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美文同人 > 少将

少将

莫扎不特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教教书带带兵哪里需要哪里去…………研究的课题很奇怪…如何在军费不富足的现在实现全军特种化?如何在十余万敌军中以百十来人信马由缰?如何在两个月内把战火烧到倭国全境?如何兵不血刃的瓦解丑国?所有的问题交给主角就是了…………书友群7494319欢迎加入,给了鲜花,在群里说一声,我就加更。大家想看后面的,可以充值订阅,一千字三分钱,很便宜的。就当支持小莫了,谢谢大家

主角:   更新:2023-08-07 22: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少将》,由网络作家“莫扎不特”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教教书带带兵哪里需要哪里去…………研究的课题很奇怪…如何在军费不富足的现在实现全军特种化?如何在十余万敌军中以百十来人信马由缰?如何在两个月内把战火烧到倭国全境?如何兵不血刃的瓦解丑国?所有的问题交给主角就是了…………书友群7494319欢迎加入,给了鲜花,在群里说一声,我就加更。大家想看后面的,可以充值订阅,一千字三分钱,很便宜的。就当支持小莫了,谢谢大家

《少将》精彩片段



\r在京城的某个会议室。十几个上将做在一起发愁,他们拿着手头的资料,夹着手里的烟,时不时的轻声交换一下意见。

\r这时坐在首位的一个着西装的老年人清清嗓子、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这次召开军委会议,主要的议题大家都知道了,就是怎样安排莫德。情况大家都知道了,说说吧”

\r这时右首的上将缓缓说道:“莫德同志对于我军的意义,是毋庸置疑的。但问题就在于他在军中的影响力不太好控制,就现阶段来说。

\r龙军的几万人都唯他马首是瞻。这个情况不同于其他指挥员对部队的影响力,关键在于我们军委无法干预。龙军是他一手建立的,由于这只部队的特殊性,他的创造着显得特别重要。部队的每一方面的细节都需要他来指导。毕竟他才是那个计划的设计者。因此、不论是调离还是安插,对于他的影响力都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r左手的上将点点头说:“徐副主席说的很对!但是有一个问题是我们都不能忽视的也是尤为重要的一点。军队是人民的军队是国家的军队,不是任何个人的私人势力。

\r而莫德也是国家的栋梁,他入伍以来晋升如此之快、发挥地作用越来越大。在这过程中从上到下都有很多的眼睛在盯着他。得出的结论也证明:莫德是一名好同志。急着处理他的问题是不是有些不妥?”

\r听了张副主席的话,大家都有些不安。总参谋长杨天文说道:“这个情况嘛,大家都了解。但是绝对的权利而没有制约的话是早晚要出问题的,我们在谈论的是如何防范他犯下一些错误,以及他犯了错误我们如何来补救”

\r总装备部长黄一华说:“我想了下,有几点意见:一莫德同志的作用要继续发挥那个计划要坚持下去二必须向出能够制约他的办法,不能让任何人脱离国家的控制何况他手下还有几万的军官三对待他的处理问题不能过激。既要考虑他的功绩和作用,也要防止发生负面情况”

\r黄一华的发言让在座的人都很赞同。古主席也不停点头。有把目光转总政治部长王进军:“你也说说吧”

\r王进军沉声道:“我有三点意见。一调离总参二切断他和部队的直接接触三部队以后的发展中的问题还是要咨询他”

\r总后勤部长李京天瘪瘪嘴想:“都他妈的说些废话,这些情况大家都明白。还用说来说去的么?”

\r于是亲亲嗓子说:主席应该已经有了想法吧,你先表个态吧.古主席端起茶杯定了定,说:“部队已经上了正轨,已经在着手准备播种计划了。离了他也没什么问题。最近国际形势趋于紧张,对待军内的问题不能马虎,我决定先将他调离,由总参安排岗位。大家看怎么样”

\r空军总司令杨伟军沉吟:“我还有些顾虑三点,一是莫德同志对这事是否会有不好的看法,产生一些抵触情绪二是部队是否会因此产生不稳定因素三是部队的下一步计划是否会受到影响二炮总司令钱进摇摇头说:“不会的首先莫德同志是完全值得信任的,他不会有什么负面情绪。再者,必要的时侯甚至还可以请他出面弹压部队情绪”

\r海军总司令却冷笑着道:“噢,是完全值得信任,我们还做在这议什么。就让他在部队呆着嘛。”

\r钱进张了张嘴,却最终没能说出点什么。

\r古主席打圆场道:“调还是要调的,其他的情况不用太在意。我们还是主要谈一谈他的去处,你们说呢?”

