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美文同人 > 温教授,你家的小作精她甜又野

温教授,你家的小作精她甜又野

佚名 著

美文同人连载

【又甜又野大学生VS白切黑海归教授】新闻头条:某大学教授……简安然躲在被窝瑟瑟发抖害怕处分,温思衡连夜带上户口本堵住悠悠之口。“走,去民政局。”......本科常年垫底的简安然还没毕业就被迫相亲,婉拒对方后发现竟是自己的新导师,自己成了自己的师娘?温思衡读博归来就决定和相亲遇到的第一个女孩结婚,理由是:“再相亲下去,影响我科研的进度。”......第一天回高校上课的...

主角:   更新:2023-08-08 06: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温教授,你家的小作精她甜又野》,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又甜又野大学生VS白切黑海归教授】新闻头条:某大学教授……简安然躲在被窝瑟瑟发抖害怕处分,温思衡连夜带上户口本堵住悠悠之口。“走,去民政局。”......本科常年垫底的简安然还没毕业就被迫相亲,婉拒对方后发现竟是自己的新导师,自己成了自己的师娘?温思衡读博归来就决定和相亲遇到的第一个女孩结婚,理由是:“再相亲下去,影响我科研的进度。”......第一天回高校上课的...

《温教授,你家的小作精她甜又野》精彩片段


“震惊!L大教授和女大学生酒店深夜私会!”
微博上的娱乐小报每天都写一些夺人眼球的标题来骗点击率,因此这则新闻最开始由【今日洛江】这个账号发出来时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
但到了当天晚上,这条匪夷所思的微博竟一下冲上了同城热搜榜第一位,引来了一群吃瓜群众在底下跟帖。
【L大?那不就是我们学校吗?[惊讶]】
【谁啊谁啊?蹲一下是哪个系的[吃瓜]】
【不是吧!我的绩点刷得这么辛苦,有人两腿一张就好了?![发怒]】
起初简安然并没有把这条热搜太当回事,同城新闻向来没有什么热度,但随着事情的发酵,她的心开始隐隐地不安,她低估了大家对于发生在身边的隐藏大瓜的好奇心。
这条微博的指向性很强,洛江市当地只有一所L开头的大学——洛江大学。
热搜的影响范围之广,传播速度极快,洛大的行政部门连夜成立专案小组调查,第一时间在各大公众平台辟谣。
简安然的心怦怦直跳,手心冒出细密的冷汗,躲在被窝里快速浏览着实时的帖子。
大多都说得不太好听。
双眼紧张不安地随着屏幕上下浏览,她的双手微微颤抖,不出意外的话今晚必是一夜无眠。
情急之下她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搜索——
【学生和老师发生关系被发现怎么办?】
底下的回复说得一条比一条严重,有的说学生要被记大过停学,有的说老师要被开除,从此在学术界难以立足。
唯一能确定的是:这是学术不端,后果很严重。
有些欲哭无泪,简安然回顾自己二十几年来有且仅有的一次一夜欢情,本想当作秘密永远藏在心里。
她家就在洛江市本地,那个周末刚和家里吵了一架出来,起因是爸妈再次给她安排了一个相亲对象。
前不久她才刚搞黄了一个。
这学期简安然刚升大四,甚至实习都还没有着落,家里面就急急忙忙给她安排相亲。
和家里吵了大半个月无果,拗不过的她只好硬着头皮去把亲相了。
没想到好不容易拒了一个,下一个就被父母无缝衔接提上日程,她终于忍不住摔门出来,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
回学校的路上路过一家清吧,简安然犹豫再三还是小心地推门进去。
门上的铃铛“哐当”一响,一股果香扑面而来。简安然东张西望,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不免有些紧张。
