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双面霸总又奶又甜

双面霸总又奶又甜

含笑半步癫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唐夏在医院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随后有人告知,她竟然失忆了!失忆不是什么大事,眼前棘手的是,她竟然有一个老公,并且被冤枉开车将老公的心头好撞进了医院!这究竟是什么狗血剧情?唐夏表示对眼前的这个自称是她丈夫的男人,没有一丝兴趣,既然他要离婚,那么便如了他的愿好了……

主角:唐夏,厉北寒   更新:2022-07-16 0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夏,厉北寒 的武侠仙侠小说《双面霸总又奶又甜》,由网络作家“含笑半步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夏在医院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随后有人告知,她竟然失忆了!失忆不是什么大事,眼前棘手的是,她竟然有一个老公,并且被冤枉开车将老公的心头好撞进了医院!这究竟是什么狗血剧情?唐夏表示对眼前的这个自称是她丈夫的男人,没有一丝兴趣,既然他要离婚,那么便如了他的愿好了……

《双面霸总又奶又甜》精彩片段

第1章

“你是说......因为我老公要离婚,我开车把他最爱的女人撞成残废,然后我跳楼把自己摔失忆了?”

唐夏皱着眉头问,可她什么都想不起来呢。

她结婚了,还有老公。

重点是老公不爱她,要跟她离婚娶他最爱的女人。

“是的,你老公不爱你,你就报复他差点撞死他的小情人。”站在病床前的纪暖对她温声说着,把事情大概都跟她说了。

唐夏:......

她有这么残暴吗?

就在这时,一道身材高大长相俊美的男人走进来,纪暖看到走进来的男人恭敬的打了声招呼,“厉少,夫人醒了。”

唐夏顺着纪暖的视线看了过去,当看到男人时,不由瞪大双眼。

男人约莫高一八几的模特身材,长了一张完美如雕刻般的脸庞,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简直比漫画中的男主角还要好看。

这个就是背着她找情人的渣男老公?

果然又帅又渣。

厉北寒眸眼冷冷盯着坐在病床上一脸懵逼的女人,他走上前伸手捏住唐夏的下巴,冷冷开口:“唐夏,你以为装失忆,我就会放过你?”

唐夏的下巴一疼,皱起眉头望着眼前放大的俊脸,她说:“我真的失忆了......”

厉北寒微微眯起狭长的眼眸盯着唐夏看,没说话,唐夏被男人那双阴冷的眸光盯得全身发毛,她双手紧张的揪着被子,清澈的眸子对男人眨了眨,委屈的说着,“老公,我疼......”

下巴要被捏碎了。

厉北寒冷嗤一声,松手,他拽了把椅子好整以暇地坐在病床前,身躯往后仰,双腿交叠,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唐夏。”

“嗯?”唐夏坐直身子,样子很是乖巧的望着厉北寒。

厉北寒盯着脑袋缠着厚厚纱布的唐夏,他说:“我不管你是不是失忆,但你撞了人就要付出代价。”

现在晚依还躺在重症病房昏迷不醒,苏家是不会放过唐夏。

唐夏睁着一双清澈无害的眸子盯着厉北寒看,她磕磕碰碰的说,“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如果是你小情人自己撞上来的呢?”

她都失忆了,总不能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厉北寒挑眉没说话,眼神冷飕飕盯着唐夏。

苏晚依自己撞上去找死?

见男人阴森森的眼神盯着自己,唐夏继续说着,“你是我老公,我们是夫妻,要不是因为你去找小情人,我至于去撞她吗?”

还要跟她离婚,她可能就是生气才要去撞人。

这么说起来,罪魁祸首是她老公。

“呵。”

厉北寒嗤笑一声,见她还理直气壮反驳,冷冷睨着她,修长的手指有意无意把玩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说:“唐夏,别在狡辩,你对晚依已经不是第一次动手。”

唐夏:......

好吧,她闭嘴不说话了。

说多错多。

见唐夏低着头不说话,那双小爪子揪着被子捏来捏去,片刻后,唐夏抬起泛红的眼睛眨巴望着厉北寒,她委屈的问,“老公......你是不是很爱你那个小情人,所以你要我付出代价?”

