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虐完夫人后侯爷剜心挖骨磕头认错了

虐完夫人后侯爷剜心挖骨磕头认错了

季念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阮妍跟陆锦池做了四年的夫妻,她兢兢业业,自认没有哪里对不起他,最终却落得一个贬妻成妾的下场。陆锦池说她一介妓子,配不上正妻之位,可当初先招惹她,许她正妻之位的恰恰也是他。一剑穿心,阮妍带着前世记忆重生回到了过去,这一世,任凭某人如何起誓认错,她都避他如蛇蝎,绝不再爱!

主角:阮妍,陆锦池   更新:2022-07-16 05: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妍,陆锦池 的武侠仙侠小说《虐完夫人后侯爷剜心挖骨磕头认错了》,由网络作家“季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阮妍跟陆锦池做了四年的夫妻,她兢兢业业,自认没有哪里对不起他,最终却落得一个贬妻成妾的下场。陆锦池说她一介妓子,配不上正妻之位,可当初先招惹她,许她正妻之位的恰恰也是他。一剑穿心,阮妍带着前世记忆重生回到了过去,这一世,任凭某人如何起誓认错,她都避他如蛇蝎,绝不再爱!

《虐完夫人后侯爷剜心挖骨磕头认错了》精彩片段

春明二十一年,腊月初二,整个镇南王府都矗立在大雪中。

阮妍听着小念说已经卯时过三刻,草草收拾便准备去请安,她院子到老夫人那里走廊道太远,阮妍步伐快些从小道抄了近路。

路过后院阁楼时,依稀听见有人提起她的名字。

“听说侯爷不日就要纳妾,这个少夫人又如何自处?”

“她一个美仙院出来的,不是侯爷给她赎身,她哪里来的福气给王爷做正妻。”

“就是,不是她那张脸,王爷也不会昏头娶她做妻,到底是知道她身份低下,上不了台面,你见王爷何时带她出去过。”

她们口中的王爷,是镇南王庶子陆锦池,她出身低微,若非对陆锦池救命之恩,哪里会有资格做陆锦池的正妻。

呵,阮妍自嘲一笑,长袖下的手已经紧握成拳。

她心里清楚,王府中人人都看不上她,可眼下陆锦池人在宥阳,并不在京城,纳妾?

无稽之谈!

小念察觉阮妍的不快,先声夺人:“大清早的都没事做?可是自家主子都没事招呼了?一天到晚在这嚼舌根!”

几个下人立刻跪下不再言语。

这些都是老夫人手下的,她没有权利处置,阮妍深呼吸一口气,平了平心,继续朝老夫人院子走。

到礼佛院的时候,已经晚了许久,老夫人本就对阮妍占着正妻之位有意见,语气更是不耐:“你同阿池成婚已经三年了,一直没有子嗣,我已与老侯爷提过,择个良辰吉日,为阿池纳妾。”

那些下人说的,竟是真的,阮妍鼻子一酸,强忍下泪意,不待她回答,

老夫人又道:“你放心,纳的是宥阳御史季海因家的庶女,她性子温和,便是入府,也不会与你为难。”

宥阳季家……

他那日离开,就有纳妾的想法吗?

“娘……我……”阮妍犹犹豫豫的开了口,一句话方才说两个字,就被老夫人打断。

“阮妍!”老夫人语气不容置疑,“男人三妻四妾是常事,你是正妻,要有容人之量。”

老夫人办事雷任风行,从来不许旁人对她有半分反驳。

换做以前,阮妍自然应下,可现在,她不想答应,她不想见陆锦池娶别的女子。

阮妍的沉默令老夫人没了耐心,猛然拍了下桌子,“说话!”

忽的,门帘被人拉开,夹杂着风雪,一个身形修长的男人进了房间,他眉眼弯弯,仿佛自带笑意,一身冷厉在触及阮妍后,悄然敛在一双墨色的眼眸中。

陆锦池扫了一眼阮妍,见她眼眶泛红,脸色也跟着冷了下来。

“阿池,”老夫人尴尬的笑笑,对这个继子,她向来没有办法,“不是在宥阳办事,怎么今天回来了?”

“急召回京,”陆锦池眉眼漠然的看着老夫人,弯腰作辑,“若母亲没有需要嘱咐的,我还有事要与妍儿讲。”

她虽也生了嫡子,但到底不如陆锦池能干,自然对陆锦池颇有忌讳,眼下他既是护短,她也不好为难阮妍,摆手示意二人退下。

出了房间。

外面风雪太大,陆锦池顾及着阮妍身子,将身上大麾解下披到了阮妍身上。

纳妾的事情已经传了出来,阮妍不想在外面质问陆锦池,转身低声道:“回房间再说吧。”

好不容易回到了房间,阮妍屏退下人,转身望着陆锦池,她声音带着颤音:“阿池,老夫人说为你纳妾,是宥阳御史季大人的庶女,你知道吗?”

