还在一旁夸赞,“小川真的是一个说到做到的好孩子。”李梦寒恨其不争地看着她。

大电视换成了小电视,大小豆丁都没有看电视的欲望,两个人就坐在地板上玩玩具,小豆丁甚至还绕着电视走,李梦寒甚至还听到他小小声地呸了一下。

周临川看着从姐姐家换过来的120寸大电视,神清气爽。

他把电视也给改装了一下,和以往的遥控不一样,这个电视打开就是科幻电影上经常见到的那种光幕,而且还可以给光幕选定颜色喔,周临川现在给120寸大电视选的就是宛如彩虹一般的色彩,而且还一闪一闪的。

光幕操作简单,只需直接用手指点点就可以操作了,而且,如果你不想动手指,不怕交给小萌。

“爸爸,这绚丽的色彩和闪闪的效果会伤害眼睛,而且你都看不到文字了。”

“我知道啊,但是你不觉得这闪闪的光幕有一种牛逼哄哄的感觉吗,西游记里面的宝物现身时就是这种效果,我这是把特效搬到了现实。”

周临川大字摊开躺到沙发上,偏过头,对着电视机,“不是还有你吗,有你操作就行,我又不看光幕上的文字。”

“小萌,给我播放最新上映的那个黑猫警长大战蜘蛛侠。”

“可是爸爸,那个还在电影院上映呢,电视这里没有资源呢。”

“喔,我给你一个操作权限,你翻墙去把这个电影搞过来。”

“好的爸爸。”1秒之后,小萌就通过黑客技术,搞到了视频,可以说是和电影院放映的一模一样,甚至电影院删减掉的情节那些小萌都有。

“爸爸,你是要删减版的还是未删减版的。”

“要看就看正宗的,当然是未删减版的。”

那个七彩绚丽的光幕实在是影响观看效果,“小萌把光幕关了。”

“好的爸爸。”

“我姐家那个电视打开没有。”

“没有呢喔,爸爸,小萌2号没有出现在那边。”

周临川拿起爆米花吃起来,不得不说这白嫖的120寸大电视看起来就是舒服。

原来那台60寸电视周临川也进行了同样的改造,光幕取代遥控,而且他为了方便给大小豆丁做试卷,把小萌进行了修改,搞了一个小萌2号。

小萌2号是教育辅导型的人工助理,她最喜欢的一件事情就是给各个年龄段的小孩子上课了。

小萌2号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可以对小学,初中,高中甚至大学的孩子进行科学人性化辅导。

最主要的是小萌2号可以限制大小豆丁看电视的时间和节目的类型。

就算他们打开电视看到也大部分是益智科学类节目,动画片有的,一天好像也就可以看个10分钟左右,哈哈哈哈。

周临川觉得自己作为一个舅舅真的是为这个家付出了所有。

看完电影,周临川简单收拾了自己,今天晚上张三约他吃烧烤。

经常和周临川鬼混的人三个,分别是张三,李四,王麻子。三人中就属王麻子最鬼,这三个狐朋狗友经常带着周临川出入高档会所,今儿去租一座游轮出海,明儿去坐一个直升飞机,后天再去会所里面找最靓的小姐姐喝酒。

三人的花销当然是周临川掏钱,三人还特别会捧周临川,天天周少周少地叫着,搞得周临川都以为自己真成了一个富二代。

这不,周临川才刚到烧烤摊,王麻子就殷勤地喊道,“周少,这里。”

周临川到了后,先是用嫌弃的目光盯着明显有油污的椅子,不肯坐下去,李四最先反应过来,抽出一张纸,擦掉油污,周临川才肯坐下来。


周临川看了看路边烧烤摊脏乱差的氛围,皱着眉说道,“怎么选在这种地方,好你个李四我请急忙吃饭都是去私人订制的高端场所,你们请我就来这破地方。”

王麻子赶紧打哈哈,“哎周少,兄弟们这不想着你高端的地方去多了,平时吃的也就和天上的神仙差不多,这不带你来这小地方沾沾地气嘛。”

周临川露出笑容来,“这话我爱听,确实是山珍海味吃多了,吃点路边摊也不错。”