环顾四周后发现清吧里大多都是三五成群的相对坐着,吧台上零星几个独饮的人。
没有人注意到门口双手紧抓着单肩挎包包带的她。
松了一口气,她谨慎地迈开步子径直走向吧台。“一杯大都会,谢谢。”
“麻烦多加冰。”简安然又补了一句。
在来之前她没做过多少功课,只隐约记得某部美剧的女主在酒吧里自信洒脱地对着酒保点大都会的样子。
从前对酒一无所知的她,今晚极其渴望能够借助酒精暂时性回避生活的一团乱麻。
杯酒下肚,她的脑袋逐渐有些昏沉。
“hitmeagain.”美剧里都是这样说的,酒保过来又给她添了一杯。
三四个座椅开外就坐着一个独饮的男生,简安然一坐下就注意到他了。
清吧里坐满了下班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小憩一杯的人,这里的顾客大多都穿着平常舒适的衣服。
简安然频频瞥过头去偷看吧台另一边的男人,倒不是因为他的白衬衣黑西裤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而是从她坐下来开始,就看着他拿着酒杯闷头一杯又一杯地喝。
她顿时就有种在健身房上了30分钟跑步机后,看见旁边的人还没停下来自己也不肯服输的感觉。
跟着这个低垂着眼眸,看不清正脸的陌生人喝了五六杯下肚,简安然终于再也喝不下了,脚一落地就好像踩在了海绵垫上。
不知道是不是来自酒精的奇妙作用,INFJ的她竟然一路摇摇晃晃走到男子身边,把手肘搭在他的肩头。
“帅哥,和我结婚吗?”
她开合的双唇紧贴着男人的耳廓,酒精上头的暧昧娇腻声音窜进对方的耳里。
男人回过头来的一瞬间,她的酒就醒了大半。
这就是她前几天搞黄的那个相亲对象。
一时她的脸颊泛起了不正常的红晕,一路从双颊红到了耳尖,像染了一层下一秒就要挤出来汁来的番茄。
微醺间她竟不知自己的手是缩回来好,还是熊着胆子继续搭他的肩头上。
对方没有说话,简安然对上他漆黑的眼眸,好像一下掉进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大洋深处,内心翻涌起一股铺天盖地的骇浪。
手刚想缩回来就被对方抓住了,强有力地箍着她的手腕不愿松开。
“你不是不喜欢我吗?”低醇的声音慵懒地落在简安然的耳边,像顺流而下的溪涧一字一句敲打在她的心上。
简安然上下唇一张一合,喉咙却好像被封住,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陪我喝一杯吧。”他起身把她的酒杯挪了过来。
“大都会?品味不错。”男人垂眼笑道,嘴角勾起了一弯好看的弧度。
“这你都看得出来?”简安然有些意外,这得是什么品酒大师的级别。
“那倒不是,”他晃了晃手中的杯威士忌杯,“刚刚听到了。”
原来从她一进来,他也注意到了她。
和男人一直喝到了酒吧打烊才从店里出来,对方再三询问给她送回哪里。
不知是不是酒精使然,她竟虎着胆子唆使对方一起去开房。
只当她是暂时不想回家面对家人的旁敲侧问和步步紧逼,相亲黄了的他很是能理解这样为难的处境。
开完房间就把她放下,刚一转身打算离开,男人的脖子一沉,浅浅蒙上一层粉色调的手臂从后面紧紧地攀住。
温思衡微微拧起了眉头,她一点也不适合喝酒。
“干嘛?拒绝你一次就生气了?”软糯糯的声音咬着他的耳朵,挠得他心底痒痒的,简安然往他的后背蹭了蹭。
“这样不合适。”他的声音淡淡地,尾音有些沉,似乎在隐忍着腹中几欲翻滚出的火苗。
“怎么不合适?你现在走了才是不合......”
话音未落,男人转身把她推倒在床上,简安然脑袋两边的床垫一陷,对方双手撑着身体直勾勾地盯着她。
简安然胆怯地躲闪对方好像一下子要把她生吞掉的炙热目光,胸口快速地起伏。
酒店房间内的地灯透过灯罩散出暖色朦胧的光,某种从心头涌起的不受控情绪蠢蠢欲动。
暧昧下第一次将自己全身心交给另一个人,简安然连续几日的低落情绪好像找到了宣泄口,在对方下一下又一下的猛烈攻势中消失殆尽。