阮妍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只要陆锦池不愿,老夫人也不会勉强了他。

“嗯,确有此事,”陆锦池没有任何避讳,他说的十分坦荡,“先前不过是与季家谈判,父亲与我提过,后来谈妥。”

“你意思……你同意了。”

“嗯。”

帝皇昏庸,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朝堂动荡,人人皆想揭竿起义。

镇南王府虽名正言顺的嫡子有三个,可陆锦池不过是姨娘所出,老夫人必不会为他退让,另外两个嫡子也是扶不上墙的阿斗。

若想让陆家有话语权,陆锦池与季家联姻,的确是不错的选择。

但阮妍还抱有希翼,她唇瓣抿的很紧,因陆锦池的话,原本就苍白的脸色,眼下更是无一分红润,她嗓音低哑,泛着苦涩:“若我有所出,是不是就不必纳妾?”

她幼时被卖入花楼,喝了不易孕的药,难有子嗣。

阮妍低头抬手抚着小腹,眼泪啪嗒一下落在地上,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哽咽的开了口,抬眸望向陆锦池的时候,眼前已是一片雾:“大夫说春后就可以孕育子嗣,阿池,我身子已经好了。”

听她提起子嗣,陆锦池眉头下意识蹩起:“你不必心急。”

“那你为什么要娶季家女儿,”阮妍眼泪落下,她紧紧的盯着陆锦池的脸,“你向我承诺过的,阿池,即便你日后不爱我了,也会尊重我的,阿池,”她本就样貌昳丽,此时上前一步抱住了陆锦池的胳膊,似幼兽受伤一般呜咽,“阿池,你不要娶季家女儿,好不好?”

气氛停滞了一瞬。

陆锦池抬手拨开了阮妍的手臂,“妍儿,不要胡闹。”

他没有半分要解释的意思,甚至连一句抱歉都没有给她。

阮妍掩面回了房间,关上了门。

脑海里忽的想起,她被叔父卖入美仙院,实则就是花楼,临出阁前一个月,她意外救了陆锦池,日日小心呵护,才从阎王殿里将陆锦池抢出来。

直到他为自己一掷千金赎身,她才知自己救的是镇南王府的世子。

若非后面那次意外,陆锦池被人下药算计,拿了她身子,她们也不会结为夫妻,镇南王自然对此事不满,可陆锦池执意要娶,她想着,倘若真的没有一点儿喜欢,他又何必娶她……

眼下,事实已经告诉了她,她暖不热陆锦池,从头到尾,都是她的一厢情愿。

次日,阮妍醒来的时候,陆锦池已经不在院子,她今天去请安的路上一直沉默,小念知晓昨日少夫人与大爷吵架,也不似往日一般与阮妍说话。


今日阮妍没有迟到,她在礼佛院门口站着。

听见里面老夫人与刘嬷嬷说话。

既然人人都看不起她,就连陆锦池都是对她不在乎,她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

是夜,阮妍嗓子干的厉害,醒来的时候迷迷瞪瞪的,察觉床边坐了一个人,是陆锦池。

见她还要睡,才起身离开。

回了书房,陆锦池喊出亲卫,他眸色暗沉,“这几天看好少夫人,她最近的一言一行,我都要知道。”

“是。”陆九应下。

到了礼佛这天。

寒山寺门口,阮妍借身体不适要去休息,不见主持,老夫人说了几句阮妍不知礼数,也就任她去休息了。

寒山寺离官道不过半日路程,有条小路直通水路,她这些天已经计划好了,待天黑,直接换身衣服南下,投奔闺中密友婉娘。

陆锦池蹩眉,从袖中拿出信件,上面封条已被撕去。

这是她留给陆锦池的和离书。

陆锦池径直掏出火折子,信件很快被火舌吞没,陆锦池随手一丢,毫不在意。

浑浑噩噩过了三天,阮妍一直都在汤药中度过,雪天奔走一晚的事终归还是令她高烧不退,她难受的迷迷瞪瞪,大多数时间都在昏睡。

可惜,她即便如此。

陆锦池迎娶季御史庶女的事情也不会更改。

整个镇南王府都在为立春之后,陆锦池与季氏的婚事忙碌着。

阮妍一直没有见到陆锦池,直到管家过来吩咐小念收拾东西,“王爷为少夫人在城南置办了处宅子,你尽快收拾好东西,趁夜带夫人过去。”

“夫君……”阮妍得寸进尺,恍若没有听见他的拒绝,她靠近,气息与他的交互,在他耳边声音低柔:“夫君不愿,是怕我找她麻烦,还是怕我吃醋惹她不开心?”

她不唤他阿池,反而是这种亲密称呼。

不等陆锦池斟酌,阮妍抬手圈住陆锦池的脖子,头抵头与他对视,陆锦池清楚的能看到阮妍眼中的爱意,这令他无法自守。

忍下心中的火,陆锦池抬手拉开阮妍,嗓音沙哑许诺:“妍儿,大夫说你仍需静养调理。”

阮妍鼻子一酸,眼泪落了下来,泪眼婆娑的望着他,“夫君……不爱我了吗?”

