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玄幻:献祭女帝后,我无敌了

玄幻:献祭女帝后,我无敌了

熙澈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单女主+升级流+女主女帝+热血爽文】  苏渊穿越成紫羽宗七峰之一的沁灵峰峰主。  幸好获得献祭系统,开局献祭无名功法,获得神级灵脉。  功法、灵技、丹药、法宝,通通献祭。  苏渊成功猎杀一头浑身是宝的远古魔龙时,就在众人觉得苏渊赚疯了时,苏渊看着那远古魔龙尸体,只是淡淡开口:“献祭!”  刹那间,系统的提示音接连响彻苏渊脑海。  【叮,献祭远古魔龙尸体,获得暴击反馈!】  【获得仙石九百亿!】  【获得紫龙晶八百亿!】  【获得神级功法九韶紫龙诀!】&e...

主角:苏渊   更新:2023-02-03 16: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渊的女频言情小说《玄幻:献祭女帝后,我无敌了》,由网络作家“熙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单女主+升级流+女主女帝+热血爽文】  苏渊穿越成紫羽宗七峰之一的沁灵峰峰主。  幸好获得献祭系统,开局献祭无名功法,获得神级灵脉。  功法、灵技、丹药、法宝,通通献祭。  苏渊成功猎杀一头浑身是宝的远古魔龙时,就在众人觉得苏渊赚疯了时,苏渊看着那远古魔龙尸体,只是淡淡开口:“献祭!”  刹那间,系统的提示音接连响彻苏渊脑海。  【叮,献祭远古魔龙尸体,获得暴击反馈!】  【获得仙石九百亿!】  【获得紫龙晶八百亿!】  【获得神级功法九韶紫龙诀!】&e...

《玄幻:献祭女帝后,我无敌了》精彩片段

南崖州,沁灵峰!

此峰高有数千丈,高耸入云,周遭云雾缭绕,灵气充裕,这么充沛的灵气,本应遍布奇珍灵药,可此峰上,草木萧疏,鸦雀无闻,一片荒凉。

一名青年男子,白衣黑发,不扎不束,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之中,充满了疑惑。

穿越了?

看着自身的装扮,苏渊的第一反应,就是穿越了。

似乎是为了验证他的猜想,顿时一股信息,涌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玄天大陆……南崖州……紫羽宗……沁灵峰峰主……苏渊!”

当所有信息在脑海之中凝聚后,苏渊终于是明白一切。

这玄天大陆,是一片实力为尊的大陆,灵气,是修炼的根本。

苏渊所处的地方,是紫羽宗之内的沁灵峰。

峰主就是他,一个没有灵脉,无法修炼的普通人——苏渊。

之所以能成为沁灵峰峰主,那是因为他的师尊,只收了他一个弟子,然后就被杀了。

按照紫羽宗的传承,下一任峰主,就是苏渊。

而他能顺利继承峰主之位,是宗门看他可怜,年纪轻轻就死了师尊,而且无法修炼,寿命也不会很长,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百年之后,两脚一蹬,入土为安,到时候他们再另选继承人。

本来他们也等到了,原主在师尊去世之后,思念过度,郁郁而终。

可惜现在的苏渊穿越过来,诶,死不了!

至于师尊为何会收一个废物为徒,她只说了两个字:缘分。

“没想到会如此,反正我也是个废物,在这沁灵峰安心享受百年时光吧。”

苏渊倒是看得开。

或许是因为他师尊的缘故,这紫羽宗对他倒是挺好,除了没有人照顾左右,该给的物资,是一点都不少,跟他师尊在世的时候一样。

既然有得吃,有得住,苏渊也不想去争什么,毕竟他没有灵脉,想努力都没办法努力。

【叮,献祭系统激活成功!】

就在苏渊消化刚刚融合的记忆时,一道声音浮现。

“系统?”

苏渊也看过小说,没想到小说之中存在的系统,竟然真的激活了。

仔细查看一番之后,苏渊也清楚这系统的用途。

只要献祭东西给系统,就能获得系统的反馈,而且还是倍数反馈。

“试试!”

清楚操作之后,苏渊自然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原本他想摆烂,那是因为没有灵脉,连修炼都无法修炼,现在有机会翻盘,苏渊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弱肉强食的世界,谁知道会不会在路上遇到一个人,或者是一头妖兽,直接将他给杀了。

再者,修炼可以长生,谁会嫌命长呢?

“系统,我怎么知道什么东西可以献祭,什么不行?”

苏渊有些好奇的问道。

或许有些东西,他觉得珍贵,比如灵石之类的,可系统不会这么判定吧?

【叮!为方便宿主献祭,开启系统检测模式!】

【系统检测模式:发现可献祭物品,会对宿主进行提醒!】

“直接就凯西检测系统,不错!”

苏渊微微点头,“检测纳戒之中所有物品!”

【叮!检测到宿主纳戒之中有一卷无名功法卷轴,可进行献祭!】

不过一秒,系统就给出结果。

苏渊闻言,在手中的纳戒里翻找,好在打开纳戒不需要修为,只需要精神力就行。

一会之后,脸色一喜。

“就是你了!”

苏渊手一翻,一份黑色卷轴,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是苏渊师尊去世之前留给他的,没有任何交代,只说这是一卷功法,本来是为他准备的,可惜他没有灵脉,无法修炼。

再看这卷轴之上,也没有什么信息,没有名字,没有功法等级。

“反正我现在也无法修炼,这功法献祭了就献祭了!”

虽说是师尊留给苏渊修炼的,可他无法修炼,现在系统检测出来,可以献祭,就当废物利用了。

“系统,献祭这一份五名功法卷轴!”

苏渊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选择献祭。

【叮,献祭成功,获得天级灵脉】

【叮,触发暴击反馈,获得神级灵脉】

听着系统的提示声,苏渊陷入了沉默之中。

“神级灵脉?”

片刻之后,苏渊终于是反应过来,“我特喵到底献祭了什么强大的功法?”

玄天大陆,灵脉分为人级灵脉、地级灵脉、天级灵脉以及最强的神级灵脉。

苏渊本来只是选择随便献祭一卷功法,然后获得人级灵脉之类的,好好修炼,将来出人头地。

结果直接获得神级灵脉。

要知道,献祭的东西,越高级,获得的东西才越好。

反过来说,就是想要获得好东西,必须献祭高级的对自己没用的东西。

就算没有暴击,苏渊献祭的功法,也能获得天级灵脉了。

足以见得,他献祭的功法得多牛呀!

“算了,反正已经献祭出去了,有系统在,还怕以后无法获得更好的功法吗?”

只要献祭的物品价值越高,苏渊就能获得越好的奖励。

功法自然是不可能少的。

“只能先尝试修炼紫羽宗的玄阶功法了!”

苏渊再一次掏出一卷功法。

这是一卷紫羽宗的玄阶功法,名为紫羽冥书,是给紫羽宗的弟子们修炼的。

现在苏渊也只能拿来修炼了。

“这玩意……能献祭不?”

刚刚想修炼的苏渊,突然想到,这也是功法,应该可以献祭吧?

“系统,献祭功法紫羽冥书!”

想到就做,苏渊再一次献祭。

【叮,献祭物品,必须为独一无二且珍贵的物品。】

系统的提示音出现,苏渊无奈的一笑。

这功法,整个紫羽宗的弟子,都在修炼,自然也谈不上什么独一无二。

确实不算什么珍贵的物品了。

“算了,先练着玩吧!”

苏渊倒也不挑,好歹也是玄阶功法,以他现在神级灵脉的天赋,修炼起来还不是事半功倍吗?

有实力,才有办法获得更多的宝物。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道声音,“苏峰主,宗主有请!”

“找我?”

苏渊一愣,问道:“宗主有说什么事吗?”

“弟子不知,只听说是宗门事务。”

门外弟子回答道。

“宗门事务?”

听到这话,苏渊更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只回了一句:“知道了,下去吧!”

虽然他身为沁灵峰峰主,可宗门的事情,从来没有让他参与过呀!

莫非,是要提前撤了他这峰主之位?

