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傻子医婿总有人惦记我老婆

傻子医婿总有人惦记我老婆

白玉扶苏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三年前,白宇目睹了一场车祸,因为出手救人,他被撞成了傻子。他救的人是林大小姐林青雪,林家为了报恩,招他为林家的上门女婿。入赘三年,白宇连话都说不清楚,除了林青雪一家人,没有人看得起他,对他非打即骂。殊不知,他获得青帝传承,用三年时间消化青帝的医术和武道,一朝觉醒,必当一飞冲天,逆袭人生!

主角:白宇,林青雪   更新:2022-07-16 07: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宇,林青雪 的武侠仙侠小说《傻子医婿总有人惦记我老婆》,由网络作家“白玉扶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白宇目睹了一场车祸,因为出手救人,他被撞成了傻子。他救的人是林大小姐林青雪,林家为了报恩,招他为林家的上门女婿。入赘三年,白宇连话都说不清楚,除了林青雪一家人,没有人看得起他,对他非打即骂。殊不知,他获得青帝传承,用三年时间消化青帝的医术和武道,一朝觉醒,必当一飞冲天,逆袭人生!

《傻子医婿总有人惦记我老婆》精彩片段

 大夏。

中州,林家会议室。

“没想到人祖青帝的传承,我用了整整三年才彻底消化,还被招为林家赘婿,真是福祸难料!”

白宇站在会议室角落,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厉色,脸上还有一道红印,这是刚才被林家人打的。

“还有这林家,打我辱我的人,我们慢慢清算!”

三年前,他目睹了一场车祸,又出手救人,导致被撞,成了众人眼里的傻子。

事实上,他被撞后却得到了青帝的传承。

他成了上古青帝唯一的传人,也继承了青帝的帝医门门主之位。

帝医门,乃是青帝创立于上古时期,致力于传播医术,曾一度兴盛无比。

而这三年时间,他一直在消化青帝的医术和武道传承,因此连一句完整话,都说不清楚。

至于他救的人,乃是中州豪门林家的女子林青雪,说起来对方还是妹妹的恩人。

当时被撞后,他被招为林家的上门女婿。

可是在林家这三年,除了林青雪一家子,其他人时常欺辱打骂他,甚至半个小时前,他脸上就被人打了一巴掌。

而且因为林家一些人时不时欺打辱骂他,他消化传承经常被打断,甚至好几次差点暴毙而亡,因此白宇心里对林家的一些人,是非常的不满!

平复了一番心境后,白宇缓缓看向在场众人。

第一眼!

他的视线就停留在了前方,那恬静温婉,照顾了他三年的身影上。

林家林青雪,中州很多人眼中,高高在上,天之骄女的存在,深得林家老族长青睐和疼爱。

但三年前,林青雪却和被撞傻的他,结为了夫妻!

这直接轰动了整个中州和海东以及周边地区,一时他们二人,成了众人谈笑,嘲讽羞辱的对象。

甚至林家的一些人,更是讥说林青雪虽然被救了,可也被吓成了弱智,那冷言冷语足足嘲讽了一年多时间。

在入赘这三年,林家更是待他不如狗!

他被林家人欺辱打骂外,就连林青雪和她父母二人也遭受了各种刁难和冷眼,受尽了屈辱。

当然,如果不是救林青雪,他也得不到传承,成为不了青帝的传人,如果不是林青雪,自己妹妹白芸的双腿可能也无法保住。

如果不是林青雪三年如一日,细微照顾他的衣食起居,他也不可能顺利消化那些传承。

想起这些,看着那道身影,白宇身躯微微颤抖着,眼中满是温情,内心无比感动。

虽然林青雪和他,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更没有夫妻之实,但他却把林青雪,当作了自己真正的妻子。

今日——

他彻底消化了那些传承,他清醒了过来。

他成了青帝的唯一传人,成了帝医门门主,他传承到了无上的医术,还有高深的武学。

拥有了这一些,他不会让青雪和她的家人,再遭遇各种冷眼和刁难。

他也不允许林家人,再欺辱打骂他。

就在这时——

会议室里,再次传出了带着威逼的劝说声。

言语指向的正是他和青雪二人。

“青雪,把你这脑瘫夫婿赶紧休了去,只要你答应嫁到齐家,齐家就会请药谷神医,来给重病昏迷的老族长治病,你知道药谷的神医,想请来必须要有关系,而齐家人就可以。”

“三年前你招一个脑瘫当女婿就算了,这次老族长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作为林家的一份子,你要分清孰重孰轻,老族长是最疼你的,难道你想看着老族长出事?还是说想让你父母成为整个林家的罪人?”

