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当杠精沦为炮灰女配

当杠精沦为炮灰女配

枇杷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在网络上混迹多年的杠精,不小心被道士封印在书中,变成了年仅十六岁的黎茉,她在书中的人设是炮灰女配,很早就领盒饭了。身为一名穿书者,她已经知道了结局,并且有系统帮助,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她要逆天改命,把炮灰变成主角。于是,黎茉在系统的帮助下开始逆袭,从学渣变为学霸,从小透明变为大富豪,还抢走了女主的光环,得到了众多大佬的青睐。

主角:黎茉,顾泽漆   更新:2022-07-16 08:2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茉,顾泽漆 的武侠仙侠小说《当杠精沦为炮灰女配》,由网络作家“枇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网络上混迹多年的杠精,不小心被道士封印在书中,变成了年仅十六岁的黎茉,她在书中的人设是炮灰女配,很早就领盒饭了。身为一名穿书者,她已经知道了结局,并且有系统帮助,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她要逆天改命,把炮灰变成主角。于是,黎茉在系统的帮助下开始逆袭,从学渣变为学霸,从小透明变为大富豪,还抢走了女主的光环,得到了众多大佬的青睐。

《当杠精沦为炮灰女配》精彩片段

黎茉从床上醒来,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

脑海中,回响起老道士震耳欲聋的声音:

“不知死活的杠精!国家言明建国后不许成精,你还敢在网络上修炼!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今天就要让你知道,什么是魂飞破散的滋味!”

随后,老道士的小弟子冒出来:

“师父,弟子有个主意,兴许能让这杠精改过自新。”

“说来听听。”

“十年前,师兄收服了网上的键盘侠,并封印在一本武侠小说中,从此他走上了行侠仗义、惩奸除恶的道路!这一回对付杠精,我们可以如法炮制。”

“好主意。”

小弟子羞涩地掏出一本《假千金是团宠妹妹》:

“这书中的女主黎杜若,乃真善美的化身。而她的姐姐黎茉,就是个小炮灰。如果把这只杠精打入黎茉的体内,让她不断接收女主的光芒,相信定能被感化,重新做精!”

“不错,即刻配置系统,将其封印!”

“轰隆!噼啪——”

她这只修炼四年的杠精,被小道士引出的天雷击中,陷入昏迷。

再醒来,就变成了凡人黎茉。

一个炮灰女配,黎家的千金小姐,幼年时被原配带去了南方小村庄。

原配死后,她收养于一户老人家,16岁才返回黎家。

因她性格怯懦、气质极差、成绩吊尾,在书中没什么存在感。

而黎杜若虽是黎家养女,但清纯漂亮、冰雪聪明,所以备受家庭宠爱。

黎杜若还是校园女神,好几个风云人物都喜欢她。

黎茉活在她的光辉下,被家人嫌弃,遭同学耻笑,直到19岁死于癌症。

某杠精理清现状,仰天长啸:“死道士有种单挑我们大杠三百回合看我不杠死你祖宗十八代!!!”

“叮咚——杠精敢刷系统已上线!通过绑定书中任一角色,怒刷存在感,获得对方认同,就可以摆脱生命危险哦~”

杠精敢刷?

“等等,你不是小道士配置的?”

“哦,那个小道士整天只知道看小说,不好好练功,他本想让你绑定女主接受感化,结果配置我的时候弄岔了,还把感化打多了一个s,就变成了敢刷。现在的设定是,你在绑定的角色面前刷的存在感越多,生存率越高,最高可达99.9℅!”

嗬!

呵呵!

哈哈哈!

黎茉狂笑,忽地扯到脸部一阵刺痛。

“嘶——”

她倒吸一口凉气。

与此同时,门外响起暴躁的敲门声。

“二姐,你要躲到什么时候?快出来给若若姐道歉!要不是你发神经推陈嫂,若若姐会被踩到伤脚吗?她现在从医院回来了,你赶快下楼!”