\r杨天文道:“我觉得这不是问题,先把他调离。然后哪里有需要就把他派到哪里,他的办事能力可不容小觑啊。”

\r李京天急道:“我那有个基地,先把他弄去吧!”杨天文问道:“什么基地?”老李嘿嘿一笑:“他给我挖的一个坑,我得把他给埋进去”众人恍然大悟,笑声一片。

\r军委会议一致通过了这项决议。古主席最后说道:“对待莫德,我们一定要慎重,要知道。我们国家现在精通战略的人不多如果以后要打仗,他还要起大作用。我们要在各个方面关心他,这是个宝贝啊!别看我们现在为他焦心,要是打起仗来,他怕是要让全国人名都高兴啊”

\r将军们也露出了会心的微笑第一章:手纸基地的手纸司令在宽阔的泊油路上,一辆黑色的越野奔驰在路上不紧不慢的晃悠。这条路是专用通道,通向一个军事基地。

\r路上基本没人,车上一个年轻人叼着烟悠闲地伴着音乐敲击着方向盘,和着音响里的乐曲,摇晃着自己的食指。仔细看可以发现他的食指指腹上有一层不是很明显的老茧,配合着车牌上甲B9527的军用牌照,可以知道他是一名军人。当然,这是废话!因为那人身穿军装,肩上的将星熠熠生辉。是的!他是一个少将。一名共和国的将军。

\r少将啊!少将。这个少将似乎太年轻了一些。虽然面目看上去有些老成,可是怎么都不会超过二十五。怎么会有一颗金星挂在他的肩上呢?难道他是把老爸、者是爷爷的军装偷出来装样儿的?

\r车来到了目的地——大门前挂着“华夏人民解放军第9527基地”的牌子,门前一个岗哨,一块板子上写着“卫兵神圣不可侵犯”年轻人把车停下,对门岗喊道:“嘿!小鬼。把门打开,我是新来的司令”

\r哨兵愣了一愣,年轻人见他不信,把表盘上的证件向哨兵扬一扬。哨兵无奈只得向接待室打个手势将大门开启,年轻人就将车缓缓驶入基地也不知道把车停在哪里,看见基地主楼就直接开了过去,主楼前已经聚集了二十来个军官了。

\r年轻人把车停下,下车来了,一个中校上前敬礼,说:“欢迎莫司令,中校黄天向你报道!”年轻人点点头,右手轻飘飘的抬了一下,就说:“会议室谈吧”

\r一下这里的情况吧,来之前上面没有给我基地的资料”

\r黄天一一的给莫言介绍了在场的副手、三个连长、三个指导员,还有其他的一些军官。

\r莫言心里犯嘀咕,问到,基地一共有多少人。黄天说六百多吧!

\r莫言脸色难看之极说道:“那不是就一个营的建制?怎么就把我弄来了?黄天说我怎么知道?也是!这个问题不是一个中级军官能知道的。

\r莫言叹了一口气,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吧于是说:“那讲讲业务情况。”

\r黄天说正色道:“我们基地是在原614团的营地上建立的,属于总装备部的战略储备基地。才建起来半年。”莫言问到储备的是什么?黄天一脸正色的道:“军用手纸”

\r莫言脑袋里轰的一声,被那些老头给涮。了。莫言不得不想起七个月前,为了验证大规模的特种作战效益。莫言带着一个团,收拾了金三角的一个割据势力。用一千五百人把一万多的毒贩武装打得稀里哗啦,从而得到特种集团作战的一些珍贵数据。但是在热带雨林的两个星期里,莫言因为一个小问题而相当烦心,那就是,在部队的军需物品里没手纸。