王麻子看着周临川这虚假的模样,要不是你小子有个有钱的姐姐,咱们三兄弟谁愿意捧你的臭鞋。

王麻子心里面是这种想的,嘴里面那些好话却不要钱似的一句一句地蹦出来,这些彩虹屁周临川听得心花怒放。

周临川的蓝牙耳机里面传来小萌的声音,小萌可以通过手机的摄像头观看,“爸爸他说谎话,他的微表情显示他在心里面骂你呢。”周临川面不改色继续哈哈大笑。

酒过一巡,张三抛出话题,“哎,周少,我们兄弟三个发现一个赚钱的大生意,前期我们三个一人投入十万,现在我们已经每个人赚了十万了。连本带利现在每个人都有二十万存在银行里。”

“喔,是什么生意。”周临川露出感兴趣的表情来,连本带利每个人都有二十万存在银行里,当我傻吗,本已经花出去了,利只有10万才对,我真是个大聪明。

王麻子见鱼儿上钩了,往李四那边瞟了一眼,李四会意,说道,“周少你听说过共享衣服吗。我们三兄弟前段时间搞的就是这个,先买一个奢侈品的衣服来,然后把它租出去,给那些假名媛拍照用,这就是躺着就有钱赚得生意啊。”

张三接着补充道:“周少,你之前一直照顾我们三兄弟,我们三兄弟这不赚钱了第一件事就是想着你,我们现在还缺点资金,只要你投资进来,以后你就是大股东了。”

“还缺多少钱啊。”

“我们三个找人估算了一下,总共需要100万,我们三兄弟一人出二十万,就是60万,周少你再出40万就好了。”王麻子补充道。

不多不少刚好40万,这不就是原主从姐姐那里坑过来的50万,还剩下的钱吗。

“我记得两个月前,我好像刚投了给你们10万,拿着钱去东北卖松子,我以为你们这次搞得项目是叫我去阿富汗卖松子呢。”

周临川摇了摇头,“还有,共享衣服穿来穿去的也太脏了吧,假名媛拼团搞共享丝袜都得了脚气,何况共享衣服。万一传染了性病怎么办。”

“你们不是一人卡里面还有二十万吗,我这里倒是有一个好项目,你们不如来投资我,到时候我给你们干股。”

“什么项目。”王麻子装作很感兴趣地问道。

“我打算自己造一个机器人。”

“你自己造。”张三张大嘴。

“对啊,怎么看不起我,我可是学计算机出身的,虽然才大二我就已经学完了所有知识,老师已经不能教给我新知识了,我大二就退学出来了。但是我可是一个天才。”

在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周临川接着开口,“我打算造一个机器人专门用来洗碗,一个专门用来扫地,另外一个专门给我收拾整理床铺。”

王麻子已经麻木了,周临川的这个项目比他们的共享衣服还不靠谱。“可是现在洗碗有洗碗机,扫地有扫地机器人了啊。还有起床的时候自己顺便收拾折一下被子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

“洗碗机洗得太慢了,扫地机器人就是个小垃圾,那种东西怎么能够叫做机器人呢。星球大战你们看过吧。”

三人点点头。

“里面那种才叫机器人,我要造的就是那种机器人,就是电影里面那种和人长得很像的机器人。还有你不觉得起床时铺盖也不用抖床单也不用扯就走很舒服吗。”

虽然早上起来不叠铺盖的确很爽,但是,你这个造机器人的说法就和天方夜谭一样,张三想到。


“我给你们投资的去东北卖松子那10万收益什么时候到账啊。”周临川看向王麻子问道。

“哎,周少,你姐不是很有钱吗,那10万块现在收益还没有来呢。”王麻子眨巴着他的小眼睛。

“对啊,我姐是很有钱,基本上我要多少她给多少,可是她的钱被我要光了啊,现在我家里面那个120寸的大电视还是我去我姐家里面搬过来的。上次我姐给我50万不是还剩下40万吗,我全部拿去和别人合伙研发机器人了啊,刚好我们还缺着60万,你们三个可是我最亲的兄弟,你们把卡里面那60万取出来给我,我现在就给你们股份。”

“什么,那40万你已经用了,还是拿去搞什么机器人研发。你疯了吗。”王麻子直接张口吼道。

“对呀,有什么问题吗,是兄弟就把钱拿出来借我。哎,你们三个别走啊,把钱借给我啊,烧烤你们结账没有,不是要请我吃烧烤吗。”周临川看向三人落荒而逃的背影追着喊道。

很快烧烤摊老板就跑了过来,双手拉住周临川。“兄弟你们这桌还没有结账呢,你可别想吃霸王餐,不然我报警了。”