不过现在苏渊有系统,倒也无需担心,“就去瞧瞧吧!”


宗门大堂外。

苏渊看着眼前这豪华大殿,凝视着大殿之上,那略微泛黄的牌匾,还有牌匾上那龙飞凤舞,苍劲有力的三个字——议事堂。

记忆中,他已经有许久未曾来过这里了。

上一次来这里,似乎还是他成为沁灵峰峰主的时候。

当初是宗主力排众议,让他成为沁灵峰峰主的,只不过那时候, 他还在因为师尊的陨落而难过,根本无心顾及其他。

再一次来到这里,让苏渊有些恍惚,终究还是受到原主记忆的影响。

“放心吧,你的日子,我替你过,你的仇,我也会替你报的。”

苏渊淡淡一笑,便不再犹豫,径直朝着大殿之中走去。

这里面,已经坐了其他六峰峰主,以及紫羽宗宗主段凌瑶。

“苏渊来了!”

看到苏渊终于肯下山来,段凌瑶也是开心的,毕竟现在的沁灵峰,只有他一人。

如果还一直消沉下去,怕是会出事。

“苏渊见过宗主!”

看着眼前那身材婀娜的女子,苏渊也是认出来了。

“嗯,能下山来就好!”

段凌瑶满意的点了点头,“坐吧!”

苏渊也没说话,走到属于他的位置,坐下。

“既然大家都到齐了,宗主将我等召集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为首的一名老者,云烟峰峰主葛战问道。

苏渊也有些好奇的看了过去。

他清楚,若不是要紧事,宗主断然不会将七峰峰主召集过来。

连一直都不曾参与这种事情的苏渊都被喊了来。

闻言,段凌瑶的脸色,也有些许凝重。

看到段凌瑶的表情,苏渊就知道,肯定有不太好的事情要发生。

果不其然,斟酌片刻后,段凌瑶才缓缓开口:“血蟒宗想要我们紫羽宗成为他的附属宗门!”

“什么?”

闻听此言,几位峰主的脸色皆是一变,满脸震怒。

“那血蟒宗的实力,不过跟我们不相上下而已,竟敢让我们成为他们的附属宗门?”

葛战愤怒的说道。

苏渊眉头微皱,这血蟒宗跟紫羽宗的实力不相上下,两者分别占据南崖州的东面跟西面。

平时也有所往来,可并不嚣张,怎么现在敢喊紫羽宗成为他们的附属宗门的?

“听说……血蟒宗上一任宗主血尧突破到神藏境了。”

段凌瑶无奈说道。

“什么?那老家伙还没死?”

“竟然还突破到神藏境?”

“难怪敢如此嚣张!”

其余六峰峰主,闻听此言,皆是一惊。

紫羽宗宗门内,除了苏渊之外,其余六峰峰主,皆是魂宫境,葛战甚至达到魂宫境巅峰。

宗主段凌瑶也是刚刚踏入魂宫境的强者。

本来这般实力,在南崖州已是一股不弱的势力。

跟血蟒宗不相上下。

可万万没想到,那血蟒宗的上一任宗主,竟然突破成功,踏入神藏境,这一下,直接将两者之间的差距拉开。

“沧海宗跟飞星宗也都收到邀请!”

段凌瑶补充道。

这两个宗门,乃是南崖州盘踞南北两地的强大宗门,实力跟紫羽宗相差无几。

“他血蟒宗难道就不怕我们三宗联手吗?”

另一名老者,赤焰峰峰主刘嗣本身就暴躁,此时更是愤怒得将桌上茶杯捏碎。

“若是如此,他便有理由对我们直接动手了,一名神藏境强者,足够左右战局,即便是我们三宗联手,胜率不会超过三成,就算最后勉强获胜,也是两败俱伤,周围可还有不少中小门派觊觎我们的资源呢。“

葛战脸色阴沉的说道。

“那就任由他血蟒宗将我等收成他的附属宗门吗?”

白涛峰峰主游鸿祯眉头一皱。

若是紫羽宗真成了血蟒宗的附属宗门,那他们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紫羽宗历代先祖?

“这次召集诸峰峰主来,就为了商量此事。”

段凌瑶摆了摆手,接着说道:“若想让紫羽宗成为血蟒宗附属宗门,我想在座各位,都不会同意,而事到如今,只有一计,或许可行!”

“什么?”

几位峰主皆是好奇的看向段凌瑶。

苏渊也看了过去。

段凌瑶没有着急着回答众人,反而是看向葛战,问道:“葛战峰主你有几成把握,在一月之内,突破神藏?”

闻言,葛战一愣,似是想到什么,犹豫片刻,才缓缓说道:“不到两成!”

这个数字,非常的低。

否则的话,葛战也不会在魂宫境巅峰这么多年,都不曾突破。

“那若是倾全宗资源呢?”

段凌瑶坚定的说道。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是一愣,他们都知道,段凌瑶这是想放手一搏。

如果葛战能够成功踏入神藏境,那他们就无惧血蟒宗了。

苏渊也是一笑,这女人,很有勇气嘛。

不过听到这话,苏渊心中却有了一些打算,倾紫羽宗全宗资源,如果拿来献祭的话,或许他的实力,会突飞猛进。

毕竟系统会根据宿主此时最需要的东西,来提供奖励。

就在苏渊打紫羽宗资源的时候,葛战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到五成。”

“唉!”

闻言,众人也是叹息一声。

这不是葛战的天赋不够,否则也达不到魂宫境巅峰。

而是神藏境的门槛太高了。

否则以紫羽宗的资源,葛战早就尝试了。

即便是五成几率,也太低了。

“其他几位峰主呢?”

段凌瑶看向其他的六位峰主。

毕竟苏渊无法修炼,自然是不在询问之中。

可几位峰主,都是摇了摇头。

看到他们这般模样,段凌瑶捏了捏拳头,莫非紫羽宗真的要成为其他人的附属?

苏渊看着众人,斟酌片刻,才看向段凌瑶,缓缓开口:“宗主,不知是否只要有机会突破到神藏境,就可以获得全宗资源支持?”

听到苏渊开口,众人都是看向了他。

眼神之中,有些疑惑。

段凌瑶盯着苏渊看,片刻之后,才微微点头:“是!”

葛战几人不知道,苏渊这个无法修行的人,为何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可就在下一刻,苏渊说出了一句,让他们集体懵圈的话来。

只见苏渊脸上挂着笑容,眼神之中,带着真诚,看向段凌瑶,表情极为认真的说道:“或许……我可以试试看!”


听到苏渊的话,整个大堂鸦雀无声。

“苏峰主,你可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反应过来后的葛战,看向苏渊,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大家在商量如何应对血蟒宗。

你一个无法修炼的人,乖乖听着就好,竟说出这么荒谬的话来。

“葛峰主,我可没在开玩笑!”

苏渊很是认真的说道。

他倒没有因为葛战的语气重而生气,毕竟大家都是为了紫羽宗。

而且苏渊之前的情况,他也清楚。

“没开玩笑?莫非苏峰主想说,你有把握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从无法修炼,提升到神藏境?”

这个时候,脾气火爆的刘嗣质问道。

要不是苏渊也是一峰之主,他都想动手了。

苏渊看向刘嗣,片刻之后,面带微笑:“是的。”

听到这话,刘嗣一愣,反应过来之后,一股气息直接爆发出来,朝着苏渊压了过去。

顿时,苏渊便感觉到一股窒息般的感觉,毕竟他现在身上,可是一点灵力没有呀!

“老四,住手!”

葛战淡淡的开口,手一挥,那股压力就消失了。

虽然他也不是很喜欢苏渊这种自大,可这种场合,对一名峰主动手,便是不对。

“大哥你别拦着我,今天我就让他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我这暴脾气!”

他们这么多人,都是魂宫境,都不敢说能在一月之内,踏入神藏。

苏渊一个连炼体境都没踏入的人,竟然敢这么说。

“刘峰主,你先坐下!”