\r开始还好,可自己带的手纸不多,用完了之后只能用树枝啊,石块啊。那感觉太恶劣了。于是回来后,就给总装打了个报告。要求把手纸列入补给序列。没想到,却把自己给坑了。

\r莫德心里烦躁,早早的结束了会议,让他们回到自己的岗位,拉过黄天问道:“我的宿舍和通讯员准备好了么?”黄天打了电话,叫来一个上等兵,对莫德说:“这是基地为司令配的通讯员,叫李强,让他带你去宿舍吧”

\r李强领着莫德下了楼,在车前莫德停下脚步,对李强说:“等一等,你把枪械员叫来一下”李强是了一声,很快就把枪械管理员带来了。莫德点点头打开后备箱对管理员说:“把我后备箱里的武器,都搬到我的宿舍去”说着打开了后备箱。

\r顿时李强和枪械保管员被彻底的震撼了一把。因为后备箱中手枪,步枪,冲锋枪,手雷,烟雾弹,望远镜,个人战地系统,个人狙击测算系统,甚至四零火箭筒,德国铁拳反坦克系统,各种的轻型武器应有尽有。

\r莫德拍着李强和管理员的肩膀说道“小鬼,一定要好好照顾我的这些宝贝,一天一小擦,三天一大扫除。晓得吧”

\r说着不顾他们痛苦的感受,径自站到一边,一会儿,把东西都搬到宿舍后,莫德关上门,躺在床上,点了一支烟,静静的想。

\r说实话,前两天还和龙军那些小鬼打滚,现在却到了这么一个地方来守卫军用手纸,现实和理想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r实在是闲得没事,干脆进城去找领导。于是莫德灭掉了烟,把常服换下来,穿上作训服,帽子也不带,就下楼去开车往城里走。

\r在路上莫德拿出电话,播出去:“喂,你现在在哪里?哦对好行”

\r不一会儿车就到了BD门口,莫德吧车停下,细心的把肩上的军衔摘下来放到口袋里,然后下车,在车门前摆一个很拉风的posi过往的才子佳人,都用白眼招呼他,莫德甚至听见一个恐龙小声嘀咕道:“不要以为长得有几分姿色,就可以摆这么骚包的姿势,老娘不会爱上你的”

\r莫德忍住那种想冲上去扇她两耳光,再把她踩在地上,最后找个地方好好的吐上半个小时的强烈欲望,很绅士的用拉风的造型配合微笑,充满深情的凝望着校门,心里想着,要是领导看到我这么深情的眼神,一定会冲上来狠狠的亲我一口,恩着一次我一定不要闭眼睛,好观察一下,她在接吻的时候会不会闭眼睛。
一分钟,两分钟,一直到半小时后,还没来。

\r莫德杯具了,深情的眼神变成了斗鸡眼,如春风般的微笑变成了面部痉挛。

\r就在这望眼欲穿的时候,该来的终于来了。一个婷婷女子,身着一袭淡蓝色连衣裙,手提一个坤包,踏着碎步,行将而来,长发不时随着身体的前进而抖动一下,看得莫德的面部,更僵硬了。

\r女子走到莫德身前,摇摇手:“嘿,傻了吧你、。”莫德揉了揉脸,笑着说:“来了,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吧,你想吃什么?”女子摇摇头:“你说吧,我没意见,我说你怎么不穿军装啊”

\r莫德发动车子道:“这不是军装是什么啊?你以为是孕妇装啊”女子笑着拍了莫德一下“我是说的带军衔的那种,就那个电视上那种,比较像西装那个”

\r莫德摇摇头不好,要是整天穿着那身还不得被广大人民嫉妒的目光烧死啊女子却是揶揄道:“莫不是骗我吧,说什么要穿着将军服去我家提亲,要是我家老头子部答应就拖出枪来单练,你看你这一身衔都没有,怎么动我家老头啊?

\r莫德看了看女子,掏出手枪来,在头上擦两下,结结巴巴的说:“老……头,把你家……姑娘交出来,不然我就开枪了……”转头问女子:“如何”女子撇撇嘴,:“跟我去吃饭还带枪,你是怕我还是怕我爸冲出来吧你毙了?”

