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长孙皇后只剩半年好活了

长孙皇后只剩半年好活了

贞观一哥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作为一个现代青年,李阵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赶上了穿越的浪潮!一朝穿越到大唐,成为了李靖的小儿子。原本打算做一条咸鱼,好好的享受富二代的生活,哪知道在一场宴会上,心声竟然全部被李世民听了去。自此李阵的愿望破灭了,想要做咸鱼,奈何实力不允许!

主角:李阵,李世民   更新:2022-07-16 06:4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阵,李世民 的武侠仙侠小说《长孙皇后只剩半年好活了》,由网络作家“贞观一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一个现代青年,李阵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赶上了穿越的浪潮!一朝穿越到大唐,成为了李靖的小儿子。原本打算做一条咸鱼,好好的享受富二代的生活,哪知道在一场宴会上,心声竟然全部被李世民听了去。自此李阵的愿望破灭了,想要做咸鱼,奈何实力不允许!

《长孙皇后只剩半年好活了》精彩片段

 公元636年。

大唐,长安城,太极宫外。

早朝刚刚散去,大唐国的诸位大臣们先后离开宫殿,去各自的工作地点去办公。

唯有两人,站在廊柱之下,正在为一件事情发愁。

这二人,是大唐太子李承乾,以及宰相房玄龄。

此时的李承乾还很健康,仪表堂堂,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儒雅的气质。

只见他愁眉不展,忧心忡忡的对房玄龄道:

“房相,这件事情你要帮我。”

“母后重病,多日不见好转。御医也束手无策。本王以为,此事需得行非常之法。”

“本王认为,可以大赦天下,来为母后积德祈福。或能奏效。”

原来,长孙皇后自开年之后,便缠绵病榻不见好转,御医根治不行的情况下,作为太子的李承乾便想要用这种方法,来为长孙皇后治病。

只不过,他提出这个方法之后,被长孙皇后拒绝了,李世民也就没有答应。

无奈之下,只能找房玄龄,希望房玄龄出马,能再劝劝李世民。

听了李承乾的话后,房玄龄略作思索,也是哀叹一声:

“太子殿下贤明仁德,孝心可嘉,老臣觉得可以试试。”

虽然房玄龄也明白,这事情怕是没什么效果,但太子一片孝心,他身为臣子,倒也不好推诿。

太子李承乾大喜,有了房玄龄的认同,他有了信心,便打算进太极宫面见李世民。

恰此时,不远处走来一老一少二人。两人急忙停下讨论,看了过去。

年长者,面容坚毅,虎目如炬,一身气势儒雅之中带着铁血,正是大唐军神,李靖。

在李靖身后,跟着一个和他容貌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

李承乾偏头看去,微微皱眉,对房玄龄低声道:

“是卫国公的小儿子,叫李阵。”

房玄龄了然:“原来是此子……卫国公怕是,又为了让他入千牛卫而来吧。”

说罢,忍俊不禁。

“卫国公虎父犬子啊。”

虽然声音小,但却还是传到了李靖的耳朵里。

“哼,逆子,老夫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李靖从牙根里挤出这么一句。

后方,李阵闻言,也是从牙根里发出一句:“好啊。那分家呗。”

“你!”李靖怒极,但碍于此时身在太极宫,不便动手,只能忍了。

想他堂堂军神,摊上这么一个儿子,别提多郁闷了。

其实李靖郁闷,作为李靖小儿子的李阵自己也很郁闷。

因为他根本就不应该是这个时代的人。

他是从现代都市穿越而来的历史系高材生。

恰巧穿越在了这个同样叫李阵的家伙身上。

虽然历史上不应该有这么一个人,但此时他是货真价实的李家二公子。

对于盛唐历史,李阵比在场任何人都了解。

这个朝代每个人的结局,李阵都清清楚楚。

特别是李靖,李阵当初就一度为这位大唐军神不值。

因为功劳太大,又为了向李世民表明自己的忠心和态度,老年的李靖,甚至阖门自守,不理政事。

如此人生,换做是谁都会觉得憋屈。

所以,确认自己回归无望之后,李阵没少和李靖唱反调。

他恨不得离开李家自立门户,免得将来被这位自我阉割的老爹给气死。

李靖让他入千牛卫,他就故意不训练,导致连续三次考核都不合格。

这事一度成为整个长安城的笑柄,人人都知道李家的二公子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软蛋。