说话的是黎宇,原主同父异母的弟弟。

黎茉想起剧情,跑去照镜子。

这天午饭,保姆陈嫂端了碗热汤,从原主和黎杜若的座位中间穿过。

谁料她突然手抖,害怕烫伤黎杜若,就往原主这边偏。

原主下意识地推开了她。

陈嫂重心不稳,踩到黎杜若之前练自行车摔伤的脚。

端着的汤,则溅到黎茉脸上。

陈嫂吓得要死,把责任推给原主,还说她想陷害黎杜若。

原主从乡下来到大城市,性格怯懦,一味地讨好家人,连陈嫂都很遵从。

所以被陈嫂诬陷时,她不敢置信,话都说不全。

随后,后妈宋媛当场甩了她一巴掌。

黎茉看着镜子中的脸。

半张脸肿着,被热汤烫出来的水泡烂了,流了一大片血。

现在血结成痂,但疼痛仍在。

她虚虚地覆在上面,漂亮的杏眸透出凌厉的光:“这一巴掌的疼,我为你受了,也一定为你讨回公道!”


门倏地打开,奋力拍门的黎宇差点摔进去。

“哎——你开门也不说一声……你的脸怎么了?”

看见她脸上的血痂,黎宇愣了下。

黎茉脸色冰冷,嘴角挂着讥笑:“你视网膜脱落还是白内障,没看见我被宋媛打了吗?”

黎宇愕然地嘴巴打劫:“你你你……你怎么能直呼妈妈的名字?妈妈不可能一巴掌把你打出血,你别作妖了!”

作妖?

黎茉冷笑一声:“我偏要呢?”

黎宇眼中透出难以置信。

家里人对黎茉的态度很一般,要么疏远,要么嫌弃。

只有他年龄小,心思没那么多,才跟黎茉走得近一些。

相处半年,黎茉对他很讨好,没用过这种藏着冷刀子的眼神看他。

但他不可能想到黎茉换了根芯,只觉得黎茉在跟自己杠。

他口气很差:“你有病吧?是你先推陈嫂的,现在又把自己装成受害者!呵,我原本还担心你,结果你心机这么深!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姐姐?”

黎茉笑看他发脾气,直到他停嘴,挑眉:“我也不想要一个眼瞎的弟弟呢,要不你离家出走?”

黎宇脑子里嗡嗡作响。

明明之前黎茉总是对他问东问西,没见过世面一样,所以很崇拜他。

结果现在骂他骂得这么狠!

他气得胸口起伏,大叫:“你现在下去给若若姐道歉,不然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嗤。”黎茉发出一声轻笑,“你的原谅值几个钱,五毛够吗?”

她从门后挂着的书包里,拿出坐公交用的硬币,抛给他。

“一块,不用找了,拿了就滚,别在这里碍眼。”

“你——”

“嘭!”

黎宇被迅疾关上的门吹了一鼻子灰。

片刻后,黎茉再次出来,手里多了一部手机。

黎宇捏着硬币正要大叫,却见她看都没看自己一眼,下楼的背影充斥着一股冷漠。

他总觉得不对劲,匆忙跟下去。

宋媛接黎杜若回来,看见黎茉,脸色十分难看。

“该怎么做要我教你吗?还不过来认错!”

这个后妈一向不喜欢黎茉。

黎杜若也不是她亲生的,而是黎父好兄弟的遗孤,还在襁褓就被抱过来养,被她视为己出。

黎父忙于工作,不在家。

大哥黎湛准备创业,估计和合伙人谈项目,也不在。

黎茉眼神轻飘飘地睨过去:“该磕头的人是你,扇了我这位正牌千金,你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宋媛愣了一下。

黎茉就是个乡野丫头,逆来顺受,一直以来她都拿捏的很好。

如今听到这句话,她竟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而且她现在才发现,这个黎茉头也不低了,背也不驼了,还敢直勾勾地瞪着她!

黎杜若一听“正牌”两个字,微显慌乱。

自从黎茉被找到,她才知道自己是养女,亲生父母在一场实验中双亡。

如果离开黎家,她不会遇到这么优秀的家庭,所以那几天她非常害怕被赶走。

所幸这种事并未发生。

黎家人对她还是和从前一样好,对外依然默认她是亲生女。

这一切黎茉都没有异议,让她更觉得理所当然。

但现在……

黎杜若声色柔弱,我见犹怜地说:“茉茉姐,你别生气,我没有怪你……”

“你少跟我装可怜!”


黎茉眸色黑白分明,道:“寄生虫也有资格怪本小姐?大门在那边,给本小姐爬!”

黎杜若面色唰白!

“你给我闭嘴!”宋媛狠狠地瞪着黎茉。

她精心培养的女儿,那么完美那么优秀,居然被黎茉形容成那么恶心的寄生虫!

