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豪门贵婿李言

豪门贵婿李言

孤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李言是林家的上门女婿,云海市第一美女,是他的妻子,但他过得一点都不开心。上门女婿是没有尊严和地位的,林家看不起他,外面的人,更是想尽各种办法,嘲讽他,羞辱他。被逼至绝境时,李言不想再低调下去了,他摊牌了!他是豪门继承人,家里有着亿万财产等着他继承!且看一个被生活压弯了腰的入赘废物,如何翻云覆雨,纵横都市,快意人生……

主角:李言,林墨   更新:2022-07-16 13: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言,林墨 的武侠仙侠小说《豪门贵婿李言》,由网络作家“孤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言是林家的上门女婿,云海市第一美女,是他的妻子,但他过得一点都不开心。上门女婿是没有尊严和地位的,林家看不起他,外面的人,更是想尽各种办法,嘲讽他,羞辱他。被逼至绝境时,李言不想再低调下去了,他摊牌了!他是豪门继承人,家里有着亿万财产等着他继承!且看一个被生活压弯了腰的入赘废物,如何翻云覆雨,纵横都市,快意人生……

《豪门贵婿李言》精彩片段

“李言,这是离婚协议,签字吧,女儿归我。”

当林墨把一张离婚协议放在李言的面前时,李言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曾以为,自己可以给眼前的这个女人幸福,和她离婚,这种事情他想都没想过。

十七岁,和林墨第一次见面,那天李言不愿接受家族的安排,十八岁便要继承家族企业,成为那个所谓的全球首富。所以说他负气离家,正好碰上了因为十七岁就被迫要被家里安排相亲而赌气离家出走的林墨。两颗向往自由的心很快是碰撞出火花来。

十八岁,李言为了躲避家族而选择去当兵,而这一走就是五年,了无音讯。

二十三岁,退役后的李言本以为林墨已经成为别人的妻子,可当他拨通了那五年未曾拨打的电话之后,他惊讶的发现,这个女人竟然还在等着他。

依旧是二十三岁,两人举办了婚礼,拿上结婚证,一场简简单单的婚礼,只有几个平时的朋友参加。或许那根本就算不上是婚礼,只是在一家小餐厅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饭而已,在朋友的主持下简单的行了一个礼。

二十四岁,他们的女儿李奕儿出生,小名木木,是妈妈的姓拆开后得到的小名。木木很可爱,很漂亮,继承了父母优良的基因。

二十八岁,今天本该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而这一张离婚协议却是拍在了李言的面前。

李言摇摇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林墨。“老婆,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不是愚人节,别和我开玩笑。”

林墨叹着气,可以看出她眼中也是有一丝不舍在里面。“没和你开玩笑,签了吧。李言,这五年我受够了,当年为了和你在一起,我众叛亲离。我爸妈说你是扶不上的烂泥,我兄弟姐妹嘲笑你是吃软饭的废物,可我不在乎,我觉得你很努力,虽然你从来没有成功过,但是你的努力总是给我带来正能量。我抛弃了一切嫁给你,没有婚礼,没有婚纱,没有家人的祝福,只有一个小红本。那都无所谓,因为我觉得这是一场赌博,那小红本就是我赌博的票据。我放弃所有来了一场豪赌,而你却是让我输的一塌糊涂。这五年里面你做了什么?创业失败就不说了,至少你还知道上进,可后来呢?你出去上班,你哪一个工作是做了超过两个月的?摆地摊,摆两天你嫌累也不摆了。”

“我......那是有原因的。”

“有什么原因?就拿这次公司来说吧,待遇不错吧,工作时间也很完美啊,可做了半个月,你又被辞退了。”

“那是因为我前天上班左脚先迈进大门,所以说被辞退了。”

“李言,你难道不知道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吗?女儿要交学费了,当初普通幼儿园也挺好的,我一个朋友在里面做幼师,可当时是你嚷着要让女儿进贵族学校,可现在,面对高昂的学费你却是拿不出一分钱,我每月的工资除了交学费外,我们的生活费都不够。我受够了,签字吧,女儿跟我,你这样带着女儿你也养不活。”