千牛卫是大唐勋贵子弟镀金的地方,作为大唐开国功臣之后,李阵也有资格进千牛卫镀金。

到时候,只要从千牛卫出来,就能顺理成章的担任军中要职,少去许多麻烦。

可千牛卫也是需要考核的,如果是差一点两点,那考核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但问题是李阵差太多太多,哪怕是有李靖的面子在,他也进不去千牛卫。

为此,李靖夫妇是操碎了心。

去年,李靖打破吐谷浑,被封卫国公。

有了这功劳在手,今天,李靖才琢磨着,亲自求一求李世民,看看能不能让这位大唐天子给走个后门,把李阵安插进去。

四人互相见礼之后,先后走进了太极宫。

太极宫内,李世民正在批阅奏章。

见到四人进来,李世民微微一笑:“玄龄来了啊。来人,赐座。”

“谢陛下。”房玄龄老迈,又是文官,所以有此待遇。

李靖武将,赐座就是侮辱人了,所以李世民只是朗声一笑:“大兄也来了。难道是有要事禀报?”

李靖老脸一红:“陛下,臣是有件私事……还是房相和太子殿下先说吧。”

李世民抬眼,看了一眼李靖,又看看那个年轻的少年郎,心里便明白了。

他忍着笑,对李承乾道:

“承乾,你先说说吧,找朕有什么事?”

李承乾迈步而出,向李世民深深一揖:

“启禀父皇,母后病情久不见好转,儿臣十分心忧。故此,儿臣想请父皇下令,大赦天下,彰显仁德,为母后祈福。”

“百姓感念父皇隆恩,或可助母后战胜病魔。”

此言一出,李世民神情一肃,放下了奏折。

“大赦天下,为皇后祈福?”

“是。”

李世民点点头,却没有马上同意,而是看向宰相房玄龄:“玄龄,你怎么看?”

“老臣赞同太子殿下提议。皇后之病,御医束手无策,想来向上天祈福,或许有用。”

李世民又看向李靖。

“卫国公,你怎么看?”

李靖略作犹豫后,答道:“臣以为,可以试试。”

李世民缓缓点头。

长孙皇后的病,他比谁都担心。但朝中御医一个也不抵用,如今看来,也就只有这个办法了。

可就在李世民打算同意的时候,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在脑海里。

【大赦天下?大唐牢房里关的全都是穷凶极恶的罪犯,你放出去犯人们高兴了,那些普通百姓怎么办?什么脑瘫提议?】

【这事儿长孙能答应?她要是知道了,不得被你们给气死?】

【长点心吧,长孙就剩半年好活了,让她安安心心的走不行吗?】

什么?

轰地一声,李世民脸色一白。

朕的观音婢,只有半年可活?

李世民紧握着拳头,一脸狰狞的望着下方四人。

是谁,是谁在乱朕君心!


 大殿里,李承乾四人突然发现李世民的情绪不对,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父皇?”李承乾小心翼翼的开口。

李世民回过神来,目光审视地看向四人。

承乾吗?称呼不对。不是他。

房玄龄?他不会如此无礼。也不是他。

李靖?绝无可能。

最后,李世民的目光,落在了今天第一次见的李阵的身上。

此子今日第一次面圣。

朕也是第一次听见这声音。

难道,是他?