“当然,你若是不忍心休了这脑瘫废物,我可以让你弟青德,把他赶出林家。”

林青雪的大伯林文志,说完神色冰冷的看向白宇,眼中满是厌恶和嫌弃。

而白宇也看了一眼林文志,眼中同样是冷意。

这三年来,林家的事情他看的一清二楚,林文志一家,一直在刁难青雪一家子。

如今更想把青雪逼进火坑,真是好心机。

对于林文志一家子的算计,白宇内心冷笑不已,他清醒了,他不会再让林文志一家子的算计得逞。

此时。

绝望无助的林青雪,整个人哑口无言,内心无比的痛苦和煎熬。

一边是遭受病痛折磨的老族长,和因为自己而不受家族待见的父母,另外一边,是一个会让她粉身碎骨的血海深渊。

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可她不得不跳进齐家那个血海深渊。

因为根本没别的办法!

一旁,精神力强大的白宇,早就感受到了林青雪非常的痛苦无助和煎熬,内心更是充斥着绝望和不甘,这让他身躯不由的一颤。

白宇心里清楚,当初他救了林青雪被撞后,之所以被招为赘婿。

青雪一是为了报恩,二是为了打消林家一些人不好的想法,因为林家以林文志为首的一家子,很早之前就想着把青雪嫁到齐家。

如今,借着老族长重病昏迷不醒,他们再次逼迫。

而且这次,林文志明显抓住了青雪的软肋,看样子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青雪姐,白宇这个脑残你都可以照顾三年,这次事关老族长和你爸妈,你不会是有了傻男人,就不管亲人死活,想冷眼旁观吧。”

“刚才我打那脑残被你拦了,可今后你们就没关系了,如果你舍不得,我不介意帮你出手,赶走这个废物!”

而随着林文志话音落下,会议室中,一位年轻人站了起来,一脸冷笑的说道。

说话之人正是林文志的三儿子林青德,也是林青雪的堂弟,他看向林青雪,语气非常的刻薄。

诛心之言!

一时,林青雪神色难看无比,身躯不由的微微颤抖着,整个人更加痛苦。

青雪清楚,这些亲戚就是想通过父母和老族长,逼迫自己站出来答应。

父母二人本就老实善良,宅心仁厚,她这次要是不答应,那两位老人在林家永远别想抬起头来。

此时!

白宇看着妻子林青雪,公然被逼迫和欺负,他的内心更加气愤!

三年前,因为得到传承的缘故。

他知道了那次自己救人被撞的事故,是专门针对妻子青雪的阴谋。

三年后。

为了得到青雪手中的那些股份,林文志等人,处心积虑布局,直接公开逼迫青雪嫁入齐家。

而这次老族长病重,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想到林家一些人死心不改,不择手段的刁难暗算妻子林青雪,白宇胸中生起了一团火焰。

他和青雪,虽然只短短相处了三年,可白宇心里清楚,就算青雪嫁入齐家,青雪父母在林家依然会受尽冷眼和屈辱。

“只要你们同意继续让白宇留在林家,而且不欺负他,以及不动我父母他们那点股权……”

林青雪上前一步,站了出来,开口无助的说道。

对于身边这个救了自己的人,林青雪内心一直都感激不已。

可是在这三年,林家很多人会欺辱他,而她又不能时时在身边,所以她很无奈。

唰!

林青雪话音落下,众人嘴角露出舒心的笑意,但那眼神中,也充满了嘲讽和不屑。

“哈哈,这个要求不高,他一个脑残废物,和牲口没有什么区别,在林家也就多一口饭而已,我们都能同意。”

林青德继续开口说道,而林文志见到儿子说话了,也不再多说什么,然后对着林青雪点了点头。

看到林文志点头,林青雪眼中神色更加坚定。

“好,那我答”

“我不答应!”

林青雪话没有说完,白宇直接开口打断,并且一把拉住了林青雪。

这话音不大,却犹如洪钟!

瞬间!

会议室里,寂静无声。

林青雪猛的回头,整个人有些惊讶,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有些发懵。

她不相信,这是白宇说的话!

唰唰唰!