“你用一生做了赌注,我怎么舍得让你输。”

“可现在我就输的一塌糊涂。”

“怎么回事啊?不就是一个离婚协议吗?有这么难吗?还是说你是连字都不会写吗?真是的,我女儿跟了你简直就是白白浪费了她这么多年的青春。当年我们给她介绍的对象多好啊,人帅,还是个富二代,你看看跟了你,像什么样子?”就在这时,一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

这正是林墨的母亲,苏红。

“妈,你怎么来了?”李言显得有些惊讶,毕竟这曾经扬言要和林墨断绝母女关系的丈母娘今天突然出现,这可没什么好事。

“打住,别叫我妈。谁是你妈?你缺少母爱也别在这里乱认妈。姓李的我告诉你,今天这字你必须给我签了。还有,孩子我们不要,你带走。”苏红挤眉弄眼地说着。这一边说着,还一边吹着她刚刚做好的指甲。

“妈,为什么不要木木?木木跟了他能生活好吗?他自己都养活不了,怎么养木木?昨天电话里面不是说好的吗?我可以和他离婚,但是家里得接受木木。”林墨红着眼,用一丝哀求的目光看着妇人。

“要那野种做什么?你还得再嫁人的,带个小野种你怎么好嫁人?这不是拖油瓶吗?”

“你说什么?”李言一拍桌子,愤怒地站起身。骂他可以,但是骂他女儿不行,他可不管这对方是谁。

“怎么?你凶什么?你这废物,我有说错吗?行,你想要不离婚也可以,当初说好的,二十万彩礼,一分不少,拿给我,拿不出来就签字。”苏红扯着嗓子,伸出手来。他是认为李言不可能拿出二十万来,别说是二十万,现在李言身上能拿出两百块她都认输。

“老婆,你愿意离婚吗?”李言向林墨问道。

林墨把头扭到一旁,虽然她现在的确是对李言失望透顶,但是要说离婚,她想过,但是并没有下定决心,毕竟她也想要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而今天她会和李言离婚,也都是因为自己母亲的到来。在母亲的逼迫下,加上李言又刚好被公司开除,所以说她才爆发出来而已。

“二十万?只要我拿出二十万彩礼,这就不让我签字了?”毕竟和林墨相处多年了,这一个眼神李言也能明白什么意思。

“等等,二十万就利息而已,这彩礼当年就得给了。当年二十万能在市里面买一套房,而现在二十万就买一个厕所,二十万利息,今天你拿出二十万来,就不让你签字。但是你还欠我们两百万,怎么样?”苏红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样。

“行,给我两个小时。”

“我给你三个小时,不,我给你一天时间,正好彩票今晚开奖,现在你去买彩票还来得急,要不要我借你二十块买彩票?”苏红嘲讽地说道,她根本就不认为李言可以拿出二十万来。

“不用,我弄到钱就回来。”留下这句话,李言转身离开。

半小时后。

李言站在云海市的星海大楼前,这是李家的产业之一,也是云海市最高的建筑。李言曾经以为自己可以熬过去,可他错了,这么多年,或许只有当兵的那五年自己是真正的逃过了李家的控制,因为那个部队,即使是李家也无法渗透进去,而之后,自己一直都没有逃出李家的五指山。

创业缕缕失败,去工作总是以各种理由被开除,最奇葩的就是因为他向老板问了一个早上好,就被说成是不好好工作,尽知道拍老板马屁被开除。好吧,下个公司见了老板我不打招呼,不好意思,不尊重老板,开除。再换一个公司,上班左脚先迈进大门,开除。

不给别人打工,我摆地摊行不行,我做点小生意,我混口饭吃。刚摆上没五分钟,城卫来了,别的小贩不管,就抓他一个人,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而这一切,在林墨的眼中就是李言不求上进,好高骛远,但李言心里清楚,这都是李家在背后操控着一切。

而今天,这一切也该有一个了断了。


李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信步走进了星海大楼。

来到前台,这前台是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妹子,此时她正在玩着手机,见有人来了,抬头瞄了一眼。发现是一个穿着普普通通的青年,这妹子也是懒得理会,继续玩着手机,时不时发出一声笑声。

李言眉头一锁,这里好歹也是云海市最大的企业,这前台就这样的素质吗?