“此事,朕要问问皇后的意见。”李世民说道。

言毕,他招手叫来一名内侍,向后者吩咐一番之后,就让那内侍走了。

不多久,那内侍匆匆回来了。

“启禀皇上,皇后娘娘说,生死有命,不是人力能转移的。大赦天下是国家大事,不能随便施为。”

内侍说完,在场的人都沉默了。

长孙皇后识大体明大义,在这种时候,还在为大唐考虑。如此皇后,让李世民感动的同时,心情更加悲痛。

特别是,他一想到刚才听到的那个声音,就更是慌张。

朕的皇后,难道真的只有半年可活?

不!

朕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来人,拟旨!朕要张贴皇榜,遍寻天下名医为皇后治病!谁能治好皇后的病,朕,朕给他封侯!”

李世民一拍桌子,坚决的说。

此言一出,下方的李承乾等人都是大吃一惊。

但没有人敢出言反对,因为这时候的李二,明显是下定决心了。如果谁敢在这时候撞枪口,等待他们的只有死。

李世民是明君,但别忘了,他同样也是一个杀起人来毫不手软的严苛君主。

为了他的皇后,李世民什么都敢做!

大殿里,人人屏气凝神。

小透明一样的李阵,也被李世民强大的气场,压的抬不起头来。

【好个李二,这气场真吓人。】

【不过你张贴皇榜也没用啊。长孙得的是慢性哮喘,这玩意儿可是不治之症。除了注意呼吸情况之外,没得治哦。】

【也不对,请药王孙思邈或许有救。】

孙思邈!

没错!唯今,似乎只有药王可救我的皇后!

砰地一声。

李世民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须发皆张怒吼道:“朕要请药王孙思邈!无论他在什么地方,都要给朕找到!”

一旁,李承乾等人都被李世民的行为吓了一跳。

“父皇,孙思邈行踪难觅,却不知要从何处寻找?”李承乾忧虑的说。

大唐国土如此之大,药王孙思邈神龙见首不见尾,此时去找,却又该从何处找呢?

总不能,偌大一个国家,为了这位老神仙,别的事情都不做了吧。

李世民反应过来,顿时脸色又是一白。

【呵呵,药王山啊。孙思邈八十多岁了,就算身体再好也不可能跑来跑去了。人家现在在药王山专心编纂自己的《千金方》呢。】

药王山!

此时的李世民,就像是落水的人一样,拼命的想要抓住任何能抓住的东西。

而这个神秘的声音,就仿佛救命稻草一样,让他不顾一切!

“李靖!朕命你即刻派人,前往药王山,寻找药王孙思邈!找不到人,就别回来见朕!”

李靖一听,只能硬着头皮接下:“臣领旨。”

见李靖有些不情愿,李世民冷笑一声,当即道:“你找得到孙思邈,朕就让李阵进千牛卫!”

“臣,万死不辞!”李靖闻言,一咬牙,为了儿子,豁出去了!

一旁的李阵,彻底懵了。

【我擦哦。搞什么!李二这是什么馊主意!我不要入千牛卫啊!】

果然是你!

李世民目光霍然望向李阵,那气势吓得李阵小心肝乱跳。

“来人,宣太史局李淳风!”

“房玄龄,李承乾,你二人下去!”

“李阵留下!”

这一连串的命令,彻底把李承乾房玄龄弄懵了。

他们下意识地看向李阵,满脑子的疑惑。

陛下何故,留下此子?

召见李淳风又是为何?

【李淳风?这李二好端端的叫李淳风干什么?又想让那骗子给自己算命啊?】

骗子!?

李世民一个趔趄,差点没被气死。

居然还有人敢说李淳风是骗子的。

哼,朕叫李淳风来,就是来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看看你这小骗子,乱朕君心,该怎么治你!

身为大唐皇帝,李世民觉得自己能听见一个人的心声,那是理所当然天命所归,所以他并不惧怕这件事情。

他只是想知道,世上是否还有别人能听见。

如果没有,那他要怎么判断这心声的真假!?

这小子,杀,还是不杀?

太极宫内。李承乾和房玄龄都走了。

李靖领了君命,也走了。

只留下李世民和李阵,大眼瞪小眼。

【你愁啥?】

抽你咋地。

【再抽削你!】

呛啷一声,李世民直接抽出了挂在一旁的宝剑,瞪着李阵,一剑削掉了悬在盘龙柱上胳膊粗的红烛。

【英雄饶命!】

“哼!”