\r莫德讪笑道:“职业习惯,没办法啊”

\r随便找了一个饭店,随便点了几个菜,两人面对面的在一起进餐,莫德喝了口果汁问女子:“瑜儿,你毕业了打算干什么呢?说完又拿起了筷子,瑜儿看莫德吃饭还是和以前一样,很悠闲的,很享受的,一点也没有部队里速度食量加豪放的作风,不禁问道:“你真在部队混啊?为什么你吃饭的时候还是和以前一样,完全不像是个兵啊”

\r莫德放下筷子,用餐巾擦了擦嘴,笑道:“我现在又没在战场上,也没有任务,享受一下生活也不行么?”瑜儿听得战场两字,顿时兴奋起来急忙问道:“你上过战场吗?杀过人吗?”莫德一脸冷汗,这大小姐对杀人这么感兴趣啊?摇摇头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r瑜儿说:“你说我毕业了过后去参军好么。”莫德的面色变得凝重,放下筷子问道:“你怎么会想到从军呢?是因为我么?”瑜儿头一扬娇声哼道:“才不是呢”莫德又问道:“那你觉得什么是军人?”

\r瑜儿说:“保家卫国?”

\r莫德摇摇头。

\r瑜儿说:“纪律,命令什么的?”

\r莫德又摇了摇头。

\r瑜儿不依了那你说是什么,莫德神秘莫测的笑了笑说:“军人,其实根本就不是人,他们的存在,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杀人,他们只是机器,是工具,没有任何思想,没有任何意义,只为了杀人而存在——”

\r瑜儿打断道:“没那么恐怖吧,现在不是挺太平么?”莫德又笑了笑说:“没错,太平又怎么样?军人本来就是为了战争和准备战争而生的,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打仗,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就像我,在离开你的这两年时间里,我亲手杀了两百来人,甚至还包括老人,妇女,儿童。因为我的作战命令而丧生的人数早已超过两万,我随时都能在脑海中听到他们死前的呻吟,每一次睡觉都会梦到他们,无数鲜血淋漓的画面总是在我眼前晃过,有战友的,有敌人的,支离破碎的尸体,令人作呕的恶臭,干涸的鲜血,……挥之不去。这就是军人的生活,着就是军人的意义,你不会明白的”

\r瑜儿早已泪流满面,低声咆哮着说:“我知道,我知道,又没背景又没关系的一个小子,怎么会两年就混到少将,我就知道你是在拿自己的命去拼,我什么都知道,别以为你不告诉我,我就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你明白吗?我知道……”

\r莫德掏出纸巾,细细的给瑜儿擦拭泪痕,轻轻的说:“要淑女,要淑女,”

\r瑜儿终于破涕为笑,莫德吧纸巾放下,说道:“这个事情我并不赞成,并且你就算参军也不会和我在一起,这样势必会影响我的发挥,上面那些老家伙食不会同意的”

\r瑜儿甩甩头,:“这事以后再说吧,那个,我家老头听说你回来了,想让你到我们家吃个饭,你怎么看”莫德夸张的说:“这么早就见家长,我还没准备好呢,人家还小,再等两年吧”

\r这厮装起纯洁来,也是恶心死人不偿命的主。反正瑜儿是恶心的不得了,心中懊悔当初怎么就上了他这贼船。只得压下心头的不忿,对他叮嘱起来:“我爸好酒,你得弄两瓶好酒来,我妈更好打发了,她最近看上一款手机,没舍得买,就五千多块,你给她买了,没准她一高兴,就把本姑娘卖给你了”

\r莫德怪叫起来:“五千块?我半个月工资呢,大小姐你也值这个价?要不我弄个五百块的山寨机,意思意思就得了吧”瑜儿大眼一眨,那眼神似乎在说皮痒了不是?可怜莫大将军顿时蔫了。

\r两人吃完饭,走出饭店,瑜儿拉着莫德说:“走,陪我逛街去”莫德看看手表嘿嘿一笑:“这么早逛什么街啊,那边有个宾馆,钟点房暴便宜,小妞陪大爷乐呵乐呵去”瑜儿像被踩了尾巴似的跳起来:“哎呀,下午还有课,快送我去学校”说着就上了车,莫德没办法只得随她去了,不过发动车子的时候还小声的嘀咕道:“老夫老妻的了,不是小别胜新婚么…………”瑜儿装作没听见……车到了学校,瑜儿拉开车门回头对莫德说:“你先玩着吧,我下课给你打电话,对了你得把军装穿好,东西也得准备好”莫德撇撇嘴要不要我拉一个排来摆摆威风?

