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黑狱之神

黑狱之神

银眸沙皇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洛庭轩本是地下凶神,因为被人算计,从而输了一场赌约,随后他便回到了都市。没多久,他成为了方家的上门赘婿,这几年来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在方家,他丝毫不被重视,甚至连一个佣人都不如。如今距离恢复身份只有三天,三天之后,他便可以脱离苦海,回归原来的生活……

主角:洛庭轩,方可儿   更新:2022-07-16 06: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庭轩,方可儿 的武侠仙侠小说《黑狱之神》,由网络作家“银眸沙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洛庭轩本是地下凶神,因为被人算计,从而输了一场赌约,随后他便回到了都市。没多久,他成为了方家的上门赘婿,这几年来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在方家,他丝毫不被重视,甚至连一个佣人都不如。如今距离恢复身份只有三天,三天之后,他便可以脱离苦海,回归原来的生活……

《黑狱之神》精彩片段

平川市街头,一名黑衣男子单膝跪在洛庭轩的面前。

“主人,两年期限只剩三天,您马上就可以恢复人屠身份了。”

“还剩三天吗?”闻言的洛庭轩冷冷一笑。

两年前他与上任地下之主打赌,被人算计,最后离开地下回归祖国。两年之中,他未曾动用过之前的势力,也没有展现出太强的实力,仿佛已经与过去彻底告别。

“属下立刻联系四侍等人,恭迎主人归位。”

“不必了!我还有事情要做!”随意地挥动了一下右手,洛庭轩便转身离开。

方天集团,总经理办公室。

走进一间办公室,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绝美的面容。肤白胜雪,倾国倾城这样词汇,好像都是为了形容她而创的一般。

她的名字叫方可儿,是洛庭轩名义上的妻子。在对方父亲的安排下,洛庭轩假意入赘方家,成为了一名令很多人不耻的上门女婿。

由于他每天只知道围着方可儿转,再加上那木讷的性格,所以久而久之,整个平川都在传,平川第一美女招了个废物丈夫。

听到开门声,正在忙碌的方可儿抬起了头。一看到来人,柳眉就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礼物呢?”虽然只有短短的三个字,但却蕴含了一丝不耐烦的感觉。

今天是方家老爷子的生日,所以就让他去买一份生日礼物。

“在这。”闻言的洛庭轩举了下手中的盒子。

眼见如此,便收回了目光。

由于心存厌恶,所以多一眼都不愿意瞧对方。要不是拗不过自己的父亲,她才不会答应入赘之事。

一个小时之后,两人来到了方家老宅。

“一会少不了冷嘲热讽,所以你还是少说话为好,别给我丢人!”下车之后,方可儿冷声警告道。

闻言的洛庭轩没有开口,只是轻点了下头。

看到他的举动,方可儿有些无奈地摇了下头。对方不仅话少木讷,而且还没有什么能力,每天只知道围着她转,真不知道父亲看上对方哪一点了!

两人一走进别墅,周围正在闲聊的宾客们纷纷转过了头。

“方总来啦?”

“可儿回来啦?”

“可儿你今天真漂亮。”

他们态度看似亲切,但都有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这些人都在看她,完全没有理会身后的洛庭轩。

就在这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入了两人耳中。

“呦,这不是我方家那个废物女婿嘛!”此时说话之人名叫方天一,是她的堂弟。他一看到洛庭轩,废物二字直接脱口而出。

虽然面带笑容,但眼中鄙夷之色十足。洛庭轩入赘消息一出,他就从中宣传,好像生怕众人不知道自己姐姐嫁了个废物一般。

看到来人,方可儿脸色就出现了一丝变化。对方不仅处处为难她,还一直想要将她从方天踢出。

就在这时,唱礼之声在厅内响起。

“非明集团董事长孙非明,祝老爷子寿比南山,送金玉满堂一个。”

“王家家主王亮,祝老爷子福寿安康,送福寿安康瓶一个。”

“天宇集团总裁赵建,祝老爷子万寿无疆,送天宝琉璃盏一个。”

“方家女婿洛庭轩送破旧锈杯一个!”

此话一出,在场宾客们不禁面面相觑。紧接着,哄堂大笑随即响起。

“这个叫洛什么的,就是刚入赘到方家那个上门女婿吧?”

