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战神上将

战神上将

江南烟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飞为了家国,戎马一生,如今得胜归来;得知等候他多年的妻子,竟被逼着改嫁,这他怎会不反抗。多少年来他为报血海深仇坚持着,为了等候他的妻子亲人们努力着,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完成心愿,给妻子一个安稳无忧的未来。如今他回来了,也是时候实现这一切了。

主角:叶飞,云彩麟   更新:2022-07-15 21: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飞,云彩麟 的女频言情小说《战神上将》,由网络作家“江南烟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飞为了家国,戎马一生,如今得胜归来;得知等候他多年的妻子,竟被逼着改嫁,这他怎会不反抗。多少年来他为报血海深仇坚持着,为了等候他的妻子亲人们努力着,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完成心愿,给妻子一个安稳无忧的未来。如今他回来了,也是时候实现这一切了。

《战神上将》精彩片段

“上将,我们已经查清,大嫂的近况,她被逼今天要嫁给云州黄家大少!”

听到阔别六年妻子的消息,叶飞伟岸身形一震,“毒牙,立刻给我黄家所有资料!”

橄榄色的军用摩托上,坐着一位身材妖娆,模样冷艳的独眼军装女骑手。

她顿时觉得四周空气都下降了几度,一股森寒冰冷的杀气,从上将叶飞身上弥漫开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是上将,请给我三分钟!”

她就是暗夜中亡魂收割者,令无数敌军统帅闻风丧胆的毒牙。

但此刻,羁傲不逊,杀人如麻的毒牙却对面前男子言听计从,不敢违背分毫。

只因为这人是他们的上将叶飞。

六年前身负重伤的叶飞前往北疆从军时,还只是个普通小兵。

不到一年,叶飞杀伐果断,智谋过人,加上他一身神鬼莫测的医术,和惊天动地的武功,将曾经的一群散兵游勇打造成了铁血部队。

凭借这些班底,他多次代表国家参加反恐行动,并建功无数。

就连恐怖分子听到他的名字也会觉得胆寒,之后又多次参加了世界性的军事行动。

最高领导人亲自认命叶飞为华国最年轻的上将!

而获得这个军衔的,整个华国加上他只有5人。

在边疆,叶飞的一道军令,甚至比邻国的政令都好使。

然而就在最高领导人准备加封他为一级上将时,功成名就的叶飞却悄然离去,回到了家乡云州城。

只因为六年之期到了,六年前他曾经答应妻子,给她一个最盛大的婚礼,给她下半生的幸福。

可是竟然得到妻子被逼迫嫁人的消息!

叶飞牙齿咬的咯嘣嘣直响,脚尖轻轻碾着地面,地上的石子簌簌成粉!

谁敢逼迫我妻子,我就让他婚礼变葬礼!

三分钟不到,毒牙看着车载电脑屏幕,朗声说道。

“云州首富黄家是京城黄家分支,当代家主黄不仁,长子黄秋新绑架了您女儿,威逼嫂子嫁他......”

“女儿,你是说,我和彩鳞有个女儿?”叶飞激动的虎躯一颤,心中翻起惊涛骇浪。

这许多年来,已经很少有事情能让他这样了。

六年前叶家全家男女老少,被仇家几乎杀光,只有叶飞重伤逃出。

然而杀手却穷追不放,眼看他就要丧命,关键时刻一个过路的女孩,替他当下一刀,救了他的性命。

女孩名叫云彩麟右腿重伤,幸亏叶飞的家传医术,保住了俩人小命。

云彩麟却落下了终生残疾,变成了跛子。

俩人相依为命,相互爱上了对方。

然而就在叶飞准备重新振作叶家基业,带给云彩麟幸福生活的时候,北疆传来敌情。

叶飞被一位世交长辈征召去了前线,因为这是叶飞唯一崛起的机会。

临走之际,他许诺下,六年之后必定回来,给她一个最盛大的婚礼。

没想到她竟然坏了自己的骨肉,还生下一个女儿!