林家其他人也下意识的转头,全都哑然。

可——

当看到打断林青雪说话之人时,他们的脸上,满是嘲讽和不屑,神色也极其不满。

“哈哈,这个脑残是真的被撞傻了,我们林家没把这废物赶出去,他这是飘了啊。”

“滚出去,你这废物。”

而林青德眼中满是怒意,又气愤又好笑的说道,他直接站了出来,整个人凶神恶煞。

“你不要胡闹,不要乱说话。”

看着白宇,林青雪努力控制着情绪,轻声说道,对于这个救了自己,她又照顾了三年的男人,说内心没感情那是假的。

她不想因为自己,让这救了自己的男人,再次受到欺辱。

“我可以解治老族长的病情,你不用嫁到齐家。”看着努力控制情绪的林青雪,白宇认真的说道。

听到这话,林青雪的心轻轻颤动了一下,有一丝惊讶。

“清醒了吗?”

看到白宇的眼神清明坚定,并不是以往那种浑噩,林青雪内心很诧异,可还是下意识的摇头。

林青雪内心无比的痛苦,她根本不相信,怎么可能?

这救了自己的男人白宇,说他可以治老族长的病,大声说他不答应自己嫁入齐家。

这明显是在担心自己!

可,若非走投无路,她怎会答应……

“老族长的病我真有办法。”白宇看着神情的林青雪,他再次认真说道。

若是这照顾了自己三年的妻子林青雪,真被迫成了林家的牺牲品,那他这青帝传人,帝医门门主。

还不如当场撞死算了。

此时!

在场诸人,也发现这在林家待了三年的废物赘婿白宇,好像清醒了过来,对此,众人微微有一丝震惊。

可更多的是,嘲讽不屑和冷笑,尤其是林青德,他已经笑得快直不起腰了。

因为这里是林家,别说一个废物上门女婿,就算是一条龙,也翻不起多大浪花的。

“青雪姐,既然你这傻男人说他可以治老族长的病,要不就让试试?”

林青德眼神一转,他也看出白宇好像清醒了,可根本没在乎,随即带着冷笑,嘲讽玩弄的说道。

不等林青雪回答,他话音一转,再次开口:“不过,青雪姐你要答应一点,这废物若不能解治老族长的病疾,或者中途发生意外,你要当着大家的面,答应嫁到齐家,不能反悔。”

“不然,我会亲自打断他的两条狗腿,让他在狗窝中度过下半生!”

指着白宇,林青德眼神非常凶狠,带着浓浓的威逼之意。

在场没有人怀疑林青德说的话,全都眼神冰冷的纷纷点头,同意林青德说的话。

看着这一幕,白宇内心冷笑不已,这林青德是他第一个要收拾的——林家人。

“好,我替青雪答应了,不过我也有条件,若我解治了老族长的病疾,那你们都要向青雪一家子恭恭敬敬的道歉,还要保证日后不为难青雪。”

“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

白宇轻轻拍了一下林青雪的手,上前一步冷冷说道,丝毫不在意诸人那讥讽的神色。

如今他清醒了,自然不会看着他的妻子真被林家逼走。

嗡!

白宇的话,让大厅中的诸人,再次愣住,像是被这话震慑住了,可转眼他们嘴角的嘲讽和笑意更盛。

“哈哈,这废物竟然说他会不客气。”

“这傻子的话,当真不当真?”林青德眼中凶意更浓,轻蔑的看着白宇和林青雪讥笑着说道。

此刻!

林青雪彻底绝望了,她心里清楚,自己已别无选择。

为了最疼爱自己的老族长,以及父母在林家能够安稳的生活,也为了这个救了她的男人,她必须嫁入齐家。

没有退路!

虽然白宇的话,让她内心多了一丝温暖和感动,可也更绝望和无助。

“好,当真!”

林青雪说完,浑身瞬间失去了力量,神情落寞,整个人憔悴无比。

那样子,是对一切都失去了希望,看上去让人心疼。

“不要担心,我不会让你嫁入齐家的。”

看着林青雪的模样,白宇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刺了一下,疼痛不已。

他扶着林青雪坐了下来,轻声说道,眼中满是温情,眼神却冰冷至极。

“哈哈,这脑残赘婿竟然还有情有义,还想着保护自己的女人,这是把自己当药谷神医了吗?”