周临川付了钱,把剩下的烧烤全部打包了,送给了路边的流浪小狗。

晚上回到家,周临川挨个打三人的电话,就说一件事我姐没有钱了,她的钱都给我用来研发机器人了,兄弟你可要借我钱,现在借我10万也行。

张三李四王麻子三人一直被他骚扰,最后三人直接关机了。

接下来几天周临川指挥小萌继续重复以上动作,疯狂轰炸三人,电话不接是吧,那就来个短信语音轰炸。

最后三人受不了了,周临川一直打电话过来,导致他们连正常的电话都接不了,三人一直决定放弃周临川这条咸鱼,直接把他拉黑了。

周临川不死心,搞了个程序转换成虚拟号码继续打,继续轰炸,最后三人直接连手机号都换了。

周临川是真的打算做机器人呢,他用那四十万租了一个大仓库,订购了一大堆东西,很快四十万花光殆尽。

这段时间天天他泡在仓库里面,周飘雪打电话叫他过去吃饭或者给他送饭过来周临川都说没有时间,他要忙着谈生意,等赚钱了就把欠周飘雪的钱全部还了。

周飘雪还喜滋滋地对李梦寒说 :“小川长大了,这几天天天加班呢。还说赚钱了要把欠我的钱全部还回来。”

李梦寒用那个破60寸的电视机看着新闻,心里面却不置可否,周临川这小王八蛋绝对和以前一样,拿着那些钱到处去鬼混,要么被人忽悠着拿去投资去了,那都是他的血汗钱。

周临川连借带骗的那些钱李梦寒就没有想过拿回来的一天,周飘雪偷偷给他塞钱,李梦寒都知道呢,他是为了这个家庭的和谐才不说的。李梦寒这次真的希望可以花钱消灾,彻底摆脱这个灾星。

又到了周父和周母的休息日,两个人一个月就只休息一天。这天周母想着一个多月没有见外孙了,就叫周飘雪一家过来吃饭。

周飘雪买了一大堆东西回娘家,和周母一起做饭。李梦寒带着孩子们到的时候,周临川刚从被窝里面蒙头大睡醒。

周临川长的本来就细皮嫩肉的非常瘦,现在一看就就是连续好几个晚上不睡觉那种。他黑眼圈比上次更严重了,他眼窝深陷,面色苍白。

李梦寒想起这几天单位上搞得禁毒宣传活动,卧槽这小子不会吸毒了吧,李梦寒翻出手机里面那些吸毒人员的照片,越看越像,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了。

周临川这小子要是真吸毒了,按照周飘雪的个性自己家一定会被拖累死。今天一定要大义灭亲(好机会送上门)带这个小子去派出所检查一番。

李梦寒连忙拿着手机里面翻出来的吸毒人员照片给老岳父看,老岳父也是吓了一跳,这一模一样的瞌睡犯困和精神不振。

老岳父当场腿就吓软了,还好女婿扶了他一把,两人当即决定先不告诉其他人,先偷摸带着周临川去派出所检测一下。

周临川刚漱完口,准备去厕所方便一下,还没有来得及进去呢,就被周父和李梦寒一左一右夹着走了。

临走时,周父给周母打招呼 ,“我们三个先出去一下,饭好了如果等不及们你们先吃。”

周母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周临川就被驾着跑了。周飘雪洗完菜从厨房出来问道“爸呢,刚刚不是还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呢嘛。”

“爸爸,外公和舅舅三个人出去了,叫我们先吃饭。”大豆丁玩着玩具说道。

“妈妈,我饿了,可以先吃吗。”小豆丁张口。

“等一你们舅舅回来一起吃,你饿了先吃块排骨垫垫肚子。”大小豆丁一人拿着一块大排骨啃起来。


周临川这边被两人驾着来到地下车库人都还是懵逼的,“不是,爸,姐夫你们要带我去哪里,我手机也没有拿啊,好歹等我去上一下厕所啊。”

“你到那个地方再上吧,你先憋着,刚好那个地方需要你的尿液。”周父说完和李梦寒一起把周临川塞进车子后排座,周父趁机坐在周临川旁边,两只手紧紧握住周临川。

李梦寒一踩油门,小车嗖的一声飞快驶出地下车库。

“不是啊爸,什么地方会需要我的尿液啊,你们好歹给我说一下去哪里啊。”