“咳咳。”李言轻松咳嗽了两声。

此时前台这妹子才收起了手机,轻蔑的看了李言一眼。“你有什么事吗?”

李言说道:“我找人。”

“找谁?姓名?哪个部门的?”前台妹子不耐烦地问道。在这里做前台时间长了,见过不少有钱有势的人,所以说慢慢也变得势利了。见李言穿着普通,她是完全不把李言放在眼中。

“叶薰,至于哪个部门的,不出意外的话是你们的董事长。”

此话一出,前台妹子惊讶地看了李言一眼。她又仔仔细细地打量了李言一番,直觉告诉他,这个人绝对不可能认识他们的董事长的。叶薰,星海集团的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也是公认的云海市第一女首富,同时也是云海市第一美女。每到上下班的时间,这星海大楼外就会聚集不少人,就是为了一睹这云海第一美女的风采。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你要见我们的董事长,我说大哥,你照照镜子好不好?没镜子也撒泡尿也行啊。你什么人啊?想要见我们的董事长,你这一身行头两百块就打发了,想要见她,你怎么也得花上几年工资,捯饬一身行头再来啊。”前台妹子轻蔑地说道。

李言冷笑道:“说真的,我并不想要来见她的,相反,她更想要见到我。”

“我呸,见过不要脸,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快点滚出去,不然我叫保安了。”前台妹子毫不客气地说道。

“不好意思,今天我一定要见叶薰。”

“你还真是不知死活,我们董事长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见的。”说着,前台妹子拿起了电话。“喂,是安保部门吗?叫几个保安到前台来,这里有一个神经病,来把他轰走。”随后电话挂断,前台妹子得瑟地说道:“我已经叫了保安,有本事你继续不走,我看待会儿你怎么趴着出去。”

李言摇摇头,没说话,他也是拿出电话,一个他一直存在电话薄的号码,但是已经很多年没有打过了。

电话接通,里面传出了一个轻柔而有有些激动的声音。“言哥哥,是你吗?不会是电话被偷或者是丢了吧?”从电话里面的声音可以判断,李言给她打电话,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我在你公司大厅前台,被你公司前台挡住不许进,现在还要叫保安把我打趴下。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只等五分钟,五分钟我见不到你就走。”李言说道。

“好,好,你等着,千万不要走。”

“靠,这神经病,还真会装。”前台妹子低声嘀咕了一句。

与此同时,星海大楼顶层董事长办公室。

一个绝美的女子飞快地跑出了办公室,在她跑的过程中高跟鞋也是掉落一只,而这个时候她根本就没有去在乎自己的鞋,依旧是飞快地向电梯跑去。

而紧跟着后面的是一个秘书模样的女子,她捡起鞋,跟在女子身后。“鞋,董事长,你的鞋。”

李言站在大厅等着叶薰下来。

而此时几个保安走了过来。

“做什么的?滚出去,这里是星海大楼,不是你这种人该来的地方。”

李言看看时间,说道:“别急,还有一分钟,一分钟后叶薰不出现我就走。”

“开什么玩笑,你以为我们董事长是什么人,是你想要见就可以见的吗?告诉你,别说是你了,就是那些有钱有势的公子哥想要见我们董事长都不可能。快点滚,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保安们一边说着,一边是推搡着李言。

也就在这时,电梯门开了,叶薰从电梯里面走出来。这个让她朝思暮想的男人就在眼前,这些年自己是日日夜夜盼着他回来。今天,他终于回来了。然而现在,这些保安的行为是让她目眦欲裂。好不容易盼着他回来了,这群混蛋竟然想要赶他走。

“住手。”叶薰大喊一声。

随后她飞快向李言跑去,不过因为掉了一只鞋,跑起来的她是一瘸一拐的。

来到李言的面前,叶薰看着李言,眼眶微红。“你舍得回来了?”

