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橙子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 > 古代言情 > 相亲后,县长大人他忍不住了

相亲后,县长大人他忍不住了

小猴子摘玉米著

古代言情连载中

古代言情《相亲后,县长大人他忍不住了》,讲述主角林晓王凯明的爱恨纠葛,作者“小猴子摘玉米”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这点小事都不行……”没错,她正在挨批评,但她既不认错也不辩解,内心坦然的接受着谩骂。她有什么错呢,一切都是按照主任的要求安排来布置。原本还阴云密布的主任像川剧变脸一样,满脸堆笑。原来是新县长来了,这样的场合她不配,她悄悄的出了县长的办公室。只是在她与县长擦肩而过的时候,却发现县长他似曾相识……...

主角:林晓王凯明更新:2024-06-10 22:32:50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晓王凯明的古代言情小说《相亲后,县长大人他忍不住了》,由网络作家“小猴子摘玉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相亲后,县长大人他忍不住了》,讲述主角林晓王凯明的爱恨纠葛,作者“小猴子摘玉米”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这点小事都不行……”没错,她正在挨批评,但她既不认错也不辩解,内心坦然的接受着谩骂。她有什么错呢,一切都是按照主任的要求安排来布置。原本还阴云密布的主任像川剧变脸一样,满脸堆笑。原来是新县长来了,这样的场合她不配,她悄悄的出了县长的办公室。只是在她与县长擦肩而过的时候,却发现县长他似曾相识……...

《相亲后,县长大人他忍不住了》精彩片段


这是郦昊到玉饶的第一个春节。

按照往年惯例,年前县长要召开春节期间安全生产会议、全县廉政会议,还要到商超、企业等重点领域开展视察、慰问。

郦昊的行程是年二十九晚结束,年初一早晨就要开始。

林晓不是玉饶县人,乘大巴回去要七八个小时,这样算来,赶回家过节是不太现实了。

罗前伟主动和她说,可以安排一辆车送她回去。

被她拒绝了,公车使用是有规定的,她不愿意给罗前伟添麻烦。

春节期间,政府办排值班表,孤身一人的林晓主动承担了年三十、初一的值班。

罗前伟热情地邀请林晓去他家过节,林晓拒绝了。老罗准儿媳妇第一次上门。

年三十,罗前伟送了一盒老婆包的饺子给她,她也算过了除夕。

凌晨十二点,林晓站在窗边,看着黑夜中一朵朵绽放的烟火,电脑里放着春晚零点的钟声,鞭炮声远近交替地响起。

手机嘟地一声响了,林霄发来的祝福短信。

林晓会心地笑了,在这寒冷的深夜,心中一阵暖意。

她拿起手机给罗前伟发了祝福短信,还不忘给罗前伟夫人发条短信感谢饺子,陆陆续续也给别人回了祝福短信。

犹犹豫豫,终究还是给自己顶头上司发了短信,祝您新春快乐,阖家欢乐。

这样的短信淹没在郦昊的手机祝福里,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复。

-------------------------------------

郦昊好久没回京看爷爷奶奶了,老人家腊月二十几便问他如何安排的。

可他看了看日程,还是留在了湘田陪着母亲过春节。

从三月履职玉饶县,郦昊难得有两天的时间清静。

郦昊和孙教授两个人包着饺子,看着春晚,不时聊两句。

“过了年,你就三十了,可以找个人了。”孙教授语重心长说道。

“妈,这种事可遇不可求,你别麻烦师姐了。”郦昊有些无奈,自己母亲也算是高知,怎么就像了街头巷尾的大妈,这两年愈发催婚的紧。

“其实你要是就决定不结婚,我也就不必催你了。都过去三四年了,你也该放下了。人这一辈子不是就非一个人不可,也不是只有工作。”