回答他的是李梦寒的后脑勺和周父盯着窗外的半个脑勺。

很快就到了派出所,李梦寒先下车,关上门。一只手拉出周临川,周父也飞快地下车,关门抓住周临川一气呵成。

周临川还在蒙圈,“你们带我到派出所干啥,我没有犯法啊,不就借了你家一些钱,姐夫。我说过我会还钱的,姐夫。”

派出所这边缉毒科的一高一矮两个同事还在闲聊,高个儿说,“我们这个季度还差一个禁毒名额,也不知要去哪里找了。”

矮个儿回答道 “我们也是啊,李队说晚上再出去逛逛。”

然后两人突然双眼发亮地望着被架着走过来的周临川。“我跟你说,这可是我先看到的啊,你可别跟我抢。”矮个儿说完就飞快地跑了,高个儿也赶紧跟上。

周临川这副模样绝对是吸毒了啊,这个月的指标来了 两个人兴奋得不行。

见跑过来了两个民警,李梦寒说道,“警察同志 这是我小舅子,我和我岳父怀疑他吸毒了,请你们帮忙检测一下。”

“我没有,我不吸毒 我就是连续熬了几个通宵啊。”周临川挣扎道。

“同志你放心,来我们这儿的人都是像你这么说的,你有没有吸毒我们一会儿就给你检测出来。”高个儿警察说道。

“我真没有啊,我就是熬夜写代码做机器人啊。”

你还会做机器人,你这是天还没有黑脑袋就不清醒了吗。李梦寒想到,他和周父一起把周临川交给两个民警。

李梦寒和周父两个人在大厅里面焦急地等待着,特别是李梦寒,周飘雪当初生孩子时他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虽然他很希望小舅子去监狱里面净化一下心灵,但是他也不希望小舅子是因为吸毒进去的。

很快两个民警一脸菜色的出来了,哎哟,今晚上还得出去找指标。

身后的周临川洋洋得意,小嘴嘚吧嘚地说道,“跟你们说了,我没有吸毒,我可是五好青年,怎么会去碰那个玩意呢。”

“他真没有吸毒吗。”李梦寒焦急地问道。

周父也说道,“警察同志,可是他看起来和照片上那些吸毒人员一模一样啊。”

高个儿点了点头,“没有吸毒,还真是熬夜熬多了,长期饮食不规律造成的。”

“你小子是不是又熬夜打游戏了。”周父一巴掌拍到周临川的胳膊上。

周临川吃痛的包捂住胳膊,“没有啊,爸,我熬夜不打游戏了,我真的有在用心研发机器人啊。”

对于周临川说的他在研发机器人这事情,李梦寒压根不信,这小子天天做白日梦。

就算周父这种宠爱周临川的人也觉得周临川在瞎说,研发机器人那是多么高级的事业,周临川这小子怎么可能研发得出来。

“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周父抱歉的和警察说道。

“同志你们做得很好,如果人人都有禁毒意识,我们的社会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吸毒的人了。”矮个儿民警一脸正气地回复道。

很快三人回到家,才刚进门李梦寒就被大小豆丁抱住大腿,“爸爸,舅舅的房间和电视里面有鬼啊。”大豆丁哭诉,“有鬼啊,长长的牙齿。”小豆丁还用手比划了一下。


周母和周飘雪也是一脸疑惑的样子,“小川啊,客厅里面那个圆球是什么东西啊。”周母问道。

“而且,我刚刚明明听到客厅里面有小女孩的说话声,但是我一出去又没有了,你是不是偷偷养了什么东西啊。”周飘雪也问道。

三人一脸疑惑,周父和李梦寒看向周临川,周临川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众人三言两语的终于把事情说通了,原来是事情的经过是这样。

周临川三人出门后,大小豆丁吃完排骨,玩具也不想玩了,就在房间里面闲逛。

大豆丁李可睿路过周临川的卧室,大豆丁第一眼就在猪圈一般的卧室里面看见了周临川遗漏的手机,大豆丁最喜欢玩手机了,不过平时都拿不到。

他轻手轻脚地偷溜进卧室,还不忘鸡贼地把卧室门关上。

周临川的手机屏幕上有一个可爱的萝莉在走来走去,大豆丁以为那个是屏保,拿起手机就在上面乱戳,试图破解密码,好几次戳到小萝莉的脸了。

大豆丁这边还在试图解锁,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个萌萌哒的声音,“干啥呢干啥呢,不许碰我爸爸的手机。还有你老是戳我的脸干什么啊。”