毒牙说道,“是,她今年不到五岁,我已经将全部资料,传输到您的作战终端,您随时可以调取查看!”

“好!”摸了摸粗壮手臂上的液晶腕表,叶飞刀削般硬朗的脸颊已经恢复了正常,轻声说道,“替我更衣!”

“是!”

毒牙跳下摩托车,身形一闪出现在旁边的军用吉普里,转瞬拿着一件迷彩作战服出现在叶飞身前。

随着军服展开,一股硝烟混合着血腥味道弥漫开来。

这件作战服没有军衔勋略表,上面布满了窟窿和补丁,还有大块大块黑褐色污渍,看起来是那么的破烂和肮脏不堪。

但是当叶飞穿上之后,毒牙觉得脚下的山峰、远处高楼鳞次的都市都变得矮小了,甚至天上的太阳也暗淡了几分。

“回边疆去吧,那里才是真正需要你的地方,这边的事,我自己解决!”

此行既报恩又报仇,他不想别人插手。

毒牙那双剑眉下的独眼凤目,留下两滴眼泪,“不,上将身边不能没人,我们商量好了,每人轮流跟着您三月!”

叶飞一枚枚缓缓系着纽扣,目光灼灼的看着不远处的那座城市,轻声说出三个字,“我来了!”

此刻,云州城内,最繁华的蓝景路上,一所豪华府邸,锣鼓喧天,张灯结彩。

从门上贴满的红色喜字,能看出来,这里正在举行一场婚礼。

黄家大少黄秋新站在门口迎客。

管家黄三跑来,凑到耳边说,“大少新房都布置好了,您弄那么多摄像机干嘛?”

“你难道不觉得我堂堂黄家长子,娶这么个瘸子货不委屈么?”

少爷婚姻问题,黄三可不敢随便乱说,急忙低下了头。

“本少爷的条件,娶什么样的名媛佳丽不行,可我就非要娶这个生过孩子的跛子,就是因为十年前她拒绝过我!

我终于等到这个机会报复她,我要把新婚夜她痛苦的样子全程录下来,发到网上去,让所有人都知道,拒绝我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至于那个小崽子,我要好好养大成人,然后再当着她的面嘿嘿嘿!”

黄三吓了一头冷汗,赶忙告退。这位大少自小就孤僻,没想到竟然如此的变态,将来可千万不要得罪他。

黄家祖宅大堂内,挤满了各路宾客。黄家家主黄不仁正在和各大家主闲聊。云家家主云五道,作为亲家却坐在冷板凳上,脸色十分难看。

一个身披婚纱,被两个仆人搀扶着的女子缓缓走到云五道面前。

她长得端庄大方,秀丽无比,简直是人间少见的美人,只可惜走路一高一低,是个跛子。

云五道厌恶的看了她一眼,“彩鳞你不在婚房里,跑出来现眼吗?”

“爸,我不想嫁给他,求您帮忙救出婉儿好么,我下半辈子当牛做马好好孝敬您!”

“呸,你个不要脸的东西,未婚先孕,就给我云家丢尽了脸,人家愿意娶你这个跛子货,就是老天开眼,你还挑三拣四的,至于那个小贱种,你想都不要想了......”

云彩麟眼中含泪,刚要说话,司仪恰好喊道,“婚礼开始,请新郎、新娘!”

 


随着音乐声响起,黄家大少缓步走到云彩麟面前,脸上堆笑伸出手臂。

“我的新娘,咱们的婚礼开始了!”

云彩麟触电似的向后急退,几乎是惊呼了出来。

“不,我宁死不嫁人!”

黄家大少脸上的笑容变成了狞笑,“亲爱的,这可由不得你!”

话音未落,两个健壮女仆上前分别架起云彩麟胳膊,拎小鸡一样推搡着她向大厅中间走去。

婚纱被扯坏,花冠掉落,不管云彩麟,如何挣扎,她们毫不在意,只是撕扯着她往前拉扯。

“放开我!”瘦弱的姑娘暴发出巨大力量,挣开俩人的手臂,转头向门外跑去。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声。

云彩麟雪白的面颊上多了一个鲜红色五指印。

“爸,你打我......”

