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橙子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 > 小说推荐 > 知三求一

知三求一

心帆著

小说推荐连载中

精品小说推荐《知三求一》,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段榆景段予,是作者大神“心帆”出品的,简介如下:段予死后穿进了刚看完的烂尾男频修仙小说中,还成了里面灭男主满门,最终被一剑穿心的大反派——段榆景。“系统,你这让我怎么玩?!”该玩还得玩,知道是必死局的段榆景彻底放飞自我了:什么?幼年男主!嘿嘿,我捏捏;什么?青年男主!嘿嘿,我虐虐;什么?成年男主!嘿嘿,我···我先死了。成功假死的段榆景在鬼界猥琐发育,只是听到了什么不好的谣言。路鬼甲:“听说了吗?修仙界第一奇才疯了!”路鬼乙:“真的假的?什么时候啊?”路鬼甲:“自从那次围剿魔界后,变得疯疯癫癫的。听别人说,还日日打扮成那旧魔尊的样子。”路鬼乙:“啊,那魔头不是他亲手杀的吗?”路鬼甲:“是啊,据小道消息,他怀疑人没死,现在正借着游历的名义到处找人呢。”段榆景:“坏了坏了,赶紧跑路!”忽然,腰间一紧。“去哪儿啊,我的好尊上?”心机拉满仙门正派攻*感情细胞为零魔尊受阅读指南:1.受和攻不是真的仇人,有反转!2.攻不渣!攻不渣!攻不渣!3.不是纯甜,剧情为主!4.世界观较大,一些伏笔可能最后才会揭秘,急性子慎入!5.书名不抽象!(不喜欢就请划走,勿踩勿喷,礼貌建议会采纳哦~)...

主角:段榆景段予更新:2024-05-28 22:25:11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

男女主角分别是段榆景段予的小说推荐小说《知三求一》,由网络作家“心帆”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精品小说推荐《知三求一》,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段榆景段予,是作者大神“心帆”出品的,简介如下:段予死后穿进了刚看完的烂尾男频修仙小说中,还成了里面灭男主满门,最终被一剑穿心的大反派——段榆景。“系统,你这让我怎么玩?!”该玩还得玩,知道是必死局的段榆景彻底放飞自我了:什么?幼年男主!嘿嘿,我捏捏;什么?青年男主!嘿嘿,我虐虐;什么?成年男主!嘿嘿,我···我先死了。成功假死的段榆景在鬼界猥琐发育,只是听到了什么不好的谣言。路鬼甲:“听说了吗?修仙界第一奇才疯了!”路鬼乙:“真的假的?什么时候啊?”路鬼甲:“自从那次围剿魔界后,变得疯疯癫癫的。听别人说,还日日打扮成那旧魔尊的样子。”路鬼乙:“啊,那魔头不是他亲手杀的吗?”路鬼甲:“是啊,据小道消息,他怀疑人没死,现在正借着游历的名义到处找人呢。”段榆景:“坏了坏了,赶紧跑路!”忽然,腰间一紧。“去哪儿啊,我的好尊上?”心机拉满仙门正派攻*感情细胞为零魔尊受阅读指南:1.受和攻不是真的仇人,有反转!2.攻不渣!攻不渣!攻不渣!3.不是纯甜,剧情为主!4.世界观较大,一些伏笔可能最后才会揭秘,急性子慎入!5.书名不抽象!(不喜欢就请划走,勿踩勿喷,礼貌建议会采纳哦~)...

《知三求一》精彩片段

所有分值将统入个人总积分,根据积分规则:积分累积到一定程度可无偿换取系统帮助,但如若个人积分低于,将被判定为消极怠工,承担相应惩罚;低于分,将被送遣回原世界‘意思就是,分不够就得死呗,那我现在积分多少?

’段榆景大致明白了所谓的积分规则。

加上新人福利礼包,您如今积分为,继续努力~段榆景兴奋道:“那如果不完成任务,会怎么样?”

积分会被全部扣除哦~每次任务,系统都会根据宿主表现给出评分。

五星为优秀,西星为良好,三星为一般。

三星及以上会有相应奖励,三星以下要扣除适量积分。

如果未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将被判零星,清除个人全部积分,送遣回原世界听到此话的段榆景一下子倒在塌上,嚎了一嗓子后便开始在塌上滚来滚去,嘴里还抱怨道:“这么麻烦啊!

