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橙子文学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全部小说 > 美文同人 > 温教授,你家的小作精她甜又野

第3章 婉拒了哈

发表时间: 2024-03-04

简安然出门前特地在某个以男性用户居多的体育软件上发帖:男生最讨厌的女生类型。
底下的高赞评论之一就是——
男女关系混乱的女生。
谈过很多男朋友,这应该怕了吧?
谁知道对面的人还是一贯的不动声色,“Jane女士结婚前的关系我无权干涉。”
这也行?简安然头脑快速风暴了一遍,目测对方这身形条件,身边不应该是美女如云前仆后继?
哪还轮得到自己来挑挑拣拣,该不会是有什么隐疾来骗婚的吧?
“您好,您的全熟菲力牛排。”服务生端着牛排放在温思衡面前。
简安然没忍住笑出了声,温文尔雅的海归博士来西餐厅,对着菜单一阵沉思,最后点了个全熟的牛排。
她本来还以为对方会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熟练地点个五分熟再配上一杯红酒。
“Jane女士笑什么?”等服务生走后,温思衡问道。
没有回答他的疑问,简安然微微往前靠了一下,缓缓向前伸出没有掉甲片的左手,指尖若有若无地轻触对方的手背。
“天快黑了要不要一起去喝酒?”
她立志要把自己立的人设贯彻到底。
“不好意思啊,我开车。”他正色道,随后还补充了一句,“如果你想喝的话,请自便。”
彻头彻尾无可挑剔的礼貌。
简安然一时无语,这是什么油盐不进的耿直男?
她锲而不舍,这次一下子把手覆上对方的整个手背,轻轻地来回摩挲,眯着眼道:“我只想去你家和你一起喝。”
“好的。”对方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吃完饭温思衡就叫来了服务生买单,二人一走出餐厅的大门,热浪袭来,简安然的额头差点就要开始冒汗了。
“Jane女士不热吗?”温思衡问道。
“不好意思啊,”她拨弄了一下今天特地烫的大波浪卷头发,“我没有来这种场合的衣服。”
言下之意,她的衣服全都是这样的夜店风。
会来相亲寻找稳定感情的人,应该不会希望自己的结婚对象是个夜店咖吧?
“滴滴——”一辆银色跑车停了二人面前,泊车员下车把钥匙交给了温思衡。
温思衡走到副驾打开车门看着她,简安然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坐了进去。
这是要去哪?真要带头一回见面的女生回家?
车开出去好一会了,她正犹豫着怎么开口,一抬头就看到马路对面的H酒店。
不出所料,温思衡掉了个头,车稳稳地停在了H酒店的大堂门口。
他下车给副驾的简安然开门,转身就把钥匙递给走上前的泊车员。
简安然的腿控制不住地抖着,紧张到大脑一片空白,恍惚间感觉到主驾的座位好像空了,声音从遥远的天边传来,甚至不记得自己的如何下的车。
她颤颤巍巍地跟在他后面,温思衡径直走过前台,直接去前面按了电梯。
这是都开好房了?
一进电梯,温思衡就熟练地按了楼层,等电梯门自己关上。
简安然:不行!我要鼓起勇气!
当她正想伸手按电梯的开门键时,眼角余光瞥到温思衡刚刚按的楼层。
——49层,行政酒廊
原来还真是带她来喝酒了。
“怎么了?”温思衡问道。
简安然讪讪地把手缩了回来,尴尬地笑了一下,“没事。”
“我刚回国,家里还没收好,目前住在酒店里。”温思衡解释道。
简安然机械地点了点头,电梯快速地上行,耳内感受到了气压的变化,咽了一下口水。
抬头偷偷看着对方,自己168的身高只到对方的肩头,他的比例极好,颀长挺拔,目测得有185以上吧。
尤其是这身白t黑裤,从容地矗立在狭窄的电梯里,染了墨的眸底深邃幽远,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简安然一直到了现在才敢偷偷看他。
“有什么想问的吗?”磁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简安然蹙然抬头,和来自顶上的目光四目相对,故作镇静地说道:“没有。”
“我以为你一直看我,是有什么好奇的地方。”温思衡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没有偷看我,怎么知道我一直看着你?”她故作高傲,双手环抱在胸前,抬着下巴说道。
对方没有回答,指了指前方,顺着他手指方向看过去——
镜面的电梯门。
这该死的酒店,非得做成镜面的电梯门?简安然默默地骂道。
刚才她从一进电梯就只死死盯着按钮的面板,根本没有心思注意这些。
“叮——”地一声,电梯门开启,一个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就领着他们到窗边就坐。
本来简安然这一身衣服在校门口的西餐厅确实略显浮夸,但是到了行政酒廊的窗边,通顶的玻璃幕墙透着外面城市灯火的流光溢彩,昏黄的顶灯照着她的烈焰红唇,媚而欲,双眸荡漾着暧昧。
在旁人看来,他们像是豹纹成熟大姐姐诱拐不懂人事的书生小白脸来喝酒。
“Jane女士喝点什么?”温思衡低头翻着菜单。
喝什么?简安然从来没有喝过酒,或者是说,没有正经地喝过酒。
大一刚开学的时候宁贝贝带她去校门口的烧烤店喝过一罐啤酒,又苦又涩,搞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喜欢。
“Surpriseme.”她的声音拖到快滴出水来,一旁的服务生打了个寒颤。
温思衡好像都已经习惯了似的,抬头见怪不怪地看她一眼,就把菜单递给服务生。
“帮我调两杯玛格丽特,一杯多加冰,谢谢。”
身着燕尾服的服务生把酒端来,温思衡酒把满满都是冰块的那杯酒递到她面前,她心一横,强忍着喉咙的灼热硬是把整杯酒都喝完了。
“Jane女士,方便给我留个微信吗?”
搞什么?难不成他还想继续联系?
“我不用微信。”简安然回绝。
“那就给我留个手机号码吧。”
“我没有手机。”说完这句话她自己也觉得有些离谱,抬眼偷看对方的反应。
“看来我们在某些方面还是有一致的看法的。”对方似笑非笑地说着。
“什么?”简安然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既然如此我就送你回去吧,麻烦你把住址告诉我吧。”温思衡起身伸出手想扶她起来,简安然绕过他的手自己起身。
从对方的神色里找不到丝毫情绪的变化,他随即将手放了下来。
“我自己打车回去,你喝酒了没法开车吧。”简安然转身朝电梯口走去。
“对了,”温思衡突然开口,“我们先对一下回去要怎么和家里人交代吧。”
简安然想了想,烈焰红唇张合着,“你就说,我婉拒了哈。”
陕ICP备2022011731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