\r莫德下车来关起车门,想着怎么打发时间不知不觉的走进了学校,看着来来往往的才子佳人,和一些老师,莫德想干脆去找王教授聊聊天,熟门熟路的找到办公室,敲了门进去,王教授看到莫德就像一个资深股民看到了全县飚红一样,拉着他的手就不放了,莫德忙问道:“王教授,怎么了?”王教授急急忙忙的说:“你来的正好,我有点急事要出去一趟,你帮我上两节课,八教409靠你了哦,我先走了,快上课了,你也快去吧”说完如风般瞬间消失。

\r失策啊,本来是来解闷的,没想到又郁闷了,典型的飞来横祸啊。

\r急急忙忙的赶到八教409却发现还有五分钟才上课,于是拿出电话打回基地:“喂,给我找李强,对,到我房间吧我的常服带出来,还有桌上那张卡,那没有密码的,你帮我买两瓶茅台,还有个诺不基亚n999的手机,对……对……弄好了到bd门口等我,好就这样”

\r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走进教室,却发现手头课本资料电脑都没有,怎么讲课啊,恬着脸问了前排一个看上去不错的女孩子:“同学,下节课该讲哪一节了啊”女孩子摘下眼镜,莫德好似被小小的震撼了一把,这个妹妹岂止是不错啊,明明是没有错嘛,这线条,这面容,这表情,没有哪一点是错了的,莫德不由得楞了一下,女孩子看到他这副猪哥样,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朱唇轻启说道:“同学,你这个样子是不好的,我们应该以学习为重嘛”

\r莫德脑袋里翁的一下,妈的又杯具了,索性不理会她,转而询问旁边一个比较恐龙的女生,那女生两眼放光的指给他看,莫德又被这恐龙的眼神杯具了,心一横:“同学;书借我一下”说完那起就走。

\r那恐龙女生陶醉的引经据典道:“少男少女的爱情啊,多半是从借书开始的”

\r莫德咚的一声跌倒在地,今天太杯具了。被美女误会完了还得被丑女误会一次。

\r站在讲台边,把书放下,敲了敲桌子,待同学们安静下来,沉声说道:“王教授临时有事,不能来了,这两节课,由我来给大家上,现在请大家翻到课本第一百四十三页,我们一起来看一看王勃的《滕王阁序》”

\r前排的那个漂亮女生脸羞得通红,会错意了,表错情了,还不晓得代课老师会怎样想她。

\r莫德并没有注意到她,自顾讲着:“有谁比较了解的来给大家说一下王勃这个人”

\r漂亮女生觉得这是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以改变给老师留下的不好印象,于是站起来说:“老师,王勃是初唐四杰之首,诗文双绝,自幼博学多才,可惜天妒英才,英年早逝”

\r莫德觉得有点意思,追问道:“还有呢?”

\r女生蹇着眉想了想道:“我曾经想过一个问题,王勃在此文中多次抒发怀才不遇之情,那么如果做那么一种设想,他有机会施展他的政治抱负,他又是否能拿出相应的实力去表现自己,还有,如果他的惊世之才能用于治国的话,他又怎么会怀才不遇呢,要知道当时门阀制度的影响已经开始渐渐地淡化了,通过科举和人际关系,是可以走上官场的,所以我想知道,如果有人赏识他的才学引入仕途的话,他是否能取得相应的成绩呢?”