大豆丁吓得把手机放在桌子上,“谁在那里说话,是谁。”

没有人回答他,只见手机屏幕上的那个小萝莉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略略略”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出来。

大豆丁惊住了,一时间忘了害怕,对着手机屏幕做了一个更大更丑的鬼脸,“略略略略,这么小一个鬼脸谁看得见,略略略。”

小萌第一时间怒了,其实按照周临川的推算小萌也才10多岁左右。

她直接通过手机投影出了一个光幕,一个和大豆丁差不多大的人出现了,她还给自己配了一只邪恶小丑的脸,把脑袋弄的有三个足球那么大 对着大豆丁做鬼脸。

“妈妈,有鬼呀。”小豆丁吓得拔腿就跑,门被他锁住了,小萌故意把邪恶小丑的脑袋往大豆丁那边伸过去。

大豆丁双手不受哆嗦的终于把门打开了,身后传来了小萌略略略的嚣张笑声。

等大豆丁把周飘雪叫过来的时候,刚刚那个大脑袋不见了,只有小萝莉还在手机屏幕上面走来走去。

周飘雪拿起手机看,这不就是一个正常的手机屏保嘛,什么也没有啊。大豆丁拿过手机不信邪地使劲往那个小萝莉脸上戳去,还是没有反应。

“刚刚还会变鬼脸呢呀。”大豆丁疑惑道。

“你刚刚是不是打算偷偷进来玩手机,还学会偷偷把门关起来了。”周飘雪面色不善地盯着大豆丁。

大豆丁预感危机将要到来,飞快地往卧室外跑去,还不忘嚎叫,“外婆,妈妈要打我。”

成功保住自己的屁股蛋子没有受伤后,大豆丁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沙发对面摆的还是原来自己家里面的120寸大电视,小豆丁还在玩。

“弟弟,你想不想看动画片。”

“想”。小豆丁玩具也不玩了,指着大电视,“我家的大电视”。

大豆丁插起插头,很快电视屏幕开始亮了,他想找遥控器没有找到。

只见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个闪着七色彩虹光芒的光幕,大小豆丁不知道这是啥,“怎么和在家里面不一样了”。光幕刚好处在大豆丁伸手就可以触碰的位置,他随便点了一下。只见那个七色彩虹一般的光幕突然变成了黑白双色交替的效果。

“哥哥,电视怎么不出来呀”。小豆丁仰着小脑袋。

大豆丁继续按着,光幕又从平行放着的四边形变成球形。

“略略略,你个乡巴佬不会放电视吧”。小萌投影到沙发边上,还是那副萌萌哒的小萝莉模样,乡巴佬这个词还是她这几天从周临川的手机上看到的。

“你说谁是乡巴佬,你会放吗,你个丑八怪。”大豆丁已经懂了乡巴佬是什么意思,同学们吵架的时候就会用这个词语。

“你竟然说我是丑八怪,我这么可爱。”小萌生气了,又变出一个青面獠牙的大头鬼来,“哼,你看清楚了,这个才是丑八怪。”

“妈妈,鬼啊,救命啊。”大豆丁吓得从沙发上蹦起来。

“鬼啊 ”小豆丁也跟着喊。

周飘雪和周母本来在厨房里面做菜,刚刚李梦寒打电话说他们要到了。

听到两个孩子的哭喊声,两人赶紧跑出来,就看到客厅里面沙发前面有个圆球一样的东西,闪着黑白双色不停地转来转去。

大小豆丁睁大双眼,那个鬼去哪里了,怎么不见了。

周母和周飘雪走近那个圆球一样的东西,两人也不知道这是啥,刚好门铃响了,周临川他们回来了。

周临川来到客厅看到那个闪着黑白双色的圆球,“这是光幕操作屏啊,用来看电视的。”

众人只见他在那个圆球上随便按了按,圆球就变成了竖着的长方形,黑白双色还变成了七色彩虹光芒,一闪一闪地晃眼睛。

“这颜色是不是很炫酷。”除了大小豆丁狠狠的点了点头外,其他人都是一言难尽地看着周临川,这是正常的人类审美吗,这是阴间的审美啊,你好歹搞点阳间得出来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