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风水师陈少阳

风水师陈少阳

心斋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为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师父便是陈少阳唯一的亲人。这么多年来,他无忧无虑的生活,并且跟随师父学习了一身风水相术。虽然本领高强,可是因为不学无术,周围人给他起了一个“小神棍”的绰号。阴差阳错中,陈少阳结识了一位上门拜访的美女总裁,就此展开了一段奇缘……

主角:陈少阳,傅听云   更新:2022-07-16 03: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少阳,傅听云 的女频言情小说《风水师陈少阳》,由网络作家“心斋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师父便是陈少阳唯一的亲人。这么多年来,他无忧无虑的生活,并且跟随师父学习了一身风水相术。虽然本领高强,可是因为不学无术,周围人给他起了一个“小神棍”的绰号。阴差阳错中,陈少阳结识了一位上门拜访的美女总裁,就此展开了一段奇缘……

《风水师陈少阳》精彩片段

“坤上坤下,坤地卦,兼容万物之象,以柔制刚之意。”

“看这卦象,姑娘是想问姻缘?”

胡家村后山,陈少阳正拉着一个美女的小手。

他是个孤儿。

十八年前,在一颗千年老黄桷树下,被八祖爷捡到。

捡到他时,身上有块‘陈’字玉佩,再加上时辰正是三阴一阳,所以取名‘少阳’。

八祖爷是远近闻名的风水大师,以梅花易数见长,江湖人称胡八仙。

陈少阳从小跟在胡八仙身边耳濡目染,风水八卦、梅花易数自是无所不能。

“陈先生!请自重!”

美女眉头一皱,直接抽回玉手。

她叫傅听云,是合阳市某集团的总裁!

虽然事业一帆风顺,但感情方面却不尽人意,三十多岁还是单身!

从朋友那里得知,胡家村有位高人,算尽天机,无所不知!

所以慕名而来,想让高人给算算。

结果村里问了一圈,才知高人游历去了,只留下弟子看门。

但没想到,这弟子这么年轻,还是个小色鬼!

“咳咳!”

陈少阳干咳几声,又掐指道:“从面相上看,姑娘身份显赫,但却遭遇坎坷,儿时漂泊在外,十六岁才归家......”

听前半句,傅听云满脸鄙夷,她这打扮就算瞎子也能看出她有身份。

但后半句,却让她微微惊讶,因为这些事,除她亲人外,几乎没人知道,毕竟这事儿说出来并不光彩。

“坤为地,大地承载万物,以德服众;诸事不宜急进,以静制动;不宜大动干戈,以和为贵......!”

随着陈少阳娓娓道来,傅听云眸光越来越亮,竟然被说中了七八分。

莫非这家伙真有本事不成!

傅听云如此想着,就听到陈少阳微微一叹道:“至于爱情......!”

“怎么样?!”

傅听云美眸一亮。

“急进有失,缓进反成,欲速不达,姻缘未定,只得静候!”陈少阳摇头晃脑道。

傅听云以为他在打太极,想着方法骗钱,于是淡淡道:“陈先生有话直说,卦金不是问题!”

“这不是钱的问题!”

陈少阳轻笑一声,摇头道:“我虽能参透些许天机,可没能耐擅改天机,姑娘何必为难。”

傅听云嗤笑一声,以退为进的手段她见多了,直接道:“没事!只要你替我解开这一卦,价钱由你开!”

“傅小姐是在怀疑鄙人的职业操守?”陈少阳眉头轻皱,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他这一门,除三不占以外,还有四不收。

阳寿将尽者不收,大祸临头者不收,再无好运者不收,违背良心的钱不收。

“呵呵,职业操守?”

傅听云闻言冷笑一声,不屑道:“你不调查我,怎么知道我姓傅,难到不是想利用这个骗钱......”

“......”

陈少阳一阵无语,没想到这女人真会脑补。

他虽然不能算尽天机,但想要推算出一人的姓氏,如弹指驱尘般简单。

“小太爷!出大事了!”

但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惊呼。

“怎么了?!”