清晨的阳光还不是很刺眼,透过落地窗折射在纯白的床单上,暖洋洋一片。
简安然迷糊地睁开眼睛,贲张的胸肌差点贴到自己的脸上来,下意识一摸,身上寸丝不挂,脑袋中一团囫囵,伸手一摸脸颊还微微发热。
环顾四周,洒落一地的衣服,挂在落地灯上的内衣,还有眼前坦诚相见的男人,此情此景已经可以充分说明了昨晚发生过什么。
努力将断断续续的记忆拼凑起来,简安然的脸颊蓦地涌上两片不正常的红晕,一路从双颊蔓延到耳尖。
身旁一丝不挂的男人唇瓣微张,规律起伏的胸口上残留着的星星点点痕迹提醒着她昨夜忘我的炽烈。
另一边的床头柜上,她的手机已经震动了一个早上了。
简安然双手撑着整个身体横跨过身边的男人,手掌与床垫的支点处下陷,她屏息凝气地瞄了一下身下。
还好,他的胸口平稳地起伏着,紧闭的双眼上,长长的睫毛在眼下落了一片扇形阴影。
她蹑手蹑脚地拿起手机,手机震动了一会儿就停了,屏幕一闪,底下有二十条未读消息。
【宝贝,要回来了吗?寝室还给你留着灯哦】
【还在外面吗?帮我带个夜宵吧,饿死我了】
【这么晚了还不回来?快到门禁的点了】
【简大小姐,你去哪了?夜不归宿?】
真是头疼,要怎么和舍友宁贝贝解释自己彻夜不归?要是直接和她说自己昨晚和一个见过第二次面的男人开房,怕不是要惊掉她的下巴。
“嗯......”缩回来的时候简安然没忍住哼出了声,腰酸得像昨天刚跑完八百米。
身侧的枕头沙沙作响,她一低头就对上男人惺忪的双眸。
“抱歉,吵醒你了,刚刚手机响了。”她强装镇定地说道。
回完消息后按了一下锁屏键,黑屏的一瞬间透过光亮的屏幕看见身后的男子正撑着脑袋,半躺在床上盯着她看,他的脸型如雕刻般精致,冷峻的眉眼一低就能看见纤长卷翘的睫毛。
简安然不敢大口喘气,紧紧抓住被子的双手,手心微微湿润,她把半张脸埋进被子里,眼睛直直盯着天花板。
糟糕糟糕,说点什么好?昨天是酒壮怂人胆吗?
她从头到尾回忆了两遍,哪一遍自己都是始作俑者。
“吃点什么吗?我点个客房服务吧。”他的眼底如蒙上一层薄雾般朦胧,嘴角轻轻勾起一弯弧度。
看着他略显凌乱的头发,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昨晚手指一次又一次穿过他发丝的情景,还有残留在指尖的淡淡木调香。
温思衡站了起来,随手抓了一条浴巾裹在腰间,低头看见眼前的女人突然慌乱地起身抓起手机,正在快速地划着屏幕。
“你在找什么?”
“找药。”
简安然头也没抬,打开跑腿软件开始找附近的药房,这是什么酒店来着?
“不必。”温思衡走到书桌前坐下,漫不经心地浏览着桌上的菜单。
“谁跟你不必?你负责?”简安然心底蓦地涌起一股无名火,没好气地说道,出了意外吃苦的又不是男人,就可以这样不负责?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谁要你负责。”
温思衡起身走到她的面前,阳光被他高大颀长的身躯挡住,视线范围内只能看见他紧实的腹肌。
算了,好歹这是一个懂得身材管理的帅哥,自己横竖不算吃亏。
他俯身指了指床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床头边上有一个瘪了一半的蓝色包装盒。