好累···”段榆景滚了一阵,停下来又问:“,立威之战一定要刀剑相向吗?”

立威之战,重点在立威,至于具体操作宿主可自行支配“自行支配,你不怕我OOC?

如果OOC会扣分吗?”

您为幕后角色,作者并未设定人物性格,所以并无OOC一说听到这话的段榆景稍稍松了口气,不限制我的行动就好。

他躺在榻上,想着该怎么完成自己的首次任务。

段榆景原身受的伤还没好全,刚才又动用了魔气,现在只觉身心疲乏,没想一会便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了两天之久,最后段榆景是被系统吵醒的。

警告!

警告!

两天内宿主未有任何行动,将被判为消极怠工!

轰隆隆的警鸣声,让段榆景感觉自己的脑像是快要炸掉一般,一咕噜从塌上滚了下去,喊道:“谁?!”

这一动静可不小,把门口的两个侍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天界来偷袭了,猛地推开门,就见自家的魔尊此刻正坐在地上捂着脑袋。

一个侍卫迅速拔了刀围着殿内巡视一周,另一个则快步上前,在段榆景面前单膝下跪,抱拳道:“魔尊,你可安好!”

“咳咳,扶我起来,扭到腰了。”

段榆景将手递了出去。

小侍卫紧忙搀住,将他扶到床榻上。

坐好的段榆景活动了一下全身,内袍被他滚得皱皱巴巴,这么一摔,本就宽大的衣袍更加松松垮垮,偏他又故作严肃地说道:“多谢。”

要知道魔界是个弱肉强食地方,像段榆景这样的强者就算杀了这个侍卫,旁人也不敢有半分不满,可偏偏他对小侍卫说了‘多谢’。

能得到强者尊重的只有更强的强者。

小侍卫顿时感觉受宠若惊,扑通一声跪趴在地上,喊道:“属下不敢!”

这一嗓子,把另一个在屋里巡查的侍卫也引了过来。

两人像串通好一般,以同样的姿势跪趴在段榆景的脚下。

这回轮到段榆景懵逼了,连忙去扶,平白受两人的跪拜大礼可是要折寿的啊。

可两人像粘在地上,怎么扶也纹丝不动。

他又思索了一会,才清清嗓道:“起来吧,本尊恕你们无罪。”

此话一出,两侍卫齐刷刷起身,低着头大气不敢喘。

“不必害怕,抬起头来。”

段榆景有些无奈,但脸上还是尽量挂着友善的笑。

两个小侍卫抬起头,两副面容几乎完全相同,眉眼略显青稚,看着不过十七八岁。

段榆景还有些惊讶,问道:“双生子?”

两人异口同声道:“是!”

“多大了?”

“不知。”

“谁兄谁弟?”

“不知。”

“可否有名?”

“不知。”

段榆景被逗笑了,道:“你们兄弟俩真是一问三不知啊。

行吧,如果不嫌弃,我给你们取个名?”

眼见两人又要下跪,连忙补充道:“不许跪。”

兄弟俩果然定住不动了。

他手扶下巴,侨装思考,然后对着那名巡查房间的侍卫道:“你稳妥些,为兄,名以墨。”

又对着扶他的那名说:“你细心些,为弟,名以安。”

“谢尊上赐名!”

以墨以安不敢跪,只抱拳以表感谢。

段榆景微笑道:“从今往后,你们兄弟二人便为我所用,先退下吧。”

“是!”

两人纷纷退下,大殿又回到了往日的寂静。

恭喜宿主,成功收获两名小弟,威望值+,人气值+,魅力值+,目前总分段榆景道:“装逼也能加分?

等等,魅力值是什么鬼?”

字面意思“,老子不是女主,不需要什么所谓的魅力,要的是威力!

懂?”

段榆景故意秀了秀不存在的肱二头肌。

系统不说话了,段榆景也没搭理,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到衣柜前从五光十色的华服中挑了一件朴素点的黑衣穿上,随后用绳子将发尾简单系起,梳洗整齐,推开了大殿的门,明媚的阳光照在他身上,舒服!

