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橙子文学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全部小说 > 美文同人 > 温教授,你家的小作精她甜又野

第1章 同城热搜

发表时间: 2024-03-04

“震惊!L大教授和女大学生酒店深夜私会!”
微博上的娱乐小报每天都写一些夺人眼球的标题来骗点击率,因此这则新闻最开始由【今日洛江】这个账号发出来时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
但到了当天晚上,这条匪夷所思的微博竟一下冲上了同城热搜榜第一位,引来了一群吃瓜群众在底下跟帖。
【L大?那不就是我们学校吗?[惊讶]】
【谁啊谁啊?蹲一下是哪个系的[吃瓜]】
【不是吧!我的绩点刷得这么辛苦,有人两腿一张就好了?![发怒]】
起初简安然并没有把这条热搜太当回事,同城新闻向来没有什么热度,但随着事情的发酵,她的心开始隐隐地不安,她低估了大家对于发生在身边的隐藏大瓜的好奇心。
这条微博的指向性很强,洛江市当地只有一所L开头的大学——洛江大学。
热搜的影响范围之广,传播速度极快,洛大的行政部门连夜成立专案小组调查,第一时间在各大公众平台辟谣。
简安然的心怦怦直跳,手心冒出细密的冷汗,躲在被窝里快速浏览着实时的帖子。
大多都说得不太好听。
双眼紧张不安地随着屏幕上下浏览,她的双手微微颤抖,不出意外的话今晚必是一夜无眠。
情急之下她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搜索——
【学生和老师发生关系被发现怎么办?】
底下的回复说得一条比一条严重,有的说学生要被记大过停学,有的说老师要被开除,从此在学术界难以立足。
唯一能确定的是:这是学术不端,后果很严重。
有些欲哭无泪,简安然回顾自己二十几年来有且仅有的一次一夜欢情,本想当作秘密永远藏在心里。
她家就在洛江市本地,那个周末刚和家里吵了一架出来,起因是爸妈再次给她安排了一个相亲对象。
前不久她才刚搞黄了一个。
这学期简安然刚升大四,甚至实习都还没有着落,家里面就急急忙忙给她安排相亲。
和家里吵了大半个月无果,拗不过的她只好硬着头皮去把亲相了。
没想到好不容易拒了一个,下一个就被父母无缝衔接提上日程,她终于忍不住摔门出来,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
回学校的路上路过一家清吧,简安然犹豫再三还是小心地推门进去。
门上的铃铛“哐当”一响,一股果香扑面而来。简安然东张西望,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不免有些紧张。
环顾四周后发现清吧里大多都是三五成群的相对坐着,吧台上零星几个独饮的人。
没有人注意到门口双手紧抓着单肩挎包包带的她。
松了一口气,她谨慎地迈开步子径直走向吧台。“一杯大都会,谢谢。”
“麻烦多加冰。”简安然又补了一句。
在来之前她没做过多少功课,只隐约记得某部美剧的女主在酒吧里自信洒脱地对着酒保点大都会的样子。
从前对酒一无所知的她,今晚极其渴望能够借助酒精暂时性回避生活的一团乱麻。
杯酒下肚,她的脑袋逐渐有些昏沉。
“hitmeagain.”美剧里都是这样说的,酒保过来又给她添了一杯。
三四个座椅开外就坐着一个独饮的男生,简安然一坐下就注意到他了。
清吧里坐满了下班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小憩一杯的人,这里的顾客大多都穿着平常舒适的衣服。
简安然频频瞥过头去偷看吧台另一边的男人,倒不是因为他的白衬衣黑西裤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而是从她坐下来开始,就看着他拿着酒杯闷头一杯又一杯地喝。
她顿时就有种在健身房上了30分钟跑步机后,看见旁边的人还没停下来自己也不肯服输的感觉。
跟着这个低垂着眼眸,看不清正脸的陌生人喝了五六杯下肚,简安然终于再也喝不下了,脚一落地就好像踩在了海绵垫上。
不知道是不是来自酒精的奇妙作用,INFJ的她竟然一路摇摇晃晃走到男子身边,把手肘搭在他的肩头。
“帅哥,和我结婚吗?”
她开合的双唇紧贴着男人的耳廓,酒精上头的暧昧娇腻声音窜进对方的耳里。
男人回过头来的一瞬间,她的酒就醒了大半。
这就是她前几天搞黄的那个相亲对象。
一时她的脸颊泛起了不正常的红晕,一路从双颊红到了耳尖,像染了一层下一秒就要挤出来汁来的番茄。
微醺间她竟不知自己的手是缩回来好,还是熊着胆子继续搭他的肩头上。
对方没有说话,简安然对上他漆黑的眼眸,好像一下掉进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大洋深处,内心翻涌起一股铺天盖地的骇浪。
手刚想缩回来就被对方抓住了,强有力地箍着她的手腕不愿松开。
“你不是不喜欢我吗?”低醇的声音慵懒地落在简安然的耳边,像顺流而下的溪涧一字一句敲打在她的心上。
简安然上下唇一张一合,喉咙却好像被封住,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陪我喝一杯吧。”他起身把她的酒杯挪了过来。
“大都会?品味不错。”男人垂眼笑道,嘴角勾起了一弯好看的弧度。
“这你都看得出来?”简安然有些意外,这得是什么品酒大师的级别。
“那倒不是,”他晃了晃手中的杯威士忌杯,“刚刚听到了。”
原来从她一进来,他也注意到了她。
和男人一直喝到了酒吧打烊才从店里出来,对方再三询问给她送回哪里。
不知是不是酒精使然,她竟虎着胆子唆使对方一起去开房。
只当她是暂时不想回家面对家人的旁敲侧问和步步紧逼,相亲黄了的他很是能理解这样为难的处境。
开完房间就把她放下,刚一转身打算离开,男人的脖子一沉,浅浅蒙上一层粉色调的手臂从后面紧紧地攀住。
温思衡微微拧起了眉头,她一点也不适合喝酒。
“干嘛?拒绝你一次就生气了?”软糯糯的声音咬着他的耳朵,挠得他心底痒痒的,简安然往他的后背蹭了蹭。
“这样不合适。”他的声音淡淡地,尾音有些沉,似乎在隐忍着腹中几欲翻滚出的火苗。
“怎么不合适?你现在走了才是不合......”
话音未落,男人转身把她推倒在床上,简安然脑袋两边的床垫一陷,对方双手撑着身体直勾勾地盯着她。
简安然胆怯地躲闪对方好像一下子要把她生吞掉的炙热目光,胸口快速地起伏。
酒店房间内的地灯透过灯罩散出暖色朦胧的光,某种从心头涌起的不受控情绪蠢蠢欲动。
暧昧下第一次将自己全身心交给另一个人,简安然连续几日的低落情绪好像找到了宣泄口,在对方下一下又一下的猛烈攻势中消失殆尽。
陕ICP备2022011731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