云五道咬牙切齿压低声音说道,“给我去拜堂,要不然老子扒了你皮!”

从小就受到家人百倍呵护的云彩麟,做梦没想到自从自己残疾之后,家人的态度变得天翻地覆一般。

别人冷言冷语倒也罢了,慈祥的父亲竟然逼自己嫁给讨厌的黄大少,还动手打人。

云彩麟捂着脸颊,震惊的看着父亲!

黄家大少趁机抓住她裸露的雪白手臂,“走吧亲爱的,让宾客久等,可是非常失礼的哟!”

“放开我!”云彩麟仿佛一只受惊的白天鹅,发出惊恐尖叫声,一根雪亮的纯银发簪出现在她手中,顶在了自己的脖颈里。

“你们再逼我,我现在就死给你们看!”

银亮的发簪已经刺破了雪白肌肤,鲜红的血液顺着修长脖颈缓缓滑落。

云彩麟决绝的目光和愤怒的表情,让人无法怀疑她说到做不到。

“彩鳞放下簪子,婚事好商量,你先放下簪子!”

婚礼上如果出了人命,而且死的是新娘,恐怕整个华国都会笑话他们几个家族。云五道都被吓住了,连忙解劝。

黄家大少嘴角挂着冷笑,声音轻柔的像是在和恋人私语,“亲爱的,你只要刺下去,那么你的孩子,下场会比你惨一百倍!”

这句话好比魔咒一般,云彩麟像是被施了定身法,手里的银簪缓缓滑落,掉在地板上声音清脆。

眼泪从她美丽的眸子里流淌而出,滑落在雪白的婚纱上,“放了我女儿,我嫁给你!”

黄家大少拿出一块丝巾,像是擦拭一件精美的瓷器,擦拭干净彩鳞秀美面颊上泪痕,“这样才像个新娘嘛,咱们拜堂去!”

司仪高声喊道,“新郎新娘面朝东方,一拜天地......”

高坐在正堂之上的黄不仁满脸笑意看着一对新人来到自己面前,随着司仪的声音,小两口缓缓跪拜。

“好,从今后,黄家和云家结为亲家,云家的事,就是我黄家的事,可有意见?”

原本这种宣布,只是一个过场,从未有过宾客打脸主家的事情发生。

可是今天黄不仁声音刚落,一个冰冷的声音仿佛从九天之上降落而来。

“我不同意!”

这声音虽说不大,却震彻人心,直接穿透嘈杂的锣鼓声响,钻入在场数百宾客耳朵之中,让人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是谁,给我站出来!”黄家保镖队长黄大强高声喝道。

回答他的是沉重而稳健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如同战鼓,又像是春雷滚滚,一声声敲击在众人的心脏之上,让在场的数百人不约而同的捂住了胸口,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这是来自地狱的召唤?还是来自血海的浪潮?许多人不由自主的想,这脚步的主人,来自地狱、尸山、血海之中,太可怕了。

随着脚步声,一个伟岸身影出现在大门口,遮挡住了大部分阳光,剩余的光线在身体周边穿过,好似给这人加了一层光环。

“你是谁?来我们黄家干什么?”黄大强是曾经上过战场,见过血的人物,可此刻他声音都有点发颤。

门口男子冷笑一声,紧接着哐啷一声闷响,地上多了一个巨大的东西,“我来给黄家送贺礼!”

“钟?”

“来送钟?”

众位宾客看清了地上的东西,竟然是一口巨大的铜钟。婚礼之上最讲究吉利,钟和终谐音,送钟,就是送终,这简直晦气到家了。

“不错,我给黄家来送终!”