她这个渣男老公一定很爱那个叫苏晚依的女人吧。

他从进门开始嘴里就一直护着那个女人,对她一点怜惜一点关心都没有。

厉北寒:......

皱着眉头看着唐夏那张委屈吧啦的脸,自己开车把人给撞进重症病房昏迷不醒,还有脸委屈?

他跟晚依......

“就是这里!我们一定要把那个女人送进监狱!”门外响起一道尖锐又刺耳的嗓音,紧接着就是有人撞门而入,急匆匆的脚步声伴随着怒骂声,“这次我苏家要那个女人死!”

唐夏抬头,就看到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女人冲进来,当苏母看到坐在病床前的厉北寒时,她说,“北寒,既然这个女人醒了,你就要给我们苏家一个交代。”

苏母此时一脸怒火瞪着坐在病床上的唐夏,那眼神恨不得将她撕成碎片。

厉北寒眼神淡淡扫了唐夏一眼说,“阿姨,我太太她失忆了。”

站在那里的纪暖听到厉北寒的话,瞳孔一缩,不敢置信望着自家总裁,这三年还是第一次承认唐夏是他太太。

闻言,苏母怔楞几秒,她立刻就怒了,“失忆了又怎样,我家晚依现在昏迷不醒,我不管,现在就把这个女人送进监狱!”

话落,苏母立即冲过去要把坐在床上的唐夏给拉走,唐夏见朝她扑过来的恶女人,她身子明捷的朝着厉北寒扑了过去,双手死死圈住男人的脖颈,“老公,我怕怕。”

见厉北寒没把人丢出去,在场的人全部都傻愣住。

帝都的人都知道厉北寒厌恶唐夏,恨不得跟她离婚娶苏晚依。

是唐夏的插足,拆散厉北寒和青梅竹马的苏晚依。

在唐夏身子扑过来时,厉北寒伸出双手下意识抱住她柔软的身子,唐夏哎哟一声,全身上下都痛得要命,她忘记了她的伤还没好。

厉北寒想要把人给扔出去,但看到唐夏痛苦的样子就没扔。

“你这个恶毒女人肯定在装失忆......”苏母望着唐夏那副娇作的样子,气得大喊,这个唐夏一定是在装失忆,想要逃避责任。

唐夏窝在厉北寒怀里,一脸委屈望着苏母,双手紧紧圈着厉北寒的脖颈,她说,“我没装......我是真失忆,你不信问问我老公。”

这一口一口老公叫得顺口极了。

厉北寒此时很想把这个女人给扔出去!

“北寒,晚依跟你那么多年......现在她被你这个恶毒的老婆差点撞死......你可要为晚依做主,把她给绳之以法。”

苏母愤愤不甘望着厉北寒,希望他能帮晚依把这个恶毒女人送进监狱,她那可怜的女儿现在还没醒来。

“阿姨,等晚依醒来,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厉北寒对苏母沉声开口,想要把唐夏给扔下去,但该死的唐夏那双手跟钳子一样,死抓着不放。

苏母点头,她说,“好,不然的话,我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


不等厉北寒回答,苏母带着几个闹事的人离开病房。

“放手。”厉北寒厌恶扫了唐夏一眼,冷冷开口,唐夏被男人厌恶的眼神刺激到了,她问,“老公......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应该是吧,刚才那个叫纪暖的人说,厉北寒不爱她,娶她不过是因为双方的爷爷定下的婚约,他迫不得已才娶她,这三年都没回过家看她一眼,她守活寡三年。

厉北寒眼神凉凉盯着唐夏,“全帝都的人都知道我讨厌你。”

“......”唐夏身子一震,好像被打击到了一样,唐夏望着他,他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说讨厌她,看来,他是真的厌恶自己。

她松开厉北寒的脖颈,忍着疼痛坐回床上,问:“老公......你真要跟我离婚吗?”

“嗯。”厉北寒淡淡嗯了声,唐夏又问,“如果......我们离婚,你给我多少家产?”

据说,她这个老公很牛逼呢,身家几百亿,那她要是和他离婚,是不是能分一半?