“我倒要看看,你这脑残要玩个什么把戏。”

林青德看着白宇,感觉很是可笑,大声嘲讽道。

而林家其他人,都因为林青雪点头答应要嫁入齐家,各个面带笑容。

至于对林家那如同小丑,废物一样赘婿白宇,他们眼中的冷漠和轻蔑之色更盛。


 会议室中。

看着众人一副看热闹的架势,以及满脸的嘲讽和冷漠,白宇心里冷笑不已。

他清楚,若真治不好林家老族长的病,他会被直接打断双腿,赶出林家。

而林青雪铁定会被迫嫁入齐家,青雪父母二人也会更不受待见。

可惜,林家人看不到那一幕了。

他清醒了,他传承到了上古青帝的无上医术!

自此——生死由他。

他就是天!

看了一眼林青雪后,白宇来到了林家老族长,林元山的病床前。

林元山,林家老太爷,如今已七十五岁,是林文志和林文平等人的爷爷,也是林青雪等人的太爷。

十年前,族长林安病逝,所以老族长林元山便再度出山,亲自打理整个林家,而林青雪能力出众,深得林元山青睐和疼爱。

可一年前,老族长患了重病昏迷不醒,一时林家群龙无首,生意受损,更是面临着分崩离析的局面。

对此,林家花费了大量的钱财,结果依然无法治好老族长的重病,甚至病情都不能缓解。

就在所有人快要丧失信心之际,恰逢中州一流家族齐家,给林文志说他们认识药谷的神医,他们可以帮忙。

不过需要林青雪嫁到齐家,齐家才好出面请药谷的神医,前来给林家老族长治病。

对于这情况,白宇清楚这事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十有八九是林青雪大伯,林文志一家子搞的鬼!

而今日,林文志等人更是把老族长林元山抬到了会议室, 就是为了彻底的发难逼迫林青雪。

要让林青雪当场答应,嫁入齐家!

看着病床上老族长林元山,浑身散发着寒气,脸色铁青,嘴唇惨白,脖子和手臂上青筋鼓起,神情非常的痛苦。

呼吸微弱,随时都会病逝一样。

白宇伸出手,开始给老族长把脉。

“在林家待了三年的脑残废物,如今却说自己会治病,真是可笑,青雪姐我看你还是直接答应算了,免得丢人现眼,别让中州各大家族,再次取笑我们林家。”

此时!

看着把脉的白宇,林青德感觉非常的滑稽,笑着开口嘲讽。

“还有,我可说好了,这脑残废物既然想戏耍我们,虽然真不会打断他的狗腿,可我也会不客气,当然我会轻轻给他几耳光,让他知道在林家不能胡言乱语。”

林青德很嚣张的说道,而林青雪神情绝望,看都不看白宇一眼,落寞的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对于林青德再次跳了出来,白宇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没有理会,继续查看老族长的病情。

古法治病之根本,在于取穴。

循经取穴,通过经络走向,以及人体内气血运行的通道,断定病理的渊源,予以清除。

可白宇清楚,当今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人,是屈指可数,甚至除了他自己,可能根本没人能做到。

不在多想,白宇直接催动精神力,很快便查清了老族长体内的情况,除了生理上的顽疾,更多的是体内有着不少的黑煞之气,而且全部郁结在内脏四周。

感受到这情况,白宇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乃青帝传人,帝医门门主。

在消化传承和修炼的这三年,他体内多了不少元气,如今只要用元气,祛除那些黑煞之气,就可以了。

当然,如今这世上体内修炼出元气的人,大概也就寥寥无几,更不要说是会修炼的医道之人了。

因此,想要治好老族长的病情,只有他一人可以做到,就算诸人口中那药谷的神医,也无法做到。

运转体内的元气,汇集在手掌上,然后轻轻按压在病人腹部。

下一秒!

一股精纯的元气,顺着病人的经络,涌向各处穴位。

一时,病床上脸色铁青,昏迷不醒的老族长,面容变的更加痛苦,甚至身上的血管缓缓浮现,肉眼可见,身躯也剧烈的颤抖着。

这一幕,林家诸人全都看在了眼里,可为了让林青雪答应嫁入齐家,没有一人站出来,反而一脸的冷笑。

林青德也一脸的冷笑,并没有站出来阻止,和大家一起看戏。

甚至他们内心深处,巴不得这脑残赘婿,把老族长弄出点事情来。

到时林青雪,不答应也得答应!