“对,可不就是他嘛!”

“也不知道方亭是怎么想的,竟然给自己女儿找了这么一个货色!”

“我可听说了,这个姓洛的就是个软饭精,天天就跟在可儿*后面,跟条哈巴狗似的!”

“哎,真是可惜这平川第一美女了!”

周围人的议论之声,令方可儿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才刚进家门,就因为这个废物而丢脸。

“我给你的钱呢?”怒瞪了洛庭轩一眼后,冷声问道。

“买这个了。”指着下人手中之物,便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给你三十万你就买这么个破铜烂铁?”闻言的方可儿不禁一阵气结。

今天可是老爷子大寿之日,如果知道她送了一个破铜烂铁,估计以后在方天就没有立足之地了。想到这里不禁一阵委屈,眼眶逐渐开始泛红。

“这不是破铜烂铁,这是青铜……。”洛庭轩刚要解释,就被她给打断了。

“别说了!”怒斥了一句,便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方天一那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响起。

“哎呦呦,真是没想到,堂堂方天集团的总经理,竟然会买一个破铜烂铁来糊弄爷爷。我说姐姐啊,你要是实在没钱可以跟弟弟说一声,弟弟给你几百!”

他这句话一出口,周围宾客们看向方可儿的眼神就发生了变化。

闻言的方可儿身子一顿。那微颤的右手,证明了她此刻有多么的委屈。强行将想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压下,便大步离开了。

一旁的洛庭轩见状,只是冷冷地看了方天一一眼,然后就迈步跟了上去。这种人在他眼中,不过是个跳梁小丑,所以根本就不会引起他的情绪波动。

眼见两人离开,方天一快步跟了上去。他可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二人。

走进客厅的方可儿,调整了一下情绪后,便与其他人聊了起来。她故意与洛庭轩拉开了一定距离,怕再因为对方而受到连累。

见下人将洛庭轩的礼物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方天一便迈步走了过去。

他打算在这个礼物上再做一些文章,让方可儿彻底抬不起头。

“哎,废物啊,你这个礼物不会是路边摊买的吧?”方天一声音不小,一下子就吸引了大厅众人的目光。

眼见如此,方可儿顿时脸色一变。她们从一进来对方就开始刁难,怎么还没完了?

“不是,是在古董店买的。”

“古董店?我看就是在路边摊买的!赶紧把你这个破铜烂铁拿走,放在这里你不觉得格格不入吗?”

“有吗?”

“还有吗?废物啊,你是真木啊?还是装木啊?你看看这些礼物,哪个不是几十万起步。你再看看你这个,超过一万了吗?”指了下面前包装精致的礼物,方天一大声质问道。那副模样,仿佛将对方当成了下人一般。

周围众人见状,纷纷露出了嗤笑之声。都说方家这个上门女婿木的很,今天算是亲眼见到了。

“方天一,你够了!”见她当着这么多人面用如此语气跟洛庭轩说话,方可儿终于忍不住了。虽然两人有名无实,但怎么说对方也是他名义上的丈夫。方天一如此对待,她脸上也没有光。

“方可儿,你吼谁呢?今天可是爷爷的大寿,他买个地摊货来当礼物,我说他两句怎么了?你说这个废物女婿不懂事也就算了,怎么你也不懂事啊?还是说,你根本就不重视爷爷的大寿?”见她竟然敢吼自己,方天一可不干了。他就如同炸了毛的公猫一般,大声质问起对方来。

“你……?”见他以这件事为由,来质问自己,方可儿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涨红了起来。

要不是今天她有事要忙,根本就不会让洛庭轩去买礼物。

随着委屈之感越发强烈,她的眼眶又开始泛红了。这是她自进入家门后,第二次如此了。

看到这一幕的洛庭轩,突然感觉心中一紧。自从他离开地下世界至今,这还是第二次有这种感觉。第一次,是他被要求退出苍龙组的时候。

“废物啊,赶紧将你这个破铜烂铁拿走,别和这些珍贵的礼物摆在一起!”