见他没有回应,阮妍低下了头,雪白的长颈露出,她哭的可怜。

倏然,陆锦池附身贴到了阮妍身上,他一向清醒克制,唯独这次,想将她融入骨血。

烛光灭了下去,阮妍嗓子都哑了,从未想过,她也有以色侍人的一天,用这种自己从前不齿的手段。

直至天明,陆锦池揽着她,仍是难以克制,在她唇上落下一吻,片刻缓和,才问:“为什么想去?”

门外传来敲门声音,阮妍知道陆锦池该去处理事情了,她起身服侍陆锦池穿衣,自己仅披了件薄纱,刚准备为陆锦池系扣,陆锦池握住了她的手腕,知道他要答案,阮妍温和一笑,“日子总要过下去,况且老夫人也说过,季家妹妹是个性子绵软好相处的。”


陆锦池没有否认她的话,只是抬手勾起阮妍的下巴,似审视,“妍儿,有些事情,只能再一,不能再二。”

阮妍的笑意敛了起来,他知道她的打算,身形忍不住颤了颤。

陆锦池扶住她的身体,发现比那次渡口抱回还要冷,眸色阴沉下去,他得让她长长记性,总不能一直这般肆意妄为!

日子很快就到了二月十四。

镇南王府门口热火朝天,阮妍与小念在听桃苑,摆件已非她住时的样子,想起老夫人的话,原来她离开,不过是为了给腾地方。

因府中安全,外面暗卫人手被撤走大半,陆锦池不许她离开,她也不觉得自己有能出去的本事。

众人来了兴趣,你一言我一语的唠了起来。

“萧辛帝忽然咽气,西厂那群阉人可比谁都闹腾的厉害,正巧漠北边境发生动荡,当天陆大公子及时支援,才顺利平反,据说那天正好是他纳妾的日子,盖头都没掀,就领旨去平反了。”

“是啊,不过自从那位爷纳妾之后,就没见过少夫人了,说是得了顽疾。”

“胡说,”有一人压低声音,“不是病了,是跑了,侯府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直在找。”

阮妍一直戴着面纱,听他提及陆锦池从未放弃找人,身影忍不住颤了几分。

直到半年后,阮妍打听到镇南王府已放弃寻人,才动身南下去找婉娘。

中秋节,万家灯火通明,街道上热闹,阮妍一路风尘仆仆,倒也不觉得累,只要上船,再坐马车两天,就能见到婉娘了。

队伍有序,阮妍在后面站着,眼观鼻鼻观心,将船票递给船家,上了船。

陆九将一个木盒给她。

阮妍打开,是一封信,原封不动,她离开留给陆锦池的,阮妍捏着信,心里涌起剧烈的后怕感:“小念他们如何了?”

“已死,念夫人面子,王爷留的全尸。”陆九言简意赅。

那陆锦池,又会如何处置她?

阮妍抬眸看向陆九,只看到白光一片,倒在地上的一瞬间,她听到陆九冷声说:“一个妓子,若安分守己,将来王爷还会封你为太子侧妃,只可惜,你无福消受!”

原来在他眼中,她从头到尾,都不配坐正妻之位,阮妍万念俱灰,胸口越发痛了起来,她不知该恨自己眼瞎,还是恨陆锦池无情,夫妻三年,只落得这个结局。

撑着一口气,阮妍爬到渡口边,落入江中,哪怕是死,她也不要将尸首埋入陆府,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她再也不要见陆锦池!

……

“女郎,醒一醒。”

阮妍慢慢睁开眼睛,看到旁边站着的小二,又看了看四周,直到目光落在床榻上身着血衣的男子,阮妍瞳孔倏然一缩!

她起身后退,忘记自己坐在椅子上,一时不察,直接跌坐在地上,椅子倒下发出砰的一声。

阮妍想起来了所有。

四年前,她救下陆锦池,不能将陆锦池带入美仙院,只好在客栈开了一间房安置陆锦池。

可她为什么回到了四年前?

殊不知,床榻上的陆锦池缓缓睁开了眼睛。

天色刚过卯时不久,阮妍趁着零星的月光,步伐飞快的回了美仙院,有婉娘帮忙,她彻夜未归的事情并没有让妈妈知道。

“你还知道回来。”婉娘看着她,满眼担心。

“婉娘。”阮妍快步上前抱住了她,她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婉娘了。

“你再晚回来一刻,妈妈就要带人过来了,”摸到她手冰凉,婉娘不赞同的看着阮妍,苦口婆心劝了起来:“都说那个男人不值得救,你别把自己身体搞垮了,他如何了?”

“死了,伤的太重。”阮妍面不改色。

“可惜了。”婉娘也没有太在意。

阮妍沉默,她不会再管陆锦池,他是生是死,与她无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