对于众人的反应,白宇早就料到了,他埋头继续引导着那些元气。

不断洗刷着病人的四肢百骸,疏通着病人的经络和穴脉,然后快速驱逐着那些黑煞之气。

十几分钟后,那些包裹在病人脏腑四周的黑煞之气,全被驱逐出病人的体内。

不过动用了体内这三年积攒不多的元气,以至于白宇的脸色非常苍白,像是得了大病一样。

可随着老族长体内的黑煞之气全部被祛除,白宇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是青帝传人,有着青医术传承,暂时控制老族长的病情,还是非常容易的。

再给他一点时间的话,就可以彻底治愈老族长的病疾了。

“嘿嘿,这是装不下去了吗?”

看着白宇做出松气的样子,林青德和诸人,眼中讥笑更浓,各个看白痴一样的看着白宇。

“青雪姐,赶快答应,别再出尔反尔了,你看老族长的病因为你这傻男人,又加重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林青德满脸笑意的走到老族长病床前,打算揭穿白宇的把戏。

当看到病床上的老族长时。

轰!

林青德身躯一颤,大脑在轰鸣,他愣住了,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觉得自己眼花了。

只见病床上,老族长的脸色红润,眉头舒缓,呼吸均匀,脖子和手臂上鼓起的青筋不见了。

原本身上散发出的寒意没了,惨白的嘴唇恢复了正常,面容更是带着舒适

看上去就和正常人睡着了一样,根本不像是身患重病的病人。

“这…这…”

林青德大脑不断轰鸣,手指着老族长,张着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

一副见鬼了的样子!

看到林青德这副模样,林家其他人有些着急,觉得老族长的病情,真可能加重了,一时他们都气愤不已。

“让一个脑残乱来,真是胡闹!”人群中的林文志,生气的说道。

听到这话,白宇淡淡一笑,微微侧身,不再挡着诸人的视线。

“这怎么可能!”

哑然的林青德,几乎是吼出来的,声音中充满了震惊和不可置信,而这突如其来的喊叫,吓了其他人一跳。

“老族长好了?”

这时,有人冲到病床边,失声说道。

轰隆!

原本安静的会议室,轰然炸响。

在场的林家人,全涌了上去,当看到病床上和正常人般的老族长,全都傻了。

“天,这是真的吗?我没有看错吧,那废物是真清醒了吗?他竟然会治病。”

“这是怎么做到的?太不可思议了,那废物会治病,我不相信。”

“你们快看,老族长身上的寒气没了,眉头舒展开了,鼓起的青筋没了,眼皮和手指也在动弹,你们看到了吗?”

……

林家众人各个双目圆瞪,一副见鬼了的样子,看着病床上的老族长,七嘴八舌的说道。

神情震撼,语气惊骇!

甚至众人伸手摸了摸老族长的身体,一时间,内心更加震撼和惊骇激动。

所有人都傻眼了,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而林文志一家子,眼中也满是不信,乃至怀疑的神色,那样子像是被羞辱了一般。

足足五分钟后,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白宇,眼中依然是震撼。

一副根本不可能的神色!

老族长身患重病,他们可是请了无数医术高深的中医和西医,都束手无策,甚至让老族长的痛苦都无法减轻。

但——

如今林家这个废物赘婿,只是把手放在老族长的身上,老族长就恢复了正常人的样子。

怎么可能?

要知道这白宇,自从三年前入赘到林家,就已经被撞傻成为脑瘫,平日一句话也说不完整,受到羞辱打骂都不知道躲避。

这太匪夷所思了!

此时病床前,林文平夫妇二人也震撼不已,又想到女儿林青雪不用答应嫁入齐家,他们二人都激动兴奋不已。

一时,他们看向白宇的眼神,明显多了赞赏和满意,还有认可和感激。

“难道他清醒过来了?”

早已站起来的林青雪,看着脸色苍白却很安静的白宇,眼中满是疑惑和惊讶。

虽然她也下意识的不相信,可病床上的老族长,的确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

“呼!”

林青雪松了一口气,她的心脏不由的砰砰跳动着,她感觉自己这男人好像变了,可到底何处变了,她说不出来。

“你到底是个什么人?”看着那安静的身影,林青雪内心有了安全感。

三年前,这男人救了她一命!

三年后,在她万念俱灰,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对方再次站出来,挡在了她身前,她的心弦被触动了。

这在以前,从未有过!

有的只是感恩和感激!

可今日,想到那清明的眼神,那温意的身影,林青雪的心弦,触动很大,眼中更是生了情愫。

她没想到,自己这名义上的丈夫,竟然真的做到了!