“这不是破铜烂铁,是青铜爵。”洛庭轩之所以会解释,是为了方可儿。

他的这句话,引起了周围众人地哄堂大笑。

“青……青铜爵?哈哈哈,你真是笑死我了!”方天一仿佛听到了什么非常可笑的事情,笑得那叫一个前仰后合。

“就你这个破铜烂铁还是什么青铜爵?你脑子没有毛病吧?”指了下面前之物,他一脸鄙夷地问道。

“哎,天一啊,别这样说,说不定人家真买了一个青铜爵呢!哈哈哈。”周围人见状,也忍不住插言讽刺道。

“这个破铜烂铁如果真是青铜爵,我就把它给吃了!”


“这个破铜烂铁如果真是青铜爵,我就把它给吃了!”又指了下一旁之物,方天一大声说出了这句话。

闻言的方可儿脸色由红转白,可能是因为过度气愤,紧握成拳的双手出现了一阵轻微的颤抖。

此刻她心中除了委屈就是恨,恨父亲给自己找了个废物丈夫,恨对方既没有能力又木讷不堪。

“这个真是青铜爵。”见众人都不相信,洛庭轩又开口说了一句。

“你说是就是啊?我看就是个破铜烂铁!”

“对,就是个破铜烂铁!”

方家人本就不待见洛庭轩,再加上方天一的父亲是公司的总裁,所以他们肯定会站在方天一这边。

一旁的方可儿,转头看向了洛庭轩。看着他那解释的模样,心中出现了一丝不忍。虽然有些恨对方,但总归是她名义上的丈夫。

看着周围人都将矛头指向了这个废物姐夫,方天一别提多高兴了。其实她的目的不在洛庭轩,而是想通过羞辱他来贬低方可儿。

“你一个吃软饭的估计也没什么钱。承认是破铜烂铁有这么难吗?何必非要要说是什么青铜爵呢?”随着他这句话出口,便转头看向了一旁的方可儿。那副模样,充满了挑衅。仿佛在对她说,方家这一代我说了算!

眼见如此,方可儿的双拳越发紧握。犹豫了片刻,便开了口。

“你们怎么知道这个就不是青铜爵?”

闻声的众人同时一愣,然后转头看向了她。

“怎么?还要做最后的挣扎吗?”见她还敢开口,方天一上前一步,紧贴着她的脸说道。由于两人的脸贴得很近,方可儿都能感觉到从他嘴中呼出的热气。

“离我远点!”一脸厌恶地说了一句,方可儿一把将他推开了。

“哎呦!恼羞成怒了啊?既然你非要找死,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老爷子见多识货,让他老人家看一下,不就知道这个东西是不是青铜爵了吗?”稳住身子的方天一,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一抹笑容。在他看来,对方就是在找死。既然对方想再丢一下人,那他很乐意成全。

“这……?”闻言的方可儿显得有些犹豫。老爷子比较重男轻女,所以才会如此。

“怎么?不敢了?那就是承认你们用一个破铜烂铁来糊弄爷爷喽?”见她沉默了,方天一转身对着众人说道。他这样做,就是想破坏对方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

他虽然受宠,但能力一般。所以就想尽办法来打压方可儿,让她永无抬头之日。只有这样,才有机会接替自己父亲的职务。

感觉到周围人那异样的目光,方可儿感觉自己已经骑虎难下了。

“好。”转头又看了眼洛庭轩,她便答应了下来。她决定相信对方一次。

“好,走!”见她答应了,方天一那上扬的嘴角已经快要鼻子上面了。此刻的他,仿佛已经看到对方被众人鄙视的模样了。

随着众人走进了餐厅,方天一快步来到了一位老者的身旁。

“爷爷,您快看看这个。”他甜甜地叫了声爷爷后,就露出了一副小孩子的模样。

眼见如此,方可儿不禁一阵反胃。对方已经二十多岁了,还在装什么小孩子。

看到他脸上的神情,老者露出了一抹溺爱之色。老者名叫方明远,是方天集团的董事长。

“这是什么?”摸了摸他的头后,便看向了面前之物。

“爷爷,这是姐夫买给您的生日礼物。我觉得就是个破铜烂铁,但他非要说是什么青铜爵。”他在开口之时,没有将废物二字带出,一副乖乖仔的模样。

听到这姐夫二字,方明远不禁皱起了眉头。转头看了一旁的洛庭轩后,便将手中之物拿起。

看到老爷子皱眉的举动,方可儿心里咯噔了一下。她知道,自己这个爷爷也看不上这个上门女婿。

“爷爷,这个……是青铜爵吗?”方可儿在开口之时显得很是小心,好像怕自己会惹怒老爷子一般。

如果这个是青铜爵,她还能挽回些面子。如果不是,那她这个人可就丢到家了。

“青铜爵?哼,你知道青铜爵值多少钱吗?就是把你卖了也买不起!这不过是个仿造的破烂而已!”听到这两个字,方明远发出了一声冷哼。紧接着,就一脸嫌弃地将手中之物,扔进了面前的盒中。