以墨以安还在门口守着,恭敬一礼。

“以墨以安,在何处用膳啊?”

段榆景不饿,但感觉肚子空空的。

虽然现在是魔,但还保留着以前当人的习惯。

两个小侍卫疑惑的对视,随后以安道:“膳,可是凡间之物?

魔界并无。”

段榆景震惊道:“你们···不吃饭?”

以安答道:“属下并非妖族,不需进食。”

段榆景道:“那你们靠什么来维持自身能量?”

以安道:“吸收魔气。”

“啊···行吧。”

段榆景有些难接受不能吃饭的现实,于是思索一阵,在心里默默道‘,给个地图呗!

’好的宿主,己成功兑换《三界地图》,积分-‘一个烂地图,积分,你咋不去抢呢?!

’又没了答复音,段榆景在心里吐槽‘天天装死’。

三个选项在段榆景的脑海中显现,‘天界’‘人间’‘魔界’段榆景用意念点击了最后一个选项,一张偌大的地图呈现在眼前,一闪一闪的红点是他所处的位置——无根殿。

“哇噻,高级!”

段榆景发自内心的感慨,很快便在图上找到了人魔交界口。

此时的以墨以安见他不说话,还以为尊上生气了,连忙跪下请罪,再次异口同声道:“属下并未做全准备,请尊上降罪。”

段榆景刚规划好“出逃”路线,就看到双生子一左一右的跪地。

他有些不耐烦,责备道:“老是跪,嫌我活的长?

以后没我命令,不准下跪!”

魔就是奇怪,好声好气的不听,偏吃强硬的一套。

段榆景没办法,只能继续用‘恶狠狠’的语气道:“你们俩,跟我走。”

以墨,以安不敢问,只得跟在他身后。

魔界的天是多变的,前一秒艳阳高照,下一秒便黑云密布,隐隐透出红光。

这里的土地是由尸体堆砌而成,发出腐烂恶臭的气味,生长的草木皆枯,河流也是血红色的。

一阵阴风吹过,渗人的很。

“这也太夸张了吧,好恶心,咦~”段榆景露出嫌弃的表情,这气味闻久了还真是反胃。

三人很快来到人魔交界地带,西周空空,并无魔把守,出入好像并不会有限制。

原著中的结界是一片虚无,像一面扭曲的镜子,人和魔可以随意出入,并不会有阻碍。

但有点修为的正派道仙一旦踏入,虚无中便会燃起无根之火,触发结界警戒 。

段榆景脑中想着原著的描写,现实中看着眼前密不透风的藤蔓,道:“这是,结界?”

以安道:“是。”

段榆景道:“那这藤蔓?”

以安道:“上次天界来犯,他们又添一道草木隔断,是除不尽的。”

听以安这么说,段榆景像是明白了过来。

人魔结界,仙人进不来,凡人进来了又活不了,那不就只剩魔可以随意入凡,祸乱人间了嘛。

天界这么做也不无道理。

他这么想着,便走到了藤蔓前,暗绿的叶仿佛有着血迹,段榆景好奇的伸手触摸“小心!”

以安惊呼提醒道,但己经晚了。

段榆景轻‘嘶’一声,低头一看,刚才触摸叶子的右手食指上出现了一颗小血珠。

他微微一笑安慰道:“不过是刺破手指,不碍事。”

说着便习惯性的要将食指放进口中。

一声未出的以墨此时开了口:“有毒。”

这两字一出,段榆景靠近嘴唇的食指骤然顿住。

以安在一旁补充道:“此毒名叫无毒,于凡人无危害,但对修道之人来说却是至毒之物,无论是魔修还是神修,且此毒没有除根解药。

中毒之人的功力会受到影响,若在十日之内找不到缓解方法,那此人体内便会长出藤蔓,最后藤蔓破体而出,将中毒之人变为饲养自己的养料。

那此人将会彻底变为一颗有毒的植物。”

段榆景沉默了。

‘你妹啊,都能毒成这样,还管它叫无毒?

傻叉作者怎么取的名,给我滚出来!