男子正是叶飞,随着走入大厅,他的样貌终于显现出来,一身破烂军装,上面满是补丁,还没洗干净,散发着浓郁的怪味道,让这些高雅的名门大族们闻着作呕。

顿时惹得整个大厅里一阵阵叫骂。

“哪来的叫花子,快点滚出去!”

“今天是黄家大喜的日子,你小子捣什么乱,给我滚!”

“靠,逼装的倒是很牛,原来是个叫花子,黄队长给我打,照死里打!”

对于这些大放厥词人,叶飞毫不理睬,他径直走到已经呆傻的云彩麟面前,声调温柔的好似春风。

“彩鳞,是我,叶飞,我回来了!”

眼泪从星辰般的眸子里滚落,云彩麟也不去擦拭,只是紧紧盯着眼前的人足足五秒钟,忽而发出一声痛哭,“飞哥,是你!”

俩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紧紧抱在了一起。

云彩麟哭的如同梨花带雨芙蓉泣露,“阿飞,我等你等的好苦,你终于回来了!”

“这小子就是那个奸夫吧!”黄大少阴狠的眸子里充满了怒火。

叶飞轻轻将云彩麟放开,护在身后,冰冷的目光扫过面前所有人,忽然他看到了坐在左上方的黄不仁。

叶飞铁石般的心脏颤抖了一下,这人他认得,当年灭门惨案,他参与过!

终于找到了一个仇人,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一个计划迅速在叶飞脑海中成型,今天不但要带走妻子,报夺妻之恨,而且还要报灭门之仇!

他看着面前众人,朗声说道。

“你们有一个算一个,都听好了,我叫叶飞,是云彩麟的丈夫!”

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黄家大少发出一阵狂笑。“哈哈哈,你们大家听听,诸位,这个叫花子,竟然说自己是彩鳞的丈夫,那么你们告诉他,老子是谁?”

 


黄家下人急忙凑趣说道,“我们家大少是彩鳞小姐的合法丈夫,刚刚拜过堂,有几百位宾客作证,你这个叫花子有什么?”

“哈哈,他有一身污泥和虱子跳蚤!”有人跟着嘲讽道。

“你们这些人,嘴真损,人家兴许是故意扮猪吃老虎的大富豪呢!”

“我没钱没势,更不是富豪!”叶飞慢慢从口袋里摸出一样东西,“可是我有这个!”

叶飞拿出的东西是个平平无奇的小本子,血红色的封皮,上面写着士兵证——一级下士叶飞。

这是他当年刚刚入伍时候的证件,一只保留至今,因为在他心目中,自己始终是一个士兵。

大厅里众人看清后,发出一阵嘲讽。

“切,我以为什么呢,这不就是个士兵证么?”

“哈哈,叶飞,一个大头兵啊,你以为你是镇守边疆的叶飞上将啊!”

“我们黄家保镖都是少校级别,你一个大头兵,还想掀什么风浪,还不快滚!”

“假如是叶上将光临,我们黄家求之不得,可你只是个大头兵,立刻给我滚出去!”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妻子女儿就是叶飞的逆鳞。

他冷笑起来,“你们还没搞清楚,我拿出士兵证的意思,我是想告诉你们,不管是上将,还是大头兵,都是当兵的!

他们为了你们这些人能够安稳在后方享乐,付出了自己年华和血汗,那么他们就有一样的权利,可以享受军婚保护!”

“云彩麟是我的妻子,谁人破坏我们的婚姻,就是破坏军婚罪!”

在场几百人,顿时鸦雀无声。

他们都知道,破坏军婚罪,是前几年飞帅偷袭敌国大胜之后,为了让前线士兵安心守家卫国,提议华国颁布的一项新法律。

凡是破坏家庭和婚姻,等同于叛国罪,将要处于极刑。

这条法律,不管对方是大头兵还是大元帅,都适用。

而且不管贫民白姓,还是豪门大亨,都必须遵守,无一例外。

叶飞伸手戟指着黄家大少,语气森冷的说道,“云彩麟是我妻子,你竟敢逼她改嫁,你长了几个脑袋?”