几百亿家产,她还要男人做什么?

“家产?”厉北寒望着唐夏挑了挑英挺的剑眉,嘲弄开口,“当初嫁给我的时候,不是说不爱我的钱,只爱我的人?离婚你还想分家产?”

那脑子果然是摔傻了。

唐夏睁着黑白分明的眸子,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厉北寒,抬手指着自己不要脸的问:“你是说我当初嫁给你只爱你的人,不爱你的钱?你肯定在骗我。”

她当初有那么傻?

只图他的人,不图钱,要是离婚,她就等于人财两空啥都没有?

还守活寡三年?

靠!

唐夏想了想,很一本正经的说,“我不信,我一个黄花大闺女嫁给你几年,离婚我就人财两空,而你跟我一离婚就娶你的小情人,那我不是亏大了?”

额。

厉北寒看着她那一脸的正义凛然,嘴角狠狠抽搐了下,这女人不是摔傻了,是摔聪明了,他说,“唐夏,离婚你只能净身出户。”

当初唐夏还信誓旦旦说不爱钱只爱他的人,还说什么爱他至死不渝......

都是屁话。

“那我不跟你离婚。”唐夏扬起下巴横着脖子对厉北寒说,她死也不离婚,为什么要便宜他跟那个小情人,他们倒好双宿双飞,她离婚还被净身出户白白浪费三年青春不说,还一分钱都没有。

她就不离婚,耗死他们去。

厉北寒冷飕飕盯着唐夏,薄凉的唇瓣抿成一道冷硬的直线,他问,“你不跟我离婚,是因为没有家产分?还是因为你还爱着我?”

前者的可能性多点,后者不可能。

唐夏转了转眼珠子说,“我当然是......爱着你。”

在这个时候,只能昧着良心说谎。

她听完纪暖跟她说这三年她嫁给厉北寒,空有一个厉少奶奶的虚头,却眼睁睁看着老公跟别的女人秀恩爱,所以她不离婚,厉北寒给她戴绿帽,她也给他戴绿帽。

此仇不报,非女子。

厉北寒挑眉当然不相信唐夏的话,幽深的眸子瞅着唐夏没说话,她眼神闪躲着这个女人在说慌,他嚯得站起身,对唐夏说,“等你出院那天,我们就离婚。”

说完,他转身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

唐夏眼巴巴看着决然离去的男人背影,咬了咬唇瓣,这男人真的不爱她,一点都不爱。

可为什么当初又答应结婚呢?他可以拒绝的,为什么娶了她又不爱她......

厉北寒从唐夏的病房离开后,直接去了楚轻风的办公室,他问,“唐夏真的失忆了?”

“嗯,脑袋里面还有血肿,若是血肿被吸收就没有危险,若是不被吸收那她就有生命危险。”楚轻风淡淡说着,他冷冷瞥了厉北寒一眼,又接着说,“北寒,我不管唐夏是不是失忆,总之她撞了晚依,我要她坐牢。”

现在苏晚依还在重症病房躺着昏迷不醒,他不管唐夏是不是失忆也不管她是厉北寒的太太,总之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见厉北寒不说话,楚轻风又说,“北寒你不要告诉我,你爱上那个难缠的女人,你也知道晚依为你付出这么多......”

说着欲言又止,想起那个唐夏,楚轻风就恨不得弄死她去。

唐夏跟苏晚依没有可比性,在他眼里,唐夏给晚依提鞋都不配。

“我暂时不会跟她离婚。”厉北寒没有回答楚轻风的问题,说了句无关的话,等唐夏出院再说。

楚轻风怔楞,他顿时就怒了,说:“北寒,你疯了不成!唐夏是杀人犯,你不跟她离婚,你对得起晚依吗?”