李世民这才收剑回鞘,看的一旁随侍的宦官心里纳闷。

陛下这是在和谁置气呢啊,没见谁和他争吵啊。

下方的李阵,也是莫名其妙,但他隐约觉得,和自己刚才和天子对视的行为有点关系。

李阵低下了头。

【切,不让看就不看呗。又不是长的多好看。谁稀罕!】

呼!

冷静!

克制!

李世民吹胡子瞪眼的坐在御座上,拼命平复自己的心情。

他真怕自己忍不住。

“陛下,李淳风李大人来了。”

“让他进来!”李世民大袖一挥,喜道。

降妖除魔的来了,朕倒要看看,你是何方妖孽!

随后,一身青衫,背负桃木剑的李淳风就来到了偏殿之中。

“淳风来的正好,帮我看看此子!”

见到李淳风,李世民立刻站了起来,亲自拉着李淳风的手臂来到李阵面前,指着李阵对李淳风说。

“你要好好给我看看!这小子有什么特质!”

他本想说自己能听见李阵的心声,但帝王心性,又让他下意识的不提此事。

他要等李淳风亲自开口确认了,他再承认。

李淳风不明所以,但还是依言上下打量起李阵来。

“陛下,他是……李靖将军家的公子吧。”

“淳风厉害!”李世民赞道。

【厉害个屁!他只要眼不瞎,脑子不笨,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我是谁了。】

李世民无语。


 李淳风绕着李阵走了两圈,看着李阵的样貌,时不时的还捏捏肩膀拍拍后背,似模似样。

【我说老哥你就别装了。你哪会什么看相啊。忽悠人的事情过犹不及,意思意思得了。】

【说个此子前途不可限量,但三十岁以后会有小灾,如遇贵人,巴拉巴拉。】

“此子面容方正,额头宽广,唇红而齿白,乃是大富大贵之相。又有李靖夫妇教导,他日前途不可限量。”

李淳风捻着胡须,慢悠悠的说。

【看吧看吧,我老爹特么是李靖啊,我生下来就是含着金汤匙的。大富大贵用你说?】

【前途不可限量?废话!我爹去年刚灭了吐谷浑,封卫国公。傻子都知道我前途不可限量,用你说?】

李世民眉毛没来由的狂跳着,脸上的喜悦渐渐淡化了。

果然都是空泛的废话!

“不过,他成年之后,或有些刀兵之灾,但陛下放心,他命中注定有贵人相助,届时只要贵人出手,定能逢凶化吉。于我李唐也是一段佳话。”

【啧啧啧,又是废话。我乃将门之子,成年之后去千牛卫镀金的。出来之后不拿个从四品李二好意思面对我爹?】

【再几年,李二征高昌,我爹肯定又要领军,到时候我不得随军而去?上战场打仗不是刀兵之灾是什么?用你说?】

【得遇贵人,呵呵哒,这又是废话了。我爹灭高昌,我当儿子的不拿个大人头回来可能吗?到时候因功受封顺理成章,用你说?】

如果是以前,李世民绝对不相信李淳风这样的评语是虚话空话,是敷衍人的万金油说法。

但现在,因为李阵的心声,他忽然就觉得,李淳风这家伙,似乎和那些江湖骗子,也没什么两样!?

不能因为他说准了几件事,就真把他归为算命天师。

但这小子……

李世民狐疑地看着李阵。

他是怎么知道,朕计划进攻高昌的?

这个甚至只是一个想法而已啊。

连朕的无垢都不知道!