\r谁说的胸大无脑,这个妹妹的问题就很深刻嘛,莫德瞟了两眼那妹妹的局部地区,合上书对同学们说:“这个问题嘛,属于文学史的研究范畴,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给你们深入探讨,但是这位同学既然提到了,那么我还是讲一讲吧……”
正在莫德组织语言准备阐述这个问题的时候,发现了教室里有些异样,耳中听得若有若无的滴答声,用鼻子嗅一嗅有一丝硝石的问道,中奖了,一定是有爆炸品在教室,环视一周,最后确定就在讲台的下面,莫德很平静的笑一笑:“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探讨,现在我有些事情,先下课吧,你们可以走了,”学生们很诧异,才刚刚上课,怎么就结束了呢,莫德催促道:“快走吧”学生们陆续走了出去,那前排的女孩子不甚了解,正想上前就刚才的误会向老师解释一下,然而莫德见她举步上前,不耐烦的扬扬手厉声道:“滚出去,快滚”女孩子顿时红了脸,回头疾走出去。
待得那女生跨出教室,莫德连忙蹲下,仔细看看定时炸弹,哦,小问题嘛,伸出手来,扯开两条电线,计时器就停了下来。再掏出口袋里的国产军刀,三两下将它拆卸下来,拿在手中掂掂,太没技术含量了。
把炸弹丢在脚下,拿出电话,却不晓得该给谁打,只得在电话薄里翻来翻去,最后打给了市公安局长,说实话莫德和他并不熟,只是见过两次,可是这点小事不可能打给主席或者公安部长什么的吧?
可是炸弹是小问题,整件事却不是那么简单,首先炸弹是被安在教室,必然是针对教室里的某些人的,安放在讲台下面如果爆炸的话首当其冲的就是莫德自己,不过莫德来代课是临时的,事前没有任何人知道,那么是不是针对王教授的呢,联想到王教授此前的匆忙和他口中的急事,这个事情恐怕没有这个炸弹这么简单吧。
思前想后没有头绪,莫德只得甩甩脑袋,打给了市公安局郑局长:“你好,郑局长么?”“你是?”“我是莫德,我在BD发现一枚定时炸弹,怀疑是针对王宝若教授的袭击,希望你们调查一下”
郑局长诧异的说:“上头刚让我们关照王教授,怎么就出事了?”莫德觉得奇怪:“没什么大事,炸弹被我解决了,王教授也没在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郑局长说道:“我也不知道,而且是一点都不知道,上头通知了要关照他,我就看了看他的资料,没想到以为S级的权限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莫德知道这是大条了,草草的挂掉电话。
出了教室,还有很多学生呆在外面,莫德环视一周问道:“班长是哪位?”刚刚那个漂亮的女生举起手来,说是我。莫德心里暗叫一声怎么又是她,嘴上却说:“今天的课取消了,王教授会找时间补上这两节课的,你等通知吧”
说完径自走了,回到停车场李强已经在那等着了,莫德挺意外的,看来这个小兵还是挺不错的嘛,速度一流嘛,从他手里接过东西,打发他离去。
上车穿好军装,对着后视镜理了理,又想起了王教授的事情,于是打开电脑,接入内参查询系统,验证指纹,体温,虹膜,输入一百二是位的密码和今日密钥,莫德想了想今日密钥的内容,笑了一下,因为今天的密钥是“吃葡萄要吐葡萄皮”也不知道是谁设置的密钥。
经过复杂的验证过后,莫德终于打开了系统,却是吃了一惊,因为以他SSS级的权限还是看不到王教授的任何信息,SSS级已经是最高级的了,还看不到,那就证明最高的权限——主席。已经把相关的内容特殊处理了。
关掉电脑,点燃一根烟,莫德闭上眼睛,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看来这事情有点麻烦,虽说王教授与自己颇多交情,但这事情显然不是他能参与的了。可以预见的是,王教授正在做着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唉,一个研究中国古代文学的教授,能做出什么大事件呢?难道是诺贝尔奖,不对啊王教授是写过一些东西,可是那些半古不古的东西,诺贝尔委员会的那些人怎么会懂呢,那到底是什么呢?