“轻风,晚依会醒的,至于唐夏是否撞了晚依,我会查清楚。”厉北寒淡凉的眼神扫了楚轻风一眼说了一句。

楚轻风顿时就怒了,他站起身眼神极冷望着眼前俊美的男人,说,“你妹妹亲眼看到唐夏要撞死晚依,你还查什么?厉北寒你能不能清醒一点,唐夏就是个疯子,还有什么事她做不出。”

厉思语亲眼看到唐夏开车把苏晚依给撞了。

厉北寒薄唇抿成一道冷硬的直线,他眸色沉沉盯着楚轻风对他说,“轻风,我知道你关心晚依,但是唐夏的事情你别插手。”

说完,厉北寒离开。

厉北寒走后,楚轻风眼神陡然一冷,气得直接把办公桌的东西扫落在地!

厉北寒真是疯了!

一个月后,唐夏出院那天,厉北寒这一个月都没有来过,而那个叫楚轻风的医生来过几次,不过每次对她的态度很不好,好似她挖他祖宗十八代一样,那眼神恨不得弄死她。

纪暖说,那个楚轻风是厉北寒一起长大的兄弟,对苏晚依也很好。

苏晚依,又是苏晚依。

后来听说,苏晚依醒了。

楚轻风那天很得意对她说了句,他说:唐夏,你知道你老公这段时间不来看你,他去哪了吗?他......陪着晚依,他最爱的女人醒了,他一直陪着她。

纪暖还没来接她,唐夏独自出门问了护士苏晚依在哪个病房,她自己一个人走到那间病房门前,透过玻璃窗,当看到站在床边的男人时,身躯狠痕一震。

他原来......真的陪着苏晚依。


“看到了吧?”一道低沉的男人嗓音在唐夏背后响起,不用看她都知道是谁,是楚轻风。

唐夏视线看到厉北寒嘴角勾着温柔的笑容对病床上的人说些什么,眉眼间都遮挡不住的柔情,跟那天对她的态度,天壤地别。

见唐夏不说话,楚轻风嗤笑道,“这个月你老公没去照顾你,但他每天都在照顾晚依,你说他是不是很爱很爱晚依?”

“呵。”唐夏冷笑一声,转头目光淡凉望着一脸笑意的楚轻风,她勾了勾唇角,淡漠问道,“那你呢?看着自己最爱的女人很爱很爱你兄弟,你心里也不好受吧?”

哼。

别以为她是傻子看不出,来查房那几次,楚轻风一说起苏晚依,那眼神遮挡不住的爱意,但对她这个肇事者,恨不得她死。

楚轻风听到唐夏的话后,脸色的笑容僵住,眼神骤然一冷盯着唐夏的眼神变得阴森骇人。

唐夏不怕他,又说,“楚医生,我并没有说错什么,你爱而不得是你的事,但是......我要告诉你,我是不会跟厉北寒离婚,他再爱苏晚依又怎样,这辈子也只能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三!”

话落,唐夏冷哼一声,淡漠扫了眼楚轻风,扬起下巴高傲离开。

只留下楚轻风站在那里气得浑身打颤,垂在身侧的双手握成拳头。

“咔嗒。”一声,病房的门打开。

厉北寒从病房里走出来,侧目不经意看到那个还瘸着腿走路的女人,微微蹙了蹙眉心,他朝着唐夏的方向走去。

手腕,被人握住。

“北寒,晚依刚醒没几天,她需要你。”楚轻风眸色沉沉望着厉北寒,沉声开口。

苏晚依刚醒,第一句话就是问厉北寒在哪,楚轻风立即就让厉北寒过来看晚依,但......

楚轻风看了看唐夏离开的方向,又说,“晚依醒了,你该给苏家一交代。”

物证人证都有,这次唐夏逃不了,故意杀人罪,判她个几年。

“嗯。”厉北寒淡淡应了句,挣扎开楚轻风握着手腕的手,然后朝着唐夏离开的方向走去,楚轻风又喊道,“刚才唐夏说死都不会跟你离婚,让晚依一辈子当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三。”

厉北寒没有回头。

唐夏气呼呼回到病房,纪暖就来接她回家,她说,“唐小姐,你腿还没恢复好,我去推轮椅过来。”

虽然,纪暖不屑唐夏这个女人,但毕竟是少爷明媒正娶的夫人。

“不用,走吧。”唐夏拒绝,径直往电梯的方向走去,腿还有些疼,刚走几步背后就响起男人嘲弄的声音,“唐夏,你是想当瘸子?”