老爷子的话,仿佛晴天霹雳一般,在方可儿的耳边炸响。闻言的她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如纸。那有些摇摇欲坠的身子,仿佛风中摇曳的小草一般。

她从刚进家门就一直被刁难,原以为能够扳回一局,没想到却是丢的更加彻底。

“这个真是青铜爵,不信……。”看到方可儿那苍白的脸色,洛庭轩上前一步,准备解释一番。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方明远给打断了。

“嗯?怎么?你觉得我老眼昏花,分不清楚吗?”方明远的声音不小,其中蕴含了一丝怒意。

见老爷子动怒了,一旁的方天一别提多高兴了。老爷子越是生气,就对他越有利。

“可是……。”就在洛庭轩还想要解释什么的时候,一旁的方可儿有了动作。

只见她一步迈出,右手直接抽在了洛庭轩的脸上。这一下,又快又狠,耳光之声令在场众人同时愣住了。

“够了!爷爷说不是就不是,赶紧向爷爷道歉!”一声怒喝出口后,方可儿大声命令道。

她这一巴掌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她父亲这一脉。

老爷子不仅是方天的董事长,也掌控着方家的大局。现在她父亲这一脉势弱,如果再因为洛庭轩而惹的老爷子不高兴,那她父亲这一脉将永无出头之日。

感觉到脸上的火辣,洛庭轩的眼睛微微眯起。自从他离开极寒之地后,还没有人敢打他的脸。就在他心生愤怒的时候,突然看到方可儿那夺眶而出的泪水。

她的泪水,瞬间就浇灭了洛庭轩心中滋生而出的怒火。想到自从两人进来后,对方所遭受的一切,不禁觉得一阵自责。如果不是自己,她就不会被方天一刁难至此。

“道歉!”抹了把脸上的泪水,方可儿加大了说话的音量。

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片刻,洛庭轩慢慢转过了身子。此刻方可儿的要求,他无法拒绝。

“爷爷,对不起。”


“爷爷,对不起。”虽然心中有所不愿,但他还是低下了头。

这一刻的低头,不是为了道歉,而是为了方可儿。

“哎,我可不是你爷爷!”看到他道歉的举动,方明远一脸嫌弃地摆了下手。那副模样,好像根本就没有将对方当成孙女婿一般。

周围众人见状,纷纷开始议论了起来。

“老爷子这是心中有气啊!”

“那当然了!方亭连跟老爷子商量都没有,就直接招了婿,你说老爷子的心里能没有气吗?”

“对啊!而且因为这个上门女婿,咱们方家没少被人戳脊梁骨,老爷子有气也是应该的。”

一旁的方天一,见老爷子如果说,满脸幸灾乐祸地看着方可儿。当他看到洛庭轩时,不禁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谢谢对方。如果没有这个上门女婿,爷爷也不会对大伯一脉如此失望。

就在这时,方可儿的声音再次响起。

“诚恳点!”

为了老爷子能够消气,为了她父亲这一脉,她别无选择!

眼见她如此说,洛庭轩转过了头。原本想要拒绝的话语,在看到那流淌而下的泪水时,便又咽了回去。

看到两人的举动,老爷子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一笑。

随着洛庭轩慢慢弯下了腰,那有些低沉的话语从他嘴中说出。

“爷爷,对不起。”

人屠脊梁岂能轻弯,除非是遇到了他无法拒绝的人。

周围人见状,纷纷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对方本就在方家没有地位,现在众人就差将他当成下人看了。

“行了!我可不希望别人说我方家欺负上门女婿。今天中午的寿宴,你就别上桌了!”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方明远就有些不耐烦地挥了下手。