“淳风,你下去吧。”李世民挥了挥手,有些意兴阑珊的打发了李淳风。

后者心里纳闷,总觉得今晚的陛下怪怪的,但自然不敢多问什么,躬身施礼后就离开了。

现在,偏殿里就只剩下李世民和李阵二人了。

这一次,李世民再看李阵,就没之前那么生气了。

这小子心里话固然难听堵人,但却句句切中要害,落到实处,实在是……厉害啊。

特别是,他关于长孙皇后的那个“预言”,让李世民渐渐有些相信了。

李世民和长孙无垢十几岁就结为夫妇,伉俪情深,所以,对于长孙无垢的身体健康,李世民比谁都关心。

想了想后,李世民开口问李阵:

“李阵,你对于皇后的病,有什么看法?”

“额,陛下,臣还没见过皇后呢。”

“那就随朕来!”

李世民一挥手,直接就带着李阵往后宫方向去。

李阵无奈,只能惴惴不安的跟上。

很快,他就见到了长孙皇后。

此时的长孙皇后,一脸虚弱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没有血色,呼吸的时候,还会时不时的轻轻咳嗽一下,而每一次咳嗽,都会让她辛苦的蹙起眉头。

旁边,一位漂亮的宫装丽人,正在偷偷的抹眼泪。

见到李世民,丽人立刻站了起来:“父皇,母后她又睡着了。她看起来好难受……”

“长乐乖,父皇已经请神医去了。等神医一到,就能治好你母后的病了。”

李世民温和的安慰着丽人。

而跟进来的李阵,则忍不住看了少女一眼。

【哇,这就是长乐公主吗?长的果然天生丽质。】

“李阵!”李世民回头,瞪着李阵。

朕让你给皇后看病,你竟然打朕女儿的主意!

真是岂有此理!

李阵无奈,只好在李世民的示意下,上前看了看长孙皇后。

【哎,皇后真可怜。本来就体弱多病,还拼命给李二生孩子。才三十六岁啊,就生七个孩子了!李二真是禽兽!】

李世民眼角抽搐,强压着心中的怒火。

居然骂朕是禽兽!

要不是还要指望你救皇后,朕真想砍了你!

【果然是慢性哮喘啊……这玩意儿真是顽疾。孙思邈来之前,还是先保持空气清新吧。】

【这房间门窗紧闭的,是要闷死人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要谋杀皇后呢!】

李世民心里一惊,急忙命令道:“来人,把门窗打开!为皇后透气!”

【嗯,李二还算有点眼力见。不过,透气也要注意。这哮喘可不能有什么柳絮花粉啥的干扰,不然死的更快。】

“来人!去把殿外的花草全给朕拔了!”李世民又命令道。

李阵奇怪地看了李世民一眼,觉得这哥们怎么这时候这么灵光了。

【但这还不行啊……得给长孙戴个口罩才行。空气里熏香什么的太多了,这闻起来香,但对哮喘病人一点也不友好。】

“来人!给皇后……”李世民忽然一窒,嘴边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口罩?

口罩是啥?

无奈,他只能改口:“把熏香全都给我撤了!”

“李阵,皇后的病,你可有良方?”李世民板着脸,问李阵。

【说不说?还是不说吧。这李二喜欢刨根问底,我弄出个稀奇古怪的东西,他肯定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烦。】

你特么!

李世民又急又气。

长孙皇后病重,他比谁都着急。眼下,这个李阵明显有挽救长孙皇后的能力。

他偏偏还在犹豫!

“李阵,你只管放心大胆的说!便是说错了,朕也不会怪你!“李世民无奈,只好宽慰道。

“而且,只要你做的事有效,朕重重有赏!”

【有赏?我说我要和李靖分家你赏不赏?】

【我说我看上你家长乐了你肯不肯?】

【切,就会给我画大饼。】

李世民那叫一个气啊。

什么叫狼子野心,此子就是狼子野心!

和李靖分家,是为不孝!

挟恩图报,是为不忠!

如此不忠不孝之人,竟是卫国公李靖养出来的儿子!?

真是,真是替他不值啊!

【哎,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皇后这么可怜,我还要啥自行车啊。】

李世民顿时又是一愣。

他本来,都打算找人收拾李阵了。结果这小子,竟然……心软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