“没办法,你们太狠了,完全不给我活路啊。”

“还不是因为你固执。”

而此时,前台妹子和保安们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叶薰,这可是被人称为冰山美人啊,不管是面对谁,她永远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而现在,她看眼前这小子的眼神中是充满了柔情。

前台妹子更是吞咽了一口唾沫,她此时是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女人的预感还是比较准的。下一秒,叶薰怒视着她。“从现在开始,你们几个不是星海的员工了,去财务部结算一下你们本月的工资,然后滚蛋。”

“董事长,我......”

“闭嘴,不想听你说话。”

“......”

“董事长,你的鞋。”这个时候,秘书下来了。

李言看了看,说道:“至于吗?鞋都跑掉了。”

叶薰一边穿着鞋,一边是没好气地说道:“还不是因为你说五分钟见不到我就走,你难道不知道从星海最顶层下来,五分钟是极限吗?”

李言是很无语地笑道:“其实超过五分钟我也不会走的。”

“你......”

“难道你是打算就和我在这里叙旧吗?”

“跟我走,去我办公室。”说着,叶薰是拉着李言就上电梯。

而此时,不光是前台妹子和那些保安,就连叶薰的秘书都惊讶地合不拢嘴。这可是她第一次见到叶薰这样,这露出小女生一般的表情,而且她竟然会主动的去拉住一个男人的手,这,这真的是他们认识的那个冰山美人吗?


叶薰办公室。

做为云海市第一女首富,叶薰办公室的装潢并不奢华,反而是给人一种低调朴实的感觉。但整个办公室非常干净,一尘不染,李言也知道,叶薰是有小洁癖的,毕竟从几岁开始,两人就生活在一起。

叶薰是五岁被带到李家的,她是做为李言的未婚妻被李家培养,通俗来说就是童养媳。李家也是不留余力的培养叶薰,希望她以后可以成为李言最得力的帮手。

的确,叶薰个人也很有能力,至少李言不在,她自己也可以挑起大梁。

“五岁,我进入李家,做为你的未婚妻被李家培养,之后十一年里面我们分离从来没有超过二十四小时。而我十六岁的时候,你竟然一拍屁股就走人了。虽然你一直都在李家的监控下,但是我很好奇,在这期间你失踪了五年,好像是当兵了,可以李家的能力,竟然是查不到任何一点关于你的消息,我想要知道,你那五年是在什么地方当兵?是什么部队连李家都查不到?”叶薰问出了自己的疑问,李言一直都是在李家的监控之下,唯有那五年,他是真正的脱离了李家的监控。

“嘘~”李言伸出手,示意叶薰别继续问下去。“你是聪明的女孩,你应该知道,连李家都涉足不了的地方,也就不是你应该问的了。我需要钱,二十万。”李言也是很直接。

“好说。”叶薰不慌不忙地从她办公桌的抽屉里面拿出一份文件。“签了它,别说是二十万,二十亿都不是问题,这些本来就是你的东西,做为你的未婚妻,我只是在帮你打理而已,你是随时都可以回来接管的。而我也知道,你有一天一定会回来的,所以说在得知你在云海市的时候,我也来到云海市,在这里等你了。”

李言也没有去看那份文件。“你应该知道,我结婚了。”

“知道,我看过那女人,虽然长得是不错,但是也不是那种倾国倾城的容貌,我不明白,当年你为什么会为了她而放弃我。”

“你从小进入了李家,李家给灌输一个思想,那就是你是我的未婚妻,是我未来的女人。你被洗脑了,叶薰,你不属于任何人,你只属于你自己,当年我走,一方面是我想要给自己自由,另一方面就是我想要给你自由,你可以自己选择你的人生,而不是做为我的附属品而存在的。”

“我没有,小时候我做错事,都是你袒护我。还有遇上危险,都是你保护我,在我心里,我感谢命运让我成为你的未婚妻,可......”