啊啊啊!

’没穿进来之前,段榆景最爱看的就是这种折磨魔族的桥段,现在可倒好,自己成了魔族,真真是欲哭无泪!

“天界宵小之辈,竟使用如此阴损手段。”

段榆景放下了手,垂下的大袖正好遮住微微发颤的手。

他回想,方才在树叶上看到的血迹该是另一人留下的吧。

他试着运行体中的魔气,畅通无阻,中毒未深。

‘还好还好,我这么强,大概,应该,或许是暂时死不了。

要是我领了盒饭,后面剧情就没法发展了吧。

’段榆景在心里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他转过身去,正面对准藤蔓,轻嗤一声道:“凭此也想拦本尊的路?

痴人说梦!”

说完,左手一记暴击,严丝合缝的绿叶瞬间燃烧起来。

火势越燃越大,没过一会,藤蔓中就烧出一道等人大小的洞。

“你们二人先过,快。”

段榆景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以墨以安不敢多嘴,依次过了火门。

在最后面的段榆景见火门将要缩小,伸出左手,又是一记暴击,在熊熊火光中跳了出来。

经过一阵眩晕,眼前的景色瞬间变得明亮起来,鼻间腐朽的气味也消失了,转为了青草的芳香。

西周青树林立,伴随着水流声,天地之间也显得无比清秀,段榆景低头看着脚下的土地,又抬头看看白云悠悠的蓝天,深吸一口气张开双臂,欢呼了起来:“啊啊啊!

终于逃离尸横遍野的鬼地方了!”

以墨以安静立在一旁,面面相觑。

段榆景大喊一声后,才想起身后的二人,不禁有些尴尬,干咳了两声回头道:“去前面勘探一下路况,本尊在此等你们 。”

接到命令的二人不敢耽误,提剑奔了出去。

其实根本不用勘探什么路况,因为他脑中的地图己经切换成了‘人间’。

三人所处的位置是离皓京不远的一座小山上。

皓京是人间的都城,繁华无比,歌舞升平,被人称之为“人间仙境”。

见两人跑远,段榆景才松了一口气:“装的我累死了!”

他伸了个懒腰,西处张望着,很快便找到了那‘哗哗’的源头——不远处的河流。

他赶紧提着宽大的衣袍跑了过去。

穿书后的这两天,先是被刺杀,在黄土里打滚,然后又穿着衣服睡了两天,泥沙和汗液糊在身上,难受极了。

段榆景来到凡间,听到水流声便忍不住想沐浴,于是支走了两人,准备好好洗洗身上的污秽。

段榆景又往树林深处走了走,确认没人后,才脱下外袍,赤脚走入水中。

“爽!”

段榆景将整个身子浸入水中,脚踩在长满青苔的石头上,冰凉的河水让他精神抖擞。

“,你那有没有衣服,面具之类的?”

段榆景用心声问道,他不想再穿黑色的衣服,上辈子不是黑白就是灰,早就穿腻了。

而且黑色总把人心情压地沉沉的,完全高兴不起来。

己为您打开衣橱随着系统的声音响起,在段榆景的脑海里也浮现出了各种衣服,没等高兴,看到价格他傻眼了,心中惊呼:“积分,积分···,你抢分啊?!”

衣服的价格积分打底,上不封顶。

衣服会携带相应的功能,价格越贵附带的功能越多。

比如织金锦袍,穿上后自身威望值+并伴有金身不破的功能。

商品买的都是款式,商品损坏或丢失,衣柜都会自动补齐哦~听到这,段榆景的脸色才缓了些,划了划脑中的界面,锁定了视线——青莲神凌(价格:积分功能:人气值+,周身附带神灵气息。

)“,这件青莲神凌,买了。”

段榆景咬咬牙,毕竟不能耽误自己的计划。

新人福利,衣服配饰全场七折!

积分-段榆景没想到系统这么有人情味,就又在衣橱看了看,算了算自己剩下的积分。

想到原著里反派不以真容示他人,就又狠下心花积分买下一件功能差不多的白瓷绘银半面具。

“瓷的,不会碎吗?”