真治好了老族长!

此刻,大厅内,所有人都惊叹老族长的变化,然后神色复杂的看向安静的白宇。

林青德也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眼神变得极其阴沉,他感觉自己被狠狠羞辱了,这让他心中怒火,不由升起。

“我看你这踩了狗屎运的脑残,完全是在装神弄鬼,老族长应该是自己暂时恢复了。”

“可你这废物竟然敢说自己会治病,你会治病的话,那老族长咋没醒过来?敢蒙骗我们,好大的狗胆!”

林青德站了出来,指着白宇,厉声呵斥道。

瞬间!

原本惊骇疑惑的众人,像是被点醒了,一时他们眼中多了不满和愤怒。

他们也觉得自己被戏耍了。

“我就说这脑残何时会治病了,没想到耍了我们所有人,我还差点信了。”林青德的姐姐,林青霞站了出来,不满的说道。

“青雪怂恿一个脑残在这里捣乱,戏耍大家,文平看看你们一家子做的好事,你这父亲如何当的?”

“林青雪,你还想闹到什么时候?”

此时,林青雪的大伯林文志,站出来冷声说道,神色冷峻,气场强大无比,他实则是给林青雪施压,这一点白宇自然看在了眼里。

“来人,把这个废物赶出去,直接打断狗腿。”林青德喊道。

唰!

林青雪的神色再次变化起来,整个人彻底慌了,她正要开口说话。

“咳咳.”

突然,病床上的老族长咳嗽了起来,紧闭的双眼,也缓缓睁开了。

瞬间,人群安静了下来,大家全都转头看向病床上的老族长。

眼睛睁开的老族长林元山,嘴巴微微动着,像是说着什么,看向白宇的眼神满是感激。

那眼神的意思明显是在感谢白宇,就算傻子都能看清楚。

嗡!

众人身躯再次一颤,眼神又多了惊讶和震撼,尤其是林青雪,眼中的慌乱,转而变成了惊喜。

“老族长醒了,青雪不用嫁到齐家,你们道歉吧!”

白宇看着众人,语气冰冷的说道。

看着白宇那高高在上的模样,林青德直接恼羞为怒。

“一个被撞傻的脑残,在林家连狗都不如,你有什么资格指使大家,先撒尿看看你算什么东西?”

“马上滚出会议室,不然打断你的狗腿,滚!”

林青德走到白宇前面,举起巴掌就厉声说道。

“哼!”

白宇眼神冰冷至极,运转体内劲力,一巴掌甩出!

这宵小在他成为青帝传人,继承帝医门门主之前,就三番五次的冒犯挑衅,如今更是变本加厉。

既然对方要找死,那便成全他!

“啪!”

白宇一巴掌狠狠的打在林青德的脸颊上,瞬间林青德倒飞了出去。

“嘭!”

下一秒。

林青德就撞在两米外会议室墙上,嘴巴和鼻孔鲜血乱溅。

两排牙齿被打落了好几颗,脸颊上更是有着五道清晰可见的指印。

他整个人神色惊恐,非常的凄惨。

此时!

林青德大脑嗡嗡直响,双眼直冒金星,瘫在墙根下一动不动,完全懵了。

他没料到,自己竟然被林家这脑残赘婿,狠狠打了一巴掌。

想到这里,林青德的眼中,猛的喷出了熊熊怒火。

他眼神愤怒凶狠的看向白宇,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既然林家没人管教你这狗东西,我这当姐夫的,就让你知道,没礼貌,不尊重人的代价。”

白宇声音冰冷,身上散发出的气势,也是强悍无比,竟然比那林文志还霸道。

一时隐隐震慑住了全场。

“老族长,当着你的面,惩罚林家这无礼小辈,实属无奈,打搅了你,还请见谅!”

知道老族长看着自己,白宇带着一丝歉意的说道。

病床上的林元山,听到白宇的话,眼中满是惊讶和精光,他动了下嘴巴,又点了点,又看了一眼众人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哗!

诸人身躯一震。

他们看明白了,白宇此举是光明正大的拉拢老族长,而老族长也明显站在了白宇这边。

——

“真清醒了?不傻了?”

林家众人,全都震撼惊骇的看着白宇,他们没想到,林青雪招的这个傻男人,像是吃了药,竟变得这般霸气。

尤其是 那冰冷的眼神和恐怖力量,看一眼就心生寒意。

真是太恐怖吓人了!