黎宇跑过去扯黎茉:“你推的陈嫂!难道不是吗?”

他有点被黎茉吓到,不敢再骂黎茉,因为他是宋媛的亲生子,宋媛打黎茉的时候,他没想过会怎样。

但如果妈妈真的传出这种不好的名声,尤其是爷爷那边……后果不堪设想!

黎茉挪开手臂,声音扬了几分:“那个老年废物,连碗汤都端不稳,还烫伤本小姐的脸,把她开了!”

宋媛大喝:“如果你不推陈嫂,她会洒了汤吗?还连累我们家若若!你倒好,恶人先告状!”

“我不推她,等着她烫烂我整张脸吗?你早就想毁掉我这张脸了吧?毒妇!”

“你、你这是陷害!”宋媛火冒三丈,豪门修养差点绷不住。

黎茉摇头,嘴角的笑嘲意明显:“你真有趣,我堂堂黎氏千金,看谁不顺眼直接赶走就是,为什么要多此一举?还是你觉得,我的地位连一个保姆都不如?”

宋媛再次呆住,不敢接话。

虽然在家中,她对保姆比对黎茉还要客气。

黎杜若担心黎茉会牵连陈嫂,那个妇人对她很好,她不希望陈嫂失业。

“妈妈,你别责怪茉茉姐,都怪我骑车摔伤,不然这一脚根本没什么。”

接着,她又对黎茉说:“茉茉姐,我代陈嫂向你道歉,对不起,你能不能原谅她?如果可以,我宁愿被烫到的人是我……”

宋媛语气软了下来:“孩子,你太善良了,我让陈嫂过来,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两人一唱一和,黎茉只是冷眼旁观。

陈嫂听到动静就在暗处观察了。

此刻出来,她根本不敢像先前那样,颐指气使地怪罪黎茉,而是低眉顺眼地道歉。

黎茉说的对,小姐再不受宠,保姆也不能明目张胆地跟她作对。

之前她敢拿捏黎茉,无非是看中黎茉是个软柿子。

没想到这一次,黎茉居然这么虎!

黎茉垂眸,幽深的瞳孔映出陈嫂卑躬屈膝的姿态,笑了一下。

“过来。”

陈嫂心里咯噔一跳。

黎茉脸上带着伤痕,笑起来异常恐怖!

宋媛不耐烦地问:“你还想怎样?”

黎茉笑着一指:“我要你把这一巴掌还在她脸上。”

陈嫂盯着黎茉指着自己的手指头,人傻了!

宋媛也懵了。

黎杜若梨花带雨地请求:“茉茉姐,你不要这样……”

黎茉捧起茶几上的细口花瓶,似端详似威胁:“不然的话,我自己来了。”

宋媛感到一阵惊悚,害怕她真的用花瓶砸人。

“你这样做是犯法的!”

黎茉:“你没犯法?”

宋媛喉咙仿佛被无形的手掐住,说不出一个字。

接着,她愧疚地看了陈嫂一眼。

陈嫂是她的心腹,工资也是她开的,不敢有异议。

宋媛狠了狠心,抬起巴掌,做做样子地扇在陈嫂脸上。

黎茉瞥了一眼:“没出血啊,再来。”

“你够了没有?”黎宇伸手就要抢走黎茉手里的花瓶。

哪知黎茉抓着瓶口,直接往茶几一角砸去。

“啊!”黎杜若尖叫,黎宇吓得直接跳开半米之外。

黎茉抓着破碎的瓶口,在脸伤的陪衬下,笑得如厉鬼般:“那我来咯。”

宋媛迫不得已,狠狠地给了陈嫂一巴掌。

“啪!”尖锐响亮。

陈嫂微胖的身体瘫在地上,头晕眼花。

宋媛忙把陈嫂扶起来,一边道歉,一边又说怪不得她。

接着,宋媛让黎宇陪黎茉去医院,免得她又搞出什么花样。

今天她真的很可怕!

黎茉确实要先处理这张脸,临走之前,斜睨了宋媛一眼:“至于你,今晚就等爸回来吧!”

她掷地有声,把留在客厅里的人着实吓了一跳。

黎父工作繁忙,每天很晚才回家,触动他不是什么好事。

“妈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黎杜若低头啜泣。

“你没错,妈妈会处理好这件事的。”说完,宋媛给陈嫂递了个眼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