陈少阳抬头看去,就见一个少年气喘吁吁跑进了小院。

“鱼庄来了群人说要找八祖爷,我们说八祖爷不在,不管怎么解释都不信,不但把人打了,还把鱼庄给砸了!”少年气急败坏道。

“嗯?!”

陈少阳眉头一皱。

胡家村山清水秀,村里就湖边建了个鱼庄,除那些外出闯荡的人,村里所有人都在这鱼庄工作。

虽然偶尔也有大老板,慕名找他师父看风水,但从没见过这么豪横的人。

因为这世上,你惹谁都可以,就是不能惹风水师。

风水这种东西,好的并不一定有用,但沾到害人那就是十拿九稳,别人稍微下点狠手,就能让你家破人亡。

不过在离开前,他对傅听云道:“不好意思!你的卦另请高人吧,鼎盛科技集团总裁,傅听云小姐!”

说完,他回头就往山下走去。

“什么?!”

傅听云顿时瞪大双眼。

现在打死她都不信,陈少阳没调查过她,不然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只是她想不到的是,这些都是结合她的面相和一些信息,推算出来的。

“该死的骗子!这事没完!”

傅听云满脸愤怒,感觉被耍了,追在陈少阳身后跟了上去。

然而此时!

胡家村鱼庄大厅内,正有一个桀骜不驯的年轻人,大刀阔斧坐在中间,身后站着好几个大汉。

地上还躺着几个鼻青脸肿的青年,周围站着一群瑟瑟发抖的服务员。

“龙少!我真没骗您啊!八祖爷真的不在村里!”鱼庄经理脸色苍白的解释着。

“放屁!”

龙辉冷哼一声,道:“胡八仙答应过龙家,说十年后会再为龙家调一次风水,怎么可能不在!”

“如果再不把人叫出来,本少就踏平胡家村。”

说话间,年轻人直接拍案而起,周围那几个大汉也围了过来。

龙科集团可是资产上百亿的大公司,只要弹弹手指,就能把胡家村给平了,更不要说鱼庄。

“谁敢!”

但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冷喝。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陈少阳背负双手,跨步而来。

“小太爷!您终于来了,这群人太过份了!”

“小太爷!您可要给我们做主啊!”

见陈少阳来了,周围那些年轻人一阵哀嚎,连鱼庄经理也激动的跑了过来。

他在村里辈份高,一手梅花卦出神入化,生活中又平易近人,不以身份摆架子,村里没人不尊敬他。

陈少阳看到地上躺着的村民和狼藉的大厅,心中一怒,目光落在龙辉脸上,沉声道:“就是你要找胡八仙?!”

“不错!”

龙辉傲慢的点了点头。

“姓什?名谁?”

陈少阳眼中划过一丝冷意。

“嗯?!”

龙辉双眼一眯,心中微怒,压着性子道:“合阳龙家龙辉,应十年之约,特来请胡八仙出山!”

“合阳龙家?!”

陈少阳眉头一挑,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满脸不屑道:“叫龙千均来!你还不够资格!”


谁也没有想到,陈少阳会来这么一句。

别说龙辉楞了一下,就连跟着追来的傅听云,都傻在原地。

她混迹合阳上流社会多年,自然知道龙辉。

他可是龙科集团的太子,合阳上流社会的纨绔大少,好多人恭维都来不及,更别说得罪,然而陈少阳却说不够资格。

至于龙千均,那更是一头盘踞在合阳市的猛兽,谁惹到他都只有粉身碎骨。

是你胆子太肥?还是别人太闲?

“小子!你刚才说什么?!”

龙辉眯着眼睛,目光仿佛要吃了陈少阳般。

“我说让你滚!”

陈少阳眉头一挑,再次冷声道。

“好胆!给本少把这鱼庄拆了!”

一声令下,龙辉身后那些人,一窝轰的冲了过来。

陈少阳眉头一皱,“碰”的一脚把桌子踢飞出去,眼前这十多人直接被撞飞,一个照面全躺地上哭爹喊娘。

“没想到我还走了眼,竟然是个练家子,让我来试试你的身手!”

