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橙子文学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全部小说 > 其他类型 > 重生七零,我靠空间种田发家致富

第1章 重生,1976

发表时间: 2024-03-04

顾浅睁开眼,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鼻尖充斥着消毒水的气味。

半晌,她像是才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在身上掐了一把。

“嘶,疼。”

结合脑中突然多出的记忆,顾浅发现自己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

她穿越了,回到了1976年。

巧合的是,她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做顾浅。

“虽然这个地方没有星际时代发达,吃穿可能都能成为问题,但是好在没有战争。”

从前,她常年和硝烟相伴,就连死,都驾驶着战舰死守前线,对于那样的生活,她真的疲惫到了极点……

“或许是上天也看不过去,才让我死而复生也不一定。”

顾浅正自嘲的想着,门外传来了一阵说话声。

“医生,这丫头怎么样?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顾浅凭借记忆,几乎立刻就听出了,说话的人是原主的舅妈,张玉梅。

“还需要再休息一段时间,你们也是,怎么能让小姑娘一个人出去?还掉河里去了。这要是再晚送来一点,命都得交代在那里。”

医生蹙着眉开口,眼中都是不赞同。

“是是是,都是我们没有看好孩子。”

原主的舅舅孙国胜急急开口。

“好了,你们好好看着,如果好的话,明天之后应该就能出院了。”

医生说着,这才转身离开。

“这死丫头真不让人省心!”

一直等到医生走远了,张玉梅这才恶狠狠开口。

“你赶紧想办法把她打发走,万一真死在咱们家就麻烦了!”

“用你说?”

孙国胜有些烦躁的道:

“我也想她赶紧滚蛋,可现在不是还没到下乡的季节吗?”

“那就让她自己先去!”

舅母下意识压低了声音,有些担忧的道:

“这丫头要是再折腾下去,我怕小强顶替她的事被人发现,到时候一切都晚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孙国胜摆了摆手,没好气的嘟囔道:

“你也给我收敛点,要不是你逼得太狠,她能想不开?”

张玉梅面上飞快闪过一丝心虚。

“知道了知道了,你不是还有工作?快回去吧,我在这里看着她就是了。”

孙国胜这才淡淡撇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等到孙国胜走了,张玉梅对着顾浅病房的门狠狠啐了一口唾沫。

“用我的钱住院还想要我照顾,多大的脸,死了最好。”

顾浅听到这里,眉心狠狠蹙起。

原主这个舅舅和舅母没一个好东西,都巴不得原主去死。

想到这里,顾浅就听到一阵开门声传来。

顾浅抬眸,顿时和张玉梅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心里原本就憋着火呢,张玉梅见到顾浅已经醒了,眼中的怒气更是不加掩饰。

“死丫头,醒了不知道吱一声?”

对上顾浅此刻面无表情的脸,张玉梅面色立刻凶恶了起来。

“看什么看?都醒了还在这里躺着做什么?跟我出院。”

顾浅看到张玉梅这幅样子,眯了眯眸。

看顾浅没有理会自己,张玉梅眼中快速爬上了一阵怒火。

“你这个死丫头!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一边说着张玉梅一边挽着袖子上前。

原本让她在这里照顾这个死丫头她就已经足够不满了,恨不得早点抓到个机会发泄自己的怒气。

可还没等到她的巴掌落到顾浅脸上,手腕就被一只纤细的手给抓住了。

张玉梅见此一愣,之后用了几分力气,准备狠狠给顾浅一巴掌。

顾浅感觉到了,皱了皱眉,手中一个用力,张玉梅猛地被甩飞出去,下一秒就坐在了地上。

张玉梅痛呼一声,猛地抬起头朝着顾浅瞪去。

“死丫头,反了你了,居然还敢还手?”

“为什么不敢?”

顾浅不屑的撇了张玉梅一眼,眼神中充满了嘲讽。

眼前这个贪得无厌的女人,可是把原主欺负的够呛。

当时原主父母刚死,张玉梅和孙国胜这俩夫妻对原主那可是分外殷勤。

又是送礼又是上门的,不知道的还以为顾浅是她亲生女儿。

之后孙国胜一家更是以照顾原主为由直接住进了原主家里。

结果这一家一搬进来,直接原形毕露。

指挥着原主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不说,还将原主父母留给她的存折和房契都骗了过去。

更过分的是,原主这一次发现,原本是属于独生子女不用下乡的自己,竟然上了下乡名单。

自己父亲留给自己的岗位还被孙国胜以手段霸占,原主这才忍受不了,直接跑到河边跳了下去。

即便原主的伯父看到了,救了她,但是她到底已经不是原主,真正的顾浅已经在那条河里长眠了。

想到这里,顾浅的眸光更冷。

“你这几年吃我的,喝我的,还把我当苦力使唤。”

“真以为我治不了你?”

“等着吧!”

“证据我已经收集的差不多了,等着报社或者街道的人来找你!”

“现在给我滚出去!”

张玉梅听到顾浅竟然叫她滚,立刻瞪大了双眼,怒气和心虚在心中交织。

“好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张玉梅,你想干什么?!”

伴随着一声惊怒交加的男人声音传来,一个面色憨厚的中年人走进了病房。

顾浅一眼就认出了,这男人是原主的伯父,顾勤平。

顾勤平的身后还跟着原主的伯母方欣彩。

看着病房内的一幕,顾勤平眉头紧皱,低声喝道:

“张玉梅,我弟弟把孩子托付给你们,你就是这样照顾的?!”

“这……”

张玉梅看到这两个人进来,面上飞快的闪过了一丝心虚,之后想到了什么,还是挺了挺胸脯。

“这些年顾浅都是我们照顾的,我代替她爸妈管教她有什么错?”

“倒是你们,以前不管,现在来多管什么闲事?”

顾勤平闻言气息一滞,面上闪过了一丝愧疚。

这一点确实是他的错,他因为工作和家庭,加上有孙国胜一家,确实不经常关心顾浅……

张玉梅将顾勤平脸上的羞愧看的清清楚楚,立刻有了底气挺了挺胸脯。

“好了,你们既然觉得我照顾的不好那就你们自己照顾着吧,谁稀罕?”

张玉梅说着,也害怕他们看出什么,发现自己这些年对待顾浅真的不好,立刻走出了病房。

顾勤平见着人走了,这才走到了顾浅的床前。

看着顾浅,顾勤平抿了抿唇,半晌方才叹了口气。

陕ICP备2022011731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