孙教授心里怕郦昊在政界工作久了,迷失了初心,就像他父亲那般。

郦昊听了母亲的话,想说两句安慰的话,又觉得有些苍白,沉默了。

零点刚过,他手机开始此起彼伏的响起,他简单地翻了翻,看有没有必须回的短信。

看到林晓的短信,他忍不住想笑。

她可真不像个女人,做事比罗前伟都要干净利落。

就这短信来说,罗前伟发了一长串,林晓的短信不用打开,就看到了句号。

-------------------------------------

初一早晨九点五十,林晓穿黑色的羽绒服站在县政府北门,等着民政、消防等部门、几个县领导。

为了保持形象,林晓没把羽绒服帽子扣在脑袋上,风像长了眼睛似地往她后脑勺往里灌,鼻子冻得红红的。

大家都比较准时,郦昊十点钟准时下来了。

上了考斯特车(一辆车能坐15个人左右的商务车),林晓就意识到,坏了,自己重感冒了。

冷暖交替,鼻涕像黄河水泛滥,好在她坐在副驾驶座,后排的人也看不见。

于是不停地用抽纸擦鼻涕,最烦的是,嗓子里的痒意。

有人说,这世界上唯有爱与咳嗽是无法隐藏的。

她压抑着咳意,忍不住的时候,就捂着嘴,轻轻咳两声。

因为是春节,车里的领导们倒是一改往日的沉默,都纷纷聊起了一些家常。

林晓趁着大家的热烈,咳了几次。

上午是慰问,林晓没跟着领导上去,趴在车上撕心裂肺地咳了好一会。

“林主任,你没事吧?”李师傅是1号车专职驾驶员,和林晓比较熟稔。

林晓捂着胸口,平缓着气息,摆摆手。

她好久没感冒,今早风一吹,轻感冒转重了。

回程的路上,林晓又是忍了一路。

回到办公室,她关上办公室门,趴在桌上又是一顿猛咳,咳得满眼都是泪。

郦昊开她办公室门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林晓满面泪水。

林晓没料到县长会亲自过来,忙用手中的纸擦眼泪、鼻涕,很是狼狈。

“你,怎么了?”郦昊还没见过如此兵荒马乱的林晓。

“郦县,对不起……感冒……”话还没说完,又开始咳了,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

郦昊又把她门关上,回自己办公室了。

林晓缓了半天,戴上口罩,才去敲县长的门。

“这个是朋友之前从香港带的,你拿回去按说明书吃。”郦昊从抽屉里拿出两盒药放到桌上。

林晓了解郦昊的性格,既然他说给了,自己拒绝倒显得虚伪。

“谢谢,您刚找我什么事?”林晓接过桌上的药,放到手边桌角。

“没事了,你好好休息吧。”郦昊找她就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看她咳成那样,就作罢了。

林晓拿起药起身就要离开。

“你到初六再上班吧,最近好好休息。”

林晓刚想问他接下来几天工作是什么。

“这几天,我要回省里,初五前大会全县大会出定稿就可以了。”

林晓听了,心里轻松了下来。年前,她已经将讲话提纲发给了罗前伟,到了初五定稿后,初六准备印发和会务就可以了。

-------------------------------------

林晓在家躺了两天,感冒症状轻了很多。

初四,尚文娟也从老家回来了,给林晓大包小包带了不少吃的。

“林晓,我这些可不是给你白吃的。”尚文娟看着林晓大快朵颐,故弄玄虚道。

“娟娟说得自然是极对的,一饭之恩,当以身相许,臣妾今晚就侍寝。”林晓故意学着尚文娟爱看的电视剧腔调,故意扭捏地说着。

哈哈哈……俩个人都忍不住笑了。

“不和你闹,明晚你跟我出去吃饭,我给你介绍个对象。”尚文娟直接下通牒。

“不许拒绝,你刚才说了你明晚没事。”

林晓知道尚文娟是一番好意,可她就是害怕,心里有些抗拒。

“我和小杜陪你去,绝对不让你尴尬。”尚文娟再三保证。

林晓想想,还是答应了。

初五晚上,尚文娟知道林晓不吃辣,就定在一家淮扬菜馆。

俩个女孩到的时候,杜浩和那个男人已经到了。

刚落座,杜浩便热情地介绍起来。

“这是我女朋友尚文娟,这是她闺蜜林晓,这是我同事史振宇。”

林晓和史振宇互相微微点头示意,算是彼此打了招呼。

尚文娟性格比较开朗,主动拉开话题,“史振宇,你们平时工作都忙什么的?”

史振宇话不多,尚文娟问什么答什么,然后不时地回问林晓,你呢?

林晓是慢热型性格,对史振宇的问话,也是有话必答。

从尚文娟那里,林晓知道,史振宇是玉饶本地人,父亲是供电公司的,母亲是小学老师。他大学毕业后顺理成章地进了供电公司。

在玉饶这样的小县城,算得上不错的工作就是公务员、事业单位、老师、医生,再不然就是供电公司、银行。

史振宇这样的家境,在玉饶县算是高配了。

彼此不够深交,也无外乎聊聊玉饶的风土人情、工作的境遇。

有尚文娟和杜浩在,场面倒不显得尴尬,又都是年轻人,一顿饭吃得还算愉快。

“林晓,我和小杜要去看电影,你去吗?”尚文娟刚从老家回来,自然是想和杜浩多待会。

“你去吧,我回去了,明天还上班。”林晓识趣地不做电灯泡。

“我送你吧。”史振宇趁机插话。

“不用了,我走回去十分钟就到了。”