“好了。”李言打断了叶薰的话。“说正事吧,这份合约我不会签的,你也知道,一纸合约约束不了我的。既然我今天来了,也就说明我已经妥协了。根本就不用签什么合约,告诉老头子,再给我三年时间,如果这三年我还是一事无成,那我就回来继承李家的一切,继承这亿万家产。当然,这三年里面,你们不得再捣乱了。”

“可以,我可以替爷爷先答应你。只要你肯回来,哪怕只是一个口头上的约定也行,因为我们知道,你言出必行。三年后,你若是还是一事无成,就回来继承亿万家产吧。当然,从现在开始,李家会给与你一切的支持,这算是给你的特别优待,若是你在李家的支持下你还不能有所成就,那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回李家呢?”说着,叶薰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喂,来我公司,我在办公室等你。”

“给谁打电话?”

“你很快就知道了,坐吧,他得等一会儿过来。”

过了二十分钟,有人敲门。

“进来。”

办公室的门推开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走了进来。“少夫人,有事?啊!少爷。”老头见到李言,激动地走过来,这身体微微颤抖着,眼眶也红了。

“周伯,是你。”李言笑道。

“是我,是我。”周伯激动道。

周昌,云海市首富,在云海市,周昌可以说是跺了跺脚,这云海市也要抖一抖,虽说周昌很是风光,但少有人知道,周家其实只是李家的一个附属家族而已。

“周伯,言哥哥已经答应三年后回李家了,从现在开始,在云海市这边你就全力支持他吧。”叶薰说道。

“是,少夫人。太好了,知道这件事后,老爷子一定会很开心的。”周昌开心地说道。

“老头子开不开心我不知道,但现在你们能给我二十万,我会很开心的。”

“二十万?少爷,够吗?要不先给你二十亿吧。”

“......”

“我只要二十万,现金,硬币,马上,快点。”

“行,我马上去准备。”

周昌是屁颠颠地跑去准备了。

“那我走了。”李言对叶薰说道。

叶薰点点头,眼神中是带着不舍。“去吧,有事就过来找我。”

李言点点头。

在李言离开之后,叶薰是立马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喂,爷爷,言哥哥回来找我了。他答应我,三年后若是还是没有成就,就回李家。”

“很好,幸苦你了,那你就做好准备吧,三年后好好辅助他。”

“是,爷爷。”

与此同时,李言家中。

“哼,那小子我看不会回来了。我呸,他什么东西我还不知道吗?他能拿出二十万来,我把头砍下来给他当尿壶。你这赔钱的丫头,我们一家还指望你能嫁个金龟婿。结果你看看,嫁的什么玩意儿啊?现在我和你爸在亲戚朋友面前都抬不起头来,别人的女儿,不是嫁给富二代就是嫁给大老板,你学学你表妹,上个月他老公七十大寿,前去给他祝寿的是人山人海,而他一高兴,还送你表妹一辆宝马。”

此时苏红还在家中数落着林墨。

林墨低头不语,对李言失望,对自己的父母她更是失望。

就在这时,李言回来了。

“吆,回来了,钱呢?”苏红伸出手来。

李言回答道:“在下面,我拿不上来,还请妈你亲自下去。”

“拿不上来?你手断了吗?哼,我告诉你,要是我下去什么都没有的话,看我今天不扒了你的皮。”苏红嘴里骂骂咧咧,跟着李言一起出门了。林墨也跟在后面,她也很好奇,李言是真的弄到二十万了吗?

小区楼下,只见一摞摞的硬币堆成了一座小山。做为的邻居也都过来看热闹,这是谁把这么多硬币堆在这里啊。

“妈,这里是二十万,一分不少。”

“怎么都是硬币?”

“妈,我向朋友借的,他是公交公司的,就只有硬币。”

“哦,这样啊。”苏红低声说了一句,随后是笑嘻嘻地跑到了那一堆钱的面前,这用手捧着硬币,憨憨地笑着。

林墨把李言拉到一旁。“你哪里有在公交公司的朋友啊?你这钱哪里来的?还有,这全部硬币,你故意的吗?”

李言笑道:“不装了,我摊牌了,其实我是全球最大企业世家的唯一继承人,这二十万,对我来说也就九牛一毛吧,要是能让妈开心,我拿个二十亿也不是问题啊。”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