而且那家伙果断出手,狠狠教训了林青德后,还拉拢老族长站队!

他们眼中满是震撼,甚至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连林文志一家子,也满是震撼,神色不断的变化着。

他们都不相信,一个脑残能够做出这般事情!

而林青雪一家三口,也非常的惊讶,他们同样没料到。

这白宇好像变了一个人,勇猛异常,不仅替他们出头,狠狠教训了林青德,还拉拢老族长。

这简直,石破天惊!

此刻——

林青雪眼眶湿润了,她不由的捂住了嘴巴,整个人不断的抽泣着,显得很是委屈,可又感动无比。

今日,这位她照顾了三年的男人。

又在关键时刻站了出来,挡在了他们的身前,而且让林家人向她和父母道歉。

她竟然体会到了被保护的幸福感,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而林文平和孟书云二人,同样惊讶感动不已,这一次,他们看向白宇的眼神,多了一丝亲情,就像是父母看儿女的神情一般。


 此刻!

林家会议室,寂静无声。

所有人都神色震骇的看着白宇。

而被一巴掌打飞的林青德,挣扎着站了起来,他神情愤怒,双眼都在喷火。

林青德刚想冲上去,可想到白宇那恐怖的力量,以及看着对方冰冷的眼神时,他内心有些发虚。

一时连话不敢再说,他能肯定,那家伙还敢动手。

可看到打了自己的人,就在眼前,但他无能为力。

林青德又气又恼,整个人憋屈,愤怒至极。

而同样怒火冲天,看到儿子被打的林文志,眼神阴沉无比,他冷冷的看着白宇。

林文志心里清楚,如今老族长清醒了,这节骨眼不能乱来。

这让他内心非常恼怒,后悔没有早早清理掉这个老鼠,以至于今日被狠狠咬了一口。

真是气愤和屈辱!

可现在他还不能发火,不能落了他人口实。

“你们是不打算道歉了吗?”

看着脸色阴沉,眼中快要喷火的林文志一家子,白宇丝毫不在意,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淡淡的说道。

“哼,林家还轮不到一个脑残赘婿,来给大家当家做主,指手画脚,还有,老族长最好别出事,不然废了你的狗腿。”

林文志上前一步,神色阴沉的看着白宇冷冷说道。

“各位,老族长暂时清醒了,可还需静养观察,大家先回吧。”

避开道歉一事,林文志带人推着老族长林元山离开了会议室,而其他人也迅速离开了大厅。

在一个脑残傻子逼迫下,低头道歉,他们可不愿意。

看着匆匆离去的诸人,白宇冷笑不已,这点他早就料到了,不过他有的是时间,和林家这些人玩。

这些人之前如何对待他和青雪一家子,那以后。

他会一一讨回来!

……

林家,南花园。

“爹,那脑瘫真会治病?”林青德捂着脸颊,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这事有些蹊跷,不好说。”林文志回想着所有的细节,可并没察觉到不对劲之处,内心也很纳闷。

“那脑残竟然敢打我,又破坏了计划,不能就这样算了。”林青德再次愤怒的说道。

今日若是没有那脑残搅局,林青雪就直接答应嫁到齐家了,到时整个林家,都会由他们一家把控。

可万万没有想到——

“老族长暂时清醒了,此事需从长计议,不能硬来,不然就落了他人口实,必须想个万全的法子。”林文志神色很阴沉。

“爹,这事容易解决,我去请齐家那位出面,把药谷的神医请来一探究竟,拆穿林青雪和白宇的把戏,到时林青雪只能嫁到齐家,至于那脑残,直接打断双腿,再慢慢折磨他。”

林青德的姐姐,林青霞冷笑着说道。

听到林青霞的话,在场几人眼神都不由一亮,嘴角露出笑意。

“到时我会让那白宇求生不得,求死不得。”林青德神色狠毒无比。

“好,这事青霞你去办!”林文志看着女儿开口说道,眼中也满是厉色。

事实上,林家所有人都不相信白宇会治病!

白宇在林家三年,一直是痴傻脑瘫状态,遭受打骂都没反应。

一个脑残会治病,简直是无稽之谈!