段凌瑶此时,也是开口阻拦。

见状,刘嗣才坐了下去。

看到刘嗣坐下,段凌瑶才看向苏渊,问道:“苏峰主,虽然我也很希望你能突破神藏境,拯救紫羽宗,但……你得先证明你能做到。”

段凌瑶说得比较委婉。

就算她相信苏渊,可现实根本不允许呀。

炼体、灵海、魂宫、神藏。

整整四个境界,段凌瑶算是天赋异禀的了,也花了二十几年才踏入神藏。

而苏渊想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踏入,跟异想天开没什么区别了。

就算苏渊现在能够修炼,而且还天赋异禀,但……别说一个紫羽宗了,就算是两个,三个紫羽宗的资源,也无法在一个月内将他堆到神藏境。

段凌瑶之所以这么说,是刚刚她对上苏渊眼神的一瞬间,看到了他眼神之中的自信跟坚定。

不知道怎么的,她就选择相信了苏渊的话。

“给我足够珍贵的资源!”

苏渊想了想,说道。

只要有珍贵的东西,他就可以献祭,就能获得当前最需要的。

“你要什么资源?”

段凌瑶没有直接拒绝,也没有答应,主要看苏渊需要什么资源。

她总觉得,当年沁灵峰峰主不会无缘无故的收苏渊为徒。

苏渊思考了一下,这紫羽宗有什么珍贵的资源,才开口说道:“血海龙莲!”

“不可能!”

闻言,段凌瑶还没开口,其他几峰的峰主,直接开口拒绝。

血海龙莲那可是五级灵草,炼制成血龙丹之后,服用后,能让魂宫境强者,暂时抵挡神藏境强者。

可惜药效持续的时间不长,暂时抵挡也无法真的跟神藏境强者一般,否则的话,这血海龙莲可以成为这一次抵挡血蟒宗的利器。

即便如此,魂宫境强者用来逃跑,躲开神藏境强者追杀,那也非常不错。

段凌瑶也无奈的摇了摇头,“苏峰主,这血海龙莲可不是用来提升修为的灵药,而且紫羽宗只有唯一一株,恐怕不能。”

“只要将血海龙莲给我,我有办法提升实力!”

苏渊再一次开口。

虽然他知道,可能是徒劳,但他还是想争取一下,不仅是为了自己的实力提升,也为了师尊的紫羽宗,师尊对紫羽宗的感情,只有苏渊清楚。

“苏峰主,我等是看在你师尊跟宗主的面子上,才不与你计较那么多,血海龙莲对于紫羽宗来说,有多重要,你不会不知道,如若再这般胡搅蛮缠,休怪我等不客气!”

刘嗣终于是忍不住说道。

对于苏渊成为峰主,他们本来就有一点意见,可也没多说,现在苏渊竟然开口就要紫羽宗最高级的灵草血海龙莲。

那是一个普通人能拿的吗?

闻言,苏渊也不再开口,看来这些老家伙不太可能同意。

“证明!”

就在苏渊放弃的时候,段凌瑶再一次开口,“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能证明你有办法在一个月之内达到神藏境,我就同意把血海龙莲给你。”

“宗主!”

听到段凌瑶的话,刘嗣再一次开口。

证明什么?这有什么好证明的?

闻言,苏渊眉头轻皱,没有资源,他怎么证明,系统的事情,自然不能说出来,那要怎么证明呢?

“七天!七天时间内,如果你的修为能达到灵海境,我们就同意将血海龙莲给你。”

这一次开口的,不是段凌瑶,而是葛战。

当听到这话的时候,几位峰主都是一愣,葛战怎么跟着一起闹了?

可转念一想,七天时间,从一个毫无修为的人,踏入灵海境,那有可能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当葛战的话说出来后,几位峰主,反倒是不说话了,就连之前很激动的刘嗣,也不开口了。

“七天?灵海境?”

苏渊看向葛战,问道。

葛战微微点头,“嗯!”

“行,那就七天!”

苏渊同意了。

如果是凭借他现在身上的资源,提升到神藏境,几乎不可能,可只是要提升到灵海境,那还是有机会的。

毕竟现在的苏渊,可是拥有神级灵脉,修炼速度飞快,当然,这只是神级灵脉的其中一个作用而已。

当然,拥有系统的苏渊,还有更多的办法,可以提升修为。

提升到神藏境,需要很多资源,可提升到灵海境的话,苏渊还是有办法的。

……

回到沁灵峰之后。

苏渊再次查看了一下纳戒之中的东西,有一部分,是这几年宗门给予的资源,还有一部分,是师尊留给他的。

不过大多数是灵石、普通灵草之类的东西。

这些在系统的眼里,都不是好东西。

不过……

“有这些应该足够了吧?”

苏渊有些不太确定,可还是将东西收拾好,下了山,离开了宗门。

他要去一个地方,一个能让他修为提升的地方!


紫羽宗,云烟峰。

“苏渊离开云烟宗了?”

葛战看着不远处的一名紫羽宗弟子,问道。

“是!”

那弟子刚刚遇到苏渊离开紫羽宗,特地赶来禀报。

“好,你退下吧!”

葛战微微点头。

等那弟子走后,才看向不远处的刘嗣:“老四,你去吧!”

“我不去!”

刘嗣摇了摇头,直接拒绝。

“嗯?”

葛战眉头一皱,嗯了一声。

刘嗣无奈的说道:“大哥,你……就去一趟城市,让一名弟子前去就行了,不需要我去保护吧?”

“今天你在议事堂的时候,差点就动手了,不让你去,下次压制不住怎么办?”

葛战淡笑着说道。

“可……可他今天太气人了呀!”

刘嗣很是气愤的说道。

“你忘记小师妹当初说什么了吗?照顾好苏渊,未来南崖州格局有变,他会是唯一能够力挽狂澜,改变格局之人。”

葛战看刘嗣愤怒,再一次开口:“而今天,宗主所说的,血蟒宗行为,便是印证了南崖州格局已经开始变化,刚好,苏渊站出来了,小师妹说的没错,他是唯一能够改变格局之人。”

“可他现在连炼体都没有,怎么可能……”

刘嗣捏紧拳头,然后又松开,“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暗中保护他。”

……

苏渊离开了紫羽宗之后。

直接朝着附近最大的城市去了。

这座城市,名为紫炎城,是紫羽宗管辖范围内的一座城市。

规模也是非常大。

之前苏渊跟师尊来过,对这里也算是熟悉的。

进入城市之后,苏渊直奔坊市而去。

这坊市,是一处回收与出售的交易场所。

有人在整了出售有价值的物品,也有人在这里购买修炼所需。

苏渊径直走进一家药店,将手头上的灵草全部出售了。

“加上之前的积蓄,也有一万五千多低阶灵石了,足够了。”

出售完灵石之后,苏渊并没有着急离开这里,而是在坊市之内瞎逛起来。

这里不仅仅是交易的好地方,而且还是捡漏的好地方。

在这里,你可能花高价当了冤大头,也可能在小摊位捡到高级功法、灵技,全凭运气。

当然,苏渊可不是来博运气的。

他的系统,有探测功能,有价值、能献祭的东西,便会提醒。

苏渊只是在这些摊位前走着,并不需要懂。

【叮!前方三百米,检测到可献祭物品。】

就在苏渊闲逛的时候,系统的声音,突然出现。

苏渊嘴角不可察觉的一笑,然后看向不远处的一个摊位。

那是一名中年男子,出售的东西,很杂乱,有灵草,也有炼器材料,还有丹药,以及一些苏渊看不懂的东西。

不过苏渊通过系统,确定了可献祭物品——那一堆杂乱的东西里面,一颗黑色且不规则的小球。

“小兄弟,看看!”

瞧得苏渊看了过来,那中年摊主连忙招呼。

毕竟苏渊的穿着,看着就比较有钱,正好可以宰一波。

“你这一株青虹草怎么卖?”

苏渊随手拿起一株他认识的灵草,问道。

刚刚他才卖出去一株呢。

见苏渊真的想购买,那摊主连忙介绍起来:“兄弟好眼光,这一株青虹草,虽然是一级灵草,但作用极为……”

“我既然知道是青虹草,自然知道它的效果,你就说多少灵石吧!”