闻言的洛庭轩没有开口,而是慢慢直起了身子。

听到老爷子的话,方可儿快步走出了餐厅。此刻的她,已经到了极限,所以想要找个地方发泄一下。

眼见她走了出去,洛庭轩便转身跟了上去。

“谢谢爷爷。”目送着二人离开,方天一甜甜地笑了一下。

“嗯,去玩吧。”一脸宠爱地说了一句,便对他挥了下手。方明远对二人的态度,可以用天差地别来形容。

离开了餐厅的方天一,看了眼二人离开的方向后,便迈步走了过去。

此时的方可儿已经冲出了别墅。来到了一处无人的角落后,便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

虽然她很坚强,但也是一个女人。受到了委屈和排挤,也同样会不舒服会哭。

紧跟而来的洛庭轩,看到蹲在地上痛哭的她后,便放轻了脚步。

“对不起。”来到她身边,便开口道了声歉。

听到他的声音,方可儿的哭声渐渐变小。

“对不起?对不起如果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我就不应该相信你!”猛地从地上站起后,她指着洛庭轩大声呵斥道。

如果她不是相信对方,也不会输的那么惨。

“那个确实是青铜爵,至于爷爷的话……。”洛庭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她给打断了。

“好了!别说了,让我自己静一静可以吗?”

就在洛庭轩准备离开之时,一个声音突然在两人耳边响起。

“哎呦,一个人在这里哭呢啊?”

闻声的二人同时转头看了过去,映入他们眼帘的是方天一那副讨厌的嘴脸。

“方可儿啊,我之前劝过你,但是你非要一意孤行相信这个上门女婿。现在好了吧?不仅惹恼了爷爷,也把自己的脸丢尽了。如果我是你啊,早就一头撞死在这了!”方天一在开口之时,指了下一旁的墙壁。好像是在示意方可儿,旁边的墙就可以撞死。

“风凉话说够了吗?说够了,就给我滚!”方可儿本就心中有火,被对方这么一说,就有些压制不住了。

“哎呦呦,生气了啊?那就继续在这哭吧!”听到对方的滚字,方天一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露出了笑容。刚准备离开,就看到了面前的洛庭轩。

不知想到了什么的他,嘴角上扬了一下之后,就迈步走了过去。

“其实那个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都无所谓。因为你我在老爷子心里的地位不同,爷爷怎么可能为了你这个吃软饭的而让我脸上无光呢?”来到洛庭轩面前,他故意说出了这番话。为的就是气一下面前这个上门女婿。

话音一落,便直接大笑地离开了。

目送着他离开,洛庭轩的眼睛微眯了一下。对方的举动,令他的心底产生出了一丝杀意。

一个小时后,方家寿宴开席了。

餐厅内共摆了十桌,每桌大小不同,按照身份排座。

主桌上座的除了方明远和各个集团的大佬之外,还有方天一和他的父亲方伟。方可儿的父亲最近在国外谈生意,所以无法回来参加老爷子的寿宴。

原本以方天一的身份,是无法坐在主桌的。但因为方亭不在,所以他就被老爷子叫了过去。

坐在主桌上的他,感觉到了方可儿的目光后,脸上出现了一抹得意之色。仿佛是在向她炫耀一般。

此时的众人已经全部落座,除了下人之外,也就只剩下洛庭轩一人还在站着。他站在方可儿身后,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一般。

其他方家人也没有去看他,仿佛对方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下人一般。

眼见只剩下一个菜没有上,老爷子身边一名中年男子突然开口了。

“嗯?这是……?”这名男子名叫胡森,是胡一集团的董事长。

闻言的方明远转过了头。见他一直在看着那个爵,不禁皱了下眉头。

“这是我家那个上门女婿送的,一个仿品而已。”他在说到上门女婿这四个字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厌恶。

“我可以看看吗?”一番观察之后,胡森转过了头。

“胡董您……?”见他竟然对这个仿品感兴趣,方明远明显愣了一下。

见他没有拒绝,胡森就起身走了过去。从盒中拿起后,便仔细观察了起来。

周围众人见状,不禁都露出了好奇之色。尤其是方天一,他那个脖子伸的很长。

见他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型设备,方明远便起身走了过去。

“胡董,这个仿品有什么问题吗?”他这句话开口后,厅内众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胡森的身上。

远处餐桌的方可儿,以为又出现了什么问题,不禁有些紧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