“果然,随身带着一大包这玩意,肯定不是什么好人。”简安然在心里偷偷骂道。
对方好像看出了她心思似的,拿起蓝色盒子在简安然面前晃了晃。
“昨晚还是你打电话问前台要的,忘了?”
耳根红得发烫,简安然讷讷地说不出来话来,下意识紧紧地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看看吧,吃点什么再走。”温思衡递过来一本菜单。
简安然摇摇头,将菜单推走。
她裹着被子爬起来,一路捡着掉在地毯上的衣服小跑到浴室,冷水打在脸上时她才瞬间清醒。
待会要说些什么?
昨晚纯属失误,日后桥归桥路归路?
说起来自己和温思衡是在家里安排的相亲中认识的,来相亲的人目的十分统一,就是看对眼后一同步入婚姻的殿堂。
有没有搞错,她今年才22岁。
她就是一点也不想步入婚姻的殿堂才搞黄那次相亲的。
那天约好十二点和对方在学校附近的西餐厅相亲,简安然特地回宿舍换了衣服才出门。
35度的天她穿了件豹纹皮袄小外套加超短小黑裙,渔网黑丝袜配一双油亮的长筒靴,一抹烈焰红唇,手里还拿着个镶满水钻的钱包。
简安然答应请宁贝贝进城去吃顿好的,这才托她从他们话剧社“借”来这套衣服。
反正负责服装后勤的同学对此事是不知情的。
一路上路过的同学纷纷侧目,这是来上学的,还是来上班的?
相亲她是拒绝不了的,但是看到她这番打扮,对方大概会知难而退了吧。
“你好,我是温思衡,请问怎么称呼您?”对方穿着西装赴约,文质彬彬。
简安然一看到对方是个帅哥就后悔了,自己应该穿点正常的衣服来的。
不过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不行!再帅的帅哥也不能强迫自己英年早婚!
简安然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
“要冷静!要冷静!我是自立自强新时代女青年!”
“Mr.温是吧?”简安然挤出一副轻浮的笑容。
“听说你是从国外回来的,那就叫我Jane吧。”
对方迟疑了一会,还是礼貌地伸出手:“Jane女士你好。”
简安然笑着伸出右手,五个手指戴了六个戒指,满手的戒指在阳光下反着光,大红色的指甲油格外抢眼。
二人入座之后,简安然正翻着菜单呢,就感受到来自对面的炙热目光。
面前的西装三好青年死死地盯着简安然。
怎么搞的?他在看什么?这么浮夸的女人也爱?
简安然没好气地问:“看什么?”
对方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道:“Jane女士,你的指甲掉了。”
猝然低头,大拇指贴的红色甲片就掉在桌上,十分抢眼。
粉底应该厚到看不出此时脸上泛起的红晕,她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把甲片塞进包里。
这个宁贝贝果然不靠谱!出门前才贴的怎么这么一小会儿就掉了?
简安然挺直身板,努力维持着轻浮的人设,随即淡定地莞尔一笑:“都说美甲如衣服,我的美甲都要一日一换的。”
“我这个人呢,比较喜新厌旧,Mr.温应该不介意我以前谈过的男朋友比较多吧?”