苏渊直接打断摊主的介绍。

他等下还要去别的地方捡漏呢。

“这青虹草是我冒着生命危险,在一头二阶妖兽手里抢夺过来的,价格在五枚低阶灵石。”

那摊主讪讪一笑,说道。

“系统,能不能探测对方实力?”

苏渊没有回答,直接询问系统。

【叮,实力探测功能开启!】

【实力探测功能:可探测别人实力。】

好家伙,直接开了一个新功能。

苏渊也不含糊,直接探测了一下。

“你不过炼体境八重,也能从二阶妖兽手里抢夺这青虹草?”

探测出结果后,苏渊淡淡一笑。

闻言,摊主的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尴尬的说道:“就……那头二阶妖兽受了重伤,我侥幸,侥幸!”

“我也不跟你啰嗦,正好我需要这青虹草,再加上这些,一共五枚低阶灵石,卖吗?”

苏渊随手在摊位上一抓,抓起一堆没啥用的东西,其中就有那黑色不规则的小球。

摊主瞄了一下苏渊手中的东西,见都是不值钱的,这才点了点头,“小兄弟爽快,那就成交吧!”

苏渊淡淡一笑,给了五枚低阶灵石。

本来一株一级的青虹草,最多也就三枚低阶灵石。

不过为了买这东西,苏渊也就不在意了。

既然系统说可以献祭,那肯定是可以献祭的。

就是苏渊有些好奇,这一枚小黑球,到底是什么?

找了个没人偏僻的地方,苏渊询问起来:“系统,这小黑球是什么东西?”

【蚀魂奇玉:五级炼器材料,炼制武器时加入,可对灵魂体造成一定伤害,较为稀有。】

“这玩意居然是玉?”

苏渊拿捏着手中的黑色小球,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这属于稀有的炼器材料,难怪摊主不认识。

估计也是碰巧获得,以为不是什么好东西,就胡乱摆上了。

没想到让苏渊捡了个大漏。

“系统,献祭蚀魂奇玉!”

苏渊没有丝毫犹豫。

虽然是五级的稀有炼器材料,但对他现在最重要的,并不是武器,而是修为。

只有修为够,才能获得宗门的资源,才能变得更强。

【叮,献祭成功,获得十万低阶灵石】

【叮,触发暴击反馈,获得十万高阶灵石】

“嗯?”

苏渊一愣,怎么会是灵石?

“系统,你搞错了吧?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修为,不是灵石呀!”

就算是高阶灵石,那也无法献祭呀!

这系统出错了?

“你听说了吗?紫炎城的拍卖会?”

“怎么了?那不是每天都有拍卖吗?”

“不是,听说今天的拍卖会,有五阶的装备,各方大佬都前往参加了。”

“啊?五阶装备?我这辈子都还没见过呢!”

“谁说不是呢?我可真想去见见世面,不过入场的资格,至少拥有一万高阶灵石,唉!”

就在此时,有两个人路过,低声交流着,完全没注意到角落里的苏渊。

听到两人的对话,苏渊一愣。

“果然,我缺的不是修为,是灵石!”

苏渊直接转身,朝着紫炎城拍卖会去了。

五阶装备的打造材料,哪有五阶装备直接献祭来得香呀?


紫炎拍卖场,是紫炎城最大的拍卖场。

拍卖场共分四层,第一层跟坊市差不多,提供给一些商人摆地摊。

第二层为商铺出租,在这里出售的灵草、材料甚至丹药、灵宝,都要比第一层高阶许多。

第三层为拍卖场,不过仅仅只是一个小型拍卖场,每天都会有几场小型拍卖会,当然,拍卖的东西,以丹药、灵宝、功法、灵技居多,价格不高,等级自然也不是很高,算中等。

至于第四层,就是大型拍卖会了,每个月都不一定有一场,这里拍卖的物品,五花八门,但都是比较高级的,至少在这南崖州算高级的。

而今天的五阶装备,就是在这紫炎拍卖场的第四层进行拍卖的。

苏渊来到了紫炎拍卖场,这前面三层,他都懒得看了。

直接上了第四层。

“等等,先生,上第四层需要有一定的资格。”

就在苏渊走到第四层的时候,一名长相美艳的女子,将他给拦住。

苏渊没有说话,直接将纳戒递给她。

精神力一扫,女子的脸色微变,连忙笑了笑,将一个面具递给苏渊。

这是紫炎拍卖场特制的面具,可以掩盖容貌跟气息,一定程度上避免被杀人越货的发生。

不过那些有心想要杀人越货的人,自然有的是办法。

“先生将这个面具戴上,然后这是你的座位牌!”

女子柔声对苏渊说道。

苏渊淡淡一笑,接过牌子跟面具,戴上后就径直朝着拍卖场走去。

此时里面,已经有不少人,有些人在互相交谈着,看样子是熟悉的人,但更多的还是一个人,坐在位置上闭目养神。

苏渊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在他的身旁,是一名女子,同样戴着面具,看不清楚模样,只是有一阵阵淡淡的幽香飘来,甚是好闻。

没有让苏渊久等,很快,拍卖会就开始了。

一名长相颇为出众的女子,缓步走上拍卖台,一颦一笑之间,让台下不少男人的眼光,都直勾勾的看过去。

“让大家久等了,现在紫炎拍卖会正式开始,我是拍卖师花玥,事不宜迟,现在就请我们的助理拿上第一件拍卖品……”

花玥看起来就非常专业,刚刚上台,就直接进入正题。

不过第一件拍卖品看起来很是一般,苏渊用系统扫描了一下,没有达到献祭标准。

这在苏渊看来,就是垃圾了。

但苏渊不喜欢,不代表没有人喜欢,在花玥的专业介绍后,这一件物品,喊价声很高,一波超过一波,而在喊价过后,花玥都会对开价的人送去一个妩媚的微笑,这让更多人愿意为这件物品去花高价,一时之间,竞争更加激烈。

苏渊对这花玥没有兴趣,更加不可能花冤枉钱去购买那连献祭都不够资格的东西。

眼光在这拍卖场内扫过,苏渊可以发现,这里面,也有不少人没有受到花玥的蛊惑,只是看着拍卖进行,他们似乎对这拍卖的东西,不感兴趣。

亦或者是在等待着什么?

“应该就是那五阶装备了!”

苏渊心中明白,这些没有参与到争夺之中的人,大多数为的,就是那五阶装备来的。

人数不多,但也不少,看来想要争夺那五阶装备,得费劲呀!

“也不知道十万高阶灵石够不够?”

苏渊心中也没有底,他现在毫无修为,在拍卖场上争不过,也没办法去杀人夺宝。

只能希望那五阶装备的价格,低一些。

拍卖会还在持续,在花玥那樱桃般的嘴一开一合之间,不少物品,都被高价出售出去了。

不过每一件拍卖品,苏渊都测试过了,没有丝毫的献祭价值。

“接下来的拍卖品,想必大家都已经是期待已久了,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这一场拍卖会的压箱底物品。”

在将很多拍卖品都拍出不低价格之后,花玥终于开口说道:“五阶装备型灵宝——月落红云甲。”

花玥说着的时候,已经有人将那月落红云甲给拿上来了。

那是一件防御型灵宝,拥有极高的防御力,只要穿上,连神藏境强者都无法破开,当然,想凭借一件防御型灵宝就躲过神藏境强者的追杀,那就有些异想天开了。

但如果是同为神藏境强者穿上,那对方就死定了。

“系统,检测!”

虽然苏渊觉得不出意外,就是这东西了。

但还是让系统检测一下。

【叮!检测到月落红云甲,可进行献祭!】

听到这提示,苏渊才放心。

“可惜,不是我的东西,还不能献祭!”

苏渊有点无奈,不然的话,直接就给献祭了,还需要买?

系统不管你是买来的,抢来的,还是别人送的,都可进行献祭,不过得那东西属于苏渊才行。

“介绍到这里,想必大家都很想知道这一件五阶灵宝的起拍价。”

花玥微笑着开口,“起拍价是一万枚高阶灵石!”

“哗!”