一声冷喝,龙辉几步跨来,对着陈少阳脸上就是一拳。

陈少阳目光一凝,脑袋微微一偏,拳头直接擦着耳边轰了过去。

“嗯?”

龙辉眉头一拧,环手就是一抱,以他一米八五的身高,能很轻易勒住陈少阳脖子。

陈少阳随后身体微微一低,右脚往前一滑,肩膀猛地一撞。

“轰!”

龙辉在地上滚了几圈,滑出好几米远,撞碎一堆桌椅。

“再说一次,滚!”

陈少阳背负双手,冰冷的扫向周围。

“风水师都这么厉害吗?”

门外的傅听云早就被吓懵了。

龙辉看样子受伤不轻,捂着胸口脸色惨白:“我可没听过胡家村有你这么号人物!”

“你来找我师父,却不知我是谁?”陈少阳冷笑道。

“原来是你!”

龙辉脸色一沉,但又不敢动,更不敢让陈少阳跟他走,没见地上还躺着好几个吗!

陈少阳背负双手,冰冷扫了他一眼:“十年之约,让龙千均亲自来!记住,机会只有一次,滚!”

龙辉犹豫一阵,最后只得踉踉跄跄滚出大门。

见龙辉等人灰溜溜的跑了,胡家村的年轻人顿时暴起一阵欢呼,对陈少阳简直崇拜到极点。

“真神气啊!连龙家大少都敢打!”

“你怎么还没走?!”

陈少阳一愣,回头就看到傅听云那张漂亮又讨厌的脸。

“哼!好心当成驴肝肺,我是来提醒你,龙辉在合阳市可不简单!”傅听云冷哼道。

“呵呵!”

陈少阳冷笑一声,不屑道:“就算龙千均见我都要叫声小太爷,他还能翻得起什么浪花不成?!”

“真会吹!你若叫我声姐姐,我到可以考虑帮你!”

“傅总还是担心自己吧!”

陈少阳却扫了她一眼,淡淡道:“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

“未来十天内,你最好不要往东北方去,或者接触那个方向的人,否则失财是小,失身是大啊!

“你说什么?!”

傅听云俏脸一红,张牙舞爪的样子,差点没扑上来撕人。

但陈少阳并没理会,又道:“爻卦为六五,黄裳,元吉。傅总可以多穿黄颜色衣服,或许会给你带来好运......!”

“黄颜色衣服?”

傅听云下意识低头,才想起今天里面穿的金色蕾丝套。

陈少阳扫了一眼,傅听云衬衣上印着的两轮金色花纹,也嘴角一翘。

“流氓!”

傅听云美眸一瞪。

就算她再傻也听得出来,这是在调戏她,特别是陈少阳的目光,她恨不得叉爆那对狗眼。

“傅总的生活阅历真丰富!”陈少阳又嬉戏道。

“你......!”

傅听云气得俏脸发青,但又没有办法,只得扭着迷人的身段愤怒离开。

“如果真应验的话,麻烦傅总把卦金送回来!”

但她还没走多远,又听到陈少阳的嬉戏声,差点没一个踉跄栽地上。

“臭流氓!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

傅听云咆哮一声,窜上一辆奥迪A8,直接就冲出去。

第二天。

龙家就找上门了,不过不是龙千均。

而是龙科集团CEO,龙家大小姐,龙小芸。

“小芸!这陈少阳真狂,竟然让你在烈日下等了两个小时,要不把门砸了吧!老子不信他有三头六臂!”旁边那魁梧年轻人忍不住开口道。

他叫雷鸣,是龙小芸的追求者,是某特战部队退下来的。

“别乱来!”

龙小芸回头瞪了一眼,道:“我妈交待过,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动手,没看到小辉昨天怎么回来的吗?”

“切!小辉那样的身手,我能打十个!”雷鸣满脸不屑道。

“那也不行,我爸的命还要靠他救呢!”龙小芸再次道。

雷鸣轻叹一声道:“小芸,龙叔叔生病应该找医生,只要你点头,我能把上京最好的医生叫来,为什么信这些呢?”

“你不懂!”