简安然出门前特地在某个以男性用户居多的体育软件上发帖:男生最讨厌的女生类型。
底下的高赞评论之一就是——
男女关系混乱的女生。
谈过很多男朋友,这应该怕了吧?
谁知道对面的人还是一贯的不动声色,“Jane女士结婚前的关系我无权干涉。”
这也行?简安然头脑快速风暴了一遍,目测对方这身形条件,身边不应该是美女如云前仆后继?
哪还轮得到自己来挑挑拣拣,该不会是有什么隐疾来骗婚的吧?
“您好,您的全熟菲力牛排。”服务生端着牛排放在温思衡面前。
简安然没忍住笑出了声,温文尔雅的海归博士来西餐厅,对着菜单一阵沉思,最后点了个全熟的牛排。
她本来还以为对方会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熟练地点个五分熟再配上一杯红酒。
“Jane女士笑什么?”等服务生走后,温思衡问道。
没有回答他的疑问,简安然微微往前靠了一下,缓缓向前伸出没有掉甲片的左手,指尖若有若无地轻触对方的手背。
“天快黑了要不要一起去喝酒?”
她立志要把自己立的人设贯彻到底。
“不好意思啊,我开车。”他正色道,随后还补充了一句,“如果你想喝的话,请自便。”
彻头彻尾无可挑剔的礼貌。
简安然一时无语,这是什么油盐不进的耿直男?
她锲而不舍,这次一下子把手覆上对方的整个手背,轻轻地来回摩挲,眯着眼道:“我只想去你家和你一起喝。”
“好的。”对方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吃完饭温思衡就叫来了服务生买单,二人一走出餐厅的大门,热浪袭来,简安然的额头差点就要开始冒汗了。
“Jane女士不热吗?”温思衡问道。
“不好意思啊,”她拨弄了一下今天特地烫的大波浪卷头发,“我没有来这种场合的衣服。”
言下之意,她的衣服全都是这样的夜店风。
会来相亲寻找稳定感情的人,应该不会希望自己的结婚对象是个夜店咖吧?
“滴滴——”一辆银色跑车停了二人面前,泊车员下车把钥匙交给了温思衡。
温思衡走到副驾打开车门看着她,简安然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坐了进去。
这是要去哪?真要带头一回见面的女生回家?
车开出去好一会了,她正犹豫着怎么开口,一抬头就看到马路对面的H酒店。
不出所料,温思衡掉了个头,车稳稳地停在了H酒店的大堂门口。
他下车给副驾的简安然开门,转身就把钥匙递给走上前的泊车员。
简安然的腿控制不住地抖着,紧张到大脑一片空白,恍惚间感觉到主驾的座位好像空了,声音从遥远的天边传来,甚至不记得自己的如何下的车。
她颤颤巍巍地跟在他后面,温思衡径直走过前台,直接去前面按了电梯。
这是都开好房了?
一进电梯,温思衡就熟练地按了楼层,等电梯门自己关上。
简安然:不行!我要鼓起勇气!
当她正想伸手按电梯的开门键时,眼角余光瞥到温思衡刚刚按的楼层。
——49层,行政酒廊
原来还真是带她来喝酒了。
“怎么了?”温思衡问道。
简安然讪讪地把手缩了回来,尴尬地笑了一下,“没事。”
“我刚回国,家里还没收好,目前住在酒店里。”温思衡解释道。
简安然机械地点了点头,电梯快速地上行,耳内感受到了气压的变化,咽了一下口水。
抬头偷偷看着对方,自己168的身高只到对方的肩头,他的比例极好,颀长挺拔,目测得有185以上吧。
尤其是这身白t黑裤,从容地矗立在狭窄的电梯里,染了墨的眸底深邃幽远,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简安然一直到了现在才敢偷偷看他。
“有什么想问的吗?”磁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简安然蹙然抬头,和来自顶上的目光四目相对,故作镇静地说道:“没有。”
“我以为你一直看我,是有什么好奇的地方。”温思衡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没有偷看我,怎么知道我一直看着你?”她故作高傲,双手环抱在胸前,抬着下巴说道。
对方没有回答,指了指前方,顺着他手指方向看过去——
镜面的电梯门。
这该死的酒店,非得做成镜面的电梯门?简安然默默地骂道。
刚才她从一进电梯就只死死盯着按钮的面板,根本没有心思注意这些。
“叮——”地一声,电梯门开启,一个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就领着他们到窗边就坐。
本来简安然这一身衣服在校门口的西餐厅确实略显浮夸,但是到了行政酒廊的窗边,通顶的玻璃幕墙透着外面城市灯火的流光溢彩,昏黄的顶灯照着她的烈焰红唇,媚而欲,双眸荡漾着暧昧。
在旁人看来,他们像是豹纹成熟大姐姐诱拐不懂人事的书生小白脸来喝酒。
“Jane女士喝点什么?”温思衡低头翻着菜单。
喝什么?简安然从来没有喝过酒,或者是说,没有正经地喝过酒。
大一刚开学的时候宁贝贝带她去校门口的烧烤店喝过一罐啤酒,又苦又涩,搞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喜欢。
“Surpriseme.”她的声音拖到快滴出水来,一旁的服务生打了个寒颤。
温思衡好像都已经习惯了似的,抬头见怪不怪地看她一眼,就把菜单递给服务生。
“帮我调两杯玛格丽特,一杯多加冰,谢谢。”
身着燕尾服的服务生把酒端来,温思衡酒把满满都是冰块的那杯酒递到她面前,她心一横,强忍着喉咙的灼热硬是把整杯酒都喝完了。
“Jane女士,方便给我留个微信吗?”
搞什么?难不成他还想继续联系?
“我不用微信。”简安然回绝。
“那就给我留个手机号码吧。”
“我没有手机。”说完这句话她自己也觉得有些离谱,抬眼偷看对方的反应。
“看来我们在某些方面还是有一致的看法的。”对方似笑非笑地说着。
“什么?”简安然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既然如此我就送你回去吧,麻烦你把住址告诉我吧。”温思衡起身伸出手想扶她起来,简安然绕过他的手自己起身。
从对方的神色里找不到丝毫情绪的变化,他随即将手放了下来。
“我自己打车回去,你喝酒了没法开车吧。”简安然转身朝电梯口走去。
“对了,”温思衡突然开口,“我们先对一下回去要怎么和家里人交代吧。”
简安然想了想,烈焰红唇张合着,“你就说,我婉拒了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