当听到这价格时,很多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价格,可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虽然说这第四层的拍卖,就必须要拥有一万枚高阶灵石的身家才能进入。

可有些人,一万枚高阶灵石,已经是他们的全部身家了。

但这仅仅是一件装备的起拍价。

“刚刚拍卖的东西,都只是低阶灵石成交,这一件五阶装备,起拍价就是一万高阶灵石,当真是贵。”

一枚高阶灵石,就相当于百枚低阶灵石。

一万枚高阶灵石,就是百万低阶灵石了,刚刚拍卖的最高成交价,也才八十五万枚低阶灵石,是一份玄阶灵技卷轴。

不过这还仅仅是起拍价,成交价都不知道多少。

“一万一千!”

此时,已经有人开始叫价了。

“一万两千!”

“一万三千!”

“……”

“两万!”

基本是一千一千的往上加,可也没多久,就已经加到了两万枚高阶灵石了。

五级装备,不愧是可以献祭的装备,价格就是高。

“两万三千!”

当价格达到两万三千的时候,终于是有了一些停顿的时间。

毕竟这么多高阶灵石,可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拿出来的。

“三万!”

就在这个时候,苏渊身旁的女子淡淡开口。

直接加价到三万。

“哗!”

顿时让所有人都是一愣,看了过来。

三万枚高阶灵石,真的有人出到这么高的价格。

犹豫了一下,苏渊淡淡开口:“四万!”

“哗!”

又是一片哗然之声传出。

现在都加价一万了吗?

苏渊,也成了全场焦点了!


四万枚高阶灵石,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够拿出来的。

毕竟就算是紫炎拍卖场的入场资格,也只需要一万枚高阶灵石而已。

四万枚高阶灵石,对这里面的人来说,已经超过他们的承受范围太多了。

苏渊也因此,瞬间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身旁的女子,转过头朝苏渊看来。

好在有面具戴着,对方也无法察觉出苏渊的实力。

感觉到女子看过来,苏渊很是淡定的坐着,很是高深莫测的模样。

女子看不出苏渊的具体实力,但从苏渊的坐姿之中,能看出来,他似乎很随意,四万枚高阶灵石,对他似乎不是很在意。

这让女子心中有些不确定,眉头轻皱,这家伙,是真的不在意,还是装的?

其他人,也有跟女子同样想法的。

“四万一千枚高阶灵石!”

犹豫了一下,女子再一次开口加价,她想试探一下,身旁的男人,是否真的有实力。

“五万高阶灵石!”

就在女子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

苏渊再一次喊道。

“嘶!”

这一次,全是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人家只是加一千枚,你直接将价格提升到五万枚。

不带这么玩的呀!

那女子犹豫了一下,放弃了。

苏渊给的价格,太高了。

她也负担不起。

“这位先生给到五万枚高阶灵石的价格,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加价呢?”

见苏渊将价格直接提高到五万枚高阶灵石,花玥也很激动。

这已经超过了拍卖场的预期价格了。

所以问了一圈之后,没有人购买,这一件五阶灵宝月落红云甲,就落入了苏渊的手中。

“终于是拿下了。”

苏渊也很满意,也不知道这一件装备,献祭之后,能获得多少修为。

之后的拍卖品,对于苏渊来说,没什么兴趣。

不过也引来一阵哄抢,似乎是因为苏渊拍卖到的五阶装备,花了五万高阶灵石,之后出现的东西,都被较高价格购买。

这让台上的花玥,越看苏渊就越顺眼,只可惜,看不到面具下的容颜,不过听声音很年轻,是哪个世家少爷?

“刚刚我们拍卖场这边,接到一件新的拍卖品,各位应该会有一些兴趣!”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侍女上台,跟花玥嘀咕了几声之后。

花玥再一次微笑着开口。

这突然加入进来的拍卖品,一般都是价值比较高的。

否则的话,也不会在半途插入进来。

苏渊也是有了一些兴趣,如果再来一件五阶装备的话,他还有足够的高阶灵石可以购买。

此时,两名男子将一个东西抬上来,被红布遮盖着,看不清里面是什么。

众人都是好奇的看了过去。

看着抬上来的东西,花玥再一次开口:“这东西,想必大家都会很有兴趣的。”

说着,直接将那红布掀开。

顿时露出了里面的东西来:一枚巨大的蛋。

“各位或许会很疑虑,这是刚刚送来的,一枚未知的四阶妖兽的蛋,御兽师将它孵化,便能更加容易的契约一头四阶妖兽,就算不是御兽师,带回各自家族、宗门,长大后,就相当于一名神藏境强者。”

花玥开始介绍起来。

四阶妖兽,确实是相当于神藏境强者了。

那血蟒宗就是出了一名神藏境强者,就敢这么嚣张,打算一统南崖州。

这足以见得,一名神藏境强者,在南崖州有多强。

而眼前的蛋里的妖兽,只要孵化成功,长大后,就是一名神藏境强者了,自然让人心动。

“系统,检测这是什么妖兽的蛋。”

虽然是四阶妖兽,可不是所有四阶妖兽,都强大。

【叮,检测到焚魂魔狸的蛋,可进行献祭!】

当听到焚魂魔狸这名字的时候,苏渊还有些错愕。

那可是在四阶妖兽之中,极为恐怖的存在。

就算是神藏境强者,也不敢轻易招惹。

可以说,如果紫羽宗拥有一头成长起来的焚魂魔狸,那血蟒宗只能乖乖的趴着,根本就不敢出来嚣张。

苏渊也没有想到,这竟然会是一头焚魂魔狸的蛋。

“这一枚四阶妖兽的蛋,起拍价是一万高阶灵石!”

花玥再一次开口。

跟刚刚的五阶装备一样的起拍价。

不过价格出来之后,并没有人开口,这让花玥多少有些尴尬。

一枚四阶妖兽的蛋,按理说应该大家都抢着要的呀。

怎么会一个喊价的都没有呢?

“真是四阶妖兽的蛋吗?”

“看那蛋上的纹理,确实是,不过就是不知道属于哪种妖兽?”

“要是普通的四阶妖兽,别说神藏境了,连魂宫境都比不上!”

“我可不敢冒这个险。”

下面议论纷纷,就是没有人敢开价。

四阶妖兽之间,也有差距,有些强大,有些弱小,别人没有苏渊的系统,如果买回去,是一头垃圾妖兽,那就亏大了。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四阶妖兽的蛋,但万一里面是一头强大的妖兽,一万枚高阶灵石,不亏吧?”

这一次,说话的是一名中年男子。

他走向拍卖台,对花玥点了点头,后者就下台去了。

苏渊认得这人,紫炎拍卖场的负责人……石鸿信。

“一万枚高阶灵石,可不是小数目,万一这里面是一头光御鸟、铁神蛛之类的,可就亏了!”

下面有人说道。

这厉害的四阶妖兽,不容易得到,垃圾的可不少种类。

“呵呵,这就看各位的运气了。”

石鸿信一笑,只是脸上有些不悦。

不过并没有多说,再一次开口:“一万高阶灵石,万一是一头焚魂魔狸,那以后在南崖州,就无人敢惹了,有没有人有胆识博一下?”

听到这话,苏渊心中给石鸿信点了个赞,你猜得可真准。

可惜,石鸿信不知道,否则的话,他又怎么舍得拿出来拍卖?跟其他人一样,他也觉得,这四阶蛋里面出来的妖兽,怕是不会高级。

“一万一千!”

就在这个时候,苏渊直接喊价。

反正没有人买,苏渊自然不会喊高。

“这位小兄弟好胆识,还有没有人开价?”

石鸿信看向苏渊,微微点头,然后说道。

一万一千枚高级灵石的价格,远远不够他们预估的价格。

就在石鸿信有些着急的时候,又有人开价了!


“一万五千高阶灵石!”

这一次开口的,不是别人,就是苏渊身旁的那女子。

苏渊有些意外,也不是很意外。

毕竟这是四阶妖兽的蛋,若真的能孵化出一头强大的四阶妖兽。

别说一万五千高阶灵石了,就算再多,那也是值得的。

只是没有那么多人,愿意花这么多高阶灵石来搏一搏。

“两万高阶灵石!”