龙小芸轻叹一声不再解释。

凭龙家的势力还找不到医生吗?虽然不是国医圣手,也是一方名医,但却没一人能看出问题。

“龙家龙小芸,代替家父拜见陈先生!”龙小芸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对着小院鞠躬了。

“玛的!老子就不信那个邪!”

雷鸣再也看不下去了,怒喝一声,一个助跑,抬腿就对木门踹了过去。

“不要!”

龙小芸吓得俏脸煞白。

“吱呀!”

这时木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年轻人,抬手一绕,一推。

“砰!”

雷鸣那人高马大的身影,直接被推了回来,在泥地里踩出四五个大坑,才勉强停下。

“这......”

龙小芸打量着眼前二十岁上下的少年,心中一片诧异,看来这就是胡八仙的弟子了。

“龙家龙小芸,见过陈先生!”

龙小芸上前一步,躬身拜下。

她穿的职业装,又是V领衬衣。

只是等她反应过来抬头时,却看到一对贪婪的眼睛,仿佛眼前站着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猛兽。

“咳咳咳......!”

“我不是说了,让龙千均来吗?”

陈少阳干咳几声,皱着眉头道:“莫非龙家认为,我师父没在家,就可以随便欺上门了?!”


“不是的!您误会了......”

龙小芸俏脸一红就要解释,却被一个嚣张的声音打断了。

“小子!少装神弄鬼,信不信老子把你这院子拆了!”雷鸣一步跨出,挡在龙小芸面前。

他什么时候丢过这么大的面子,更何况还是在心爱的女人面前。

“嗯?!”

陈少阳嘴角一翘,嬉戏道:“你可以试试!”

“试就试!老子还怕你不成!”

雷鸣也是脾气火爆,跟本听不得这话,抬手就是一拳轰了过来。

“雷鸣......”

龙小芸还来不及阻止,就见陈少阳一个跨步向前,身体重重一沉,手肘一顶......

“咚!”

就像撞钟一样,雷鸣被撞飞出四五米,双腿一软摊跪在地上。

“这......”

龙小芸顿时傻眼了。

“这就完了?!”

陈少阳背负双手,似笑非笑走来。

雷鸣此时身体提不起一丝力气,内心十分震惊,他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这么能打,就算他们总教官也不过如此。

“陈先生息怒!”

龙小芸见状急忙解释道:“雷鸣刚到合阳并不知先生威名,我父亲也不是故意不来,而是卧病不起了!”

“卧病不起?!”

陈少阳眉头一皱,这才仔细打量龙小芸。

十年前,他跟着师父替龙家布风水局时,第一次见到龙小芸,她才满十八岁,很漂亮。

即便他只有十岁,也被吸引。

不过只是漂亮,还不能让他记这么久。

因为龙小芸命犯孤鸾煞,成年之后煞星天降,横扫六亲,若没化解,只能离远至亲,孤独终老。

龙千均只好求到他师父这里,正巧龙千均老婆是胡家村人,所有他师父才出手为龙家布置化煞局,不但保住龙小芸,还让龙家蒸蒸日上。

但这风水局不能一次完成,必需要在龙小芸满二十八岁时,收煞入宫,才能完成,所以才有这十年之约。

“你满二十八岁了?!”陈少阳皱眉问道。

“没有啊!”龙小芸满脸疑惑。

“那你破身了?!”陈少阳又问道。

“啊?”

龙小芸脸色一僵,这他玛是什么问题!

“小子!你在找死!”

雷鸣更是一怒,猛然起身冲来,又要动手。

“住手!”

龙小芸冷喝一声,黑着脸问道:“陈先生!这和我父亲的病因有关吗?”

“当然有关!”

陈少阳扫了她一眼,淡淡道:“龙家风水局以你为中心,若你自身有变化就等于破局,出现意外也很正常!”

“我......我还是处女!”

龙小芸压下羞耻的愤怒,还是老实回道。

雷鸣虽然有点窃喜,但更多是愤怒。因为这种事被别的男人问出来,简直就像戴绿帽子一样。

“哦!”