唐夏没理会,继续走。

“唐夏。”见女人不理他,厉北寒声音染上几分冷意,唐夏顿住脚,转头就看到厉北寒挺拔的身影站在不远处,她想起刚才这个男人还陪着那个小情人,她小脸不悦反驳,“即使我瘸了,关你什么事,你去陪你的小情人吧。”

渣男就是渣男,自己的老婆都不照顾,去照顾小情人。

爹不疼,娘不爱,老公还找女人。

她怎么就这么可怜呢。

哎......

唐夏脸色不悦扫了厉北寒一眼后,转身继续走,厉北寒上前抓着她的手腕,怒喝一声,“唐夏你闹够了没?别以为你失忆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

被男人这么一呵斥,唐夏委屈极了,她甩开厉北寒的手,瞪着他,大喊,“我闹?你不是照顾苏晚依吗?我已经很大方让你去照顾她,你对我吼什么吼,你以为我想失忆啊!”

真是莫名其妙!

对她吼什么,她又没让他照顾自己。

呸!

渣男!

纪暖怔楞望着跟少爷大喊大叫的女人,这唐夏是疯了吧。

“唐夏吃醋也有个度,我不会惯着你。”厉北寒冷眼扫了唐夏一眼,冷冷出声,唐夏猛地甩开厉北寒的手,冷哼一声,“我没吃醋,再说了,我不要你惯着。”

话落,独自一人朝着电梯方向走了去。

走了几步,她顿住脚,回头又补了句狠话,“我不会跟你离婚,你有本事就让苏晚依一辈子做你的情人,哼。”

“......”

厉北寒蹙眉收回被甩开的手,看着一瘸一拐的女人他气得胸腔腾起一股怒火,太阳穴突突直跳,这该死的女人比没失忆还难搞。

“去,跟着唐......少奶奶。”厉北寒眼神淡淡扫了纪暖一眼,催促一句,纪暖立即点了点头,疾步跟上唐夏。

唐夏气得半死,站在电梯里,心里早已经把厉北寒那个渣男祖宗十八代都骂了遍,她真想呼他几巴掌出出气,真是气死人了。

纪暖走进电梯看到气呼呼的唐夏,她语气不悦对唐夏说,“唐小姐,你不该顶撞总裁,总裁他很爱......他跟苏小姐是青梅竹马长大,他们两人的感情大家目共睹,要不是你插足,总裁跟苏小姐说不定孩子都有了。”

说来说去,都是唐夏的错,是她插足拆散了总裁和苏小姐。

总裁虽然跟唐夏结婚,但是三年见面的次数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

在总裁眼里,唐夏也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人,空有厉少奶奶的头衔罢了。

纪暖觉得唐夏压根就配不上她家总裁,苏小姐可是娱乐圈的影后,帝都的第一名媛她和总裁天造地设的一双。

而唐夏说白了,只不过是个可怜人,之前在唐家不受宠,还跟自己的哥哥关系不清不楚,后来因为两家老爷子的约定嫁给总裁,守活寡三年。

唐夏冷冷的眸光,目视着纪暖,微微勾唇一笑,对她说道,“纪小姐是吗?你不过是个秘书而已,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这个总裁夫人指三道四?我没失忆前,你是不是也经常欺负我?”

在他们所有人眼里,她唐夏好像就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一样,每个人上来都要踩她一脚,不然就打击她。

厉北寒,楚轻风,纪暖......

纪暖一愣,显然是没想到唐夏这女人会这么直接跟她呛声。

“你......唐小姐......”

唐夏不给纪暖说话的机会,挑着好看的秀眉,干脆利落的打断她,“请叫我少奶奶或者总裁夫人。”

唐小姐,唐小姐的叫显然是不把她这个总裁夫人放在眼里。

唐夏又说:“还有,你这么喜欢苏晚依......是不是她给你什么好处,所以你一直排斥我,我虽然失忆但不是傻子,你一个劲儿的说我的不是,却一直说苏晚依多好多好,她再好又怎样,也不过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三,而我是原配。”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