另外一边。

白宇和激动不已的林青雪一家子,也回到自家屋中。

虽然林文志和其他人并没道歉,可坐在沙发上的林文平夫妇和林青雪,神色依然感动、激动不已。

“小宇,你真清醒了?”青雪的母亲孟书云,有些激动的小声的问道。

“恩,清醒了,谢谢爸妈和青雪这三年对我的照顾,这份恩情我会一直记着。”白宇诚恳认真的说道。

听到这话,孟书云很激动,她开口道:“清醒了好啊,也不枉青雪这三年对你的悉心照顾,谢谢你帮青雪解了围,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看着白宇,孟书云温柔的说道,眼中满是感激。

“是啊,我们两人都没本事,幸好小宇你护着青雪,在这个家族,真是委屈你了。”

林文平也长长的叹了一气,无奈的说道。

“爸妈,我被你们照顾了三年,青雪又和我结发为妻,保护青雪和你们,是我应该做的,不用客气的。”看着两位很自责的老人,白宇忙忙说道。

青雪父母二人本就宅心仁厚,又什么事情都不争,还处处礼让他人,而青雪又在生意场上天赋不错,很受老族长青睐,所以发生这些事情很正常。

不过如今有了他,林家其他人,别想为难青雪一家子。

林文平夫妇二人,听到白宇的话,想到三年前女儿被救以及今日这事,他们愈发感动。

白宇的话,也让林青雪内心再次被触动,可想到林家其他人,她内心又微微一沉。

“那个,你真的会治病?老族长的病真好了?”

林青雪安静的看着白宇开口问道,眼底深处是浓浓的担忧之色。

而林文平夫妇也下意识的看向白宇,眼中神色多了一丝担忧。

他们三人,也是不相信老族长病真被治好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其实白家很久以前是医学世家,可最后没落了,虽然我学了一些医术,可实力欠缺一些,今日只微微控制住了老族长的病情。”

白宇很认真的看着林青雪三人,然后继续说道:“当然,若有一些器械和药材的话,我会更有把握,只是我身上没有购买医疗器械和药材的费用。”

看着林青雪三人,白宇平静的说道。

虽然三年前,他就得到了传承,可一直忙着消化,如今想要彻底根治老族长的病疾,必须配合一些药材,外加用银针打通一些穴位才可以。

瞬间!

林青雪三人安静了下来,眼中的期待没了,而是浓浓的质疑,甚至有些失落。

想到这三年,白宇一直都处于痴傻状态,如今却突然说自己会治病了,还说自己身上没购买医疗器械的费用,这让他们心里都没了底。

甚至,他们隐隐觉得,白宇可能是在欺骗他们,至于做这些事情,可能是单纯的想要一点钱。

想到他们竟然差点相信白宇真的会治病,还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对方身上。

一时林青雪三人,非常的无助又无奈,可并没有责怪白宇。

“唉,青雪,给小宇一些钱,他成今日这样子,是因为救你啊。”

林文平长叹了一口气,对林青雪说道,整个人显得很虚弱无力,说完便起身和孟书云二人离开了客厅。

而林青雪点了点头,她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白宇,去屋子里取了一些钱和一张卡,放到白宇手上。

“我会还你的。”看着林青雪的神色,白宇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只能等后面彻底治好了老族长,青雪一家子才会安心。

当然,更重要的是,必须揭露林文志一家子,丑恶凶残的面目。

让他们身败名裂!

不然青雪一家子,肯定会不断受到欺负,甚至说不定,对方手段会更狠辣,这是他不愿看到的。

很快,白宇给林青雪说了一声后,便离开了林家。

在白宇离开后,林青雪一家三口,再次来到了客厅,三人的神色都有些复杂。

“小宇是个好孩子,幸好他清醒了过来,离开也好,不然我们一家子,真的对不住他。”孟书云轻声说道,话语中带着一丝不舍和无奈。

“爸妈,你们不要担心,现在老族长清醒了,家族也不会再为难我们,所以不会有事的。”

林青雪故意表现出高兴的神态,对父母二人笑着安慰道,而林文平和孟书云二人也轻轻点头。

可他们心里都清楚,就算老族长真好了,但家族中那些人,肯定还会滋生别的事情。

如今他们一家三口,想脱身都不可能,这就是深似海的大家族。

同时,他们都觉得白宇这次是彻底离开了,因为三年前白宇救了林青雪,这次又解了围,对此三人并没怨言和不满,内心对白宇还非常的感激。

而白宇从林家出来,先是去了中州几个大的中医药店。

再购买了一些年份久的药材和一包银针后,他赶到了中州南城郊区,三年前发生车祸的地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