保密条例上明确要求,不该自己知道的不去问,按照一般的逻辑想都不要去想,可能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挡人的好奇之心呢?
一个警察敲了敲莫德的车窗,莫德盯了他一眼,打开车窗,警察递来一份证件,莫德粗略的看了看就还给了他,再把仪表盘上的炸弹给他,挥了挥手就关闭了窗子唉,理论上这事情是不该自己管的,但是王教授也是莫德的忘年之交,想当年在BD上学的时候,和教授谈天论地,把酒言欢,那是何等的怀恋啊。
甩甩脑袋,又点上一根烟,却看时间差不多了,领导应该出来了吧。
没过多久瑜儿就出来了,上车来看见一身戎装的莫德,眼里尽是一闪一闪的小星星,轻轻抚着闪闪发亮的将星,说道:“很帅嘛”莫德笑了笑看了看手表才四点多,开口道:“这么早过去也没事情做,要不七点再去,我们先娱乐娱乐”
还是说道:“先把东西准备好吧,别到时候被我妈给撵出去”莫德一指后座都准备好了,师太你就从了老衲吧!说着不顾瑜儿的打捏掐踢,径自把车开到一个宾馆,把车停好,走到登记处,登记处只有一个大胡子在打瞌睡,莫德敲桥桌子:“嘿嘿,快起床做生意了”大胡子抬起投来朦胧的望了两人一眼:“钟点两小时一百,全天两百,明天十二点前要切克奥特”莫德还价到:“我要三个小时,就算一百吧”大胡子顿时来了精神:“不行,只能两个小时,超过了两小时算一天,小本经营,概不打折”
“便宜一点嘛,我只要三个小时,没什么关系啊,以后我会经常来关照的哦”
“得了吧,我这地方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不会来第二次,就这么一锤子买卖,不坑你坑谁啊?”
莫德冷笑着想:“坑我?到看谁坑谁”说道:“好吧我要两个小时,你送套套么?”
大胡子从柜台下面那出一盒套套:“不送,要收钱的,十块钱一盒,一盒三个,杜蕾斯品牌,保证安全。”
“不是吧是块钱你还问我要,太黑了吧,再说外面才卖八块呢,你以为我是处男啊?”莫德如是说道,瑜儿看不下去了,“你快点啊,不然我就走了啊”
走了?莫德不由得想起了第一次和瑜儿去开房,结果瑜儿害羞趁莫德洗澡的时候溜了,结果莫德只得自己解决,最后还惨遭瑜儿长期的打击:“我家男人就是不一样,自己解决还得开个房”
不行,不能让杯具重演,于是莫德快速的从钱包里掏出一百二十块钱递给大胡子,还不待他找钱,就拿起钥匙拉着瑜儿上了楼。
关上门,莫德脱下外套,问道:“你先洗还是我先洗?”瑜儿撇撇嘴:“我先吧,刚上了体育课”
说完就进了浴室,莫德在床上躺下,打开电视点上香烟,本来打算幻想一下瑜儿在里面洗澡的具体步骤和手法,可浮现在脑海里的还是王教授的事情,莫德一脸的冷汗,要是等一会正在办事的时候,突然想起教授那张老脸还不得局部地区立即趴下啊?
莫德深知此事的不寻常,长期以来养成的良好纪律性让他不应该去惦记此事,于是莫德很不安,因为他很担心王教授的安全。基于保密条例他不能做更多的事情,莫德感觉到更不安了。
正当莫德在辛苦耕耘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莫德伸手按掉,然后以极快的速度穿衣,那会死莫德自己设置的闹钟,莫德是想两个小时的时候,去找大胡子再续两个钟头,相当于再开一个重点房,这样子大胡子总没有什么说法了,对,就是要气死他。瑜儿睁开眼睛,:“怎么了?有任务么?”莫德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两个钟点两百块,一个全天也是两百块,不管怎么弄还是要亏得,妈的被大胡子算计了,安慰瑜儿道“没事,咱继续”说着又脱了衣服准备战斗,这是响起敲门的声音大胡子在外面叫道:“两个小时了,再不出来就加钱了”
莫德大怒:“滚,老子等会晓得补上,快给老子滚”瑜儿伸手挽住莫德:“要是有事的话就快去吧”莫德摇摇头:“没关系,我们继续”
于是,涛声依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