陈少阳眉头一挑,脸上尽是意外,没想到还有二十八岁的老处女。

“有问题吗?!”

龙小芸咬牙切齿的问道。

“咳咳!”

陈少阳干咳几声,淡淡道:“既然如此,那你父亲应该生病了,回去找医生吧。等十年之期到了,我师父自然如约而至!”

“不......不是......”

龙小芸顿时急了,上前拉住陈少阳哀求道:“陈先生对不起!刚才是我态度不好!”

“我们该请的医生都请了,我爸不但没好,还昏迷了,而且龙家生意也莫名其妙一落千丈......!”

陈少阳闻言一楞,反手拉住龙小芸,掀起她的袖子,就看到一条若隐若现像凤尾羽的红线。

“煞线?”

鸾又名青鸟,凤凰后裔,所以孤鸾煞一般以凤形出现,只不过普通人看不到。

“怎......怎么了?!”

龙小芸一阵慌张,但又不敢挣脱。

“得罪了!”

陈少阳并没解释,又掀起龙小芸另一只衣袖,又看到一条线。

接着又在龙小芸一脸懵逼的眼神下,走到她身后,直接掀开衬衣,露出洁白水嫩的后背......!

“啊!”

龙小芸下意识躲开,雷鸣怒目圆瞪,差点没冲上来。

但陈少阳早已看清楚了,三条煞线活灵活现,仿佛就像三条凤尾羽。

“龙家风水局被人动了!”陈少阳脸色凝重。

“不可能!我们从没请人动风水局!”龙小芸斩钉截铁道。

“呵呵!去看看就知道了!”

陈少阳冷笑一声,转身就准备回去拿东西。

“啊!您去吗?不等您师父吗?”龙小芸下意识问道。

“哦!龙小姐!这是看不起陈某人吗?”陈少阳双眼一眯。

“不......不是!”

龙小芸脖子一缩,她有点怕陈少阳那眼神。

“哼!若不是看在你母亲面上,谁会理你们。”陈少阳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小院。

“呼!”

龙小芸闻言松了口气,但还是有点担心,必定陈少阳太年轻了。

随后扭头对雷鸣说:“雷鸣,今天辛苦你跑这一趟了,不过家父如今重病需要静养,就不麻烦你一起了,改日我再给你赔罪。”

说完等陈少阳拿着东西出来,就载着他离开了。

到了龙家之后,陈少阳直接拿出罗盘围着龙家别墅转了起来。

龙小芸紧随其后,忍不住问道:“陈先生!有问题吗?!”

“没有!”

陈少阳摆了摆手。

十年前,在他师父指导下修建的龙家别墅,他虽没多大印象,但风水格局却很清楚,刚才转一圈,并没发现异常。

只有看看龙千均的情况了!

陈少阳如此想着走进别墅,但突然感到一丝不适。

等把罗盘摸出来时,不适应瞬间消失了,罗盘上也没动静!

“难到是错觉!?”

陈少阳眉头一皱,直接朝着大厅正门走去。

“小太爷!您终于来了!”

这时,一个风韵犹存、皮肤白净的美妇,从正厅大门迎面走来。

美妇叫胡小惠,胡家村有名的美人,三十年前到城里打工遇见龙千均,成为胡家村为数不多的富人。

“八祖爷他老人家呢?!”胡小惠小心翼翼问道。

“师父云游去了!”陈少阳淡淡道。

胡小惠脸色一变,但很快掩饰下来,尴笑道:“他老人家身体真好,那么大年纪还能云游四海。”

陈少阳摆了摆手,道:“你放心!既然我来了,自然帮你们把事办妥,先带我去看看人吧!”

“小太爷年轻有为,肯定难不到您!”胡小惠连连点头带路,看得后面的龙小芸目瞪口呆。

她老妈即便面见市管理,也能做到不卑不亢,没想会对这个少年阿谀奉承,简直不敢想。

这一瞬间,她对这少年产生了极度浓厚的兴趣。

“嗯?!”

但刚跨进大厅,陈少阳又感到一丝不适应,罗盘指针也猛转了几圈!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