段榆景随口问了一句。

请宿主放心,我们保质保量。

与神灵气息相关的商品,会用灵气进行加固;与妖魔气息有关的商品,会用魔气进行加固“那你把我之前那件黑的收了吧。”

段榆景看着岸边的黑衣道。

己收入衣橱段榆景点了点头,就当他想再在水中多泡一会时,周围忽然传来稀稀疏疏的声响。

段榆景警戒起身,迅速捡起掉落在岸边的新衣,衣带一系,面具一带,冷声道:“谁?”

一片寂静。

段榆景手捏暗器,仿佛下一秒便要甩出,他的声音更冷了:“出来!”

此话一出,树后的人才战战兢兢地走出。

滴!

宿主请注意!

男主靳舟望系统声音响起,让段榆景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我…我不是故意偷看你洗澡的!”

从树后走出来的是个灰头土脸的男孩,约莫十二三岁的样子。

男孩的头发乱糟糟,还斜插着几片树叶。

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但不难看出是用上好的蜀锦料子做成的。

说话时语气里虽带着骄纵,亮晶晶的眼睛却满是不安。

段榆景故作镇静地问道:“你是谁?”

“我凭什么告诉你?”

男孩谨慎地反问,音调稍微抬高了些,故意显得自己不好惹。

段榆景也不惯着他,没穿鞋,光着脚便从他身边走过,心想:“小鬼还挺凶。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男孩就这么看着这个奇怪的蒙面人经过,不由多了几分好奇,想从侧面瞧瞧面具下的样貌。

没想到,蒙面人的衣摆过长,他刚挪了两步就被绊倒了。

“啊!”

随着一声惊呼,不止男孩的脚滑了,连带着段榆景的衣服也滑了下来。

段榆景感到后背忽的清凉,扭头一看,男孩摔倒时下意识地攥住了他的衣衫。

顿时,白皙的肩背展露眼前,春光无限。

就在这尴尬万分的时刻,又有人来火上浇油。

“大胆!”

像黑耗子似的以墨不知从哪窜出,手中的剑己半刃出鞘,挡在段榆景的身前。

而随后赶到的以安,则眼疾手快地将段榆景半垂的衣衫拼命向上拉,迅速系好衣带,把他捂得严严实实。

男孩显然是被突然窜出的二人吓到了,连忙站起身,向后倒退几步,像要作势逃跑。

以墨一把拽住男孩的胳膊,神色严肃,死死盯着他。

许是手劲大了些,男孩不停的挣扎,甚至眼角隐隐泛出泪花。

“哇啊,你们不要杀我!”

男孩忽地哭了出来,喊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段榆景心道不好:“刚与男主见面就留下不好的印象,那以后我还能好过?”

想到此处的段榆景连忙拍了拍以墨,示意他松手。

自己又蹲下身,给眼前哭个不停的男孩擦了擦眼泪。

突然感受到温柔的男孩睁开了眼,正好对上一双如血色般的眼眸,怔住了神。

素雅的长袍,白瓷的面具,仙风道骨的气质,偏偏配了一双血色红眸,这让男孩更觉眼前人神秘。

男主好感+,正面值+,魅力值+系统的提醒,让段榆景醍醐灌顶。

心里琢磨着:“这也能加分?

对啦,趁男主还小什么也不懂,我对他好点,以后也能当个人情使。”

计划好了便开干。

段榆景尽量放缓了语气,道:“别哭,告诉我,你姓甚名谁,是哪家的孩子?”

男孩情绪稍微稳定了下来,抽抽着回答:“我叫靳舟望,今年十二岁,是皓京靳府的。”

“那怎么不回家,在野外逛什么,不怕有野兽吗?”

段榆景试探出口,想听听故事进展到哪一步了。

此话一出口,靳舟望又号啕大哭起来:“爹爹和娘亲都不在了,家里的人都死了!”

看来,段榆景猜对了,此时的男主己经被灭门了。

看靳舟望嚎啕大哭的样子,段榆景心里也有了些触动,毕竟只是十二岁的孩子,谁又能承受灭门之苦呢。

他站起身主动握住靳舟望的手,低下头安慰说:“那你跟我吧。”

小说《知三求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小说

陕ICP备2022011731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