苏渊再一次出价。

如果不是知道里面的妖兽,是焚魂魔狸,苏渊必定也不会搏这一把。

听到苏渊竟然出到两万高阶灵石的价格。

身旁的女子,明显是顿了顿,才开口说道:“两万五千!”

看着苏渊两人,高阶灵石五千五千的往上加,其他人也都很惊讶。

特别是苏渊,刚刚可是花了五万高阶灵石,拍下那一件五阶装备的。

现在还在竞价。

此时很多人,都在猜测苏渊的身份。

“三万!”

苏渊没有丝毫犹豫。

没错,财大气粗。

他很清楚,蛋里是什么妖兽,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见苏渊这么财大气粗,隔壁的女子,直接放弃。

这看不到是什么的蛋,孵化出来,要是弱鸡妖兽,就算杀了,连一点炼器材料怕是都凑不齐。

何况妖兽也是需要培养的,培养一头实力相当于魂宫境的四阶妖兽,那亏哭了。

“三万高阶灵石,还有出高价的吗?”

石鸿信此时才满意的开口。

三万高阶灵石,已经是他们预估的价格了。

其实在拿上来拍卖的时候,石鸿信已经召集拍卖场的鉴定师进行鉴定了,结果是这蛋应该只是普通的妖兽。

如果是焚魂魔狸等比较强大的四阶妖兽的蛋,那根本就不可能落入别人的手中,在南崖州,神藏境强者,除了最近才踏入这一境界的血尧之外,就没有了。

就算是血尧出手,都不一定是焚魂魔狸的对手。

它的蛋怎么可能落入其他人的手里,还拿来拍卖呢?

在看到焚魂魔狸蛋的时候,就被杀了。

这一切,不仅石鸿信清楚,在场的,很多人都清楚,苏渊也清楚,只不过他更加相信系统。

“好,既然没有人再出高价,那这枚四阶妖兽蛋,就由这位小兄弟拍下,祝你能够孵化出一头焚魂魔狸来。”

这话没有人相信,就算石鸿信自己,也不相信。

他不过只是随口一说。

后面的拍卖,也是石鸿信主持的,只不过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引起苏渊的注意了。

拍卖结束之后,苏渊将拍到的五阶装备跟四阶妖兽蛋,都是收入了纳戒之中。

妖兽不能被收入纳戒,不过蛋可以,否则苏渊就得抱着蛋离开了。

“能认识一下吗?”

就在苏渊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坐在他身边的女子,突然开口。

苏渊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有缘会再见的。”

他并不想暴露身份。

这人是谁,对于苏渊来说,并不是很重要,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去认识。

现在他最想要的,就是将东西献祭了,看看能获得什么奖励。

“有趣!”

看着苏渊直接离开,那女子只说了一句,也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苏渊明显可以感觉到,有不少人盯着他。

不过在这紫炎城内,应该暂时不会有人动手。

出于谨慎,离开拍卖场的时候,苏渊已经换了一套衣服,面具也收了起来。

找了一家店入住。

“终于可以来试试献祭了。”

苏渊有些小激动。

毕竟这一次,应该会给苏渊目前最需要的……修为。

从纳戒之中,将那一件月落红云甲拿了出去,苏渊打算先献祭这一件五阶装备。

“咚咚咚!”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敲门声传了过来。

苏渊眉头微皱,看向了门口。

“不是说没我的吩咐,不要来打扰我吗?”

苏渊淡淡的说道。

不过外面的人,并没有开口,这让苏渊觉得有些怀疑。

或许,这店也不是很安全。

只是苏渊并没有将那月落红云甲收起来,反而是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

外面没有回话,只是继续敲门。

苏渊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淡笑一声,说道:“进来吧!”

嘎吱!

木门被推开。

站在外面的,是一名陌生的中年男子。

见苏渊打开房门,那中年男子一愣,可当他的视线落在桌子上的那一件月落红云甲上时,瞳孔微缩。

“果然是你买走那月落红云甲。”

中年男子脸色略微有些凝重的说道。

苏渊只是一笑,没有回答。

心中却有些奇怪,他离开拍卖场的时候,特意换了衣服,甚至把原来的衣服都丢了,以防有人在他身上留下什么印记。

可这中年男子还能找上门来,而且如此迅速?

“系统,检测他的实力!”

苏渊直接让系统检测一下。

【叮,目标实力为灵海境五重!】

“没有修为?”

突然,中年男子看了苏渊一眼,然后一笑,脸色变得阴狠起来:“将月落红云甲交给我,我可以不杀你。”

闻言,苏渊依然是坐在椅子上不动,甚至还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才不屑开口:“就凭你这灵海境五重的修为?”

“你……”

听到这话,中年男子一惊,他的实力,虽然不强,可在这紫炎城之内,也少有对手,没有想到,眼前这少年,竟一眼看穿。

他是真的没有修为,还是修为比我高?我看不透?

不!不可能,一个如此年少的家伙,修为怎么可能比我高?必定是在诈我。

“哼,你找死!”

中年男子说着,一股气息从他的身体之中爆发出来。

灵海境五重的威压,瞬间朝着苏渊压制过去。

对面的中年男子眼看就要动手。

苏渊不慌不忙,只是将手搭在月落红云甲之上。

“系统,献祭月落红云甲!”

这个时候不献祭,还等到什么时候呢?

苏渊不知道一件五阶装备,可以让他的实力提升到什么境界,但不要紧,他还有一枚四阶妖兽的蛋呢。

那也是能拿来献祭的东西。

而就在苏渊话音落下的时候,他的气息,也是开始疯狂暴涨!

炼体境一重!

炼体境二重!

……

灵海境一重!

但气息还没有停下的迹象,依然在提升!


当苏渊的气息,踏入灵海境的时候。

对面的中年男子,已经惊呆了。

这家伙,刚刚明明还没有修为的,怎么一下子,就提升这么多?

而且炼体境冲击灵海境的时候,竟然没有丝毫停留。

当着他的面突破?

“为什么会这样?”

中年男子心中无比震惊,当他瞥到苏渊的手所放着的地方,那里的月落红云甲消失不见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是因为那月落红云甲?难怪愿意花五万高阶灵石买下来,原来还有提升修为的好处?”

灵海境二重!

“不能让这小子再提升下去了,否则的话,不知道提升到什么境界!”

中年男子心中一狠,灵力凝聚。

灵海境三重!

当苏渊的气息,达到了灵海境三重修为的时候。

那中年男子凝聚力量的一拳,已经来临。

【叮,献祭成功,获得灵海境三重修为、凡境精神力】

【叮,触发暴击反馈,获得灵海境六重修为、灵境前期精神力】

“轰!”

就在这个时候,苏渊抬头看向那中年男子,伸出手。

砰!

中年男子的一拳,轰在苏渊的手上。

就如同重锤打在棉花上一般。

“怎么可能?”

中年男子愣住了。

同样愣住的还有苏渊,他也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就接下了这一击。

按理说,苏渊现在的实力,也就比中年男子强上一重而已。

刚刚这一击,可是蕴含了极为庞大的灵力。

就这么轻松化解了?

【叮,宿主不必惊讶,你的修为与其他人不同,同境界无敌只是开胃菜,将来你会体验到更多的好处。】

这个时候,系统的声音再一次出现在苏渊的脑海中。

我跟别人不一样?

同境界无敌?

难怪献祭一件五阶装备,才获得灵海境六重的修为。

这两个境界,一般好好修炼,就算资质平庸,也能踏入。

一件五阶装备,就算是普通的人造五阶装备,也不应该只提升两个境界。

如果苏渊没有猜错的话,应该跟他的神脉有一些关系。

“给你个机会,如何找到我的?”

苏渊反手将那中年男子抓住,淡淡的开口。

“哼!”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也不回答。

灵力再一次涌动,正打算抽出手来。

苏渊手中灵力涌动,直接一扭。

咔嚓!

“啊!”

手被苏渊拧成麻花,那中年男子惨叫一声。

而苏渊的脸上,依然带着笑容,缓缓开口:“如何找到我的?”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中年男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里是紫炎城,在城市之中杀人,挺麻烦的。

“真是有骨气,那我就成全你!”