刚刚嚣张无比的黄大少,吓得连连倒退几步,额头上冷汗都滚落下来。

他知道,去年一个京城的公子,触犯了这条法律,直接被判处了枪决,这件事至今还沦为富豪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他的身份跟那人没法比,假如罪名成真,自己的脑袋恐怕真的保不住了!

黄家大少感觉自己裤裆湿了,急忙求助的看向父亲。

黄不仁也吓得脸色苍白,他就这一个儿子在身边尽孝,假如被毙了,简直就是要了老命。

此时唯有让云家人出面,否认叶飞和云彩麟的婚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黄不仁凑到云五道耳边,低声下气的说道,“老哥要是能保住我儿的性命,我家市区的产业送你一半!”

黄家是云州城首富,云五道早就贪图他们的财产,要不也不会逼着女儿嫁人,听到能分得一半财产,眼睛当时就绿了。

“叶飞,云彩麟是我女儿,你说你们是合法夫妻,而且已经六年了,我为什么不知道!”

面对妻子的父亲,叶飞收敛了锋芒,语气十分客气。

“云先生,我和彩鳞相逢危难之时,来不及向双方父母禀告就结合了,而且我们有了女儿,我们是真心相爱,希望您能理解!”

云五道典型的欺软怕硬,见叶飞如此客气,以为他心虚,立刻得寸进尺。

“你们一没有家长同意,二没有结婚证人,算什么婚姻,老夫不同意!哪怕有个结婚戒指也说得过去嘛!”

“戒指在这里!”云彩麟从叶飞身后转出,她纤细的手指上露出一枚戒指。

叶飞看着她手上的东西,眼窝湿润了,这是当年他用垃圾里捡的易拉罐拉环做成的戒指。

就连捡破烂的都不会捡这东西,可是云彩麟却拿它当做了珍宝,因为这是俩人爱情的见证。

黄不仁忽然大笑起来,“这也算是戒指嗯?你们没有父母同意就结合,这是私奔,不是结婚,根本不受法律保护,王司令您负责宪兵队,这种违反军纪的事情,是不是该管一管?”

一直坐在黄不仁身边,身穿呢子军装的城防司令王怀金,缓缓站了起来,冲着手下卫兵一摆手,“给我把他抓起来,带回宪兵队!”

几个卫兵冲过来,叶飞双目一瞪,陡然间四周的人仿佛感觉温度下降了几度,浑身打了个寒颤。

就在叶飞爆发之际,忽然一个声音传来,“给我住手!”

大门口出现了一个身姿绰约的女子,她一身军装,嘴上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女士香烟,慵懒中带着锋芒,好似藏在鞘中的利剑。

别人没反应过来,城防司令王怀金却认得他,心中一阵惊恐,这个杀神怎么来云州了?

他跑到到女子面前,啪一个立正敬礼,声音中满是惊讶和惶恐。

“毒牙少将您亲自来云州城,怎么也不招呼一声,属下好尽地主之谊!”

毒牙只是回了个军礼,根本就没再搭理王怀金,而是看向云五道说道。

“他们是真心相爱,而且有了爱情结晶,只是因为前方战事耽误了向家长提亲,现在我代表前方将士,请你给他一次提亲的机会!”

云五道、黄不仁他们根本不知道毒牙是谁,但是看到王怀金如此恭敬,心里一阵恐慌,知道此人得罪不起。

王怀金更是冲着云五道使眼色,连连警告。

云五道心里根本就不想给面前叫花子机会,可是形势所逼,又不得不给机会,他忽然转念一想,心里有了注意。

他立刻满脸堆笑的说道,“好,这个面子必须给,我们黄家是以医术传家,而且传男不传女,想成为我们家的女婿,必须是上门女婿,你可答应?”

凡是要脸面的男人,都不会答应去当上门女婿。

叶飞看着身边娇俏可人的云彩麟,心想,我亏欠她太多了,就让我用一辈子去补偿她吧!

“我愿意做云家的上门女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