“我陪你走回去,正好消消食。”史振宇锲而不舍地献殷勤。

林晓觉得自己再拒绝,好像不太好,毕竟他是杜浩的同事。

晚上外面天很冷了,林晓走了百来米,就有些后悔,开始就应该答应坐史振宇车回来的,现在好了,人没拒绝掉,还得挨冻。

“你感冒了?”史振宇忙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给林晓。

刚出门,林晓吸了口凉气,就咳了两声。

“谢谢,不用。”林晓觉得围巾也算贴身衣服,自己不能接受第一次见面就用别人这个。

一路上俩人都没怎么说话,史振宇静静地跟着她身边上。

“我到了。谢谢你。”林晓到了小区门口,就下了逐客令。

“林晓,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史振宇没说再见,突兀地问了一句话。

林晓讶然,不知道如何接话。

“我可以给你发短信吗?”史振宇那句“一见钟情”是不经大脑脱口而出,说出去后,又找补了一句。

“嗯。天冷了,你回去注意安全。”林晓摆摆手,转身就回了小区。

史振宇站在原地,心里雀跃。

回去开车的路上,脚步轻盈,冬夜里散发着甜蜜的味道让自己陶醉。

-------------------------------------

五分钟前,红绿灯口

坐在车里的骊昊刚从省城回玉饶,他看着窗外的行人,思考着如何聚拢玉饶商业气息。

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他的视线,林晓和一个男人站在路口等红绿灯,俩人没有交谈。

在路口的人群里,却一眼能看出俩人是一起的。

那个男人站在林晓的侧后面,用身体挡住了人群多的方位,右手微微打开,护着林晓后方的人群。

骊昊心里一股无名的怒火涌上,他让她休息,她却和别的男人约会。

被背叛的念头一闪而过,随即又觉得自己可笑。

林晓跟着自己快一年了,除了睡觉,几乎是如影随形,周六周日也是随叫随到。

可心里有个声音叫嚣着,她竟然有时间谈恋爱,看来是自己给她的工作量不够。

-------------------------------------

初六,别的单位还没上班,政府办一半的人已经到岗,筹备初七全县目标考核大会的同志都已经就位了。

中午,林晓跟着罗前伟确认席卡、座次无误后,就去看文件室看材料装袋的情况。

大家都去吃午饭了,周彬一人在值班。

“林晓,春光满面,好事将近。”周彬凑到林晓身边,挤眉弄眼。

“这两天嫂子没让你带宝宝吧?”

周彬性格比较女相,没有政府办男人的心思深沉。

林晓和他说话会少很多顾虑,会有同龄年轻人的朝气和随性。

“啊?你怎么知道?”周彬诧异地问。

林晓特别想不顾形象的翻白眼,只要周彬带孩子,那他肯定得诉苦一番。

“你不要岔开话题,昨天是不是去相亲了?”周彬抑制不住兴奋的语调。

“你怎么知道?”

“史振宇是我表弟,昨天晚上,和我打了一个小时电话,就问你的。”周彬笑得贼兮兮的。

林晓心里有些不高兴,自己还没和史振宇谈呢,就弄得人尽皆知。

没了聊下去的兴趣,敷衍了他两句,林晓转头离开文件室。

周彬看出林晓不高兴了,跟着追出了文件室,拉住林晓,为自己表弟说好话。

“我表弟人挺好的,真的,你别急着拒绝哦,接触下啊,你肯定会爱上他……”

周彬语气有些急,声音情不自禁地提高了几分。

林晓刚想说话,看见骊县长走了过来,赶紧和周彬拉开点距离。

俩人侧身,异口同声说了声,“骊县长好。”

骊昊从电梯出来,就听见周彬那句话,正眼都没望俩人,径直走了过去。

即使没看到骊昊的具体表情,林晓都能感知到他生气了。

因着办公室方向一致,林晓落后了一米的距离,跟上了骊昊。

想着周彬的话,林晓心里有些漫不经心,连骊昊慢下脚步也没发现。

“赵成花处长来玉饶了,你也参加下,地点我给你。”

没想到骊县长这种情况和自己说话,神游的林晓本能地停住了脚步,又快速地反应过来,“好的。”

骊昊微微侧身就看到有些漫不经心的林晓,心里有些不悦。

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负数,看来林晓也没那么优秀。

林晓要知道骊昊是这么想自己的,肯定捶死他的心都有了。

回办公室,林晓把初七大会的会议材料定稿用夹子夹好递给到县长办公室。

下午无事,又翻了翻去年的备忘录,梳理今年工作重点。

小说《相亲后,县长大人他忍不住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小说

陕ICP备2022011731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