苏渊夸奖一声,另一只手灵力涌动,直接朝着中年男子的脖子抓去,牢牢扣住。

“你……”

中年男子怎么也没有想到,苏渊竟然真的动手。

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苏渊手中劲力喷出,那中年男子瞬间断了生机。

在紫炎城杀人会有麻烦,那是因为实力不够,这紫炎城的城主,实力达到了魂宫境七重,可不是谁都能招惹的。

不过苏渊是紫羽宗的峰主,况且现在实力,也不弱。

“这枚蛋也献祭了吧!”

苏渊从纳戒之中,将那焚魂魔狸蛋给拿出来。

这颗焚魂魔狸蛋花费的灵石,不如月落红云甲高,可不代表它的价值就比月落红云甲低。

苏渊这属于捡漏。

“嗯?这是……精神烙印?”

苏渊一愣,原本他的精神力,可能没办法感应到,可现在不一样了,他的精神力在献祭月落红云甲的时候,就提升到灵境前期了。

这上面的精神力印记,他能感觉到。

“是他留下的?”

苏渊看向地上的尸体,随后摇了摇头,“应该不是,他的精神力没有这么强。”

这一点,苏渊不清楚,也没有必要弄清楚。

反正那中年男子已经被他杀了。

“系统,献祭焚魂魔狸蛋。”

苏渊直接将这焚魂魔狸蛋给献祭了。

虽然这孵化出来后,就是一头四阶妖兽,而且还是四阶妖兽之中的极品,不过对于苏渊来说,孵化之后,还要喂养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

他可没有心思去培养一头只能达到神藏境的妖兽。

【叮,献祭成功,获得修为提升到魂宫境三重】

【叮,触发暴击反馈,获得修为提升到魂宫境五重】

随着系统的声音出现,苏渊面前的焚魂魔狸蛋直接消失不见,而他的修为,也是快步提升。

很快就突破灵海境,踏入魂宫境了。

“这提升,竟然只到魂宫境五重!”

苏渊本以为,这一次提升,至少也是魂宫境巅峰了。

看来他低估了每一重所需要的修为了。

不过也无所谓,现在实力已经是魂宫境五重了,在紫炎城还不是横着走?

只是这一次的献祭,精神力并没有得到提升。

看来精神力的提升,比修为提升还要难上不知多少。

……

在紫炎城的另一处客栈里。

一名老者眉头一皱,随后看向身旁的一名妙龄女子,“小姐,我留在那妖兽蛋上的精神烙印消失了。”

“哦?魂老的精神烙印都能抹除?那少年背后的势力,应该不弱,难怪出手那么大手笔,要不是我的零花钱,都用去买了功法,定要在价格上打败他。”

妙龄女子缓缓开口,声音清澈,悦耳动听。

可就在此时,那老者却是再次开口,“小姐,我的意思是……精神烙印消失了,消失,不是抹除。”

“什么意思?”

闻言,妙龄女子的脸色,才微微一变。

她从未见过身边的魂老,有如此表情。

“也就是说……那发现精神烙印的人,实力至少比我高两个境界,而且还有能力,顺着精神烙印找到我!”

魂老解释道。

听到这话,妙龄女子的脸色也开始变得凝重。

魂老的实力,有多强,她自然清楚,别说是这小小的紫炎城了,即便是整个南崖州,也无人能敌。

“莫非他也是出来历练的?”

少女呢喃一句。

随后看向身旁的老者,“魂老,我们还是早些离开这里吧!”

闻言,魂老微微点头:“也好,对方的实力暂时不清楚,小姐只是好奇那小友的身份,我们来南崖州,是为那秘境,尽量避免节外生枝!”


苏渊看着眼前中年男子的尸体。

此时才有心思直接搜了起来。

在他的手上,发现了一枚纳戒,其他的,就没有了。

“看看这家伙,有什么东西吧!”

既然是他送上门来的,苏渊自然不客气。

精神力朝着纳戒涌入,发现有一丝阻挡。

“精神烙印吗?给我抹除!”

苏渊的精神力朝着纳戒涌去,瞬间就冲破了那精神烙印。

毕竟它的主人已经死了,留下的精神烙印,也不会很强。

没有了精神烙印的阻拦,苏渊的精神力,涌入到纳戒之中,轻轻一扫,里面的东西,尽收眼底。

“一万多枚高阶灵石,三十多万的低阶灵石,还有一点丹药、灵草、功法、灵技,真是穷呀!”

苏渊没有客气,将里面值钱的东西,都收入到自己的纳戒之中。

从之前的拍卖会上,苏渊也发现了一条之前未曾想过的道路。

本来他只是想从坊市上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到能够献祭的东西。

没有想到,系统却给了他一条明路。

现在苏渊也清楚,淘坊市碰运气,不如多弄一些高阶灵石来得实际,到时候哪个拍卖会有好东西,直接拍下。

就能献祭了。

“这纳戒上的精神烙印,跟焚魂魔狸蛋上留下的精神烙印,明显不是出自同一人!”

苏渊看着手中的纳戒,呢喃一声。

刚刚抹除纳戒上的精神烙印时,跟在焚魂魔狸蛋上感觉到的精神烙印,明显不同。

“系统,能找到留下精神烙印的人吗?”

苏渊直接询问系统。

他突然有些好奇,那留下精神烙印的人,是谁?

【叮,精神烙印反追踪开启!】

就在这个时候,苏渊的面前,出现了一副画面。

那是一家酒店,画面拉近,出现了一老一少两人,似乎在说些什么。

“还在紫炎城吗?那我就去看看吧!”

苏渊淡淡一笑。

人家都将主意打到他头上来了,他自然是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

紫炎城的一间客栈。

一老一少,一男一女两人从客栈之中走出。

正是那准备离开的魂老两人。

就在他们走出客栈不远的时候,却突然停下脚步。

“两位,在我拍下的蛋上留下精神烙印,现在就这么匆忙离开,不会是想在城外埋伏我吧?”

苏渊坐在一旁的小茶摊,转过身,盯着两人。

老者年纪颇大,比宗门内的几位峰主,都要大。

而那少女,长相颇为漂亮,至少在苏渊见过的人里面,也就师尊跟她不相上下。

“你竟然能这么快找到我们?”

那少女看到苏渊的时候,并不觉得紧张,只是有些好奇。

这少年是如何找到他们的?

“这么说,你就是承认了?”

苏渊站起身来,朝着眼前的两人走去。

一边跟系统说道:“检测这两人的实力。”

【叮,目标实力为魂宫境五重!】

【叮,目标实力为造化境三重!】

苏渊本来还想走过去,听到系统的回复,顿时停下脚步。

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心中却是有些惊讶,“这老头,竟然是造化境强者。”

南崖州之中,最强的,也就是现在刚刚踏入神藏境的血蟒宗上一任宗主血尧了。

可眼前这老头,实力竟然达到了造化境三重。

而这少女的实力,也跟宗门几位峰主差不多了,但年龄看起来跟他差不多。

苏渊若不是有献祭系统,根本不可能在这年龄,达到魂宫境五重。

这两人,都不简单。

“嗯,是我让魂老在那妖兽蛋上留下精神烙印的,不过我并不想抢夺,只是出于好奇,想看看你的身份而已。”

少女直接就承认了,“我对那四阶妖兽蛋,兴趣不大。”

也没有任何隐瞒。

闻言,苏渊眉头微皱。

随后突然一笑:“也是,有一名造化境三重的护道者在身旁,以你的背景,确实看不上那四阶妖兽蛋。”

苏渊的话,直接让对面两人的脸色一变。

“你果然不是一般人。”

少女震惊过后,再次打量起苏渊来。

她并不觉得,苏渊能一眼看出魂老的实力,只觉得是苏渊身旁的护道者,告诉他的。

一个能一眼看穿魂老实力,而且还能抹除魂老留下的精神印记的强者,让她多少有些忌惮。

虽然她手中还有保命的手段,可不到万不得已,她便不会使用。

“你声音很熟悉,还有这香味……你是坐在我旁边的那女孩?”

苏渊闻到一股特殊的香味。

很淡,但苏渊能闻到,跟拍卖场里那坐在他身边的女人一模一样。

“你能闻到香味?”

听到苏渊的低语,少女眼中有些不相信,问了一句后,就转移了话题,“我只是对你有些好奇而已,并无恶意。”

“不管你们想做什么,既然被我发现了,就想这么一走了之?”

苏渊知道,他不是眼前这名老者的对手,可对方似乎并不清楚他背后是什么势力,对他颇为忌惮。

这一点,苏渊自然不动声色,对,没错,他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存在。

“那你想怎样?”

少女看向苏渊,问道。

“既然你对我好奇,我也对你好奇,你的名字?”

苏渊自然是真的好奇。

在这南崖州,出现一位造化境强者,如果说是游历经过这里,苏渊可一点都不相信。

少女看了看苏渊,犹豫了一下之后,才开口:“莫思影!”

“苏渊!”

见对方说了名字,苏渊也不管真假,再一次开口:“好了,现在我们算认识了,那么……可以告诉我,你们来南崖州的目的了。”

听到这话的时候,莫思影跟魂老都是眉头轻皱。

这表情,让苏渊捕捉到,自然是明白,这两人来南崖州,必定有问题。

“我说我来历练的,你相信吗?”

莫思影看向苏渊,反问道。

“你说呢?”

苏渊再一次反问。

两人极限拉扯。

说完,苏渊只是噙着一抹笑容看着莫思影。

片刻之后,莫思影似乎妥协了,叹了口气:“告诉你也无妨,南崖州有秘境即将问世。”

苏渊没有回答,只是盯着莫思影看。

“行!”

苏渊点了点头。

莫思影跟魂老听到苏渊的话,也是一愣,什么情况?

这是相信了?

不过转念一想,苏渊的背后,有那么强的护道者在,这南崖州秘境出世的事情,或许他也早就知道了。

此时莫思影有些庆幸,刚刚并没有说谎。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苏渊此时心中的算计!


对于莫思影的话,苏渊自然有他的判断。

刚刚苏渊盯着她的眼睛,能看出来,莫思影说的是真话。

后面两人的反应,更加确定了苏渊的判断。

这南崖州,有秘境出世。

所谓的秘境,就是一些强者陨落之后,留下的传承。

每一次秘境出世,都会引来不少人的争夺,毕竟里面除了修为传承,还有功法、灵技、丹药、灵宝等等宝物。

“或许到时候可以去看看,有没有适合献祭的宝物。”

苏渊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只是他有些好奇,这莫思影两人,怎么知道南崖州有秘境要出世的?

这点他不明白,暂时也不能直接问,毕竟人家也不一定会告诉你。

至于具体时间,苏渊不需要多问,到时候秘境一出来,整个南崖州都会知道,提前知道有秘境出世,只能让你有充足的时间准备。

“如果有兴趣的话,到时候我们或许可以合作一把!”

莫思影突然说道:“毕竟那秘境,只能造化境以下的人进入,魂老跟你的护道者应该都无法进入,你我的实力相差不多,或许可以联手。“

闻言,苏渊考虑了一下,这主意不错,不过他们才认识不到一会,就联手?苏渊可没有那么傻。

“到时候再说吧!”

苏渊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如果到时候有必要的话,或许可以联手一波。

“嗯,那我们现在可以离开了吧?”

莫思影也没有在意。

她的实力,虽然在这片大陆上刚刚起步。

可在这南崖州,已经算顶尖实力了。

邀请苏渊,也是因为她觉得苏渊有些特殊。

至于她身旁的魂老,并没有开口,也没有阻止,从刚刚开始,就带着一抹笑意盯着苏渊看。

就这么听着两人聊天。

“嗯!”

苏渊让开了路。

毕竟他身后,也没有什么护道者,有的仅仅是一个系统。

在发现两人实力之后,苏渊便没有想与之为敌的意思,毕竟他们没有说谎,并没有夺取妖兽蛋的打算。

苏渊相信他的判断。

毕竟他们如果真的要抢夺妖兽蛋,根本没有必要在蛋上留下精神烙印,直接在城外等着苏渊离开就行。

“小友,老夫魂焱,日后我们必定会再见面的,虽然你背后的护道者很强,不过老夫还是要说一句,以后有困难,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

魂老走过苏渊身旁后,突然停下脚步说道。

这一下,不仅仅是苏渊懵了,连莫思影都是一愣。

“啊,好!”

苏渊微微点头。

一名造化境三重的强者开口,苏渊没有理由拒绝。

……

“魂老,你怎么?”

离开紫炎城之后,莫思影看向魂老,问道。

“呵呵,刚刚那小子的话,你没听到吗?”

魂老笑了一声,“香味代表什么,你应该比我还清楚,我看那小子也不错,年纪与你相仿,最重要的是,实力也与你相仿,这般天赋,很少见。”

魂老似乎对苏渊很是满意,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意。

“谁知道他是不是乱讲,而且第一次见面,就说这些,太过早下结论可不好!”

莫思影倒是淡定。

“嘿,也是,那就再看看。”

魂老也没有多说。

……

“也该回去了。”

苏渊看了看天色,已经有些晚了。

今天本来只是打算到坊市碰碰运气,没想到能遇到拍卖会,实力直接提升到魂宫境五重。

“回去之后,就算我要那血海龙莲,应该不会被拒绝了。”

虽然现在的苏渊,有些看不起那五级的灵草血海龙莲。

不过这是苏渊目前知道的,唯一达到献祭标准的东西了。

从紫炎城出来后,苏渊慢悠悠得朝紫羽宗前进。

“嗯?”

就在此时,苏渊感觉到,在身后似乎有人一直跟着他。

若是之前,他的精神力没有提升,还真不一定能察觉到。

“想抢夺我拍到手的东西?”

苏渊淡淡一笑,不由得脚下加快了一些速度。

“这小子的速度好像快了一些?”’

身后的人,呢喃了一句。

连忙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可几个转弯之后,突然发现周围没有了苏渊的身影。

“奇怪?”

身影站在原地,眉头微皱。

“没有想到还有人找死,敢跟踪我到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传了出来。

随后苏渊也从一旁走去。

刚刚他用系统查看了一下,这人的实力,在魂宫境八重。

虽然苏渊只有魂宫境五重,可系统说了……同境界无敌。

可就在苏渊看过去的时候,却是一愣:“刘峰主?”

那一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赤焰峰峰主刘嗣。

随后眉头一皱,“你跟踪我做什么?”

“跟踪你?我倒没有那种兴致,不过若是紫羽宗的峰主在外面被人杀了,总归会丢了紫羽宗的脸面。”

刘嗣不知道苏渊是怎么发现他的,心中只觉得是凑巧。

毕竟刚刚苏渊加快速度,也没有使用灵力,刘嗣自然不清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苏渊的实力,已经天差地别。

听到刘嗣这么说,苏渊回味一番,就明白过来,“你是来保护我的?”

这话说出来,苏渊都不相信呀!

几位峰主之中,这刘嗣峰主当初就一直阻止他成为峰主,而且那暴脾气,几次都差点跟他动手了。

怎么会跑来保护自己?

“若不是大哥开口,我不可能来。”

刘嗣淡漠的说道。

闻言,苏渊一笑,“葛峰主?真不错。”

虽然他不清楚,葛战为何会让刘嗣来暗中保护他,但葛战一直以来,都对他还算不错,除了一些意见上的分歧,还有所处位置不同的分歧之外,没有太过为难他。

即便是段凌瑶安排苏渊当峰主这件事,葛战也是第一个同意的。

“哼,既然打算回去,就走吧!”

刘嗣冷哼一声。

对苏渊说了一声,就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

就在这个时候,苏渊突然想到了一点。

如果刘嗣一直跟着他的话,那他献祭物品的事情,是不是也被发现了?

“还有事?”

刘嗣停下脚步,看向苏渊,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苏渊盯着刘嗣:“你一直跟着我?”

语气有些冰冷。

这一刻,刘嗣觉得,苏渊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而他,也反盯着苏渊,眼神凌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